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1ee.com 加入收藏夹!


作者:liyijie1234
字数:6508

                01
  夕阳日落,晚饭过后的王家村北面的大槐树下,坐着几个抽着自制旱烟的老
头。
  其中一个面满红光颇具富态的胖老头说道:「我说,老兄弟们,村东头李家
那个媳妇你们看了没有」?「看了,那小媳妇真叫一个美啊,那瓜子脸,大眼睛,
小嘴唇,尤其是嘴唇旁边的美人痣,啧啧笑起来真是把人的魂都要给勾走啊,尤
其是那身段,那肥硕的大奶子和又圆又肥的大屁股,一看就是一个性欲强的女人,
我估摸着裤子里的那逼,肯定很肥,操起来一定舒坦」,胖老头旁边的一个黑瘦
的老头搭腔道。
  「马哥你人是越老心越色啊,你这么说,不怕老嫂子拿着擀面棍追你啊」?
一个有着眯眯眼的猥琐老头打趣道,周围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了,马哥怕
老婆那可是村里出了名的。此时被人拿这种事开玩笑,被称为马哥的黑瘦老头老
脸一红,冷哼一声:「我说季军,你那舔逼的嘴是不是吃茅坑的屎啦,咋这么臭
呢」,听到马哥不善的语气,众人都停止了大笑。季军脸色沉了下来,盯着老黑
说道:「马瑞,你那张逼嘴给老子放干净点」。
  看着气氛有点僵,最先说话的胖老头忙出来打圆场,说道:「我看这天也晚
了,老兄弟们还是早点回家歇着吧,明天都还要下地呢」。
  季军打着哈哈说道:「老哥几个,那我就先走了,明个咋再聊」,说着起身
向自家走去,自始至终一眼都没看脸色铁青的老黑一眼。
  看着走远的季军,马瑞低声咒骂道:「什么鸡巴玩意,勒紧裤裆当正人君子
啊,每次在田里干活的时候看到那李家小媳妇扭着大屁股走过的时候,都他娘的
流口水呢,却在这当正人君子打趣老子了」,也没给众人打声招呼就径自走了。
  看着远去的马瑞,胖老头心里一叹:「这马瑞,是村里出了名的小心眼,让
是让他记恨上还指不定下什么绊子呢,老季这人也真是的,明知道马瑞最忌讳被
人提他怕老婆,还要这般打趣他,看来这梁子算是截下了」,对着相熟的几个同
村老哥们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向自家走去。
  农村的夜晚异常漆黑,不过好在今晚有月亮照路,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马
瑞走在回家的路上偶尔有几声狗吠声传来,因为马瑞的家在村子的最西边所以要
绕大半个村子,拐过三个弯才能回到自己家。
  「妈的,季军你这狗日的,老子早晚把你家那个大姑娘搞上床,看你以后再
跟老子横」,马瑞一边走着一边骂骂咧咧,显然是记恨上了刚才打趣自己的季军,
想到季军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时,马瑞把手放在裤裆里揉了揉自己的软鸡巴。
  正在往回走的马瑞,当拐过第二个弯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呻吟声,
马瑞当即吓了一跳,「他奶奶的,莫不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想到这马瑞浑
身一个激灵,正准备撒丫子跑的时候一个略显苍老的男声传了过来:「浪逼,这
几天身子下面的那个大骚逼想没想老公的大鸡巴啊」,听到这个声音老黑一个激
灵这不是李家老爷子李站声音吗?这时一个娇弱甜美的声音软软答道:「浪逼这
几天想死老公的大鸡巴了,这几天自从那小鸡巴从外省回到家后,每晚上床操逼
的时候把他那跟小鸡巴插到人家的大骚逼里的时候,浪逼就想着老公的大鸡巴,
他那根小鸡巴就像牙签似得,一点感觉都没有,插了几下就射了,人家这几天下
面的小嘴就想着老公的这根宝贝大鸡巴呢」。
  听着两人的对话,马瑞乐了起来,原来是这李站在这幽会情人呢,这李站平
