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魔王】15-16 - 狠狠射成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4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十五章葬下一座城
  前言:高能预警~
  月色苍凉,微风与竹叶簌簌私语,落叶相伴,翩然起舞;箫声悠扬,一道幽
影融入夜色,半垂着脸,手持竹箫,遗世独立。
  倏忽间,数声惊惶的犬吠由远及近,渗入了这凄清孤寂的箫音,为其增添了
几分人间烟火之气。
  箫音未断,似乎没有被突然的犬吠惊扰。任平从竹林间的小道缓缓靠近那道
幽影,校长大人被他远远地系在一列墨竹下,鳞次栉比的竹群将她匍匐在地的身
影隐没,只有每过数分钟一声的哀怨犬吠提醒着她的存在。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葬花吟》的确是千年难遇的佳曲。」
年仅16岁的魔王大人故作姿态,又凑近了几分,与这位月下吹箫的女子仅有一步
之隔。
  距离又近了数分,女子的面容便愈加清晰,如同一款华美的玉瓷般精致。
  远观其形,近观其神。
  之前只能看到那一袭比夜色更深邃的黑色长发如瀑披散,及至腰际,纤细窈
窕的玉体被如墨侵染的黑色连衣裙严严实实地包裹着,而今却能看到女子那如雪
的肌肤和清冷的绝美面容。
  可无论如何细看,女子的周身如同一滩死水,毫无神意。但能吹出《葬花吟》
这般的千古情曲,怎会像一个毫无神意的娃娃?
  精气神三者,唯独缺了神。
  似乎终于被身边的世俗少年所扰,箫音戛然而止。女子放下竹箫,微微抬头,
那双紫色的美眸宛如吞噬灵魂的幽潭,对上了任平无辜的视线。任平悄然朝幽谭
深处潜去,女子若有所觉,眨了一下眼睛,避开了他的窥探。
  然而,任平却已经隐约看到,一团灿若星辰的柔光被禁锢在幽谭的最深处。
  ——隐藏起来了吗?
  「此地可无花可葬,仙子姐姐欲葬何物?」任平面带疑惑。
  清冷的月光下,同样清冷的女子奇怪地看了一眼任平,从不与外人谈话的她
竟向初次见面的少年回答道:「葬下一座城。」
  声音空灵,不似人间。
  「哪座城?」
  女子仅迟疑了数秒:「不夜城。」
  任平思索了片刻,一无所获,其实他在人界最熟悉只有圣星、天星、辉星三
大星城和冰极海旁的欲望之都——阿斯莫德。
  他摇头:「没听说过。」
  「那是只有在夜间才能进入的城市。」她重新望向任平,幽暗的紫眸里浮动
着晦涩莫名的意味,「城内是永恒的白昼,没有夜晚,然而,白昼却比夜晚更加
黑暗。它是地狱,亦是天堂——女人的地狱,男人的天堂。」
  任平若有所思,与当年魔族的白玉宫很相似啊,可惜白玉宫早已被摧毁了。
  「那么,仙子姐姐想埋葬它喽?」
  女子轻轻点头,又缓缓摇头,没有解释,反而提醒着眼前的少年:「其实,
你们已经被不夜城盯上了。」
  「啊?」任平一副略作惊慌的模样,再靠近数分,下意识地握住女子柔若无
骨的玉手,震惊问道:「仙子姐姐一定是来保护我们的咯?」
  女子的表情古井无波,似乎没有察觉少年的轻浮之举,又或者未曾在意,望
着无尽的幽暗竹海,心情复杂:「我会保护你的。」
  保护你,而不是你们。
  她自不会告诉这位初次见面的少年,找到不夜城需要特定的信标,而信标只
有从不夜城外出的使者身上才会携带,她必须等待使者到来后才会出手。在此之
前,这座城的命运,唯靠自身。不过,经过她的提醒,这里应该可以坚持更久一
些吧。
  「那我得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快去吧。」
  「仙子姐姐为何在此?」临走前,任平似无意地问道。
  「等人。」
  任平转身离开,没有回头,甚至没有问她的名字。
  月下的绝色女子望着他的背影,默然无语,她不曾询问这位仅有人阶的少年
是如何走进这片竹林结界的,如同人生,意外不时就会发生,但这次的意外似乎
算是个不小的惊喜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后良久,女子才发出一声幽幽的轻叹。
  「你刚才一直在潜伏。」
  「你在害怕,害怕他吗?」
  随着叹息的响起,女子身穿的墨色连衣裙陡然间波动起来,领口、袖口、裙
摆处,依稀可见难以计数的微小触须诡异地蠕动着。
  「你恼羞成怒了。」
  「可惜当初只是斩去了你的意识,本能却留存了下来。但有时候这种本能太
过碍事了,这次是个机会,我需要带他一起去,而且……」
  话音未落,连衣裙便如天女散花般炸裂,无数触须扭曲交缠,化作一具肉色
铠甲将女子彻底包裹起来,如一尊人形的血肉傀儡,不留一丝缝隙,不漏一缕声
音。
  微风中,那具肉人形无声地扭动着,其小腹上,一只红色的竖眼蓦然睁开,
盯着任平离开的方向,竟流露出几分人性化的敬畏。
  竹林重归寂静。
  ……
  枯叶碎裂,发出细微的「咔嚓」声。
  莫妮卡躲在数根并排而生的墨竹后,缩了缩脖子。
  这鬼地方应该不会有其他人来吧,绝对不会有其他人吧!
