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

我从小家境不十分富裕,加上生日又在8月这个放暑假的日子,几乎从未收过礼物。明天就是我生日了,还得留在学校做实验,心理真不是味道。好不容易把 Sample 量测完也晚上十点了,算了,还是自己回去租屋处看A片打发时间算了。
  糊里糊涂的在校门附近买了吃的回到住处,转开第四台,结果第四台似乎知道我明天生日拨放浅仓舞的海外版,真是过瘾。铃…怎麽这麽晚还有人在紧要关头来按铃,我没好气的应着“谁~”
  “是我,晓玫。”心头一凉,完了,A片看不成了,只好去应门。玫姐是我妈乾姐的女儿,大我两岁,好死不死又考上同一个大学,这麽晚了,女生宿舍不是关了?找我铁没好事!
  “我从嘉义回来的晚了,宿舍关了,来你这借住一晚行不行?”,玫姐说。
  “OK,只是我会打呼磨牙说梦话,你得忍着点…”,说是这麽说,我的浅仓妹子又看不成了,凄凉的生日莫过於此。
  “你给我老实说,刚才你在看甚麽东东,怎麽声音怪怪的”
  “我发誓,我没看A片!”,反正她也一定听到了,我开玩笑的应着。仔细一瞧,她今天穿一件花的小圆裙,真的很好看。我们瞎扯了一下,就让她先去洗澡了。我顺便拿出睡袋,在房间铺好,准备到时可以在地板上睡过一个凄凉的生日夜。玫姐事实上是很漂亮的,要不是比我高半个头,就凭我们两家的关系,追她一定不是问题,可昔我矮了些,165的身高她一定看不上的…想着想着她洗好了,我就让她先去我床上睡,顺便坐上书桌,趁她睡觉时看点DATA,明天好向老师报告。
  看了半个小时,我礼貌上的留一盏小灯,准备睡了。回头顺变张望一下,她已睡着,身上还是穿着原来的衣服,只是用毯子遮着肚子,雪白的双腿露在外面,看的我猛吞口水,加上刚看过A片,简直是虐待我嘛!抱着一丝好奇心,我小心的移向床脚,想偷看一下她穿甚麽内裤,结果她双腿紧闭,想从裙缝偷看一下也没办法。我不禁起了一丝邪念,若是她睡的熟了,我偷掀她裙子,她也不知道。我轻轻叫一声“玫姐”,她没反应,但是我还是不知她睡熟了没,我就假装帮她盖被子,结果还是不动。轻拍她一下,也没动静,我的心脏忽然跳的好快,好像要窒息了。深呼吸一下,把手伸向她裙子,很小心的把它翻到她肚子上,也许她赶车累了,睡的很死,竟然没有惊动。她穿的是白色的小内裤,在肚脐下方的腰线上有一朵小花,耻骨上竟然是镂空的!几根阴毛露在外面,细细的,不很卷。她有匀称的身材,美丽的脸庞,我偷看了她一下,她的双唇薄薄那,十分湿润,让人看了就想吻上去。两颊泛着微微的红色,好美呀!一双腿又白又直,我实在忍不住想偷偷的看她一下,到底她的私处是否也是一样漂亮。我对“性”毫无经验,从未摸过女孩子或亲眼看过女孩子的私处,真的好想偷看一下。
  於是我把她裙子放好,伸手假装帮她盖被子,顺便摸她胸部一下,真高兴她没反应,於是我将整个手掌放到她乳房上,哇!真大!一个手还抓不完,怎麽我都看不出来呢?於是我挤了一下,没动,再大力一些…哈哈,她真的睡昏了,还是正事要紧,我赶紧跑去掀她裙子。
  现在问题来了,该怎样才看的到呢?於是我轻轻的把她两腿搬开,再小心的跪在她两腿中间,俯下身来,想要把她内裤遮住阴户的部份往旁边拉开,但是紧了些,於是我抓着她内裤的下缘,把它往下拉了些,现在我终於有足够的空间了。我用左手小心的把她内裤由跨下拉向她左边,露出了整个阴户。
  我把脸整个贴过去,好看个仔细。她的大阴唇微微的张开,我看到了里面还有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於是我小心的分开它,看到了阴蒂,咦?怎麽没看到阴道口?於是我小心的再往两边分开一些,只看到一个像是原子笔粗细的小洞,周围环绕着肉色的组织,像是她的处女膜。我把鼻子伸过去闻了一下,还有肥皂的味道,忍不住想学A片舔它一下,所以我就轻轻的舔她的阴蒂,绕着它转呀转的。奇怪,竟然睡梦中淫水也会流出来,於是我就趁着她淫水四流的时候伸手仔细的摸她的大小阴唇,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热热的,软软的,滑滑的。渐渐的,她的淫水竟然湿到床单上,连我都开始兴奋的想立刻射精。於是我爬向上方,将左手支撑着我的重量,把我硬的像石头一样的宝贝掏出来,在她阴户的缝里磨来磨去,我只觉的好软好滑,恨不得能一 刺进去。我看着她红红的脸蛋,幻想着她是我的女友,就不由自主的吻了上去…不知吻甚麽时候,我忽然觉的脖子後面有东西,回过神来,她竟然醒了!
