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2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十二章
  无忧岛位于三水国东侧的大海之中,与三水国隔海相望。其实无忧岛并不是
一座海岛,而是两座,人们常说的无忧岛便指的是其中一座,无忧外岛。外岛简
直就是一座销金窟,但也是男人的天堂,只要你有钱,岛上的各式各样母畜随你
玩乐,据说从外岛旁边经过的渔民,都能闻到岛上飘出的脂粉香味,能听见岛上
女人发出的浪叫。而另一座海岛,无忧内岛便是无忧岛的主人,白家的宗族所在
地。没有白家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内岛。
  无忧外岛成立两百多年,谁也不知道白家聚集了多少财富,更没有人知道外
岛这些女人都是哪来的,外岛成立至今,从来没有买过外面的女人,可外岛的女
人数量却从来没有减少过。
  无忧岛内岛,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巨大的肚子都快要贴到地面了,侍女一边
不耐烦的刷着女人的身子,一边骂道「就知道发贱,天天都让我给你洗身子,当
了母畜,身子还这么白,鞭子抽了这么多年,都抽不烂你这一身骚肉」。女人仿
佛根本没听见侍女的骂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侍女边骂边拿着刷子戳女人的大
肚子「怀了这么多年,还不舍得生,就想大着肚子让人骑,你才舒服,真是贱
……」突然侍女骂声戛然而止,刷子也掉在了地上。一个中年男子,阴沉着脸,
掐着侍女的脖子,侍女瞪着双眼,手无力的垂着,竟然已经死了。
  中年男子松开手,侍女瞪着双眼倒了下去。中年男子捡起刷子,仔细的刷洗
着大肚子女人的身体,其实女人的身体很干净,也很白,没有一点脏东西,可是
男子还是仔细刷过女人身体的每个地方,女人的身体非常光滑,没有一滴水留在
女人的身体上,就连细密的发丝,都不能让水珠停留片刻。
  男子刷完女人的身体后,拿过旁边的马蹬挂在女人的腰间,说道「走吧」。
女人始终都没有抬起头,男子也始终都阴沉着脸。
  男子依旧阴沉着脸在前面走着,女人也依旧低着头跟在男子爬着,女人肚子
虽然很大,可是却爬的很快,紧紧跟着男子的脚步。
  男子带着女人进了一座院子,院子里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女人的裸
体石像,石像很多,但是摆的很整齐,但在石像中间空着三个位置,特别显眼。
  这里的每一个石像刻的都是大着肚子的美女。石像刻的很逼真,连女人的阴
毛随风飘动的样子都一根根刻了出来。中年男子带着女人穿过石像群,进了院中
的房间。
  房中,四个女人跪地高高翘起屁股,组成一个蒲团,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正
盘坐在上面。中年男子进门后对着老人行礼后,叫了声「老祖」。老人点点头,
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对旁边的少年说道「你先去玩吧」。少年长的很俊美,一
双邪魅的眼睛,让少年身上多了一股邪气。少爷听到老人的吩咐后,从六个孕妇
组成的肉床爬起来,随中年男子爬进来女人,爬到少年身旁,少年踩着马蹬骑在
女人的背上,说道「老祖、爹,我去玩了」。说完高兴的骑着大肚子女人出去了。
  「我让你教白胜露,你都教了什么,除了玩母畜,你什么都没教」。待少年
