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母女与野兽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24ee.com 加入收藏夹!

今天又是星期一,余聂没精打采的坐在教室里,回味着周末的艳遇。周末的下午,大哥庄济带自己去了一个从没有去过的地方,那是一条很深很深的弄堂,在弄堂的尽头是一大片矮矮的平房,毫不起眼。余聂坐在庄济的小车里进到了地下硕大的车库,只见里边停满了高级的小车,五颜六色,就像个汽车博览会。车库里有很多电梯直接通到房子里,但从下车乘上电梯一直到一间屋子的大门前却一个人也没碰到,仿佛这偌大的一片最高也不过两楼的平房里安静的就像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般。

  「庄哥,这是什么地方啊?」

  「小聂,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庄济用电子钥匙打开了看上去相当厚实的房门,瞬间,余聂就听到了里面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声,和一个少女的哀求声,与此同时一声颇为沙哑苍老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是小老弟吗?怎么这么晚啊?」

  「是啊!是啊!阎老板,我今天还带来个小朋友。」「那快进来吧,我今天可不等你了,哈哈……」转过巨大的屏风,一幅香艳淫靡的图像呈现在余聂的眼前。

  一个粗俗的老头,红铜色的肌肤明显的告诉别人,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即使现在他戴着金灿灿名表和硕大的钻戒,梳着显然是抹了半瓶的头油的大包头,也还是给人粗俗不堪的印象。当然,这些对余聂来说根本就不在意,因为更吸引他的是那两个与这老头赤裸相对而又黑白分明的女人。

  如泣似诉地呻吟来自与那个年长的妇人,上身的衣衫早已不再,只留下朴素的白色乳罩在并不丰满的白腻胸乳上摇摇欲坠,松松垮垮的吊在瘦弱的香肩上,显然乳罩背后的搭扣已经被身后的男人解开,下身更是早已一丝不挂,背朝男人浑圆娇小的臀部横跨在男人红铜色又多毛的大腿上,支撑着女人平衡的除了自己吃力地踮起的脚尖外,就剩下早已隐没在自己股间深处男人粗陋的肉棍了,一双裹着肉色短丝袜的小脚上是一双老旧的搭扣式皮鞋,这也是这个女人下身唯一的穿戴了。

  此时,这个在男人身上的女人早已是泪打梨花,悲痛不已,看年纪最多不会超过四十岁,颇似电影明星方舒的俏脸被涨得通红,连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神情痛苦并发疯似地摇着头,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一只粉拳狠命地捶打着身下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而另一只手则始终掩盖在自己阴户上,让人无法一窥她的春色,这不禁让余聂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的班主任张晓明来,同时也明白了那个老土一样的老男人正在做的事。

  那女人不论她如何踮起脚,抬高自己的臀部想摆脱深深戳在自己菊门里的肉棍,可是那根肉棍就像是生了根似地如影随形,每当女人即将要成功时,沙发底下的男人就会抬起女人撑地的两条腿,失去平衡的女人又会重重地落在男人的怀里,底下的肉棍也会被再一次重重地插回女人的肛门深处去。

  男人在这一次又一次的戏弄中得到生理上尤其是心理上满足,而女人则在这种戏弄中得到的是生理上的羞耻更是尊严被摧毁后的绝望与沉沦。

  「不要……放我下来……为什么要这样……畜生啊……你们都不得好死……啊……」「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畜生,嗬嗬,今天就让畜生在你亲生女儿面前肏死她老妈这条母狗,哈哈……」「小蕊,你不要看妈妈,你恨妈妈吧!啊……妈……妈妈不要脸,妈妈对不起你爸爸和你啊……呜呜……」发自与内心的羞耻,在这个娇弱的中年妇人的身上散发着让男人痴迷的良家气息,在气派的小牛皮沙发前的波斯地毯上,一个身着余聂再也熟悉不过的老爸学校高中部校服的扎着马尾辫的少女,少女正自啜泣,不敢抬眼正视在沙发上兀自交媾的一男一女,因为只要她一抬头,母亲那可怜地被陌生男人粗壮的肉棍羞耻进出地娇嫩菊蕾的样子便近在自己的眼前。

  虽然余聂只是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但对于玩弄女性已经驾轻就熟的余聂来说,这样的场景已经对他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了,尤其是玩弄成熟的女性方面。可是,现在有一样东西深深地引起了他的兴趣,那就是那少女身上的校服。余聂随着庄济来到屋里,也就能更仔细地打量起这对显然从他们的话里听出是一对母女的女人们。越是走近余聂越是觉得这对母女眼熟,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就在余聂苦思冥想的时候,那个正坐在沙发里惬意地肏弄着那个母亲的老头发话了。

  「老弟啊?这妞怎么样啊?」

  老头把抱在自己怀里的妇人胸前还挂着的乳罩一把给扯了下来,女人的上身顿时就一丝不挂,引来两个女人同时发出惊声尖叫,可是换来的只是男人们不怀好意的淫笑和在空气中不停颤栗地美乳。

  「叫个鸟啊?又不是黄花闺女,记好了自己只是个婊子,老子要你露奶子你就得乖乖地露,要你叉腿露屄你就得自己弄湿了等着挨肏,你这个小婊子也给我记好了。」在男人凶神恶煞一般地呵斥下,女人们只能用羞耻地眼泪作为抗议。

  「阎老板,这个妞很像方舒啊!」

  「是啊!你仔细瞧瞧,再和电视里的比比,活脱就是亲姐俩,嘿嘿……名字他妈的也挺像,这婊子叫什么林方舒。」这时余聂才发现这个自己觉得颇为眼熟的妇人,竟然是自己小学里自己的语文老师林老师,记得当时大家就都管她叫「林妹妹」,因为她的气质非常地温婉贤淑,又因为人长得酷似电影演员方舒,那时虽然已是年近三十的人母,但还是一副清纯的打扮,扎着一把马尾辫,所以在学校里不论是男老师还是男孩子们都很喜欢亲近她,当然也是从那时起这个娇娇弱弱的林老师就是余聂意淫的对象之一了。而电视里则正在放着方舒主演的电影「日出」的录像,果然林老师与电视里的方舒宛如孪生姐妹,只是林老师要比「日出」里的方舒清秀许多。余聂想起当年自己意淫林老师的种种过往,如今竟然亲眼看见当年那个令自己垂涎的林老师正与男人交媾的近乎全裸的胴体,那张痛不欲生的俏脸、上下颤动的酥乳和被打开的胯下那两个在余聂面前几乎一览无余令无数男人们疯狂的秘洞,仿佛又把余聂带到了当年那个想入非非的日子里,于眼前的情景宛如梦境。