  我整个人忽然僵住,满心想的是我这次真的玩完了,父母的责骂,亲友的指责,不死也让我少了半条命。
  “你在做甚麽?”
  “我…”,想着该如何脱困,我看着她,发现她涨红着脸,呼吸急促,没想到她这时後还这麽美。
  “你会不会负责任?”她小声的在耳边说着。我搞不清楚足况,只觉的好像她不很生气,点一点头。然後转了个身,侧卧在她身边。
  “你…真的…很漂亮,我喜欢你好久了”,我把心一横,还是老实招了,大家这麽熟,好好求她应可化险为夷。
  “告诉我你有多喜欢我?”,她低着头说。
  “自小时起,我一直很喜欢你,只知道你一向都最疼我,我只想天天能看到你,抱着你就心满意足了”。想到自己长的丑,不禁叹了一口气,“不过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怎会喜欢上我这个矮冬瓜,你是我的好姐姐,我真的对不起你…”
  “你怎麽知道我不会喜欢你?”,她转了个身面向我,用她的右手摸摸我的头。
  “可是我配不上你”,我低着头说。她的胸口就靠在我下巴处,近看真的好壮观。我忽然觉的额头被她亲了一下,抬起头,她的眼睛怎麽怪怪的,迷迷蒙蒙的,看的我整个人都暖烘烘的。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坏人。”她移动了另外一只手,把我的脖子圈着,我二话不说,一把把她拦腰抱住,把头埋在她胸口,这感觉好温暖,好像有一种被保护的味道。我转了一下,让它她躺平,将身体压在她身上,看着她的双唇,脑筋一片空白,只想吻上去,可是她现在是醒的,我也不知怎麽的说,“我…可不可以…亲你…”就吻了她。这回太糟了,不知为甚麽还撞到她牙齿,害她一直笑。於是我很小心的靠上她的嘴唇,先含着她的下唇,软软的,很有弹性,这回她是醒的,感受就是不同。我想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但是她牙齿死不打开,还一直笑,我起身说:“借亲一下嘛~”她说:“你不是<很>有办法吗?”,还伸一根手指来羞我的脸。我想了一下,再吻上去,她死不张口,我就把她鼻子捏住,趁她张口换气时长驱直入。她颤抖了一下,就不再抗拒了。我觉的接吻…好像也没有想像中好玩,想要跑掉,结果头又被她按住,走不掉了,她简直是耍赖嘛!
  於是我就伸手往她胸部一抓,她哎的一声,来抓我的手,才让我脱困。
  “你还真坏!”,她脸红通通的说着。於是我转移目标,伸手在她乳房上捏呀捏的,想找机会偷偷伸到她衣服里去…又…被挡住。於是我开始吻她脖子,她开始扭动,呼吸也变的大声起来。
  “咬我~~”,她呻吟的说,我就轻轻的咬她的肩膀,她却伸手把我的头重重的按着,我就大力咬下去。
  “阿…”,她扭动的更厉害,手指紧紧的抓着我的头发,我发狂的咬着她,当然,不敢太大力,让她一直叫,一直扭,现在她两手紧紧的抱着我,让我快窒息了。我听学长们说亲女孩子的耳朵可以挑起她们的某种生物欲望,於是我开使舔她耳朵。她果然身体开始颤动,也开使发出类似A片的喘息声,我忽然调皮的把舌头往她听道里一伸,只听到她大叫一声,两只手在我背後紧紧的掐着,我想我衣服一定被掐破了,不过她显然很兴奋。所以我开使偷鸡,一步一步的亲下去,到她脖子下方,想亲一下她的乳房,结果被她衣服档着,亲不到了。我伸手解她上衣的第一个扣子,她不准。
  “好姐姐,让一个扣子好不好?”
