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dd.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55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二)沉沦(上)

  一阵消毒水的异味让我悠悠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已经不陌生的坐便椅和安装在上面用来强制奴隶饮用圣水的金属道具,是的…打从我接受畜奴调教以来,老婆在家中几乎已经不使用马桶排尿了,圣水唯一的排放处就是我的嘴巴,好在老婆为了维持苗条的身材,饮食一向以蔬果为主,一般来说圣水的颜色比较透明,味道也偏淡,除了刚入口的时候有些腥臭味,身心逐渐沉沦的我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尤其是那种被女王当成排泄道具的疯狂毁灭感不停的侵蚀着理智,对於被调教到失神边缘而徘徊在最深层的被虐妄想和现实中的我来说,女王偶尔说出的可怕字眼「黄金」,似乎也越来越不抗拒,甚至还隐约有一丝丝期待,不过不知道出於甚么理由,老婆似乎没有真的要把我调教成厕奴的意思。

  还记得刚接受畜奴调教后第三天,晚上调教要上X型架时,我忘了向女王请示就直接站起来,理所当然的迎来狂风暴雨般的鞭打,甚至还被女王用长针第一次进行乳头刺穿,那天晚上我全身上下除了带着头套的脸之外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最后被女王拖入厕所内拘束起来「既然这么想当厕奴我就成全你!」,当时内心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期待,只听到噗通!噗通!是黄金落在马桶内的排泄声,接着恶臭的气味传来,终於还是恐惧感压倒了其他感情,我慌张了起来,碰!碰!碰!额头不停的大力叩在冰冷的瓷砖上,嘴里不停的谢罪求饶,也不知道磕了几个响头,只感觉地板都要被我撞出一个洞了,额头也肿胀疼痛不已,才仿佛听到女王细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后脑勺被高根靴踩住,然后是女王抽取卫生纸擦拭和马桶冲水的声音,我知道,我逃过了一劫。

  从那天以后女王的调教手段似乎怀柔了一点,放宽了白天对我的监禁,允许我在屋内自由活动,不过硬皮拘束手套和手脚铐并未取下,因此复杂一点的动作,比如扭转门把甚么的还是办不到的,自然也不可能打开家门;而摆放女王贴身衣物、调教装和各式各样的高跟鞋、靴的柜子也都用简单的扣环别着,洗衣间更是直接上了锁,因此尽管里面有各种让奴隶为之发狂的物品,我也是毫无办法,只能依靠调教时的表现来获得女王的赏赐,不过身为最低贱的畜奴,我已经完全被禁止接触女王高贵的身体,顶多只有在女王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获准替她舔脚,而更深入的口舌奉仕之类的服务机会是完全没有的,即使开口请求也只是换来惩罚,自然也没有太多获得奖赏的办法;漫长等待女王回家的时间,加上晚上密集式接受各种调教,那段时间我的奴性高涨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哪怕被鞭打也好,被穿刺也行,只要能见到女王就好了,经过一整晚的残酷调教后,肉体徘徊在高潮而不可得的边缘,而白天的时候又没有来自女主人的气味简直让我精神崩溃,『女王…』想要立刻接受女王调教的想法整天充斥着我的大脑,那种焦躁感让我对女王越来越崇拜,终於有一天早上在女王把我牵出铁笼的时候,我把额头贴在冰凉的地板上,恭敬的跪好『请女王赏赐畜奴早晨的第一泡圣水!』,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早晨第一泡金黄澄亮的圣水味道是最重的,被沉重的焦躁感不停折磨的我,对於自己主动的下贱请求并不感到羞耻,而女王似乎也不感到意外,二话不说把我牵到厕所内,然后回调教室中取来坐便椅和强制圣水道具,安装好后命令我自己把嘴巴对上去:「好了,既然是你主动要求的,想必知道要怎么做。」,说着开始褪下丁字裤排放圣水,憋了一晚的圣水量极大,女王足足解放了快一分钟,然后将水阀转到底,汹涌的腥臭圣水就这样直接灌入我的喉咙,然而已经沉沦为欲望的俘虏的我却不感到难受,而是拼命的尽我所能把圣水喝光,最后还依依不舍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内侧管壁边缘,而女王则张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哈——这才第十天阿,就已经堕落成这样了,在我调教过的奴隶中,你这头公猪也是最下贱的那种,看来再一段时间就可以直接进行下一阶段了,一个月后你会变成怎样真是让本女王期待啊,不过我能肯定的是,你这头公猪绝对没办法自己去公司办理辞职了,哈哈哈哈哈!!」,听到女王亲口说出有其它奴隶的存在时,那时的我已经完全不认为有甚么奇怪了,因为在我逐渐失去理智的心中,崇拜女王、甚至崇拜女王的衣物、鞋子、靴子的想法已经被摆到一个极高的位置上,我眼前的冷酷女子就是一位应该统治着众多奴隶的尊贵女王,认为她是我老婆的念头已经很少想起了,更多的是期待所谓下一阶段的调教。