离开小院,老人呵斥着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莫不作声,老人冷哼一声,继续说道「白露繁,我知道你恨我,恨
我当年杀了你从外面带回来的未婚妻,我早就告诉过你,白家不允许外人进来,
谁也不能例外」。中年男子依旧阴沉着脸,说道「你杀了吗?你要杀了我反而没
这么恨你」。老人哈哈哈一笑,说道「你果然聪明,没错你未婚妻不仅没死,还
生了十个女儿,这屋内十个女人就是她的女儿」。中年男子突然爆发出强势的气
息,怒视老人,说道「我会让白家死无葬身之地」。老人赞赏的点点头,说道
「当年倒是真没看错你,你要是顺着我,白家早就回到上界」。中年男子冷冷笑
着,轻轻摇着头。老人看着中年男子蔑视的样子,疯狂的笑着。
  「别以为云之凡压着我,你就可以藐视我,这白家谁也不能违背我,你也不
行。」老人一脸凶狠的警告着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站着,听
着老人发泄心中的不满。
  老人好像知道中年男子,根本不会理自己,骂了几句就停了下来,脸上换成
了慈祥的笑容,说道「当年你们三兄妹,是我最看重,可是现在都恨着我,…
…」中年男子不等老人说完,丢下一句「聊家常,你找别人吧」就离开房间。
  中年男子如此放肆,老人不仅没生气,反而很高兴的说道「白露繁,当你有
一天,发现一切都是假的时候,不知道你作何感想」。
  「把它送到净州玄武卫副指挥使府上,亲手交给白夫人。送到后你不用回来
复命,去天苍大陆的静云山庄,告诉他们你是白家人,他们自会安排你。如果路
上有人劫杀你,你就毁去竹筒。」无忧外岛的海边,中年男子依旧阴沉着脸,把
竹筒交给了渔夫模样的男人吩咐道。
  中年男子静静站在海边,看着海浪不断拍打岸边的礁石,「有用吗?」一个
女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男子回头,看着身后赤裸着身体跪在地上,面容清冷的
美妇,难得露出了笑容。男子走到美妇身后,扶着美妇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说道
「姐,只要像这浪花一样,不断冲击,终有一天会冲破礁石封锁」 .美妇抚摸着
自己巨大的肚子,悲哀的说道「姐现在的肚子大的,已经站不起来,姐以后永远
都只能跪着」。中年男子拉起美妇手,贴在自己脸上,激动的说道「姐你不要放
弃,露繁一定会救你脱离苦海的,小妹和三个侄女不是已经被我送出去了吗?你
要相信我」。男子话让美妇的脸上升起了欣慰的笑容,说道「姐信你,姐要不信
你,早就跳海自杀了,可姐担心你」。男子摇摇头,露出自信的笑容,说道「现
在他不会杀我,白胜露没成长起来,他不敢杀我」。
  「可是万一……」美妇还没说完,脸上露出痛苦表情。男子急忙要取下美妇
乳头上锁乳环,美妇一把按住男子的手,痛苦的说道「别,一会回去发现了,姐
还要受罪,姐忍一会,奶就不涨了」。话虽然这种说,美妇脸上表情却越来越痛
苦。男子看着美妇痛苦的样子,不知道如何办才好,美妇痛的断断续续的说道
「露繁,给姐讲讲玉凤的事」。男子仿佛找到救星般,不停的说起来「姐,玉凤
和你长的很像,一样美丽高贵,……」。
  中年男子不停的说着,美妇虽然很痛苦,但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美妇身上香汗随着光滑的身体,流到中年男子的衣服上。,中年男子的衣服
被打湿了一片,美妇脸上的痛苦也被笑容所取代。中年男子紧张的问道「姐,你
还疼吗?」美妇拉着男子的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奶子,说道「你看,姐还疼吗?」。
