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


          四十七章:一局棋,一场雪
  地道一直通往皇宫深处,那里摆放着一柄古朴长剑,长剑剑灵沉睡多年,潺
潺的水声里,他被摆放在泉池的中央,流水没过剑身,它长长的剑影在摇曳的水
波里轻轻扭曲。
  轩辕奕看着那块书有「潜龙在渊」的额匾,久久不能移开目光。
  这柄剑在皇宫之中沉默了千年之久,但是历代皇帝从未有人遗忘它。因为它
是开国之剑,曾经斩落无数雪国人的头颅。
  古剑剑灵在那一次大战中受伤太重,陷入长眠,如今妖兵临城,它也重新孕
育出了剑灵,而它在本该再出世救国于危亡之际,却要去交给浮屿,当做仙平令
的交换条件之一。
  轩辕奕掬起一捧水,捧在掌心。
  那水浸剑千年,早已剑气横生,轩辕奕的掌心很快鲜血溢出,染红了清水。
  首辅在一旁看得心痛不已,却没有多说什么。
  轩辕奕忽然苦笑道:「朕有些累了。」
  首辅微惊,还未来得及想明白他话中的意思。轩辕奕便苦涩道:「朕不想做
亡国之君,所以有些想退位了。」
  如此不负责任的话不应该从皇帝口中说出,更不应该被其他人听到。首辅连
忙跪下,道:「千年以来,王朝几经动乱,然国运尚在,无论多大的磨难最终还
是挺了过去。这一次臣相信同样可以化险为夷。」
  轩辕奕道:「退不退位已经不是朕能决定的事情了,只是在这之前,朕总要
做一些事情,不能让那些人将一切都拿得那么舒服。」
  首辅忽然道:「臣以为陛下大不可如此委屈,实在不行,在仙平令颁下之后,
直接杀了轩辕帘。」
  「杀是一定要杀,但是不能由我们来杀。」轩辕奕停了停,继续道:「替朕
临摹一幅乾明宫大阵图,然后寄到寒宫。」
  「寒宫?」首辅愣了愣,竟一时间没能想起来这是哪里。
  轩辕奕道:「轩辕帘这些年做了很多事,自以为朕不知道……哎,稍后那封
信你只管寄就是了,自会有人杀了他。」
  ……
  除夕之后,仙平令颁下。那些边境的士兵和修道者都陆陆续续回来。在新年
的氛围里,许多人家里飘荡着彻夜的哭声。
  战争终于结束,天下迎来十年的清和。只是这十年可以做些什么呢?
  十年之后妖军再临,他们是否可以抵抗得住呢?
  南北交界的那道战线生灵涂炭,妖族退兵之后,各大宗门也是百废待兴,甚
至有些宗主都死于战场,一时间后继无人。
  再高的境界投身战场之后都是渺小的存在,那些修行者无法再潇洒出招,也
只能在成千上万的人流之间搏命,直到头破血流。也有许多人因祸得福,在沙场
砥砺之间破开了停滞多年的境界,但是更多来临的依旧是死亡。
  人间惆怅,天上却是另一番景象。
  空明云海之间,有一座凌驾人间之上的仙岛,方圆万里,随着云海的滚动载
沉载浮。
  这座仙岛名为浮屿,传言中是万年之前有人以无上神通将其独立人间,成为
高高在上的世外桃源。
  这是传说终究是传说,即使是通圣境,也无法做到这般。若传言属实,拿创
造浮屿的人该是何等神通境界?
