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


作者:didifahill
字数:11000

                第九章
  我尴尬的看着月蓉,她也默默地看着我,身下唐红还在埋头清理着我的下身,
女人或许感觉到了我的迅速疲软,有点诧异的抬头看我,又顺着我的眼光看向门
口,一看之下顿时呆住了,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象梦刚做醒似的离开了我手脚并用
的爬向了月蓉,月蓉却撇了撇嘴角转身走向了客厅。
  我披上衣服坐在月蓉对面的沙发上,唐红跪在月蓉面前低着头惶恐不安的解
释着刚才的事,月蓉却面色如常的看着我,仿佛她刚才看到的只不过是两个人在
喝茶那么简单,我想了一下后起身走到后院从空着的狗舍里拿了一副项圈,回到
屋里后把项圈扔在了女人面前,「从今天起你就带着它,要是不想活的话就自己
取下来,太太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出了门可以站起来,在家就像现在这样,明
白了吗?」唐红迟疑了片刻后委委屈屈的带上了皮质的项圈,我立刻将项圈和铁
链锁在了一起,把钥匙挂在我的钥匙圈上,这时我偷看了一眼月蓉,发现她有点
诧异,随即就露出一种玩味的表情。
  就在这有些尴尬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我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快步走向
了书房,刚接起电话就听到近藤稍显急促的声音,原来是三课破获了一个共产党
的联络站,今天晚上准备行动,而近藤自己却要回东京所以命令我全权指挥,要
求我务必做到一网打尽,同时还要保护好告密者,我一一应承了下来,最后近藤
还给我打了保票,说只要这次圆满完成任务就会正式向大本营提名我出任宪兵三
课课长一职,同时晋升大佐军衔,届时我将会是屈指可数的三十岁以前就晋升大
佐的军界明星之一,前途必定是一片光明。
  挂了电话我马上开始准备工作,因为要提前设伏我没穿军装,而是换了件时
下中国人常穿的对襟棉袄,脚上则是缎子面的棉鞋,和其他日本军官不同,我极
不喜欢十一式手枪,而是为自己准备了一支木盒毛瑟自动手枪,也就是俗称的二
十响,我认为它在近距离的威力和火力足够大,足以媲美冲锋枪了。临走时我想
了一下,又从抽屉里拿了支只装两发子弹的袖珍手枪给了月蓉并告诉她怎么使用,
在她不解的神情里我小声告诉她要看好唐红,必要时保护好自己对她则不必手软,
看着月蓉小心的把枪藏在胸口,我点了点头就出门了。
  赶到宪兵司令部时还不到四点,我看到参加任务的二十多名宪兵们都已经集
合待命了,还有新京警察厅特务课的三十多人,这时一名少佐上前敬礼,告诉我
说警备中队已在城外集结完毕等待调遣,看来近藤非常重视这次行动,为了几个
共产党出动了近二百人,真的是准备一网打尽了。
  我跟着三课的一名参谋来到会议室,凡是参加行动的干部都已经坐在桌子两
边等待分配任务,我飞快的看了一遍卷宗后已经想好了方案,我的办法很简单,
就是提前外围设伏,所有人让进不让出,天黑后特务课的人进屯子打草惊蛇,凡
是出来的人全部抓捕,天亮以后再开始地毯式搜查在保甲人员和配合下逐一排查
外来人员和可疑人员,宁可抓错不能放过,我很清楚这不是谈国共合作的时候,
近藤也在考验我,一个微小的破绽就可能会让我前功尽弃甚至丢了性命,况且我
现在的身份极为保密,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是欲杀之而后快,我无论如何
不能在这种事里出面保护他们,只有他们自求多福了。
