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美人如赵

  那日后,梁山剑宗与苍鹰派数十年来的交好毁于一旦,两派大打出手,势同
水火,东玄州因此而陷入了一片纷争之中。
  「哈哈,照我说啊,这梁山剑宗和这苍鹰派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前段日子
还嚣张要闯我们殿门来着!如今他俩狗咬狗,当真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
  清晨时分,仙子峰荷花池畔,少年模样的韩易可谓是英姿勃发,他边走边挥
舞着手臂,满脸的幸灾乐祸。尔后见与他并肩而行的林轻语神情寡淡,似是在想
着什么心事,便笑哈哈道,「你说是吧,师姐?」
  「嗯?」
  林轻语却是抬眸看了看他,眸子里透着些恍惚。但很快她便恢复那般清淡之
态,抹过唇边一缕发丝道,「话虽是如此,但这两派毕竟干系着整个东玄州之安
危。如若让他们这般胡闹打下去,我怕其他州郡的仙门会趁隙而入,到时候必将
于我东玄州不利。」
  韩易闻言笑道,「师姐你大可放心,咱们修仙界已平安无事多年,即便真有
人意欲趁隙而入,那也得绕开三大仙门的神通不是?但那长生门、焱火宗和神剑
阁哪个不是只手遮天的存在,又岂是好相与的?」
  林轻语抿唇不语,拿眼瞧了瞧他,叹息一声道,「唉,你终究还是不明白。」
  「师姐的意思是?」韩易疑惑道。
  林轻语却问道,「先不说这个,师父此番让你我过去,你知道所为何事么?」
  妙法门门主赵姑娘已于昨日顺利出关,经林轻语这么一问,韩易不禁想起师
父出关时的场景。当时师父浑身湿透,湿漉漉的发丝贴在浮凸隐隐而现的娇躯之
上。师父的神态很是疲惫,一对如水眸子却似百花风情,倾城绝代的脸颜透着一
抹粉红之色,或许是修为增加了的原因,整个人无论是外在还是气质,都更显得
仙姿绰约了。
  他们的师父赵姑娘,是修仙界出了名的美人。在韩易眼中,是比师姐还要美
上几分的仙子人物。
  韩易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听说师父在闭关时新习了一门仙术,如今召我
们前去会不会就为了让我们大开一下眼界?」
  说完他自己不禁也笑了,想着师父可没这般无趣。
  林轻语白了他一眼,忍不住嗔道,「你呀!」
  韩易挠了挠头,笑声憨厚。
  ……
  不多时,两人来到妙香居,于师父寝卧前,韩易轻轻敲了敲门,恭敬道,
「师父。」
  须臾,室内传来一慵懒之音道,「进来吧。」
  「是。」
  韩易与林轻语相视一眼,推开门进入室内。
  刚一进门,韩易顿时就觉一阵香气扑鼻,这股香气,不似师姐林轻语闺房中
那般清新淡雅,而是香气馥郁,令人几至迷幻其中。
  而师父此刻竟似还未起床,韩易惊讶之下,偷偷拿眼瞧去,就见那开阖的珠
帘之后,床畔被纱幔所遮掩,而微显透明的纱幔中,一道曼妙的身影横卧其间,
似乎正是一个优雅的「贵妃躺」。
  韩易见那纱幔后的身影线条光滑细润,毫无衣物的褶皱感,心道师父眼下该
不会没穿衣服吧?他赶紧收回目光,向师姐林轻语望去,就见林轻语抿了抿唇,
开口道,「师父,你召师弟与我前来,是有事需吩咐我二人么?」
  往日师父若要召见他二人,都是召在殿中,如今在这妙香居,可还是头一遭。
  这时,纱幔内的浮凸身影忽然动了,就在韩易咽了口唾沫之时,那纱幔忽然
被掀开一角,韩易顿时屏息瞪大眼睛,就见香意痕生的床笫间,一支雪白玉臂缓
缓探出了纱幔之外,旋即师父那具令人喷血的惹火身姿映入眼帘。
  只见赵姑娘披着一头略显凌乱的青丝华发,肌肤胜雪,瓜子脸颜倾绝无双,
杏眼含着似笑非笑之意韵,她艳若桃李,风情似魅,仅是下床这一细微动作,便
已是勾魂夺魄,令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然而令韩易微感失望的是,师父赵姑娘此刻并非裸身,而是穿着一件单薄的
丝绸衣裳。衣裳大小适中,刚好将师父那完美惹火的身材勾勒出来。特别是那酥
胸之丰盈,竟要比师姐林轻语还要饱满圆润许多,在微微敞开的衣襟下,依稀裸
露着一道深深的乳沟。
  想起那日晚间,偷窥师姐洗澡时,师姐那半露未露的胸前乳肉就已是令他朝
思暮想,那师父胸前这般的雪白丰满,岂不是更加妙不可言?想至此韩易不禁一
阵邪火升涌,下身竟控制不住的昂首挺立起来。
  他顿即尴尬不已,暗骂自己可真是畜生不如。他自小便被师父收留,师父教
他养他十余载,已如亲生父母一般,他怎可生起这般大不敬之淫邪?