  浮屿之上,琼楼玉宇。
  与其说那是一座高悬的仙道,不如说是一块被以镂雕浮雕等无数精湛技艺雕
琢成的器具。
  经过数百年,整座浮屿被雕了个通透,无论从哪个角度望过去都是玉楼洞府,
或者是无数甚至不合逻辑的诡异建筑。
  越往深处越是别有洞天。
  而地表上,无数巨大的高楼以诡异的姿势拔地而起,刺开云层的浪潮,只通
云霄。那些高楼不是以木石造成,而是直接雕刻一座完整的山峦,那无数的洞窟
石府之中,许多僧人盘膝而坐,肌肤古铜,有的金刚怒目,有的面相悲悯,有的
腿臂残缺,有的已经与石座连为一体。
  浮屿的最中心是一片万里雷泽,其间枯骨翻腾,终年不见拂袖。无数鱼类只
剩下苍白骨架,依旧在泽中摇曳,吞吐雷火。
  无数锁链纵横雷泽之上,将一座白玉宫殿托起在雷泽之上,如海上悬挂明珠。
  那是浮屿三大宫殿之一的神王宫。
  万里浮屿,三千六百处福地洞天,有的凄风苦雨,雷火绵延,有的花树烂漫,
云聚琼浆。这里藏着数量最为巨大的修行者,每一个修行者都在七境之上。
  六境到七境是许多修行者难以逾越的天堑,却只不过是浮屿的起点。
  云海之上,有个老翁泛舟,他持着桨,捣弄过云涛海浪,徐徐向着人间划去。
  与此同时,云海之中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柄古拙长剑破开云海,向着浮屿飞
掠而去,剑上的人化作一道影子,竟比剑还要更快。
  行舟的老人见怪不怪,只是对着那个微笑行礼。
  一剑飞入浮屿,破开连绵青山,一个衣着朴素眉目古铜的男子身子停在门口,
门上石刻「代刑」二字,随着男子的到来,门应声而开,古剑停在他的身侧,随
着他缓缓行入殿中。
  殷仰站在殿中,看着迎面走来的男子,微笑道:「白先生此去如何?」
  古剑规矩绕着他周身缓缓转动,白折缓缓道:「她虽入通圣,差叶临渊却依
旧很远。她那个徒弟天赋极高,我许多次出招他竟能看破。而且……」
  白折欲言又止,陷入沉思。
  皇城外万剑凌空之时,他还未行远,自然能够见到那一幕。即使是他见到那
群蝗般的剑意,依旧不免心神摇晃。只是他不明白,他凭什么可以御剑千万?
  殷仰直接问:「那个人有没有可能就是叶临渊?」
  那个人指的自然就是林玄言。
  叶临渊当年许诺五百二十年出关,如今已然五百余年,算起日子叶临渊随时
都有可能出关。
  白折摇头道:「不可能。」
  殷仰挑眉:「为何?」
  白折道:「我当年与他对过剑,我们对于彼此的剑法都极其熟悉,这一次他
虽未出剑,但是他身上激发出的剑意和叶临渊当年迥然不同。」
  殷仰道:「这或许正是闭关所致?」
  白折负手而立,傲然道:「你不懂剑修,修剑之人在握剑的一刻,剑心便已
雏形,他看见的是江河便是江河,看见的是丘陵便是丘陵,莫说五百年,三千年
依旧如此。」
  殷仰饶有兴趣道:「不知白先生当年握剑之时见到了什么。」
  白折的身形顿了顿,他平静道:「我看到了极北的一株古树。」
  殷仰又问:「那叶临渊当年看到的又是什么?」
  白折难得地笑了笑,他古佛般的脸上露出微笑,看上去有些怪异。
  「我不知道,但我猜他看见了一片深渊。」
  白折与殷仰擦肩而过,殷仰回过身望向他,忽然问:「渊然已经送到了神王
宫,如今正于雷泽之中淬去那皇家气运,白先生可要见一见?」
  白折只是说:「不必。」
  殷仰轻轻抬起头,微笑道:「我知道你看不惯我和承平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只要白先生不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我许诺将来从叶临渊手中夺回那把剑的时候,
定送给白先生参悟。」
  五百年前,殷仰进入龙渊楼中,九死一生之后取出了一把剑。正是因为这把
剑,叶临渊才有大领悟,开始了那段长达五百年的闭关。
  这是一切的开始。
  白折道:「那柄剑对于天下任何人都是旷世之物,但是于我不然。你与叶临
渊有仇,承平与陆嘉静有怨,你们报仇报怨都与我无干,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忘记
浮屿存在的真正意义。」
  每一代浮屿首座传位之时,都会告诉下一任首座那个浮屿最大的秘密。