  “只准一个扣子呦!”於是我解开她一个扣子,但是只亲的到她乳沟,还有胸罩挡着,我越来越忍不住,趁着她不留神的时候,又偷解了她两个扣子,於是我可以亲的部份更多。我就一步一步的把她的上衣扣子全部打开,一面死劲的亲她,并且把她的上衣小心的从她裙子里拉出来。於是我开使等待机会,趁她不备,把她的衣服往两边一分!於是她整个胸部就展现在我眼前了。她穿的是一个有镂空的“小”胸罩,由於乳房大了一点,只遮住了2/3个乳房。我紧紧的抱着她,用我的胸部来磨擦她的乳房,她的双手无力的抱着我,全身都是汗,她的双眼紧闭,她呼出来的气好热,好热。我的T-shirt也湿透了,所以我很快的把上衣脱掉,立刻再抱着她,顺便把手伸进她胸罩里,不过显然她胸罩太紧了,弄的我的手指十分不舒服,於是我东找西找,发现了她的胸罩是开前面的,但是我没解过胸罩,开前面的好像太难为我了。
  “姐~~帮帮忙嘛!”,结果她没反应,我只好把她胸罩往上翻到她乳房上方。天呀,我从未近看过女孩子的乳房。她的乳房很有弹性,有个小小尖尖的乳头,我伸手握着她整个乳房,觉的好有弹力,热热软软的,她的乳头顶着我的手掌心,是唯一硬着的部份。於是我不由自主的含着她的乳头,轻轻的咬它舔它,使玫姐又开始扭动。不知何时,她已解开她的胸罩,我便把自己的胸部压上去。天呀,好刺激,两个乳房好软好温暖,让我全身有一种被电流过的感觉。我开始用力的拿自己的胸膛在她乳房上划圈圈,一阵一阵的电流不断的冲击着我,两个人就在床上扭成一团。过了一会儿,我扶她坐起来,顺利的把她上半身的衣物全部清除,丢到我的睡袋上。
  ps:玫姐不是我乾姐,是我小时的玩伴,是我妈乾姐的女儿。
  於是我便再度压在她身上,这回我小心的让自己两腿放在她两腿之间,好让小弟弟可以隔着衣服接触到她的小.妹.妹。我开始一遍一遍的亲她咬她,也开始用我的小弟弟去磨擦她的要害,事实上,我早已经快忍不住,我真的很佩服玫姐,有够会“忍”的!
  由於我穿短裤,我感觉到她光滑的腿,十分舒服,我便把左脚伸出去,用两只腿夹着她的大腿上下磨擦,噢!她身上每一寸地方都是如此的光滑温暖!她又开始呻吟,我不断的亲她的乳房,磨她的大腿,再用自己的膝盖上方狠命的抵着她的阴部,左右的磨擦,我感到她的淫水穿过了她的小内裤,渗到了我的腿上。她不住的扭动,不断的喘气,她通红的小脸像火 般的灼热,煞是迷人。
  我掀开她的裙子,用手抚摸她的小腹,感到一阵一阵的抽动。於是我一路亲下去,先是大腿,再是小腿,她身体为何如此美丽!我不愿放过每一个我看到的地方,於是我开始亲她的脚,她的脚趾。她洗澡洗的很仔细,寻着淡淡的肥皂香,我不断的舔着她的脚趾,她的脚又细致又修长,我握着她的踝部,欣赏着上帝的杰作。
  不知为甚麽,她的脚趾特别敏感,我看着她双手紧抓着床单,牙齿紧咬着下唇,想叫又不敢叫,兴奋到极点!於是我紧紧的拥着她,我把我的膝盖卷到我胸前,用我的脚趾勾着她的小内裤的上缘,用力往她的脚尖方向推去,果然顺利的把她裤子脱到脚根,再回身用手把它拿掉,我终於有机会好好的看一下她的秘密所在。
  只是她显然不愿让我大大方方的看到,把我拉上来。
  我开始用手抚摸她的阴户,她的淫水已湿到床单上,整个阴部都被又热又滑的液体覆盖着,我开始用手探索着她的最後防线。我摸到两片小小的小阴唇,用两指夹着,轻轻的拉着,换来她一阵呻吟。再往上摸,有一棵小小的鼓起处,我用手指小心的揉它,玫姐好像此处极端兴奋,又叫又扭的,我…我好想…虽然我长大後从未在女孩子前脱过裤子,反正她小时也看过我的,我就二话不说,匆匆脱下裤子,拿自己的小弟弟在她缝隙处上下磨擦,接触到她的淫水,让我极端兴奋,真的很滑很滑,她也哀声连连。
  “答应我,不要进去!”,她用她仅存的力气无力的说着。
  “嗯!”,我漫不经心的回着她,我快射精了,也许已经有几滴流出来了。我磨的更凶,我无法思考,只觉的快到临界点了。毫无意识的,我往前重重一顶,她大叫一声,我觉的好像有东西被撕裂,糟!我竟然进去了!她显然十分痛苦,眼泪随之流下,双手扣着我的手臂。可是,我也撑不住了,她的阴道由於疼痛的缘故,紧紧的收缩,却使的我过度兴奋,开始射精。我努力的向里面挤,却无法前进,她阴道紧的只能让我半根弟弟进去!我一阵一阵的抽蓄着,从未经历过如此的刺激,想要吐乾我最後一滴的精液。大概持续了二叁十秒,我的高潮才结束,这是平常打手枪所完全不能比的!