  天刚黑的时候我们到了离屯子四公里的林子边,警备队全部下车步行,他们
会在村外形成包围圈,我和其余人全部身着便衣持短枪天黑后进村,为了便于识
别,我们都戴上了宪兵的袖章,我看了下表才五点半,就下令原地休整吃饭,按
原计划九点半出发十一点包围屯子,这次还特地带了两部电台用于抓捕队和警备
队之间的联络,说实话我对日本人的讲究细节和做事严谨是很佩服的,这方面我
们的确有不小的差距。吃完干粮后我联络了警备队确认好位置后找了个背风处就
躺下休息了。
  凌晨时分,进屯子摸底的警察终于传回消息,已经确认对象的联络点是在屯
子里的地主家里,总共有十多人,告密者因没有发出任何信号无法鉴别,我当即
命令包围院子开始进攻,一分钟后枪声响了起来,我带了一个班的宪兵率先冲进
了屯子。
  这个地主家的墙是砖砌的,子弹基本上都被崩了回来,而对方好像对突围已
不抱希望,都在窗口后面顽强抵抗着,听声音都是手枪没有重武器,十分钟后村
上少佐向我建议把警备队的机枪和掷弹筒调来参加攻击,我同意了村上的建议但
要求他不能直接攻击房屋,掷弹筒全部使用白磷弹,村上思考了一会儿就兴奋的
说「还是晴川君想的周到,我这就去组织人员准备冲进去!」
  当白磷弹的烟雾弥漫在院子里时,二十多人分成三组冲了进去,十几秒钟后
枪声停了,我没理会前来汇报的小特务直接跑进了屋子,屋里横七竖八的有七八
个人,活着的只有一男二女三个人,其余人都已经断了气,我下令立刻抢救受伤
的人,这时一名宪兵跑来向我汇报说警备队在村外抓了一个女人,她自称是为我
们报信的,要求马上要见这里的最高长官有重要情报提供,我立刻坐上摩托车跟
着他出了屯子。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人我很难相信她是中共满洲省委的机要通信员,她在
  跟我说着在城里的其他地下党员的地址时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付带着急切而纯真的
  表情,仿佛是要求我去拯救他们似的,旁边的电台正迅速把她提供的情况转
发给司令部,我知道这次中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这里的行动持续了十五个小时
才结束,缴获了一批枪支和两部电台,但密码本已经被销毁了,新京也传来了消
息,十七人被捕,四人被击毙,行动大获全胜。
  由于近藤还在东京,我请示了桥本宪兵司令官和参谋二课武藤章课长,他们
都同意了在近藤回来前由我暂时负责此案的建议,并授权我可以调动一切资源以
扩大战果,于是我马上就投入到对被俘人员和鉴别和审讯工作中了。宪兵队刻意
把被俘的人员分成两组集体关押,经过一晚上的监听,屯子里被活捉的一个女人
和城里被抓住的两男一女被初步鉴别为重要人物,于是他们四个马上就变成了单
独关押,而审讯就从余下的人员开始了。
  我面前可翻转的铁架子上分别捆着一男一女,村上通过监听初步确认他们是
一对夫妻,我准备同时进行审讯,利用夫妻间的感情作为突破点,这将是对他们
的严峻考验,是人性和信仰之间的抉择,根据以往的经验能过关的人寥寥无几,
绝大部分都没熬到最后就崩溃了。和大部分人不同,我比较反感审讯室里血肉横
飞的场面,其实不见血也完全可以做到让犯人痛苦不堪直至精神崩溃,而这也是
宪兵队的同僚们最佩服我的地方。
  我让两名宪兵在门口等着,屋里只有一名女少尉充当记录员兼助手,打开录
音机后我站在那男人面前,语气温和的对他说「你看,为了避免尴尬,这里的人
数被减到了最少,我表现出了最大的诚意,你是不是也该表现出你的诚意呢?说
吧,你在新京地下党里担任什么职务?」他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什么
都没说,我又来到他妻子面前伸出手捋了捋女人有些散乱的头发,盯着她的眼睛