中年男子急忙抽回手,说道「姐,别这样」。美妇自嘲的笑笑了,说道「别人拿
脚踩,自己弟弟拍下怕什么」。中年男子脸色铁青,说道「白胜露,早晚要你命」。
美妇一听这话,担心的说道「别,姐不想看你有事,姐已经这样了,怎么都无所
谓了」。中年男子怕美妇担心,只好顺着说「姐,你放心我会好好的。不过姐平
时你也带着锁乳环,但也没说过不让你排乳呀,今天怎么不让了」。「你先答应
姐,听了不许冲动,姐再告诉你」。美妇先让中年男子心里有点准备,才说道
「他嫌姐奶子小,配不上这大肚子,让姐把奶子在催大些」。中年男子一听,眉
毛都立起来,准备起身要去找白胜露算账,美妇抱着中年男子的腿,说道「你在
这样,姐以后有事不给你说了,说了不冲动的」。中年男子流着泪,怒吼着「姐,
你看看你的胸前,你的乳房比西瓜还大,再大下去,你就毁了」。美妇无所谓的
说道「没事,白家女人一代比一代贱,早就毁了,姐就是再大些,又有什么关系
呢?可是你要出了事,姐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中年男子听完美妇这样说,无奈
点点头,泪水已经模糊了男子的双眼。
  「别哭了,白家女人二百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姐已经无所谓了,只要你能
平安,姐就没有牵挂了」美妇搽着男子脸上的泪水,心疼的说道。中年男子抓着
脸上美妇的手,泪水已不在掉落。
  「北海龙王已经降生了,就是云之凡的儿子,白家女人终于要脱困了。姐很
快你就能和玉凤团聚了」中年男子说出了,让美妇激动的消息。
  美妇的牙齿都在打颤,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真的是北海龙王」。中年
男子坚定的点点头。得到肯定,美妇有些思维混乱,抓着中年男子的衣服,问道
「要是没成长起来,就死了怎么办」。
  「姐,冷静点,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乱。他是云之凡的儿子,云之凡不会
让他出事的,云之凡早就想杀白三,可是他不能杀,杀了白三,白家所有人都会
死,所以云之凡一定会让他儿子成长起来,来解开白家女人身上的枷锁」。中年
男子捧着美妇的脸,信心满满的说道。
  「那你怎么办,谁来解开你」美妇带着哭声问道。中年男子安慰美妇「你不
用担心,云之凡早就准备好了,只要时机成熟,我们都可以摆脱白三的控制」。
美妇怀疑的看着中年男子的眼睛,「真的」。中年男子面带笑容的说道「当然,
姐你怎么会不相信我呢」。
  「可是,北海……」不等美妇说完,中年男子抱起美妇,「姐,我们该回去
了,我抱你回去」。美妇不安的说道「别,姐爬回去,你抱姐回去,我们都要受
惩罚」。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后,说道「姐,这是外岛,到了内岛我就放你下来」。
美妇左右看了看,确定是外岛后,埋怨着中年男子「那还不走,是不是抱着姐姐
走不动了」。中年男子也不知美妇是怎么了,变得这么快,只好抱着美妇飞似的
跑了起来。
               第十三章
  陈宫在净州逗留几日,与唐甲一商量好合作之事就离开。
  离开的净州的陈宫并没有,回白头翁老巢,而是回了罗刹教。
  阴姝美正在雨露殿泡着温泉,一个护卫前来禀报,说「陈宫回来了,正在殿
外等候」。阴姝美顾不得穿衣,跑出了雨露殿。
  陈宫看见赤裸着身体,挺着大肚子的阴姝美从雨露殿跑出来,赶紧跪地行礼
