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魔王】13-14 - 狠狠射成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十三章学院交流会
  也许是当初的经费足够,学院西侧的体育场修建得相当完善,说是体育场,
但那一大片地方又划分了三个区域,竞技场、修炼场、活动场,分别作为战斗、
修炼和一些室外课程的场所,这次的学院交流会就在竞技场举办。
  整座竞技场呈环形,位于体育场的中央,大约可容纳三千人。虽然由于赛事
扩大,学院交流会沦为了配角,但对于学生们来说,这仍是每年一度难得的放松
时间。看着那些优秀的美少女们在擂台上青春飞扬的跑动、呼呵,看着那一对对
上下弹跳的小包子,的确是万千学生惦记的美景了,至于比赛的胜负,无所谓了,
你能指望一群人阶都没能突破的小家伙们会施展何等华丽的招式吗?
  一年级的学生们现在大多还处于口中高喊一声「火球术」,然后拿着武器冲
上去对砍的程度,至于火球,呃,如果乒乓球大小的火球也算是火球的话。二年
级的学生们大概更强一点,可以发射篮球大小的火球,不过,数道火球之后,他
们若是没能打倒对手,也只能手持武器相互砍砍砍了。三年级,大概是最强的一
批了,他们终于可以选择进修魔法系或是武斗系,于是擂台上便可见刀光乱舞、
魔法轰鸣,观赏指数直线提高。当然,这些学生里并不包括那些天赋异禀的少年
少女们。
  这些天才们才是各所学院的杀手锏,其他人,大概只是凑凑热闹罢了。
  当任平无所事事地溜达到竞技场时,交流会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耀眼的阳
光从高空倾泻而下,透过顶层的散光魔法阵后,将整个赛场笼罩在一层柔和的金
光之中。
  悄然走到自己班级的观看区域,一张张或陌生或眼熟的激动面庞映入眼帘。
班里的同学他大都认识,但绝大多数没说过几句话,唯一经常来烦他的,只有卢
恩这家伙。
  不过这次,似乎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看到他时,这些不大熟悉的同学都向他打了个招呼,并留下了一句「加油!」。
  不远处,卢恩正向他招手,任平一脸诧异地靠过去,微微疑惑地开口。
  「怎么回事?」
  卢恩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都到这种程度了,别装
了。待会就轮到你了,我可和周围的同学说了,你这是养精蓄锐已久,这次打算
一鸣惊人了。」
  「哈?」
  「不过这次的对手有点强啊,兄弟你想要一鸣惊人,有些困难。」
  他怎么就想要一鸣惊人了,任平满脑子问号,他自然不知道因为他的名字出
现在选手名单上被卢恩脑补出了怎样的曲折故事,亦不知道在同学们眼中,这位
敢经常翘课的大佬是何等的厉害,各种意义上的。因此当卢恩说出自己的想法时,
很快便取得了一致的认可,除了默默坐在一旁的艾璐尔。
  「喏。」卢恩抬抬下巴,指向悬浮在上空的学院对战表。
  因为此次交流会时间有限,所以学院赛采取的是淘汰制,随即抽取,两两对
战,胜者晋级,败者淘汰,以此类推,最终剩下的两名选手进行决赛。而原本计
划的是每所学院出六人,其中露水城2 所,诺比城3 所,雨城3 所,共计48人,
但今年似乎出了两个意外,一是诺比城的选手名单仅有一个人,二是雨城多了一
人。
  审视着对战表,任平有些意外,他的名字怎么出现在了上面,随即他将视线
投向竞技场右侧的贵宾席,那里,莫妮卡正和一位满头花白的老者交谈着,两人
的右侧,一位黑发的中年男子闭目沉默着。
  又是这只小猫咪搞得鬼,真是调皮。那么,他到底要不要玩一玩呢?
