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79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任务完成」

  虽然这声音是第一次听到,但实际上比较熟悉……如果有纪没猜错的话,大概是恶魔小萝莉混音之后……而且是混成了御姐的声音,还真是有欺骗性呢,如果不是她在网络直播的时候对这种东西耳熟能详,恐怕还听不出来……

  想到这里,有纪邪魅一笑,对着已经第二次看见的黑色天空大喊:「喂,你是自恋狂吗?连这种语音都要自己录?」

  没有回音,但那个恶魔小萝莉居然出现在自己不远处。她带着鄙视的眼神看着有纪,「自恋个鬼啊!整个主神空间都是本主神的,我用自己的声音来做新手提示你有意见吗!?还是说你跟那些死贱人一样个个都喜欢用那个就喜欢装纯的鸟人啊!」

  「呜……」有纪发出了一声悲鸣,「我都没见过怎么知道自己会更喜欢哪个,要不,啊对了,我有个主意呐!」有纪有些兴奋的说道。

  「嗯?什么主意?!」似乎是对自己的低人气有危机感,小恶魔成功的被有纪的话语吸引了,有些不安的臀部的尾巴,让有纪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加快了半拍。

  「很简单啦,来,卖个萌!」

  「诶?像这样子吗?」小恶魔轻轻地跳进了有纪的怀里,使劲蹭着她发育良好的胸部,但是却没有刻意的去用脸摩擦,这样良好的触觉让有纪这超乎寻常的情欲也没有任何反应,她不禁伸出手托起了小恶魔,还悄悄的从后面摸了摸她大小迷你的翅膀……

  过了许久,两个饱经人事的女生终于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却仍没有放开彼此,她们都很享受这样少有的可以抛开性欲的身体接触。

  「如果是这样可以让人感到我是普通的小女孩,想要呵护我保护我,而不是当成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萝莉痴女的拥抱方式,也是我学会的手法之一」小恶魔再度低下头,不敢直视有纪的眼睛,身体也有些瑟瑟发抖起来,「你会不会觉得被欺骗,不喜欢我?」

  有纪摸了摸她的头,真的像个母亲一样的看着她,「那我就把你最后的坦白也当成你训练的结果好了,我喜欢你这样的心机girl哦,接下来的特训也把我变成这样子吧。」

  「主神空间,传送。」

  黑色的世界开始崩塌,有纪也陷入了沉睡之中而有纪醒来的地方,是富丽堂皇的房间,柔软舒适的床。但这昏黄的灯光却无论如何都有些淫靡……

  她大概猜到了,也许那个梦里,她所看到的正是这里——「主神空间」,同时也是「圣淫娼馆」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有签下在这间娼馆工作的协议,所谓的「特训」就是在这里实习打工?自己又不是大学毕业生,还是高中啦……

  但想到可以看见梦中的那三位姐妹肉畜,有纪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是羡慕吗?或是崇敬?恐怕没人能很好的解释。

  「咚咚」房门被敲响了。

  「啊,请进……」有纪赶紧张开嘴说道。

  「嗞……嗞……」推开门的是一位穿着女仆装的黑发女孩,是很传统的女仆长裙,而不是那些被改得让人看到就会想发情的东西,十分正经保守,但不知为何,随着她的动作,有纪听到了机械运转的声音「大概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吧……」有纪这样想,然后开始在她的帮助下穿起放在一旁的衣服。「这是工作服吗?」有纪好奇的问道「不是哦,新人的话在这里只需要看就可以了,不需要那么快就参加侍奉的,我这一身才是工作服呢,不过是属于后勤的。」随着她的动作,又发出了一阵阵的机械声。

  「那个……女仆小姐,请问,您是机器人吗?」

  「诶?不是哦,我叫做艾莉莎,一会你就知道啦,为什么会有这么明显的声音。」艾莉莎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说道,在有纪眼中这个笑容带着苦涩与幸福,让她更加好奇起来。