「陈宫参见母上」。阴殊美看着跪在地上黑瘦的陈宫,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陈宫
回来求救,心中一乱,脚步就乱了,脚下一绊,身子向陈宫扑去,陈宫不敢大意,
稳稳接住了阴姝美。
  陈宫还没来不及说话,怀里阴姝美就急切的问道「是不是无极出事了」。陈
宫急忙说明了来意「母上,无极少主一切安好,怕母上担忧,特意回来向你禀报」。
阴姝美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快给母上说说,你们离开都去哪了」。陈宫为
难的说道「母上,我们进去说吧,这……」。阴姝美知道儿子没事,心情大好,
说道「怕什么,他们都是母上的面首,天天伺候母上」。四周护卫赶紧都低下头,
不敢看阴姝美。虽然他们伺候过母上,可那都是在雨露殿,外面谁要敢对母上不
敬,那是要被千刀万剐的。
  「还不抱母上进去」阴姝美一句话救了窘态的陈宫。陈宫一听,尴尬的在护
卫的偷看下,抱着阴姝美进了雨露殿。
  「母上,无极少主……」,温泉里阴姝美打断了陈宫话,说道「离开这么久,
是不是不会伺候母上了」。陈宫吓得立马跪下,说道「母上,陈宫怎么敢忘记伺
候母上」。阴姝美用脚抬起陈宫的下巴,冷冷的说道「没忘,雨露殿不准穿衣,
你身上的什么」。陈宫扶着阴姝美得脚,蹬在自己脸上,几把扯掉身上衣服,露
出黝黑光亮的身体。别看陈宫瘦,胯下阳具却很雄伟,黝黑棒身上青筋环绕,龟
头鲜红透亮。
  陈宫坐在温泉边,阴姝美用手撸着他的阳具,欢喜得说道「母上最喜欢你的
阳具,走了这么久,让母上尝尝变味了没有」。陈宫知道这是母上在奖励自己,
母上这么多面首,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碰过她的嘴,更别说舔阳具了。陈宫急忙
扶着阴姝美伸向自己胯间的头,说道「母上,这都是陈宫该做的,你不要作贱自
己」。阴姝美像是生气了,轻轻拍了一下陈宫的阳具,不满的说道「肯定在外面,
背着母上偷吃了,才不敢让母上尝」。陈宫听了这话,知道母上已经放弃了舔自
己的阳具打算。
  陈宫坐进温泉,抱着阴姝美坐在自己的腿上,背靠在自己的胸口,伤感的说
道「母上,你的事,我都知道,要不是为了无极少主,我们这些人,哪能碰你的
身子,陈宫知道你的苦」。陈宫是罗刹教唯一懂阴姝美的人,阴姝美也一直护着
他,穿衣进雨露殿,在罗刹教是死罪,所以阴姝美才逼他脱光衣服。
  阴姝美微微起身,扶着陈宫阳具,随着口中舒服的呻吟,坐进自己屁眼,说
道「别提这些,说说无极的事,母上伺候你一回」。陈宫抱着阴姝美的大肚子不
让她动,心疼的说道「母上,你大着肚子,就别动了,坐着陈宫就很舒服了」。
阴姝美抓着陈宫的手,身体跪在了温泉里,平静的说道「母上现在已经离不开男
人的精液了,除了睡觉,母上都是在面首身上度过,每晚都是彻夜交欢,才能满
足母上。你刚回来不知道,母上又多了很多面首,你照顾无极辛苦了,母上伺候
你一回」。陈宫现在心里像刀割一样,他深深爱着阴姝美,才会加入罗刹教,当
了阴姝美的面首。如今阴姝美变得如此嗜精,陈宫真怕她会变成神志不清的雌兽,
看见雄性就会发情。
  阴姝美虽然背对着陈宫,可也知道陈宫现在一定在为自己难过,无奈的叹了
口气,拉过陈宫手,捏着自己晃动的奶子,说道「你要心疼母上,就用力捏母上
的奶子,别让母上在肉欲中沉沦了」。陈宫以前自然捏过阴姝美的奶子,那时阴
姝美的奶子柔软又不失弹性,现在却硬邦邦,不使劲都捏不动。陈宫的手感觉到
阴姝美乳头上的锁乳环,明白了,阴姝美的奶子这么硬,都是奶水涨的呀。陈宫
颤抖的抽回手,心痛的说道「母上,你太苦了」。阴姝美笑了笑,重新拉回陈宫
