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韩娱圈】27] [下一篇:【韩娱圈】28]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4ee.com 加入收藏夹!


                (10)
  当汽车慢慢驶离这座城市,正好下起了雨。
  刘嘉瑶望着车窗外灰暗的城市,玻璃上映出的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她不舍,因为,这里有她此生唯一在乎的人;她又毫无留恋,因为这里已经
再无容身之处。
  也许这个世界上,已经再也没有刘嘉瑶这个人了。
  「你还在想那个小子吗?乖女儿?」坐在身边的丁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烟,
转而笑了笑,伸过手在刘嘉瑶隆起的腹部上摸了摸,淫笑道,「抽烟对胎儿不好,
我还是不抽了。」
  「不过黑人们生命力都很强,你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还喜欢尼古丁呢!」
  刘嘉瑶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那只手伸进衣服,抚摸着一对因受孕而饱胀的
乳房。
  「爸爸。」她顿了顿,回过头,双眼看着丁强,那双眸子中,似乎是拼凑起
来的最后的坚强,「爸爸,就没有一点舍不得我吗?我真的曾把你当做爸爸的。」
  丁强似乎被这目光中那光芒震慑住了,那是坚贞的灵魂将要燃烧殆尽的光芒,
似乎穿透了丁强心中的黑暗,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一切都是命啊,你也别怪我。」他拍了拍刘嘉瑶的头。
  嘉瑶顺从地趴在他腿上,解开裤子,将阳具纳入口中,香舌熟练地绕弄,原
本软趴趴地阳具慢慢挺立起来。
  由于龙宫的专用迎宾车是房车式的,司机无从得知车厢里的情形,保密非常
好。刘嘉瑶的呻吟和喘息不会泄露到外面。
  丁强环抱着坐在腿上正上下挺动的刘嘉瑶,一对乳房充满了乳汁,正从红枣
大小的乳头中溢出,棕黑色的乳晕也由于妊娠而变得如茶碗口大小。
  「管不得,有人喜欢搞孕妇,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何况还是一个少女孕妇,
你一定是我的作品里,可以称得上艺术品的女人了。」
  刘嘉瑶没有回答,也是无暇回答,长期服药培育的淫媚肉体,已经完全脱离
她的意志,主动地迎合着男人的阳具。或者,她本身的意志也已经沉溺其中了。
  她已经搞不清楚了,自己是被迫地,还是越来越喜欢淫乱的生活。
  不过这些已经无有区别,因为旅程的终点,就是传说中的龙宫,刘嘉瑶这个
人,已经从世上消失了。
  当她被戴上眼罩,将要被注射安睡药的时候,丁强凑过来,吻了一下她的耳
朵,「作为最后的告别,给我出钱的人是…你的生父林首雄,林氏集团的创始人。
就是说,你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由于豪门内的争斗所致。」
  刘嘉瑶的身体还沉浸在性爱的余韵之中,听闻这个消息,猛得紧绷起来。但
是安睡药已经注入静脉,她的意识被黑色的帷幕遮住了,连一句为什么都没有说
出来。
  她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女而已,为什么那个人这么忌惮她?
  这一切都在意识地黑幕中逐渐被淹没。
  王双奎死前的惨状,孙杰为有关的美好回忆,短短的人生中,珍贵的,恐怖
的,记忆像碎片一样翻涌起来,继而破碎成无法辨别的闪烁微尘。
  曾经的花季少女笑颜如花,宛若昨日。
  再见了,这个世界。
  当刘嘉瑶自昏睡中醒来,最先看到的,是眼前游来游去的鱼儿。她以为自己
在做梦,或者是已经死去。
  可是隐隐的腹痛,让她清醒过来,看到了自己置身的奇异世界。
  这是一间修建在水下的房间,天花板就是海底。各种五彩斑斓的观赏鱼类游
来游去,甚至还有几位身材婀娜的赤裸美女,戴着氧气面罩,在水里优雅地游动
着。
  嘉瑶都可以看清她们股间飘荡的阴毛。
  「欢迎来到龙宫的水下世界。」
  一个毫无生气的声音传来,她才注意到身边站着一个「他」。
  上半身是一个约莫40岁的白人男子,下身确认一副滑动的车轮,他的表情栩
栩如生,声音略带僵硬。刘嘉瑶一时拿不准他还是不是人。