  半响,发现时间不够的艾莉莎把丝袜和丝绸手套放在了桌上,让已经穿好晚礼服的有纪自己准备好,打开了房门,离开了属于有纪的这间房子。正当艾莉莎整个身子走出房门的时候,她回过头,对着还在发呆的有纪说道:「你也快一点哦,今天的营业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说罢,慢慢的关上了木质的房门。

  有纪穿上这两样最后的衣物,环顾了一圈房间————她或许要在这里生活很久呢,站在走廊上,有纪依然对这里充满着疑惑,决定去找几个人询问一下这里的相关事项,不要出现什么问题。

  在一个明亮的大堂中坐着许多男性,他们每个人身上都骑坐着一名漂亮的少女,而大堂之上,穿着与其他女孩截然不同的女仆装的工作人员们,而艾莉莎也赫然在她们之中。负责炒热气氛的主持人,举起话筒用她娇媚的声音说道:「准备就要到了哟,今天圣淫娼馆的营业时间~ 」随后她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各位客人,一定都还记得吧?我们开业之前的习惯是————?」

  「幸运大轮赌!」

  让她惊讶合不拢嘴巴的当然不是这些少女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去身上衣物这样的「小事」,而是这些女孩,裸露出来的四肢。随着「咔嚓」、「咔嚓」一大堆让有纪不寒而栗的声响,这些女孩的四肢纷纷与躯干分离,失去了四肢的女孩们并未掉在地上,而是慢慢的向半空中飘去,有纪惊讶的瞪大眼睛,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她们的四肢明显已经失去了很久,残缺的肉体早已长好,本应是伤口的地方残留着以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不应出现的十字缝合线痕迹。

  那么地上的四肢是什么?

  有纪好奇的看向地板,那些四肢逐渐的消掉它们的伪装,原本匀称圆润的肉体,光滑粉嫩的肌肤在一阵光芒后便不存在了,她们或修长笔直,或肉感十足的莲肤蕅肢,变成了冰冷的机械!

  「那么,幸运转轮,就要开始了哦~ 不过今天的话,有一位新人刚刚加入到我们之中~ 为了让各位客人尽快的认识她,今天来转动的人,就是她了~ 」
  几束灯光齐齐打在光鲜照人的有纪身上,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穿晚礼服,这也是她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子高中三年生,迄今为止穿过最昂贵的衣服来着,效果自然是称得上惊艳,她完美的身段称得上是一览无余。即使是不可能有美女以外工作人员存在的主神空间,被选中的客人们也无不赞叹着她的美丽。

  在大屏幕上投射出来的,正是她挽起长发后,被白色丝绸发带点缀的颈脖,小巧剔透,挂着蓝宝石的耳垂;如果细心,还能从这个完美的视角把目光投射到她的锁骨和乳沟上……有些害羞的微红的呢,不那么大腹便便,喜欢讲究情趣的客人无不这样想到。

  有纪走到台边,主持人非常淑女的把手伸出,扶着她走上台。

  「嗯……虽然不清楚小姐你来自什么世界,莉莉没有时间去做功课来着……因为莉莉在客人间的人气太高啦。总之,这个转轮应该怎么使用,应该大家都清楚吧~ 」的确,这是个结构很简单的转轮,外面大的一圈是名字,而里面的一圈是各种处刑的手法。

  「里莎,还有丽莎……」这不是曾经在梦里……曾经见到过的那三姐妹中的两位吗?有纪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飘在空中的女仆们,而她们之中,的确有三人残缺的臂膀上写着编号————02、03。

  「啊啦,这位小妹妹,你认识我吗?」丽莎困惑的看着有纪。

  「没有没有!没有这回事」欲盖弥彰的有纪继续念起转盘上的名字,「然后是……爱丽林雨瑶、希瑞拉和……艾莉莎!?」虽然刚才就看到了女仆小姐也和其他女孩一样,是早已被斩去四肢的肉畜,但是……有纪难以接受刚刚认识的前辈,有可能被自己的双手,决定宰杀做成客人们「开胃菜」的命运。「嘛……按照我自己的经历来看,其实被宰杀也是可以复活的吧?在这里的大家也都习惯这种感觉也说不定,没必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的啦……」有纪这样的自我安慰着,然后转动起写着名字的大圈,「会……是艾莉莎吗?」

