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


              (四百二十四)
  不管是脑子里的哪个声音都在提醒赵涛,拒绝,带着苏湘紫去接余蓓和杨楠,
绝对会是让他此后的生活不得安宁的起始。
  可他根本搞不定这个女生。
  如果说跟金琳打交道的那段时间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女朋友们有多么纵容他惯
着他,那么苏湘紫就让他发现原来金琳他妈的竟然也是很可爱的。
  这还是他身边第一个“我不管我就要你要不让我得逞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的类型。
  在饭店门口累计拉拉扯扯两次,哭哭啼啼一次,大叫大嚷一次后,赵涛终于
还是举手投降,推上二手自行车就载着她往余蓓她们打工的饭店蹬了过去。
  这女生出场的背景音乐简直就是循环播放的四字说唱歌词——任性妄为。
  他很确定,苏湘紫那根本就不是真哭,也不是真心要闹,这个小丫头压根就
是清楚明了的知道女生对付男生有效的武器是什么,不外乎撒娇、面子、软磨硬
泡。
  都还没骑到下个路口,后车座上的她就完全没了刚才委委屈屈梨花带雨的口
气,笑呵呵地说:“学长,你这车子骑起来铃铛不响哪儿都响,也太破了吧。回
头我给你买辆新的好不好?来个变速山地车,后座加个垫,你带女友上下班不硌
屁股。”
  “无功不受禄,好好地你给我买这个干什么。”赵涛肚子里正开着调料铺,
酸甜苦辣咸揉成一大团拧在胃口那儿转啊转啊,转得他想吐。
  “我看你顺眼啊。”苏湘紫大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再说了,我给你买了
车子,我回头要是有事儿出去,找你带我一趟,你总不好意思说不行吧?这叫预
付工资。你看,我是不是天生就该学企管?”
  “你这管法叫败家专业。”赵涛没好气地甩回去一句,“我就没听过有哪儿
预付工资的。”
  “那是因为你没见识,切。”苏湘紫哼了一声,笑道,“你不要就不要,我
回头当礼物送蓓姐,肯定还是你骑。”
  “那你们俩舍友商量去吧。”赵涛有气无力地念叨一句,抓紧蹬了几步,只
盼着赶紧到地方,至于到了之后是怎么个洪水滔天,他已经没心思管了。
  “喂喂,学长,我问了你好几遍了,你怎么追到你初恋女友的啊?比我都好
看,能看上你啊?”苏湘紫就不是个嘴巴能闲下来的人,安静了没十秒,就又挑
起了话头,“说,你怎么把人家坑蒙拐骗弄到手的?”
  “是她追的我。”赵涛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说,“她喜欢我,都没你这么
死缠烂打烦人!”
  “得了吧,那是她追上了,我要追上了,你也不觉得我死缠烂打。”苏湘紫
完全不以为意,让他根本摸不清这个女生哭闹的点是什么,“喂,那我追你好不
好?你就可以重温和初恋的鸳鸯蝴蝶梦咯,你回头给我找找她照片,我照着她模
样打扮打扮,啧啧,保准哭崩了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手攥住车把,又一次意识到自己这次的冲动有多么愚蠢。
  是有个跟彤彤相貌类似的女孩出现了,可那又如何?就算有个跟彤彤一模一
样的女孩出现了,那又能如何?那是她吗?
  那是她吗?
  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
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
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那是她吗……
  “喂喂喂!刹车!刹车!”
  苏湘紫的尖叫总算拉回了赵涛的神智,他这才发现自己正在向着红灯后打横
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中央骑去。
  他赶忙捏紧车闸,把破车子猛地停下。
  “哎呀……”苏湘紫猝不及防,一下就把脸撞在他的后背上。
  她跳下车,皱眉看着他,“不是吧你,骑车子就这水平啊?要不你跟我说地
方,我带你吧。我不介意你搂我腰。”
  说着她就颇为得意地把身子往他的方向一晃,“你搂搂,可细了。”
  “行了上来吧,我就是刚才走了一下神。”赵涛叹了口气,“阿紫,算我求
你,以后别跟我再提我初恋女友的事情了好吗?小蓓听了不高兴,我……也难受。”
  “你到底长情不长情啊?”苏湘紫扭身坐回后座,很直白地问,“你这找了
一车女朋友的在这儿怀念初恋女友,怎么感觉就跟吃火锅的时候嚷嚷着减肥结果
一个劲儿往自己盘子里夹肉的人一样啊。”
  赵涛被噎了一下,心里更加烦躁,用力一蹬车子,“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那你先说啊,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
  “不说,你爱懂不懂。”
  “我爱懂啊,不爱懂干嘛问。”
  你一句我一句,就这么一路纠缠到了那个小饭店门口。
  不愧是新生报到日,生意的确非常红火,门口光小汽车就比平时自行车都多。
  赵涛一路上攒了一堆气,一锁好车子,就故意说:“看看人家的家长,都恨
不得搁学校住到孩子适应再走。瞧瞧你,连个家长影子都见不着。”
  “我家长来了啊。”她摸出钱包晃了一下,“喏,都在包里呢,一人一张卡。
一张是爹一张是妈,余额不够就给打,我花谁的少了还不乐意呢。这不挺好,总
比蓓姐家长不来卡里也没钱强吧?”