  我深吸一口气,想俯身下去吻她,却看到她在哭,我立刻往她阴部看去,几丝鲜血染红了我的床单……我好後悔,紧紧的抱着她,想说点好听的,却只见两行清泪,湿透了我的胸膛。我真的错了…她一直在哭,我不禁眼框一酸掉下泪来…--------------------------------------------------------------------------------我只是茫然的抱着玫姐,一面哄着说:“玫姐乖,不哭…”
  过了一会儿,她不哭了,说:“算了,我要睡了”,把身子转过去,也不知是睡了还是怎样。我伸手轻轻的从後面抱着她,一时也不知该说甚麽是好。忽然,我想到,万一有个宝宝…我们两家不就便成…仇家了!想着想着,我的心也乱了,也许是太操劳,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当我睁开眼睛,才警觉到玫姐不见了。我到厕所,厨房,都没看到人,也不知她情况怎样,低头一看,我的书桌上留了一张纸条:
  “我走了,你太不尊重我,你到底把我当成甚麽?”
  煞时之间我彷佛跌入冰窖之中,整颗心不断的下沉,下沉……忽然我想到我还得赶去见我的老师,也顾不得许多,匆匆赶往学校。好不容意熬到老师放人时已晚上七点,我开始盘算,该如何面对她--玫姐。我饭也吃不下,急忙跑到街上买了一束花,赶去女生宿舍Call她。
  “喂~晓玫在吗?”
  “你找我做甚麽?”,电话一端传出冷冷的声音。
  “你可以下来一下吗?”
  “你有甚麽事?我不想看到你!”
  “对不起,我在你楼下等你原谅。”她挂上了电话,我也开使茫然。女生宿舍的後面有一条小路,可以看到她的窗口,我走了过去,抬头一看,只见人影一闪而逝,她显然真的不愿意看到我。我真的好难过,想到小说上的情节,乾脆也学一下,站在她窗下的小路边等,希望她可以原谅我…还记得她小时常带我出去玩,我的溜冰还是她教的。她是独生女,家中管教的很严,由於我们两家交情不错,所以才能常跟我出去玩,我是长子,一直都把她当成一个我很喜欢,很喜欢的姐姐,今天闹成这样,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过了一会儿,她寝室熄灯了,我不死心,死命的ㄠ到第二天早上,才看到她在窗口张望一下,还是没下来。
  难到小说上的不管用?我也没睡,到了十点左右她还不下来,我实在又累又饿,还得跑去找老师,只好拿出纸笔,写一张纸条:“对不起,姐。我会等到你原谅我的,我得去找老师了。”。我把花和纸片找一块石子压住便往科一馆走去。
  到了傍晚,花和纸片都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被人家拿走还是怎样。我真的好累,也不知道今天她会不会出现,她今天连个影子都不让我看了。哎!还是等吧!幸亏夏天的晚上倒也蛮舒服的,就是蚊子多了些,虽然累,一时好像还顶的住。可是连续叁四十个小时没 眼,我真的好累好累,糊里糊涂的,开始神智不清。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觉的有人在摸我的头,把我从半梦半醒之间惊醒。我抬头一看,不就是玫姐吗?她的眼框还是红红的,奇怪,甚麽时後天亮了?我低声对她说:“姐,对不起…”,我好高兴,她竟然会原谅我,一把抱住她,我,好想哭。我实在难以形容我快乐的心情。
  “小坏蛋,答应我不要再调皮了!”,我点点头,躲在她怀里,希望时间就此停住,让她永远在我身边。
  “你累了吧?要不要回去睡一下?”我摇摇头,“我好希望能一直看着你…”
  “是想看我还是想躲在我怀里偷鸡摸狗?”,她轻轻的敲了我脑袋一下,“我陪你回去吧!”听到她这麽说,我放心多了,牵着她的手往我住处走去。满怀着欢喜,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虽然用小说上的撇步也太卑劣了些…“你真的肯原谅我吗?”她点点头说:“算了,都是你的人了…”
  “要是有那个宝宝怎麽办?”,我真的很害怕。
  “应该,不会这麽巧吧…我查过书,还有一个礼拜日子会来,应该还算安全吧…”,她脸又红了。
  “姐,你知不知道你脸红红的,真的很好看?”扣的一声,显然我的小脑袋又被敲了一下!到了我住处,我迫不急待的翻上床去,世上最迫切的事,就是睡个好觉了!我拉着她手,对她说:“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她点点头,我终於可以安心的小睡一下了。我想我睡梦中也一定会笑,做的梦也一定是最美的梦。
  --------------------------------------------------------------------------------等我睡醒时已是下午叁四点了。睁开眼睛一看,玫姐在房间收拾东西,整个房间都涣然一新,有个姐姐女友真好,又体贴又会照顾人。让人觉的好幸福,於是我轻轻的走过去,从後面抱着她的腰,“姐~…”没想到她叹了口气说:“都这样子了还叫我姐姐,真让人难过…”我倒是愣了一下,女人的心理真难测,该叫她甚麽好呢?“你说说看你希望人家如何称呼你呢?”