  「真的很像,就是瘦了点,倒是有点林妹妹的味道呢,呵呵!对了,阎老板,这个小妞是她女儿吗?」「是啊!亲生的,老弟,你没尝过母女同床的滋味吧!今天,老哥是为你特地预定的哦,让你尝尝鲜。这位小兄弟是……」庄济的手已经不老实地在林老师赤裸的胸乳间上下地游弋着,林老师只能用自己的左臂紧紧地护住自己女性的象征,艰难地辗转着上身抵抗着庄济的侵犯。

  身后的男人感觉到了林老师的抵抗,一把殷勤地向后扳住了林老师的双臂,好让庄济能随意地玩弄,随着林老师一声声嘶力竭地悲鸣,一双型若少女如甘橙般的淑乳便在男人们的眼前傲然而立,也许是小的缘故,即使身为人母,乳头也丝毫不见下垂,像少女般昂首翘立,只是乳房下沿的皮肤显露出岁月的痕迹,在地球重力的吸引下,与乳房下的肌肤形成了两道深深的缝隙,尤为让妇人不堪的是原本遮掩阴户的右手,也被身后的男人一同给扳到了身后,女人的私处在男人们和女儿面前已没有了一丝的遮盖,像少女刚刚发育一样的阴户被一览无余。

  「不要,不要看,小蕊……」

  妇人无力地哀求着,可悲的是她不是哀求男人们不要再侮辱她,而只是在哀求男人们可以不让自己的女儿看着自己被侮辱,只是她还没有明白正是因为有她的女儿在才使这些男人更变态地侮辱她。

  「这是余聂,我的铁哥们,这是阎老板。阎老板,你可别看他小,我们余聂可是个真正的男人,还记不记得那个被我们屁眼开苞的奶妈,那个高老师,就是小聂收的。嗬嗬……」「是吗?不错不错,没想到你这小弟比我还厉害,我第一次肏女人才十六岁,还是吃别人的剩饭,妈的,在那个骚货被人肏晕后才上去偷偷摸摸地捅了两下,你倒是能让个当老师的乖乖地脱了裤子给你肏,了不起啊!小老弟,嘿嘿……对了,这个婊子也是个老师,老子这辈子最爱肏的就是老师了,哈哈……」老男人说着底下的肉棍就在林老师的菊洞里得意地挺动起来,顿时男人肉棍与女人菊洞的相擦声、林老师的痛哼声还有林老师女儿的哭求声便响彻了整个房间。

  「阎老板,听您的话,您一定是采摘母女花的高手罗!」「那是,不瞒两位老弟,以前我当村长那会儿,玩过的母女少说也有八九对,还有一次祖孙三代大被同眠,那个爽啊!不过话说回来,称得上极品的却不多,只是老子我好这口,嘿嘿!」「阎老板,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和小聂,这母女花有什么妙处,也好让我们长长见识啊!是吧,小聂。」庄济色迷迷地看着被男人肛奸得已是气若游丝的林老师,一只手则在林老师敞开的两腿间,拨弄着粉红色的裂缝熟练地搜索着隐藏在顶端的肉粒和最下面的肉洞,林老师的阴埠很薄,几乎没有多余的肉,肉缝就像是在两腿间直接下陷的峡谷,属于那种典型的丝竹美人,骨感十足,加上细短稀疏的耻毛,配上雪白的肌肤,不觉给人一种幼齿的错觉。

  那个老男人一边自己爽着,一边还不忘着配合庄济玩弄林老师,他抱着林老师的上身尽量地往后靠,以便让林老师的阴部更加向前突出,但是不论庄济如何粗鲁地蹂躏那条刚才还隐藏在深山峡谷中的肉洞却竟然连一丝的波光也未曾泛起,更不用说让男人们见到梦寐以求的泡沫白浆来了,一时间竟让摧花淫魔的庄济也不禁在那个老男人不怀好意的揶揄下显出一丝恼怒的尴尬。

  「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哦。想想老弟,你一会做了那老的老公,一会又做她女婿,而那个小的一会叫你干爹,一会又叫你老公,那是什么感觉,嘿嘿,想想就爽呢!你还能好好地比较一下,看看到底哪一个屄儿更骚,哪个屁眼更紧,哈哈哈。」「嗬嗬,说道比较,长这么大,我倒是真没比较过母女花有什么不同呢!」「那有什么难的,小婊子,听到了吗?像你老妈一样脱光了,掰开腿坐在我旁边让庄公子好好和你娘比比,嘿嘿……」老男人伸出长满老茧的臭脚,抬起少女低垂的下颌,让泪眼婆娑的少女能看清楚和自己深深连在一起的一丝不挂的母亲。

  「不要,阎老板……庄先生,你……你来玩我吧,怎么玩都可以,放过小蕊,她还是个孩子啊!求求你们了……」庄济和那个老男人听到林老师哀求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显然对林老师的反应很满意,同时也在意料之中,可能这就是那个阎老板说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妙处吧。

  「你是不是要我肏你啊?」

  「是,庄先生,你……请您肏我,呜呜……」

  女教师还在为刚才自己的话而羞耻地哭泣。

  「妈的,你在哭丧啊!是不是不愿意啊……」

  「不是,不是,愿意,愿意。」

  「那小美人你告诉哥哥我,要我肏你哪里啊?」男人不坏好意地一步步羞辱着这个无助的母亲。

  「阴……户……」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文绉绉话哦。」

  「屄……是屄。」

  「谁的屄啊,是你女儿的小屄吗?嗬嗬……」

  「是我的……我的屄。」

  「你是谁啊?我可不认识哦。」

  「是我……林方舒的屄,呜呜……」

  「是不是这里啊。」

  庄济用手指在林老师干涩的肉洞里狠狠地戳了一下道。

  「啊……痛啊……是这里……」

  「既然求我来肏你的骚屄,那他妈的为什么还干巴巴的,你不嫌疼我还嫌疼呢!难道你想谋害亲夫痛死我吗?我看还是旁边这个小妹妹水灵,那小屄也一定比她老妈的水灵,阎老板你说是吧?嗬嗬……」「先生……我有水……我不疼……你……求你……肏……肏几下就会有水的……呜呜……」「真的吗?好,那就先信你一回,我的林妹妹,现在就让你的宝哥哥好好疼疼你,嗬嗬!」庄济终于在对一位像林老师这样温婉贤淑端庄良家的人妻与人母的彻底征服中得到了完全的满足,同时也开始体会到了那个老男人刚才所说的那种对母女花不可言传的性趣了,两个男人不禁对视一笑。

