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2章
  不是所有人都能禁的起大风大浪,但如果有心,再大的风再大的浪,都是可
以挺过去的。
  只是为了挺过去那所谓的大风以及那所谓的大浪,愿意付出多少的代价以及
愿意承受多大的苦痛,纵使是愿意面对的人,也没有一个人说得准。
  早晨的太阳从白色的云朵中探了出来,从两边拉起的床帘中间透出了一点阳
光,躺在双人床上的女子盖着一条青苹果绿色系的凉被,床单则是灰色的横条纹。
  「嗯……」女子翻了一个身,纤细的手像是海浪一样的打到了另外一边,但
无声也无息,本来应该有的叫声或是碰撞感,通通都没有,这不禁让本来还在半
梦半醒之间的女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朦朦胧胧之间,女子看见了原本应该有人的身边,如今是一片的看不见也摸
不到的空气,女子转过身,看了下秒针滴答滴答走的闹钟,才早上六点半,距离
预定设闹钟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
  女子不由的坐起了身体,稍微转动了头,房间中真的除了他就没有其他人了,
这让女子心中疑惑了。
  女子掀开了清苹果绿的凉被,这才看见了女子是光裸着身子,而在那每好的
胴体上,却留有了一道一道颜色深浅不一的红色痕迹,但窈窕美好的女子却像是
完全不在意身上的那些红线条,下了床,从地上捡起了一件黑色的绸缎睡袍,包
裹着了女子163公分高、32B 24 33的纤细身材。
  打开了房间的门,女子缓缓地走出了被冷气吹了一整晚的舒凉房间,客厅中
唯一的窗户前的窗帘是被拉起来而且还用夹子夹起来的,但还是挡不住那阳光,
些许的阳光透进了本来应该是没有一人的客厅。
  客厅的装潢相当的朴素但又不失淡雅的风格,非常符合女子的给人的感觉,
而这一个客厅的最显眼的莫过于那悬挂在主墙面、大大的一幅唯美婚纱照了,在
婚纱照里面,新婚夫妻深情款款的看着对方,满满的幸褔感从婚纱照中满淫了出
来。
  在沙发上有一个男子,和婚纱照中的男子有七八分的像,不一样的是男子失
去了婚纱照的那一份意气风发,脸颊也消瘦了不少,眼神中不仅看不见年轻人的
风采,更多的是无奈、懊悔、害怕。
  男子双脚缩了起来,放在沙发上,双手环抱着小腿,男子的身体还不由自主
的微微发抖着,男子盯着前方,从电视的萤幕上照映着男子的身影。
  女子看在眼里,一双如花一般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起来,女子缓缓地走
到男子旁边,坐了下来,双手抱住了发抖的男子:「老公,我没事,我没事」
  「不要……不要……不要靠近我……琼方……琼方……我不配我不配……」
男子声音发抖地说。
  女子,张琼方,拍了拍男子,张琼方她的老公,的肩,温柔的说:「不,没
有那种事情的,老公」
  「快……快走开……快走开……我真的不要我真的不要……琼方琼方……」
张琼方的老公身体发抖的更加剧烈。
  张琼方看见他的老公这样子,心中的怜悯之情就更大了,这跟张琼方原本认
识的那个男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前那个男人是那么的有自信,甚至到了有点骄
傲,但如今在身边的男人却是一个像是什么都失去了的男人。
  张琼方将她老公抱入怀中,右手摸着他的老公的后脑勺:「老公,这一切都
会过去的,这些都会过去的,总有那么一天的,不会太久的,我会一直一直在你
身边」
  「放手……放手……琼方我求你放手……我求你放手……琼方琼方快回去快
回去房间……不要在这里……不要让我看见你……」
  张琼方的老公说话的语气又是混乱又是急促,而且额头上也开始沁出了豆大
的汗水,全身的颤抖也越来越激烈。
  张琼方开始感觉到他的老公似乎不太对劲了,张琼方从没有听过他老公说过
那些话,在以往如果说有时么可以瓦解他老公的骄傲,莫过于就是张琼方在他身
边这件事,但如今张琼方却连续听见了他的老公说他不配、要张琼方快走开、要
张琼方放手、要张琼方离开他、甚至不想看见张琼方,种种的异常现象,让张琼
方的浅意识发出了强烈的警告讯号。
  但当张琼方意会过来并且重视这股来自浅意识的警告讯号的时候,一切都已
经太迟了。
  张琼方真的松开了抱紧他老公的双手,本来是紧贴在他老公的身体也跟着起
身了,但张琼方在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为自己身上的黑色绸缎睡袍打结,
而是只是披上,张琼方那一对32B的巧乳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他老公的双眼前,而
这成为了压垮张琼方老公的最后一根强而有力的稻草。
  张琼方老公突然发出了像是饿虎一样的大声咆啸声:「哇!」,这不仅吓到
了张琼方,更让张琼方整个人都呆了。
  而张琼方老公双手扑向了张琼方,将张琼方压倒在沙发上,张琼方眼神中充
满了惊恐的看着像是另外一个人的他老公,他老公的眼神中透露着无穷无尽的兽
性,而这样的眼神,张琼方只有在一个情形中见过。