手,放在自己的奶子,鼓励着陈宫,说道「捏吧,整个罗刹教都捏过了,别心疼,
使劲捏就是心疼母上」。
  阴姝美已经这样说了,陈宫只能伸出双手一边捏着阴姝美的乳肉,一边操着
阴姝美的屁眼,嘴里说着阴无极离开罗刹教以后发生的每一件事。阴姝美紧紧咬
着嘴唇,她怕一旦呻吟出来,就听不清陈宫讲儿子在外面发生的事。
  陈宫插的很慢,阴姝美夜迎合得很巧,一根黝黑的阳具慢慢消失在雪白肥臀
中间那一处粉嫩中,粉嫩又慢慢吐出黝黑的阳具,黝黑像是不甘心,不等粉嫩把
自己完全吐出来,又慢慢进入在粉嫩中,粉嫩又吐出黝黑,如此往复着。突然粉
嫩吐出黝黑后,黝黑完全退了出去,粉嫩不安的扭动了两下,黝黑却还是没有进
入。粉嫩以为黝黑在和自己捉迷藏,不断的轻轻晃动着向后退,想抓住调皮的黝
黑。「打扰你们了」一个声音打断了,粉嫩寻找黝黑的脚步。
  阴姝美抬起头,看着温泉边干枯的老头,惊讶的说道「云叔」。干枯老头没
承认,有没否认,轻轻飘到了雨露殿的右侧,看起了春宫图,阴姝美像是中了魔
一样,竟然爬出来温泉,跟着老头爬到了右侧。老头慢慢飘着,仔细欣赏每一幅
春宫图,阴姝美紧紧跟着老头爬着,老头到哪,她就爬到哪。陈宫此时却像石像
一样,跪立在温泉里,胯下阳具还坚挺着。
  老头终于看完了所有春宫图,原地盘坐了下来,阴姝美静静跪趴老头身边,
老头用手抚摸着阴姝美的后背,一个黑色凤凰图案在阴姝美的后背显现,两根铁
链锁着黑色凤凰的双足,一直延伸到阴姝美的小穴和屁眼。随着老头抚摸,黑色
凤凰慢慢变成了火红色。等到黑色凤凰完全变成了火红色,火红的凤凰动起来了,
挣扎着想摆脱双足的铁链,老头手不在阴姝美的背上抚摸,变成了掌不断的拍打
她的肥臀,「啪啪」声音,刺激的阴姝美背上火红的凤凰挣扎的更猛烈了,此时
阴姝美面露痛苦之色,全身发出难闻的恶臭。
  啪啪啪声音越来越急促,终于一声凤鸣响起,火红的凤凰挣脱了铁链,再次
融入了阴姝美光洁的后背,黑色臭水从她的小穴和屁眼里冒出来。
  老头收回手,闭上了眼睛,说道「起来,去洗干净」。阴姝美没听老头话,
站起来,依旧跪在地上,向老头磕了三个头,激动的说道「谢谢,主人」。老头
冷哼一声,一巴掌把阴姝美打进了温泉。老头看似下手很重,其实根本就没打上,
阴姝美脸上一点红印都没有,落进温泉更是一点水花没溅起来。
  阴姝美快速洗干净身上的污秽,又爬到了老头面前,诚恳的求着老头「主人,
你就收下姝美吧」。老头不耐烦的,再次给了阴姝美一把掌,这次阴姝美没有落
到温泉,而是落在软榻上。阴姝美不死心,又爬到了老头面前,求着老头「主人,
你就收下姝美吧」。老头突然睁开双眼,射出两束冷芒,阴姝美不由得打了个冷
颤,吓得不敢动了。
  老头拿出一颗粉红色像手指一样的东西,阴姝美欢喜的转过身,翘起肥臀,
扒开臀肉,露出粉红色的屁眼,老头手指一弹,粉红色的手指钻进阴姝美的屁眼。
阴姝美高兴的说道「谢主人赏赐」。老头对着面前肥臀就是一巴掌,说道「我可
没收你,有了这颗魔菊,白三就控制不了你,你不用这么上心的认我当主人」。
阴姝美失落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收我」。老头又给了阴姝美肥臀三巴掌,说道
「白露繁,还惦记着你,你就这么对他」。阴姝美转过身,怒视着老头,说道
「我生下那个孩子,就和白家一刀两断,白三害的我成了榨精母兽,他白露繁在
哪里,要不是云叔,我阴姝美怕是早就成了淫兽了」。老头咳嗽了几声后,叹了
口气,说道「你不是白家人,不然我也解不开你身上的枷锁,帮你是为了对付白
三,你这次怀孕,如此嗜精,就是白三搞的鬼,他在给他儿子准备鼎炉」。阴姝
美担心的问道「他会不会发现我已经摆脱他的控制了,跑来对付我和无极」。老