  庄济急切地开始往下脱着自己的裤子,两只已经点燃欲火的眼睛里,只剩下眼前那条只被自己扣挖地红肿不堪的细小蚌缝,单薄无肉的肉唇在空气的暴露中紧张地颤抖着,在轻微而又有规律地张合中,露出不可思议地与它主人年龄不符的粉红色来,庄济不禁趴在林老师的胯间疯狂地啃噬着女教师的私处,此时余聂看见林老师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两行清澈的泪水无声地滑落清秀的脸颊,余聂能够感到比之先前高声怒斥时的林老师此时才是遭受最大的痛苦,女教师圣洁羞耻甚至连丈夫也不曾亲吻过的女阴如今竟被其他的男人在女儿的面前用舌头悲惨地搅动着来为接下来的交媾做准备,而这一切还是在自己无耻地哀求下自愿接受,这怎么能不让一个洁身自好的母亲彻底崩溃呢?很快在庄济的唾液下被浸润的若隐若现的洞口开始闪着诱人犯罪的光泽,庄济黝黑健壮的雄性肉棍开始在林老师纤弱的阴户前就位了,一个是如此的丑陋像是一只肮脏的耗子,一个却显得那么地圣洁犹如仙子的瑶池,眼看着那一汪纯洁的仙池便要被玷污了。

  就在已经分泌着前列腺液的龟头碰触到阴唇的一刹那,在林老师扭头紧闭双目,洁白的牙齿死死咬着薄薄的红唇,紧张又无助地等待着在这个比自己丈夫粗壮得多的肉棍野蛮地夺取自己贞洁的那一刻时,自己不会发出羞耻地呻吟,尤其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这是自己唯一能够扞卫的那么一小点的自尊了。

  庄济猥亵地正用自己的肉棍刮擦着林老师娇嫩单薄的阴唇,大号的龟头与林老师紧闭细小的阴户形成强烈的对比,甚至连余聂都担心是不是能顺利地插进去。

  「妈妈,对不起……先生,你玩我吧,我妈妈身体不好,她……她受不了的。」就在庄济想一鼓作气,剑劈峡谷的时候,一只柔软但却冰凉的小手,在自己母亲生养过自己的洞口紧紧地扼住了庄济的肉棍,一股凉意让原本膨胀高昂的肉棍突然间就像是被人拿捏住了七寸的毒蛇,软绵绵地俯首在林老师的桃源洞前。

  这让庄济勃然大怒,熄灭的欲火瞬间就变化为男人的狂暴,男人青筋暴露着狂吼着,可是看到一个稚嫩的还穿着校服的女中学生,满脸泪花跪在地上央求自己,秀气的小手里还握着自己的肉棍,此情此景又不禁让刚刚还几乎失控的庄济性趣盎然了。

  「小妹妹,你知道这宝贝怎么玩吗?嗬嗬……」庄济拔出少女手里的肉棍,开始在少女还有些婴儿肥的俏脸上挑逗似地刮蹭着,并不时有从肉棍里挤出的腥臭粘液在少女充满稚嫩的小脸上像焦糖拔丝一般拔出一根根透明的粘线来,若即若离般地挂在少女的双颊、额头、鼻尖和红唇上。

  就在肉棍再次滑动到少女的小嘴边时,少女已是乖巧地含住了男人的肉棍,正在努力地往里吞咽着,希望以此来取代男人对自己无助母亲的欲望。可是,这个可怜的少女却没有意识到,她的一片孝心会让自己的母亲心肠寸断,她宁可让眼前那个陌生的男人洞穿自己珍视的贞洁,甚至愿意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用肉棍玷污自己圣洁的桃源,也不愿意看到女儿在自己眼前用自己的小嘴来代替自己的阴道给男人无耻地肏弄凌辱。

  「老弟,别看她还是个学生,这小娘皮见过的鸡巴,一定比你见过的小屄多哦,哈哈……」老男人一边闲庭信步地用他那像黑驴一般的肉棍深深进出着自己怀里娇弱林老师的细嫩的菊道,一边不屑地调侃着,两只通红的牛眼猥亵着盯着林老师悲羞欲死的表情,布满茧子的手指,开始在林老师显然没有怎么被开发的小穴里探索起来,一根、两根……直到把三根手指都给挖了进去,落在外面的只有长着让人恶心的厚厚黄黄如粉末状灰指甲的大拇指和粗短地像被人截掉一段的小指,但也都没闲着,拇指准确地找到了林老师阴道顶端充血才能看到的阴蒂,不停地用充满着黄色真菌的指甲把它剥出细嫩的包皮,搓揉掐弄着,纤细的阴蒂就如刚刚发出的绿豆芽一样,在像从外星球来的怪物般丑陋的指甲下,不停地颤抖着、摇曳着。而那个异乎与常人粗的小指,则顺着老男人的肉棍一起扣进了林老师已经被肏地翻起的肛门里搅动着。

  「是吗?看不出,还有这么清纯的小婊子啊!倒是让我看走眼了呢!嗬嗬……」「老弟,你好像还不相信老哥我啊!快把你的小屄亮出来,小婊子,让这两个哥哥还有你老妈好好地见识见识,嘿嘿!」「不……不要,先生,先生你来玩我吧,她还小,什么也不懂,求你们了……」不论这位正在遭受有生以来莫大陵辱的可怜母亲,如何在男人的怀里苦苦挣扎和哀求,都无法改变男人们的下流兴趣,相反男人们甚至很有兴趣看一下这个无助的妈妈在自己女儿当着男人们的面,撩起裙子叉开腿,露出一个少女的贞洁之门时,她的妈妈会又有什么样的反应。

  少女已经不再理会母亲的阻止也无法再去理会了,少女只想把男人们的兴趣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来,少女顺从地依照老男人的吩咐,熟练地撩起校服的裙子乖巧地坐在老男人的身边,褪掉脚上的洁净褪色帆布鞋,两只脚摆放在沙发的边缘形成可爱的M型,双手掰着内裤的裤腰,轻巧地抬起雪白的小臀,眨眼间一条朴素小巧的内裤便移到了脚踝处,胯间油亮浓厚的阴毛黑压压地一大片,一直蔓延到肛门,让人很难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熟透的女人阴户会出自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

