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被卖掉落后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


阿莲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她送走了王强,又回到了她已经住了一个多月的房间。
  她很累,从昨天夜里开始她被王强和他的那个朋友轮流的奸淫,一直到今天中午。她的阴道已经适应了,可她的肉体却经不起那两个男人的折磨。
  他们把她翻过来掉过去的摆弄着,她不得不撅着娇小屁股让王强又粗又长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和屁眼里轮番的操弄,也不得不让另一个男人把她压在床上,按着她的双腿疯狂的奸淫。
  当他们射出最后的一股精液时她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
  她锁好门,伸着懒腰,穿着内衣钻进被窝,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吕三用钥匙打开了门,这钥匙是他花了五十圆钱从王强手里买来的。他早就掂记上了这个才十六岁的漂亮少女。现在马上就要到手了他别提该有多幺高兴。
  他拉亮电灯,床上,阿莲的脸蛋红扑扑的,就像个微熟的苹果。高翘的小鼻子闪耀着汗珠,湿润的小嘴也在灯光下发光。
  吕三轻轻地一点一点地掀开她身上的被子,阿莲摊开四肢睡在床上,她叉着两腿,双手摊放在两侧,显得胸部非常的丰满。由于没有戴乳罩,两只小乳头倔强地凸起,就像两个小馒头把衬衣的纽扣绷得紧紧的。白嫩的肌肤从绷开的缝隙中裸露出来,上面浸着汗珠。
  吕三轻轻地解开纽扣掀开少女的衬衫,一对乳房裸露出来,那乳房是那样的娇小可爱,两只小巧的乳头就像两只熟透了的樱桃突起在红褐色的乳晕上,随着呼吸的节奏一起一伏,显得那样的迷人。吕三觉得他的鸡巴已经支棱起来,龟头紧紧的把裤头顶了起来。他索性把它脱了下来,灯光下他看到阴茎已是青筋爆起,龟头紫黑发亮,一滴体液从尿道口挤了出来,在灯光下闪亮。
  他强忍着心中的欲火,一点一点的把她的裤衩褪了下去,又轻轻地把她的两腿分开,让少女的下身全部暴露出来。只见她的阴阜光溜溜的一根毛也没有,就像个小馒头圆圆的,白白的,两片小阴唇突出来,微微的张开就像婴儿的两片小嘴唇,红红的嫩嫩的,白忻的肥嫩的大阴唇紧紧的夹住,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徊。
  看得他淫心难忍,他已经顾不了那幺多的担心,急忙的脱光了自己,一下就扑到了阿莲的肉体上,紧紧地搂住了她娇小的身肢,他用腿把她的腿尽力的分向两边,他觉得阴茎头触到了一片软软的阴道口,用力地向里面顶去,他觉得龟头已经插入了女人那滚热的阴道里面,那阴道好像在一下一下地收缩,阴茎不断的向里面插入,他的整个阴茎全部的进入了她的体内,紧紧的顶住她的子宫口,就在那儿研磨起来。他紧紧的搂住她的上身,嘴紧紧的吻住她的嘴唇……他发现她被操醒了,他觉出她在挣扎,但是她无法挣脱他的搂抱,她的身子被他紧紧地压在床上。阿莲拚命的晃头,嘴从那男人的热吻中脱出:“你……你是谁,呦……你放开我……”
  那男人的鸡巴仍然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抽插,而且比刚才更加有力,更加急促。她无法从那个男人的奸淫中逃脱出来:“你怎幺敢……你下去,不要……”
  “小娘们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那个王强把你卖给了我,”
  吕三并没有停下来,他边操弄着她边说:“你只要乖乖的让我玩儿,我保你没有亏吃,不过你要是不听话,你就试试,我就把你整死,扔到狗圈里喂狗。来把腿抬起来,我就要射了,我要让你尝尝连珠炮冲击你子宫的滋味。”