头没回答,伸出手,阴姝美知道老头又要打她屁股了,脸上挂着欢喜的笑容,转
过身翘起肥臀,啪的一声,老头果然又打了一巴掌,说道「这才是你要认我当主
人的原因吧。这么多年了,你可曾听到过我收了谁当母犬」。阴姝美对老头撒着
娇,说道「收了我,不就有人听说了嘛,有了魔菊后,我会变得很诱人喽,主人
就收下我嘛」。老头气的要命,对着阴姝美的肥臀有是几巴掌,说道「真不该来
帮你,你们这些罗刹女,太妖艳,也太粘人,白露繁当年敢要你,我都佩服他」。
阴姝美不高兴的说道「白露繁哪见过真真的罗刹女,罗刹女必须要在深渊长大,
才能算罗刹女,不过将来我能成罗刹女」。
  老头听后笑了笑,但是脸上笑的比哭还难看,说道「你放心,白三不会来找
你了,现在他控制不了你,来了也没用,白三想去上界,他不会随便杀人的」。
阴姝美悬着的心放下后,也就不在客气,质问老头「当年你为什么不救我,让白
三作贱我三十多年」。老头一听,哈哈大笑之后,说道「你当年愿意相信白三,
你现在还怪我,你这小丫头片子,和小时候一样不讲理」。阴姝美没想到老头会
这样说,气对老头来了一阵拳打脚踢后,说道「你和白三都不是好人,当年我可
听我爹说,你喜欢大嫂,为了你大嫂,差点杀了你大哥」。老头虽然满脸皱纹,
此刻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说道「不是差点,就是我杀的,为了她我愿意」。
阴姝美一听不高兴「哼,你能为她杀你大哥,我白送你都不要」。说着就扑倒了
老头,坐在他身上开始撒娇。
  「你还是这么粘人,小时候还没在我身上爬够,我每次去找你爹,你都要在
我身上玩够了,才放我走」。老头躺在地上,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轻轻扶着阴
姝美的大肚子,任她在自己身上撒娇。
  阴姝美伸手想抓老头的胡子,却抓了个空,老头狡猾的笑了下,说道「还想
揪我胡子,我来之前就刮了,嘿嘿」。阴姝美气的要命,捏住老头的脸不断的变
幻形状。老头也不生气,任由她捏着。阴姝美捏了一会,好像想起来什么高兴的
事,咯咯的笑着。
  阴姝美像小姑娘一样在老头身上闹了一会,脸上红扑扑,露出天真的笑容,
说道「云叔,你这脸可没以前好玩了,死崩崩」。老头故意把脸一沉,说道「嫌
我老了,还不从我身上下去」。阴姝美撅着嘴,蹦出两个字「小气」。
  阴姝美坐在老头身上,和他闲聊着,二人聊的很高兴,不时发出愉快笑声,
只是会出现怪异的场景,一会阴姝美对老头拳打脚踢,一会老头扇着阴姝美的肥
臀。两人好像都忘了,像石像一样跪在温泉里的陈宫。
  二人聊着聊着,阴姝美粉嫩的屁眼,钻出一朵粉红色的菊花慢慢的盛开着。
阴姝美站起身来,感激的说道「云叔,谢谢你」。老头没说话,用手指了指阴姝
美的乳房,阴姝美低头一看,她乳房居然在不断的涨大。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
阴姝美急忙取下了双乳上的锁乳环。两朵粉红色菊花冲出了她的乳头,也慢慢盛
开起来,随着胸前菊花花瓣的张开,一股奶香味飘了出来。
  终于,三朵菊花停止了盛开,胸前的两朵完全遮住了阴姝美的双乳,身后那
朵从屁眼里开出的菊花,却尤为硕大,花朵差不多和阴姝美一样高。此时阴姝美
比刚才更美,眼角邪魅的微微上翘,诱人的红唇鲜艳愈滴,皮肤白皙透亮,浑身
都散发出一股妖艳的美。原本破坏曲线的孕肚,此时却比那平坦的小腹更诱人,
那如飘带般轻轻摆动的菊花,让妖艳中又多了一缕圣洁,好似从地狱归来的圣女,
妖艳又不失圣洁,圣洁却又魅惑天下。
  阴姝美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头,问道「美吗?」。老头闭着眼,说了声「妖精」。