  那个形情就是服下了红床大会的特制春药「吻别」,并且积累了至少超过三
个小时没有被发泄掉,而且「吻别」的药效会不断地激发服药者的兽欲,而随着
累积的时间越久,兽欲暴发的会更强大。
  而张琼方完全不知道他老公到底已经累积了多久,但可以确定的事情是一定
超过三个小时。
  「老公老公疴疴……不要不要这样子不要这样子……老公老公你冷静下来你
冷静下来……啊啊啊嗯哼哼……」
  张琼方被他的老公压倒在沙发上,他老公就像是狼人遇上了满月一样的眼神
狂暴,神情激动,张琼方式真的是从没有在他的老公脸上看过。
  「我要霸占你!我要霸占你!张琼方!我不会让你逃跑!我要上你!我要上
暴你!我要把你干的比谁都还要淫荡!」
  张琼方的老公像是猛兽求爱一样的粗鲁,脱下了睡裤和内裤,露出了一根充
血肿胀的肉棒,便往张琼方张开想要叫出声音的嘴里面塞。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呜呜呼呼呼巫嗯嗯哼哼哼嗯嗯嗯哼哼哼……鲁咕咕
鲁估不预不预呜呜呜嗯哼哼哼……」
  张琼方的老公几乎可以说是坐在了张琼方那一张美丽的脸蛋上了,张琼方的
嘴如今被他老公那一根忍了许久的肉棒插到都变成了O字型,口水也不停的从旁
边流出来。
  「呜呜呜呜呜呼呼嗯嗯嗯嗯嗯……鲁咕鲁估鲁咕咕呜呜呜不预不预呜呜嗯哼
……虎兔虎兔虎兔巫喔喔嗯哼……」
  张琼方的身体不断了扭动,但就是一点也挣脱不了她老公的强押,又或者是
说张琼方也是有相当的顾虑着他老公塞进他嘴巴的那一根肉棒,要是一个不小心
要是咬到了,那该怎么办才好,而张琼方的老公的肉棒进进出出的让张琼方的气
快要喘不来了。
  突然,张琼方的老公把肉棒从张琼方的嘴中抽了出来,抽出来的时候,还跟
张琼方的嘴唇牵出了一条又长又细又透明的唾液线,似乎就像是两人之间的爱情,
又长又细又干净得很纯粹。
  但也非常的易断。
  张琼方的老公抓起了张琼方的一双美腿,将左腿向外一压,张琼方瞬间感觉
自己的左脚脚筋被狠狠的拉了开来。
  张琼方低下头,看向他的老公,如此的狂野、如此的暴力,是从来都没有见
过的样子,但张琼方的心中却是一点讨厌的情绪都没有,反而还有一种怜悯。
  其实张琼方或多或少的知道倒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最为根本的问题也
是出自于张琼方的身上,张琼方知道自己置些日子以来给他老公造成了多大的压
力和刺激。
  张琼方的老公挺起了腰,那一根上头满是张琼方的口水的肉棒不论是肌肉紧
绷度还是青筋肿浮的程度,张琼方知道都已经是来到了最高点。
  张琼方的老公将肉棒对准了张琼方的玉琼穴,狠狠的往内ㄧ插,张琼方眼睛
瞪大,虽然老公的肉棒张琼方自认自己是很能接受的,但从被这样情况下的肉棒
大力插入,张琼方的玉琼穴瞬间被扩增了几公分。
  「啊阿阿阿阿疴疴疴老公老公不要这么大力……不要这么大力阿啊喔嗯哼哼
……会坏掉会坏掉的阿喔喔嗯哼……」
  「你这个骚货!张琼方!你竟然把平常别男人干你的时候淫叫的话对我说!
看我不干死你才怪!」
  「疴疴嗯哼亨啊啊啊老公老公疴疴恩不要不要……琼方琼方不要不要阿阿阿
老公……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子……好痛好痛啊……」
  张琼方的老公双手依旧是紧紧固定住张琼方的双手,而张琼方的左脚则是被
他老公的右脚架住,张琼方的老公项是完全失去了理智和节制力,只是本能的不
断的大力的抽插张琼方的玉琼穴。
  「不行了不行了阿啊啊……疴嗯哼哼老公老公琼方琼方要不行了阿……疴疴
疴啊啊啊……要去了这样子太猛了阿啊啊要去了阿……」
  张琼方上半身有三分之一是悬空着,张琼方压着沙发旁边的扶手,33吋的美
臀被强制性的翘着,张琼方的双手被拉到后面,导致张琼方的一对巧乳挺挺的在
空中晃动着。
  「啊啊啊喔喔喔嗯哼哼哼哼……不行了不行了老公老公……琼方琼方好爱好
爱你阿啊啊……疴嗯哼哼给我给我……」
  「你这贱货!被我这样子干还会说好爽!还要我给你更多!张琼方你真的是
有够骚的阿!怎么这么喜欢被这样子干是吗?」
  「只要是你只要是我亲爱的老公……啊啊啊啊疴嗯哼哼好爽好爽不要停不要
停……再大力一点把所有……把所有的欲火都发泄在我身上……疴疴疴疴……」
  「你真是个有够骚逼的贱货!平常被别的男人调教玩弄的一直高潮,现在竟
然要你老公拿出全力操你!」
  「啊啊喔喔嗯哼哼亨亨亨喔喔喔喔……老公老公琼方琼方最爱的人是你啊啊
啊……最爱被你干了啊啊喔嗯哼……」
  张琼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越被抽插就越感觉到自己的疯狂,就像是想要就这
么激烈被老公抽插着一样。
  张琼方的老公越插越大力,越抽越快速,整个沙发都在震动,而且不停的发
出「嘎嘎嘎」的声音,似乎随时都会因为如此激烈的抽插做爱而散垮了。
  「要去了要去了啊疴疴嗯哼……好老公好老公……琼方琼方要去了要去了啊
啊啊……阿嗯哼哼哼亨喔喔……要去了要去哦拉……」
  「竟然要高潮了!张琼方!你竟然要高潮了!可恶可恶你竟然又要高潮了!