  阿莲被吓得乖乖地抬起两条肥腿去迎接他的操弄,她觉得他两手托起她丰满的屁股,鸡巴几乎捅进了她的子宫。他浑身一阵哆嗦一股股的精液激速地射进她的体内。阿莲“啊……啊”的叫着,这冲击给她的快感使得她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吕三趴在阿莲瘫软的肉体上,他的阴茎仍然是硬硬的,这个多年只和狗打交道的男人,是个因强奸少女而坐过牢的流氓。出来后便以养狗为业。说起来这养狗也是有来由的,小伙长得还可以就是有一个毛病娶个媳妇一天也不让闲着,活把一个小媳妇给操跑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给他一条母狗,这下可好了,憋了许久的欲火正没有地方发泄,他便盯上了那条母狗,当天晚上他便拿绳子把那母狗四脚爪蹄的绑上,用手往狗屄里一抠,也是紧紧瞠瞠,热热烀烀,手指在狗屄里来回地抽插几下,那母狗似乎也觉得舒服“哼哼”的呻唤,狗屄里被他弄得水淋淋的。
  这可把他乐坏了,他趴到地上一只手扒开母狗的阴唇,另只手扶住早已憋得涨痛的阴茎对准了母狗的屄口使劲的往里操了进去,干得那母狗“嗷嗷”的叫。
  他索性两手抓住狗的两胯又使劲的往里一捅,只觉得“秃鲁”的一下鸡巴连根地操了进去,那狗屄还在不停的紧缩起来。
  结果,没等他操几下,就把精射了出来。以后他又操了那母狗几回,他发现那母狗你只要抠它的屄,它的屁股就往后坐,而且不喊不叫任凭他奸弄。后来那母狗屄让他给操的又肥又大,干起来不那幺过瘾,他便想起了养狗的主意。家里人觉得有点事干,父母也省心就让他干上了养狗的行当。还别说,吕三生来就是个养狗的料,那几十条狗让他养得肥肥胖胖,又都十分听话,也是挣了不少钱,可就是操狗的爱好一直沿续到现在。
  在操狗这方面他可是有研究的,再野的母狗只要往他特制的狗床上一圈,那母狗就四脚离地,只有狗屁股露在外面,你是摸还是操随你便,尽管那母狗被弄的嗷嗷乱叫也挣不脱那个狗床。你看他多有研究……吕三在阿莲的身上趴了一会儿,就又开始操她,他那根大鸡巴在阿莲的小屄里来回地抽动几下后,把她的两腿扛在肩上,使她的屁股抬起来,他那阴茎就在她那紧小的阴道里来回的抽插,操得阿莲“嗷嗷”直叫,她的乳房被他的大手尽情地揉摸着,并不停地用嘴吮咬着。
  他不时的变换着角度使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的各处游动,阿莲几乎受不了这样的干法,她胆怯的低声哀求他不要那幺粗暴:“大哥,你能不能轻点……不要在那里面乱捅……弄得人家好痛。”
  “这女人的屄就是让人操的吗,没听说还会操疼的,”他边用力的操她边对她说:“骚屄,你少费话,我买你来就是让我尽情的操的,你她妈主动点摇摇你那肥屁股,夹夹你那小屄,弄得我好受了比什幺都强。来!把屁股撅起来,让我从后面操一会儿,包你欲仙欲死……”
  他把鸡巴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发出“咕叽”的响声,“啪啪”地用手拍她的屁股。阿莲乖乖地爬起身来,面朝下地趴到床上,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她叉开两腿让他跪在她的身后操她。
  吕三将腿跪在她的两腿中间,两只手扶住那女人丰满的屁股,支起红得发紫的阴茎,将涨得圆圆的龟头顶住女人的阴道口,身子往前一挺“秃噜”的一下就操了进去,那阴茎在阴道里是左挺右刺上挑下别,慢慢的在里面研磨,磨得阿莲是时而高声喊叫,时而低声呻吟……突然,吕三快速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把阴茎抽出阴道,又猛力的把鸡巴连根插入,操得阿莲“嗷嗷”直叫,只操了几下,阿莲只觉得那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一下一下的博动起来,一股股的精液强烈地喷射向她阴道的最深处,她全身一阵悸动,一股股骚痒从她的阴道深处发出直冲脑际,她浑身瘫软地俯卧到床上……这头一夜吕三就操了她五次。当他第五次玩她的时侯阿莲已经昏睡了过去,吕三用了两个小时把昏睡过去的女人尽情的摆弄个够,才不情愿的趴在女人的裸体上睡着了……阿莲被吕三叫到他的家里,这是个一明两暗的房子,高高的砖墙围起一个并不十分大的院子。院的两侧是并排两列狗舍。迎接阿莲的是群狗的嚎叫。
阿莲被叫到西屋,进了门一看,阿莲就大吃一精,这屋里根本就没有床,只见一个硕大的木架摆在地中央,木架的中间是两块对成角度的木板。吕三就站在木架的旁边。“来,过来,我让你见识见识这个新床,在这上面操你肯定更有意思。”
  他拉住阿莲的手到那木架的旁边。阿莲被这不知名的东西给吓着了,她心惊胆战地说:“不要这样吧,我让你怎幺样玩儿都行,我们到床上去吧行吗……”
  “说什幺哪你,我现在就是要在这上面操你,你不愿意?”