阴姝美看老头闭着眼,不乐意的跺了下脚,娇嗔「你看下嘛」。老头根本不理阴
姝美,准备起身要走。阴姝美哪能放跑老头,心念一动,收起胸前的菊花,一下
扑倒老头身上,把老头的头按在自己的双乳上,调皮的说道「你收不收我,不说
话就当你答应喽」。老头整张脸都陷进乳肉,别说回答,就是喘气都成问题。
  阴姝美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肥臀上传来火辣辣的疼,啪啪啪的拍打声也跟
着响起。原本被她压在身下老头,出现在了她身后,掀开菊花花瓣,正在拍打她
的肥臀,一边打一边说道「小丫头片子,还敢玩阴的」。老头这次真使劲了,没
打几下,阴姝美的臀肉就红肿了起来。
  老头教训了几下阴姝美就停了下来,不等阴姝美反应过来,老头身影一闪就
溜走了。
  阴姝美突然觉得身后没了动静,回头一看,那还有老头的影子。阴姝美气的
破口大骂「云之凡大骗子,你等着,我非要进你云家门不可」。
  老头一走,如石像似的陈宫摔倒在温泉里,全身僵硬的陈宫,扑腾着水花,
艰难的翻过身来,靠在温泉边,一滴的水滴从他脸上落温泉里,发出嘀嗒嘀嗒的
响声。陈宫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全身僵硬,原本在她身下的母上也不见了踪迹。
  阴姝美娇哼一声站起身来,一脸委屈,正诅咒着老头。突然一件白色纱衣落
在阴姝美头上,阴姝美取下一看,立马变得笑容满面,说道「云叔我就当你收了
我呦,云幻衣就是你赏赐我的证据」。老头早已经离开了,自然没人回答阴姝美。
  陈宫听到了阴姝美的声音,激动的想说话,可僵硬的脸颊,让他根本就张不
开嘴。
  阴姝美心情大好,根本就没想起陈宫,顽皮的控制着花瓣,一套一套的服装
在她身上闪现。百褶裙的阴姝美,如少女般含苞待放,薄纱裙的阴姝美,如少妇
般娇艳动人,紧身裙的阴姝美,如熟妇般饱满圆润。阴姝美仿佛为了弥补这几个
月不曾穿衣的遗憾,各种各样的衣服她都试了一遍,端庄的、优雅的、大气的、
性感的、严肃的……,她都一一试过后,三朵菊花消失不见。阴姝美穿上了云幻
衣,白色云幻衣在阴姝美身上一闪便消失了,跟着云幻衣一起消失的,还有那高
高隆起的孕肚。阴姝美开心的摸了下平坦的小腹后,没有了大肚子的阴姝美,立
刻变的曲线玲珑。三朵菊花再次出现,变成了一件粉色的中长旗袍,裹在阴姝美
婀娜多姿的曲线上,只露出了一双玉臂,和那水润匀称的小腿。原本白嫩细腻玉
足,蹬上一双粉色细跟高跟鞋。
  阴姝美像是很满意她的一身装扮,竟然开心的翩翩起舞起来,一身粉色旗袍
的阴姝美,不失少女的娇嫩,不逊少妇的娇媚,不丢熟妇的娇艳。那飘逸灵动舞
姿中,却又有汹涌的乳波,澎湃的臀浪,更兼那妖艳俏脸,妩媚的双眸,像是一
位怀春少女初会情郎时的手足无措,又似那春心少妇迎归夫时的欲拒还迎,又恰
如那春情熟妇盼君来时的欢心雀跃。
  突然一句「母上」破坏了阴姝美的心情,也打断了她的舞姿。阴姝美瞪着看
向她的陈宫,说道「还不起来,等着母上伺候你呢」。听出阴姝美很不高兴,陈
宫急忙起身,胯下那黝黑阳具还高高翘起,发泄着不满。
  陈宫穿好衣服,来到阴姝美的身后,担心的说道「母上,你怎么穿衣服,雨
露殿不是……」。陈宫没敢说出来后面的话,怕惹阴姝美生气。可没没想到的是,
阴姝美微笑着在陈宫面前,转了一圈,问道「美吗?」。陈宫立刻惊呆了,愣愣
看着眼前的绝色佳人。原本就丰乳肥臀阴姝美,此时居然变成了爆乳硕臀,但这
不是陈宫惊讶的地方,令陈宫惊讶的是,阴姝美原本的大肚子居然不见了,变成
了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
