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43 - 狠狠射成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四十三章
  当我来到楼下时,已经有一部分学生聚集在酒店门前的空地上了,各个班级
的班主任穿梭在学生之间,组织着各自班级的纪律。叶雯雨校长则站在队伍的前
面和一个酒店工作人员打扮的人交流着什么。
  见此状况,我赶紧小跑着入队了。
  之所以没有等苏雅一起下来是有原因的,其一是她好像有另外的安排,和我
的时间本来就是错开的;其二就是我不想再引起注目了,和谭霜雪,叶晓晓,唐
月她们混在一起已经让我在班上备受瞩目了——平日里经常能感受到一些男生充
满着恶意的眼神。就连一些女生也因为一些奇怪的传言而躲着我,视我为洪水猛
兽。我现在在班上的风评简直跌倒了底谷,平时的课堂作业都没人愿意给我抄了。
现在张灵儿是我妹妹这件事也有一部分人知道了,如果还被发现我和苏雅的关系
也不简单,那我不就彻底成了「阶级敌人」了。
  刚来到自己班级的队伍站定,我的肩膀就被人从后面拍了拍,回头看去,只
见一个戴着灰色口罩的男生正鬼鬼祟祟的站在我身后,我盯着他脸的上半部分看
了好久才辨认出来这货是朋友A。
  「你干嘛跟个恐怖分子似的,刚刚去哪里抢银行了吗?」看着朋友A的装扮,
我不由的吐槽道。
  「嘿嘿嘿。」面对我的调侃,朋友A意外的没有选择怼回来,而是发出了几
声淫笑,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几乎快要眯成一条缝了。
  「你干啥呢,笑的这么淫荡。」
  「嘿嘿嘿,」朋友A继续淫笑着,他把我拖到了队伍的最后面,看了看周围,
发现没什么人注意这里后,他才指了指自己的口罩,神神秘秘的说道,「给你看
个东西。」说着,朋友A掀起口罩的一角,让我看到了藏在口罩下面的内容——
一块灰黑色的印记。
  恩,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鞋印吧。
  只见一个脏脏的鞋印横贯在朋友A的下半张脸上,从鞋印的清晰度和完整性
来看,应该是使劲一脚踩上去的。
  「嘿嘿,我妹妹踩的!」我还没来得及询问,朋友A就迫不及待的解释了起
来,他兴冲冲的说道,「这是帮我妹妹搬行李获得的奖励哦。」
  「原来你特么那么兴奋的跑过去找你妹妹就是为了这个吗!」我忍不住翻了
个白眼。
  「当然啦,」朋友A无耻的点头承认了,他一脸得意的说道,「悄悄告诉你
哦,我还偷偷舔了我妹妹的鞋底呢!羡慕吧。」
  「谁会羡慕这个啊,你这个变态!」我毫不留情的怼了过去。虽然口头上是
这么说的,可是在看到朋友A脸上的鞋印之后,我的内心确实是有点小羡慕的。
  「呵呵,别装啦,」朋友A搂住我的肩膀,一脸欠打的表情凑了过来,「我
知道的,你肯定在羡慕吧。」
  我的额头瞬间蹦出来几根青筋,朋友A这嘚瑟劲让我有些怒了,我怎么甘心
被这家伙比过去。
  「你给我等着!」撂下这样一句狠话之后,我马上转身去找自己的妹妹去了。
  张灵儿所在的班级很好找,最左边就是她们高一一班的队伍。而张灵儿本人
就更容易找了,只要看看周围那些男生的视线交汇处,我那相貌出众的妹妹就鹤
立鸡群般的站在那里。男性还真是视觉动物啊。
  当我找到张灵儿的时候,她正和身旁的田巧巧开心的聊着天,我都走到她身
后了,她还丝毫没有察觉的迹象,顿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形成。我微
微屏住呼吸,伸出双手准备吓她一跳。可谁知我的双手刚伸过她的双肩,她突然
轻颤了一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腰身一扭,一个猛烈的肘击便狠狠的砸在
了我肋骨下方的软肉上。
  这一下很是给力,刚好击中了人体的要害之一。我疼的躬起了身子,双手条
件反射的缩了回去,捂住了被击中的地方。而就在这一瞬间,张灵儿那纤细的右
腿猛的往后一带,坚硬的脚后跟便径直砸在了我的裆部上。
  「欧~」男性最脆弱的地方被直接命中,我不由的夹紧双腿,直接瘫在了地
上。