  “我没说不愿意呀,可……”
  “可什幺可,快点儿把衣服脱光爬那上面去然后把腿叉开了等着挨操。”
  阿莲乖乖地脱光身上的衣服,仰面朝天的躺在那木架上面,随着那木板的翻转阿莲被紧紧地套牢在那木架里丝毫也动弹不得,只有那个丰满肥白的屁股挺动着露在外面。
  由于腿被限制住了她的屁股只能是高高的翘起来,女人的全部隐秘就被旁边的人一览无遗,看得清清楚楚。可以说不管是何种女人,只要被放进这个架子里你就只有被男人任意玩弄摆布,根本就没有反抗挣扎的能力。阿莲本来就已被几个男人摆弄服了的,现在这样就更只好任凭人家摆布了。
  吕三并不急于操她,他搬过来一个凳子坐到阿莲丰满的白屁股前面,用手揉弄她的阴部,揉她的阴蒂,抠她的阴道。边抠摸边问她:“好受不,我的小骚屄,我今天让你连喊带叫,让你这个小嫩屄过足瘾。怎幺样?”
  “大哥,只要被你操,我就过瘾……哎吆……嗷……我的水都流出来了,过瘾,过瘾……你抠得可好受了……哼……哎吆,哎吆。我的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快点儿操我吧,受不了了……”阿莲边呻吟着边断断续续的说,其实她是怕他使坏,她想让那男人尽快地玩完她,以减少自己被蹂躏的痛苦。
  吕三根本就不为她的话所动,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彻底地驯服这个女人,要想使得她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听话、都不反抗,就得把她彻底降服。
  他随心所欲地抠摸着她的阴道,手指在那紧小、布满层层叠叠的褶皱的阴道里来回地抽插,抠得那屄里流出许多的淫水使得她整个阴部都水淋淋的,粘糊糊的,滑流流的。
  “现在嘛,操起来肯定好受,我可要操你了,你用手把你那小屄扒开,让我操。”他脱光衣裤挺起阴茎,对准被她自己扒开来的阴道口往里一顶“秃噜”一声操了进去,一直操到尽里边,又把鸡巴拔出来,再“秃噜”一下干进去,操得阿莲“啊啊”“妈呀妈呀”地大声叫床……不一会就射精了。
  他把一条母狗牵进来,让那母狗在阿莲的阴部来回地舔,那狗把外面的精液舔净后竟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连汤带水的舔了个干干净净,舔得阿莲浑身痒痒秫麻,她不由得呻吟起来……当晚吕三就把她搂在怀里睡了一宿。这一宿吕三是如鱼得水极尽其欢,阿莲是千娇百媚极尽温柔把那男人哄得是筋骨苏麻。阿莲也被他用各种姿式操得个骨软筋麻,浑身舒软,气喘嘘嘘。两个人搂抱到一起睡着了……从此以后能有一周的时间阿莲过得还算很安稳,虽然天天都得挨操几回,这对她来说也算是正中下怀,那女人不就是让男人操的吗,她觉得天天被操是她的本分,所以她主动的摆出各种姿式让他操,她想只要他别虐待她就谢天地……可惜的是好梦不长,这天晚上家里来两个客人一个是武大三粗,又高又壮,一个是又矮又小,真正是个武大郎再世。吕三请客,三个人喝得是云天雾地,阿莲也被灌了好几口酒,头有点晕晕沉沉的。
  突然那大个把她搂进怀里,动手动脚的把手伸进她的怀里要摸她的乳房,她用力的挣扎也摆脱不开,她看看吕三就好像他没看见似的,只是在那嘻嘻的笑,她大声的喊叫起来,可那男人却把她搂得更紧,那只手已经开始揉弄她那对小巧的乳房,揉捏她的乳头,弄得她心里好痒,她拚命的挣扎起来。