对她说「你在新京东亚学院好好做你的讲师,日子过得很不错,为什么也要加入
共产党呢?反满抗日能给你稳定的生活吗?」女人倔强的闭上了眼睛,我用眼角
余光瞟了一眼,发现男人正紧紧盯着他的妻子,嘴唇紧紧咬着,我的手从女人的
额头移到了脖子,边抚摸着边说到「我们这里是怎么对待女犯人的想必你也听说
过,你要是想试试的话我没意见,不过你的丈夫就未必乐意看到了,如果你的痛
苦能让他想起什么来告诉我们的话我还是愿意尝试一下的,你说呢?我真心希望
你们能毫发无损的走出这里,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我是最喜欢成人之美的,你说
呢?」女人还是不说话,但我的手感觉到她的脉搏有些加快了,于是从她的脖子
开始我一粒一粒的解开了她外衣上的扣子,一边说「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但这段
时间里我也不能闲着,就让我欣赏一下你的身体吧,免得太过无聊,让你丈夫也
好好看看吧,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一次了。」「你们这帮畜生!有种冲我来!对付
个女人算什么本事!」男人终于开口了,我置若罔闻的打开女人的衣襟,露出了
里面的毛衣和睡裤,由于是在她家里抓的人女人脚上还穿着拖鞋,我把手伸进了
毛衣感受了一下温暖的身躯,「身材不错,皮肤保养的也挺好,看来你的丈夫还
是很珍惜你的,我倒有兴趣想看的更清楚点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见啊?哦,你
的档案上说你现在才三十二岁,正是生命力和欲望最旺盛的时候,不知道你丈夫
平时能不能满足你啊?如果他不行的话我这里可是有很多精力充沛的小伙子的,
我相信他们绝对会让你满意的,想不想试试啊?」我的手放在她胸口开始随意揉
捏起来,「拿开你的爪子,你个日本畜生!」男人冲着我破口大骂,「让你说话
你不说,骂人倒是挺在行的,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力气骂人,」我一脚蹬在铁
架子上,那男人立刻随着架子向后翻滚了半圈变成头下脚上的姿势,接着我又把
他转到面朝我的位置,一拳砸在他的裆部,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从他嘴里冒了出
来,「原来你也不是用特殊材料做的嘛。」我一边嘲讽着他一边拎了个烧水壶重
新站在男人面前,在女人惊恐的喊声中把水浇在了男人的脸上,冰冷的水流不断
的往他朝天的鼻孔里灌了进去,男人不得不张大了嘴保持呼吸,但还是有不少水
被他吸进肺里,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次是冷水,嘴巴再不干净的话下次就是开
水了!」我若无其事的说完之后又站在了女人面前。
  「你丈夫现在老实点了,那你现在愿不愿意说啊,只要你说出你们夫妇所担
任的职务,联系人的名字和地址,我马上就放了你们,安全方面由我们宪兵队直
接负责,警察厅和保安局都不知道你们的情况,所以没人知道你们在哪,还能拿
一大笔赏金,这么优厚的条件我可只说一次哦!」说完之后我回到办公桌后坐下,
拿起茶杯喝了口水。
  「千万不能说!我不许你做叛徒!想想我们的家人和战友,一定要坚持下去!」
  缓过气的男人大声说着,瞪着我的眼里发出了象要吃人般的目光,我置若罔
闻的端着茶杯象在看杯子里的茶叶,其实目光正全力注视着女人的脸,终于我意
识到了她眼神里的那一丝慌乱,我拿起桌上的档案,这上面有他们的基本情况,
我一目十行的看了下去,突然,直系亲属栏的空白引起了我的注意,「无子女?