  指针不断转动……果然,真的停留在了最后一个名字上!用一个艰难姿势盯着转轮看的艾莉莎,从有纪这极端的好运气中得到了强烈的刺激,也许是这样的事情已经太多次了,主持人莉莉十分熟练的双手分别握住了她的乳鸽和阴蒂,右手捏住右边的乳头慢慢的扯拉,粉红色的乳头如同一颗红宝石一般变幻着形状,而左手捋动着艾莉莎的阴蒂,这颗相思豆在灯光下沾染着淫水闪耀着迷人的光彩,艾莉莎显然正从自己即将要被宰杀的事实中得到的性快感,内心惊讶着艾莉莎阴道紧凑感的莉莉,轻轻的念起了一段咒语。等到她的樱唇把这段咒语念完,然后吻上艾莉莎的耳垂,她插在艾莉莎小穴里的手指也闪过了一道蓝光,艾莉莎的身体随之像触电一样的剧烈抖动起来……不,如果是有一定修为的人,一定能从细微的魔法波动之中明白,艾莉莎的确正遭受着强烈的电击,这也正是莉莉的拿手好戏————对电系魔法的超强控制力,不仅可以用在刺激她人的小穴上,有幸插入她小穴的客人,也可以享受到这独一无二的快感。虽然在少年时代,她的才能被他所在的那个位面的家族中被认为将是资质最好的继承人,但现在的她,却觉得比在家族神秘的后院之中永远缠绕着闪电藤蔓修炼要幸福得多。

  「那个……有纪小姐,你在等什么呢?」最后舔了舔自己手上晶莹剔透的汁液,莉莉有些困扰的皱起眉毛,对有纪问到。

  「欸?不好意思!!」有纪赶紧转动起了决定处刑方式的小转轮。

  「真是丢死人了……居然被艾莉莎色气的姿态给吸引……」正在有纪胡思乱想的时候,指针也停在了写着「绞刑」的位置上。「哦~ 是绞刑啊~ 不过大家一定会很困惑,众所周知,绞刑最大的卖点就是少女穿着丝袜的双腿在空中舞动—————这里说一下人家喜欢白丝,如果人家被宰杀的方式是绞刑的话一定要穿着白丝,因为金黄色的圣水滴在白丝上的样子真是太诱惑了,深色的袜子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意思嘛……啊,不好意思,跑题了,总之,马上就为大家说明,刚刚在台下才被想出来的人棍特殊绞刑法~ 」莉莉指着刚刚被抬上来的床,一位被抽中的客人躺在上面,露出他的阳具,相当雄伟的大家伙,「有纪小姐,请把艾莉莎酱抱到这里来哦~ 」

  「哦哦好的」有些手足无措的有纪把像是婴儿一样娇小软乎乎的艾莉莎抱起来,此时的她已经被莉莉的电击抚慰高潮弄得失去神智,像是睡着了一样,十分的安详。

  「真美啊……艾莉莎一会死掉以后,会不会也是这样子的表情呢……」这样想着,有纪把绳子套在了她的脖子上,那是一条非常漂亮的绳子,质感丝滑,不会像麻绳一样粗糙的让受刑者有多余的不快。随后,有纪在莉莉的帮助下,让艾莉莎的小穴对准了客人的肉棒,慢慢向下压————肉棒齐根插入的刺激很快让她转醒,之后就不需要有纪她们的协助了,即使还没有完全恢复神智,一直以来的侍奉经验也很快就让她的小穴开始榨取客人的精液——又或者说,让她更快的得到梦寐以求的死亡快感。