常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原来也会背着自家的婆姨出来搞娘们的色胚子,而且还是
别人家的婆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居然还当这婆姨的老公。不行我得看看这李
站搞得谁家的婆姨,到时候给老哥么都吹吹这事。
  想到这里,马瑞移步悄悄的走到了道路旁边树林边的废弃的土墙边上,顺着
土墙上的烂洞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老黑裤裆的那根黑鸡巴便硬了起来,把自己
的裤子撑起来搭了一个小帐篷。
  借着月色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个雪白肥硕的大屁股,屁股缝下面则是一小
团略微蜷曲的阴毛在阴毛的后面便是淡黑色的大阴唇,此时这淡黑色的肥穴正微
微张开着,从微微泛黑的屄缝里流出一丝丝白色粘液,此时这雪白的大屁股正微
微晃动着,每一次的晃动,左右臀瓣便互相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啪声,马瑞把
左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慢慢揉搓起了自己的黑鸡巴,呼吸渐渐加重了起来,而墙
内的两人则不知道此时的幽会早已被第三者发现,因为女人是背对着老黑,半弯
着腰所以马瑞只能看到女人那肥硕的大屁股与全身赤裸正对着自己的李站。
  李站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半白的头发打理着一丝不苟,浓眉大眼国字
脸,颇具豪迈,想必年轻时也是一位帅哥,此时李站全身赤裸,胯下的大鸡巴则
是被一个瓜子脸长相艳丽的美妇人吃在嘴里来回吞吐着,发出啧啧声,丝丝淫液
顺着女人的樱桃小嘴留了下来,李站看着专心吃自己鸡巴的美妇人,调戏道:
「浪逼,老子的鸡巴就这么好吃吗,看你吃的,都他娘的流口水了」,听到李站
的话美妇人抬起头给了李站一个白眼,含糊不清道:「浪逼就爱吃大鸡巴,老公
的大鸡巴就是浪逼的心头宝贝,没了老公的大鸡巴老婆就活不下去了」,听着身
下女人的回答,李站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对着身下的美妇人邪笑道:「那从老
子大鸡巴里面出来的东西也是宝贝了,是吗浪逼」。
  「恩」,身下的美妇人吃着鸡巴回应道。
  「那好,老子现在要撒尿,既然你说老子的鸡巴是宝贝,那老子的尿是从鸡
巴里出来的那也就是宝贝了,你要一滴不剩的给老子喝光」,说着话李站的鸡巴
便微微跳动了一下,骚臭的尿液从马眼里喷了出来,美妇人显然还没做好准备,
被呛了一口,便立马双手扶正嘴里的鸡巴,大口喝起了嘴里的尿液。过了十几秒
李站才尿完,美妇人仔细的舔了舔面前的大鸡巴,给了李站一个媚眼,媚笑道:
「老公的可尿真好喝,以后我要一直喝老公的尿,这比家里的红酒都好喝呢」。
  看着这变态的一幕,马瑞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一股电流从鸡巴上传来,鸡巴
在自己手里挺了几下,射出了白浆,「这李站还真是变态啊,让女人喝自己的尿,
这女人也真够贱的喝尿还喝的津津有味的,还想一直喝,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骚婆
娘,娶她的人真是祖上丧天良了」。
  看着媚眼如丝的浪逼,听着浪逼的话,李站哈哈大笑道:「那以后老子天天
给你喝尿,现在转过身去,把你那个大屁股撅起来,老子要插你的肥逼」,美妇
人乖乖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子,双手扶着土墙,背对着李站崛起了自己的大屁股,
马瑞眼前一黑,过了几秒一对白色的犹如村口小孩踢得小皮球一样的大奶子出现