  妈的,这家伙战斗力真强……赵涛拍了一下脑门,被这一刀反捅得毫无脾气,
只好在旁边随便找了个不碍事的地方站住,说:“好了,我剩下就是等着饭店人
不多了,老板放人了带女朋友们回家。你要没什么事就趁早回宿舍吧,还有四个
舍友呢,你也别盯着小蓓一个人。”
  “我管她们四个干什么,她们我又不感兴趣。”苏湘紫一插裤兜,溜达着就
走向饭店里面。
  “诶?你干什么去?”
  她头也不回笑着说:“看看有座没,随便点俩菜,找蓓姐聊聊。”
              (四百二十五)
  “呀,没座。”苏湘紫根本就不是赵涛拦得住的类型,撩开塑料帘子钻进去,
甩开赵涛的手就先在里面溜了一圈,跟着站到刚送完一盆汤的余蓓面前,微微一
笑,说,“服务员,还有地方吗?”
  赵涛急匆匆跟了进来,这么几秒就急出一头汗,赶紧在后面说:“阿紫,你
不是吃过了么。”
  “我又想吃,不行啊?”苏湘紫一扭头,看见旁边这桌人正在叫服务员结账,
笑嘻嘻说,“那桌正好要走,服务员,帮我收拾收拾去。”
  余蓓微微皱着眉,看了看苏湘紫,又看了看赵涛,小声说:“你们一起吃饭
去了?”
  “是啊,金鼎居,学长请的客。”苏湘紫笑呵呵地说,“就是我怕吃穷他,
没舍得点,所以没吃饱嘛。”
  余蓓初来乍到,还不知道那地方是个什么概念,旁边不知何时凑过来的杨楠
吃了一惊,说:“金鼎居?就那一个凉拌豆腐敢卖四十多块的店儿?赵涛,你…
…你路上抢钱去了?”
  “她掏的钱。”赵涛垮着肩膀光想这就逃回出租房不出来了,“我哪儿吃得
起啊。”
  余蓓没有作声,低下头拨开赵涛,径直迈到走了客人的那桌旁边,帮着另一
个服务员收拾起来。
  苏湘紫满面笑容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冲着杨楠招了招手:“服务员,菜单。”
  杨楠眯起眼睛,小声对赵涛说:“赵涛,你专门带这么个家伙来这儿是嫌我
俩今天太轻松吗?”
  听出杨楠有点动气,看余蓓表情显然中午就攒着的不快也翻了倍,赵涛翻了
个白眼,“我专门带她来干嘛。是她非要跟着,我不让她就哭,大庭广众哭,哭
得跟我要强奸她一样。我能怎么办啊……”
  杨楠哼了一声,“你可真不挑食。”说完,她不等老板发飙,赶紧凑过去递
上菜单,顺便帮着余蓓一起收拾。
  学校门口的小馆子价格当然不敢上天,苏湘紫随便点了两个最贵的,也就七
十多块。
  不过这差不多已经是赵涛节约点吃吃一星期的伙食费,他过去坐下,皱眉道
:“我说,咱们不是已经吃饱了么,你又点俩菜是要干什么啊?”
  “等你女友下班啊,我又不愿意在外面站着,进来坐着不花钱怪不好意思的。”
苏湘紫笑眯眯抬起手,故意冲着余蓓喊,“蓓姐,再给我俩拿两瓶啤酒,要冰镇
的哟。”
  “我不喝。”赵涛觉得满脑子正在咕噜咕噜往上冒泥泡泡,就跟憋了一肚子
沼气一样,张嘴点个火估计能炸了,“你不是说想交个好闺蜜吗?你就这么交?”
  “对啊,一会儿人少了不那么忙了,我请蓓姐和楠姐吃好吃的啊,还可以喝
两杯。”苏湘紫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摇头晃脑地说,“我上来就请吃饭,
够有诚意了吧?”
  赵涛靠在椅子上,浑身无力。他看了看余蓓和杨楠,那俩还正忙得不停脚,
都懒得看他这边。
  苏湘紫就是个闲不下来的跳豆,隔一会儿就要对赵涛撩几句,看他故意不搭
理自己,等余蓓来上菜的时候,微微一笑,大声说:“学长,蓓姐这么漂亮的女
朋友,你当初是怎么追到手的啊?”