  阴姝美冷哼一声,惊醒了发愣的陈宫。恢复清醒的陈宫,焦急的说道「母上,
是不是他来过了」。阴姝美轻轻笑了笑,说道「他再也不会来了」。陈宫以为阴
姝美在骗她,不然她的大肚子怎么会突然消失呢。
  「母上,是我们没用保护不了你」陈宫跪在地上,痛苦的说道。阴姝美转身,
坐在陈宫背上,优雅的翘起腿,淡淡说道「你们不是保护母上的,你们就是操母
上,虽然每次都说是你们伺候母上,其实母上就是你们的精液壶。只是母上心里
一直不愿承认吧了」。陈宫稳稳跪着,不敢又丝毫扭动,他想解释,可是阴姝美
说的是事实。阴姝美站起身了,说了句「起来吧,我们谈谈」。陈宫心中一惊,
阴姝美一直都是自称母上,他入教这么多年,从来没听她说过我。看来接下来阴
姝美又重要事,要告诉他。
  阴姝美坐在殿内的台阶上,平静说道「陈宫,我知道你对我的爱,但是我们
只能有缘无分,当年我喜欢白露繁,可他负了,今日我也只能负了你」。陈宫张
口欲言,阴姝美摆摆手,继续说道「可能你已经猜到了,阴无极就是你的儿子,
这个儿子就当我阴姝美还了你的情了」。陈宫激动的说道「姝美我们带着无极离
开,一家三口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好吗?」。阴姝美反问一句「你保的住我,拦不
住白三,走到哪我还要回到这来」。陈宫无奈摇摇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有人能护住我,从今以后,我不在是哪个面首无数的阴姝美,而是云
家一条母犬,一条云家不收,自己也要去的母犬」。阴姝美开心说道。
  陈宫不相信问道「你不要无极了吗?」。阴姝美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原
来阴姝美已经死了,以前跟她有关的人,现在都已经无关了。现在阴姝美只是一
条母犬,除了主人,再无任何亲人」。陈宫一听就急了,怒火中烧,冲阴姝美怒
吼道「你就不念一点母子之情,人们都说母子连心,你竟能如此恨心」。阴姝美
竟然没生气,脸上始终微笑着,任由陈宫骂着。
  陈宫越骂越难听,阴姝美依旧微笑的听着,突然陈宫骂道「你那云叔就是
……」。陈宫后面还没骂出口,就发出一声惨叫。阴姝美一脚踩在陈宫的大腿上,
那足有四寸的细高跟,全都扎进了陈宫的肉里。阴姝美寒气逼人的说道「陈宫,
你骂我可以,但是你敢骂云叔,我让你和阴无极都身首异处」。陈宫疼得冷汗直
流,双手抱着阴姝美的小腿,说道「云叔就是……」不等陈宫出口,阴姝美另一
只脚踩在陈宫的脖子上,把那骂人的脏话堵在陈宫喉咙里。
  「陈宫,看来我对你太客气了」阴姝美一脚踩着陈宫的脖子,另一只脚不停
在陈宫身上踩着说道。每次阴姝美那粉色高跟鞋落下,陈宫身上就多一个血洞。
  陈宫衣服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阴姝美才放开陈宫,头也不回走向雨露殿
门口。快走出雨露殿阴姝美停了下来,叹了口气后,说道「罗刹教就算我给你们
父子的补偿,我还会在这待十年,十年内带无极回来,接手罗刹教,我的事不要
告诉无极,就让他一生都恨我这个,只知道整日淫乐的婊子娘」。说完那粉红色
身影就不见了。
  陈宫悔恨的抽着自己耳光,断断续续说道「陈宫,你怎么这么糊涂,她那是
要抛弃无极呀,她是不想无极卷进当年的事啊,陈宫呀,陈宫呀,往你平日,自
诩智多星下凡,你其实就是个大傻子,……」还未说完,陈宫就晕了过去。那身
上血洞还在冒着血水。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