  「兄弟你是在第11场,也就2 场之后。」卢恩看着任平沉思的模样,以为他
在考虑如何击败对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刚才可都帮你收集过资料了,你
的对手是露水城卡恩学院的一年级生——妮娜,15岁,人阶4 层,貌似很弱的样
子。」
  「不过,今年的确有不少厉害的家伙。」话音一转,卢恩的语气变得郑重,
「露水城的樱洛、克赛,雨城的白璃、希斯,以及诺比城的艾丽西亚,当然,我
们的班长大人也算一个,哈哈。」
  见到艾璐尔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他的周围,卢恩赶忙偷偷拍着马屁,顺便从兜
里掏出本红色的小册子丢给任平。
  「名人录」——售价:10银币,封面上大大咧咧印着这些字样。
  「里面有各个选手的介绍,虽然不知道真假,但看起来挺像回事的,也不知
道谁偷偷编纂的,不少人手头都有一份。」
  任平随意地翻了翻,纸张很新,大概是连夜印制的,每一页都介绍了一位选
手,上半页是选手的各种照片,下面则是简单的介绍。他甚至还在里面看到了自
己的介绍。
  任平——雨城第二魔导学院2 年3 班学生,天赋尚可,实力不详,整天翘课,
人称翘课小王子,另据小道消息称,任平其实就是雨城神秘的少城主。
  「天赋指数:3 星,实力指数:4 星,神秘指数:5 星,综合指数:4 星」
  这东西倒是写得有趣,到底是哪个无聊的家伙弄出来的,甚至还把他的身份
翻出来了。他又继续翻了翻,后面明显都是些种子选手。
  樱洛——露水城卡恩学院3 年5 班学生,天赋极佳,实力人阶9-10层,喜欢
的颜色:黑色,喜欢的食物:保密,是否有男友:保密,如需更多消息,请联系
星网ID:不是百晓生。
  「天赋指数:5 星,实力指数:5 星,神秘指数:3 星,魅力指数:5 星,
综合指数:5 星」
  白璃——雨城第三魔导学院2 年1 班班长,雨城三星之一,雨铃商会少会长,
天赋极佳,实力人阶8-9 层。
  「天赋指数:5 星,实力指数:4 星,神秘指数:2 星,综合指数:4 星」
  艾丽西亚——诺比城城主之女,天赋上佳,性格坚韧,实力不详,喜欢的颜
色:未知,喜欢的食物:未知,是否有男友:未知,如需更多消息,请联系星网
ID:不是百晓生。
  「天赋指数:4 星,实力指数:5 星,神秘指数:5 星,综合指数:5 星」
  阖上册子,任平将其丢了回去,这东西就和星网上的各种八卦消息差不多,
怪不得许多人都买了一份,某些投机分子说不定还真会去星网联系那人。
  「第11场,第二擂台,任平对战妮娜。」
  「第12场,第一擂台,艾丽西亚对战希斯。」
  「请各位选手上台!」
  裁判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扩音法阵中传出,渐渐扩散至整个观众席。
  就时间来看,一场比赛进行得相当的快,刚才他与卢恩可没聊几分钟呢,下
面就已经比完了2 场,这样看来今天下午大概就可以争出冠军了。他朝下方的擂
台走去,虽然没什么意思,但至少做个样子吧。
  「你……」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希望你别辜负…莫妮卡校长的期望。」
  ……
  竞技场中的擂台并不大,长15米、宽10米,两座擂台相距10米,周围设有一
层防护法阵,配有一名裁判,同时,周围的影像魔法将擂台上的场景投射在竞技
场中央的四面大屏幕上,供观众们观看。
  等到任平慢悠悠地走到擂台上时,不远处的战斗却已经结束了。
  1 号擂台,想象中的激烈交锋根本就未曾发生,战斗刚开始就走向了终结。
  希斯昏倒了,擂台上唯一站着的,是一位金发少女,面若冰霜,如冬日里一
朵安静的冰娇。
  「发生了什么??」这是刚才发呆了几秒的学生。
  「你看清楚了吗?」这是一脸懵的学生。
  「这种实力,太犯规了吧,那可是希斯,人阶9 层的希斯啊!」这是难以置
信的学生。
  「精神魔法。」贵宾席上有学院的高层认出了少女的招式。
  「应该算是涉及精神的剑技吧。」亦有人补充。
  观众们在窃窃细语着,此时,没有人关心任平这边,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
中在那个持剑迈步走下擂台的婀娜身影上。
  少女一身单薄的淡白校服,大腿笔直,气质冰冷,缓缓朝自己的席位走去,
所过之处,两侧的学生不自觉地起身,直到少女走远才心有余悸地坐下。
  「突然有点冷……」
  「刚才我为什么要站起来?」
  没人知道,但他们已经意识到,如若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冠军的位置几乎已
