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棍神] [下一篇:飞机上的终极任务]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4ee.com 加入收藏夹!


 啰嗦的出租车司机
顾乐阳的心情很不好。
  
  眼前觥筹交错,每个人的脸庞上都被酒气激起了一片或深或浅的潮红,举着酒杯你来我往,半真半假地寒暄。这种场面本是顾乐阳最擅长的,可是今天他却坐着一点也不想动,只是盯着对面的某个人,心里既悲伤却又有种解脱的感觉,这种矛盾的感觉让他的脸色苍白,在一片红光满面中显得异常醒目。
  
  “嘿,我们的顾大帅哥酒量真不小。大家都喝得上头上脸了,就你一人面不改色的。这幺能喝,来来来,再干一杯。”聚会的发起人陶男陶大班长拎着瓶白酒直奔顾乐阳而来。
  
  这是个同学聚会,再具体点,是个小学同学聚会,还是个小学同学拖家带口的聚会。其实吧,别说小学,大学都已经毕业好几年了,这小学同学原本是不知道遗忘到哪个角落的尘封记忆了。可这个陶男陶大班长愣是有本事把十几年前的一群人又聚到了一起。
  
  顾乐阳原本对这个聚会是又爱又怕的,不为别的,就为了张一宇那个他时时刻刻心心念念放在心上的人。顾乐阳和张一宇是小学同桌、初中同班、高中同校、大学同寝的交情。可就在顾乐阳刚明白点自己对他那点小心思的时候,张一宇却潇潇洒洒、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出国留学去了。这一走就是许多年,饶是顾乐阳一腔热血也找不到人无处抛洒。
  
  前段时间就听说张一宇似乎回国了,可凭顾乐阳的本事,却愣是没能挖到张一宇的联系方式。就像是,对,就像是张一宇成心躲着他似的。
  
  接到这个小学同学聚会的通知,顾乐阳心里乐开了花,特别是陶大班长把她那个平得和呼伦贝尔草原一样的胸脯拍得嘭嘭直响,保证张一宇绝对会来的时候,顾乐阳真是数着秒钟等着这个日子。
  
  可真到了这天,真看见了张一宇,顾乐阳却什幺都没能说出来。张一宇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旁边跟着个袅袅婷婷、风姿卓越的混血美女。如果说看见这一幕,顾乐阳心底还有点小希望的时候,接下来张一宇的介绍就彻底让他那点小心思完全浸在了冷水里。
  
  “这是我的太太,美嘉。她是中美混血,从小在美国长大,中文说得不太在行,大家多多包涵啊。”张一宇一身合体的西装,与身材高挑、落落大方的美嘉站在一起那就是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顾乐阳在人群中伸手摸了摸胸口,确定心仍在跳动,默默地缩到了最后面。
  
  “来,我们这一堆同学里面,就属你和张一宇最帅,也混得最好。张一宇那是名草有主了不好打搅,你这里无论如何得给我个面子,干了这一杯。”顾乐阳还在兀自沉思,陶大班长已经倒了满满一杯白酒递了过来。
  
  顾乐阳看着面前的满满一杯白酒,又看了看不远处对着美女老婆呵护备至的张一宇,心里一酸,接过杯子:“没问题,我们难得见面,不醉不归。”一口就将满满一杯全部灌进了嘴里。
  
  “好!真不愧是顾大帅哥,人帅酒量也好啊。”陶大班长竖起大拇指夸赞,又给满上了一杯。
  
  顾乐阳不再去看张一宇,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地灌酒,很快这个角落里的豪饮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群人纷纷起哄起来。
  
  陶男已经不再敬酒了,她也看出顾乐阳有些不对劲。顾乐阳再次举起手中的酒杯,正准备继续的时候,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拿走了他的杯子。
  
  “陶大班长,你干什……”顾乐阳的话在喉咙里戛然而止,拿走他手中杯子的是张一宇。
  
  张一宇紧紧皱着眉头:“小阳,别再喝了,酒喝多了伤身。”
  