  艾莉莎渐渐地醒来了,虽然还不是很了解现在的状况,但既然小穴里有肉棒,那就开始尽量的让它舒服起来好了,被切除四肢之后每次女上位都是有机械手足的辅助或是被人从其他地方同时插入了嘴和菊穴不用担心平衡的问题,但这样只倚靠系在脖子上的一条绳子来扭动腰肢,加上若有若无的窒息快感,也是十分新奇的体验。

  「艾莉莎的技巧,可是数一数二的,客人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哦」

  「可是这样子的话,艾莉莎完全没有窒息啊?」

  「再看下去,你就明白啦……」

  莉莉走上前,在艾莉莎不断扭动的小腹轻轻一抹,艾莉莎的肚脐下方就出现了一个六边形的魔法阵。「呼,准备完了~ 」

  「哦哦,即使是生命的最后,你的技巧也依然是那么的好呢」

  即将射出的客人呼吸变得急促,想要用手扶着她的腰肢加速抽插,可当他粗糙的大手才刚刚抬起一点,就不能在移动,他看向一旁右手闪着光芒的莉莉,需要一个解释。

  「请让艾莉莎自己来哦~ 这也是处刑必须的一部分。」仍搞不清楚状况的有纪,继续看着脖子被勒得很紧,口不能言的艾莉莎,媚眼如丝,涨红了脸,还带有一丝不能完全符合客人心意的抱歉,似乎已经准备好迎接客人的第一波喷射。四肢被固定着,客人即使射出,也只能挺起腰,想尽量的把阳具插得更深一些,但绳子却随之不再紧绷,艾莉莎的身体也往前倾,然后再次拉紧,她感到自己的脖子就像是从天上坠落下来撞到了什么东西,眼睛张大到极限,一阵又一阵的干咳,滴滴香涎从口中飞溅而出,可这还不是结束,随着客人的腰再度降下,肉棒拔出,她又被悬空吊起,「这就是结束了吗?我的人生,在子宫最后一次被注入精液之后就要结束了吗?」伴随着这样解脱一般的想法,艾莉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还没有哦~ 」莉莉再一次将客人的肉棒插入到她的小穴中,只是……好像有些不一样?

  艾莉莎明显感觉到,似乎客人的肉棒比第一次浅了许多,她如果想不被悬空吊起的话,只能用小穴紧紧吸着肉棒,否则一旦肉棒滑出她湿润的小穴,绳子又会收紧,而她也会窒息……

  但她也感觉到,客人的肉棒……变得更大了……

  「啊,艾,艾莉莎小姐……你这样子吸的话……我马上又要射出来了啊!我才刚刚射过,很敏感的,连腿都是软的啊!!」客人没耐力的肉棒,被艾莉莎小穴超乎常人的吸力再度榨出了精液。这一次的发射之后,艾莉莎小腹的魔法阵明显变亮了一些,而艾莉莎则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肉棒,似乎插入得又更浅了一些……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也猜到了,每次客人射精之后,束缚艾莉莎脖子的绳索都会稍稍往上拉一点————事实上客人的肉棒是相当优秀的20CM长,而我给艾莉莎设定的魔法阵,是充能十次,所以在艾莉莎榨出客人的精液十次之后……」

  「之后……客人的肉棒就会完全的离开艾莉莎温暖的小穴,而她温暖的小穴也会不再温暖……」有纪终于明白了,这个处刑方式的真正用意。

  「什么时候死去,是否想快点死去,都取决于艾莉莎自己哟~ 」莉莉再次对她上下其手,甚至她的手指再次闪耀起了蓝色的光芒……

  「讨厌啦,莉莉,到这个时候还要玩弄人家……」一直口不能言的艾莉莎,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释放了一个腹语术。

  「这种事情……还用说吗……这位客人,要做好觉悟了哟,艾莉莎的愉快榨精地狱~ 」听到这个名词,有纪惊讶的发现台下有几位客人的腿不自主的打了个抖,而躺在她身下的那位「幸运儿」更是……「艾丽沙小姐,我会努力射出来剩下的精液的!不要把那种本应用在食人魔之类非人种身上的技能拿来服侍我啊!!!!」

