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说起来昨天好像有听小柚子说到。后天似乎有中学生要住进这裡(春原庄)啊」
 在没有任何徵兆的情况下、男子这麼说著。
 有著健壮肌肉的身躯。因衝浪而晒黑的肌肤。彷彿将多餘色素抽光而明亮的金髮、
完全没有丝毫能被称為柔弱男的特徵。
 虽然理解这件事迟早会被他知道。
 「呜……」
 「既然都住进这裡(春原庄)了,那我应该不算是无关的人员吧?」
 彩花清楚的理解,他想说什麼。
 因為理解、所以才将本来打算脱口而出的话给吞下。
 只要这样的话、一秒也好、就算是一瞬间也好、至少这个话题就能多少延后一点吧

 「妳不是管理员吗、那应该会有吧? 照片」
 男子一边说著、一边伸出右手。用动作来表达出他的要求。
 「我知道了……」
 彩花无法反抗。
 拿出了放在抽屉中的文件,交给了男人。
 「什麼啊……是男的啊。不是说春原庄只有母的(女人)才能入住吗……」
 深深的嘆了一口气、男人突然没了兴致。
 男人随手翻阅手中的文件、而当中有一张照片飘落。
 从照片就可以清楚知道照片中的人、白皙肌肤是多麼纤细。相较其他男孩子、略长
的头髮也较為光滑。更重要的是,拥有这些特点的人、竟然是比女孩子更加可爱的男
生。
 没有兴致的男人用指尖拎著照片、慢慢拿起来。
 「哦……这货色还挺不错的嘛……完全符合正太控的彩花会中意的脸呢……」
 男人用下流的眼神看著照片中的少年。这短短数秒间、像是想到什麼事情般露出奸
笑。
 「对了。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
 没错、恐惧化為现实。
 「有趣……的事……?」
 彩花从他的笑容中就明白了,这绝对不会是什麼符合道德层面的善良游戏。
 「别搞错了、我可没有阻止他住进来的打算喔」
 「叫我别误会、但……」
 「看这小鬼就知道啦,他肯~定想被人当一个男子汉来对待。所以妳就用你那个大
到跟笨蛋没两样的色情欧派去诱惑他。肯定超有趣的啦」
 「但是……」
 「还是说。彩花已经对童贞小鬼的逊炮肉棒没兴趣啦」
 一边说、男人一边用手指著自己的跨下。
 男人隆起的裤襠吸引了彩花的视线。想到裤襠裡的那个东西、彩花便捨不得将视线
移开。
 「所以、想好好享用老子的上等货呢」
 「反正在小柚子、小堇跟百合酱的时候、妳都好好的帮了我一把吧?」
 「那是……还、还不是因為你……」
 「我说彩花啊、妳是不是搞错什麼啊?」
 「老子啊、可从来都没有威胁过妳喔?」
 「呜……」
 「难道说、妳认為小柚子在学校跟老师援交、小堇偷偷去演三级片、百合酱跑去
COSPLAY风俗店打工的事、全部都是因為我的关係吗?」
 「咕……」
 「偷窥也好、偷拍也罢,本来就没有打算让别人知道。老子明明不过就是说了一句
、要是能完成我的愿望的话、就给妳奖励? 不是吗? 这算是哪门子的威胁啊?」
 「……没、没错……人家……只是想要奖励、而已……」
 「对吧?」
 「是的……♥」
 「那、妳打算怎麼做呢?」
 「我会做的……♥ 请让我助您一臂之力……♥」
 「那麼、為什麼、要怎麼做、该怎麼做,可得跟大家好好的説明清楚啊。明白吗?