  那是浮屿存在的意义。
  殷仰面无表情道:「我们现在做了这么多,挑起人妖战争,颁下仙平令,换
来那柄『渊然』,所有这一切还不就是为了那一件事?」
  白折道:「我不知道你与承平设计将她放出来对不对,但是我希望无论如何,
这件事可以在我们这代结束。」
  殷仰道:「我自有定夺。」
  白折冷冷道:「大道无常,你凭什么觉得她一定会赴局?」
  殷仰道:「三万年对于修行者来说也是很漫长的岁月了,三万年足以消磨很
多事情,但是既然她已经出来了,那么很多事情她一定放不下,一定想来看看,
所以明知是局,她也一定会赴。难道你不想见一见妖族的通圣究竟是怎么样的境
界?」
  白折道:「她若赴局,我便倾力杀之。」
  殷仰笑道:「不仅仅是你,浮屿以及人间所有的大高手都会前往这场伏杀。」
  白折道:「你和轩辕王朝讨要了这么多东西,轩辕奕不是傻子,他为什么要
来帮你。」
  殷仰道:「人族妖族胜负难分,天下平和十年,人族可以积粮练兵,可以更
大范围地选拔些天才高手,但是这些都不如一件事来得直接,那便是杀邵神韵,
既然我们要去做这件事,他们自然会帮我们。」
  白折看着身边环绕的古剑,冷冷道:「希望她值得我们这么做。」
  殷仰轻轻笑了笑:「我倒是希望不值得。」
  ……
  一些网站上转载的,前面那个静静篇,还有二十多章附近那个同人都是书友
写的,与正文没有关系。特此说明。写在前后怕被删除。
  ……
  老井城的一家酒铺子里,钟华在和俞小塘在小声地谈论着什么。
  安儿在一旁的小床上睡着了,稚嫩的小脸很是精致。
  俞小塘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安儿,觉得好生可爱,忽然问:「以后我们的孩子
也有这么好看就好了。」
  说完她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捂住嘴,脸有些微红。
  钟华摸了摸她的头,道:「小塘想要孩子了吗?」
  俞小塘瞪了他一眼,「我胡说的,才不想要孩子,可麻烦了,而且……我才
这么小呀。」
  钟华笑眯眯道:「是挺小的。」
  俞小塘愣了片刻,然后恼怒道:「钟华你想死啊?」
  钟华抓了一把瓜子放在小塘手心,笑道:「我又不嫌弃你。」
  俞小塘冷笑道:「我还没嫌弃你呢,信不信老娘心情不好直接休了你。」
  钟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和夕儿姐姐待久了,都学会自称老娘了啊?」
  俞小塘挑了挑眉毛,道:「我这叫近朱者赤,而且夕儿姐姐那么好看,在我
心中已经仅次于师父这么一点点了。」
  说着她拇指和食指比了比,中间留出了一点小小的缝隙。
  钟华气笑道:「你们女孩子就这么关心好不好看?」
  俞小塘摇摇头:「这倒不是,毕竟你这么不好看的我也大度地接纳了。」
  钟华理所当然道:「你现在反悔也没用了。」
  俞小塘忽然有些气馁,弱弱道:「我们这算不算是私定终身呀。我以后是不
是就不能和其他好看的男孩子说话了啊?」
  钟华问:「为什么不能了?」
  俞小塘道:「别人不是都说,这是妇道嘛,要不然就是……嗯……为妇不仁?」
  钟华敲了敲她的脑袋,笑道:「你才多大呀,就想这些?而且只是说说话而
已,又没什么。」
  俞小塘问:「那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逛青楼,和里面的姐姐们聊天呀?」
  钟华微惊,不动声色道:「这对于大部分男人来说,只是平常的事情,因为
大家前去不过是听听曲,喝喝酒,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俞小塘哦了一声,问:「那你去过吗?」
  钟华毫不犹豫道:「当然没有。以后更不会有了。」
  俞小塘满意地点点头:「如果以后被我发现你偷偷溜去了,我就打断你的腿。
你武功差了我这么多,一定要上心哦。」
  钟华忽然道:「其实……武功高不一定就厉害。」
  俞小塘好奇道:「你觉得你打得过我吗?」
  钟华一本正经道:「在地上我当然打不过你,在其他地方可就不一定了。」
  俞小塘没听明白,愣一会之后,狠狠踢了一下他的小腿,羞恼道:「你敢取
笑我?