  余蓓把菜盘放到桌子中间,微微侧脸看着苏湘紫,深吸了口气,说:“是我
先喜欢的他,很喜欢很喜欢。他没追我,是我缠着他不放手的。”
  就像是在警告什么一样,她盯着苏湘紫的眼睛,一字字说道:“不管发生什
么,我都会一直缠在他身边的,不管谁来捣乱,都别想把我和他分开。除非我死。”
  “哎呀……蓓姐,干嘛这么吓人的表情,学长本来就够讨厌我的了,一路上
一直对我爱答不理的,你再说我几句坏话,他肯定更嫌我烦了。”苏湘紫扁了扁
嘴,做出一副小可怜的模样,“我初来乍到,好不容易看到你们几个我觉得挺顺
眼的朋友,我没家里人来送,蓓姐你也是靠男朋友和男朋友的女朋友来送的,我
还当咱们应该挺能谈得来呢。”
  余蓓被她暗箭戳了一下,身子微微一晃,拿起桌上的菜单抱在怀里,匆匆说
道:“抱歉,我去忙了。”
  赵涛看着桌上的筷子,真想拿起来狠狠敲对面那个女生两下。
  幸好,没一会儿,苏湘紫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总算是顾不上再来招他。
  她那清脆爽甜的嗓子说起普通话的时候略带乡音还不觉得怎么样,等到跟家
里人交流充满了那边的方言味道,就一下子显得噼里啪啦又快又响,三句话里赵
涛倒有两句半似懂非懂。
  足足说了十多分钟,苏湘紫才挂掉电话,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哈了口气,
也不用赵涛问,主动解释说:“我爸妈打来的,他们带着我妹在外面吃饭,顺便
问问我到学校情况怎么样。”
  “我当然是一切都好,我多让他们省心啊。这么远来上个学,都不用他们送。”
她笑着又喝了一大口,但眼里分明全是落寞和难过,“所以多认识几个朋友很必
要,不然,我要连个帮忙拿行李的都没有,上楼都成问题哎。”
  “学校有迎新的学长学姐,不会让你真连宿舍都上不去的。”赵涛被她刚才
的眼神触动,感同身受地心里一痛,轻声道,“你这么漂亮,有的是学长愿意帮
你。”
  “学长,你就不愿意帮我。”她笑呵呵地说,“你看,我花钱让你请我吃顿
饭你都不乐意,我花钱请你女朋友吃饭你也不乐意,你说,我长的像你初恋女友
是不是犯法了啊?”
  “我触景生情,难受。”他只好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唯恐她又提起长情与否
的自相矛盾,赶忙又说,“而且你有男友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男朋友又不是老公,合眼缘就在一起玩,不合眼缘就分手咯。”
苏湘紫挑了挑眉,“我又不打算结婚,我的目标就是每个年龄段找一个不同的男
朋友,体验一下各种男人的不同。”
  “呃……那你的年龄段打算怎么分啊?”
  苏湘紫表情夸张地叹了口气,“计划赶不上变化啊,我最先想的是五年换一
个,哪知道第一个就糟糕透顶,结果处了俩月就分了。所以只好动态平衡咯,遇
到合适的就久点,不合适的就赶紧分,免得互相祸害。”
  赵涛犹豫了一下,问:“那你目前交往的……最久的有多长时间?”
  “嗯……不到四个月吧。”她耸耸肩,很遗憾地说,“我倒霉啊,遇不到好
男孩。”
  她皱起眉,颇为认真地凑近了一点,小声问:“你说你们男生是不是有神经
病啊?我不想给呢死乞白赖想要说男女朋友就该干那事儿,可我给了呢,又嫌我
不矜持不是好女孩。我谈过男朋友明明每次都说的啊,为什么上床前都说不在乎
过后找碴呢?”
  赵涛颇为气闷地低下头,说:“你不是说出答案了么,你倒霉,没遇到珍惜
你的好男孩。”
  苏湘紫哦了一声,突然连珠炮一样说:“那你珍惜你女朋友吗?跟她们上床
了没?都不是处女了吧?最后只能有一个嫁你吧?剩下的呢?被人嫌弃嫁不出去
怎么办?”