不要不要我不准你高潮我不准你高潮!」
  「老公好老公……哥哥哥哥啊啊啊啊阿好哥哥琼方的好哥哥……疴嗯哼哼给
我给我琼方琼方想要想要啊啊疴嗯哼……」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张琼方的老公感觉自己那又肿大又充血的肉棒被张琼方的玉琼穴紧紧夹住,
而且似乎此时夹紧的程度和力道,竟然都远远比当初第一次时的还要夸张。
  张琼方的头整个都翻了上来,张开了嘴,大声的叫着,双手紧紧抓住她老公
抓住他的手的手,张琼方的老公肉棒受不了如此夸张的夹力,一股脑儿的把精液
喷进了张琼方的玉琼穴中。
  「对不起……琼方……我我我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就是有点控制不住我自
己」张琼方的老公瘫软的坐在地上,抱靠着沙发,像是喃喃自语地说。
  「我昨天梦见了,就在梦中,连在梦中我都梦见了你在为了我受苦受辱,琼
方,我好不甘心,我已经不想要再忍受这样的生活了,看着你为了我那样子,被
人玩弄被人凌辱,琼方,我想我们离婚了吧,这样你还是你,我就是我,什么事
情都由我来扛、由我自己来背就可以了」
  张琼方的老公又再一次屈起了腿,双手又再一次环抱住了并容的双腿,头低
了下来,额头靠在了膝盖上。
  这个时候,张琼方的老公突然觉到自己的头被抱住了,是一种熟悉且让他感
觉到放心的感觉。
  「傻瓜,我要是会答应你这么做,早就会这么做了,老公,我们会一起挺过
这一切的,不是吗?」张琼方温柔地说。
  张琼方的老公抬起头,只见裸着身的张琼方双手抱着她老公的头,头微微侧
着一边,看着他老公,并且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
  张琼方这样的举动让他老公中就是忍不住的落下了男儿泪:「要是当时我在
谨慎一点,要是当时我再小心一点,我们就……我们就……」
  张琼方摸了摸她老公的头。
  张琼方被老公载到三立的办公大楼后,和老公在车上吻别后,慢慢的走到电
梯前。
  「琼方姊」
  张琼方转过头去,看见了穿着一套黄白条纹的地洋装,外头套上了一件鲜黄
色的西装外套,整套造型很有早晨朝气样子的曾铃媛拿着一杯咖啡走过来。
  张琼方微微一笑:「早」「真是幸运,一大早就遇见琼方姊」曾铃媛笑着说。
  「我怎么从来都没有感觉自己有那么幸运?」张琼方打趣着说。
  「看到姊姊,我的精神就又来了许多」
  「你喝什么啊?」张琼方笑了笑,问。
  「喔,红豆水,听说这家的红豆水特别能消肿,琼方姊我相信你也觉得我们
新闻业时常日夜颠倒,身体根本受不了,特别容易水肿」曾铃媛有点无奈的说。
  「喔,这间的真的有这么好用?」张琼方有点兴趣的说。
  「嗯,其实我也是文仪前辈跟我说的,他前几天跟我说我最近看起来水肿有
点严重,推荐我去买这一家」
  「你不说我到都没想起来,前几天就感觉你的脸比前阵子都小了一点」张琼
方眼睛睁大的说。
  「真的有这么严重嘛,可恶,化妆师也不跟我说一下,我自己看都看不太出
来」曾铃媛抱怨道。
  张琼方笑了下,突然拍了下曾铃媛的屁股,曾铃媛叫了声,张琼方笑着说:
「不过你这屁股到没有变塌,还是那么的挺那么的有肉啊」
  「琼方姐,你好讨厌喔!取笑人家」曾铃媛脸颊不由的红了,说。
  只有张琼方和曾铃媛两人进到了电梯里,曾铃媛忽然小声地说:「琼方姐,
你认识东森的吴宇舒喔?」
  「嗯,一起参加过两次活动,算是有点来往,怎么了吗?」张琼方同样也是
压低声音,回问。
  「没啦,只是前几天跟我闺蜜巫嘉芬聊到上次我参加的那个活动」
  「你不提我还真的不敢提诶,铃媛,你怎么一下子就跑去参加这种大型活动
啊?这很容易搞坏身子的」张琼方微微皱眉说。
  「疴……就想说嘉芬他都可以了,我想我应该也可以吧,而且我也想多一点
曝光度,提升一点知名度」曾铃媛有点心虚的说。
  「真拿你没办法,上次嘉芬跟我一起参加的那场活动很纯粹就是一场Party,
而且你大概也不知道嘉芬那天到最后几乎可以说是完全都无法自己行动,更别说
你参加的是完全不同性质的活动了,而且吴宇舒跟陈海茵这东森的第一当家和第
二当家之间的恩恩怨怨,可以说是整个新闻圈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你也待过东森,
相信你比我还要清楚这件事,而且只要是他们两个一起出现的活动,可以说都会
比其他活动都来的还要激烈、还要变态,偏偏大会的会员们就爱看这样的发展」
张琼方有点激动的说。
  「我是知道啦,但如果是这样子,那也代表了会看那场活动的人数也会相对
的比较多,我就想也许可以」曾铃媛越说越心虚的低下头。
  张琼方无奈地摇摇头:「铃媛啊,是不是龄予灌输你这样的观念的啊」
  曾铃媛默不做声,张琼吐了一口气:「算了,反正你记着,下次要做这种事
情之前,要好好想一想结果」
  「我知道了」曾铃媛点头说。
  而在另外一方面,酒吧中,依旧是绑着红色头巾的派瑞特正用白色的布擦拭
着啤酒杯。
  这时酒吧的门铃随着门被打开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派瑞特用疑问的
眼光看向门口,心里想着:「是谁会在这时候来喝酒啊?」
  而男穿着子一件Polo衫和一条牛仔裤来到吧台前,坐了下来,派瑞特停下了
手上的动作,看着男子。
  男子抬起头,说:「来一瓶啤酒」派瑞特转身从冰箱中拿出一瓶啤酒,把瓶
盖撬开后,给了男子,男子一接过啤酒,立即灌了一大口。
  派瑞特心想:「看起来蛮正常的啊」男子又喝了一大口,派瑞特想大概喝完
就没事了,便也没打算再理男子,但男子很快就喝完了,又开口:「再一瓶!」
  派瑞特也只是尽到一个酒保的工作,再给了男子一瓶后,又开始整理其他东
西。
