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 守夜人
  邢伟跟在队伍中默默前行,虽然护卫的黑衣人并不禁止说话,但同行的人显
然都没有闲聊的兴致。即使是本该最活泼的小男孩,也知道以后只能和寒风暴雪
为伍,终身不能碰女人更不能离开,坚守绝境长城对抗北方残暴的野人,而这样
残酷的未来已经是帝国赦免死罪的仁慈。
  邢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虽然没有镜子
看不到脸,但邢伟很清楚自己仍然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长相。在冰与火之歌的
世界中并非没有亚裔,但数量非常的少,或者说所有的少数族裔都很少,白人占
了绝大多数。别的种族会不会受到歧视他不知道,但在弱肉强食的守夜人军团里,
少数便意味着被欺负,就连位面之子临冬城主的私生子雪诺刚来的时候都被穷人
们排挤围攻,更别说不同皮肤的邢伟了。他已经注意到队伍里其他人不友善的目
光,不过他毫不担心。这些人都是流氓骗子小偷还有些被家族抛弃的可怜虫,别
看有些长的五大三粗,其实除了蛮力根本什么技巧都不会,只有去了长城受到专
业的训练后才能成长为真正的战士。
  邢伟懒得理会这些挑衅的目光,他打算找个机会脱离队伍去君临城闯荡一番。
不过在此之前他有几个问题必须要搞清楚。
  入了夜,队伍在山谷里扎营。黑衣人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些粗糙的难以下咽的
干粮和水,然后便去周围警戒。队伍里基本上都是可怜的穷人,根本没吃过几顿
饱饭,看到吃的眼睛都亮了,拿到手里便忍不住狼吞虎咽起来。有的人吃完自己
的那一份便把目光投在其他人那里,这时候拿着食物一脸嫌弃的邢伟便吸引了很
多人的注意。
  可是注意归注意,却没有人敢动手。这帮流氓深谙以强欺弱以多欺少的道理,
邢伟虎背熊腰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对象,想要抢他的吃食未免有些不自量力。
  邢伟的物品栏里准备了足够的面包和净水,当然看不上手里的这点干粮,不
过这倒是个打探消息的好机会。他观察了一圈,选中了一个比较瘦弱的看起来刚
成年的小伙子。
  看到递过来的干粮,小伙子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再三确定面前这个黄皮肤
的男人不是开玩笑之后,他飞快的将干粮接过来吞下肚,然后警惕的看着周围虎
视眈眈的人们。
  【不用担心,你是个好小伙子。就当是交换,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邢伟和善的说道。他知道对方不敢赖账,先给食物只不过是为了显示诚意罢了。
  【您尽管问,只要是我能说的一定会回答。】小伙子狡黠的目光闪烁着,如
果问的是无关紧要的问题还好,如果是有关他的私人问题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回
答的。
  还好这个慷慨的男人问的都是些国家大事风土人情之类的问题,小伙子放下
心如实的回答。这类问题随便抓个三岁小孩都能说的清清楚楚,这个魁梧的男人
居然愿意用珍贵的食物来换,小伙子觉得他肯定是在试探自己,先问些无关紧要
的问题,然后突然直奔主题打他个措手不及。
  经过详细的询问,邢伟总算搞清楚了自己处于什么时间段。坦格利安的王子
雷加横刀夺爱,绑架并强奸了劳勃。拜拉席恩的未婚妻丽安娜史塔克,坦格利安
家的疯王伊利斯坦格利安又烧死了北境守护瑞卡德史塔克,引起诸多领主的不满
和不安。劳勃起兵造反,各路诸侯纷纷响应。雷加在战场上被劳勃用铁锤砸烂胸
甲而死,而疯王则在城破之后被他的贴身侍卫,狮子家的詹姆兰尼斯特杀死。如
今劳勃刚刚登基称王,坦格利安家族只剩下疯王的儿女一对由红堡教头威廉·戴
瑞爵士护送往祖先的封地龙石岛避难,随后又逃往自由城邦布拉佛斯。当前的国
王之手则是劳勃和如今的北境守护奈德斯塔克共同的养父,谷底的领主鹰巢城公
爵琼恩艾林。
  知道了这些信息的邢伟立刻察觉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切入时机。琼恩艾林很快
就会发现新国王劳勃头上戴绿,王子公主其实都是王后瑟曦兰尼斯特和他的亲弟
弟詹姆兰尼斯特通奸而生,结果没等他吐露这个秘密便被老婆下毒害死,背后的