  钟华捂着腿嘶哑咧嘴道:」这有什么呀?你夕儿姐姐神仙似的人物不也要和
男人睡觉生孩子吗?你师父早晚也会的。「俞小塘担忧道:「我们和睡过觉了,
我什么时候会有孩子呀?」
  钟华大笑起来,说道:「我们那样哪里算呀,那样是生不出孩子的。」
  俞小塘见他笑的开心,感觉像是在嘲笑自己的无知一样,难免很是生气,她
托着小巴,愤愤地问:「那要怎么样才行呀?」
  钟华想了想,道:「像夕儿和湖山那样。」
  俞小塘很快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有时候夜里他们可以看到轩辕夕儿和湖山
进房间里,锁门不久之后,里面便传来轩辕夕儿一阵阵柔媚醉人的声音,和平时
里的高傲冷艳派若两人,俞小塘总是听得俏脸红红的,但是她也不知道他们到底
在做什么,只是以为他们在练什么秘密的功法。
  倒是钟华笑容玩味,他知道以他们的境界自然可以不被自己听到,所以他们
估计就是特意让他们这对小情侣偷听的。
  不过俞小塘毕竟未经人事,还是不解,问:「所以他们到底躲在房间里做什
么呀?」
  钟华沉吟片刻。不由想起每次听到那里传出的柔婉呻吟的时候,他都忍不住
想把小塘抱去床上吃了。但是看着俞小塘一脸懵懂无辜的样子,又不知道如何开
口,如今趁着俞小塘亲自询问了,他连忙正襟危坐,开始给俞小塘科普起来。
  他看着俞小塘,认真道:「是这样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同的,男孩和女
孩身上都有一个与众不同的部位,这两个部位呢是可以互补的,就像是……嗯!
就像是收剑入鞘那样。男孩子是剑,女孩子是剑鞘,当剑插入鞘中的时候,它才
成为一把真正的剑,才算是完成了人生的……大圆满。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俞小塘一知半解,似懂非懂道:「好像明白了。」
  钟华有些兴奋道:「其实言传不如身教,要不我等会就亲自教你,反正我们
已经成亲了,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洞房的时候做的,现在正好补上。」
  这次俞小塘倒是不傻,她义正言辞道:「不要,你就是想骗我睡觉,我现在
可不想要小孩子,多麻烦呀。」
  钟华扶额叹息,心想为什么你总在不该机灵的时候机灵?他定了定神,又道:
「其实睡觉不一定就是生孩子,也可以不生的,我可以详细和你说说。」
  俞小塘将信将疑:「真的假的?」
  钟华笑道:「那当然,而且你应该听到了夕儿姐姐那传来的声音了吧?她叫
的那般好听,说明这件事也是极其舒爽愉悦的,小塘不想自己试试吗?」
  俞小塘回想起那一夜夜的声音,夕儿姐姐的呻吟声就像是人鱼的啼哭,悠婉
长久,绵绵不绝,如同人也置身在深海之中,沉浮不定,只能由着海浪将自己高
高抛起,重重落下。
  她刚想说话,忽然站了起来,认真道:「夕儿姐姐好。」
  钟华一震,连忙也站起身。不知何时轩辕夕儿和湖山已经推开了家门,一想
到方才的言语不知道有没有被他们听见,他有些尴尬窘迫。
  轩辕夕儿眯起了眼睛,凑近俞小塘,笑着问:「你们方才在说什么呀?我现
在可是你们主子,在背后议论主子不对的哦。」
  俞小塘身子微僵,她一本正经道:「没有没有,小塘不敢的,方才我们只是
在……嗯……在……」