在了眼前,雪白的大奶子上两个深红色的乳头跟家里吃的枣子一样大,看着眼前
的大乳头,马瑞暗暗咋舌不已。『这娘们不仅屁股大,这一对奶子也这么大,就
连乳头都比自家那几十岁的老太婆要大』,看着眼前的这对大奶子老黑刚刚疲软
下去的鸡巴又微微抬起头来。
  看着眼前的大屁股,李站左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右手吐了一口吐沫抹在了
那淡黑色的大阴唇上,慢慢插了进去,感受着身体里的大鸡巴,美妇人郎声道:
「好老公,快用大鸡巴狠狠的捅一捅浪货的大骚逼」,李站看着发骚的美妇人,
左手狠狠的打在了那雪白的肥臀上,很快雪白的肥臀上便出现了一个淡红色手掌
印美妇人的大屁股被李站这么一打,骚逼里面嫩肉立马交织在了一起了,把李站
的鸡巴吸得更深了一点,李站被这突如其来的吸力弄得精关一松差点射了出来,
老脸一红,恨声道:「妈的,你这浪逼,差点让老子丢了脸,老子今天一定要干
死你这贱逼」,鸡巴一挺,使劲抽插起来。
  「贱逼就是欠干,好老公……使劲……使劲操……操贱逼」,美妇人被李站
快速的抽插使得一句完整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
  「贱逼,老公干你干的爽不爽,喜不喜欢老公的大鸡巴」,
  「喜……喜欢……老……鸡巴……爽……爽死……了」
  「说,老公的鸡巴在插母狗的什么东西」,李站这时也兴奋了起来,粗言秽
语侮辱的身下的美妇人
  「插……插逼……插母狗的……狗逼……哦……爽……爽死……爽死母狗了
……母狗……逼天生……就是被大……大鸡巴插的……母狗……的狗……狗逼…
…就是……欠操……啊……哦」
  美妇人这时已是极度兴奋,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
  听着美妇人的浪叫,李站的鸡巴又大了一圈,腰部更是快速的挺动了起来。
  「母……母狗……要……要来……了……啊」,李站感觉到包裹着自己鸡巴
的肥逼一阵紧吸,温热的水啧从美妇人被插的外翻的肥逼里喷了出来,就连自己
的鸡巴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一丝水光,更显淫荡。
  李站没有停下来则是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发出啧啧水声。
  「妈的,老子都还没爽呢,你这母狗就自己先爽了,老子今天非把你母狗操
尿了不可」,李站扶着美妇人小蛮腰的双手移动到美妇人的胸前,使劲揉捏起来,
美人刚高潮过的身子立马又有了感觉,浪声说道:「老……老公……母狗……母
……美……没死……了,老公……把……母……母狗……插……插……插出狗…
…狗尿……啊……啊……好……好舒……好舒服」。
  听着两人的淫声浪语马瑞把裤子脱下来一把,用自己的右手握住自己半软的
大黑鸡巴再一次撸了起来,:「妈的,这个浪逼,真他妈的骚,要是老子能玩上
一次就好了,也不知是哪家的浪逼,今天一定弄清楚,以后再想办法玩玩这浪逼」。
  「母……母狗……的狗逼……要……要尿……尿狗尿……啊……爽……爽死
……母狗了」,美妇人的尿道微微张开,一股淡黄色的尿液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急
速喷射出来,沾染在了两人的大腿上,一股浓郁的尿骚味渐渐慢慢弥漫在空气中。
  「母狗……又……又要……来……来了」,
  「贱狗……老……老子也要……射了……我们一起」,
  李站使劲抽插了几下,抬起了美妇人的身子,在美妇人的体内射出了滚烫的
精液,被滚烫的津液一烫,美妇人也再一次泄了身子。
  而偷窥的马瑞随着两人高潮的同时,也射出了自己的第二精,双眼看向那已
经抬起头的女人,这一看,马瑞当场就定住了,张大了嘴巴成一个O型,眼前的
女子瓜子脸大眼睛嘴唇,嘴唇旁边的那颗美人痣在雪白的脸上异常醒目,这不是
李站的儿媳妇苏玉兰吗?