不对啊!这女人的乳房很软,而且乳头较大,根本不是没生养过的女人,怎么会
无子女!」我站了起来走到女人面前紧紧盯着她的眼睛,猛的掀起了她的毛衣,
随后撕开了里面的睡衣,在她激烈的扭动中拉下了她的睡裤。
  果然,在女人略显丰满的小腹上分布了大片不规则的花纹,这是典型的妊娠
纹!原来这对夫妻是假扮的!什么无子女都是为了地下工作方便而伪造的。我马
上叫来宪兵,把男人押入另一个审讯室让他们立刻开始刑讯,而我拿着卷宗匆匆
走出了地下室。
  到了近藤办公室我马上打电话给中央警视厅和新京保安局,要求他们立刻重
新核实这对夫妻的亲戚关系和社会关系,特别是女方家里的成员和子女,限定他
们两小时内必须反馈,我明白这么做是非常残忍,但也只有这样才能迅速击溃他
们的心理防线,反正这次的行动已经让共产党元气大伤,多了他们两个叛徒只不
过是意外而已,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但对我来说则是取得近藤绝对信任的投
名状,绝不能让他认为我的能力一般而将视线转向别人,他现在的位子是我志在
必得的。
  焦急的等待了一个小时后,警视厅特务处的电话来了,经过他们的核实和邻
居的证词,表明这个女人是三年前突然以远房亲戚的身份出现的,当时还带了个
两岁的小女孩,而小女孩在申报户口时是作为养女被她表姐收养的,我立刻命令
他们把她的表姐和所有的孩子全部带到宪兵司令部,我要从他们身上打开缺口。
  再次回到地下室,我先去看了下正在鬼哭狼嚎的男人,他被绑在老虎凳上两
名宪兵正在在往他脚下垫第四块木楔,疼痛使他全身颤抖着,身上的铁链哗哗的
做响,当他注意到我时眼里依旧是充满仇恨的目光,我冲他笑了一下「看来这点
手段你还没放在眼里,没事,时间长的很,慢慢享受,什么时候想说了就通知下
宪兵。」在我看来他招不招都无所谓了,只不过走个程序而已,我的突破点在那
女人身上。刚走进关押女人的审讯室,阵阵哭喊声就传了出来,拐过通道就看见
她被「大」字型固定在架子上,裤子脱到膝盖处,两名女宪兵拿着皮鞭抽打着她
的小腹和大腿根部,女人的腹部已经布满了青红交加的鞭痕,浓密的阴毛也被撕
的七零八落,看得出她们并没有用尽全力抽打,因为女人的阴部还是完好无损的,
女兵看到我马上停止了用刑,一名高个子的女兵用日语对我说「刚才这个女人出
口辱骂皇军,以为我们听不懂,所以我们就稍微教训了一下,长官请放心,不会
造成大的伤害。」我点了点头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你们做的很好,分
寸掌握的不错,要记住用刑的目的不是为了造成伤害,而是要击垮犯人的意志力,
  往往给他们保留一付完好的躯体比让他们丧失活下去的能力更能让犯人提起求生
  的欲望,这样我们的讯问才会有结果。「
  看着赤裸着下身的女人我用怜惜的语气说到「口舌之快是不是很过瘾?我抱
着真诚之心努力跟你沟通,而你却不知好歹,不要以为她们只会这点本事,我至
今还没见过在她们手里不招供的女人,这几下鞭子就让你痛哭流涕了,如果扎紧
你的裤子,再往里放十几只饥饿的老鼠,那时你恐怕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吧。我一
向不爱对女人动粗,但不意味着我不会向女人下手,所以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
线,我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你现在可以不信,过会儿你就知道了。」说话时
我清楚的看到她打了个寒战,这个样子表明她已经有了恐惧感,这正是我想要的
效果,我用眼睛示意两名女宪兵继续,于是随着鞭子的呼啸声,女人痛苦的哭喊
声又想了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接好电话后我来到门外,看到两名穿