  「如你所想,我是你的管家机器人,这里的每一位龙女都配备一个管家,负
责照料你们,如果你对我的形象不满意,我可以按照你的需要进行重组。」
  「倒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不过你说的龙女是怎么回事?」刘嘉瑶掀开身上
的被单,发现自己已经被清洗过,并且换上了舒服地白色丝质睡裙,尺寸裁剪地
刚刚好,连因为七个月的身孕而高高鼓起的腹部也衬托地分外妩媚,却又少了一
分淫荡,多了些许优雅。
  「如你所见,凡是来到这里,将成为龙女的女性,不论是否自愿,都将成为
侍奉男人的工具。不过,龙宫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可怕地地狱,这里充分尊
重你们的自由想法,除了不能释放你们,很大程度上来说,这里比外面的世界更
适合你们生存。」
  在机器人荒原狼,当它要嘉瑶给它起一个名字的时候,嘉瑶的脑海中,浮现
出这个名字,向嘉瑶介绍了龙宫的法则。
  这里是一个相对平等的世界,龙女需要出卖自己的肉体,换取相应的积分。
积分是维持生存的基本要素,相当于世上的钱币。没有强制调教,非常先进的中
央电脑会分析每个女人的需求,给出足以支撑她们下去,不至于求死的希望。
  「可以自己赎出自己吗?」
  「不可以,需要VIP客户才能赎身,你需要培养一个客户肯为你那么做。」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对于你来说,拒绝将面临死刑。」
  「为什么?」
  「因为通过对你的人生分析,你还有企求的事,那是世上无法满足你的,这
里恰恰可以做到。」
  「比如呢?」刘嘉瑶理了理头发。
  「你母亲,刘子欣,还有你的初恋,孙杰为的性命?」
  「我不明白!」刘嘉瑶皱了皱眉。
  「你目前的下落,以及,孙杰为的人生,你可以操控。这里是龙宫,对于VI
P客户来说,他们可以得到世界上最诱人的服务和最性感的肉体,对于龙女来说,
这里是只要张开双腿就能满足愿望的场所,最简单不过了。一般的女人是根本没
有机会来这里当龙女的,而你们,只要拥有足够多的积分,哪怕许下毁灭世界的
愿望,也会得到实现。」
  「当真?」
  「自然是真的,你目前拥有2000点初始积分,以及一个免费愿望,你可以试
试。前提是你需要口头答应愿意作为龙女。」
  「恐怕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吧。好吧,我同意。」刘嘉瑶坐起来。
  「系统收到,第A10067号龙女,刘嘉瑶,档案建立成功。」荒原狼朝着嘉瑶
笑了笑,脸上的肌肉非常自然,同时声音也变得有磁性多了,他伸出手,握住刘
嘉瑶的手,低头吻了一下,「很高兴认识你,我的小姐,请尽管差遣。」
  机器管家的主人建立档案后,其拟人系统就正式启动,会伴随主人一声,形
成类似人格的记忆。
  「我的愿望啊,是想看看孙杰为跟他的慧娴姐在一起,这样的愿望,能做到
吗?」
  嘉瑶坏笑着说,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在现实世界从常理看,是不可能的。
  「在一起的意思理解为接吻,性交,结婚,生子?」
  「差不多吧,你少了一个相爱。」
  「没问题,我来看看,这个愿望,如果附加相爱条件的话,需要20万积分,
不过第一次许愿是免费的,大小姐。」
  刘嘉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荒原狼,喃喃地说道:「真的,可以吗?
我好像许了不得了的愿望。」
  荒原狼直起身子,优雅地一笑,回答道:「这个算是中等复杂的愿望,不会
很难。」
           ***  ***  ***
  汗水模糊了眼睛,我无从判断对手出拳的角度,已经到极限了,可是我还不
想放弃。
  「阿为,可以了!」
  「我还可以!」
  两拳挥空之后,一只强力的胳膊锁住我的喉咙。
  不甘心啊,我痛恨自己的软弱和无力。无法呼吸,思维渐渐浑浊起来。
  月光,吉他,嘉瑶,歌声…
  「停!」裁判吹响了哨子。
  「小子,可以啊,今天特别凶猛啊。」我身后的丹尼尔松开胳膊,拍了拍我
的头。
  我无力回答,大口喘着气,摆了摆手。
  这位丹尼尔。松是这家黑礁格斗俱乐部的教练,前墨西哥自由格斗亚军。虽
然在学校我也刻苦训练,可是公安大学的搏击都是伤害性较大,不能在擂台上使
用,再说我的实战经验也很少,从来也没赢过丹尼尔。