  出乎派瑞特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男子又再一次很快的喝完了第二瓶啤酒,而
且也再一次的向派瑞特要了第三瓶。
  男子的举动触动了身为酒保的派瑞特的敏感,派瑞特放下了手上的刷子,来
到了男子面前,说:「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酒精都只是一个缓冲」
  「那又怎么样?我大概只剩下喝酒的功能了」男子抬起头,看向派瑞特,说。
  「你是真的想买醉?」派瑞特问。
  「比起等一下要被人当作狗一样的对待,先醉起来还比较好一点」男子说。
  「那你打算喝多少瓶?」派瑞特又问。
  「至少十瓶」男子本来是靠在桌子上的手,放了下来,身体向后弯,说。
  「那我可能需要你先付钱」
  男子和派瑞特对视了几秒,男子笑了,派瑞特微微挑起眉毛,男子笑着说:
「我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竟然会被人怀疑我会付不起酒钱」
  说着,男子边说边拿从口袋中拿出钱包,就在打开钱包的时候,男子的手不
知道为什么抖了一下,钱包掉了下来,而就在男子还没再一次拿起钱包的时候,
派瑞特已经看见了在钱包中放着的一张照片。
  张琼方和男子,张琼方的老公,的合照。
  张琼方从办公室的座位站起身,放下手中等一下要播报的午间新闻的新闻稿,
张琼方吐了一口气,想出去活动活动一下,这样等一下播报的时候才不会让自己
太紧绷。
  「差不多要过去准备了喔」在走廊上,张琼方遇见等一下也要监控现场灯光
的灯光师,灯光师说。
  「好的,我等一下就过去」张琼方点头微笑说。
  张琼方和灯光师分开后,便走到了厕所,想就先上一下厕所再到摄影棚去吧。
  然而张琼方是万万都没有想到,当他正要锁门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挡住了
门板,张琼方的力气完全没有办法与之抗衡,门板被打开了,是张琼方再熟悉不
过的男子之一,而男子今天也如张琼方的印象中的一样穿着一件蓝色的衣服。
  蓝衣男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猥亵的浅笑,接着走了进去张琼方在的厕所间中,
然后关上门,小声地说:「放心,不会在这边干你的,这一笔我也会把它登录进
去的,不过我得说,你要是出声了,后果我可不负责喔」
  说完,蓝衣男子便将张琼方拉入怀中,不停地、粗暴地亲吻着张琼方的红唇。
  张琼方在刚刚就已经穿上了等一下要播报的播报服,白色的连身双层雪纺纱
洋装,除了露出了一双美腿,领口则是故意做了一点镂空的设计,让整套洋装更
为典雅。
  双层洋装的外头,张琼方自己选了一件鲜红色的中板西装外套,让除了典雅,
更散发出了一种专业的气息,再搭上了一双白色低跟的尖头高跟鞋,张琼方可以
说是非常耀眼的主播台上的大明星。
  然而如今被蓝衣男子强抱住,蓝衣男子的舌头在张琼方的嘴巴里面不停的乱
窜,甚至还挑转张琼方的舌头,这让张琼方相当的厌恶。
  张琼方被蓝衣男子压在门板上,「砰!」了一声,让张琼方心生害怕,但蓝
衣男子却像是完全不在乎的继续强吻张琼方,而且双手本来是抱着张琼方的,如
今变成了抓住张琼方的手腕,让张琼方的手固定在门板上。
  张琼方有点想要抗拒,但又不是那么敢抗拒,身体轻微的扭动着,而且被蓝
衣男子强吻让张琼方的呼吸也变得相当的不顺。
  张琼方的洋装裙摆被蓝衣男子撩了起来,蓝衣男子的手指轻轻触碰到了张琼
方穿着棉质三角裤的阴部。
  蓝衣男子的手指轻轻地勾了勾,指尖触碰到张琼方虽然没有裸露但因为被规
定只能穿比自己的Size还要小的内裤而清清楚楚的显露廓形状的阴部,两片阴唇
被蓝衣男子这么一碰,张琼方差一点就真的要大叫出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
  张琼方的反应让蓝衣男子高兴,又连去勾动的几下,张琼方的膝盖向内夹,
身体也不停使唤的扭动,最后还向前弯。
  蓝衣男子悄声的说:「很敏感嘛,一副正经样的你,谁又能想到会是这么敏
感呢」
  张琼方要抬起头看蓝衣男子,或许是眼神中不由自主地带了愤恨,蓝衣男子
看见了挑眉:「呦,竟然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不想帮你老公还债了,是吗?」
  「你」张琼方哑口无言。
  「看来还是要教训你一下的」说完,蓝衣男子在张琼方双腿间的手便突然用
力的向上插,蓝衣男子的食指和中指也完全不管是不是有内裤,就是直接往张琼
方的玉琼穴插进去。
  「嗯嗯嗯嗯哼……」张琼方虽然是紧闭着嘴巴,但嘴角还是失手的露出了一
些呻吟声,张琼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双拳也紧握,穿着白色短跟尖头高
跟鞋的脚也不禁踮起。
  张琼方被蓝衣男子推坐到马桶上,蓝衣男子命令:「把你的脚给我张开」已
经认知到不能反抗的张琼方虽然有千百万个不愿意,但终究还是把双腿打开了,
而双腿一分开,本来就只有一点点到膝盖上缘的洋装裙摆就这么往上,再加上蓝
衣男子的有心推移,裙摆完全退到了张琼方的腰间,露出了一件米黄色的过紧三
角裤和张琼方的一双美腿。
  蓝衣男子从他那件宽大的裤子前面的口袋中拿出了一颗无线母狗跳蛋和遥控
器,蓝衣男子一手拿着一个,打开了开关,微弱的「嗡嗡!」声传来,张琼方眼
神中充满了惶恐。
  「幸好你没有穿丝袜,不然就有点麻烦了」说完,蓝衣男子将已经在震动的
母狗跳蛋塞入张琼方的玉琼穴中,然后再打拉开的米黄色三角裤放开,「啪!」
的一声,太紧的三角裤回弹到张琼方的阴部上。
  「嗯嗯嗯嗯哼鞥哼哼噷嗯嗯嗯……不要不要……求你求你不要不要开不要再
开大了疴疴疴疴疴……」