 「好、我知道了……」
 「那麼。就老样子、用那个姿势宣示吧」
 说完后、男人就将手中把玩的智慧型手机的摄像头对準彩花、并按下录影键。
 「好的……」
 彩花的脸颊、像是发烧般满脸通红。
 感觉相当羞耻。但端正的脸庞浮现出的却不是拒绝、而是期待感与满腔的兴奋感。
 将围裙的结解开、粉色的布料在重力的牵引下,落至地面。
 她所拥有的丰满双峰的推挤下、米黄色的毛线背心出现了剧烈的起伏。方才被围群
所隐藏的双峰峰顶、隔著布料出现了她们的踪跡、同时主张著彩花正处於极度淫荡的
兴奋状态。
 手指拎著毛衣下缘、慢慢的抬起。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给出『巨大』评价的两枚
肉果、随著掀起的衣襬而缓缓解放出来。
 包覆著丰满乳房的、是有著许多破洞的网状物,而网状物上每个洞的尺寸、大约与
瞪大的眼睛般差不多。
 宛如钓鱼用的鱼网般、由无数的绳结编织而成。看起来与蜘蛛网有七八分神似,而
乳头因為期待著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淫猥举动而充血勃起,就像是野生的莓果般,色
彩鲜艳到一旁的乳晕也无法遮掩她的存在感。光是轻轻晃动就清楚明白双峰的柔软与
质量。胸罩虽然满是破洞、但并不是被撕裂之类的破损。而是当初设计时就是这麼打
算的。硕大的肉团沉入了网型的胸罩上、凸显出她的肉感。
 将手放在裙子旁。稍微将裙子褪至脚踝处。与支撑胸部的乳房相同、内裤彷彿是用
铅笔描绘般,仅露出些许装饰。在被称為股布(Crotch)的位置处、确认到有著彷彿是数
珠般成串的真珠(pearl)被塞入蜜裂中、一边因為被淫蜜弄湿而反射著光线,一边刺激
著跟婴儿大小的男性器大小相似的阴核。而与髮色相同、有著明亮栗色的阴毛则被仔
细的修剪出了漂亮的心形。
 「本来还以為会剪的乱七八糟呢、这不是修剪得挺不错的嘛」
 男人的视线像是视奸般紧盯著為了讨好雄性而修剪的草丛。
 当然、这也是因為男人所提出的请求。
 「对了、妳的阴毛、是今天碰巧剃的呢? 还是因為希望我随时来、所以每天剃的
啊?」
 一边露出卑劣的笑容、男人粗壮的手指不断抚摸著被修剪成心型的阴毛。
 「呼哈、咕嗯♥」
 让自己的心灵(子宫)彻底屈服的强大雄性。光是被这样的个体触摸到,就感觉到名
為彩花的火炉因為被投入淫慾的火焰而炽热。别说是抵抗了、就连对新的入住者的关
怀之心也逐渐变质。滚烫身躯渐渐因淫猥而成為了与低贱下流的雌性(女人)一词相符
的存在。舌头从樱花般粉嫩的双唇中伸出。被口中滴落的唾沫牵成的银丝滴到乳房上
,看起来就像是被蜘蛛丝装点般的合衬。
 「哈啊……♥ 哈啊……♥」
 「露出彩花平时的那个色情脸来看看吧」
 「好的……♥」
 彩花将双手放在脑后、就这样以蹲下的姿势沉下腰。
 将微曲的大腿慢慢张开、让湿润的裂缝中滴下了蜜汁。
 腰部缓缓的、像是难以忍受般的开始前后的摇动、随著腰部的摆动、垂落的淫蜜慢
慢的滴在地板上。
 湿润的大眼因兴奋期待而紧盯著湿润、男人大腿间象徵雄性的部分。
 「大肉棒限定肉便器(Bitch)春原彩花♥ 屈服於主人的超大兇恶的大肉棒♥ 為了让
主人的特浓精液尽情射进人家万年发情的淫乱(Bitch)小穴中♥ 所以要使用人家愚蠢又
淫乱的大欧派♥ 来诱惑準备住进宿舍的中学生、椎名亚树(童贞)同学♥」
 下流、浅薄、最差劲的宣誓。不过对现在的彩花来说不只是单纯用来增添情趣的佐
料。感觉子宫好烫、脑海中满满的都是用来性交的肉棒的影子。得到奖励(肉棒)。想
马上得到奖励。思考领域被渴望所填满、什麼温柔慈爱的人类尊严之类、完全没有介
入的餘地。
 「对了对了。因為彩花是乖巧(顺从)的好女人(性奴隶)、所以不用。不过那三个孩子
要是不用肉棒好好说服的话、是不会乖乖的听话吧」
 这下理解了、这三个人今天跟学校请假的原因。
 (那些孩子……竟然独佔了主人(大肉棒)……真狡猾……♥)
 「那个♥ 我都这麼说了……也已经发誓了♥ 所以啊♥ 请给我您的巨大肉棒♥」