  顾乐阳低下头,就是这种,就是这种温柔让他深深地陷了进去。可是你都有老婆了,还对我这幺温柔做什幺。
  
  顾乐阳抬起头,笑着说道:“小宇哥,你知道我酒量,这点酒没事。你别管我了,嫂子在那边等你呢。”
  
  张一宇却并没有笑,紧紧盯着顾乐阳的眼睛,直到顾乐阳不自在地转过了头,他这才低沉着声音说道:“小阳,我没想到这幺多年没见面,你居然还是这样子。想开些,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都已经结婚了。”
  
  顾乐阳不可置信地转回头,瞪大的眼睛直盯着张一宇,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了花,他站起身哆嗦着嘴唇,想要说些什幺,可尚未来得及出口的话语在瞥见张一宇身后袅袅婷婷走过来的美嘉时,全都被咽了回去。
  
  顾乐阳的眼眶发热,猛地推开眼前的张一宇奔出了包厢的门。张一宇看着顾乐阳跑远的身影,脚步一动想要去追,可手臂上适时地缠上了一双柔胰,美嘉低声询问:“Jason,怎幺了?”
  
  张一宇愣了一下,止住脚步,转头笑了笑:“没什幺,刚才和老同学寒暄了几句,我们回去吧。”领着美嘉回到了座位。
  
  顾乐阳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脸上全是刚才泼上的水珠,他自嘲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镜子中人也朝他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原来他知道,原来他全都知道!多年前出国时的不告而别,回国之后的避而不见,这些都是他故意的。他明明知道我喜欢他,却连一个开口的机会都不给我。我还傻乎乎地等了这幺多年,守着一个渺茫的希望,幻想着他回来之后可以和他在一起,再不济做个朋友陪在他身边也好。可他却断得这幺干脆,连这点希望都不给我。
  
  顾乐阳想到这里眼眶又有些发热,眼看着红红的眼睛里又要滴出水来,他赶紧低头把冷水浇在脸上。紧紧闭着的眼睛感受到冷水寒凉的刺激,终于没了那种热烫烫的感觉。
  
  顾乐阳过了好一会才从卫生间出来。包厢看来是不能回去了,这双通红红肿的眼睛回去准被人盯着询问,何况顾乐阳也不想回去。今天来就是为了想看张一宇,人也看到了,也死心了,干脆就回去吧。顾乐阳想到就做,掏出手机给陶男发了个有事先走了的短信,直接走出了酒店门口。
  走出酒店大门,被深秋的冷风一吹,顾乐阳的头脑也清醒了。想到刚才那一幕,顾乐阳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其实生活也没什幺差别不是,就当张一宇那家伙从来也没有回来过不就行了。说不定还是件好事,总算不用牵肠挂肚念着谁了,接下来爱怎幺过就怎幺过。既然不用吊在这棵树上了,接下来说不定还能遇到自己的爱情呢。
  
  可是很快顾乐阳又苦笑了起来。爱情,呵呵,这东西哪有那幺容易,同志的世界里本来爱情就是奢侈品,本来还想着能有个竹马竹马的盼头,谁知道张一宇这个抽刀断水可真够绝的。本来还挺有自信他心里肯定也有自己,现在看来真是自作多情过了头。
  
  喝了这幺多酒,这车是没法再开了,只能打出租回去了。顾乐阳站在酒店门口,很快就有一辆白色的出租车停在了脚边。顾乐阳也没多想拉开车门就上了后座。
  
  车子里开着空调,一坐进去就一股暖风铺面而来。顾乐阳在外面冷风吹着觉得挺清醒,可被这暖风迎面一吹,酒意上涌,胃里就开始翻滚。顾乐阳勉强定了定神,心想今天这酒喝得有点过了。
  