  “这个还要我来说吗?”,她好像有点不高兴…我想了一下,还是叫她玫玫(读音:美眉)好了。
  “那我叫你玫玫好了”
  “随便你!”忽然想道自己肚子饿了,不知玫吃了没有,“你吃过中餐了没?”
  “你这个小坏蛋还记得我有没有吃饭呀?你没起来,我那敢吃呦…”
  “哇!我甚麽时後变成小坏蛋啦?”她转过身来,两手插腰“你说你坏不坏?”哎,玫假生气起来有够俏丽的。我踮起脚尖,在她嘴上亲一下,“好嘛,我坏,我坏到底嘛!”,伸手往她屁股一捏,转身逃命去也!
  !匆匆吃完晚饭兼午餐,两个人携手回来。我拉她在地板上坐着,让她靠着大抱枕,好躲到她怀里,玫玫的乳房大小适中,躲在她双乳中间又软又舒服,当个弟弟辈的男友就是有这个好处,可以到处找地方躲着。
  “你知不知道,大前天是小坏蛋的生日呦?”
  “真的?…不过你要生日礼物也不该用<偷~>的呀…”,扣的一声小坏蛋的脑袋显然又遭暗算。
  “你的…那边…还痛不痛?”,我有点担心的问。她叹了口气:“不很痛了…但是我的心在痛…”
  虽然我也是够卑劣的,听她这麽说也有点难过,坐起身来把她圈到怀里,摸着她的头发,一时之间不知该说甚麽好。我把头低下去,轻轻的亲一下她,觉得亏欠她好多。
  “我以後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她捏了我鼻尖一下:“谁照顾谁呦,不害羞!”玫玫实在是漂亮,不论是生气还是高兴或是害羞脸红,各有各的风采,就好像天气一样,晴天让人身心舒畅,雨天令人诗意绵绵;我不禁看的痴了…低下头去,轻轻的吻她,这次心有所感,觉得吻她的感觉好好,我先慢慢的含着她的嘴唇,轻轻的吸着,再慢慢的舔她的牙齿,慢慢的将舌头伸进她口中,搜寻着她软软尖尖的舌头,每当我接触到她小小的舌头,总是让人有一种浑身有小小的电流流过的感觉,整个人都麻麻软软的,好希望能永远的吻着她,真想不通为何大前天不是很喜欢吻她。我现开始深深的吻她,狂热的探索她口内每一寸所在,她开始颤抖。我让她整个人在地上躺平,帮她调整一下大抱枕,紧紧的抱着她,用我的唇在她的脖子上滑动,使她一阵一阵的抽畜着,像是涟沂一样一圈一圈的扩大,发散。上次咬她留下的牙齿印还依稀可见,我难过的摸摸它,“这边还会不会痛?”,她摇摇头,让我有轻轻咬她的勇气。我把她上衣解开,伸手在她的胸前摸索着,在她的帮助下解开了她的胸罩,这次我学会啦,只要伸一根手指在扣环里面,把它折一下再往上一挑就开了…真的很方便。不知为甚麽,只要一接触她的乳房,就令我手掌一震,那种柔软中带着弹性的感觉很难形容,不知何时,她的乳头以耸然而立,在灯光的照映下,配上形状坚挺的乳房,让人眼光随之一眩。我用两个手指夹着她的乳头,轻轻的拉一拉转一转,还真好玩!弄的她笑出声音来:“你捣蛋呦~”,不管她,我开使含着她的乳头,轻轻的咬一下,顺便用舌头在她乳头上划圈圈,“噢…你好…坏…”,她的呼吸开始急促,鼓舞着我继续努力,我尽力的想含住她的乳房,把我的牙齿张开到极限,用力的吸着,再把它拉出来,好像在吸融化中的霜淇淋一样,只是霜淇淋那能跟玫玫的乳房比!我贪婪的吸着,用手抓着,使的玫玫开始轻轻的呻吟,胸部死命的向上仰,身体也开始不断的扭动。
  我的小弟弟早已快胀破头,於是匆匆的开始脱她的衣服,这次她已毫无抗拒,柔顺的让我除去上衣,牛仔裤,以及最後的防线。“这次轻一点好不好?我怕…痛…”她胀红着小脸说。我点点头,把她的腿分开,让她的膝盖弯曲着,好露出她整个阴户,由於她怕羞,所以我不敢多看,免得她又反悔,我可就麻烦了。