  「为师单独召见你二人,自然是有要事要交予你们了。」就在韩易自责之时,
赵姑娘已然来到梳妆台前,她轻含笑意,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这些年来,岁月并
未在其美艳的脸颜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随着时间浸染,变得愈发肌肤细滑,青
春粉嫩。
  没有人知道妙法门门主赵姑娘芳龄几何,韩易也曾大胆猜测过,但怎奈赵姑
娘于外表看来实在是年轻貌美,最终只好没了下文。
  眼下,见林轻语神情变得认真起来,赵姑娘却是轻笑道,「不过不急,轻语,
你先帮为师梳梳发可好?」
  林轻语一怔,旋即恭声道,「是。」
  ……
  妙香居赵姑娘房间内,林轻语已经俏立在赵姑娘身后,拿着把小巧精致的梳
子细细地梳过那如瀑般的长发,于是那本有些凌乱的发丝顿时如一道涓涓细流的
流水,在林轻语的玉手中缓缓流淌而过。
  而师父赵姑娘则坐在镜前,于台上缓缓捏起一张薄如蝉翼的口红纸,指间翘
起兰花,放在唇间轻轻一抿,刹那姿色倾绝。而待其放下时,她那湿润诱人的唇
瓣已如烈焰般红艳。
  韩易瞧着,脸现尴尬之色。眼前两位美人国色天香,师父正被师姐服侍着梳
洗打扮,他一个大男人杵在此间,当真是万分的格格不入。
  不过师父今日特地打扮,难道是有远客要来他们仙子峰?
  当林轻语服侍着为赵姑娘穿上一袭青衣,赵姑娘瞧了瞧镜中的自己,忍不住
称赞声道,「轻语你的这双小手,是愈发的灵巧之至了呢。」
  林轻语的手修长细润,如葱玉一般,却已被赵姑娘似笑非笑捉在手中,两人
的手雪白如玉,遥相辉映。赵姑娘见林轻语清淡脸颜抹现一丝羞怯,不禁打趣道,
「还有这香喷喷的娇盈身子,怕也是熟透了罢?」
  「师……父……」林轻语俏脸倏地漾满红霞,赶紧从师父的手中逃脱出来。
  虽然师父赵姑娘向来心性如此,但如此露骨之言,还是让韩易目瞪口呆,不
过能见到师姐这般害羞模样,他不禁大呼过瘾。
  赵姑娘忽然问道,「轻语,你入我妙法门已有多久?」
  林轻语低声道,「回师父,轻语自六岁上山,至今已经十四年了。」
  赵姑娘喃喃道,「哈,都已经十四年了啊……」
  她似有所思。
  韩易与林轻语相视一眼,不明白师父之意。
  良久,就见赵姑娘淡淡笑道,「既然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么轻语你也
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罢?不如这样,师父今日为你许一桩婚事可好?」
  两人闻言同时一惊,俱是想着师父今日召他们前来,该不会就为了这事!?