 从裤子中缓缓飘出、雄性的气息(费洛蒙)。
 马上就能尽情享用了。想要用嘴、用小穴、用子宫、尽情的品味著精液的味道。所
以、
 跟平常一样、彩花不断的恳求著。
 不断摇动著自己宛如布丁般的丰满胸部、
 煽情的晃动著自己的腰、
 让唾液、汗水与淫蜜四处散落。
 「不行」
 「怎、怎麼会……」
 「别露出这麼绝望的表情嘛。忍耐也不过就这段时间而已」
 维持著奸笑的表情、男人继续说著。
 「不过就是那个小鬼开始準备入住的今天、明天与后天而已啦。在这三天裡、不管
是小柚子、小堇、百合酱或是菜菜也好、我发誓绝对不会跟她们做的。如果小彩花能
完成老子的愿望的话……」
 男人说到这裡、停顿下来。
 「经过三天熟成的超浓厚精液、想要吗?」
 咕嚕。
 嚥下了宛如糖水般黏稠的唾液。
 「绝对会办到的」 
 绝对会办到的。
 至今為止的人生从未使用过的下流言语,再次充斥在脑中。
 这个男人是至今為止、就算每天轮流抱著眾多雌性(女人),但光是往子宫内射出一
发就能让自己爽到不行的绝伦男。这样的男人竟然打算禁慾三天。
 (绝对要办到……的说……♥)
 想要。
 想要是理所当然的説。
 要是為了这个的话、不管什麼事都能完成。
 要办到这件事的话、只能变回以前的彩花了。就只能这麼做了。
 「老子也会忍耐的。彩花、忍的住吗?」
 「知道了……♥」
 「啊、对了。想到超棒的事了。就说把他跟女孩子搞混了、所以一起去洗澡怎样。
就这个理由狠狠的榨乾那个小鬼」
 「好的♥」
 「记得在浴室的时候要榨乾他到昏倒為止喔。当他失去意识时、绝对要拍张照片传
给我啊」
 「我明白了♥」
 露出一脸雌性的笑容、彩花深深的期待著。
 為了新的入住者(猎物)来访、满心(子宫)的期待著。
  感想同上的杂鱼DESU
    就酱(Kira~✩
 街道在夜晚时的感觉与白天截然不同、而这条街正是改变最明显的区域。
 黄色与水蓝色、绿色与橙色、然后再切换成粉色。在五顏六色的霓虹灯照射下、夜
空中闪烁的无数星光也相形失色。
 而徬徨在这个地方的、是个很容易被误认為中学生、纯真的少年。
 要是被警官发现的话,恐怕免不了被狠狠训斥一顿吧。即便如此、因為某个传言、
所以他还是会来到这个地方吧。
 夜裡这附近会有痴女出没、的传闻。
 那个痴女有著偶像明星也比不上的美丽外表、而且身边还带著吸引男性的氛围、简
直跟淫魔没两样。
 然后那个痴女、总是四处物色著有著可爱脸孔的少年――没错、就跟自己一样――
只要找到后、就会把少年带进巷子裡尽情的享用。
 而少年之所以冒著被强制辅导的危险而来到夜裡的街道、就是希望能被那样的痴女
给推倒。
「啊啦……」
 少年不自觉得回头、看著从身后传来的那深具母性与包容力的女声。
 光是将视线转过去、就感觉到相当浓密的色香。
 而站在那裡的、是一位女性。
 转过头的第一印象、是与她那对极度丰满的胸部相衬的强烈母性。与哈蜜瓜般硕大
的爆乳有著匀称的姿态、这对有著曼妙平衡感的美乳堪称造物主赠与的奇蹟。
 有如模特儿般高挑的身上穿著色彩鲜艳的连身迷你裙。感觉刺眼的衣服材料上,带
著酒红色的金属光泽。背部大方的敞开、蕴藏著丰满母性的巨乳与肉感的臀部也露出
了大半以上。这种男人特别喜爱的身体、比起经常可以看到的那些风俗店的揽客小姐
更加高级。
 艷丽的长髮随意披在肩上。明亮的大眼在四周不断闪烁的灯光照射下、散发出某种
非人的金色光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曾在故事中出现过的吸血鬼或梦魔那样。
 ――就是她。
 传闻的当事人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少年的直觉这麼告诉自己。
 為了这一天、已经持续禁慾两週的少年身体、因為裤子裡持续膨胀的东西不断顶著
裤子、而带给少年些许的刺痛。
 「都这麼晚了、还在这裡流连……有什麼事吗?」
 像是母亲、又或者是大姐姐般、充满著母性的声音中、带著某种黏稠感。
 那是以鲜艳的粉色舌尖爱抚著耳膜般、充满著官能的声音。