  「呵呵呵……这可由不得你哦?」象征着腹语术的法阵消失,艾莉莎的的双眼也从正常的蓝色变成血红,轻轻舔了舔嘴唇,露出了如同某种猫科猎食动物一般的表情……

  一次……

  两次……

  艾莉莎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腹部,掀起一阵阵乳浪,因为过度缺氧而发青的脸上却不仅仅是痛苦,更多的是娇媚,她趁着每一次弓起腰,低下头的瞬间,带着爱慕的眼神透过层层的发丝传递给了胯下的客人……虽然艾莉莎的胸并不是很大,少女白皙粉嫩的肌肤、宛若处女的乳头以及盈盈一握的形状,在这样淫乱而优雅的甩动中让人口干舌燥,想狠狠的舔舐一番,被固定在地板上无法动弹的客人只能望之兴叹,何况纵使是预先吃了可以增强能力的药物,连续多次射出也是很让人吃不消的。全身都平躺着不能运动,只有胯下的肉棒在不断地受到刺激,这可绝不是什么舒爽的体验……他渐渐地感到龟头生痛,因为此时还能固定在艾莉莎小穴里的,只有他那硕大的龟头,还在承受着艾莉莎上下左右的摆动,精液和淫水混合在一起形成一道溪流,不断地从艾莉莎的小穴里溢出,将肉棒与小腹变成一滩泥泽,剧烈活塞运动带出许多的气泡,发出淫靡的声音。(上下……左右……用她灵活熟练的,残缺却永远可以激起男人性欲的身体,艾莉莎持续着她榨汁的舞蹈!)(括号的略显多余)

  这是丝毫不逊色于其他任何舞蹈的技巧,她的粉颈在轻摇一头青丝如同灵蛇一般来回扭动,让人感觉充满了活力,而艾莉莎的脸色因为呼吸不畅而脸色苍白,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个失去最后生命力的人偶,与充满活力的秀发映照在一起让人觉得有一种荒谬的美感。只留下一点点残株的肩膀微微颤抖,缝合线不断地晃动让人眼花缭乱……

  她的腰每一次摆动,都能把她形状完美的胸臀或向前或向后的,将自己的身体最为完美的一面展示给客人们,将自己淫乱的样子铭刻在在场的所有客人们脑海里,用妖媚的肉体讨好自己的恩客,汗水从锁骨汇集,从乳头上滴落至无毛的耻丘,在灯光的照耀下汗迹闪闪发亮,好像给身体裹上了一层金刚石碎……(我觉得用碎钻更好形容)

  艾莉莎的脖子已经被勒青,无法低下头看看自己流满晶莹汗水的肉体————或许即使不这样,她的目光往往也是很难透过她的胸部的……要知道,她「不大」的胸部仅仅是相对于那些以巨乳为特色的女孩们,她可不是以贫乳来吸引客人的类型。

  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她此时的舞姿,在男人眼中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让人发狂,让她觉得即使这一支舞的结束就将是她生命的结束,只要一想到她淫乱疯狂的死亡将使人永远铭记永远赞叹,她就会想更加……更加卖力的去舞动,去榨取,如同一只扑向火焰的飞蛾一般将自己的生命力奉献给这生命的最后一次艳舞,用情欲的火焰将自己的身躯与理性化为灰烬,艾丽萨身体不断的扭动着,划出一个又一个溅起淫水和精液的圆弧……

  是的,客人和有纪都明白了,这场特殊绞刑的卖点何在:失去四肢的少女,在肉棒的支持下,绳索的束缚也是帮助下,用自己的生命去跳出这只在有纪的位面十分著名的舞蹈一位有纪的「老乡」不禁喊了出来:「对,我看过,这是肚皮舞啊!」