挑唆者当然是阴谋家小指头。如今琼恩艾林还没死,如果可以插手帮他逃过一劫,
这个国王之手,政务的实际掌控者肯定会对自己充满感激,想要封个爵弄块根据
地易如反掌。邢伟仿佛已经看到了前面的敞开的康庄大道。
  意识到这人没有更多的问题后,小伙子有些纳闷,难道他真的只是为了问这
些常识问题?眼前这人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这些事儿闹得沸沸扬扬谁不
知道啊。
  队伍经过短暂的修整之后再次出发,邢伟既然也已经做好了投靠琼恩艾林的
打算,自然要想办法逃离。琼恩虽然是鹰巢城的公爵,此时却肯定不在谷底,毕
竟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国王之手,所以平时都是待在王都君临城处理政务的。黑
衣人的队伍已经走到了北部,再走两天怕就到临冬城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邢伟有疾风步的隐身效果,逃跑本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可是他不想在众
目睽睽之下突然消失不见,这样不仅暴露底牌而且容易引起护卫的恐慌,所以最
好就是能找到一个所有人视觉的死角,然后疾风步一开逃之夭夭。
  谁知道天不遂人愿,还没等邢伟找到这个机会,队伍里的犯人便发生了斗殴,
因为言语上的冲突而大打出手,惹的护卫大怒。所有的犯人都被绳子绑住双手连
成一条线,谁也别想闹事!其他人倒无所谓,邢伟则暗暗叫苦。疾风步不能穿绳
子,手被绑住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翻脸把绳子割开。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技
术,就算有也足够惊动护卫把他拿下了。邢伟不知道这些黑衣人的武技如何,他
也不想在什么情报都没有的情况下一挑三,万一打不过可就把小命丢在这儿了。
  思量之后邢伟决定还是先跟着队伍走,反正以后逃脱的机会多的很,听说去
了守夜人的黑城堡还有武技可以学,或许可以去看看再走不迟。邢伟不知道,正
是这个念头让他后来后悔不迭。
  本来就很沉闷的犯人们被捆住手后更加沉闷,一行人经过几天的跋涉终于走
到了临冬城。由于是北方第一重镇,临冬城的犯人也特别的多,队伍稍作停留补
充了食物和淡水后,在临冬城主奈德史塔克的特别关照下,又补充了十几个骑士,
这才重新上路。
  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彻底打消了包括邢伟在内的所有人逃跑的幻想,犯人
们别说斗殴,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赶路的速度也快了不少。邢伟有些好奇的看
了看骑士们的盔甲,心里盘算着如果用七星刀在上面扎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效果。
  从临冬城路过的时候邢伟还想着能够一睹正义而又可怜的奈德史塔克的风采,
可惜临冬城公爵只是吩咐手下加强护卫,并没有现身。想来也是,作为北境守护
当然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事必躬亲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他的亲弟弟班扬在守夜
人里当首席游骑兵,他甚至未必会叫人关照这支守夜人的队伍。
  荒野慢慢变成了雪地,天气也越往北越冷。衣衫单薄的众人冻得瑟瑟发抖,
好在黑衣人护卫告诉大家到了黑城堡后会给大家发新的衣服,所有人这才能咬牙
坚持。
  终于可以看到绝境长城的轮廓,一行人欢呼雀跃,加快步伐飞一般的向黑城
堡跑去。护卫们也松了口气,黑衣人再三感谢了临冬城的骑士后挥着马鞭赶了上
去,而临冬城的骑士则掉头回去复命。
  这倒是个逃跑的好机会,不过都已经到了这儿,邢伟实在忍不住想要进去看
看这个著名的城堡。反正脱身不难,救人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便也跟着大伙
一起进了黑城堡。
  说是城堡,其实就是木头和石头搭成的城寨,在现代人的眼里也就跟游戏里
的土匪窝,什么黑风寨之流差不多,不禁有些失望。不过在绝境长城确实名不虚