黑色制服的警察挟着个头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小女孩,我问警察「她听得见外面的
声音吗?」警察啪的敬了个礼「报告长官,没问题,绝对听不见,也没有窒息的
危险。」我打发他们走后就抱着孩子进了审讯室,果然不出我所料,女人一见孩
子的衣服就彻底乱了阵脚,我让女兵把孩子小心的绑在老虎凳上,然后问女人
「现在想不想跟我谈了?别跟我说你不认识她,要不要我把孩子的衣服扒开让你
看看她身上的胎记?你要是再说她是你外甥女的话我马上把她喂了狗!你好好考
虑一下吧,我也不想让孩子受伤害所以才蒙住了她的头,她现在什么也听不见,
也不知道妈妈现在的样子,只要你说了我立刻放了你们,我给你一分钟时间,等
狗牵进来后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之后我拿起电话通知宪兵牵四条狗来,空
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整个屋子里只有小女孩挣扎发出的声音,就连行刑的女
宪兵都呆呆的看着我,她们估计也没想到我会用这种方法来逼问口供,母亲睁大
眼睛面色如灰的看着我一句话都不说,「听说过前天保安大队高松林是怎么死的
吧,是被狗活活吃掉的!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时间不多了,我向来是说到做
到的。」说完后我拿起了茶杯,这时走廊里远远的传来了狼狗低沉的咆哮声,随
着声音的临近,女人的脸色急剧的变化着,当刑讯室的铁门被打开时,她声嘶力
竭的喊了一声「不要」后就昏了过去。
  我心里松了口气,对两名女兵说到「拿把椅子来,把她放在椅子上,不用戴
手铐了,完了把隔门拉起来,你们两个带小孩去我的办公室给她洗个澡换身衣服,
衣服我已经让人买好了,就在办公桌上,小女孩要问起来就说她被坏人绑架了,
是我们把她救了出来,过会儿她妈妈就会来接她的,小孩子还小,不应该看到那
么多丑恶的东西。」女兵们呆了呆随后就如释重负的干了起来,我甚至看到了她
们眼神里的欣喜,苦笑着我点了根烟,打开了录音机,开始准备接下来的讯问。
  虽然她的招供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但还是出了点意外,女人竟然还供出了一
个我们从未发现的备用联络点,据她交代这是个用于紧急状态时才使用的一次性
联络点,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而且都在这次行动中落网,根本就没人去通知那里,
应该是还处于休眠中,看着陪审官欣喜若狂的样子我心态复杂的通知了行动队,
随后就借口太疲劳收拾东西离开了。
  我在回司令部的路上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两个处于仇恨中的女人,也不知道月
蓉现在怎么样了,万一唐红狗急跳墙她要是吃亏了怎么办,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拉响了警笛我一路横冲直撞把车开回了家。
  当我提着手枪进了客厅时却发现空无一人,焦急的打开卧室门后看见浴室的
灯亮着,里面还传出哗哗的水声,我来不及多想一脚蹬开了门,愕然看到她们都
睁大了眼睛奇怪的看着我,月蓉躺在浴池里而唐红正弯着腰帮她洗澡,唐红被我
握着的手枪吓傻了,过了一会儿才扔了毛巾跪在我面前战战兢兢的说「太太才睡
醒不久,我跟她说先洗个澡人舒服些,太太也同意的,不是我自作主张的。」我
松了口气,看了看泡的面色绯红的月蓉对她们说「你们继续,一会儿我也洗一下,
完了一起出去吃晚饭。」
  十分钟后月蓉穿着浴袍坐到我身边示意我去洗澡,我到卧室里脱下衣服只披
着条浴巾进了浴室,只见唐红除了脖子上的项圈外不着片缕的跪在浴池边轻声说