  他苦涩地笑了笑,看一眼余蓓,回想着初次占有她的情景,缓缓道:“我可
没说过我是好男孩。我……就是个注定下地狱永世不得轮回的无耻流氓。”
  他在心里补了一句,遇到我,才是你这辈子最倒霉的事……
              (四百二十六)
  苏湘紫真的没怎么动那两盘菜,就是慢悠悠喝酒,喝几口,追着赵涛聊几句。
  磨磨蹭蹭到了快九点,饭店里慢慢没了什么人,只剩下三桌还在吃东西,老
板张罗了一盆菜几碗清汤面条,准备招呼店里的人吃东西。
  苏湘紫果然抬起手招了招,“蓓姐,楠姐,来我这儿吃,端面条来,我这儿
给你们点的菜。”
  杨楠皱了皱眉,不想理她。余蓓干脆直接坐在了老板那桌。
  赵涛正想劝苏湘紫别闹了,就见她噌的一下站起来,咚咚咚走到那桌旁边,
一弯腰就挽住了余蓓的胳膊,“蓓姐,给个面子嘛,咱们以后一个宿舍,抬头不
见低头见的,请你吃饭也不行啊?以后我来吃,还指望你给打折呢。”
  “我就在这儿吃挺好的。我们店里人都在。”余蓓皱着眉挣了一下,结果竟
没挣脱。
  赵涛也一早就发现了,苏湘紫这丫头看着挺苗条,力气可真不小,保不准杨
楠都要略逊一筹。
  “去嘛去嘛,不然我就再点一桌菜,不让你们厨子休息了。”苏湘紫一撅嘴,
干脆拍了拍老板的肩,冲着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叔甜甜一笑,“哥,把服务员借一
下,到我那桌吃饭去嘛,拜托啦。”
  那声跟裹了蜜一样的哥叫得那大叔眉开眼笑,一抬手就说:“小余,上大学
要注意人际关系,别这么生硬嘛。去吧去吧,我又不说你什么。在我这儿打工的
孩子有同学来了一起吃点很正常,别那么死板。小杨,你也去,腾出俩座位我们
还坐得宽松呢。”
  杨楠翻了个白眼,伸手帮余蓓端起碗,冲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往这边走了过
来。
  趁着余蓓和苏湘紫还落在后面,赵涛有气无力地说:“怎么样,体验到我的
感受了吧?”
  杨楠放下碗,一屁股坐到赵涛旁边,扭头小声说:“你可别招惹这个小妖女,
小蓓对她有心结,提起她眼神都不对劲儿。咱们好日子安安稳稳的,你要瞎折腾,
我可饶不了你。”
  赵涛苦着脸点了点头,心里却知道,这警告已经来得晚了。
  苏湘紫亲亲热热搀着余蓓过来坐下,一筷子夹起没怎么动过的菜,放到了余
蓓的碗里,“来,蓓姐,吃点。做兼职这么辛苦,可得吃点好的才行。”
  余蓓抿了抿嘴,尽管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她的心结似乎颇重,用筷子
把那团菜拨开到一边,低下头,仍只吃自己那一碗没什么滋味的清汤面。
  “蓓姐,你干嘛这么讨厌我啊……”苏湘紫伸着小脸在余蓓面前晃荡着,
“你不会是怕学长因为我的长相而移情别恋吧?”
  她咯咯笑了起来,“学长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赵涛窝着一肚子火在心里答了一句,是,没错,我他妈就是这么肤浅庸俗下
流低贱的人。
  余蓓还是不理她,只是绷着脸默默吃面。
  可苏湘紫压根不知道消停俩字怎么写,一扭脸就对杨楠说:“楠姐,你呢?
你是怎么被学长搞到手的啊?”
  杨楠眯起眼睛,咧嘴一笑,伸手摸了摸余蓓的脸蛋,说:“其实我喜欢的是
小蓓,想跟她在一起,只好勉强跟着赵涛咯。阿紫,我突然看你也挺顺眼哎。”
  哪知道苏湘紫根本不在乎,反而把自己嫩呼呼的脸蛋凑近了些,“好啊好啊,
楠姐,你要是喜欢我,回头咱们去约会呗。我还挺喜欢跟女孩子开房的,又软又
香又干净,还特别温柔。”
  杨楠一怔,皱眉道:“你……也喜欢女生?”
  苏湘紫摆了摆手,“没有啊,我还是觉得男生更好,可有人喜欢我,我就高
兴。管他男的女的呢。”
  杨楠撇下嘴角,不屑地说:“你这么阔绰,长得又好看,还缺人喜欢啊。”
  “缺啊……”她单手托着腮,眼神又显得落寞了不少,“喜欢跟着我混吃混
喝的算是喜欢我吗?喜欢跟我开房上床的算是喜欢我吗?到底喜欢我什么才算是
喜欢我呢?我想要的那种喜欢,总感觉就没遇到过呢。”
  杨楠似乎有些不忍心,叹息一声,伸筷子夹了一团放到碗里,吃了一口,笑
了笑,给余蓓也夹了一份,柔声说:“稍有点凉,但真挺好吃的。咱自己店的招
牌菜,也尝尝吧。”
  但杨楠显然低估了余蓓此刻心中的阴郁抵触。
  她放下筷子,挺直后背,低头望着碗里的菜,看了几秒,轻声说:“行了,
我饱了。”
  说完,她起身过去跟老板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大步走向门口,就这么走了出
去。
  赵涛心里一紧,赶忙从杨楠让开的位置冲出去,“小楠你吃,我去追她。”
  杨楠并没打算追出去的样子,她颇为玩味地望了一眼窗外余蓓从没见过的盛
怒模样,缓缓坐了回去,看一眼苏湘紫,微笑道:“剩咱俩了,聊聊吧。”
  “小蓓!小蓓!”赵涛匆忙打开车锁,推着跑到余蓓身边,看她走的方向不
对,赶忙道,“你报道第一天,晚上就不回宿舍住了啊?”