传,整体由坚冰打造,几十米厚上百米高。上下居然需要用类似于现代电梯的机
械木梯,在这个时代能做到这一点让邢伟叹为观止。
  黑城堡的司令官是杰奥莫尔蒙,来自熊岛,所以有时候大家叫他熊老。此人
德高望重且心胸开阔,算的上是个好领导。邢伟怀着敬畏的心情看着莫尔蒙司令
身穿黑衣,一脸肃穆的站在木台上。
  接过黑衣,众人跟着莫尔蒙司令开始神圣的宣誓: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
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
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宣誓对于邢伟这个受过共产主义洗礼的人来讲完全驾轻就熟,虽然内心里不
认同守夜人的理念,但这份奉献自我为国为民的精神还是让他十分敬佩。守夜人
的誓词他之前也听说过,不得不说此时身临其境更是震撼人心,即使邢伟丝毫没
有终身守夜的想法,此时也忍不住为这份崇高的职业所打动,恨不能冲出长城和
野人大干一场。
  穿上黑衣,众人的神色也肃穆起来。因为犯人来自大陆各地,守夜人也需要
一一甄别好发挥每个人的特长。绝大多数人都是除了力气什么都没有的莽汉,但
也不排除一些人曾经是铁匠或者战士,这个时候就要根据各人的特点把他们分配
到不同的部门。
  邢伟的特长很多,他可以假装成医生,也可以假装成战士,更可以假装成游
侠。考虑到他的身材战士应该更容易让人相信,加上他本身想要见识和学习一下
这个世界的战斗技巧,邢伟决定稍微露上一手,混个游骑兵当当。
  连续几个人都没有什么特长,除了偷东西什么都不会打起架来也毫无章法,
邢伟看到莫尔蒙司令一脸肃穆看不出心里的想法,可是其他的诸如首席游骑兵首
席事务官等等都一脸阴云,看来对这届新人不太满意。
  终于轮到邢伟,他活动了下筋骨,走上前去。
  【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长?】事务官问道。
  【邢伟,邢伟沙德。没什么特长,就是从小干农活,有一把子力气!】身世
的问题不难,这个世界里没有身份的女人生下的私生子都不能冠父姓,而是根据
出生的地方来命名。比如北境的私生子都叫snow,就是雪的意思,而邢伟冒
充的这个沙德sand则是多恩的私生子。多恩这个地方是七国里的一个异类,
从地缘上和其他六国颇有距离,所以交流较少。从历史上多恩人能征善战,最后
也是不得已被坦格利安家的龙所震慑后才降服。而从文化上来看,多恩的人最为
开放,这里私生子横行而并不受到太多的歧视,对待性的态度也比其他地方更加
开放。这也是邢伟选择这里的原因,离得远不好查,圈子乱更不好查,便于他浑
水摸鱼。加上多恩人的样貌和善战都和他很契合,所以假冒多恩人也更容易取信
于人。
  虎背熊腰的邢伟让所有人眼睛里都一亮,加上他出身多恩,大家仿佛已经看
到了一个强壮的战士。虽然他说自己不通武技,但多恩人本身就善战,台上的大
小领导们心里都充满了期待。
  被派来和他交手的是个资深的游骑兵,他选了一把长剑和一个木盾牌,邢伟
则随便拿了一柄大路货的短剑和盾牌。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取得的第一份装备,
邢伟不由得苦笑,黑城堡不善冶炼,这装备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不过考虑到他
们的对手是连石头房子都没有铁器也严重不足的野人,这些装备确实已经足够了。
  游骑兵丝毫没有因为对手是个新人就心存轻视,邢伟的块头就足以证明他是
个不好对付的家伙。游骑兵决定在邢伟身边游走,利用丰富的经验和脚步拖垮邢
伟的体力,然后再伺机反击。考虑到大块头的人一般都不太灵活,这个策略算得
上是非常稳妥且正确。
  看着这位游骑兵警惕的围着自己转,邢伟决定用最凌厉的方式击垮对手。他
不打算在这里久带,只有引起领导的重视才能最快的得到高水平的指导。
  邢伟将短剑扔到地上,利用对手一瞬间的愣神,用让所有人惊爆眼球瞠目结
舌的速度,举起盾牌弹向了这位可怜的游骑兵。要知道他虽然稍稍牺牲了敏捷追
求更大的力量,但速度比起普通人来讲仍然是快了不少,起码达到国家级短跑运
动员的水平。双腿爆发出的力量硬是将本就不够坚硬的泥土地上踩了一个深坑,
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没有给这个游骑兵反应的机会,邢伟像一发人型炮弹迎面撞了
上去!