  「砰~ 」
  臀瓣被轻踢了一下,莫妮卡全身一紧,想都未想,立马朝前扑去,迅速躲在
另一侧,瑟瑟发抖。
  「哇喔,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竟然还有一只光着屁股的小母狗,本大爷来
这里尿尿可真是赚翻了!」
  声音低沉而邪恶,完全没有小混蛋那种让人心安的意味。
  ——完蛋啦,都怪小混蛋把她丢在这里。
  莫妮卡使劲拉扯着颈间的光绳,纹丝不动,随即悄然抬头,打算看看这家伙
是不是小混蛋扮来故意吓她的。
  「抬头让本大爷看看姿色如何!」
  急迫的语气让莫妮卡刚抬起一丝的脑袋立马垂了下去,要真是小混蛋还无所
谓,万一被其他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幅模样,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人影靠近,蹲下,伸手抓住她的头发,想要抬起她的脑袋。
  莫妮卡头皮发麻,死死地抵抗着,她几乎可以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
  「喔,不敢让本大爷看到真面目吗?那自己转过去,让本大爷打一炮,爽过
了就放过你。」
  这更不可能,到底是不是小混蛋?莫妮卡低着头,视线左右乱瞟,试图从鞋
子或者裤子上找出痕迹,毕竟小混蛋的服装她可是相当熟悉。
  忽然,头发上的力道猛增,莫妮卡意外之下,头部已经被迫扬起,将俏脸完
全呈现在对方的面前。她的双眸陡然闭上,仿佛逃避着什么,赤裸的身体微微颤
抖着,随后,一颗颗泪珠自眼角悄然滑落。
  时间仿佛在此刻拉长,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能听到血液「哗哗」的流动,
甚至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嗤笑。
  缓缓睁开了朦胧的泪眼,莫妮卡一眼就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正盯着她看。
  她瞪大双眼,呆愣了片刻,随即满腹的害怕化作了委屈。
  「我咬死你!!!」
  饿虎扑食!虎视眈眈!虎口余生!龙争虎斗!
  武松打虎!势成骑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虎落平阳!敲山震虎!引虎自慰!虎啸生风!
  一阵咿咿呀呀的战斗之后,看着被驯服的小老虎趴在地上不住地喘息,任平
轻松地拍掉刚才翻滚时粘在裤腿上的竹叶,牵起小老虎颈间的光绳,「走咯,难
道校长大人准备一个人留在这里?」
  莫妮卡抬起头,翻了个白眼,难道没看到她的大腿还在发抖吗,于是没好气
道:「没力气了!」
  「难不成校长大人还需要主人来亲自抱你走吗?」
  「哼,不需要你的假情假意。」
  「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任平上前几步,弯腰将某只不知多重的小老虎抱
了起来,「哇,你到底有多重?」
  「混蛋,你放我下来!」莫妮卡闭着眼,耳根泛红,双手不由自主地环住眼
前的脖颈,忿忿不平道。
  「放你下来岂不是又要被你咬,把咬字分开还差不多。」
  「你!咬死你!」
  「是吗?」
  朦胧的雾气渐起,任平蓦然回头,似乎发现了什么,随即又想起之前手心上
那股熟悉的魔力波动,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有趣的事越来越多了啊~ 」
  「你说什么?」
  「校长大人需要更多的调教啊。」任平随口重复了一遍。
  「呸,咬死你!」
  雾气愈加浓厚,渐渐将两人的身影隐没,一道倩影在远处的地面快速掠过,
朝竹林深处疾驰而去。
  PS:别问我为何如此优秀!我就是这么优秀!