到「太太关照我要服侍太君洗澡,」我不做声的走进了池子坐下,唐红也跟着进
来坐在我的脚边捧起我一条腿轻轻揉捏着,捏了一会儿后她开口对我说「我今天
看到了太太的身子,真没想到因为我她受了那么大的罪,我真该死,当初被那男
人迷住了魂,什么都听他的,造了这么大的孽,我知道我就是死了也还不清这笔
债,求太君暂时留着我的命来伺候你和太太,只愿太太以后能开心点我就谢天谢
地了。」我睁开眼看了一下她,发现她脸上是满脸的严肃,丝毫没有求我饶命时
的唯唯诺诺,仿佛她自己的生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随时都可以失去,「你真是这
么想的?你知道对我撒谎是什么后果。」我说完后又闭上了眼睛,「我现在什么
都没有了,死和不死有什么不同,只是活着还能赎点罪过,太太现在离不开人伺
候,我和她也算知根知底,我还能把她伺候的好些,等哪天她自己能过日子了我
再去死心里也好受些了。况且太太现在的身子根本就离不开男人,万一您不在家
的时候我也能帮的上忙,」我闻言紧紧盯着她说到「服侍她可不轻松,她的身子
天天都要清理好几次,我要是让你每次都用嘴去清理你也干?」「只要您和太太
愿意我没问题,今天我已经帮她弄过了,太太很开心,我也很……很舒服的。」
  女人说这话时脸变得通红,大腿也微微攒动起来,我盯着水下她那双白嫩的
纤足,伸手抄起了一只放在膝盖上开始摩挲起来,「你的母亲和儿子都死在我们
手里,我怎么才能相信你说的话?」我的语气变得冷冰冰的,与手上温柔的动作
毫不相干,「……您知道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和太太引起的,太太的全家也都
没了,现在我也遭了这样的报应,我没什么可说的,这辈子能活下去就是福分了,
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心安了不少,再说您其实对我也不错,至少没让我被别人糟蹋,
这条狗链子只要您不想拿下来我就永远都是你们的奴才,我相信您不会让我被别
人欺负的,这有什么不好的,现在的世道不太平,能有这样的结果我真的很满足
呢……再有就是,哪怕您以后有了太太,我们也能在您的保护下活下去,这一点
我和太太的想法是一样的。」我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她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给她戴上链子是让你记住你的过去,我希望你今天说的是真心话,只要你真心
服侍月蓉和我,她也不是没良心的人,高松林的死已经帮你赎了不少罪孽,她要
是不原谅你的话你根本活不到今天。」唐红拼命的点着头应承着,看得出她的心
到现在才放下,「帮我把背上洗一下,这两天有点累了,」我说到,「唉,包您
满意!」女人甜甜的声音包不住内心的欣喜。
  我们去了一家日本餐馆吃饭,看得出两个女人都饿了,就连月蓉都尝试着吃
了点肉食,唐红看着月蓉吃力的样子突然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月蓉听完后脸
上却泛起了红晕,羞怯的低下了头,唐红笑盈盈的往嘴里放了块嫩牛肉开始咀嚼
起来,当我意识到她嚼的时间好像太长的时候,唐红却在我的注视下抱住了月蓉,
不由分说的吻上了她的嘴,舌尖蠕动着把嘴里嚼烂的牛肉送进了月蓉的嘴里,月
蓉则红着脸半推半就的咽下了嘴里的东西,但随后我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月蓉竟噙住了唐红的舌尖轻轻的吮吸着,手也放开了筷子揽住唐红的腰,整个人
都软若无骨的靠进了唐红的怀里,就连原本盘起的双腿也伸展开来穿过木桌伸进
了我怀里,唐红和她亲吻了一会儿后摆脱了她的双唇扭头笑着对我说「太太这是
被憋的久了点,这两天您没回家又没人陪她睡觉,看这把她给急的,连我都不放