  【咣当!】一声,游骑兵已经被撞飞了出去!足足摔了四五米远才噗通落地,
这还是邢伟已经收力的结果,为了不把人撞伤,他甚至在冲刺的时候挑选了游骑
兵持盾的方向,让盾牌相互碰撞,邢伟虽然打算立威却并不想伤人。
  立威的效果显然已经达到,所有人都被这惊人的速度和力量所震撼。这个黄
皮肤黑头发的男人根本没有用任何的武技,甚至连剑都没有拿,就这样简单的冲
上去,毫无技巧的一撞,便结束了战斗,那个可怜的游骑兵已经晕了过去,学士
上去检查了一番,示意他并无大碍。
  【好厉害!!】【这人是谁?】【速度很快,根本就没看清楚!!】【他真
的不是骑士吗?】周围响起了小声的惊叹。不管是新人还是老兵都看出邢伟的与
众不同,邢伟本人却面无表情的站在场上,好像击败了这样一个资深的老兵对他
来讲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断掌科林看不下去了,刚才被击败的游骑兵正是他的手下。虽然这人很有本
事能够加入守夜人是件好事情,可是如此一边倒的战斗让他倍觉丢脸。他向前跨
了两步,准备上去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游骑兵们挣回
面子。
  肩膀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断掌科林扭头一看,却是首席游骑兵,北境守护
的亲弟弟班扬史塔克。班扬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脱下外套亲自下场。
  班扬出身显赫,从小就接受了最严格的搏击训练,无论是马上还是马下都是
一流的高手。有传言说他的本事还在他哥哥奈德之上,他成为守夜人并不是因为
犯了什么错,仅仅是因为每一代的史塔克都有人来这里当守夜人的传统罢了。看
到班扬亲自下场,即使是再被邢伟刚才的表现惊叹的人也不会认为他有一丝的机
会。
  【你很不错,力量速度都称得上出类拔萃,不过身手粗糙了些,如果经过系
统的训练肯定可以成为猛士。】班扬先是赞赏了一句,他看得出来邢伟刚才手下
留情,守夜人之间信奉的是兄弟之情,虽然切磋却不伤和气,邢伟刚才的举动赢
得了他的好感。
  不过好感归好感,打还是要打的。班扬会的武器很多,随手拿了一把剑便摆
好了姿势。
  面对班扬邢伟当然不敢托大,他也想检测下这个世界里强人真正的水准如何。
虽然他不能使用疾风步,但无论是速度还是敏捷他都已经远超普通人,所以这场
比试他未必就没有机会。
  邢伟捡起短剑,像模像样的握住木盾,看班扬并无主动动手的意思,便想复
制刚才的打法,猛地冲刺杀向对手。不过这次他不是用盾去撞,而是直接挥舞着
钢剑砍向了班扬。
  看到邢伟冲来,班扬并未选择硬抗,而是在小范围内稍稍闪躲了一下,让过
邢伟的冲刺,顺便向前跨了一步,脚一挑便踢在了邢伟的脚踝上。邢伟刹车不及
又被绊住,一个跟头便摔倒在地。
  第一个回合的交手只是互相试探,邢伟明白眼前的人不仅经验丰富而且眼快
手快。刚才自己冲刺的速度已经很快,他却能迅速的判断出闪避的空间同时反击
得手,首席游骑兵确实名不虚传。
  班扬心里更是赞叹,虽然他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闪开了攻击,但此时是一对一
的局面,他的注意力都在邢伟身上。如果碰到乱战,身边有人这么冷不丁的给自
己来一下,就刚才的速度他还真没有把握闪的过去。
  【这个家伙,是个人才。】班扬立刻起了爱才之心。
  邢伟不会用盾牌,带着还嫌碍事,索性把盾牌扔掉,双手握剑向班扬杀去。
吃过一次亏的邢伟并没有着急冲刺,反而选择了逐渐近身,用力量来和对方消耗。
班扬对邢伟的策略改变毫不意外仍然打的游刃有余,邢伟空有一身力气却总是打
在空处,在连续几个回合闪避之后,邢伟找到机会一剑劈下,班扬避无可避选择
硬抗!两把剑碰撞发出尖利的金属声,邢伟惊讶的发现他居然没有取得意想中的
优势,班扬虽然一直选择闪避,但真到硬碰硬的时候居然毫不逊色!