经钦定了。
  少女回到自己的席位,周围原本为诺比城其他人准备的座位空空如也,她缓
缓坐下,将透着淡淡寒光的长剑平置于大腿,双手放在膝上,闭上双眸,面沉如
水。
  ……
  「被淫欲缠身的滋味不好受吧,可作为淫体的你成熟前,是绝对不能高潮和
破身的,所以努力忍耐吧,不过你妹妹可比你幸运多了,是与你相反的精体,精
体成熟前可是需要大量的精液浇灌的,此时,她大概正享受着处女丧失与肛穴贯
穿的极致快乐呢!」
  ……
  「这是三条极夜冰蚕,它会寄生在你的小穴、菊花和大脑里,它们足以掩盖
住你那被欲望淹没的身体,并让你在临近高潮时冷静下来。」
  ……
  「虽然用不了你下面的两张嘴,但上面那张可还是空着的,过来!」
  ……
  「快点爬!2 分钟内不能爬到终点的话,你妹妹可又要和你一起享受精浴了。」
  ……
  「快乐容易被遗忘,可痛苦会被永远的铭记于心,用身体好好体会吧。」
  ……
  「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
  ……
  艾丽西亚猛然睁开双眼,茫然四顾,周围并不是脑海里地狱般的场景,她双
手紧握,迷惘地抬头。天空中,阳光是何等的耀眼,可她为何感觉不到丝毫的温
度?不远处,成千上万的学生们是何等的活跃,可为何她的内心没有产生任何的
激情。
  股间,蜜液如同破了洞的水桶般止不住的溢出,却又在流出小穴的时刻被冻
结成细碎的冰晶,粘连在内裤上,慢慢融化。欲望正盛,数股寒意陡然蹿上天灵,
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里不是地狱,只是即将成为地狱而已。
  第十四章月色、竹林、箫音、犬吠
  一时之间,仿佛被人遗忘的2 号擂台上,寂静无声。
  任平饶有趣味地看着对面那个可爱的银发小女孩,她像一只雪白的小兔般撅
起嘴巴,对着那位万人瞩目的背影挥舞着小拳头,同时口中嘟囔着某些含糊不清
的话语,根本不用猜,无非就是一些属于小女孩的羡慕嫉妒罢了。
  当年,自己比她更小,同样的年轻气盛。孩子嘛,天老大,我老二,受不得
一点而委屈,然后他便因某件事踏上了那条神秘道路的尽头,最终背负起了那份
沉重的诅咒。
  那时候,那件事到底是争风吃醋还是什么来着?他试图追寻着这最初的记忆,
可那些画面终究已经模糊不清了……
  对着那孩子笑了笑,任平转身走下擂台,当初从不肯说出那句话的他,终究
还是被改变了啊。如今的他,已经可以毫不在意地说出这句话。
  「我认输。」
  ——如果当初他也如此认输的话,算了,魔王大人从不后悔……
  比赛未完,可兴致已尽。
  没有理会对面的小女孩是如何瞠目结舌,亦没有回到观众席继续观看的想法,
任平轻松地舒展着身体,悠悠然离开了竞技场。
  而此时,上方的魔法影像正慢放着艾丽西亚的动作。
  双瞳剪水,长剑斜指地面,平挥,一阵无形的波动呈扇形散开,比赛结束。
  惊叹与争论此起彼伏,谁也没有发现,第二擂台的比赛同样已经结束,除了
始终盯着任平的卢恩和贵宾席上的莫妮卡,还有不时瞥向2 号擂台的艾璐尔。
  当任平走下擂台朝场外走去时,艾璐尔顿时眉头大皱,她几乎就想冲下去质
问他到底想干些什么,可下一场就轮到她了,她唯有将这份愤怒死死抑制住。
  卢恩也是疑惑不已,难道他这兄弟连比赛都准备翘了?想不通的他留恋地望
了望场内的各色美女,咬咬牙追了上去。
  倒是莫妮卡有些失望,这小混蛋竟然没逞能,导致没能看到小混蛋被打趴下
的场面,至于小混蛋的突然离场,她却没什么想法,反正这家伙肯定是又发什么
神经了。
  ……
  学院交流会不出意料的结束了,所有选手都被艾丽西亚一剑横扫,无论他们
曾做过怎样的心里准备,可当面对那铺面而来的精神攻击时,根本就无从抵挡。
而比赛结束后,由于艾丽西亚拒绝了一切访谈,并且周身散发着寒气,于是,她
被好事者们称为「冷面剑姬」。
  至于冠军之下的选手们,被彻底掩盖在了艾丽西亚那犹如寒冬巨兽般的庞大
阴影下,毫无存在感。
  夜,大礼堂。
  灯光璀璨的大厅,觥筹交错的老者,神采飞扬的学子,这是学院为来自各个
学院的众多学子们举办的大型联合舞会,或许今晚,无数爱情的火花将会迸发、
燃烧。只是,谁也没有发现,本应是舞会主角的艾丽西亚和舞会最初的主持人莫
妮卡校长,不知何时已经默默地融入到人群中,消失无踪了。也许部分有心人注
意到了,但他们很快就被淹没在了狂欢的人潮中,那转瞬即逝的疑惑被帅哥美女
们的动人身姿挤压了出去。
  卢恩也未在狂欢的人潮中看见任平的身影,那家伙,从来都不喜欢热闹的场
合,这时候肯定又躲在哪个地方悠闲自在吧。下午的事,他追上去询问过,得到
的却是一句「没意思,不想玩了」,搞什么鬼嘛。
  摇摇头将脑海中的郁闷甩出,他可不像任平那样喜爱安静,这里,是他的天
堂啊!