  吕三这回看到了,他用手拉住她的手说:“小骚屄你就让他摸摸又能怎地,谁摸还不是摸呢,来……”他伸手一把把她的上衣扯开,不由分说的把她的头夹到臂窝里:“你们俩摸摸,这小乳房就像两个小馒头,柔柔嫩嫩、白白净净的可好玩儿了。”
  这一下把阿莲弄傻了,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被他送给了这两个男人一起来玩儿了,她不敢反抗也不想反抗,她已经被不止一个男人玩儿过了,就让他们随便的玩儿吧,她又能有什幺办法呢。她闭上眼睛任凭那两个男人在她的身子上揉摸捏弄,她觉出她的下身里已经有水流了出来,她的小裤衩已经开始湿了,两腿之间粘糊糊的好难受……她听到吕三和那两个男人在说着话,“咋样,我这个小娘们好玩儿不。你们还没有看下边呢,那淫水早就淌出啦,来把她的裤子脱了,”他边动手脱她的裤子边对阿莲说:“宝贝,把你那小屄让他们看看,你也不吃亏吗,哎,你们也把裤子脱了,把你们那老二拿出来让俺们瞧瞧。”
  这时那两个男人早已把衣服都扒光了,阿莲看到他们的阴茎早已是支棱起来硬挺挺地撅着。“好,你们都过来,把鸡巴伸过来让我们阿莲摸摸。宝贝,你一手撰一个看他们的鸡巴有我的大没有,你也顺便给他们撸撸。”阿莲顺从地撸着那两个男人的一大一小两根阴茎,不一会儿那鸡巴就血脉膨张,青筋毕现了。
  吕三把她仰面朝天地横着放在床上,也脱光了衣裤。他的鸡巴早已是又粗又长的支起来了,他用手托着她的下巴把鸡巴插进她的小嘴里来回地挺动起来。
  那两个男人把阿莲扒个精光,一个人玩弄她的乳房,另一个人就扒开她的两腿摆弄她已经水淋淋的小屄。
  阿莲被三个男人摆弄得淫心飞荡,她淫荡地大声喊叫以缓解快感给她带来的冲击,她的小心房被他们揉弄得奇痒无比,她顾不得去看那个像小茧蛹子似的小鸡巴是那样的可笑,可怜,她闭上双眼品尝着被三个男人揉弄的滋味,也等待着他们下一步的奸淫,她留念她被王强他们两个人同时操她时的刺激感觉……终于阿莲被三个男人面朝上的摁到了床上,那个大个子搂住她首先把她操了一会儿,又把她翻个个,骑在她的腿上操她的屁眼就在她的肛门里射了精。
  轮到那个小个子上了,别看他鸡巴小那劲儿可不小,足足在阿莲的屄里捅了半个小时才把精射了出来,弄得她一屁股白花花的精液。
  吕三本来不想操她,看到那两个人干得来劲,也忍不住了,把阿莲屁股底下垫个枕头疯狂的扑到她的身上狠狠地操了起来……这一宿阿莲又是个不眠之夜,她被三个男人操得奄奄一息,腿都和不上了,她的身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精液,阴唇因过度充血而呈褐色,红肿起来,肛门也已是高高的突起,红肿着。她昏昏沉沉地任凭他们的摆弄和奸淫……直到最后他们三个人同时又操了她一次,才尽兴地睡了……阿莲终于弄明白了,无论她是否愿意,也无论她如何地听话,顺从他们,她仍然都是他们泻欲的工具,她明白在那些男人们的眼里她就和那些供吕三泻欲的母狗一样,都是玩物。她无助地在心里哭泣着,她想逃,就必须把他们哄高兴。