  邢伟愣神的时候班扬却没有闲着,剑顺着邢伟的剑身一划,班扬便闪到了邢
伟的侧面,没等他反应过来便一个铁肘击向了邢伟的脑袋!邢伟在无可躲避的情
况下稍稍偏了偏头,铁肘砸在了他的脖子上,直接将邢伟撂倒了!
  【打斗经验稍显不足,其他都是上乘,要不要跟我干?】班扬拉起有些头晕
的邢伟,和蔼的问道。
  【居然被首席游骑兵看重…真走运!】【没看他和首席交手了好几个回合吗?
他可还是个新人啊!】别的人虽然羡慕,却也知道邢伟确实有本事,能和班扬打
几个回合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既然班扬都开了口,别人自然不能不给他面子,
司令官熊老点了点头,班扬便把邢伟领到了一旁,给他讲起了刚才战斗的心得,
又把其他人看的一阵眼红。
  如果说刚才输的有些不服气的话,经过班扬的讲解邢伟才知道自己的漏洞多
么的大。要不是班扬想考验自己,估计根本坚持不了几个回合。当然邢伟也有底
牌没有拿出,如果用疾风步隐身偷袭,二倍力量肯定不是班扬可以承受的了的。
刚才的普通攻击多数都被班扬闪避掉,唯一一次正面的碰撞没有触发二倍力量的
效果,不然肯定会给班扬一个惊喜。
  当然这些都是想想,邢伟也知道就凭班扬的闪避功夫,除非偷袭不然他力量
再大也打不中人。
  走完程序,各自回营。邢伟得到班扬的亲传,忍不住就在空地上练习了起来。
他不打算呆很久,从这里去君临城路途遥远,去的晚了恐怕琼恩艾林都已经死了。
要不是班扬的指导确实对他的帮助很大,他刚才开完会就找机会开溜了。
  这样无聊的日子过了一个礼拜,邢伟觉得自己进步很大想找个对手验证一下,
可是不管是游骑老兵还是新人都不愿意当他的对手,开玩笑这样的壮汉谁没事给
自己找不痛快。断掌倒是和他交手了一次,邢伟在比试上稍逊一筹,但那次比试
之后断掌说什么也不愿意跟他再比了,让邢伟好生郁闷。
  他哪里知道断掌科林为了正面抗住他惊人的巨力本就残疾的手掌更是撕裂了
一大块,养了很久都没好利索。平时那么多事情要做,又不是跟敌人拼命断掌得
脑子进水了才会继续给自己找不痛快。再说好容易拼老命才赢了一次,为了不让
自己丢脸断掌觉得以后还是不要比试了才能保持住对邢伟的心理优势。
  班扬的悉心教导让邢伟受益匪浅,但他耽搁的时间已经太多了,再不走就来
不及了。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邢伟决定等大家都睡了之后不辞而别。
  谁知道没等他动身,同住的守夜人弟兄们就先忍不住了。邢伟注意到几个身
影鬼鬼祟祟的爬起来偷偷溜出屋子,便隐身跟在他们后面。他估计这些人可能也
是想要逃跑的,如果机会合适或者也可以和他们一路。
  这伙人出了黑城堡,却是往鼹鼠村的方向去了。邢伟这才恍然大悟,这帮人
不是想要逃跑,而是要去嫖妓!这也难怪,枯燥无味的守夜生活足以逼疯一个正
常需求的男人。虽然有誓言约束,不少的守夜人兄弟仍然选择去鼹鼠村泻火,这
在黑城堡其实算不得什么秘密,几乎人人都知道,只不过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和谐
大家心照不宣罢了。即使是德高望重的司令熊老也不想为了这点小事难为他的好
小伙子们,对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既然是去嫖妓,邢伟便没有兴趣了。倒不是说他多么冰清玉洁守身如玉,反
而是因为他女人的水准太高,实在没法说服自己去这样一个低档次的妓院,尤其
是他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操过女人,更不能把宝贵的第一次浪费在这种女人身上。
  目送几人离去,邢伟走上国王大道准备离开,没想到刚走了不到一里地便被
一个黑色的身影拦住!