  我搞不清楚,到底是她淫水太多还是怎样,淫水竟然已湿到她屁股上去…我也不知为甚麽,只要一碰到她的淫水,就会让我极度奋亢。我先抓着小弟弟在她的阴蒂处绕圈圈,再往下沿着两片小阴唇中间滑下去到阴道口附近,再往上挑起来,把她的淫水一遍一遍由阴道口涂满整个阴户,我爱水,我更爱玫玫的水。我尝试着想放弟弟进去,可是每走到1/2深度她就痛,倒是也许我水喝太多,膀胱胀的要死,只好匆匆撇水去。
  糟糕,撇了水後,小弟弟变的半软不硬的,我开始担心会进不去。结果妙事发生了!竟然很顺的完全放进去她竟然没喊“痛”!也许是弟弟变小,她就不很痛了。我开始感到我的阴茎一点一点的变长,变大,慢慢的,有一种“推”的感觉,终於充满了她整个阴道。於是终於可以静一下,让我好好的感受她整个阴道给我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热热滑滑的,好像被很多很热很滑的温水紧紧的包着,慢慢的抽动一下,每次移动的时後,都觉的有许多的小点在刺激我的阴茎,她的淫水又一阵一阵的涌出,沾湿了整个阴茎,甚至流到我的蛋蛋上…她开始紧紧的抱着我,眼睛闭的紧紧的,鼻子呼出一阵一阵的热气,她喃喃的说:“我要…我要…怎麽办…我要我要…抱紧我…我要…”,她的眼睛也许是闭的太紧,连眼泪都挤出来了。她的屁股不断的扭动,她的手不断的在我被上一捏一放,不断的摇着我,我那撑的住,於是我大力的往她阴道深处死命的抵进去,激起她一阵一阵的尖叫,她修长的手指抓的我的背好像撕裂般的痛,却让我的野兽欲望不断的扩张,我把她的双手抓着,用我的体重加在我的手上,把它们按在地上,并死命的抽动,她的手不断的想挣脱我的控制,整个乳房随着我的冲击上下的跳动。忽然她的手挣脱我的控制,一把将我紧紧的抱住,她的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屁股,“快呀…求求你…快呀…”,她不断的说着,摧促我加快脚步,不知甚麽时後,她开使剧烈的颤抖,难到是错觉,怎麽连阴道都会跟着颤抖?我的小弟弟好像被温暖的东西紧紧包住,想紧紧的拉住不放的感觉,她的肚子也开始急速收缩剧烈起伏,我正式宣告投降,将储备的弹药一次炸出,她的阴道好像有生命一般的想榨乾我最後的存货,我自己也不断的颤抖着,从未像今天一样爽过,我到每次抽动都大力的刺到她阴道的底部,挣扎着吐出一道一道的精液,我幻想着要把精液吐满她的阴道,射进她的子宫…终於弹尽援绝,我无力的趴在她身上,还舍不得把逐渐软去的弟弟拿出来,抱着我的唯一,看着美丽的玫玫,我,醉了…--------------------------------------------------------------------------------A片传说与玫玫正式交往已有两个月了,漫长的暑假也在两人嘻笑中渡过。在这期间我们有过悲伤也有过欢笑,我也由两人不断的相处中学会了待人处事。
  女孩子的心思是很细的,每次总是会探出我的意向,也不知是福是祸。由於比我高,在我们这个女男比悬殊的学校,总是特别引人注目;每次两人同时出它去,她都会避免穿小高根鞋,以免我看起来太矮,也不怕自己班同学的嘲笑,常常很高兴的牵着我到处乱跑。
  有个姐姐女友是件好事,不小心犯错时可以耍赖,又会帮我收拾房间,衣服也不用自己洗,唉,生活也太舒适了些。
  但是不便之处依然存在,不敢看第四台的A片,更别提想尝试新的花样;每次想换个花样她都说不好,也许是太害羞了点吧!不过人嘛,总是有办法的,我每天都用预约录影的,不在她前面看A片就得了。
  今天放学的时後已是下午四点半,她早窝在小窝里等我回来。想到昨天录的A片该从录放影机拿出,却发现拿出来的带子是在录到一半的地方,原本我每天都录两小时,应该是录到带子尾巴,嗯,其中必然有“诈”!