过了,要不您先给她治一治,否则我看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我这才想起
来都三天没碰过她了,长期的药物炮制已经让她离不开男人了,这种煎熬就好比
让一个长期吸食鸦片的瘾君子突然断了供应一样,我有点愧疚的看着月蓉,一边
揉捏着她的小脚一边对她说「这可真是我的不对了,今天晚上保证喂饱你这个老
妖精,还有这个小妖精也要一起服侍你,保管你舒服的死去活来!」
  回家的路上我特地去了一家首饰作坊,订做了一副精致的镶金嵌玉的软皮项
圈,我觉得唐红戴着它应该会更漂亮,至少不会磨破她细嫩的肌肤,当我回到车
上时却发现月蓉已经躺在唐红怀里而唐红的一只手正插在她的腿间不住的动着,
月蓉的眉头微皱着看的出来她很享受,脚尖微微跳动着,我哈哈一笑打着火向家
疾驶而去。
  在车上唐红脱去了已经迫不及待的月蓉的大衣,羡慕的摸着她裙子里穿着丝
袜的大腿,摸了好一会儿才想到把大衣盖在月蓉身上,从后视镜看着有点寂寥的
唐红,我对她说「别摆出一付臭脸,过两天我有空也给你买,不过还是要看你的
表现,只要你识相什么都会有的。」女人这才喜笑颜开的答应了。
  当我抱着娇喘嘘嘘的月蓉进屋时发现她的裙子已经湿了一大片了,要不是菊
门里还塞着塞子估计就会全湿光了,我把她放在沙发上坐好后对唐红说「快来,
先帮太太清理一下,特别是后门,我待会儿可是要用的,她的后门太嫩了,记住
不许用纸或者毛巾哦!」女人呆了一下后还是慢慢走了过来,虽然掩饰的很好可
我还是能看出她眼里的委屈和不甘,我不以为意的吻上了月蓉的嘴,挥手示意女
人可以开始了,唐红跪在月蓉面前分开了大腿,缓缓的凑上去用嘴吮吸着月蓉异
常肥厚的阴唇,月蓉也开始扭动身躯迎合着她的舔弄,我一边让她吮吸着我的舌
尖一边揉着丰满的乳房却刻意避开她春情勃发的乳头,很快月蓉就到了一次高潮,
哆嗦着在唐红嘴里喷发了一股淫水,我看着她皱着眉头咽了下去心里一动,按着
她的头贴紧了月蓉的下身,命令她取出肛门塞,女人只得慢慢的拔出那个黑悠悠
的东西,顿时一股黏糊糊的液体汹涌而出,大部分都流在了唐红的脸上,小部分
漏在了沙发上,女人本能的想用手去抹却被我严厉的制止了,我低沉的对她说
「太太变成现在的样子完全都是你的缘故,你要是不把东西舔干净我就让你以后
天天吃你自己拉的屎!其实我倒是觉得你会喜欢这样的。」在我的威逼下唐红只
得用手指刮下粘在脸上的粘液再闭着眼放进嘴里,我摸了摸她的头发示意她继续,
而我开始解月蓉的乳罩,随后就把她那翘首期盼的乳头纳入了嘴里。
  看着月蓉焦急的眼神,我站起来脱光了衣服,把月蓉摆了个跪伏的姿势后就
把肉棒插进她松软的肛门,同时让唐红继续舔弄她的下身,月蓉出奇柔软的肛门
不断的蠕动着套弄我的肉棒,仿佛有一只手在隔着肠壁撸动着,这销魂的快感很
快就让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和力量,加上唐红在身下不停刺激着她敏感的硕大阴
蒂,不到两分钟月蓉就奋力摆脱了我随后瘫软下来,两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下身
急促的喘着气,我随即把唐红也摆成月蓉的样子,三两下扒下她的旗袍,没做任
何停顿就插入她的阴道,虽然肉棒上沾了不少月蓉的肠液,但还是让她猝不及防
的叫出声来,女人的阴道还没充分润滑,这略显干涩的摩擦反而让我快感连连,
我丝毫不顾女人的哭叫大力抽插着,几十下后她的淫水渐渐多了起来,抽送间变
得越来越轻松了,我定了定心神开始有节奏的抽插着,一边抬起月蓉的一双小脚
放在嘴边亲吻起来,也许刚才的剧烈肛交使她非常兴奋,她的脚趾缝间竟然有些
湿润,我如获至宝的隔着丝袜闻着这淡淡的汗味,兴致变得格外高昂,肉棒的抽
插次次到底,身下的唐红也发出了哭泣般的呻吟,不多会儿她的阴道猛然开始抽
搐起来,我立刻紧紧顶着她停止了抽送,待她高潮过后把她移到面对月蓉的地方,
我也一只脚踩在沙发上,借着淫水的润滑插入了唐红的菊门,几次抽插后肉棒就