  “不回了。”余蓓的步子迈得飞快,都快赶上竞走,“我明天就跟小楠去把
行李收拾了,宿舍费我就当白交,我直接在外面住。”
  “就因为苏湘紫?”赵涛明知道答案,但还是只能无奈地问。
  “不。”没想到,她矢口否认,突然站定,一扭身,盯着他,带着一股近乎
绝望的情绪,泪眼婆娑地说,“是因为方彤彤!”
  “这……这是从何说起啊。”赵涛停步太急,一个踉跄差点把车子摔在地上。
  “你知道从何说起。”余蓓就像是爆米花用的黑铁疙瘩,在火上转了太久,
冷不丁发出了那一声吓人的巨响,“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什么办法来让女生爱你爱
得不可自拔,但我知道,你肯定对苏湘紫也用了!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
谁?你跟她才第一天见面啊!还能是因为谁!你说啊!你问心无愧的话,你说啊!
说啊啊啊——!”
  这歇斯底里的嘶喊吓得赵涛退了两步,手里的破自行车终于还是一歪,叮铃
咣啷倒在了地上。
              (四百二十七)
  看着哑口无言的赵涛,余蓓小小的身体剧烈地起伏了几下,抬手擦了把泪,
也不管路边好奇的学生和路人正在看过来,盯着他颤声说:“赵涛,我……我别
的什么都不在乎了,我连……连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都不愿意去想。我就想好好
爱你……我都没有奢求过你只喜欢我一个,但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为了你牺牲
了多少?我要过什么没有?苏湘紫呢?她凭什么?”
  “我……我也什么都没有给她啊。”赵涛心里一阵惶恐,不知所措地辩解着。
  “你上来就下手了,以后呢?”余蓓的眼泪就跟停不住一样啪嗒啪嗒往下掉,
“她不就是长得有那么点像方彤彤吗?不就是这个吗?赵涛……是不是我也整容
成那副样子你才会打心底喜欢我?是不是啊……”
  顾不得旁边全是眼睛在看,赵涛赶忙过去一把抱住她,紧张地说:“不是,
真的不是,没有,我没那么想过。我……我就是……我就是脑子一热,一糊涂。
我真没做什么。你看我这不也是一直在防着她呢么,她都怪我讨厌她了。”
  “我不信你。”余蓓抽了抽鼻子,“你就会骗我。”
  “那你要我怎么办?你说,和她绝交吗?我这就去,我马上去跟她说,这总
行了吧?”
  “你发誓。”她的声音很小,但语气非常坚决,“你发誓说你绝对不会喜欢
上她。”
  赵涛马上抬起手,“好,我……我要是喜欢上苏湘紫,就叫我……”
  “不用你。”她抬头望着他,“我不要报应在你身上。”
  “啊?那……那该怎么办?”
  “如果你喜欢上苏湘紫,那……你其他的女人,包括我在内,就都不得好死。”
她的眼里浮现出一股奇异的光,“反正,如果你选了她,那我们活着也没什么意
思了。”
  “我不发!”赵涛就跟突然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浑身寒气刺骨,浑身哆嗦
了一下,马上说道,“我才不拿你们的安危开玩笑!”
  “原来,这就是一个玩笑么……”余蓓眼里的光迅速暗淡下去,她退开两步,
扭头走向了他们的出租屋,“算了,当我没说过,我回家了。再见。”
  “小蓓!”赵涛彻底乱了阵脚,扶起车子想追才发现轮子摔歪了,他气得一
脚踢开那辆破车,可想了想最近手头正紧,只好又扶起来,双腿夹住正了正龙头。
  这么折腾了一下,再回头看,余蓓瘦小的背影就已经消失在了路对面的便道
尽头。
  那里恰好坏了两个路灯,又是对应学校操场看台后的位置,没有什么光。
  就好像有一团浓稠的黑暗,无声无息地,将她吞噬进去,连一点残渣都没有
吐出。
  心里的害怕上升到了极点,他跨上车子,就猛蹬着追了过去。
  在院门口,他追上了余蓓。
  可她一言不发,一脸冰霜,连泪都已经擦干。
  回家后,余蓓默默地冲了个澡,拿出一包泡面,冲开水吃了下去,进到隔壁
卧室,从里面插上了门。
  不管是赵涛还是后来回了家的杨楠,她都没有理会。
  那扇闩上插销的门,就好似直接关在了她的心上。
  杨楠澡都顾不上洗,把赵涛拖进卧室推到床边,扯过一张凳子坐下,瞪着他
说:“赵涛,你这个初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不是说高中就有个女生和一
个女老师追你来着吗?你不是没被追到吗?”