  「丹尼尔,下次我一定能击败你的。」我不服气地挥挥拳头。
  老唐丢过来一瓶功能饮料,「这瓶免费送你,今天表现不错,很多妞儿在看
你哦。」
  他是俱乐部的老板,一个50多岁的美籍华人,浪荡半生,来北京开了这家俱
乐部,我最开始是来面试教练的,被丹尼尔虐完之后,不服气地成了这里的会员。
  这种半开放是的切磋,很受欢迎,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肌肉碰撞,吸引了许
多花痴白领和无知的女学生,她们的眼睛吃着冰激凌的同时,自己也不经意间被
老唐揩油。
  我的目光越过这些女人,远远看到周瑾正从淋浴间走出来,紧身牛仔裤勾勒
出下半身完美的曲线,由于学校的训练课程很多,她的形体没有一丝赘肉,黑色
的运动内衣隐藏了胸部的实力,那一直是令她头疼的地方,由于发育过好,导致
她的灵活性收到影响。还未扣上扣子的低腰牛仔裤腰,露出一条黑色的Ck内裤商
标,她从来不穿蕾丝,警校的女生,大多如此,因为那些花边会在运动中磨破皮
肤。
  人鱼线随着她的步伐起伏,待把湿漉漉地头发擦干,她在脑后随意地绑了一
个马尾,朝我招手。
  「今天时间很长啊。」
  「喔噢!Heart baby!阿为在你身上能不能坚持这么久?」丹尼尔调笑道。
  「嗖」,那条白毛巾甩在丹尼尔的脸上,「小心踢碎你的下巴。」
  周瑾假装生气。大家都很熟了,她早已习惯这个墨西哥人的调戏,虽然我们
并不是恋人关系,但是大家都认为我们是一对,这样也令周瑾少了很多麻烦,毕
竟美女在哪里都是焦点。
  她是我介绍过来的,俱乐部还有一位哥伦比亚籍的女教练丽丽萨,也曾经参
加过世界大赛,周瑾跟她对练,进步很快,学校的散打科考试,她连续三年拿了
女子组的年级第一。
  我就没有那么好的天分了,不但被丹尼尔碾压,学校里也只能拿B,动手真
的不是我擅长的。
  「等你,阿为。」,周瑾一手接过老唐的饮料,另一只手指按着老唐的鼻子,
那位正凑在周瑾的耳边,像狗一样嗅着她的味道。这只是老唐的习惯玩笑而已,
老唐其实把我们俩当成弟弟妹妹一样照顾。
  更衣室里,我跟几个面熟的常客打了招呼,更衣柜里的手机显示一条未接电
话,是慧娴姐打来的,还有一条微信。
  「阿为,晚上一起吃饭,老地方等你!」
  我想了想,走到门口,喊了一下周瑾,她走过来。
  「晚上有点事情,你先回去吧。」我晃晃手机。
  「那好吧,明天见。」周瑾朝我笑笑,然后跟大伙打招呼,「老唐,丹尼尔,
我先走啦!」
  「啊,不等阿为啦?」
  「他有事,我先回学校了。」
  几个不太熟的会员看着周瑾的背影,口水都流出来了,「好挺的屁股。」
  哎,不去理睬,还是快些冲洗,慧娴姐还在等我呢。
  原本哥哥出事之后,慧娴姐和我的联络就少了,虽然内心中,我对她有爱慕
之情,想要替代哥哥保护她,不过毕竟她比我成熟,而且现在我又选择了公安大,
她却已经从北大的中文系毕业,已经是电视台的记者。我们的生活不可能有交集。
  可是有一天她却主动对我那么做。
  那会儿,我还刚刚上大一,第一学期将要结束,慧娴姐打电话给我,说让我
带些礼物回去给我爸爸,还有她父母。
  那一晚,雨下地很大,我冒雨赶到她的公寓,当时她刚毕业,住的还是很挤
的合租公寓。有时候同屋的姐姐出差去了,她就在公寓做了几样小菜,叫我过去。
算是对我这个弟弟的一点照顾,至少她晚之前,我在她心中,应该就是弟弟一样
的人。
  推开门,屋里没开灯,脚下被绊了一下,我打开灯,看到慧娴姐的高跟鞋扔
在地板上,水迹一路蔓延到卫生间。
  「姐,你在吗?」我推开卫生间的门,客厅的灯光照亮了她的脸。她喝了不
少酒,并且,泪流满面。
  「你怎么了?」我赶忙扶起她,地上一片狼藉,酒气熏天。她的衣服沾满了
雨水和呕吐物。
  「小为,我累了,真的很累,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呢?」慧娴姐自言自语说。
  看起来是被公司的领导拉去陪酒了,她曾经跟我抱怨过,实习生总被她那色
色的领导拉去陪酒。
  「慧娴姐,没事的,我在这里,累了,就放松下来吧,我会一直照顾你!」
  话说出口,我的心砰砰跳,竟然在这里说出口了。看到慧娴姐的样子,心里
一热,就把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你说你会照顾我?真的,会一直待在我身边吗?不会再丢下我一人?」她
的眼里缀满了泪水,令人怜惜。