  “你给我老实<说>,你有没有偷看呀?”玫倒也有趣,说不得谎,一脸无辜的说“没有”却笑个不停。我跑过去从後面抱着她,“你给我招,到底演些甚麽?”,顺手伸进她裙子里一摸,还湿了一大块!我每次只要一摸到淫水,就会开始兴奋,我好爱玩水呀!她红着脸说:“你不会自己看!”一溜烟的跑去床上拿枕头遮着脸害羞起来啦。我当然不会放过她,从背後压在她身上搔痒,大家扭成一团。我就顺便从背後亲她,先是脖子,再移向肩膀,最後想到亲她脖子後方连着头发的部分,显然她十分刺激,开始无意识的扭动身体。
  跟据“体温法”和“周期法”,她下蛋到今天有一个多礼拜,安全的很,能不用给小弟弟穿衣服真好。
  匆匆的脱去两人的衣物,我理所当然的亲她的背,再移向她身体的两侧,於是她开始发出一些奇怪的呻吟声,显然是不愿意叫的让左邻右舍知道,死命的撑着。我忽然想到一个撇步,跑去亲她掖窝,果然让她据烈扭动,我抓着她手臂,以免被她乱晃的手给打到。她的掖窝有种玫玫的味道;和一个人相处久了,自然能“感觉”出她的体味,玫玫不知是不是牛奶喝多还是怎样,隐隐约约的可以闻到牛奶的气味,每一次我躲在玫玫的乳沟之间时都可以闻到,让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她的淫水早已泛滥成灾,并且背向着我,两只脚成“大”字型的放在床板上,我就拿小弟弟在她下面捣蛋起来。先把小弟弟靠在她阴户外面,把她大腿合起来,并一面前後抽动,用肉棒子沿着她两片阴唇中上下滑动;再把小弟弟放一点在阴道口并往她阴蒂方向挑过去再拉回来,不断的反覆。她显然已经预备好,想转个身让我由正面进去。我一看,好不容易可以由後面进去,怎可让她轻易逃掉?赶紧把人压好,先把小弟弟顶进她阴道再说。
  “噢!”她低声叫了一下,就不再抗拒。她的阴道十分的滑,我只觉得小弟弟好像包在温水中,缓缓滑动。
  的阴道口也十分紧,当小弟往外拉出时可清楚那感觉到,会有一圈软软又有弹力的东西会紧紧的包着龟头。
  玫玫的头侧放在枕头上闭着双眼,一脸享受的模样。这种姿势虽不会十分刺激,却真的很舒服,可以一面作爱,一面抱着她,并且可以一手抓一个乳房来玩;她的脸红红的,配上小小尖尖的鼻子,脸上洋溢着幸福满足的表情,煞时发现自己好爱她,於是忍不住的脸贴着脸,向她倾诉我的爱,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办法吻她,也不重要了。我把她的两腿紧紧的合起来,并把上身直立坐在她大腿上,我可以清楚那感受到她的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的弟弟;由於角度不对,我只有二分之一的阴茎可以进去,对她的刺激半大不小,反而一阵一阵的挑起她的欲望。
  “深一点好不好…深一点…”,她意无意识的低声呼唤着。我想到A片上女孩子都是用跪的趴在床上,便把她屁股抬起来,让她跪在我前面。哇!没想到这样子刺的很深,甚至可以感觉到阴道底部有一块硬硬的东西,整个人也顺的多,可以自由的进出。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甚至开始前後的抽动她的屁股,每一次刺进去时都可听到“啪”的一声,但是第一次嘛,总有不对劲的地方,刺着刺着,她的人就被我往前推去,没一会儿又变成平趴在床上,把我弄的毛了。一不做二不休,我抓着她两脚,用力把她拖到床边,让她两脚跪在床下,上半身趴在床上,这样子我顶的再大力她都跑不掉啦。这个角度果然顺,可以大力的抽送,我人跪着,开始用屁股划圆圈,再大力刺进去,激起她一阵一阵的哀叫,她整个人也不安分的左右扭动,水声呻吟声充满着整房间,我顽皮的把她屁股向两边翻开,好让自己可以多进去一些,却使得她一阵一阵的颤抖着。於是我的小弟弟不断的累积能量,她整个阴道好像有几万颗小小的豆子不断的刺激着我,小弟弟终於忍不住痛哭流涕。她双手抓的紧紧的大叫“阿…阿…”心满意足的把最後一滴精液吐进阴道,两个人又躺回床上。我轻轻的搂着她,摸着她的秀发,“告诉我,刺激吗?”
  “真的很刺激!不过…”
  “不过怎样?”我觉得怪怪的。
  “你知道吗,我好希望能抱着你,好希望能亲亲你,好希望…你是在我怀里摆平,而不是在後面…”是的,我发现一件事情,心理上的满足绝对比生理上的刺激重要,不过…哈!第一次发现,女孩子也看A片!
  “待会儿,让我好好的补偿你!”
  “怎麽补偿??”,她又一脸无辜的问…我露出见诈的笑容,“你猜!”
  --------------------------------------------------------------------------------按摩记有一天不知怎麽搞的有点腰酸背痛,整个人提不起劲来。玫玫倒是兴高采烈有的没的跟我瞎扯。很快的,玫玫也发现我好像有些不对劲。
  “小坏蛋,你是不是坏事做多,不太对劲耶!”
  “我有点腰酸背痛的,大概是打球害的。”
  “要不要我帮你揉揉?”,玫玫一脸关爱的说。
  “好呀!”,我跑到床上去趴着,让玫玫坐在我大腿上帮我揉背。
  最近发现两人相处久了,默契也越来越好。玫玫又是姐姐,又是女友,不但会照料我的生活起居,又善体人意。交往至今,咱们从未吵过,倒是在我做错事时还能百般谅解,若是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你在想甚麽?”,玫玫显然看出我在东想西想的。
  “我只是觉得平常太让你为我操心,真过意不去…”她敲了我一下脑袋,“大家都是自己人了,要是再分彼此不就太见外了?”