  这一切都是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从我伸手探向张灵儿,到被自家妹妹两招放
倒在地上,只不过才过了两秒钟而已。
  「谁啊!」张灵儿一脸不爽的回过头来,可等到她发现地上蹲着的是我之后
立马就变了脸色,「哥?」张灵儿急忙蹲下身子扶起了我,一脸的不好意思,
「对不起,哥,我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是有人想占我便宜,所以条件反射的就
用了防身术。」
  「……」听到张灵儿的解释,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这臭丫头下手也太
快了吧,都不看清楚对象到底是谁就直接动手了,很容易误伤的好吧。不过至少
今后我是不用担心她的安全问题了,这敏捷的身手,这招招「致命」的攻击,谁
敢找她的麻烦谁倒霉。
  「对不起啊,哥,你没事吧?」张灵儿一边道着歉,一边紧张兮兮的看着我,
生怕我出什么状况。毕竟她知道自己攻击的可是男性身上最脆弱的部分。
  此时周围已经有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这里,甚至是老师也被这里的骚动吸引
了过来。
  「干什么呢这是?」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张灵儿,你
在干什么?」看样子这个人貌似是张灵儿她们班的班主任。
  「李老师,」一旁的田巧巧在这时站了出来,她指了指我,面带微笑的解释
道,「这个人是张灵儿的哥哥,他们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是这样吗?」李老师转头看向我。
  「差不多是这样……」我强忍着真·蛋疼的感觉,点了点头。
  见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李老师便稍微整顿了一下纪律就转身离开了,当然,
我也被她撵走了。
  当我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班级的队伍后,朋友A这货正使劲的憋着笑。看样子
这孙子刚刚跟在我身后,偷看我出糗呢。
  「被张灵儿踢中那里的感觉怎么样?」朋友A一脸的坏笑,「真是舒畅啊,
看你这个无耻后宫男受挫太爽快了!」
  「你特么少说两句行不行!」我心里郁闷极了,「还有,那个无耻后宫男是
什么鬼!」
  「哼,你就没有自觉吗!该死的现充!」
  「现充个鬼啦!」
  「啊啊,出现啦,现充的那副丑恶的嘴脸!」
  「哥。」正当我被朋友A使劲嘲讽的时候,张灵儿的声音突然从我背后传了
过来。我赶紧回过头去,只见张灵儿正朝我走来,而田巧巧则默默的跟在她身旁。
  还准备继续调侃我的朋友A见到张灵儿过来了,便马上闭上了嘴,脸上闪过
一丝局促,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
  「你怎么过来了?」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张灵儿。
  「我才要问你呢,」张灵儿有些无奈看着我,「你刚刚过来找我不会就是为
了被我揍两下吧。有什么事,说吧。」
  「额……」不知为何,被张灵儿主动提起后,我却有点不太好意思说了。刚
刚是被朋友A激起了攀比心理后我才跃跃欲试的去找张灵儿的,可现在冷静下来
后想想,身为哥哥,居然主动去找自家妹妹求踩,这种行为也太变态了吧。
  「没,也没什么事,」我果断的扯了个谎,准备把这件事揭过去,「就是突
然想看看你。」
  「噗……」没想到我这话刚一落音,张灵儿居然噗嗤一声,直接笑了出来,
「什么嘛,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为什么还要特意跑过来看我啊。」张灵儿虽是
这么说的,不过仔细看去,却能够发现她嘴角洋溢着真切的笑容,脸颊上也微微
泛起了一丝红晕。
  看着张灵儿的这个样子,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罪恶感。啊啊啊,对不起
啊,张灵儿,就原谅老哥的这个善意的谎言吧!