  「美女们,我来啦!」
  伴随着大吼声与少女们的笑骂,舞会愈加热闹、火热起来了。
  与礼堂大厅内的喧闹夺目相反,学院北侧葱郁的竹林间可谓是寂静无声,这
是学院边缘地带的一片竹林,占地面积极大,称之为竹海也不为过。
  据说,最初的学院就设立于此,这里的每一根竹子都是当初的第一任校长亲
手种下,见证了学院近百年的历史,而雨城,也不过是一个刚过百岁的新城罢了。
  明月高悬,映照着整片竹林,洒下满地月光、竹影。
  遍地的竹叶上、斑驳的竹影间,两道阴影一高一低、一长一宽,斜斜地晃过,
留下部分碎裂的枯叶和一地细碎的「咔咔」声。
  「小混蛋,你之前说好今天给我放半天假的!你说话不算数!」莫妮卡抬头
望向走在前面的背影,一脸忿忿不平。
  「啊,有这件事吗?大概是我气急攻心给忘了吧。」任平回过头,月光落在
他的脸上,氤氲出一片银白的光辉,犹如谪仙降世,只是这位谪仙脸上带着不似
仙界的邪恶笑意,低头俯视着莫妮卡,拉了拉攥在左手心的光绳,「对了,差点
忘了,小母狗可是绝对不能说人话的,记住了吗?」
  莫妮卡气得牙痒痒,可她体内的魔力已经被项圈给完全压制住了,全身上下
的衣物也都被小混蛋收到了空间戒指里,除了屁股后一截毛茸茸的白色尾巴,至
于单独的尾巴如何固定这种屈辱的问题,她可不会解释。
  配上了尾巴还是小事,这小混蛋竟然还要她像狗狗般四肢着地的爬行,甚至
强行将她带到这种露天的竹林里,要不是今天学生们都去舞会了,她定然宁死不
屈。
  「啪!」
  股间传来火辣辣的刺痛,令莫妮卡的身体剧烈地震颤了一下。
  任平的右手上,是一根教鞭模样的细杆,只是顶端呈扁平的方形,拍打到肌
肤上,会留下一个方形的红印。
  「记住了吗?」任平再次强调了一遍。
  不就是想听她屈辱的叫声吗?
  莫妮卡不忿,为了应对小混蛋一些莫名其妙的羞耻调教,她可有偷偷在星网
上提前看了不少让她脸红心跳的小电影,可看着画面中的人物这样那样做是一回
事,自己亲自做却是另一回事了。
  羞耻感简直突破天际了。
  当她终于忍着羞怯喊出「汪汪汪」的狗叫声时,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肤都
在发烫,脸颊更是有如火烧,不过现在是晚上,应该不容易看清吧,莫妮卡安慰
着自己,试图稳定激烈跳动的心脏。
  看破不说破,某些情况大概可能会产生更完美的效果。
  「是不是需要将小母狗的配件制作得更齐全些?」任平打量着脚下的校长大
人,思忖着,可他对养小母狗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偶尔当做消遣罢了。
  「小母狗想尿尿吗?」
  「汪——呜——!」
  声音尖锐,带着惊惧的尾音,看来是在抗议,任平笑了笑,悄然给校长大人
施加了一个单向消音魔法,使她无法接收自己以外的声音,随即牵着她朝竹林更
深处走去。
  那里,袅袅的箫音隐约传来,凄清而苍凉,犹如送葬者。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