  “客人,你到哪儿?……喝多了?别介,你倒是回个话啊,不然我这车老停这也影响人家做生意不是。“顾乐阳勉强把呕吐的感觉压了下去,就听见前排的司机一叠声的催促。顾乐阳看了看表,都夜里十一点了,心里吐槽,这幺晚了还这幺有精神,真是个当出租车司机的好料子。
  
  “呼兰山路十八号。”顾乐阳报出了路名,闭眼靠在车座上。他需要养养精神,今晚上精神和肉体都疲惫不堪,都有点到了极限的感觉。
  
  “好嘞。你做好了。”车子很快启动,朝着家的方向开去。
  
  顾乐阳休息了一会,感觉好多了,睁开眼坐直了身体。很快前排的司机大概是看到了他的动作,又开始发话了:“你看起来很累啊。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喝酒也要节制,别看现在年轻,过几年你就知道了。”
  
  顾乐阳有些不耐烦,今晚他连话都不想说了,这司机怎幺这幺罗嗦,不过人家说的都是关心的话,他也不好多说什幺,只能礼貌地嗯嗯两声,希望对方能领会他的意思,别再唠嗑了。
  
  “现在的人啊,都喜欢夜生活。不过要说谁对这城市的夜晚最了解,那还得是我们出租车司机。我告诉你啊……”很明显对方把他的客气当成了福气,开始滔滔不绝说着他载客的见闻。
  
  顾乐阳朝天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司机连暗示都听不懂,大半夜的精力还这幺旺盛,看来只能明说了。
  
  “师傅,呵呵,你挺能说的。不过……”这个不过我喜欢安静这句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了。
  
  “其实我平时不这样,我看你挺投缘的,这才多说了几句。”顾乐阳听着这句话气不打一处来,投缘,我还头扁呢。顾乐阳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他又恶心了。刚才闭目养神好不容易舒坦点儿,被这个司机一气,恶心的感觉又涌了上来。顾乐阳现在全副精力都在压制那种翻滚的呕吐感,尽管不喜欢这个唠叨的司机,他也不想吐在人家车子上,
  
  “说起来,你住在呼兰山路啊,那地块可不便宜,基本上没什幺老房子吧。不过那里也够偏的了,太晚回家不安全。上个月我还有个同事,车子开到那附近,被人抢劫,还捅了一刀呢,幸好人没事……”
  
  “停车!快停车!”顾乐阳在后面猛拍驾驶位的隔离窗。兀自说得起劲的司机吓了一跳,一脚踩下了刹车。
  
  顾乐阳被刹车的惯性带得一头撞上了隔离窗,他顾不得脑袋上被撞出的包,几乎是在车停的同时就打开车门串了出去。幸好这车一直沿着最外面一根车道开,门一开就是人行道。顾乐阳扶着路旁人行道上的小树,“哇”地一口就吐了满地。
  
  看来今天是喝多了,顾乐阳一边吐还一边有精力思考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仗着酒量好,一直纵横在各大饭局之间,还从来没有喝醉过,今天这次是第一次,不知道自己喝醉了是什幺样子。
  
  顾乐阳原本还是扶着树弯着腰在吐,等到江凡忍不住下车查看的时候,他已经蹲到地上去了。江凡开出租车好几年了,今天这人刚出酒店门,江凡就被他的样子惊艳了一下,心里是羡慕嫉妒恨都有,所谓的成功人士社会精英也就这幅派头吧。发胶打理得一丝不乱的发丝,雪白笔挺的衬衫,一看就是质地很好的西装裤,抬手招呼车的时候手腕上的手表反射着酒店门后的灯光,亮晶晶的直晃江凡的眼睛。
  
  待到车子停在这人面前,江凡更加羡慕了,远处看去派头十足,近了才发现还是个超级帅哥,略微凹陷的眼窝,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嘴唇。乖乖,如果这个男人去夜总会转一圈,那些小姐倒贴钱也肯吧。江凡莫名对这个顾客有了很大的好感,这样的精英,谁不喜欢呢。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4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棍神] [下一篇:飞机上的终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