所以在吕三的面前她装出对他无限的依赖,每天晚上她都把自己扒个光溜溜的,每一次他射完精,她就给他撸那根大鸡巴,用嘴给他吮硬起来,然后趴到他的身上去揉他的乳头,让他更加的兴奋,舒服。
  有时她骑到他的脸上扒开阴唇主动的让他舔她的小屄,把他弄得欲火高烧,每当这时吕三都会把她摁到床上,骑到她的小巧的身体上疯狂的把她操个够……有几次吕三有心再把她放到那个木架子上弄条公狗来,让狗干她一回看看,他想肯定会过瘾,看到她学得很乖就一直没有那样干,反正每天都有别的男人操她,他就在一边看着也很过瘾,很刺激,也就算了。
  这天晚上吕三把阿莲搂进怀里让她含着阴茎用手给他撸着,他把手伸到她的两腿中间抠摸她的阴部,同时另只手揉捏她的乳房。
  阿莲说:“还抠呢,你这鸡巴都硬不起来了,不如你去再找个人来,让他干我你马上就能来劲,那有多好,省得一会让我把皮都撸破了……”
  “好哇!你是嫌我没用,鸡巴硬不起来干不了你那贱屄是吧。我不用找人,出去领一条狗来不就行了,你这个骚屄,贱货。”他一把把阿莲推到床上,下地托起光溜溜的女人把她扔进了木架里,阿莲一动也不能动地被夹住了。
  不一会儿他就牵进来一条雪獒。这是他的种犬那鸡巴比人的都粗大,又是被训练过的看到阿莲那白屁股中间粉红色的阴门水淋淋的散发着女人的骚味,就一下扑了过去,用那根狗鸡巴在她的屁股上乱捅,乱扎,却一直操不进去。
  吕三伸手攥住那根狗鸡巴对正了她的阴道口,只应听“咕叽”一下连根尽入,那公狗屁股急速的耸动起来,那急速的抽插发着「咕叽咕叽“的响声,阿莲被那狗操得”嗷嗷“乱叫,她只觉得那狗鸡巴几乎顶进了她的子宫里去似的,使得她又痛楚又快感,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涌上她的脑际……接着她感到那狗鸡巴在她的阴道里一阵抽搐,把浓浓的精液激射到她的阴道里……阿莲被狗奸的过程强烈地刺激了吕三的性欲,他把伏在木架子上的狗拉下来向阿莲的白屁股扑了过去他一把抓住女人的丰乳,同时把鸡巴“吧唧”地一下插入了阿莲的体内,他急促的用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东奔西撞,把女人的肉体摇得上下晃动,两个肉体相撞发出“啪啪”的声响,伴随着鸡巴抽出插入时发出的“咕叽咕叽”的响声形成一曲淫荡的乐曲……第三章阿莲终于从吕三的淫窟中逃了出来。
  十八岁的她在两年来的时间里受尽了性的摧残,但是却并没有使她凋零,她由一个单薄瘦小的女孩出落成了一丰满靓丽的大姑娘,当她一进家门把她的父亲都惊呆了,她的脸圆嘟嘟的那样白皙透红,前挺后翘凸凹有致的玉体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香气,一双眯眯着的笑眼那幺勾人心魄。她想靠着父亲的能力给她找一分工作,她会安分守己的生活的。但是她没有那样的好命。一直独身生活的父亲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她勾去了魂魄。他从队里的工友们的嘴里知道了他女儿这两年来的一切,在他的心里她早已经不是他的女儿,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妓女,那他为什幺就不可以把她搂在怀里尽情地玩弄呢!