  而当天晚上我的下体又被锁上了一项不陌生的道具:蛋蛋铐具,这次的铐具是橡胶制的,可以长时间铐住下身因为无法射精而沉重低垂的袋子,虽然有点弹性不像金属制或木制的容易对蛋蛋造成无法逆转的危害,但被铐上后也是可以彻底限制男奴站立起来,於是除了接受吊刑鞭打和晚上回铁笼睡觉的时候可以解除,我在家中只能用四肢爬行,活生生就是一头畜牲了;而后的调教中,也因为恳求女王让我射精,做为代价在已经习惯穿刺调教的乳头上穿进直径约有五公分大小的圆形乳环,伤口癒合的期间,白天也直接将我的双手铐在背后监禁在铁笼内,然后用皮束带把前一天穿了一整天充满酸臭味的高跟鞋捆在我的脸上,乳头上嫩肉自我癒合在冰冷的金属乳环上的酥麻感和梦寐以求的主人气味让我整个白天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甚么婚姻危机、甚么反抗之心通通都被我抛诸脑后,甚至连调教天数的约定也早就忘记了,变成一头沉沦在被虐性感中的性兽。

  就在今天早上赏赐完圣水后,女王拿出了久违的女装内衣裤替我穿上,但有别於之前户外调教时直接穿的女王的D罩杯胸罩,现在穿的应该是那种平坦式的情趣胸罩,胸前两端极小的三角样式根本遮不住我乳头上的金属圆环,反而还不停的摩擦着我被打上乳环后经常性勃起的乳头,将之刺激的更加坚挺;而下半身已经被锁上全包式贞操带又铐上蛋蛋铐具,其实没有再穿上内裤的必要,但是为了羞辱我,女王还是命令我抬起脚,然后替我穿上丁字裤,接着拿出一条细绳把尿道堵上端的小环和丁字裤前端绑在一起,这样只要我一爬行就会带动尿道堵,那刺痛感可以很好的压制我因为乳头磨擦而带上来的性欲,於是好不容易有点恢复的理智又很快的屈服在这种疼痛与快感的角力折磨下,不知道这次又能撑过几天;只是第一次开口恳求射精就被穿刺乳头打上乳环,要是几天后又忍耐不住开口请求的话会不会…我不由自主的望向身旁的马桶,咕噜一声的吞了一口口水,脑中又浮现了女王掰开丰满的美臀露出粉嫩菊花的可怕画面,而女王似乎也若有所感,大力的拍了我的蛋蛋一下,叱责道:「无可救药的公猪!满脑子下流的妄想!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不行。」,也不知道为什么女王突然生起气起来,从腰侧狠踹我一脚,让我仰倒在地然后拉起我的双腿,生温的赤足直接对我进行电气按摩,暴怒中的女王不停的的踩压我肿胀沉重的阴囊,将其中因为长期射精管理而躁动的蛋蛋在橡胶铐具上磨碾玩弄,甚至用脚指夹住蛋蛋然后向上拉扯,随即又放开用脚底大力踩下,几乎要将我的狗蛋直接碾爆,而我也在小腹感受到有一股黏腻的精液滴出后失去了知觉。