  【你要走了吗?】班扬问道。
  【你…能看到我?】邢伟不敢置信的问,他明明是在疾风步的隐身状态啊!
  【我能够感受到。你是守夜人,发过誓要在这里守护,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班扬语气平淡的说。
  邢伟不想面对这个话题闪身想从旁边掠过,没想到身形刚动班扬再次拦在了
他的前方。
  【很多守夜人都熬不过孤独和寂寞,顶不住寒冷和厮杀,可是你才来了没多
久,为什么这么快就打算离去?】班扬充满了不解和痛惜,他很看好邢伟,这些
天也给他教了不少东西,没想到邢伟还没上战场就当了逃兵。
  【如果你能告诉我我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要离开。】
邢伟想不明白班扬是如何在看不到自己的情况下准确的定位,这个问题不搞清楚
的话他实在没法放心去君临城,谁知道别人能不能看透他的隐身。
  【守夜人的誓言远比你想象的神圣的多,你以为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尝试逃
跑的守夜人?】班扬嘲弄的反问道。
  既然隐身没有用邢伟便显出了身影。班扬的话里隐含的意思他有些拿不准,
是守夜人的誓言有什么问题吗?
  【我拦住你也是为了你好,等你逃到临冬城就晚了。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赦
免的机会,别把自己的小命不当一回事。】班扬说完便动身回城,邢伟满腹的疑
惑却也不好直接问,只好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
  【我本来以为你要去鼹鼠村,却没想到你是想逃跑,我看你也不像是胆怯的
人,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班扬问。
  【为什么?老子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怎么能在这鬼地方当一辈子的老处
男!】邢伟的话也不算撒谎,在这个世界里他确实还是处男。离开的原因千千万,
操不到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绝对是很重要的一个。
  班扬愕然,虽然守夜人的誓言里不许娶妻,对是不是玩女人却没有明说,大
部分的守夜人都会打这个擦边球,所以鼹鼠村才有稳定的客源。如果仅仅是想玩
女人的话,完全没必要逃走啊。
  看邢伟没有再解释的意思,班扬也不愿多问。两人默默的回到黑城堡,分开
前班扬突然没头脑的问【你会骑马吗?】
  【不会。】邢伟老老实实的说。
  【明天开始学。】班扬说完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邢伟除了和教官学习战斗的步法和技巧之外还加了骑马
的内容,作为一个后备的游骑兵骑马本来就是必修课,班扬只不过让这个过程加
快了而已。邢伟记忆力好身材又魁梧,凭着一股蛮力硬是弥补了技巧的不足,几
天学习下来就可以勉强控制马匹跑起来了。
  【明天我要去趟临冬城,你和我一起去。】对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两人都
没有再提,在不知情的人看来班扬仍然对邢伟关爱有加。这次去临冬城索要补给
也带着他,别的新人只有眼红的份。
  黑城堡里本来就人手不足,运输物资一般的都是由临冬城负责出人,这也是
要班扬出马的原因,亲兄弟好开口顺便也能叙叙旧。
  两人骑着马一路快跑,快到临冬城的时候班扬突然开口【守夜人在发誓之后
便会被誓言束缚,只要逃走便是全国的公敌,抓住便要被砍头。不要试图掩饰,
只要是个贵族便能看穿你守夜人的身份。】
  邢伟恍然大悟,怪不得班扬能够看穿隐身的自己。这么一来逃跑果然就成了