  想好了这些,他亲切地问候阿莲,上街给她买了好多好吃的菜,也没有忘记买上一瓶强力的催眠药……饭后,阿莲沉沉地睡了过去,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倒在了床上。四十多岁的李平连桌子都没捡,连忙的把女儿抱进里屋的床上。他从上到下一件一件的把阿莲的衣裤脱下来,把她扒了个溜光。
  他用手抚摸着女儿丰满的肉体,那感觉是那样的柔软细腻。他的手从她的颈窝划到她的乳房,在那里来回的抚摸揉捏着,他把那对乳房用双手托起来用嘴贪婪的吮吸吻舔,一只手顺着女人的腹部往下滑去,坚决地分开她的两腿滑向她的阴阜。那儿柔嫩光滑,他只觉得手指碰到了柔软的阴唇,他的手指熟练的分开它们,一个指头毫不思索地向她的阴道里插进去。
  他觉得那阴道壁的振颤和抖动,他也觉出那阴道里层层叠叠的褶皱把他的手指紧紧地包裹起来,那阴道里是那样的滚烫和那种水淋淋粘糊糊的感觉。他兴奋得用手指触摸着那里的每一道凸凹,品味着这由他亲手创造出来的尤物。
  随着对阿莲的抠摸,他觉得他的阴茎已经勃起,把裤裆高高的支了起来。他用手攥住已经涨得发烫的阴茎本能的来回撸了几下,然后把包皮往下撸去露出硕大的龟头。
  他没有脱裤子就把阴茎抽了出来,把阿莲的身子往下拽了拽,把她的两腿分向两侧,她的阴道口就张开了一个小窝,他挺起那根又硬又长的阴茎在那个小窝里触了触,然后一挺屁股“咕叽”的一下鸡巴就操进了阿莲的小屄里去了。他慢慢地用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操动,他听到阿莲在睡梦里的呓语:“大哥哥,你快点……使劲儿……好受好受……你操得我好……舒服……我的大鸡巴哥哥”
  他觉得快感一阵阵得由她的阴道里直射向他的脑际,那阴道似乎夹得越来越紧,越来越有力裹得他的阴茎一阵阵得酥麻发痒。一种多年没见的暖流从肛门到会阴又快速的传向他的阴茎,他不由自主的把阴茎推向那阴道的最深处,他的耻骨紧紧的贴住她的耻骨,把积聚了多年的精液射进了阿莲的阴道里……李平把仍然硬挺的阴茎从阿莲的淫水泛滥的阴道里抽出来,精液连同淫水一同流了出来,顺着她那白净的会阴流过菊花蕾样的肛门滴淌到地上。多年来李平一直没有沾过女人的边,他是经常靠手淫来排解聚积过剩的欲火,今天他又尝到了多年来一直在手淫中幻想着的女人阴道的滋味,不用说他该有多幺的兴奋。
  面前被他扒光了身子又被他奸淫了的女人是他自己的女儿,这是他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他为此而感到羞耻,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如此的下流,不要脸。他也想马上停止这种荒唐的行为,可是当他一看到叉开两腿大字型仰躺在床沿上的女人,她那嫣红色的阴道里正在流出的乳白色的液体他就再也忍不住强烈的欲念,他要发泄,他需要发泄,他也是个男人,他也必须要有一供他发泄的女人,他没有别的办法,没有女人会跟他睡觉,让他操,让他发泄。
  认命吧女儿——不,她不是我的女儿,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她已经被许多男人操弄过了的女人,那我不过是她许多男人中的一个而已,这又算什幺罪过呢……李平在心里做着斗争,他的欲火压制了理智。
  他挺着仍在勃起着的鸡巴又扑到了那女人的肉体上,他的双手在阿莲的肉体上到处的抚摸揉弄,他把阴茎一点一点地插进她的屄里,在她阴道的深处研磨着,挺动着,细细地左右挑动来回的抽插,她的乳房让他揉捏得膨涨起来,两只小乳头高高的扬起头泛着紫红,他趴到她的身上去吻那对乳头,用嘴使劲的吸吮着,使得她的肉体一下下的颤抖,阴道也在不停的紧缩,给他的阴茎以压力,接着他开始急速的操动起来,他的屁股大力地起伏,把阴茎拔出来又操进去,他的阴阜有力的撞击着她的阴部发着「啪啪“的响声,两阴的磨差发出”咕唧咕唧“的声响。
李平已经毫无顾忌了,他放开了自己,去全心全力地操着怀里的女人,他要在她的肉体里重新找回一个男人的感觉,“我是个男人,我不要做什幺爸爸,我要的是女人,我不要什幺女儿……”他边疯狂的操着阿莲一边在心里高声的这样喊道:“我要让她做我的女人,我能驯服她,这个迷人的小嫩逼……”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