  赵涛双手托着额头,好半天,才缓缓道:“不,其实……那个女生追到了。
可是……那年夏天,她就……她就……死了。”
  “难怪……余蓓这么大反应,原来不是单纯的转学啊。”杨楠挠了挠头,
“这可有点坏菜,不是都说活人抢地位永远抢不过死人么,你这可好……死的死
了就够受的,结果又来了个克隆体。”
  “克隆体个屁,”赵涛没好气地说,“除了脸有些像,别的就没一样的地方!”
  他故意说得比较大声,希望隔壁的余蓓能听到。
  “那你拒绝她不就完了。”
  “我拒绝什么啊……”赵涛双手抓着头,感觉自己脑子里有二百五十六个礼
炮在砰砰砰放烟花,就快炸了,“难道人一个漂亮姑娘都没对我表白我就去跟人
家说对不起我不会喜欢你的所以你放弃吧?我就是把自己当偶像剧男主角也不能
自恋成这样啊。”
  他半是跟杨楠说半是跟余蓓说地大声道:“我已经对她说了好多遍了,我有
女朋友,还不止一个,我就是个下流好色无底线的人渣,而且她也有男朋友,身
边还不止一个男人,所以这没可能的。我说到这儿难道还不行吗?”
  杨楠点了点头,哦了一声,“要这么说我倒觉得可以了。我看苏湘紫挺要面
子的,应该不至于非要来当个四分之一。放心,我这人别的不行,看女生还是挺
准的,她就是缺人爱,缺魔怔了,你搁置她一阵子,她自然就去找别的男生了。
她这样的,我就不信能忍到男友复读完,我打赌她军训完就得开始寻摸别的男的,
赌什么都行。”
  可听杨楠这么一说,赵涛心里又有些难受。不过转念一想,还有个知情者金
琳不知道在做什么打算呢,新学期之后的日子,不定会是怎么一番扑朔迷离。
  他只好强打精神,也去洗了个澡。
  出来后,杨楠倒是成功敲开门,进去了余蓓那边,只留下他,在隔壁床上嗅
着两个女孩留下的味道,辗转反侧,一夜不得安眠。
  他根本没办法睡着,只要一闭上眼,两张颇为相似的脸就甩动着马尾辫在他
面前晃来晃去,交错,重合,分离,走远,他喊方彤彤的名字,回头的却只有苏
湘紫,他拼命地追,拼命地追,那个真正想要追到的身影却越走越快,越走越远。
  他惊慌地喊叫着,一个箭步跳了过去。
  可就在他的手快要触到飘荡的裙摆时,苏湘紫那绺挑染的长发鞭子一样紧紧
缠住了他,在那同样清脆却不怀好意的笑声中,把他一点点拖离远去的背影。
  他只能看着那抹影子消失在黑暗的梦境尽头,然后,在浑身不受控制的战栗
中挺身坐起,醒悟过来又一个噩梦折磨过他的事实。
  余蓓和杨楠在校门口的早餐店还谈了一个兼职,不到六点就会出门,赵涛起
床看了看,隔壁房间果然已经空无一人,尽管这会儿天都还没全亮,其实仅有五
点半多一点。
  今天开始,迎新的工作量会大幅减少,赵涛把隔壁余蓓她们没顾上叠的床铺
收拾了一下,打扫打扫家里,吃了一碗泡面,一想到去参加学生会活动就有可能
再遇到苏湘紫,心里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也不知道如果按照金琳的计划,长期投喂下去,苏湘紫会不会在爱情的影响
下有所转变。
  他突然想到了杨楠说的话,那个女孩缺人爱。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他感到一阵不安,因为他发现自己很难爱上她,连喜欢
都很勉强。而这样一个女生,一旦求不得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昨晚的难眠和噩梦让赵涛的精神很差,等到快八点的时候,他给金琳打了个
电话,说自己身体不好,今天上午请半天假,让她帮忙找个人代一下他那片。
  大概是觉得反正目标已经半强制地选定,再让他去观察说不定还要额外找麻
烦,金琳很痛快地答应下来,挂电话前,才不情不愿地叮嘱了他一句注意身体。
  接电话的时候就收到了短信,他挂掉后点开一看,竟然是孟晓涵发来的。
  而且,她的措辞看起来颇有些困惑。
  “赵涛,余蓓约我见面,听起来口气不太对,发生什么事儿了?”