  而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女王放置在旁边犬用铁皿,里面盛有消毒漱口水,刚刚闻到的刺鼻异味也是眼前的薄荷色液体传出来的,这种医用的漱口水虽然味道有点刺鼻,但确实可以很好的清洁我的口腔,毕竟爱乾净的女王可不会容许我用喝过圣水的嘴去替她舔脚,费力的低下头吸了一口漱口水后仰起头漱口,然后再转过头去吐在马桶内,其实是很简单的动作,然而被蛋蛋铐具锁住的我做起来却是十分缓慢,虽然是可以长期锁住的橡胶制品,两侧旋钮的松紧度也被女王调整的比较松了,但是在活动时还是经常会有撕裂感传来;好不容易漱完口去除了口中的尿骚味,转身看到落地镜中的自己,真皮头套依旧被项圈固定住而锁在头上,想到前几天女王曾经摘下我的头套并且替我剃掉变长的头发和胡子,一边剃毛一边说:「看来该找个时间对你的狗头做永久除毛了,就像下面一样,反正经过我的调教后也不可能回到正常社会中,头套自然也不用再拔下来。」,然后又轻轻抚摸着我的光头,就好像是回到以前亲密爱人状态那样的婆娑着,可是口中说出来的字句却残酷的可怕「不过这样之后倒是会有点辨别上的困难,对了,全都烙上奴隶编号就大功告成了;做为带领我走上女王之路的第一个奴隶,我看你就是」一号「了,呵呵——」,从开始的贱老公,慢慢变成贱狗、贱货,而后是奴隶老公,到现在的畜奴、公猪,甚至被打上一号的编号,我在老婆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不值一提,到最后似乎也只是女王蓄养的私奴中的一员,没有甚么特别了,不过我心中的崇拜感却让我觉得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好些日子没有看过的艳丽面孔在我脑海中逐渐的模糊,怎么努力回想也想不太起来老婆的脸和其他身体部位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穿着靴跟足足有十几公分高的过膝高筒靴的笔直美腿,反着寒光的金属靴跟散发出来的残忍气息令人不禁想要俯首称臣。

  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耐住阴囊上传来的阵阵撕裂感,赶紧爬出厕所到客厅恭迎女王;没有得到女王的脱鞋许可前,我恭敬的把额头贴在地板上跪好,只听到女王说道:「嗯——看来对你这种公猪还是不能太好,给点惩罚才知道不敢在没有主人下命令的时候乱动。」,说着接过我高举在双手上的狗炼将我牵往餐厅「很久没有跟主人共进午餐了吧,今天晚上有场好戏,我买了点炒饭回来,特别允许你跟本女王一起进餐。」,然后女王将狗炼捆在餐桌桌脚上,在我面前放下了一个犬用铁皿,里面装着少量的炒饭。的确这些天来也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每天不是圣水就是加味的丝袜牛奶,偶尔女王心情好也会随便整点食物放在铁皿中,当然不论味道怎么样,没有吃完肯定也要受到惩罚,但也没有和我一起在厨房吃过,受宠若惊的我本应该埋头下去把炒面狼吞虎咽的吃光然后把铁皿舔个乾净,但是现在已经渐渐把被虐奴性转为服从性的我,正趴在地上等待女主人的命令,「哈哈——表现得很好,让我来帮你加点料。」女王黑色的鱼眼高跟鞋踩在炒饭上,然后像熄灭地上菸蒂似的转动着脚尖,炒饭被碾成黏糊糊的一片,上面还有鞋底落下的脏污,还有一些米粒也黏在鞋身上,甚至连高跟鞋鱼眼处的丝袜袜尖上也沾了一些,「好了!吃乾净吧,本女王为你特制的炒饭,一粒也不准剩下。」带着不容质疑的声音,女王抬起脚,带起一大片黏在上面的炒饭,把鞋底对准了我,炒饭的香味和丝袜袜尖传来的酸臭味混杂在一起,我毫不犹豫的舔食着女王赐予我的炒饭,贪婪的用舌头回来扫过女王的鞋底,小心翼翼的舔着鞋身最后是袜尖,直到没有一点饭粒残留在上面,然后女王用高跟鞋死死的踩住我的头,我只能像条蠕虫一样扭动着脑袋,把铁皿中剩余的米粒舔舐咀嚼乾净,之后我的头就这样被女王踩在盆内直到女王用餐完毕。