  轩辕夕儿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好啦,别编啦,去给姐姐收拾房间,记得
把书架上的灰掸一掸。夕儿又事要和爷爷说。」
  「爷爷?」俞小塘这才注意到,湖山身后站着一个相貌平常,面容和善的老
人。她觉得这个老人好生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那老人同样看着俞小塘,眼中尽是欣赏之色。
  等到俞小塘和钟华走后,老人才对轩辕夕儿说:「这小姑娘就是你们救下的
那个?或许要无心插柳了。」
  轩辕夕儿同样有些好奇,问:「据说这是你那位故人的……徒孙?」
  老人笑道:「如今他名义上是这小姑娘的师弟。」
  轩辕夕儿也觉得有趣,笑道:「那有机会我真要见见他。」
  安儿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老人甜甜地笑了笑:「爷爷好。」
  轩辕夕儿道:「安儿醒了呀。」
  安儿小声道:「其实早就醒啦,在听哥哥姐姐说话呢。」
  轩辕夕儿揉了揉她的头,笑道:「不学好,肯定遗传了你爹。」
  湖山无辜地笑了笑。
  而另一头,俞小塘和钟华离去之后,钟华一路上都神色凝重。
  俞小塘不解问:「怎么了?那个老爷爷你认识?」
  钟华一脸诧异道:「你真的不记得了?试道大会那天,和妖尊在云上打了一
场的老人就是他啊!」
  俞小塘这才想起来,恍然道:「难怪我看着觉得好生眼熟。」
  钟华心想,我这娶的什么傻媳妇呀。
  俞小塘又道:「那老人家是轩辕家的,既然夕儿姐姐喊她爷爷,那说明夕儿
姐姐也是他的后人,也就是说是正统皇室一脉的,我曾经听师父说,轩辕王朝有
四大……最好看的姐姐,分别是师父,陆嘉静,季家的大小姐还有一位是赋雪宫
的宫主,只是那位赋雪宫宫主据说在游历人间,行踪飘忽不定,如今看来,不会
就是夕儿姐姐了吧?」
  钟华更诧异了:「原来你不傻啊。」
  俞小塘瞪了他一眼:「今天自己打地铺睡!」
  钟华连连认错。
  俞小塘走在前面,天上忽然落了片雪,她伸出掌心接住,看了又看。
  另一边,轩辕夕儿给袁爷爷讲了好一会儿的家长里短,最后话题绕来绕去还
是绕到了安儿身上。
  轩辕夕儿忽然问:「爷爷,你看安儿,命好吗?」
  轩辕夕儿知道,自己很小的时候,有个算命先生,说自己的命不好,将来必
有大灾。那时候她虽然小,但是一直记在心里。不过那个算命先生对她造成的影
响并不是成天的担忧,而是从那以后她都不相信算命先生的鬼话了。
  而且之后她虽然有些坎坷,却也没有什么大灾大难。
  方才她忽然想起这件事,忍不住问了一下。
  袁爷爷说:「安儿的命自然很好。」
  轩辕夕儿问:「有多好呀?」
  袁爷爷似乎不愿意道破天机,沉吟了好一会儿,才指着轩辕夕儿说:「若人
族得势,你可保安儿平安。」
  又指着湖山说:「若妖族得势,你可保安儿平安。」
  湖山问:「若是两族休战,并分天下呢?」
  不知道是玩笑还是天机,袁爷爷接下来的话让这对早已化境巅峰的夫妻都心
神摇曳:「若是天下和乐,那安儿可为千古女帝。」
  ……
  一天之后,酒铺的巷子口忽然多出了两柄纸伞。
  陆嘉静为裴语涵撑着伞,她轻轻抬伞望去,灰蒙蒙的天上又开始落雪,像是
扬着细细碎碎的纸屑。
  冬风流水般淌过巷弄,雪花片片凋零。
  陆嘉静倾下伞,无声地走向空空无人的巷弄。