  想师姐一直都是自己心仪之人,师父竟然要为师姐许配婚事?韩易哪里还能
接受,慌忙道,「师父!师姐她……」
  却被赵姑娘含笑打断,「怎地?你小子终于忍不住了?唉,你这性子呀,就
该磨磨的才好。」转而她将雪白细颈转向林轻语,问道,「轻语,我想听听你的
想法。」
  林轻语抬眸偷偷瞥了眼韩易,咬了咬唇道,「师父要轻语嫁谁,轻语本不敢
不从,但……但轻语已有了心上之人。」
  赵姑娘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万般风情刹那扑面而来,她娇声道,
「傻丫头,你就不问问师父要将你许配给谁么?」
  说着,赵姑娘那一双狡黠灵动的美眸望向自己的爱徒,在韩易大喜过望之际,
就见赵姑娘白了他一眼道,「呐,就便宜你这个臭小子了!」
  「谢谢师父!」韩易欣喜道。
  不料林轻语却有些娇颜恍惚,赵姑娘察言观色,细致入微,瞧见徒弟这丝异
常,她蹙眉道,「轻语?」
  「师……师父。」林轻语醒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
  赵姑娘美眸绽出一抹神光,道,「你不喜欢师弟?」
  韩易闻言紧张极了,将漆黑眸子盯向自己的师姐,等着她的回答。
  林轻语似是有些犹豫,饱满酥胸微微起伏不已,但很快,她便抬起臻首,坚
定声道,「喜欢。」
  韩易不禁松了口气,炽热的目光里,满是情意。
  「那便如此定下了,你可不能反悔。待到你们回来之后,我便会昭告整个仙
子峰,尽快为你二人置办婚事。」赵姑娘满意轻笑道。
  韩易不觉更加欣喜,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与师姐成亲之时的热闹甜蜜景象。林
轻语却是听出了师父言中之意,惊道,「师父,回来之后?」
  赵姑娘点头道,「没错,这就是我此次召你们前来,所要交代之事。」
  韩易心情大好,哪里还管的了其他?嘿嘿道,「徒儿愿闻其详!」
  赵姑娘嫣然一笑,却又正色道,「眼下苍鹰派与梁山剑宗交恶,于情于理我
们都不能袖手旁观,所以我要你二人即刻下山,前往吴子郡代我妙法门助苍鹰派
一臂之力。」
  「什么!?」韩易吃惊不已,却顿即不满道,「师父,那苍鹰派高铁泰前些
日子还带着各大仙门闯我仙子峰,执意要找我们不痛快,现如今我们竟然还要去
帮他?」
  赵姑娘道,「傻小子,你可知这东玄州各大仙门间犬牙交错,谁都不能独善
其身,我们妙法门自然也不例外。若想长立于世,便少不了要依托他人的力量。」
  「何况师父刚来到这仙子峰创下妙法门时,那高铁泰也没少帮衬过咱们,而
我们并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此次也算是报答他苍鹰派昔日以礼相待之恩。」
  「是,徒儿知道了。」既然师父都这般说了,韩易便也不再不满。
  林轻语却是秀眉微蹙道,「可师父若不亲自前往,就仅凭我与师弟二人…
  …」
  话未毕,赵姑娘含着笑意打断道,「无妨,为师相信你们能够做到。这些年
来,你们『修心』已小有所成,而此次下山,便可以当作是一次历练,重在『修
行』。」
  「但此去凶险,你俩应当彼此相顾,互相照料。记住,遇事不得鲁莽,出手
更不能优柔寡断。易儿,你下山后要多听师姐的话;轻语,你也要处处小心,休
要中了他人诡计。」
  话毕,赵姑娘看向林轻语的眸中微小光芒一闪。
  两人俯身恭敬道,「是!」
  赵姑娘这时玉手轻抬,唇间默念片刻,便见其身前一道青光忽然闪烁而起,
光华耀眼如芒如虹,旋即竟已是一柄古朴雕着细纹的长剑出现在了赵姑娘手中。
  赵姑娘将剑递于韩易道,「此剑名曰『寻败』,是当年一位朋友所留。如今
我已将仙力注入其中,它自会带你们前往吴子郡。」
  韩易应声接过『寻败』,只觉剑身略沉,一股隐隐寒意自剑柄浸入身体,他
虽微感诧异,但想着师父的朋友,多也是修仙界资质平平者,这般佩剑当不会是
什么厉害之物,便也并未在意。
  这并不是他有意要冒犯师父,因为他们妙法门在这东玄州,实力就是如此。
  「好了,你们回去准备一番便作出发罢。」妙香居内,赵姑娘露出慵懒之态,