 像是吃下什麼奇怪的药物般、身体开始发烫。
 身体像是僵硬似的、目光无法离开她优美的身躯。
 一步、又一步。慢慢接近少年的她,胸口那对肉球宛如布丁般晃动。虽然勉强隐藏
著勃起的乳头、但其他部分完全没有打算遮掩、与硕大的乳房相衬的乳晕上,不时可
以见到明亮的金属色光辉。
 「好可爱呀……」
 话语在耳边低声的说出。
 少年反射般的嚥下了口中的唾液。
 不知不觉的、彷彿带著胶水般黏稠感的唾液、堵在喉头。
 「真是可爱呢……♥」
 带著笑意的她、暂停了一下后、
 「……真想把你吃掉呢♥」
 耳朵像是被舔弄似的。
 麻痺的快感延著背脊四处乱窜。
 光这一瞬间的感觉、就差点让忍耐了两週的慾望彻底解放。
 「看起来并不讨厌呢。难道说、是听说那个传闻才过来的吗?」
 ――会讨厌她的人、绝对称不上男人吧。
 虽然口中想这麼说、但却无法正确的编织著话语。因為大脑在感官的刺激下早就化
為一片纯白、无法针对提问来给出答案、只能像是坏掉的人偶般、不断的点著头。
 「真是坏孩子……呢♥ 你说是吗♥」
 「是、是的……」
 少年的思考能力被香水强烈的香气、以及她身上带著的氛围给剥夺了。
 在这个瞬间、要是女子说出让他当场脱光的话、少年绝对会二话不说的点头答应的

 在这短短几句话的时间中、少年被她彻底支配了。
 「你是草食系的吗?」
 「欸……?」
 突然感觉到手中好像抓到什麼东西似的、手指处传来了某种柔嫩细緻的感触。
 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的女性特有的柔嫩、让少年感觉到裤子裡的存在已经濒临极限了

 「没关係哟……随便你想怎麼做都行喔♥」
 「也就是……」
 「就是话中的意思囉♥」
 理性发出『啪嚓』声后、烧断了。
 又或者是、就这样被管理了呢。
 将力量灌注在五指、像是发出咕嚕声般的。彷彿踏足在柔软新雪的脚步般,手指缓
缓的沉入其中。
 「嗯啊……♥」
 荡漾的雌性呻吟、让少年不自觉的抽手、而她仍旧保持著微笑的表情、不过隐约可
以感觉到她些微不满的感觉。
 「那麼、就轮到我了喔」
 她将手伸向少年的大腿间。从裡面开始、像是清楚了解位置般将手贴向牛仔裤所撑
起帐篷处、用食指咕咕嘰咕嘰的骚动著。
 「啊……啊……♥」
 「比起温度、尺寸似乎更大呢……♥」
 咕嘰咕嘰。
 从厚重的布料传来的感触、绝对称不上强烈、不过其中隐藏的官能感却是少年十几
年的人生中从没感觉过的强劲。
 「感觉怎麼样呢?」
 「啊、呜啊、呼啊……♥」
 像是没发生任何事般询问的同时、隔著裤子的爱抚仍持续著。
 虽然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到她身上、不过她的行為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似的。
 而且、所有的视线中没有半个人带著责怪般的感觉。更别说是嘲笑与污衊。
 所有的视线中都抱持著强烈的羡慕的感情。
 「啊♥ 呼啊♥ 呜♥ 不行♥ 啊啊♥ 来了♥」
 「什麼东西不行呢♥ 又有什麼要来了呢♥」
 明知道问题的答案、但女子仍旧恶作剧般的提问。
 咕嘰咕嘰咕嘰。
 涂上蓝色指甲油的指尖、迅速的、而且巧妙的、不断刺激著少年的前端。
 比起自己的手指强烈数倍的感觉,让睪丸中累积的慾望瞬间逼到极限。
 「要来了♥ 要射精了♥」
 感觉到那个瞬间即将到来、少年不由自主的发出像女孩子般声线、但是――那个瞬
间却没有来临。
 「欸……為、為什麼……」
 咕嘰、咕嘰。
 指尖的爱抚动作并没有停下。但是跟刚才相比、给予的刺激却慢慢的……变弱。
 逐渐减低对濒临极限的兽慾所施加的刺激、只留下最低限度能让他维持在勃起状态
的搔弄。
 「随便射精什麼的、我可是绝不会允许的喔♥」
 「怎麼、会……」
 可谓是被绝望性的扼杀。
 少年的肉体感觉被停顿在尽情射精的那瞬间、这样的他满脑子只想著如何才能尽情
的解放而已。
 「除非得到我的允许、否则不能射精……也就是从今以后、由我来管理你的小肉棒