  「不对!」就在这时,朋友A突然插嘴进来,「不是这样的吧。」说着,他
有些不怀好意的瞟了我一眼。我立马反应过来,这孙子要搞事情啊!急忙扑上去
就要堵朋友A的嘴,可谁知这家伙早有准备,身子一扭,直接躲开了。他快步来
到张灵儿面前,矮着身子,一脸讨好的表情说道,「张星这家伙可是另有目的的,
他……」
  「孙贼!」见势不妙,我冲上去就是一个嘲讽打断了朋友A的对话,然后马
上接一个擒抱,甩开了他。
  「哥?」张灵儿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啊哈哈,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连忙摆了摆手,尬笑着。
  「有事!」谁知道朋友A还不死心,从背后冲上来拼了命的给我搞乱,「张
星这家伙找你是为了让你踩唔……」朋友A说这句话的时候语速极快,虽然我已
经反应迅速的捂住了他的嘴,可是那个关键字还是从朋友A的嘴里漏了出来,被
张灵儿听到了。
  「呵呵,哥,」张灵儿虽然面带着微笑,可我在她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任何笑
意,「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吗?」
  「唔……」我顿时冒出来一身冷汗。
  「嘿嘿。」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朋友A得意的笑了几声,便默默的退开了。
我这个时候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但是我也没时间去找他麻烦了,现在首要任务
是向张灵儿解释清楚。
  「我……」
  「我要听真话。」
  我还没开始说话,张灵儿就直接打断了我,她目光平淡的看着我,却有种说
不出的威严感,我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有些不敢和她对视。
  「哥,说吧,我听着。」张灵儿开口道。
  「好……好的……」莫名的心理压力迫使我把事情的原委老老实实的说了出
来,包括我是怎么羡慕嫉妒朋友A的当时的心理。全部说完后,我不由的松了口
气,可马上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加紧张的心情充斥我的内心,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
在承认错误后,等待家长的惩罚一样。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默认自己比张灵儿低一等了,而张灵儿好像也习
惯我在她面前表现的低姿态了。
  我低着头看着地面,紧张的等待着自家妹妹对我的裁决。
  「哼。」张灵儿轻哼了一声,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双腿下意识的打颤
起来。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的心里不由的苦笑了一下,看来我是真的害怕面前的
这个小丫头啊,仅仅只是听到她的声音就变成这个不像话的样子了。可是面对这
种悲哀的状况,我的内心却涌现出了一丝病态的快感。明明是哥哥,却在自己妹
妹的面前表现的这么低声下气,这种身份逆差带来的羞辱感让我的下体不禁有了
反应。
  「哥,蹲下来吧。」张灵儿平静的开口命令道。
  「恩……」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屈下双膝就要准备跪在地上。
  「哥,你干嘛呢?」见此,张灵儿赶紧制止了我,她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小
声的质问道,「你往下跪干嘛?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仿佛是在怪罪我不爱惜
自己一般,张灵儿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啊?你不是让我跪下吗?」我此时才如梦初醒。
  「我什么时候要你跪下啦?」张灵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是要你稍微蹲
下来一点啊。」
  「额,我还以为你要准备惩罚我,要我跪下呢……」我摸了摸鼻子,有点尴
尬,「是我听错了……」
  「嘻嘻,你如果喜欢跪着,也可以跪着啊。」田巧巧突然插嘴进来,她一脸
笑眯眯的凑到我身前来,像是在开玩笑一样说道,「别不好意思嘛,给姐姐大人
下跪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额……我……」我被田巧巧这突然的「玩笑」搞得有点不知所措。
  「别戏弄我哥啦,」见此,张灵儿马上把田巧巧拖离了我的面前,暂时给我
解了围。「他不擅长应付别人的戏弄。」张灵儿对田巧巧告诫道。
  「嘻嘻,好好好。」田巧巧乖巧的点点头,然后重新看向我,笑道,「不好
意思啦,别往心里去哦。」
  「没事,没事。」我赶紧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
  「哥,你现在可以稍微蹲下去一点点了吧。」张灵儿走上来双手按住我的肩
膀,往下按压着。
  「你准备干嘛?」我有些疑惑。
  「哎呀,你别管那么多,照做就行了!」张灵儿有些不高兴的白了我一眼,
我便赶紧照做了。
  「嘻嘻。」见此,张灵儿轻笑一声,在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踮起脚
尖,快速的在我脸颊上「啾」了一下。朋友A和田巧巧以及默默关注这里情况的
一些学生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愣住了。
  「喂,那边的那个人。」张灵儿看向朋友A的方向,大声说道,「这就是我
对我哥的奖励,我才不会让我哥变得那么下贱呢!」说着,张灵儿十分亲密的搂
紧了我的一条胳膊。
  此时的我才刚刚从张灵儿的那一个轻吻中反应过来,摸着还带着点湿气的脸
颊,我低下头楞楞的看着蜷缩在我怀里的张灵儿。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张
灵儿微微抬起头来,冲我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朋友A此时可能是被张灵儿刚才的那番话打击到了,本来一脸幸灾乐祸的表
情,现在却变成了苦瓜脸。注意到朋友A表情的变化,我的心里不免有些小得意,
叫你丫刚才在我面前炫耀,叫你丫刚才出卖我!