  张琼方摇着头,双手紧握拳头,身体微微的抽蓄着,张琼方一边求饶感觉一
边感受着在玉琼穴中的母够跳蛋正不断震动着玉琼穴的穴壁,那一颗一颗的突起
物,让张琼方的玉琼穴又用力也不是,要放松也不是。
  「嗯嗯嗯哼哼哼住手住手停下来停下来……我不要我不要再来了疴疴疴疴疴
……嗯哼哼快停下来啊……」
  张琼方的右手手指都卷了起来,放在嘴前,左手则是大力地抓着马桶的边缘,
母狗跳蛋的震动强度变得更强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呼呼……住手拜托你住手……疴疴嗯哼哼我要不行我要
不行了疴疴嗯哼哼哼……」
  张琼方的双腿终于因为渐渐承受不起强度越来越强的母够跳蛋给的刺激而渐
渐往内夹,但蓝衣男子一发现张琼方的双腿想要往内夹,双手立即抓住张琼方的
膝盖,而且还故意用力将张琼方的双腿向外推开,这一瞬间的撕裂感伴随着母狗
跳蛋强力的刺激,让张琼方差一点就真的要大叫出来了。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的声音:「文仪,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倩萍」
  高冷主播,李文仪的声音和包紧主播,黄倩萍的声音传了进来,这让在厕所
间中的张琼方顿时吓了一跳,而这一份惊吓,也让张琼方的玉琼穴瞬时紧缩,而
这一紧缩,玉琼穴的穴壁也瞬间贴上母狗跳蛋,不知道是刚好还是蓝衣男子早已
经想到,母狗跳蛋的强度竟是在最强,那是可以让观音也变成妓女的强度。
  张琼方整个屁股都从马桶上抬了起来,一双腿都快要打成了垂直,本来是拙
着马桶边缘的左手也因为身体飘起而改抓蓝衣男子的肩。
  虽然张琼方有意识到要把嘴巴摀起来,但还是有那么一秒钟晚了,呻吟声终
究还是发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疴疴疴疴疴疴……嗯嗯嗯嗯嗯嗯哼哼哼哼哼
哼……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疴疴哼……」
  而这样的呻吟声,怎么可能瞒过外头两位的有着多年资历的资深主播呢,李
文仪和黄倩萍两人互看了一眼,又同时转过身来,而且同时都屏住了呼吸,不让
一点声音干扰到他们的听觉。而在厕所间的张琼方也因为瞬间被母狗跳蛋这样剧
烈刺激而高潮,但平时被调教的张琼方,身体虽然高潮但理智还是会存在的,张
琼方忍住一切的哀号声,也不让自己的脚有所移动,最多最多就是上下起伏腰和
屁股。
  「大概是我听错了」黄倩萍说。
  「嗯」李文仪回应道。
  「是说有谁会在这种地方做那种事情啊,又不是没有炮房,在这地方多扫兴
啊,是吧,文仪,想叫都不能好好叫」黄倩萍笑着说。
  李文仪虽然没有想要一探究竟,但还是不断扫视着一间一间的厕所。
  黄倩萍看李文仪这样子,轻轻推了李文仪一下,低声地说:「我有听说一件
事情,我们出去说吧」
  说完,黄倩萍算是有点半推半拉的把李文仪带出厕所,而在厕所间里的张琼
方过了一会,才感觉到玉琼穴里面的母狗跳蛋停止了震动,张琼方的屁股才又再
一次落到马桶上。
  「你真应该庆幸我们把这母狗跳蛋改良到变成了这种几乎无声的,张琼方,
要不然就要完蛋了」蓝衣男子一边笑着一边把母狗跳蛋从玉琼穴拿出来,母狗跳
蛋上全是张琼方的淫水。
  蓝衣男子把母狗跳蛋塞到张琼方的嘴巴中,张琼方竟然自动的舔起母狗跳蛋,
把上头的淫水全部舔干净。
  蓝衣男子说:「张琼方,今天要好好播新闻啊,晚上的地点,我们会再通知
你的」
  蓝衣男子说完,便开门走了出去,而张琼方则是瘫软的坐在马桶上,喘着气。
  镜头再一次来到酒吧中,张琼方老公打开钱包,翻找着放纸钞的地方,但不
知道为什么,竟然只剩下一张一百块。
  正当张琼方老公急着翻找纸钞的时候,派瑞特忽然「砰!」的一声,用力的
放了一个杯子在张琼方的老公面前,张琼方的老公用狐疑的眼神从钱包一路看上
去到派瑞特的脸。
  「既然你是今天我的第一位客人,不如我们就先交个朋友吧」派瑞特说。
  张琼方的老公仍不敢轻信眼前的这一位酒保,派瑞特当然知道张琼方老公心
中的想法,派瑞特又说:「我叫派瑞特,不管你信或不信,这一杯算是我请你喝
的」
  「你为什么突然要请我喝?」张琼方的老公警戒心强的问。
  「刚刚说了,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位客人」派瑞特将酒杯推到张琼方老公的面
前,说。
  张琼方的老公仍旧不愿意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情,派瑞特吐了一口气,说:
「你这个人还真是不通情理诶,在这种地方本来就是这样子啊,交个朋友,喝个
一杯酒,有什么」
  张琼方的老公当然知道派瑞特的意思是什么,但根据张琼方老公这些日子以
来的坏运气,他实在难以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在他的头上,总感觉这样看起
来太好的事情,就是会有更不好的后果隐藏在后面。
  派瑞特摇摇头:「算了,你不要就算了,本来是想说要是可以帮到你,也算
是功德一件,你既然不领情,那我也就只好认了」
  张琼方的老公挑起眉:「你说什么?」
  「我说,看你这个样子,肯定就是赔了钱,筹不出钱来还债,刚刚那两瓶啤
酒,就算我倒霉好了」
  「你!」张琼方的老公气愤的说。
  「反正你就是个冥顽不灵、爱逞强不愿意接受别人帮忙的人,要是你没有疑
问了,就赶快走吧,不要在那边坐着,这样我们这里的客人都会被你给吓跑的」
派瑞特一副不屑的说。
  「你说我冥顽不灵?」
  「是啊,要不然呢?连交个朋友都不愿意,还跟我说你要在商场上混,我看
你是痴人在大白天下说着你那亿万富翁的白日梦吧!」