  PS2 :黑长直妹子由闲读家的宠物——小兔子友情出演!
  第十六章暗流
  喧闹与灯光渐离渐远,艾丽西亚站在礼堂远处的树下回望,眸光明灭不定。
  「那可不是属于你的地方。」更深的阴影中,缓缓走出一位灰袍男性,他脱
下兜帽,露出一个卤蛋般的光头,光头下,两道疤痕呈「X 」型,将他的面容从
鼻子分割成四块区域,恐怖而渗人。
  「你的世界属于这里,肮脏、下流、恶心……」他那饥饿过度般枯瘦的手指
紧紧握住艾丽西亚的肩膀,引得艾丽西亚浑身一震,随即,粗糙的手掌缓缓摸到
了艾丽西亚的领口,轻车熟路地解开她的衣扣,一颗、两颗……逐渐向下,「那
家伙,你找到了吗?」
  校服被缓缓褪下,艾丽西亚将手放在两侧,小心地呼吸着,不敢反抗。
  「找到了。」
  「那么,参观城防的要求一定被满足了吧!」鹰爪般的手指紧紧地掐住她的
左乳,左右拧动着,语气嘶哑而残酷,仿佛下一刻便要撕碎她的乳肉。
  艾丽西亚痛苦地闭上眼,双手收紧了又松开,右手的长剑跌落在土地上,发
出沉闷的「砰」声,同一时刻,她的口中亦难以抑制地溢出一声闷哼。
  「多兰德他同意了。」艾丽西亚双腿并拢,微微扬起头,似乎忍受着什么,
「明日上午,他会陪同我去参观的。」
  「干得不错。」灰袍满意地点了点头,松开了手指,而艾丽西亚此时的左乳
上,隐隐可见五条青痕,如同毒蔓,「转过来。」
  闻言,艾丽西亚抿了抿唇,睁开双眼,缓缓转身,乳肉仍在轻轻震颤着。
  「跪下,满足我。」
  「是,主人。」
  没有抬头,艾丽西亚慢慢跪下,将双手背在身后,望着根本没有自己解开裤
子意思的灰袍,身体前倾,将嘴巴凑向那个充斥着腥臭与男性荷尔蒙的胯间。
  ……
  「哈~ 咳~ 咳~ 咳~ 」
  灰袍松开手,放开压入胯间的脑袋,将强行挤进少女喉间的肉棒抽了出来。
艾丽西亚身体一晃,低下头猛烈地咳嗽着,口水混着前列腺液从嘴角缓缓流下。
  她的身体如常,肌肤甚至不会产生红潮、红晕等现象,因为这一切的痕迹都
被植入她体内的三条极地冰蚕的寒气所掩盖。快感亦如同暗流般,只会在水底涌
动,永远无法浮出水面,永远只会徘徊在高潮的边缘,上上下下,无始无终。
  她并不像妹妹那般,被那群恶魔改造成口交亦能高潮的「嘴穴」,她无法从
口交获得快感,这大概是她稍稍值得庆幸的吧。深喉的体验就更糟糕了,特别是
对她这种喉咙偏细的少女,粗大的肉棒强行撑开喉肉的感觉就仿佛窒息般恐怖。
  「再来!」灰袍眼神残酷,无情地命令着。
  肉棒再次戳到唇边,她本能的分开了红唇,将那根粘液遍布的肉柱缓缓吞没,
她不敢反抗,也无法反抗,只能默默地忍受着噩梦般的凌辱,然后学会了顺从。
肉棒开始缓缓抽动,她赶忙用唇肉将其紧紧箍住,两腮一收一吸,她知道,如此
数次之后,她的喉咙又将被肉棒贯穿了。
  ……
  艾丽西亚全裸着,在夜色下的校园谨慎前行。她的脸上,被精液糊上了浅浅
的一层,如同白色的面膜。而且不时有精液从她的睫毛上滴落,阻挡她的视线,
为此,她只好眯着眼,借着月光艰难地辨认着方向。
  灰袍临走前的命令,便是直到入睡前,她都不许擦掉脸上的精液和穿上任何
衣物。由于有傀儡虫在,她无法反抗灰袍的命令,甚至会主动将滴落下来的精液
重新抹上脸颊。以她如今的观察力,中途根本不会有一滴精液不小心滴落地面。
  学院为她安排的单人宿舍位于学院西侧,而现在,她却是正往学院的北侧潜
去,那里,有一片竹海。
  再次将滴落的精液抹回脸上,艾丽西亚的内心既忐忑又期待。她不知道今天