  「嘻嘻,变态老哥,我给足你面子了吧。」张灵儿靠在我怀里小声说道,
「不过……」说着,张灵儿停顿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我可没准备原
谅你刚才欺骗我这件事哦,等着吧,等没人的时候我要好好惩罚你一下!」说完,
张灵儿便从我怀里钻了出去。「拜咯,老哥。」张灵儿笑着对我摆了摆手,便转
身离开了。
  「拜……」我有些不自然的回应着张灵儿的再见。刚刚在张灵儿说出「惩罚」
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下体竟然产生了反应,为了不让人发现,我只能稍稍压低
了肩膀,把胯部微微往后收了一点。
  当我把目光从张灵儿的背影上移开后,却突然发现田巧巧竟然还站在原地没
动,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让我心里有些发虚。
  「怎……怎么了?」我试着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毕竟田巧巧是张灵儿的
朋友,以后肯定会经常见面的,我想稍微和她打好一点关系。
  「没怎么。」田巧巧却只是语气冷淡的随便应付了我一下,她深深的看了我
一眼,然后用一种充满深意的语气说道,「再见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啊啊啊啊!你个混蛋!」等到张灵儿和田巧巧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后,朋
友A这家伙突然一副要跟我拼命的姿态朝我冲了过来,「可恶啊,你这个挨千刀
的家伙,好让人羡慕啊!张灵儿竟然愿意亲你,我家里的那个妹妹从来都只是把
我当做仆人来看待啊!」朋友A揪住了我的衣领,用力的晃着。
  「你还有脸找我麻烦?我还没算你刚刚卖我的那笔账呢!」我立马和朋友A
打闹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学生下来的越来越多,酒店前面的空地上顿时变得拥挤
了起来,也没空间让我和朋友A继续打闹了,我们便停了下来。此时谭霜雪也从
酒店里出来了,不过我却发现她是一个人出来的,明明之前进去的时候她那个小
组的其他三人也在啊。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一个背着超大号双肩包的女孩子突然从酒店里面冲了出
来,一把拦住了谭霜雪的去路。
  什么情况?谭霜雪这是被人找茬了还是什么?我正要准备赶过去帮助谭霜雪,
可那个背着超大号双肩包的女生接下来行为却让我不由的愣住了。只见她从衣服
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梳子,然后给谭霜雪梳起头发来,而谭霜雪的反应也有些出乎
我的意料,她竟然乖乖的站立在原地,任由那个双肩包女生给她梳头。
  这是咋回事啊?我满脑子的问号。
  「嘿嘿,好奇了对吧。」仿佛看穿了我心中的想法,朋友A凑了过来,露出
了一副十分欠扁的样子,「就让本大人来给你指点迷津吧!」说完,朋友A也不
管我那嫌弃的眼神,开始自顾自的解释起来,「那个背着包的女的是谭霜雪同学
的室友,叫谭萱,不过根据我所获得的情报来看,她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止如此。」
  「啥意思?」
  「单单是室友的话,那个谭萱对谭霜雪同学也照顾过头了,据可靠情报显示,
谭霜雪同学平时的衣食住行全是那个谭萱在负责。」
  「真的假的啊?」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的情报是绝对不会出错的,」说到这个的时候,朋友
A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起来了,「考虑到她们都姓谭,莫非她们是一家人的关
系?」
  「恩……有可能吧……」
  我和朋友A正讨论着,眼睛余光却瞥见谭霜雪已经告别了谭萱,朝这边走过
来了,我们便马上停止了讨论,毕竟这也算在背后谈论别人的私事,让当事人听
到了不好。
  谭霜雪朝我迎面走来,我正想和她打个招呼,可谁知谭霜雪却突然别过脸去,
一言不发的绕过我,只留给了我一个背影。
  诶诶诶?怎么回事?谭霜雪这是不想理我的意思吗?