  「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张琼方的老公这下可真的是生气了,激动地反
问。
  本来已经转过身不想理会张琼方老公的派瑞特,一听见张琼方老公的话,便
转过身说:「我有什么资格说你?我就告诉你吧,我的这种酒吧,卖的这一些酒,
摆的所有的椅子桌子、弄的一切装潢,这些你看到的感觉到的,通通都是一场赌
博,而这一场赌博赌得就是是不是让人愿意走进来、坐下来,但这还不够,要让
人愿意点酒来喝、愿意在这里消费,就是要凭真本事了,就连超人都还要组一个
正义联盟才能对抗外敌,我区区一个酒保,要撑下这间酒吧,靠的就是到处跟人
交朋友,跟每一位愿意走进来坐下来的人交朋友,不像你,都已经穷途末路了,
有人向你伸出了援手,你还不愿意让人家帮忙」
  「那是因为你没有说你要帮忙啊!」张琼方的老公反驳。
  「你傻啊!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我要帮你?我想帮你,但
你得按照我的规矩走,这种规则,难道你不知道吗?」
  派瑞特说完,张琼方的老公是哑口无言,张琼方的老公坐了下来,看了派瑞
特,又看了桌面上的酒。
  张琼方的老公愿意再相信一次命运,他拿起酒杯,把酒杯中的酒全喝了下去。
  派瑞特点了点头:「还有一点可以帮忙的价值,那就从你的困难开始说起吧」
  张琼方的老公大略的简述了自己开创新公司后,在过于竞争的环境中,为了
求生存,张琼方的老公不断的砸钱进去他投资,但钱越烧越多,亏损的红字却如
火焰一般的越来越红,最后不得不开始从外面借钱,但时间久了,能从一般银行
中借到的钱也越来越少,不得已,张琼方的老公开始从非正常管道借钱,就这样,
累积的债务宛如原子弹爆炸一样的威力一样,急速上升。
  派瑞特叹了一口气:「你是真的傻了?还是怎么样?为什么不收手就好呢?」
  「我相信我锁定的市场是非常具有价值性的,只是时间还没有成熟,但总有
一天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你的理想是很好,但要是没有那个英雄命,你就会成为让人家踩上去登顶
的白骨头,这一点难道你没有认知吗?」派瑞特边说边用到了一杯酒给说着说着
就不自觉得落下男儿泪的张琼方老公。
  张琼方老公这次完全不假思索的喝了眼前的酒,派瑞特又问:「那你等下去
当人家的仆役是可以抵多少?」
  「不一定,要看等下要去做什么,少则几千块,多则几万块,但说真的只有
一点小帮助而已,做得要死,却帮助不大」张琼方老公无奈地摇头。
  派瑞特转过身,从背后的柜子里面拿出了一叠十万块,张琼方老公用惊讶的
眼光看向派瑞特:「你这是在做什么?」
  「所谓救人一时,更胜百年修行,这十万块,我给你拿去还一部分的债,看
可以抵多少」派瑞特说。
  「那你有什么条件?」张琼方老公问。
  「做完你的事后,来我这工作,我用一个月两万的薪资成报,然后你一个月
还我一万块,不跟你收利息,等十个月后我会再给你一笔十万块让你去还,这样
你觉得呢?」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们才第一天认识」张琼方老公的疑心又再一次出现。
  「我这边也是需要人手,我这边想要稍微转型,想从全酒吧变成餐酒吧,卖
点早午餐,光靠我一个人是不够的,我想你应该也是个人才,而且借助你对网路
的熟悉,我想知名度应该可以更快被打出来」
  张琼方老公仍不太确定地看着派瑞特,派瑞特摇了摇头:「看来还是不行,
那就算了」
  正当派瑞特要把钱收回的时,张琼方老公却突然用手压住十万块,说:「就
这么说定了」「很好」派瑞特点了点头,从抽屉中拿出履历表和笔说:「写一写
吧」派瑞特看着张琼方老公写着履历表,嘴角不由地向上仰起。
  而在三立,播完了一天的班表后,张琼方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时播夜猫
子新闻的主播,人称「白眼主播」的张龄予才刚上班,进到办公室来。
  「琼方姐,辛苦了啊」张龄予笑着说。
  「龄予,你也穿得太休闲了吧」张琼方上下打量了一下张龄予,说。
  只说穿着一件裸色无袖针织衫,一件宽松的复古刷色牛仔九分裤,外头穿上
一件长版的灰色外套,放下了一头乌黑的长发的张龄予笑着把包包放下:「还好
吧,反正等一下我就要出去跑点新闻,这样就可以了,反正呢等一下要播新闻的
时候,还要换主播服,根本就没差啦」
  张龄予走到张琼方耳边:「穿得随性一点,这样才有人会送衣服给我啊」
  张琼方皱起眉头,张龄予笑了笑,又低声地说:「毕竟我没有像姊姊有美颜
可以撑啊,我只有白眼,当然要耍一点心机啰」
  张琼方转头看向张龄予,张龄予眨了眨眼,其中似乎在示意着张琼方一些事
情,张琼方后退了一步。
  这时张琼方的手机讯息声响起,放在桌上的手机亮起,张琼方和张龄予都同
时看了过去,张琼方眼神顿时变化,右手迅速地把手机抄拿起来。
  「琼方姐,怎么了?」张龄予问。
  「没什么,我去打通电话」
  张琼方说完,转身快步走去,而被留下来的张龄予心中却想着:「地点?时
间?可是刚刚的通知看起来不太像是大会的程式,还有刚刚那种着急慌张的神情
和表现,张琼方,你到底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呢?」
  夜晚,张琼方依照讯息里面的规定内容来到了指定的汽车旅馆,一间阴暗且
人烟稀少的汽车旅馆。
  来到大厅,有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子坐在沙发上,张琼方一眼就认出那个
男子,男子看见了张琼方走来,拿出一支钥匙给张琼方,张琼方犹豫了一秒,拿
过钥匙,往房间走去。
  走了进去,就看见中午的那名蓝衣男子,在他旁边还多了一名也是熟面孔的