幻想,到了七国的地界除非找个深山老林躲起来否则怎么可能不和贵族打交道。
想要去找琼恩艾林也是痴心妄想,且不说这一路艰难万险,就算侥幸找到恐怕也
会被他直接下令处决——国王之手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守夜人逃犯胡言乱语,更别
提说的还是他老婆偷人的丑事,琼恩艾林不把自己从月门里扔下去就很仁慈了。
  想明白了这点的邢伟一下子变得沮丧起来,劳勃已经坐上了铁王座,琼恩艾
林的死期已经不远,七国的精彩大戏即将展开,而自己却被个狗屁誓言锁在了绝
境长城那个鬼地方。好吧位面之子琼恩雪诺也许要不了太久就会加入守夜人,但
在很长一段时间这位位面之子都是在塞外练级,根本没有任何油水可以榨取。要
是换成位面之女龙母的话邢伟还能有点兴趣,虽然都是在副本里杀怪练级,起码
龙妈长得漂亮也性开放,整天对着琼恩雪诺一个大男人有个屁搞头。
  班扬看到邢伟的沮丧,却也不说破,他没带邢伟去见狼家的老老少少,反而
领着他来到了一间低矮的石屋前。
  【进去吧,我半天后来找你,注意身体。】班扬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便转身
离去了。
  邢伟不知道他搞的是什么名堂,他推开虚掩的门,立刻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
  一个衣着暴露身材凹凸有致的红色卷发美女斜躺在鹿皮床垫上,他轻轻的拍
打了一下肉感的屁股,白葱般的中指在空中勾了勾,然后放进了鲜红的嘴唇里吸
吮起来。
  【咕嘟。】邢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小心的左右张望了一下,进屋将门关好。
  【这位大人怎么称呼?】卷发美女腻腻的问。
  【我不是什么大人,叫我邢伟就好。】到现在邢伟哪里还不明白状况,班扬
肯定是认为他看不上鼹鼠村的妓女才想逃掉的,既然如此北部第一重镇临冬城当
然有更多更漂亮也会侍奉男人的姑娘,眼前的这个就是不可多得的极品。邢伟回
想起班扬临走时冷酷的面庞,愣是无法想象原来他能干出拉皮条的事情。这个美
丽的红发女人他多半已经享用过了吧,也不知道他床上的功夫怎么样?邢伟胡思
乱想起来。
  其实邢伟是冤枉班扬了,和其他日子得过且过的守夜人不同,班扬是真真正
正把誓言记在心里,心甘情愿为守夜人的事业付出终身的。他不抱怨更不打擦边
球,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人。不过这不代表他是个不通情理的人,正如伊蒙学
士所说,如果每个去搞女人的守夜人都被绞死的话,那我们只能靠鬼魂来守护长
城了。班扬也是一样,他恪守誓言,却并不苛求每个人都做到一样好。只要能够
把工作做好,私下里的这些事情他都是假装看不到的。像今天这样主动带邢伟来
更是破天荒的事情,班扬实在是舍不得邢伟这样的好手心存侥幸而舍不得出力,
所以在明言了逃跑的厉害关系之后,也给邢伟找一个合理的上档次的发泄渠道。
一手萝卜一手大棒,这样才能让邢伟死心塌地的待在黑城堡为守夜人出力。
  邢伟不知道班扬的这些想法,他刚刚知道违背誓言的后果还没来得及消化这
个信息。现在美人当前,他才懒得想那么多,先玩个痛快再说。
  【呵呵,让班扬大人亲自吩咐的,您可是第一个,我叫萝丝。】红发美女笑
嘻嘻的说。
  邢伟眼前一亮,萝丝?那不是传说中的北方第一名妓吗?无论是狮子家的小
恶魔提里昂兰尼斯特,还是铁群岛的席恩葛雷乔伊都是她的入幕之宾,能进她的
门的都是数得上的名门望族,就算是位面之子琼恩雪诺也曾忍不住付了过夜费,
只是到了最后一刻临阵退缩罢了。这个大美人也算的上是红颜薄命,在南下君临
城之后成为了八爪蜘蛛和小指头的斗争牺牲品,最后被千古一帝乔大帝用弩射死
在床上。
  不过现在的萝丝还只是个清纯的妓女,除了要在床上讨好一些贵族男人之外
过着无忧无虑的自由生活。
  今天的客人可有些不一样,以萝丝的眼光不难看出邢伟肯定不是什么贵族出