下午学院赛结束后收到的传音是否真实,可是,如果能够让她们摆脱这层束缚,
如果能够拯救母亲的城市,她愿意为那万中无一的几率而冒险。
  倾尽全力。
  自从她上次醒来后,她便发现自己的实力有了巨大的提升,据沃尔特他们说,
自己和妹妹竟然同时达到了地阶5 层,而之前的比赛里,实力最高的樱洛也只有
人阶10层,与她相差一个大层次,而且这还是她们尚未成熟时的实力。成熟后,
她们甚至有可能直接突破天人之障,跃入第一重天。唯有抵达天阶,才能在空中
翱翔,而此前,也只能用浮空术之类的魔法勉强悬浮在空中而已。
  天分九重,将人界的高空层层分割,破开九重天障,就可以真正的进入星空,
竞逐日月,也就是无数人向往的逐星、追月、揽日三境。
  远远的,艾丽西亚便看到了前方的大片竹林,密密麻麻。周围一片寂静无人,
她弯着腰,快步朝竹林跑去,同时周身弥漫起阵阵薄雾,将她的身影遮盖。
  ——终于到了。
  片刻后,艾丽西亚在竹林深处见到了下午与她传音的那名神秘人,袅袅的雾
气弥漫在两人之间,将她们的身影隐藏在雾气内,只能依稀可见。
  她没有继续靠近,毕竟自己这幅模样实在太糟糕了,根本无法见人。
  「你来了。」
  远处,传出空灵悠远的女声。
  艾丽西亚看向那边,依稀可见一个人形的身影,她鼓起勇气问道:「您真的
能帮助我们吗?」
  「可以,但我必须知道不夜城的使者具体何时到达这里。」
  不夜城的使者,未曾听过的名词让艾丽西亚愣了一下,她想了想,实话实说:
「我…没听过这件事。」
  「你可以偷偷去打听,这件事很重要,确定时间后再来这里找我吧……」
  「诶?好…好的,那我该如何称呼您?」
  「洛白蝉。」
  随着艾丽西亚的远去,薄雾开始散开,月色下,艾丽西亚未曾目睹的画面也
渐渐显露出来。
  名为洛白蝉的女子无力地倚靠在一根墨竹上,女子原本清丽绝伦的面庞上红
云密布,头部以下,从脖颈到足尖之间,被一层单薄的黑色紧身衣牢牢裹住,完
全凸显出她的窈窕身姿,紧身衣下,无数肉眼可见的条状凸起起伏扭动着。
  她咬着牙,幽潭般的紫眸因快感而频繁地泛起水波,两条大腿死死地交缠着,
却根本无法阻止衣物下那无数摩擦挑逗着她大腿根部甚至是蜜部的微小触须,而
这仅仅只是身体上的一小片区域而已。此刻,她全身的肌肤犹如被无数小型蚂蚁
爬行着,每一时刻,无数细微的快感从身体各处激发,积聚成河,聚集成江,汇
集成海,朝她的脑海扑打而来。
  精神始终紧绷成弦,可在一次次的高潮中也未曾绷断过。
  其实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身体。
  为了达到那个目的,这件源自魔界的古老铠甲,是她主动发掘并穿上的。
  相传,这类铠甲共有两套,分为黑白两色,是第5 任魔王为自己的两名妃子
专门打造的战铠,能大幅提升自身的防御和魔力,同时也是极有效的调教用品。
  她过去斩去了铠甲最初的意识,以为不会再有副作用,但她却没想到,铠甲
本能的反噬亦是如此强大,当她意识到时,铠甲已经无法脱下来了,但是,她的
确需要这份力量。
  只差最后一步了,洛白蝉断掉思绪,闭上眼眸,仰起头,终于在连绵不绝的
高潮中发出了第一声难以抑制的娇媚呻吟。
  清越高亢,如凤凰鸣啼,响彻整片竹林。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