  「我会的。」我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的酒精味道,稍稍令我头晕。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的眼中,似有一湖秋水。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房间里的酒味儿淡了,雨的气息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凉爽的微风吹散了屋
里沉重压抑的空气。
  我穿着慧娴姐的T恤衫和短裤,那时的我,还很瘦弱,所以不是很挤,头发
上洗发水的味道是慧娴姐常用的牌子,那股令我心动的味道从自己的头发上散发
出,稍微有点奇怪。
  卫生间的门打开,慧娴姐换上了干净的睡衣,眼里的醉意也差不多消散了,
她也不傻,去酒会之前,服了解酒药,不过因为喝得太急,才会醉倒,这时候已
经醒酒了。
  她用冰箱里的西红柿,简单做了意面,我们两个在雨夜里,靠着阳台,饭后
喝着冰啤酒。似乎刚才那段对话不存在。
  「呐,小为。」
  「嗯?」我仰头喝光所剩不多的罐装青岛,「怎么了?」
  「我们,做爱吧。」
  「啊?」
  我差点喷出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慧娴姐。她撩起了长发,放下手里的啤酒,
双臂揽住我的脖子。
  「吻我。」虽然这么说,她却先把火热的双唇,印到我颤抖的嘴唇上。
  公寓是一室的布局,进门是开放式厨房和卫生间,厅里摆着两张床,慧娴姐
的床靠门,另一位姐姐的床挨着阳台。我们直接倒在她的床上。慧娴姐的手在衣
服底下寻求着我。
  我的心理一团乱,这是我万万没有想过的发展,有些慌张,有些兴奋,又有
一丝心痛。
  嘉瑶,当我们褪去身上的衣服,躺在另一名女人的床上,连窗帘都顾不上拉
的时候,我的心理出现的,却是刘嘉瑶的名字。
  「啊~」慧娴姐紧密的私处将我包裹住,她发出一声欢畅地呻吟。
  「还愣着什么?不是说喜欢我吗?难道你嫌弃我不是处女?」
  我的头脑已经乱了,这是哥哥的女人,也是我暗恋的女人,此时我们交合在
一起,我的阳具深深地挺进她的体内,感受她的温度和蠕动。
  床上有着其他女人的味道,衣架上上有慧娴姐和那个人的胸罩,丝袜,这一
切都令我血脉偾张,下体变得更加坚硬。我不再去想多余的事了,任凭身体的本
能去寻求。
  慧娴姐的樱唇吐着香气,我垂涎她的体液。吸吮着她的唇,她的脖颈,她的
丰满而柔软的双乳,坚硬的乳头,以及大腿根部稀疏的阴毛间,散发的诱人蜜汁。
  「啊~啊~」她时而张口喘息,时而紧咬下唇,我虽然跟嘉瑶做过,但是慧
娴姐成熟女人的肉体似乎才真正令我体会到女人的味道。
  我们一起陷入情欲的漩涡中,虽然,我有种奇异的感觉,隐隐约约感觉似乎
刘嘉瑶在看着我,可是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自从嘉瑶失踪后,学业的压力,对自己无力的愤怒,通通化作激烈的冲撞,
脑海里出现的尽是下流的画面,嘉瑶在学校当公厕的幻想场景,被老师和陈超调
教的场景,甚至慧娴姐跟哥哥做爱,跟不认识的公司领导做,连周瑾也出现在我
的幻想中,形形色色的女人和男人在我眼前交欢,做出各种无耻的动作,我的脑
中一片混乱,似乎有一团沉积了很久的淤泥从脑袋开始被搅动起来,继而全身都
被搅动,翻涌,最后化成一股热烈的熔岩,从我深深插进慧娴姐紧致的女逼里的
肉棒的顶端喷涌而出。
  「啊~~,好烫~~」慧娴姐在我身下的酮体绷紧,缠住我。
  那一夜过后,在一种恍若梦境的不真实感之中,我们成了恋人。一周,或者
半月,我们会约会,地点不一定,有时候,是她的公寓,有时候,出去开房,还
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会在午夜的公园里做。
  慧娴姐对性爱的想象力大大地拓宽了我的视野,虽然,我很乐意,但是却一
直有种不妥的感觉。
  我从回忆里来到现实世界,眼前是一个我们常去的小餐馆,韩国料理。她在
店门口张望着打电话,脸上笑得很灿烂。我这时还没有意识到,恋爱中的女人,
是不会跟别的男人打电话那么久,那么开心的。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4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韩娱圈】27] [下一篇:【韩娱圈】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