身。虽然他举手投足间显示着很强的气场,但他进门后的行为举止显示他肯定没
有受过贵族的礼仪训练,更别说口音甚至不是北方本地人。萝丝对他的出身没有
那么大的兴趣,班扬已经付过足够的报酬,而邢伟看上去很高大很强壮,肯定能
给她带来强烈的快感,这些对一个妓女来讲就已经足够了。
  邢伟移步到床边,萝丝熟练的解开他的裤带,惊人的尺寸让见多识广的萝丝
又惊又喜,丝毫不掩饰她的兴奋和期待。没等邢伟开口,萝丝便主动把肉棒吞了
下去又嘬又吸,饥渴的仿佛从来没见过男人一样。
  红发美女的口交也让邢伟非常受用,自从来到冰与火之歌的世界他还没有开
过荤,蛋蛋都快发霉了!萝丝虽然算不上这个世界最顶级的美女,但胜在经验丰
富身材也够好玩起来也更放得开,不像那些贵族少女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吹个鸡
巴都要叽叽歪歪半天。邢伟一路过来身上除了不少臭汗,萝丝二话不说含住鸡巴
就舔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确实是个老江湖。
  【听说您还是个处男,这么大的鸡巴没有人用真是浪费了。】萝丝对邢伟的
表现有些吃惊,一般来讲处男第一次都会非常紧张,没想到邢伟虽然明显很舒服,
却并没有一点青涩放不开的情绪,就好像…就好像做过无数次了一样。萝丝知道
他是跟班扬来的,肯定也是个守夜人。守夜人她还是第一次接待,按她的想象那
个冰冷的地方出来的人肯定多少心理都有些扭曲,压抑已久的性欲肯定迫不及待
就要释放。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确实也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压抑了很久,却并没
有急乎乎的扑上来按住自己反而静静的享受着她的口交,让萝丝惊讶之余也更对
邢伟感兴趣了。
  萝丝舔了一会儿便忍不住想要享用这根雄伟的肉棍,她平躺在鹿皮上,丰满
而白皙的乳房在胸前摊开,两只手臂环绕在头顶,露出性感的腋窝。
  【来吧,让我成为你的第一次。】萝丝主动张开双腿露出橘红色的阴毛和湿
润的小穴,邢伟的肉棒经过萝丝的口交早就沾满了唾液,毫不犹豫的对准肉缝一
捅而入,私处的紧密结合让两人都呻吟了一声,龟头传来一股强大的气场,邢伟
眼前出现了一个只有他才能看到的选项。
  【男女交合之力让空间再次捕捉到你的位置,请问是否暂时选择回归?是/
否。注意!回归现实世界并不会让本世界的时间暂停,你的消失可能会引起本世
界人物一定程度的恐慌,请谨慎选择!】
  邢伟看了看身下扭动屁股的萝丝摇了摇头选择了否。萝丝显然不是个能信任
的女人,他又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秘密,只能暂时选择留下了。虽然不能回去但这
个重要的发现还是让邢伟稍稍心安,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以为只要睡着就能回
到现实世界,后来发现并非如此之后曾经有些恐慌,生怕自己被困在这里彻底回
不去了。现在看来这个世界有点像是现实中的那些网络游戏,而女人的屄就是自
己的下线点,只要把鸡巴插进屄里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只是不知道从现实世界
回到这里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情况。
  【这样的话,下线点其实还挺多的。】邢伟想到满大街的女人,仿佛一个个
活动的下线点,忍不住露出邪恶的微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80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