              (四百二十八)
  赵涛抱着头在床上左右打了七八个滚,狠狠捶了墙几下,才算是冷静下来烦
躁到几乎崩溃的情绪,拿起手机给孟晓涵打了过去。
  “喂,晓涵,我刚才在厕所呢,没看到信息,我刚看见。”
  孟晓涵的声音听起来还算稳定,“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可能是我多心
了吧,说不定余蓓就是想跟老同学见见呢。”
  “我觉得应该不是。”赵涛苦恼地捶了自己脑袋几下,但脑子就是这么个脑
子,不是天线不灵光的电视,敲也敲不出什么新节目来。
  他不知道怎么说,只好含糊地表示:“晓涵,小蓓正跟我生气呢,昨晚一夜
都没搭理我。你……你要是听她说了什么气话,千万别往心里去好吗。”
  可孟晓涵显然是误会到了别的方向去,自嘲般轻笑一声,就缓缓道:“放心,
赵涛,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怎么会和她争呢。她心里有气也是正常的,没关系,
我不会和她吵的。我可以向她道歉。”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赵涛嘴里的唾沫星子差点把手机打飞出去,“不
是这回事,小蓓找你肯定不是为了这个。我……”
  他说到这儿,嗓子眼里顿时又跟塞住了一根擀面杖似的,不知道怎么把话接
下去。
  怎么说?告诉孟晓涵余蓓是因为突然出现了一个长得和方彤彤挺像的女生而
和他冷战?
  换别人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孟晓涵可是他的老同学啊。
  要是这都还不知道他跟方彤彤的关系,联想不到当初她转学、他病休之间的
秘密,那未免也太蠢了点。
  他正在苦恼如何想借口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孟晓涵的声音,“好了,不
说了,余蓓到了。让她看见我跟你打电话不好。你放心吧,她怎么样我我都不会
生气的。回聊,我先挂了。”
  结果,赵涛什么也没来得及说。
  而他不相信,余蓓什么都不会说。
  说了之后呢?
  他抱着头,颓丧地躺回到床上,如果这会儿有人能给他一个时光机,他肯定
要穿越回昨天先把自己兜里那些糖偷出来丢个干净。
  可惜,没有什么时光机,也没有后悔药可吃。
  他翻出来那几块糖,恼火地拉开抽屉,锁进了里面他以前用来放针管之类东
西的铁盒子里。
  他已经不敢再带着在身上,他宁愿把一切交给金琳,至少金琳比他聪明,聪
明得多。
  而他就是个蠢驴,彻头彻尾无可救药的蠢驴。
  他拉起被子,把自己蒙在里面,完全不敢想象,下个月张星语回来后,现在
的裂隙要转变成怎样可怕的崩塌。
  只能指望金琳早点多喂苏湘紫吃下去,只能指望苏湘紫吃了之后会越来越听
话,会乖巧懂事,知道体贴,只能指望自己到了那时可以制得住她,让她接受一
段畸形而隐秘的关系。
  这似乎已经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他拿起手机,无奈地给金琳发了条短信,“就靠你了。”
  这句话没头没尾,还很奢侈地浪费了一条短信剩余的字数。
  但他知道金琳能看懂,能明白。
  不一会儿,金琳回复了一句:“下午四点,到宣传部办公室等我。”
  “好。”
  回完这句,他抓起枕巾狠狠揉了揉脸,缩进被子里,蜷成婴儿一样的姿态,
昏昏沉沉地睡了。
  他隐隐期待着自己能生一场大病,住院之后,心疼他的姑娘们就能暂时妥协
很多问题。
  可惜他最近的运气似乎格外不好,中午醒了之后,尽管精神状况依然糟糕,
但身体已经休息过来。
  杨楠和余蓓当然不在家,而他看了一下手机,也没有孟晓涵发来的短信。
  他忍不住给孟晓涵打了过去。
  可她没有接,只是给他挂断之后,发来了一条短信:“正忙呢。不方便接电
话。”
  “余蓓都跟你说什么了?”他提心吊胆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一些有趣的事而已。”
  “那到底是什么?”
  这次,孟晓涵没有回复。
  “你生我气了?”他拿手机抵住额头,微微颤抖着发送了过去。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孟晓涵才回复了一个字,“没。”
  “咱们什么时候能见一面?”
  “我挺忙的,过后吧。”
  短信的文字无法承载语气,手机的两端也还没有进化到能看见彼此的表情,
但赵涛分明感觉到,自己看见了孟晓涵隐隐带着怒气的脸,正用失望而冷漠的眼
神望着他,轻声说:“赵涛,你为什么总是骗我?”
  他摊开四肢,终于意识到,一切,都要失控了。
              (四百二十九)
  “苏湘紫没兴趣加入学生会。”在办公室里见面之后,金琳直接先抛出了一
句,跟着面色阴沉地说,“你可真有眼光,能告诉我你看上她哪点吗?我怎么观
察,那好像也是个比我还不符合你择偶观的女生吧?她比我漂亮那么多?比你身
边那些女生漂亮那么多?”