  赵念为林玄言撑着伞,神色很是恭敬,他脚步有些重,似是有些心事。
  他们走过曲曲折折的巷子,一直来到一家酒铺。
  ……
  俞小塘是被剑鸣声震醒的。
  那柄师弟送给她的剑忽然不停颤动,剑上绘刻的锦鲤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带
着剑不停地翻腾。
  俞小塘惊醒之后下意识按住了剑,接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阵恍然后
便掀起被子跳下了床,随手扯过一件外衣披着便朝着门外跑去。
  大门推开。俞小塘奔跑的身影止住了,她一时间没有站稳,身子顺着惯性前
倾。
  一个白衣女子扶住了她。
  俞小塘看着这个出现在酒铺门口的女子,一下子扎到她的怀里,呜呜地哭了
起来。
  裴语涵抚摸着她的头发,心疼不已,轻轻叹息道:「师父来接你了,小塘对
不起呀,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俞小塘头恰好埋在她的胸口,泪水将胸前的衣衫打得一片湿润,俞小塘觉得
好生柔软,便抱的更紧了些,泪眼婆娑道:「不苦的……不苦……师父你不许丢
下我了……」
  「嗯,师父带你回家。」
  「师弟呢……他们没事吧?」
  俞小塘伸手擦着眼睛,这才模模糊糊地看见站在裴语涵身后的两位师弟,他
们撑着一把伞。赵念看着她,神色掩不住的高兴,而林玄言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淡如春风。
  赵念跑到俞小塘的身边,自责道:「当时我们应该早点离开叶家的,都怪我
不能下决心,差点连累师姐了。」
  俞小塘泪水擦了又涌出来,便不停地擦着,视线模模糊糊的一片。
  她只是说着没事就好了。
  钟华被俞小塘的动静吵醒之后跟着跑出门,一身白色的单衣在雪天看着很是
单薄。
  他望见门外裴语涵不知到来的,仅仅是一身素雅长裙,袖口和裙子的下摆绣
着浅浅的图案,似是繁花香草。俞小塘埋在她的胸口,紧紧抱着她,似是永远也
不愿意松开。看到别人家人团聚,他很是欣慰,只是一想到自己再也回不去摧云
城了,又难免有些心酸。
  他对着裴语涵抱拳行礼:「见过裴仙子,陆宫主。」
  裴语涵看着钟华,由衷微笑道:「多谢钟少侠这些日子对小塘的照顾。将来
钟少侠若是遇到什么麻烦,我定会倾力帮助。」
  钟华笑道:「这是哪里的话,现在……大家也是一家人了。」
  裴语涵微微错愕,询问的眼色望向了小塘。
  轩辕夕儿站在钟华身后,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子,道:「吵什么吵呀,动静
这么大,哭哭啼啼的,烦死人了。」
  俞小塘知道夕儿姐姐是开玩笑,仍是半哭半笑地道歉:「夕儿姐姐我错啦。」
  陆嘉静看着轩辕夕儿,想起了一些往事。
  她们算不得多熟,但是终究还是故人。
  轩辕夕儿也望向了陆嘉静,莞尔一笑,「陆姑娘别来无恙?」
  陆嘉静微笑道:「生死之外便没什么大事,几百年起起伏伏,还算无恙。」
  轩辕夕儿点头笑道:「陆姐姐有这份心,夕儿也替你高兴。」
  陆嘉静问:「那什么时候回宫?」
  轩辕夕儿摇头道:「哪有这么好回去呀,现在那里禁制重重,连我都觉得有
些棘手。可是……家还是要回的呀。我们难得见一面,陆姐姐要进来喝两杯吗?