  「愣着干嘛?自己把洞亮出来,小婊子。」

  少女的纤纤素手从自己分开的大腿外侧聚拢到自己的私处,按着肥厚的阴唇向两边分开,刹那间,鲜红的秘肉在少女浓黑的胯间突然绽放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妈的,这小妞的玩意儿比她老妈的还要骚啊!嗬嗬……」「好眼力老弟,你看着小娘皮的那两片肉片,是不是比她老妈的要厚许多也要黑许多啊?我可以打包票这小妞一定比她老妈被男人肏的多,嘿嘿……,而且这小妞一定在很小的时候就让男人给开苞了,不信你问问看,嘿嘿……」「小妹妹,告诉你亲哥哥,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让人戳破这个骚洞的啊?」男人当着林老师的面,把刚才还在林老师小穴里抠挖的手指猥亵地捅进了眼前这个与林老师有着母女血缘关系的少女秘道里,来回模仿着男人肉棍的抽插起来,很快房间里便回响起少女稚嫩的呻吟声与敞开的阴户里越来越响地潮水声来,果然如那个老男人说的一般要比她的妈妈敏感出许多。

  「先生,你行行好……嗯……让我来伺候你吧!她……啊……她还是个小孩子啊!啊……嗯啊……」林老师还在无助地维护着自己的女儿,只是两只手臂被身后的老男人死死地反夹在臂弯里,任由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不得已林老师只能抬起唯一支持自己身体平衡的腿去蹬踹在身旁正在指奸自己女儿的庄济,仓促间脚上的那只老旧的搭扣式皮鞋掉落在地,裹着肉色短丝袜的纤细小脚顿时呈现在男人们的眼前,纤纤的脚趾、修剪整洁的指甲、细腻如雪的肌肤在肉色的短丝袜里朦朦胧胧,若隐若现,让男人们不禁遐想,尤其一股柔和着皮革特有的酸酸的味道弥漫期间,让庄济不禁一把接住这支踢向自己的美妙「凶器」,把它抬向自己的鼻尖,嗅着包裹在丝袜里汗渍,庄济情不自禁地像小孩子在舔舐薯条上粘着的番茄酱一样贪婪的吸允着林老师的每一根脚趾,即使林老师拼命地把自己漂亮的脚趾弯向自己的脚掌,也被庄济用牙齿一根根的掰开含入自己的口中品味。

  这个可怜的母亲不仅根本无法挽救自己受辱的女儿,连平时自己都嫌污秽的双脚都成了被男人把玩的玩物,想挽救、想挣扎,可换来的只是男人们更变态的玩弄和菊门更深的插入,母亲为女儿的哀求声很快就被自己悲哀的呻吟声所代替,由于被庄济提起了一条腿,整个身体的重心已经无法支撑,不得不把全身的重量都坐在身后老男人身上,使那只已经让自己无法承受的肉棍几乎深入到了自己的肠道里,阵阵冷汗让林老师本就雪白的脸色更加苍白,更让林老师不堪的是,这个姿势让自己与男人交媾的菊门更彻底地暴露在男人们和自己女儿的面前,良家妇人的羞耻心让林老师霎那间忘记了自己要保护的女儿,一声地哀吟在宣告着一位矜持慈爱的母亲对自己无助的哭诉。男人们继续地在饶有兴趣地探究着少女的性交史,全然不顾少女身旁那个已经被深深陵辱的人母撕心裂肺般地哀求与呻吟,反倒是把这当成了一种今天不可或缺的背景音乐来欣赏。

  「十……十二岁……呜呜……」

  少女小脸已经涨得通红,根本不敢再去抬头看一眼同样为自己受辱的母亲,低如蚊吟的回答像是生怕被身旁的母亲听见一般,可是这几个字仍然如晴天霹雳一般让身旁的林老师发出绝望母兽似的咆哮,让所有的人都不禁为之一颤。

  「你为什么不告诉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蕊……呜呜……」「是……啊!小……小宝贝,快点……告诉你妈……妈呀!嗬嗬……」庄济一边吮着少女母亲的美脚一边调戏着少女,由于林老师现在的精神都集中在了女儿身上,原本紧绷的脚趾已经失去了意志上的控制,美丽秀气的五根脚趾已然自然的伸展开来,就像一朵盛开的精致玉足花儿,庄济几乎把这可怜的女教师五个脚趾整个都塞进了嘴里,连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是……是校长……呜呜……」

  少女突然间放声痛哭起来,与刚才请求庄济玩弄自己时所表现出来的与自己年龄不符的熟练和风尘模样截然不同,相反突然间仿佛又使自己变回了那一个本应该纯洁无瑕的女孩子了。也许是直到此时此刻终于可以把独自隐忍多年的痛苦与屈辱在母亲面前得以倾吐的缘故吧,可这丝毫不会得到哪怕一丁点正在羞辱她男人们的同情反而恰恰相反,尤其是更加激起了一直在旁观战的余聂的兴趣来。

  「老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啊?小蕊……呜呜……」一对美丽可怜的母女花,彼此痛哭着近在咫尺却无法彼此拥抱安慰,一样被男人大开着羊脂般赤裸的大腿,女人的秘境裸露着供男人们猥亵,只是少女已是春水潺潺而母亲仍然只沾满男人的唾液。

  「喔……嗬嗬……小聂,这……这个小妞不是你……啧啧……你老爸学校的吗?嗯……啧……这么算来,嗬嗬……啧……这小妞岂不是可以算你……啧……你的干妈了吗?嗬嗬嗬……啧啧……」庄济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调侃着身边的余聂,在少女阴道里抠挖的手指也更有兴趣地搜索着,嘴里吸吮着林老师光洁的脚趾不时发出「啧啧」声,像狼狗一般的舌头卷着人母柔软的足弓,钻入每一条趾缝间搜寻着那种令自己难言气味,原本脚上的那只已经被男人口水浸湿的短丝袜早已皱巴巴地躺在了男人的脚下,显然是被庄济用牙齿从林老师脚上扯下来丢弃的。

  男人们无耻地调戏,终于让这对无暇他故的母女,第一次把视线移到了这个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呆了很长时间的矮胖的男孩,男孩是如此的不起眼,甚至看起来有点猥琐,尤其是那对王八绿豆般死盯在人母赤裸诱人阴部的小眼放射出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欲望与残忍,让人不寒而栗。