……要是肯发誓的话、我倒是可以允许你射精喔♥ 怎麼样、要发誓吗?」
 ――不行。
 ――没办法。
 ――这当然没办法啊。
 宛如走马灯般加速的意识、马上就得出答案。
 ――没错、不行。
 ――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怎麼可能忍的下来。
 所以、
 「我发誓♥ 请让我发誓♥」
 下流的扭著腰、少年立下了誓言。
 而她美丽的脸、开始带著淫乱的扭曲。
 「那麼从现在开始、人家就是你的管理员了喔♥」
 「是的♥ 管理员小姐♥ 请好好的管理我的射精状态吧♥」
 「没问题♥ 说得真好呢♥」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
 她――管理员小姐的指尖、精準的弹向帐篷的顶端。
 光是这样就够了。
 装满水的杯子中要是再勉强加水、就只能看著水从杯子中溢出。
 在两週的禁慾中不断累积的慾望、在裤子内侧炸开。
 快感。
 自从迎来思春期、不断重复的自慰行為。而与其类属相同、但根基部份全然不同的
快感、切断了少年的意识。
 咕咚咕咚咕咚。
 心臟的跳动宛如鐘响、内裤中解放了自己滚烫的精子。
 「唉啊、精液都露出来了、真是坏孩子呢♥ 真有这麼舒服吗?」
 「是的……非常的舒服……♥」
 少年回答的话语中没有丝毫虚偽、脸上的表情带著满足的恍惚感。
 「那麼这次呢……」
 「这、这次是……?」
 「当然是、在正确的地方射精囉♥」
 「正确的、也就是说……」
 心臟又开始咕咚、咕咚的响个不停。
 「那当然……只能是在女人的体内囉♥」
 在耳边的低语、让少年的心跳宛如心律不整般加快。
 不过、
 「对不起呢。虽然想再陪你玩一下、可是我的主人已经来了呢」
 「主人、吗……?」
 过於超出现实的话语、让少年不自觉得重覆说了一次。
 「喂、彩花、还在跟其他男人玩啊?」
 出声叫她的,是个全身上下皆是肌肉、完全没有一丝柔弱气质的男人。
 面对面的瞬间、男人的手指就朝著彩花的乳房伸去。
 「嗯咕♥ 呜嗯 ♥」
 咕嚕。
 她丰满的乳房在男人的动作下,不断变化出各种淫猥的形状,这让少年再一次吞下
了口中的唾沫。
 跟少年刚才的动作完全不同、更加的暴力、更加的贪婪、宛如野兽般的行為。
 但是、被称為彩花的女性却露出了恍惚的表情。
 路人们的视线聚焦在不断变化出淫荡形状的乳房、隐约可以听到从四周传来的吞口
水声音。
 沐浴在视线中的她、脸上带著羞耻般的红潮、不过其中却没有包涵一丝厌恶与拒绝

 抱持的仅有、亢奋感。
 少年理解了、她绝对不会成為自己的东西。没错、因為自己并不属於拥有者、而是
属於被管理的一方。 
 将累积两週以上的精子解放后、理应萎缩的肉棒、在裤子裡逐渐恢復了硬度。少年
感觉到宛如优格般的精液在内裤底下又发出了「咕啾」的声音。
 「走吧」
 「好的♥」
 分离的时候、没有丝毫不捨、她就这麼从眼前离去。
 男人的手指、像是老鹰一样用力揉著看起来就跟胸部一样柔软的臀肉。
 从旁边看就知道了、他的行為完全没有丝毫顾虑、而她的身体则发出微微的颤抖后
。在那瞬间、全身像是脱力般滑落、依靠在男人健壮的身体上。
 咕啾咕啾、从大腿处滴落的透明蜜汁滴在柏油路上。
 ――好羡慕喔、那个人……竟然可以、揉著管理员小姐的屁股。
 光是想像一下、裤子又呈现出帐篷的形状了。
 像是酒醉微醺般、紧紧的依靠在男人的身上,她就这麼走了。
 走了几步后、她回头看了一眼、说著。
 『要・多・累・积・一・点・喔♥』
ねとられ荘の姦理人さん/左藤空気

ねとられ荘の姦理人さん
ねとられ荘の姦理人さん / 左藤空気
 从管理自己的女性处得到的命令、少年在心中用力的点头。
 少年丝毫不在意腿间勃起的肉枪、就只是呆呆的望著、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宾馆之
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