  正当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一阵骚动突然从队伍前方传了过来。我不
由的寻声望去,却发现苏雅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队伍前面的空地上,刚才那阵
骚动,正是一些男生看见苏雅后发出来的。
  「快看!是苏雅呢!」朋友A也看到了队伍前方的苏雅,一脸兴奋的用手肘
疯狂的顶我的腰。
  「恩恩。」
  「给点反应啊,那可是苏雅啊!」见我面无表情的样子,朋友A有些
  「额……你想让我做出什么反应?」我不解的问道。
  「你……」朋友A顿时无语了,「你特么果然是个基佬吧,看见五大校花之
一的苏雅竟然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你……」说到这里,朋友A突然顿住了,他
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脸上的表情扭曲到了极点,看我跟看阶级敌人似得,
「我特么差点忘了,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已经勾搭上了五大校花中的四个了,所以
苏雅对你来说已经没有特别的感觉了吧,该死的现充!」
  「现充你妹,我哪现充了!」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特么都单身17年了,
现充个鬼啦!」
  「哼,你别在这说有的没的的了,幸好还有苏雅同学没有落入你的魔爪,五
大校花没有让你集齐,不然我真的想日死你!」朋友A咬着牙,一脸的不爽。
  「额……」听完朋友A说的话,我突然有点莫名的心虚,视线不由的飘开了。
  「安静!安静!」这时,教导主任突然来到了苏雅身旁,拍着手示意我们安
静下来听他讲话,「等下晚上的时候我们要在这块空地上搞篝火晚会,到时候我
们需要组织一些娱乐节目,希望各班的同学可以踊跃报名,施展自己的才华。除
此之外,我们还为同学们准备了烧烤,大家可以随便吃。」
  「哦哦!太棒了!」
  听到这里,底下的同学们顿时骚动了起来。
  「安静,安静!」见此,教导主任不得不再次进行纪律的维持,等骚动渐渐
平息下来后,教导主任才继续开始讲话,「还有件事要跟大家说一下,苏雅同学
是这次活动的总负责人,接下来的行程都是由她负责安排,大家如果有什么建议
或者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向她反应。」
  「嘻嘻,就是这样,这家酒店是我们家的产业,大家如果觉得住宿方面有什
么问题可以找我,我可以帮你们解决哦,」苏雅面带温和的微笑说道,「接下来
的两天就请多多关照了,同学们。」
  「哦哦!」
  下面的学生们非常配合的欢呼了起来,我发现这些呼声最高的人里面大部分
都是男生,他们估计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更进一步的接近苏雅吧。
  后面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苏雅站在上面说了一堆特别官方的演讲,然后就
是校长演讲。话说苏雅的演讲竟然放在了校长的前面,她的声望是有多大啊。
  演讲全部结束后,我们也就解散了,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休息了,每个
班都要选一部分人出来做苦力,为晚上的篝火晚会做准备。很不幸,我被班主任
选中了。朋友A这货倒是运气好,没有被选中,不过这家伙一点也没有和我这个
死党同甘共苦的觉悟,刚解散就抛下我一个人跑了。看他离开时笑的那猥琐的样
子,我敢打赌,他绝逼又去找他妹妹去了。
  一直站在我身后的谭霜雪也没有被选中,班主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伸手指
了指我,习惯性的就要往后再指一下,可当他看到目标是谭霜雪之后,顿时浑身
一颤,手指立马拐了个弯,怼到了自己的脸上,作势推了一下眼镜,然后一脸尴
尬的绕开走远了。班主任一直都有点怂谭霜雪,毕竟她身上的气场太强大了。
  我本来想趁着解散的时机去找谭霜雪好好谈一下,但没想到等我转过身去找
她的时候,她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谭霜雪这是在故意躲着我吗?难道谭霜雪已经讨厌我到这种程度了吗?我的
心情突然有些莫名的失落。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走了过来,把我和班上其他几个同样被选中做苦力的倒
霉蛋集合了起来,带到了校长面前,和其它班的倒霉人士站在一起,而苏雅同样
也在,不过她是站在校长的身侧,有种和校长身份平等的架势。
  我有点不想被苏雅看到我站在下面,怕她做出什么奇怪的反应,便缩着身子,
躲在了一个大个子的后面。
  校长召集我们过来的意思很简单,让我们听从苏雅的安排做事。稍微交代一
番之后,校长就离开了,苏雅便开始给我们安排起了任务。我们被大致分成了男
生组和女生组,男生组负责体力活,去搬运篝火晚会需要的杂物,而女生组则由
苏雅亲自带队去准备烧烤所需要的食材。
  我们由苏雅找来的工作人员带队,来到了酒店的储物间。储物间的空间虽然
很大,但是里面堆满了杂物,能够让我们落脚的地方也不多,我们只能一个一个
的进去,把东西搬出来,再换下一批。按照苏雅的意思,椅子和烧烤架都是最基
本的东西,因为要有娱乐项目,所以音响也需要几台。
  缺乏锻炼的我,力气根本就算不上大,所以我果断的选择了搬运轻一点的椅
子。有几个男生可能是想到时候在女生面前显摆自己,纷纷抢着去搬角落里的那
几台看起来特别笨重的音响。看着他们一个个搞得脸红脖子粗还在那死撑着,我
就心里感到愉悦,叫你们装逼。
  从储物间到酒店外边需要经过一条很长的走廊,当我转过一个拐角,经过安
全通道旁边时,安全通道的大门突然打开,两个男生从里面冲出来就把我按住了。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脚下一空,竟然被这两个男生硬生生的甩进了安全通
道里。
  我栽倒在地上,手中的椅子也中途脱手飞了出去。两个男生赶紧跟着走了进
来,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生快速回身关上了安全通道的大门并反锁,而另一
个留着一撮小胡子的男生则一脸不怀好意的朝我靠了过来。
  「小子,我们来好好谈谈!」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