  「你……你是余聂……」

  「林老师,你还记得我啊!」

  可怜的教师、悲哀的人母怎么也无法接受一天之内被本该爱戴自己的女儿和仰视自己的学生看到自己如此淫荡不贞的一幕,即使这些都是出自于胁迫和威胁,可是自己在女儿和学生面前的尊严和矜持却已荡然无存。尤其是在自己曾经的学生面前,作为一个女人本该好好隐藏守护的性器,如今却毫无遮拦地打开着,就像是一个在诱惑着无知少年的淫妇,而不再是一个师道尊严的教师。

  「怎么,小老弟,开了这小娘苞的校长就是你老爸吗?嘿嘿,有意思哦……」「小聂,这个大美人是你老师吗??」

  林老师与余聂的一问一答着实让老男人和庄济兴奋不已,就连那个少女都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和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难看的胖男孩。

  「是的,林老师是我在小学时的语文老师,给她女儿开苞的校长就是我老爸没错了。」余聂简洁又清楚地回答着男人们的疑问,提及自己的老师与父亲时口气是那么的自然平和,就连那个老男人也不禁对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男孩有点刮目相看了。

  「真他妈的爽啊!果然英雄出少年,好,好,好,小老弟,从今往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老哥的就是你老弟的,不用客气。」「是啊!小聂,阎老板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既然阎老板都这么说了,你就不用再客气了,还穿着衣服干嘛,嗬嗬……今天就让我给你做主,出出你的晦气,既然这小妞都做过了你的干妈,那你今天就痛痛快快地肏了她老妈,也做做她干爹,嗬嗬……这样也算是扯平了,对吧?阎老板,嗬嗬……小聂,你可别告诉我们,在你小学的时候就没对这么个娇滴滴的林妹妹老师一点都没想法,嗬嗬……」「怎么会呢?林老师以前是我们学校最好看的老师,我怎么会没想法呢?庄哥。」「嗬嗬……小聂,看不出你小学的时候就想肏你老师了啊!」余聂凑近林老师被迫大开的大腿,伸手从上倒下整个按在了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林老师的阴户上,想到当年在小学里的时候连隔着衣服碰一下林老师的身体都不敢到而今自己竟然能够把整个手都放在林老师全裸的女阴上,还能……想到这里,余聂毫不犹豫地便把自己的又肥又短的手指捅进了林老师干涩的秘洞里。

  「庄哥,那时候我连女人小屄是什么样都不知道呢?怎么会有兴趣肏呢?」「不想肏屄?那你还会有什么想法?」庄济很疑惑,就连那个老男人也停止了肏动,老有兴趣等着余聂的解答。

  「呵呵……不满两位大哥,那时候我只对女人的脚感兴趣,呵呵……」「嗬嗬……小聂,我也和你一样,从小先对女人的脚先有兴趣,到现在也没改,啧啧……阎老板你有没有这爱好啊?」庄济又开始啧啧有声地吮吸着林老师细嫩的脚趾了。

  「两位老弟,我可不像你们天生就对臭脚丫子感兴趣,在我老家山沟里,可没几个有好看脚丫子的娘们,不过自从我娶了个城里的婆娘做了老婆后,才对那个玩意儿感兴趣,那脚丫真他妈的美啊!又白又嫩又香,比那些乡下娘们的手还俊俏呢……」老男人仿佛一下子就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了,一幅心满意足的模样,仿佛这天底下已经没有再比得上她媳妇的脚了。

  「那你当时有没有如愿啊!小聂!」

  「没有啊!连一个脚趾头缝也没见到哩!」

  余聂仍旧为当年不如意耿耿于怀着。

  「怎么样,我叫你来没错吧,今天你就能如愿以偿,以前她是你老师,今天她就是你婊子,以前她教你认字,今天就让她教你怎么做她女儿的干爹,嗬嗬……小妹妹,你没听到你干爹想玩玩你老妈的脚吗?别光顾着自己发骚了,快去把你老妈另一只鞋给脱了,把你妈的脚送到你干爹手里,然后把自己的鞋袜也给老子脱了,让我好好比一比你们娘俩哪个更美,快……快……嗬嗬……」庄济越来越品出了母女花的滋味来,也越来越无师自通地开发着自己淫虐的天赋。可怜的少女不知如何是好,怯怯地望着被两个男人和一个男孩围着的母亲。

  母亲感受到男孩深入秘洞的手指所带来的疼痛和羞耻,拼命地扭动着瘦弱的身体想摆脱男孩的侵犯,显然这一切都是徒劳,随着妈妈臀部的左右扭动,换来的只是给自己身后那个老男人还深深插入自己菊门的肉棍带来意想不到的快感,可是妈妈仿佛已经忘记的那个老男人,所有的努力只在不被那个男孩侵犯自己,即使这样的挣扎会让自己娇嫩的菊蕾被男人插裂。妈妈一边娟秀的娥眉紧紧地纠结不时从喉咙深处发出时断时续的闷哼声,一边还在试图劝导着曾经自己教诲过的学生。

  「不要……唔……嗯……余聂住手……嗯嗯……我是你……老师……嗯……你不能这样啊……」「不能怎么样啊?我的林妹妹,嗬嗬……」

  「先生,你来和我做吧……我。我什么都愿意,放过这两个孩子吧!从今以后我什么都依你们,求求你了,先生……」善良的教师伟大的母亲愿意为自己的学生和孩子付出一切代价,只是她不知道眼前这个昔日不起眼的学生早已蜕变成色中的魔王,尤其是女老师们的煞星了。

  「我的林妹妹,本来嘛我早就搂着你做你老公了,不过现在你女儿先做了人家的干妈,所以你这个做妈妈的也该给人家一点补偿嘛,嗬嗬……这样吧,就一次,只要你让小聂肏十下,今天我就放过你女儿的小屄,你看公平吗?嗬嗬……」原本可怜的母亲把庄济看作是自己最后的一根稻草,希望用献出自己的贞操和臣服来换取女儿与「学生」的平安,也可以使自己免于与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年幼的学生发生乱伦的悲剧,可是男人们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而且还开出了自己奢望的得到的条件,事到如今这位身为师表的母亲为了女儿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奢求,转头发现余聂已经与自己近在咫尺,秘洞中的手指老练地攻击着女人最深处的敏感部位,另一只手已经牢牢地搂着自己盈柔的腰肢,充满欲望的小眼比那两个成年的男人更加邪恶,此时的女教师才真正明白了从自己当年成为他老师起自己就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了。

  「就十……唔……」

  就在林老师妥协地向庄济重申十下之约还没把「下」字说完,余聂的猪嘴就已经堵住了林老师曾经为他传师授道解惑的小嘴上,用厚大的舌头撬开了林老师的洁白的贝齿,开始吮吸起林老师的香舌来了。