红衣男子,张琼方关上门,蓝衣男子说:「很好,很准时」
  张琼方将包包放了下来,走了过去这时红衣男子从旁边的衣架上拿起吊挂着
的衣服,张琼方愣了一下,是今天他的播报服。
  「你们怎么会有?」张琼方问。
  「又不是买不到,赶快穿上吧」蓝衣男子说。
  张琼方就这么在蓝衣男子与红衣男子面前脱去了身上的衣服,换上了白色双
层雪纺纱洋装,并且套上了红色的中版西装外套,穿上了白色的短跟尖头高跟鞋,
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张琼方把他的乌黑长发绑起了马尾。
  「看起来多专业啊」蓝衣男子猥亵的笑着说。
  只见张琼方被固定在单人椅上,双脚被凹起来,双手被强制放到椅背后方,
而在张琼方的大脚踝和手腕上都绑上了一个皮腕带,而脚与手的皮腕带之间还有
链条串连着,张琼方的下半身呈现了一个V字型,而因为这样子的分开双腿,张
琼方的那件米黄色过紧三角裤又再一次完美的呈现了张琼方的玉琼穴的形状出来。
  张琼方双眼泛着泪,但张琼方心里也很明白就算怎么样的反抗都已经没有用
了,只见红衣男子的手摸向了还隔着一件三角裤的玉琼穴,红衣男子的手一碰到
玉琼穴的阴唇,张琼方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
  红衣男子见到张琼方的反应后,便开始像是在推面团一样的推挪张琼方的玉
琼穴阴唇,张琼方身体不停的抖动,而红衣男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在张琼
方的感觉中已经不是在推挪,而是在震动了,张琼方忍不住地放声大叫:「啊啊
啊啊啊嗯哼哼喔喔喔喔喔……不要不要用不要这样用啊啊啊疴疴疴……疴嗯哼哼
不要不要我不要这样子……疴嗯哼哼哼啊啊啊啊啊……不要再用了啊……琼方不
要……」
  「不要这样子?看来你很心急啊」站在旁边的蓝衣男子笑着说,蓝衣男子拿
来了一把剪刀,红衣男子的手离开了三角裤,蓝衣男子用大拇指和食指拉起张琼
方的三角裤,然后「喀嚓!」的一声,把三角裤给剪断了,玉琼穴立即现世,而
应该是经过了刚刚红衣男子的推挪,张琼方的玉琼穴如今已经泛着些许的淫水,
透出了一点光芒。
  「求饶吧!」红衣男子对着张琼方说。
  只见蓝衣男子在绑着张琼方的单人椅前蹲了下来,拿着一根公狗阳具棒,蓝
衣男子说:「这可是为了你这比一般人都内壁都还要厚的色穴特制的公狗阳具棒,
绝对有那种硬度可以让你的内壁整个都被撑开」
  「不要不要……求你求你们不要不要用那个插我……拜托拜托你啊啊啊啊嗯
哼疴疴疴疴疴……不要啊啊好痛啊……」
  蓝衣男子将公狗阳具棒插进张琼方的玉琼穴中,张琼方瞬间感觉到一股致命
的痛感从玉琼穴中传至脑门。
  蓝衣男子说得对,张琼方的玉琼穴内壁比一般人都还要厚,所以会给男人一
种很难征服的感觉,但一旦张琼方被征服了,张琼方就会完全被操控,因为太过
厚实的内壁反而会给张琼方带来更巨大更多的快感。
  「疴疴疴啊啊啊不要不要再动了不要再动了啊……琼方琼方琼方要死了啊疴
疴疴疴疴……快死了好痛这一根太硬了啊啊啊疴疴……不行了不行了啊……」
  蓝衣男子打开了公狗阳具棒的开关,公狗阳具棒的棒头开始左右旋转起来,
而这一左右旋转起来,更是碰触挤压扩增了张琼方玉琼穴的内壁,张琼方的头整
个都仰到椅背上。
  「不行不行不行了啊啊疴嗯哼哼……住手住手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喔喔嗯
哼哼喔喔喔喔……不行不行要去了啊……忍不住了啊……」
  就在张琼方已经濒临了高潮的时候,蓝衣男子却又突然前后移动起公狗阳具
棒,公狗阳具棒前后进出张琼方的玉琼穴,让里头的内壁一分一寸都被刺激的是
又是颤抖又是跳动,张琼方的33吋翘臀就在张琼方高潮的瞬间也整个抬了起来。
  红衣男子将绑在张琼方手腕和脚踝上的皮腕带上的铁链解开后,抱起了因为
高潮而不断抽蓄的张琼方,让张琼方跪趴着在床上,然后将张琼方的双手并容,
把戴在手腕上的皮腕带上面的扣环互相扣在一起后,接着从固定在床头板上红绳
拉了过来,穿过了扣环,让张琼方被强制固定住,而且红衣男子还故意拉紧红绳,
让本来上半身趴在床上的张琼方得抬起上半身。
  红衣男子脱去了全身衣服,一根壮硕的肉屌直挺挺的翘着,红衣男子右手抓
住了张琼方24吋的纤腰,将肉屌一点一点的从后面插入玉琼穴。
  「啊喔喔阿喔喔嗯嗯哼哼……好大好大太大了阿阿阿疴疴疴要死了要死了阿
疴疴嗯嗯哼……琼方琼方要疯掉了阿阿阿……」
  只见红衣男子以一秒三下的速度操顶张琼方的玉琼穴,张琼方双手紧紧抓着
绳子,但红衣男子的操顶让张琼方不停的颤抖。
  「疴疴嗯哼哼哼哼哼哼……不要不要再来不要再来了……疴嗯哼哼要不行要
不行了阿阿阿嗯哼哼……琼方琼方要不行了阿……」
  张琼方的头一下低垂一下高仰,随着红衣男子的操顶,张琼方体内的性欲也
越来越强烈,张琼方知道这里除了自己就是这两个男人,张琼方的顾忌和对自己
的矜持,似乎也因为这样子而越来越少。
  「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阿……疴疴嗯哼亨亨不行了琼方琼方要去了要去了阿阿
阿阿阿……要变成母狗了阿阿阿好大好大好爽阿……」
  突然红衣男子停止操顶,在高潮边缘的张琼方瞬间少了被操顶的快感,身体
极为不耐,但这已经不是张琼方第一次预到这种情况了,他知道要怎么做。
  张琼方扭动着翘臀,自己带动起了性爱,红衣男子的肉屌在玉琼穴里到处乱
撞乱顶的,就算没有像刚刚那样的强烈,但因为张琼方的玉琼穴有着比别人还要
厚的内壁,光是这样子,就已经足够让张琼方淫声浪语了。
  红衣男子自然不会忍住,红衣男子只是想要玩玩张琼方,见到张琼方这样子
的银浪,本来是跪着的红衣男子双手向前伸,用力地抓住了张琼方的32B巧乳,