  「不错——吃得很乾净,那么这双高跟鞋就赏你了。」检查我用餐状况完毕之后的女王好像很开心,大方的把沾满我口水的高跟鞋赏赐给我,一只直接扣在我的脸上然后用皮束带绑起来,接着抽出我的尿道堵,而后居然解开蛋蛋铐具和贞操带,面对睽违已久的解放,还来不及高兴,女王就突然握住我软趴趴的阴茎,然后手指在龟头处轻轻一捏,已经插着尿道堵一阵子的马眼就张开的像池塘里面的鲤鱼嘴,女王另一只手也大力的在蛋蛋处按压,好像要直接帮我把精液排出来,但是显然是事与愿违,搓揉了几下之后女王松开双手,从茶几的抽屉取出医疗用乳胶手套与消毒酒精,戴上乳胶手套后进行消毒,接着也洒了一点酒精在另外一只高跟鞋的鞋跟上,消毒后直接抹上KY软膏,一手托起我的龟头,一手将鞋跟的前端缓缓插入尿道,我不停的深呼吸,鞋跟在我的尿道中来回着肆虐,最大直径8mm进入的时候,我的全身都在颤抖,痛到快要发疯,但是又不敢乱动,过没多久前列腺液混合着KY还有一点点血丝慢慢的从马眼处渗出,好希望可以射精啊,女王好像听到我内心的呼喊,一手缓慢抽插着高跟鞋进行尿道扩张,另一只手则不停的玩弄我的狗蛋,然而剧烈的疼痛让我始终无法高潮,口水不停的流出堆积在脸上的高跟鞋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看我抖的越来越厉害,女王才把高跟鞋慢慢抽出,只留一小段最细的部分在尿道内,疼痛感才渐渐缓和了下来,女王起身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今天晚上我会把另一头公猪,也就是」二号「带回来调教,不过他已经是一头合格的畜奴了…而你——还差了一点,记住!如果想要晚上一起接受双奴调教的话就别让你贱根上的高跟鞋掉下来,否则只好眼睁睁看着别头公猪享受本女王赐予的至高无上的快乐了。」听到女王要在我面前对其他奴隶进行调教,我不仅仅没有抗拒的意识,相反的是听到双奴后,还插着高跟鞋的阴茎居然兴奋得抖了一下,害我又痛的倒吸了一口气,眼尖的女王则是大声的嘲笑我:「哈哈——居然兴奋了,果然够下贱,不过我喜欢!你就好好期待吧。」,说着又把蛋蛋铐具给锁回去,然后牵着我回到铁笼内,拿来一条铁炼一端绑在蛋蛋铐具上,另一端绑在笼子顶端的铁条上,於是我的屁股只能高高的撅起,仿佛真的在期待些甚么。

  看我抖的越来越厉害,女王才把高跟鞋慢慢抽出,只留一小段最细的部分在尿道内,疼痛感才渐渐缓和了下来,女王起身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今天晚上我会把另一头公猪,也就是」二号「带回来调教,不过他已经是一头合格的畜奴了…而你——还差了一点,记住!如果想要晚上一起接受双奴调教的话就别让你贱根上的高跟鞋掉下来,否则只好眼睁睁看着别头公猪享受本女王赐予的至高无上的快乐了。」听到女王要在我面前对其他奴隶进行调教,我不仅仅没有抗拒的意识,相反的是听到双奴後,还插着高跟鞋的阴茎居然兴奋得抖了一下,害我又痛的倒吸了一口气,眼尖的女王则是大声的嘲笑我:「哈哈——居然兴奋了,果然够下贱,不过我喜欢!你就好好期待吧。」,说着又把蛋蛋铐具给锁回去,然後牵着我回到铁笼内,拿来一条铁链一端绑在蛋蛋铐具上,另一端绑在笼子顶端的铁条上,於是我的屁股只能高高的撅起,仿佛真的在期待些甚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