  「小妹妹,还不快点去给你妈妈把那只鞋给脱了,还愣着干嘛?没听见你妈妈连自己的小屄现在都同意给你干爹肏了,你干爹想玩玩你老妈的臭脚,她还会不同意吗?快去啊!嗬嗬……」少女犹豫地看了看庄济又无奈地望向自己的母亲,而此时的母亲正在被比自己还年幼的学生猛吸着香舌自顾不暇,少女蹲在妈妈的脚边,轻轻地打开了妈妈皮鞋上的搭扣,抬起妈妈紧紧支地的脚尖取下了那双款式陈旧的皮鞋,妈妈纤细的脚趾像芭蕾舞演员一般紧紧地并拢着,突然地被女儿抬离地面,让林老师不禁发出一声难受的闷哼,让少女明显地感到了自己母亲的痛楚,少女无措地抬起头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一抬头看见的竟然是被男人粗大肉棍深深刺入的母亲娇嫩的菊蕾已然开裂,一丝如处子初夜的鲜血淌落在男人两个鼓鼓地像癞蛤蟆一样的肉球上。

  少女的粉脸霎时有通红变为煞白,显然知道一个像母亲这般从没肛交过的甚至这么龌龊的事连做梦都不会想到的良家妇女第一次被男人开苞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就如当时自己的那第一次一样。不禁呆愣在那里,实在不忍心把妈妈的脚再往上抬了,因为无疑那样只会使男人在妈妈的菊洞里的肉棍更加地深入,而妈妈全身的重量也将随着自己的抬起越来越重地落在男人深入的肉棍上,看到男人们都一脸坏笑的神情,无疑自己已经成了帮助男人们陵辱自己母亲的帮凶了。

  「小妹妹,快点啊!你的小干爹都等不及了,嗬嗬……」在男人的催促下妈妈的呻吟中,少女只能无助的哭泣,她知道在这里是无法抗拒男人们的任何要求的可自己又怎么能帮着那些无耻的男人来作践自己为了自己才陷入如此悲惨境地的妈妈呢?

  「小蕊,乖……妈妈没事……啊……啊……」

  妈妈慈爱地把目光投向正跪在自己腿边双手捧着自己还着着肉色短玻璃丝袜的脚不知所措委屈哭泣的女儿,用自己尽可能平静柔和的语调安慰着,同时尽力抬起在女儿手里的玉足伸向正站在自己大开的股间指奸自己秘洞的余聂,伟大的母爱在默默中闪耀着光辉,为了自己的女儿母亲可以把自己羞于见人的器官亲手送予恶魔满足他变态的玩弄,即使这个恶魔的年龄足足可以做自己的儿子,而在这过程中菊蕾中的鲜血也越流越多,不时发出痛苦的颤音宛如黛玉啼血。

  余聂终于手捧着林老师那只曾经朝思暮想而不可得的玲珑玉足,竟然比面对林老师赤裸的胴体还要让自己欲火沸腾,那种梦里才有曾有的触觉以及诱人的气味无一不让余聂达到忘我的境界,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当年的小学时代,心中不停地默念着「我得到了,我终于得到了……」尤其是看到林老师自己亲自把曾经从不轻易示人的小脚送入自己怀里的那种犹如少女般娇羞的神情,怎不让余聂抓狂呢?一旁的少女此时真的觉得男人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即使是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小男孩也是如此的不可理喻。男孩猴急似地剥去妈妈脚上唯一勉强阻挡他的那只小小的廉价丝袜,紧紧地把妈妈白晰的玉足整个的按在自己的脸上磨蹭着,大口喘着粗气的嘴张着两片厚厚的嘴唇口味浓重的口水顺着嘴角不断地落在妈妈秀嫩的足缝里,很快妈妈所有的脚趾和脚背上都湿漉漉地沾满了那个像猪八戒一样的男孩的口水了。

  「别愣着小妹妹,你也像你妈妈一样把你的小脚丫露出来,让哥哥好好亲亲,嗬嗬……」庄济此时已是食之甘髓,深得要领,既然已经把母亲的秀足已经研究把玩了个遍,自然不会放过那个小羊羔似的少女,很快庄济就把母女俩的美足一手一个地津津有味地比较起来,一会儿闻闻这个一会儿舔舔那个快活无比。可怜的母女俩人始终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自己充满异味的光脚会让男人都这样的痴狂,其程度甚至都要超过对女人性器的兴趣。而男人则很快地就发现了这对母女玉足的各自妙处,母亲的玉足瘦弱隽秀手感冰凉而女儿的小脚则充满着婴儿肥般粉嫩又温暖,宛若环肥燕瘦冬裘夏冰各擅胜场。庄济把母女俩的两只光溜溜涂满自己唾液的玉足脚心对脚心地合在一起用她们的足弓形成的缝隙开始套弄自己兴奋的肉棍,如此变态的举动让母女两人都没料到,不禁都齐声尖叫起来。不论母女俩如何挣扎,仍旧被男人紧紧地按住,风韵不同但同样雪白晶莹的玉足仍然被完美地合在一起,五对白净的脚趾错落地相叠,母女俩同样被男人唾液浸湿的肌肤和光洁的趾甲在璀璨的灯光中散发出晕人的氤氲,在肉棍的抽插下犹如幻化为水晶的女阴。

  男人的肉棍在如痴如醉中迅速地膨胀,可怜的母亲已经不再挣扎只能强忍羞辱用自己纤细冰凉的脚趾轻叩还在试图抽回的女儿可爱的小脚丫,慈爱的目光透过早已婆娑的双眼投射给泪流满面的女儿以安慰,就在母女俩都以为庄济会在自己的脚底心射精时,男人却停了下来。

  「小妹妹,快去给你小干爹把裤子脱了,你妈妈小屄还等着你小干爹的肉棍肏呢,嗬嗬……」少女的目光落在了余聂肥肥的裤裆上,男孩仍旧贪婪地舔噬吞吐着母亲玲珑白净的纤足,仿佛是世间最难得的玩物,对母亲胯下那个曾经生养过自己从不曾向外人袒露而如今已经对男人洞开令男人销魂的秘穴却似乎毫无兴趣,少女真的怀疑眼前的这个变态古怪的男孩面对着连自己都为之心动的母亲幼齿般的阴户是否懂得男女交媾之事。