似乎还未从睡眠中清醒过来,她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
  待到韩易与林轻语出了妙香居,房门轻掩而上之时,赵姑娘脸颜中的慵懒神
色顿即消散全无,她望着房门方向,微微有些怔神。
  「妙儿,这就是你所托之事么?」
  而就在赵姑娘雪白玉颈转回之际,珠帘之后,竟是一道男人身影从中徐徐走
出。
  男人嘴角勾着轻薄笑意,修长身躯斜靠在帘壁间,怀中抱着一把银色长剑,
抱剑之姿显得飒爽极了。
  赵姑娘闻言转过身来,瞧见男人那不怀好意的目光,竟也不气不怒,反而巧
笑倩兮道,「怎么,你不乐意?」
  男人笑道,「哈哈,唐某岂敢。」
  看得出两人已是十分相熟。
  赵姑娘莞尔一笑,却是忽然神情变得妩媚绝艳,她美眸泛着吟吟笑意,轻移
莲步走上前去,曼妙腰肢轻扭慢摇,红唇透着一股诱惑道,「你这坏人,为甚这
般直勾勾盯着人家?」
  眼前男人尽管生平阅女无数,但眼下被赵姑娘这般美人这么一挑逗,他顿即
咕咚咽了口唾沫,全身血液募地沸腾起来,他含笑站直身体,径直迎了上去。
  男人并不答话,伸手就将赵姑娘搂入怀中,赵姑娘便也顺势倒入男人胸怀。
  两人肌肤相亲,男人的手在赵姑娘美背抚摸片刻,便已滑落向下,在赵姑娘
挺翘的臀瓣之上流连忘返。
  「嗯……」
  赵姑娘嘤咛一声,却是满眼风情,她那饱满丰盈的酥胸紧贴在男人胸膛,感
觉到臀肉处被男人大手恣意抓揉,她气息渐渐紊乱,一头如瀑青丝晃动间,被男
人痴迷的轻嗅着。
  「妙儿,可真想一口就这么把你给吃了!」男人喘息道。
  说着,男人放开怀中赵姑娘轻柔的高挑身子,却忽然发狂般将整张俊逸的脸
都埋入在了赵姑娘挺拔的胸乳间,隔着衣物在那对美妙的峰峦间胡乱拱动,顿时
乳浪微颤,乳香四溢。
  男人这般又吸又嗅,赵姑娘只是吃吃地笑着。
  这时,男人站起身来,正要吻向赵姑娘鲜艳的红唇,却被赵姑娘伸出一指阻
绝,赵姑娘吟吟笑道,「哈,本姑娘怎么说也是一门之主,岂是你这坏人想吃便
可以吃的?」
  男人露出为难状,张口结舌道,「妙儿,你……」
  赵姑娘整了整胸前的凌乱,她含笑走上去,伸手轻柔摩挲着男人的脸颊道,
「笨蛋,不是姐姐不愿意给你,而是今天,那位前辈又会如约而来,所以为了你
的安全,你还是不要留在这仙子峰才好。」
  男人闻言恍然大悟,似是想到了些什么,他俊脸现出浓浓恨意。但过了许久,
男人却又像是释怀了,他长叹一声道,「都说时间如梭,原来竟又是一年过去了
啊。」
  赵姑娘喃喃道,「是啊,又过了一年呢。」
  ……
  当韩易与林轻语拜别师父后,便各自回到自己住处收拾包裹,相约一个时辰
后在殿前碰面。
  此次下山对于二人来说都是生平头一遭,所以即便是性情寡淡的大师姐林轻
语,对于此次的下山之行亦是十分期待向往。
  再加上还是与师弟单独同行,而师父亦已将她许配给了师弟,林轻语想至此,
心中涌现出丝丝甜蜜,心情自然大好。
  她快步回到住处,正要推开房门,却忽然黛眉紧蹙。
  只见林轻语香闺左侧的竹林中,这时一道猥琐佝偻的身影摇摇晃晃走了出来,
冲林轻语嘿嘿笑着。
  「林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
  林轻语将推门的玉手收回,冷声道,「有事?」
  丑老怪只顾将目光灼灼盯往她胸前丰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林小姐让
老奴去查探之事,如今已经有了些眉目。」
  林轻语闻言顿时美眸精光一闪,话音也变得急促起来,「当真?快说!」
  丑老怪却是搓了搓粗糙黝黑的大手道,「嘿嘿,老奴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林小姐可否容老奴先进屋喝口茶水……」
  话还未完,就见林轻语已然推开房门飘然而入,只是声色里透着股厌恶道,
「知道了,快进来吧。」
  丑老怪闻言老眼一喜,赶紧喜滋滋随后进入到了大师姐香闺内。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