抵入了那团独特的软肉中缓缓研磨起来,一边享受着她的肛肠对龟头的吮吸,一
边含着月蓉的一只脚尖用舌头刮弄着她柔嫩的脚掌,她的另一只脚则轻柔的抚摸
着我的胸口,一会儿之后唐红就不堪忍受的用力套弄起来,我在她的肥臀上拍了
一巴掌,命令她去舔月蓉的下身,唐红回头向我飞了个媚眼后就乖乖的把嘴凑了
上去,含住了月蓉那足有一寸长的阴蒂轻轻吮吸起来,这下月蓉也爽得魂飞天外,
喉头发出了哦哦的声音,两只手不停的捏着自己的乳头,一只丝袜小脚用力的插
向我的嘴里,这淫靡的情景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后,我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龟
头,身子也开始发颤了,就用力拔出肉棒走到月蓉面前,女人面露欣喜之色,丝
毫不顾及肉棒上还带着唐红的肠液,一口就把肉棒吞进了嘴里,用残余的舌根快
速摩擦着龟头,一根手指慢慢扣进了我的肛门,双重刺激终于让我忍不住了,一
阵哆嗦后就痛快淋漓的喷发在月蓉的嘴里,她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还是有一些精
液从嘴角溢了出来,这时唐红突然起身抱住了月蓉,不由分说的吻住了她的双唇
贪婪的吸吮起来,月蓉则用力挣扎着试图摆脱她的纠缠,但唐红已经从她嘴里吸
走了大部分我的精液,月蓉觉察到了后又主动吻住了唐红试图索回原本自己嘴里
的东西,由于她们好像都不愿意立刻咽下嘴里的体液,所以你来我往的争夺十分
激烈,看她们挣夺我精液的样子好像两只争食的小鸟,我突然想到要是早些年她
们也这样服侍那个姓刘的旅长的话,估计早就成了一对寡妇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个女人间的争夺已经分出了胜负,看着唐红得意
洋洋的展示舌尖上那一坨白色的精液,月蓉脸上满是委屈和嫉恨的表情,还嘟着
嘴向我表示着不满,精明的唐红马上意识到了不妥,立刻讨好的把舌尖伸向了月
蓉,月蓉这才喜笑颜开的从唐红舌头上用嘴取回那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看着她
们像品尝美味珍馐似的品味我的精液,我的肉棒又一次的抬起了头。
  拉着她们进了卧室,我让唐红躺在榻榻米上,月蓉反方向跪伏在她身上下身
正对着她的脸,我在月蓉身后跪着把肉棒插进了她的阴道,一边抽插一边把两个
大拇指插入她的菊门,我知道这样能让她更享受,唐红则在她身下舔弄着我的阴
囊和肛门,这种姿势给了我极大的快感,就在我奋力抽插时唐红又乖巧的施展出
她的柔术技巧,把两条腿从月蓉腰侧伸出高高举起,两只雪白的裸足就直直的摆
在了我的面前,我也毫不客气的叼住了其中一只脚尖吮吸起来,三管齐下的刺激
让我像吃了春药似的飞快挺送着,等月蓉再次高潮后我又插入了她的肛门,在接
连不断的给了她两次昏厥般的高潮后我也再次把精液喷入了她的直肠。
  就在我回味着连续喷发后的虚脱感时,唐红却主动舔舐起月蓉还流着精液的
菊门,还把舌头深深插了进去勾弄起来,不一会儿就把月蓉的菊门舔的干干净净,
就在我觉得诧异的时候,唐红含着满嘴的体液爬起来抱住月蓉,风情万种的吻上
了她,看着她们情意绵绵的分享着我的体液,我不由苦笑着想到,在这么下去我
估计很快就要精尽人亡了,这分明是两个沟壑难填的吸精女嘛。
  当天色微明的时候,这场淫靡万分的交欢终于因为我什么都喷不出了而告终,
看着她们心满意足的交股而眠,我觉得全身上下都软了,所有的精力好像都被她
们吸走了,只给我留了个空荡荡的躯壳,稍微用力就感到头晕眼花,当我用尽全
力分开她们躺在中间时,脑子里模模糊糊的只有一个念头,明天一定要让崔公公
给我开服补药,否则我绝对活不过一个月。8好像是漏掉了吧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