  在男人揶揄的催促和妈妈忍辱的默许下,少女跪在这个比自己还年幼的男孩面前,开始为让这个小男孩奸淫自己的妈妈做着准备,直到此时少女还天真的以为让这个曾经是自己妈妈学生的小男孩来和妈妈交媾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只是男人们羞辱她们母女的伎俩,也许只是让他学着男人做爱的样子在妈妈的胯间做做样子而已,总比过让那些无耻的男人来奸淫妈妈。

  女教师紧张不安地看着随着女儿为余聂宽衣解带后在余聂圆滚滚的奶油肚下已经昂首的肉棍,连阴毛还没有长出的肉棍虽然比成年的男人要短了不少,但绝对要比自己的丈夫粗壮许多,想到自己的丈夫,自己竟然对一个比自己女儿还小的学生与自己的丈夫做比较不禁从心中涌出深深的愧疚,可是如今不得不面对让自己的学生成为自己第二个「丈夫」,如果不是为了女儿自己是宁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师生乱伦的耻辱的。

  「小妹妹,还不给你小干爹的肉棍好好用嘴含一含润滑润滑啊?要不待会儿戳进你妈妈的小干屄里,你妈妈可要痛的哦,嗬嗬……」对男女交媾之事心知肚明的少女显然知道庄济讲的一点都没错,妈妈被男人们蹂躏过的秘穴虽然已经红肿但仍然显得干涩,再看那男孩的肉棍未长阴毛的小光鸡虽然短小但有着与那老男人插在妈妈菊蕾中的大号肉棍一般粗壮的龟头,目视的直径足足比妈妈单薄的肉穴要大上一圈,显然如果没有充分的润滑,少女真的很为妈妈担心。

  就在余聂仍然醉心于林老师那只曾令自己梦寐以求的美脚时,突然翘起的肉棍一凉,而后便被柔软湿润的腔体所包容,低头望去,少女正在为自己口交着肉棍,一旁的庄济和林老师身后的老男人都露着不怀好意的淫笑,而越过少女如丝绸般的秀发便正是林老师被打开的股间那令人销魂的细嫩女阴。

  「小蕊,不要啊!」

  「林老师,你女儿是在孝顺她干爹你老公啊!你看你那小屄干的,一点水也没有怎么给我们小聂肏啊?到时候你痛不要紧,我们小聂也受不了啊!你这不是在谋杀亲夫吗?嗬嗬……」「小蕊,妈妈不会痛,余聂……老……老师,老师……要你……」「林老师,你要我什么啊?」「余聂,你……进来吧……」

  「林老师,你要我进到哪里啊?呵呵……」

  「阴……阴户……」

  林老师在自己曾经的学生调戏下,早已秀脸滚烫,音若蚊鸣。

  「好了,你妈妈要叫我入洞房了,乖女儿,呵呵……」余聂抽出少女檀口中的肉棍,把刚才还在为自己口交的少女推到了一旁,湿漉漉的光肉棍因为兴奋而上下颤动着猥亵地凑到了林老师的瘦瘦的峡谷前,像吐信的毒蛇舔舐着林老师两片薄薄阴唇。

  「林老师,我来了,你教我啊!」

  善良的女教师还以为余聂真的不懂,不得不亲手引导着余聂沾满女儿唾液的肉棍在自己隐秘的胯间探寻着那除丈夫外从不曾有外人窥视的秘洞的入口,用余聂粗壮滑湿龟头在自己干涩的阴缝间经过几次的刮擦探究终于在一团细软的嫩肉前停了下来,微微蹙起的蛾眉楚楚可怜的双眸哀怨无奈地默许着自己的学生夺走自己的贞洁。

  余聂丝毫没有理会眼前这个身为自己师长的人母已经做出的羞耻默许,看着以前高高在上端庄娴淑的林老师正用曾经这只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教自己识字的素手,而如今却拿着自己的肉棍在自己的阴户里为自己的学生对准当年那令多少男人垂涎的秘洞,这怎么能不令余聂激动不已,更没让余聂想到的是这个不知道自己梦想过多少次的不可能的场景,今天居然梦想成真了,余聂当然是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来之不易又突然天降的奇遇的。

  「林老师,怎么啦?」

  「就……就是……这里……」

  成熟美丽的女老师亲手扶着自己曾经的还未成年的学生的肉棍抵着自己足可以做他母亲的秘穴,断断续续地吐出淫靡的字眼哀求着学生的交欢,令全场的男人都感到口干舌燥,就连那少女也不禁为自己的母亲感到羞耻,即使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妈妈为了要保护自己,可是妈妈不知道自己早已不是她那个以前纯洁可爱的女儿了,在男人们的眼里自己只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所有所有的一切自己又如何去向自己可怜的妈妈去解释,只能在一旁无助地看着妈妈原本只属于爸爸的贞洁被一个可以做自己弟弟的妈妈以前的小学生羞耻地夺走,现在少女唯一能祈求的只能是那小男孩的小肉棍可以不给妈妈干涩的阴道带去生理上的伤害。

  「老师,我们的小兄弟可是你的学生哦,你不手把手地教他,他怎么能学会肏他的老师你呢?所以,这第一次你可要亲手把他的鸡巴塞进你生你女儿的小骚屄里哦,嘿嘿……」身后的老男人在林老师的耳边提醒着,字里行间不断地用语气强调着他们彼此的身份,巧妙地折磨着这个还没有被彻底征服的人妻。

  曾经诲人的女教师如今不得不用手指努力地分开自己细弱的花唇好方便自己的学生看清花径的入口,默许地鼓励着还未成年的学生能用力把肉棍顶入自己的秘穴,而不必羞耻地亲手插入。

  余聂俯视着当年高高在上,不知道让自己意淫过多少次的小学班主任,如今不仅乖乖地让自己把玩着难得一见的秀足,更主动拨阴露屄的求着自己肏她,此时的余聂真如活在梦里一般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当然余聂也很明白那老男人的意思,自然也不会把这么难得的机会给白白断送掉,装着一脸无辜不知所措的表情望着曾经严肃端庄的林老师。显然,余聂的表现让那个老男人非常满意,露出颇为嘉许的神情,也对这个只听说过的小男孩更为刮目了。

  「怎么啦?不快点的话,要是我们的小兄弟的肉棍软了,可又要麻烦你女儿给再含一遍了哦!嘿嘿……」老男人的话果然起了作用,原本还在包最后希望的林老师娇躯不禁一颤,下意识地低头去看了一眼握在手里短粗的肉棍,像是害怕它突然像那老男人说地那样。

  「小蕊,不要看……嗯……」

  终于,成熟的女教师拿定了主意,在一声如泣似怨的叹息中把手中握着的学生的肉棍推入了自己三十余年贞洁的秘穴里,一切的挣扎一切的幻想都在那一刻幻灭,一切的羞耻一切的人伦也在那一刻不再重要,知性的双眼失神地望着不知名的远方,成熟的女教师此时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美丽皮肉任人鱼肉,只有紧咬的双唇,仍在下意识般竭力地维持着一个母亲与师道的尊严。

  「小聂,你老师的小屄怎么样啊,嗬嗬……」

  庄济一边盯着已吞着余聂粗短肉棍的林老师幼齿一般的阴户一边咽着口水酸溜溜地问着余聂。

  「嗯……很紧,很干,磨地我都有点痛呢!林老师,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啊!