  此时李站的儿媳妇苏玉兰靠在李站的怀里,双眼迷离,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着,
亲亲喘息着,全身散发着高潮过后的慵懒,显然是在回味刚才的激情,而李站则
是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儿媳妇,温柔道:「玉兰,这次爽不爽,公公有没有满足你
呢」?
  「公公真是太厉害了,这次玩的玉兰的小妹妹好舒哦,玉兰真是爱死公公了」,
苏玉兰微笑道。
  李站笑道:「我家的玉兰这么可爱漂亮,公公也爱死玉兰了,玉兰就是公公
的宝贝」。
  看着彼此诉说情话的二人,马瑞慢慢回过神来,「想不到啊,这一本正经的
李站居然和自己的儿媳妇搞上了,平时看起来端庄的李家媳妇原来是个荡妇淫娃,
这李广德的绿帽子带着还真是大啊,自己的爹玩自己的女人,不知道这李广德要
是知道了这件事会是个什么反应啊,李家老姐也不知道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居然嫁
给了李站,要是这事让全村的人知道了,我看他老李家还有何脸面在这里,看这
苏玉兰还还真是个尤物啊,要是能玩上一把那该有多爽啊。」抬头看着天上的明
月,后天就端午了,想到端午节,对了有办法了,马瑞计上心头,看了看里面打
情骂俏的二人,悄悄穿起裤子,看了一眼二人,亲手亲脚的慢慢离开,而此时李
站与苏玉兰二人还不知道自己的丑事已被人撞破,还在那甜言蜜语的说着话。
  第二天清晨,苏玉兰从床上慢慢醒了过来,生了一个懒腰,随着自己的动作,
包裹在自己睡衣内的巨乳轻颤了一下带起一波乳浪,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老公李
广德,苏玉兰的眉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昨晚自己是在李广德入睡后才偷偷溜出来
的,而李站则是昨晚吃过晚饭之后说去村南边的新城区里看老朋友,提前去了幽
会的地点,和李站激情过后,被李站悄悄送回了家,而李站则是乘着黑夜骑着自
己的电动车去了新城区过夜。
  看着身边睡着的李广德,苏玉兰想着这几天陪着这个银枪蜡烛头心里就一阵
恶心反胃,幸好李广德是在新城区打工,平常都在公司宿舍睡觉,一个月也只有
几天时间回来住一阵。
  想到李广德今天就要回新城区,自己和公公又能天天做爱,苏玉兰开心的笑
了起来,「兰兰,这么早就醒了,不多睡一会吗?想到了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
呢,给老公也说说看,哈啊」,李广德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说道。
  看着醒来的李广德,苏玉兰换上虚伪的笑容,说道:「没什么,对了广德你
什么时候走,我好帮你把衣物收拾起来」,看着自己美丽的娇妻,李广德笑道:
「我中午就要回公司了,兰兰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昨晚就自己都收拾好了,不用
麻烦你了,要是让兰兰你累着,我可是会心疼的」。
  听着李广德的话,苏玉兰娇笑道:「做妻子的帮自己男人收拾衣物是天经地
义的,这有什么累的,呵呵」。
  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苏玉兰,李广德再一次感谢老天爷赐给自己这么一个美
女的女人,不仅美丽大方,还对自己这么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兰兰,让兰
兰永远幸福开心。
  吃过了李母一大清早做的粥,苏玉兰夸赞道:「婆婆,你这粥是越做越香了,
都快赶上那新城区的大酒店了」,李母听着儿媳妇的夸赞老脸乐了起来,笑到:
「兰兰,你就别拍妈的马屁了,妈做的粥哪能赶上人家那大厨子,也就自家人吃
吃,要是真拿了出去,早被人笑话了」。
  看着婆媳如此和睦,李广德笑到:「妈,兰兰说的是真的,儿子也觉得你这
粥好喝,一点都不必那大酒店的粥差」,听着自家儿子的夸赞李母又是乐呵了一
阵。
  正当众人说笑着,大门外走进了一个黑瘦的老头,正是昨晚偷窥的马瑞,马
瑞走到三人面前笑道:「李家大姐,这才吃完早饭啊」,看着马瑞,李广德与苏
玉兰站了起来喊了一声:「马叔好」,算是打过了招呼。
  「广德,这几年长得是越来越帅了啊,真是随了李哥了,玉兰也是越长越漂
亮了了啊,广德你可要加把劲啊,你马叔还等你吃你小子的满月酒呢」,听着马
瑞的打趣,李广德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嘿嘿傻笑了起来,而苏玉兰则是俏脸微红,
微微低下了头。
  看着打趣着自己孩子的马瑞,李母笑道:「今天刮的这是什么风啊,把你这
大忙人吹到了我家院子里,说吧有什么事让你老大姐帮忙的」。
  马瑞偷看了一眼苏玉兰,对着李母说道:「李大姐,我家婆娘去了城里办点
事,这眼看着要过节,想包点粽子,家里就我一个,我这又不会整这些,就想着
借你家玉兰用一下,给包点粽子」,说完老脸红了起来。
  李母看着马瑞,笑道:「我当时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么件小事,明天就是端
午节,我家早几天就包好粽子了,没想到马家大妹子还没给收拾好呢,那行,让
玉兰去你家帮帮忙」,看着站立在一旁的苏玉兰,说道:「玉兰,去给你马叔帮
帮,邻里乡亲的」,苏玉兰本身是不想去的,昨晚的激情使得下面的肉穴略微红
肿起来,今早还有点不适,本想要在家休息,可是听到自己婆婆的话,苏玉兰也
只能含笑答应。
  看着苏玉兰答应,马瑞内心狂喜起来,「总算是没有白费劲把自家的母老虎
哄到新城区里」,其实马瑞家的粽子早包好了,只是一想到苏玉兰那诱人的身体,
马瑞就忍不住了,昨晚回家的时候先去了自己偷藏私房钱的地方拿出了自己的私
房钱,才回的家,马瑞的媳妇一看自家男人回来的这么晚,自是一顿海骂,正准
备上家伙的时候,马瑞立即拿出了自己私房钱,说是回家的路上捡的,马瑞的媳
妇半信半疑,这才停止了打骂,一看有1000多,想到之前去新城区那些大型
超市里的衣服鞋子,便一阵心动,这马瑞的媳妇可是村里出了名的自私,当即就
决定拿着这不知是谁遗失的钱,明天去新城区采购一番。
  夜晚躺在床上的马瑞心里很是激动,第一步计划成功了,第二步便是把那苏
玉兰骗到家里来,一想到苏玉兰马瑞的鸡巴又是一阵发痒。
  第二天早上6点,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马瑞的媳妇就去了村口做了早班车
去了新城区了,马瑞兴奋的一晚都没睡,一直等到8点,天空大亮才来到李家。
  从李家出来,与苏玉兰一起走的时候,马瑞借口腿有点酸落后半步走在苏玉
兰的身后,苏玉兰不疑有他,只有在前先走着,马瑞跟在后面,看着前面行走的
苏玉兰,马瑞淫心大动。
  今天苏玉兰上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短袖,把自己的巨乳紧紧的包在了衣服
内,每走一步,巨乳就上下颤动一下,下半身则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紧身牛仔裤,
肥硕的大屁股被牛仔裤紧紧的包裹起来形成一个诱人的弧度,木走一步大屁股都
会颤抖一下,由于屁股过大牛仔裤紧紧的卡在了屁股缝里面,两片肉臀的下面肥
穴的形状显露无疑,看得马瑞直流口水,一想到再过一会就能在这个大屁股尤物
的身长来回抽插,马瑞的裤裆渐渐立起了一个小帐篷。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