  “这……是有原因的。”赵涛知道纸包不住火,更包不住金琳想要知道的消
息,干脆含糊地回答,“她长得很像我一个故人,某个角度特别像,我……一时
没忍住。”
  他摇了摇头,“说真的,不合适就算了吧。我也觉得她实在不合我的心意。”
  “可惜好像已经晚了。”金琳扭身坐到桌边,叹口气,摇摇头,“她对整个
学生会不屑一顾,却唯独说能保证进宣传部的话就考虑考虑。赵涛,你的精虫还
真是……可怕啊。”
  他不知道怎么接茬,只有坐在那儿保持着注定不会太久的沉默。
  “不过我已经跟她交上了朋友,”金琳拿出一块奶糖,剥开放进嘴里,红艳
艳的嘴唇打开,灵活的舌尖拨弄着柔软的糖块,故意在牙齿内侧碰出细小的声响,
她玩了一会儿,吃下去,才接着说,“接近苏湘紫其实挺容易的,她好像没什么
同性朋友,我觉得我只要拿出点时间,就能成为她在大学里的第一个闺蜜。”
  “那是你的本事,她昨晚可是把小蓓已经彻底得罪了。”赵涛沮丧地低下头,
“我总觉得自己踩了个大地雷,脑袋疼。”
  “要我帮你放松一下吗?”金琳靠过来,曲起腿用浑圆光滑的膝盖很撩人地
在他的腰侧上下磨擦了几下,“看上去,你昨天过得不是很好。”
  “我没心情。”他叹了口气,说的算是实话,大头都快炸了的情况下,他对
小头的感觉也跟着淡漠了许多。
  但金琳已经过去反锁好了门,虽然窗帘还没拉,但他们所在的位置,不管窗
户外的眼睛怎么看也看不到。
  她回来,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舔了舔他的耳朵,手指隔着短袖衫的
棉布轻轻搓着他的乳头,轻声道:“可我觉得,你有心情没心情,都不影响你那
根东西变硬。”
  “金琳……我……”他正想说点什么拒绝她,就发现,她从兜里摸出了一片
避孕套,在他面前晃了晃。
  “好吧,随你高兴。”他往后靠去,懒得再说,仰头望着天花板,神情恍惚。
  “别表现得像是我在强暴你好吗?”金琳用湿润的眼神望着他,双手掀起了
自己的上衣,解开胸罩,露出丰美如玉的双乳,“就算是为了我的辛苦,你也该
犒劳犒劳我吧?”
  他想了想,抬起身,抱住她,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凑上去吻住了她。
  爱情是最好的春药,他最清楚的就是这一点,所以他明白自己该如何做,也
明白金琳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他对做爱已经非常熟练。
  可他发现自己对爱依旧无比陌生。
  幸好,他现在需要给的并不是爱,而是交媾,交配,交欢。
  他把金琳抱到桌上,顺次进攻她所有的敏感带,拿出了纯粹的服务心态,耐
心的舔吻耳根、颈侧、腋下、肋边、乳房、肚脐、大腿内外和饱满的耻丘。
  他用鼻尖拱着她充血的阴核,用舌头挖掘着湿透的膣口,他送她高潮了两次,
才把她的双脚架到肩头,希望能趁着她娇喘吁吁目光涣散的时候,就这样插进去。
  但她垂手挡住了那已经颇为饥渴的花房,摇了摇头,没有什么犹疑地指向了
旁边放着的避孕套。
  他只好撕开,套上,明知道这会给金琳留下更多可用的精液,却没什么办法,
或者说,他已经懒得去想什么办法。
  他落水了,唯一的浮木就是金琳,他别无选择。
  他温柔地刺入,用在其他女孩身上积累的技巧来取悦她,把她哄上愉悦的顶
峰,然后,长久地持续。
  当精液冲出身体,涌入那个薄薄的橡胶囚笼中时,赵涛的脑海一片空白,什
么也无法思考。
  他发现自己就需要这种感觉,像个渴求麻药的瘾君子,只能在短暂的欢愉中
自我放纵。
  “好了,起来吧。再晚些,收拾好的干事们该回来了。”金琳推开他,跳下
桌子,连衣服都没顾上整理,就先扯掉了他老二上的小雨衣,拉长,打结,掏出
纸巾包上,塞进兜里。
  赵涛坐到椅子上,他只需要收好鸡巴拉上拉链而已。
  真是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了。
  “等我和苏湘紫处好关系,我想,咱们的计划差不多就可以开始了。”金琳
整理好衣服,望着他的脸,语气平静,毫无波澜,“赵涛,我想我应该最后确认
一次你的意思,就是她了,对吗?”
  不是她的话,是不是还要再选一个呢?筏子上装满了人,突然掉下一个骆驼,
然后,还要再强行带上一个不知道装着什么的箱子吗?
  苏湘紫是个巨大的赌桌,赵涛根本不知道把筹码押上去最后会得到什么结果。
  可他觉得,自己没有选择。
  “就是她了。”
  他闭上眼,对着赌桌推了一把。
  Show hand。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