铺子里酒放了几十年了,味道很好。」
  陆嘉静笑道:「不必了,我们接了小塘就要赶紧回去,迟则生变。以后有空
我定来找夕儿姑娘对饮。」
  轩辕夕儿道:「就接小塘怎么行?」
  陆嘉静一脸困惑。
  轩辕夕儿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她指了指身前的少年:「当然要把他带上啊,
你们舍得棒打鸳鸯,让这对刚刚在一起的小情侣就此分居异地?」
  俞小塘耳根一下子就红了。
  众人的错愕之中,她忽然望向了林玄言,小跑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腕,道:
「师弟,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林玄言笑了笑,仍由小塘拉着他跑向拐弯抹角处的巷子。
  在绕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之后,俞小塘看着他,只是觉得师弟还是如以前那般
好看,她轻轻地咳了两声,看着林玄言,认真道:「师弟,和你说件事。」
  林玄言微笑道:「师姐请说。」
  俞小塘正色道:「师弟,我和钟华成亲了。我现在也算是别人家的妻子了。」
  林玄言问:「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还是形势所迫委身于人?」
  俞小塘被问得有点懵,嘟囔道:「都有吧,这不重要,总之就是我嫁人了,
我也很喜欢他。」
  林玄言点点头:「恭喜师姐呀,以后我会补上彩礼的。」
  俞小塘瞪着他,生气道:「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林玄言忽然觉得有些头疼,他只好装傻摇头。
  俞小塘看着他,好不容易擦干的眼睛又湿润了起来,泪水氤氲在眼眶,很快
积起滚落,她说:「师弟,你知道吗?我现在喜欢上其他人了,所以我不能喜欢
你了。」
  俞小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他,或许是因为他生得好看,或许是因为他
带着自己去看了一场除夕花灯,或许是因为他送了自己一把精巧小剑。
  也或许都不是,就像是书上说的,情不知其所起。
  林玄言看着她,轻声安慰道:「小塘你喜欢谁是你自己的事情,只要尊重自
己的心意就好,也不要觉得对谁有愧疚,师弟希望你开开心心的,也不要被欺负,
我们过去或者以后的日子都会是不那么好过的日子,有个人依偎取暖总是好的。」
  俞小塘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林玄言看着她还未来得及梳理的头发披在肩膀上,发丝有些还粘在那张秀气
的侧靥,她的眼睛微红,楚楚可怜的样子像是一只被欺负了的小猫。
  林玄言看她这幅样子,念及过往,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摸一摸她的头。
  俞小塘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身子前倾,踮起脚尖,她另一只手按着林玄言的
肩膀,嘴唇凑近了他的额头,亲了上去。
  蜻蜓点水般一触即走。
  俞小塘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脸红得发烫,她捂着自己的脸,低着头,
逃一般地朝着巷子那头跑去。
  林玄言摸了摸额头,神色微微恍惚,他望着那个向着那边跑去的少女,风雪
吹拂起她的长发,那纤瘦的背影似是可以入画。
  林玄言垂下衣袖,怔了许久才微微地笑了笑,少女的背影转过一个巷子,消
失在了视野里,他望着巷子里空荡飘落的雪,像是看着一个奔跑向另一个终点的
单薄影子。
  ……
  于是来的时候的四个人变成了六个人。
  在辞别了轩辕夕儿之后他们朝着寒宫的方向赶去。
  钟华和赵念是一行人中修为最低的,为了照顾他们,众人时常要放缓身形,
走走停停间看着大雪覆盖的山野石桥,许多忧郁的心情得以排解了些,倒也不算
是浪费时间。
  他们这一路畅通无阻,人族妖族停兵是此刻王朝的头等大事。而浮屿上的那
些人此刻有更重要的麻烦,也没有空去管他们。
  在一处人烟稀少的小街里,一行人再次停下来歇息了会。
  已过除夕,天气却是越发寒冷,河流结上了厚厚的冰,此刻落下了雪,看上
去是粗糙的白色。
  河流上横着石桥,台阶上也尽是雪。
  天地间茫茫一片。
  桥的那头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影,一袭黑色的裙摆在寒风中盛放摇曳。
  她缓缓地走上石桥,甚至露出了一截白暂的小腿,似是不知寒冷。
  少女头戴斗笠,前檐向下压了些,容颜淹没在阴影里。
  她似是只是无意路过,但在空无一人的景致里忽然出现,却显得那般突兀。
  众人这才发现,林玄言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在所有人的前面,甚至已经走到了
石桥上边。
  他与那头戴斗笠的黑裙少女相隔不过几步。
  所有人都觉得空气中有股诡异的氛围,他们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是什么,石
桥上的雪忽然振落,纷纷朝着结冰的河道中坠去。
  石桥上亮起了细细的线,在空气中密密交织,照得积雪火红。
  皑皑的雪色里,那些忽然在空气中亮起的火线更是疏离人间的烟火。
  陆嘉静和裴语涵神色凝重。俞小塘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是法术摩擦产生
的焰火。
  在林玄言和那黑裙斗笠的少女擦肩而过,他们没有看彼此一眼,像只是偶遇
而来的过客,而就在那一瞬,剑拔弩张的杀意陡然间冲天而起,石桥上的冰雪转
瞬消融。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