  莉莉开心的打了个响指:「答对啦!那位客人,你会得到神秘奖励的哦~ 」然后,她又施了个小法术,大堂广阔的空中出现有关肚皮舞的全息投影,许多来自其他位面的客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艾莉莎也十分激动,她已经被死亡快感击碎的琉璃瞳孔再度澄澈起来,原来还是有人知道的!她无比喜悦,她一步步攀上巅峰的肉穴将这份喜悦传达给身下的客人,客人闷哼一声,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挤压,颤抖的射出了让艾莉莎离死亡更近一步的精液。

  她小腹的魔法阵更明亮几分,腥臭的肉棒一次又一次插入她充分湿润的肉穴,不,太过湿润了,满溢着已经溢出的精液,多次射精后半软化的肉棒滑出小穴,她已经无法再感受肉棒强而有力的脉动,作何努力都不能再让肉棒回到小穴里,她再也无法跳舞了。

  她只是被绳索吊起,死尸一般的在空中悬挂,最后轻微的晃动着,被射入深处的白浊已经找不到可以依附的大腿,径直粘稠缓慢的一点一点滴下。

  悄悄地给了有纪一个眼神,莉莉解除了对客人行动的限制;白稠的精液从的小穴里噗嗤噗嗤的喷了出来,好像等这个瞬间等待了千年之久,她们一起手脚并用的爬到艾莉莎的小穴前,一个舔舐她的小穴和大腿残株,一个则直接吸食起洒落在地毯上的精液来。

  在舔舐完外面的精液之后,莉莉又十分自然的含住了男人的肉棒,不需要命令,一切都处于渴望精液的本能。

  而艾莉莎……仔细清理着地毯的有纪悄悄抬起头瞄了一眼,原来……她还没有死!

  艾莉莎已经无限的接近了死亡,她那心脏仍在跳动的身体不断地潺潺流出金黄色的尿液。

  为什么我还没有死掉?艾莉莎被强烈窒息受虐快感和供血不足摧残成一团浆糊的大脑不断的重复这句话,她已经忍耐太久了,她无比的盼望着在一次又一次收紧之后最终的爆发,可她梦寐以求的爆发却没有到来她小腹的魔法阵,还有一个节点没有亮起。

  细心的为客人从睾丸到冠状沟完全清理一遍之后,莉莉用手指把挂在脸颊的白浊一一勾起送入自己的樱唇,然后用十分抱歉的神情看向在场的各位「啊……最后艾莉莎还是没能成功的完成这次处刑呢……诶?这位客人问为什么她被挂起这么久还是没有死?因为她的体重和常人不一样但我们忘了把绳子收得更紧啦……」

  莉莉调皮的吐了吐舌,又继续举起话筒说:「总之,后续一定会有不让大家再次失望的惩罚游戏的!但艾莉莎已经足够努力了哦!而且……她也快要『报废』了,不是吗?」

  莉莉踮起脚尖,轻悄悄的走到艾莉莎身后,环抱着她的粉颈。

  艾莉莎闭上自己的双眼,像刚刚切除四肢,幻肢症尚未痊愈时一样,无意义的伸出手臂,想要用她不存在的柔夷,好好摸摸莉莉的脸。

  两人的脸颊轻轻地蹭着对方,然后,莉莉在艾莉莎的耳边悄悄说到「再见了哟,艾莉莎酱~ 」

  然后,莉莉用她看上去娇弱的手,在一瞬间拧断了艾莉莎的脖子「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巨响,剧烈的灵魂波动席卷整个大厅,哪怕毫无亡灵术的修为,也能感同身受的体会到这灵魂的消逝是沉浸在何等快美的海洋之中。

  不仅在场的客人们纷纷情不自禁的鼓掌,趴在地上的有纪,也喷出一道浸湿她晚礼服的水箭,湿润的长裙紧紧贴着她的翘臀。

  很明显,就在艾莉莎迎来死亡快美的同时,她达到了一个高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