然后不管张琼方的叫喊,红衣男子让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了张琼方身上,这样
才能让红衣男子的双脚能够站起来,呈现一个M字形。
  「阿阿阿阿好里面好里面疴疴疴……红衣哥哥红衣哥哥疴疴嗯哼……琼方琼
方被你操地好爽好爽阿阿疴嗯哼……」
  红衣男子的双手紧紧抓住张琼方的纤腰,然后用极为狂暴地方式操顶张琼方,
张琼方的玉琼穴此时早已经被红衣男子肉屌操顶的敏感不已,而又这样被三深五
浅剧烈操顶,张琼方微微张着嘴,眼精似开似没开地进入一个让张琼方自己也感
到深深有罪恶感但又无法抽离的调教高潮。
  「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阿阿……琼方琼方要被红衣哥哥要被红衣
哥哥操到高潮了阿阿阿阿……要去了要去了阿阿阿……」
  「停不下来停不下来了……琼方琼方想要更多想要更多……琼方要更多想要
被更激烈地操阿疴疴嗯哼哼……不行了不行了要高潮了阿阿阿阿……」
  红衣男子内射了张琼方后拔出了肉屌,正当张琼方以为结束了,红衣男子的
手指竟然插进张琼方刚被内射的玉琼穴里面,深掘内挖得让张琼方又是狠狠的高
潮了一次,也把里面的精液都挖了出来。
  而在一旁的蓝衣男子解开了绑在床头板的红绳,用红绳将张琼方的手强制拉
到后面,蓝衣男子躺了下来,要张琼方自己坐下来,而已经性高潮的张琼方体内
长时间的被调教的习惯已经让张琼方完全成为了性奴隶,蓝衣男子要张琼方自己
来,张琼方就算是双手被固定着、被拉到后面,也是非常积极的要让蓝衣男子的
那一根长肉棍来填满自己的玉琼穴。
  「嗯嗯嗯嗯嗯又进来了又进来了阿阿喔嗯哼哼……好长的一根好长阿阿阿疴
嗯哼……直接直接顶到我的花心了阿阿阿喔……」
  才刚坐下去,张琼方就有一种感觉高潮的感觉,蓝衣男子的长肉棍直接顶住
了张琼方的玉雄穴最深处,而且就张琼方的感觉似乎这一根长肉棍还没有完全被
玉琼穴吞没,意思就是说要是真的让这一根长肉棒全部都肏进来,玉琼穴就要被
撞破了。
  张琼方自己摇摆着纤腰,蓝衣男子感觉到张琼方的翘臀不断来回地碾压着自
己的会阴处,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蓝衣男子的长肉棍不明缘由地又向上增长了,
而这一增长,让张琼方瞬间大叫。
  「要破了要被贯穿了阿阿阿喔哼哼哼哈哈阿……疯了疯了蓝衣哥哥蓝衣哥哥
……琼方琼方地骚穴要被你贯穿了阿阿阿阿……疴疴嗯哼哼……」
  「喔喔喔屋窝呜呜呜……死了要死了阿阿阿阿爽死琼方了阿阿阿……喔喔喔
喔好哥哥好哥哥你肏的琼方好爽好快活阿阿喔……」
  「不要停不要停琼方琼方最爱最爱这样子了阿喔嗯哼哼……再来再大力一点
再猛一点阿阿喔嗯哼哼……肏死琼方肏死淫荡的琼方阿阿阿……」
  蓝衣男子的脚屈了起来,缠绕红绳的手用力一拉,张琼方整个人都向后倒摔,
而这一向后倒,虽然没有让长肉棍从玉琼穴中弹出来,但张琼方的下体却似乎凸
出了一块,感觉有点像是蓝衣男子的长肉棍的棍头形状,而长肉棍没有在玉琼穴
的穴到中反而撞向肉壁的这一撞,让张琼方的双眼狂翻白眼,嘴巴大开,口水都
从旁边留了出来。
  「美死了美死了阿……琼方琼方被好哥哥肏死了阿阿喔喔嗯哼……琼方超爽
的超爽的阿阿阿不行了不行了……要升天要升天了阿阿阿阿……」
  「去了去了喔喔喔阿嗯哼哼哼……蓝衣哥哥蓝衣哥哥琼方琼方被你调教的好
爽好爽疴疴疴……不行又要升天了阿阿阿阿阿……」
  蓝衣男子像是不管张琼方死活一样的用他那一根长肉棍猛烈的肏撞张琼方的
玉琼穴,只说张琼方那32B巧乳因为被蓝衣男子由下往上的爆炸性肏撞,晃动的
宛如是有D罩杯一样的波涛汹涌,看的是红衣男子肉屌又硬了起来。
  蓝衣男子这时忽然松开红绳,双手改抓张琼方的脖子,这一抓,倒是抓出了
张琼方的被虐新高度,张琼方整个身体瞬间僵硬,蓝衣男子不知道是为什么,反
正就是刚好也没有动,但也幸好他没有动,张琼方全身僵硬,而玉琼穴的穴壁也
再那一瞬间像是摩西率领众人逃出后再次合而为一的红海一样,向内挤压了蓝衣
男子的长肉棍,要是此时蓝衣男子一动,恐怕就真的要一泄千万精了。
  张琼方身体恢复了柔软,而蓝衣男子也趁机拔出他的长肉棍,心有余悸的他
看着趴在床上的张琼方正被猴急的红衣男子爬上身体要再干,蓝衣男子心想:
「看来这个张琼方,还有很多可以被开发地特质阿!该跟博士回报一下这个情形
了还有刚刚的那个」
  话说在上次大大庆生会举办的公寓里的某一层楼的某一个房间中,S总和一
名戴着圆形细框的眼镜、头发中间已经全秃光了只剩下两边、穿着一身白色长袍
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留着鲍伯头、穿着淡粉色的无领长版衬衫和一件蓝色的长裤
的女子坐在圆形的桌子前。
  「博士,你说你的研究已经有了结论?」S总看向长袍男子,说。
  长袍男子双手不停的搓揉着,微微弓着背,眼神有点涣散,只说了一个字:
「对」「那结论是?」S总又问。
  长袍男子缓慢的抬起手,拿了一份资料夹,放在了桌面上,轻轻地将资料夹
推过去,S总伸出手将资料夹拿过去。
  S总从资料夹中拿出一份有三页的文件,花了十分钟详读了一遍后,S总看向
博士:「博士,所以你的结论是可行的」
  「是」
  「透过这次开发出来的东西,会在意识到被注视这件事下达到更好的效果?」
S总继续问。
  「是」博士仍就是回答一个字。
  S总看向了坐在旁边的女子,女子微微笑:「终于要开始做这件事了,我等
这天很久了」
  「各方面」S总说。
  「不用担心,下个礼拜就可以着手进行布置了,我会再给你回报的」
  「嗯」S总看着手中的资料,又重新看了一次。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