  你教我呀?」

  对余聂能举一反三的机灵老男人也很兴奋,也开始加大了在林老师菊蕾中的抽动,即使如此女教师也不想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表现出哪怕一丝有失师道尊严的痛苦。

  「林老师,快教我们的小兄弟怎么肏你的小屄呀,嘿嘿……是不是像我现在肏你屁眼一样啊?快教啊,快啊!嘿嘿……」老男人的话又一次剥落着女老师早已残破的尊严,从肛门中传来火辣辣的欲裂感再一次把女教师拉回了残酷的现实中。

  「你……动……」

  女教师不得不当着女儿的面教导着已经被自己亲手把肉棍放入自己的阴道的学生如何去享受自己美妙的秘穴。

  「怎么动啊?要不要让你女儿来给我们小聂示范一下啊?嗬嗬……」在一旁正在用林老师玲珑的大脚趾缝给自己手淫的庄济又一次用对女教师最有用的方法摧残着,他知道这一招百试不爽。

  「来回……来回……动……」

  余聂显然是受到了女教师的刺激,粗短的肉棍不再挑逗矜持,开始向着自己曾经梦寐过的秘境奋力探索,男孩的冲动也让女教师明显地感受到了有力对冲击,不禁抬眼向在自己胯间的余聂望去,只见这个当年自己从不曾注意的学生正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脚跟在嘴里吞吐着自己纤纤的脚趾,就像一个贪嘴的小男孩紧紧吸吮着可口的棒棒糖,一只手在自己雪白的酥胸上拨弄着自己小巧的奶粒,就像是顽童在玩弄着自己心爱的弹子,尤其是被自己亲手放入秘洞里的粗壮肉棍被自己细小又干涩的肉唇死死咬住一丝的缝隙也没有,因为余聂的肉棍尺寸太短,所以与其说是在阴道里来回抽插倒还不如说是把粗壮的肉棍嵌在林老师单薄少肉秘穴里和阴道一起做着整体的位移运动,就像是一只鼓风机一般随着余聂来回的运动,一股股沸腾的热气被鼓进林老师的阴道深处,像一柄柄无形的利剑刺入林老师阴道的深处直入子宫竟然鬼使神差般地开始融化了女教师原本始终如冰封般的爱泉。

  一切仿如一场不可思议的噩梦,曾经的老师与学生,如今却被这个自己可以做他母亲的学生肆意奸弄自己身上所有羞于见人的器官,甚至有些连自己的丈夫都不曾把玩过,更不堪的是眼看那根自己亲手放入的肉棍如今竟然要令自己在女儿的面前流出原本只能给自己丈夫沐浴的爱液。此时的女教师只能祈求这个噩梦快点结束,在自己崩溃之前。

  女教师在心中默念着,一下、二下、三下……,终于悲哀地捱过了被自己的学生肏了十下,原以为这帮恶魔们会就此放过自己母女。

  「余聂,你快停下来……」

  「怎么啦?林老师,我还没爽呢……嘿嘿……」「已经十下了,你不能……不能……」「不能什么啊?林老师……嘿嘿」

  「先生,你说过的只要十下的,你不能言而无信啊!呜呜……」女教师急得转头向着刚在自己脚趾缝里射精的庄济哭求道。

  「是啊!我的林妹妹,我是答应过你,可我们小聂可没答应过啊?这怎么叫言而无信呢?我的林妹妹老师……嗬嗬……小妹妹你别愣着,快把你妈妈脚上你哥哥的精华舔干净,要是敢有一滴掉在地上,看我怎么收拾你妈妈,哼哼……」少女跪爬着第一次这么近地捧着妈妈的秀足,竟然发现平时自己几乎每天都看见的妈妈脚竟然美的像工艺品,细致紧密的趾缝间填满了男人腥臭的精液反而更显出妈妈玉足的精致与香糯。少女不敢违抗男人的命令更不愿自己让妈妈去承受更多的不幸与羞辱,灵巧的舌尖仔细地清洁着妈妈被男人玷污的美足。

  「呵呵,林老师,你出水了啊……」

  突然,余聂开始兴奋地叫了起来,果然余聂原本死死嵌入女教师小穴的肉棍开始前后滑动起来,随着余聂抽插女教师细嫩少肉的单薄阴唇开始向两边绽放,不时有里面的嫩肉被余聂的肉棍带出,啧啧的水声也开始响彻整个房间。

  「不要啊?余聂……呜呜……」

  女教师已经被自己的身体彻底地羞辱了,不可阻挡的爱液正在向洪水一样由秘洞的深处涌出,同样痛苦内疚羞耻地眼泪此时也不可抑制,仿佛所有的尊严道义礼仪廉耻都是不真实的幻像,只有自己都陌生恐惧的淫荡才好像是真实的本质,这怎么能不令身为贤淑端庄的人母人妻的女教师万念俱灰。突然自己的脸颊一痛,一根又腥又臭的肉棍硬生生地被塞进了自己张开的小嘴,终于这个成熟的女教师悲哀地被男人们用肉棍塞满了自己曼妙身体上的所有的孔洞。

  少女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一切,她知道一个女人被男人们一起塞满身上所有孔洞的那种痛苦欲死的感觉,只是少女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端庄娴静为人师表的妈妈身上,怔怔地突然几颗咸咸的水珠带着骚骚的腥味洒在自己的脸上,少女的目光不由地落在了母亲正在被小男孩狂肏的秘穴上,看着妈妈那随着男孩尚未成熟的肉棍剧烈飞舞的隐秘嫩肉,少女知道妈妈已经高潮了,那顺着雪白臀部流淌着的透明液体就是最好的注脚。可怜的妈妈已经被这个比自己都要小的小男孩玷污了,显然很快妈妈那条在十九年前生养自己的阴道里就会被灌满妈妈学生还没有成熟的精子。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2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