  “我觉得我好幸福呦!”
  “好了,乖乖躺好吧!”,她在我耳边香了一下,真是说不出的舒服。有人能帮我揉背,自然是很舒服,可是隔着一层衣服总是有一种搔不到痒处的感觉,於是我让玫玫先起来一下,脱了上衣再继续按摩。
  “好性感呦…”玫玫俯下来亲了我背部一下。
  “别唬烂了,我那会性感?”
  “不会呀,你的背背真的很好看…”,於是玫玫整个人便靠在我背上,用手轻轻的抚摸我的手臂和脖子。
  不知怎麽回事,玫上身起来了一下,再趴下来时,我不禁“阿”的一声叫了出来--她竟然把上衣脱了!她就用两个乳房开始磨我的背,先是用两个乳头轻轻的点着,再渐渐的加大力量,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在我背後上下挤压,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乳头已经变硬,两个小点在背上不断移动。忽然玫玫调皮的把乳沟卡在我脖子上,用两个乳房来按摩我的脖子,只觉得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我再也忍不住,一把转过身来,让玫玫面对面的趴在我身上好抱着她,吻着她。我越吻越把身体往下移,直到把整个头埋在她双乳之间,用整个手掌沿着她的身体两侧重重的磨擦,换来她一阵一阵的扭动。“今天由你当男生好不好?”,她红着脸点点头。於是我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玫玫的热情。
  玫玫沉默了一下,显然她的小脑袋又在想该如何整顿我,然後好像下定决心似的,低着头把我们两人全都脱光。我调皮的用手刮她的脸“羞,羞,羞,好猴急呦!”
  “小坏蛋!”,呼的一声,她随手把放在床边的内衣裤往我头上一丢!只觉得脸上凉飕飕的,原来她的内裤早湿透了!喜欢玩水的小弟弟自然应声而起,耸然矗立。
  显然玫玫开始以小坏蛋之道,还制小坏蛋之身,用她的舌头在我脖子上舔来舔去,弄的我一阵酸一阵麻的,还猛咬我耳朵,没多久我就支持不住---痒呀!玫玫只好悻悻然的改采更恐怖的手段-用她的阴户在我身上磨来磨去!刺激是不至於,但是弄的我满身淫水让人开始蠢蠢欲动,趁她一不留神,把小弟弟往要害之处长驱直入,只见一阵一阵的淫水顺着阴茎流下,一直流到床单上;玫玫“阿”的一声整个人紧紧的抱住了我。於是我顺着她的身体方向,在她下方缓缓的抽动,甚至可以感到整个阴茎在她滑滑软软的阴道包围下,一点一点的变的更粗更硬。让小弟弟在又温又滑的阴道中,就算是放着不动,也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由於玫玫从未采取过女上位,显然无法顺利的移动她的屁股,只好让我在下方吃力的往上顶她,只见她坚挺的双乳随着我的进出,上下的跳跃,煞是好看;不过我看她刺归激归刺激,想要摆平显然不十分容易,於是只好翻过身来,把她压在下面,先摆平她再讲!
  我想到书上说,用个枕头垫在女孩子臀部底下,可让小弟弟刺的更深;於是我随手捡起地上的抱枕给她垫着,果然,连自己都可以感觉的到,我的小弟弟几乎可以深深的抵到她阴道的底部,连自己阴茎下方长毛的部分都可以陷入她两片小小的阴唇中间,这是以往所办不到的,而她显然从未被如此深入过,一进去就开始不断的呻吟扭动,双手紧紧的抓着我。於是我便大力的抽动,每一次都尽量的由阴道口刺到底部,甚至可以清楚那感到她子宫颈被我抵到,她开始神智不清,好像快昏倒一样,口中不断的喊着:“快…快…”,我不由自主的将她的大腿推到她的胸前,好让自己更深入一点,却让她越扭越。终於她身体开始僵硬,一面发抖一面紧紧的抱着我,她已叫不出声音,整个阴道都明显的紧缩,连小弟弟都觉得进出之间不像原来一样容易;这激起了我的征服欲望,使出全身的力道用力冲刺,每次抽进去都可听到啪啪水声和身体撞击声,她整个人紧紧绷住,豆大的汗珠顺着她头红红的脸蛋流下,“不…要…”,她的手轻轻的推我的肚子,显然希望我停下来,可是我箭再弦上,不得不发,整个小弟弟已经有一种快要射精,无法控制的感觉,只好再努力一下,不,比一下又多了一下!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征服快感,精液源源涌出,好像用不完一样,充满她整个阴道,顺着她的大腿流到床上。
  等我达成使命时,她已气若游丝,手足冰冷。“玫…不要紧吧?”,我有点儿担心的摸摸她的头。
  她睁开眼睛,微微的笑一下,显然是不要紧。看着她晕红的脸颊,我轻轻的亲了她一下,“看你还敢不敢捣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