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驯欲】第三、四章 - 狠狠射成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7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
  一间密室里,白玉菇此时正赤身裸体被锁在一个狗笼里,双眼上蒙着黑布,
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膝跪地,白玉菇已经被锁了三天,身下满是排泄物,全身也
散发着难闻的臭味。
  一个身材惹火的女子打开密室的门走了进来,「冷艳仙子白玉菇,你考虑的
怎么样了,我家夫人还等你回话呢?」。白玉菇一语不发。女子继续说道「你就
不想你女儿云若雨,她在教伺坊,可要被拍卖了。」白玉菇开始剧烈挣扎,想挣
脱束缚,女子冷眼的看着,白玉菇挣扎了一会,身上的束缚无半点松动,冷声说
道「救我女儿出来,我就答应你们。」,女子无奈的说道「夫人只能让你女儿不
被拍卖掉。想救她出来,夫人也办不到」。白玉菇沉默着,女子语气柔和的说道
「虽然我们救不出来,但是只要她不被买走,你不还有机会救她吗?你现在答应
夫人提的条件了吗?」。白玉菇说道「我答应,现在我想见我女儿。」,白玉菇
急切的想知道女儿的处境。「可以让你看但是不能相见」,女子答应了她的请求。
  一个男子进来,女子对他说道「王百川,夫人交待你调教她,但是不能奸淫
她,更不能让别的男人碰她,也不允许使用精液调教,你能做到吗?」,男子兴
奋的盯着白玉菇说道「属下谨遵夫人之令,现在是不是……」。女子拿出一颗丹
药说道「你吃了它,现在就让你去调教白玉菇。」,男子一把抓过丹药塞进嘴里,
说道「现在行了吧」。女子厌恶的看着男子,说道「你去给她洗澡,我要带她出
去。」男子不等女子说完,打开狗笼,抱起白玉菇跑进浴室。女子看着王百川急
切的样子,自语道「真如夫人所说,还好给他吃了药,他敢乱来就会……」。
  浴室里,王百川正在向浴桶里加水,对跪在地上的白玉菇,说道「想不到人
称冷艳仙子的身体也这么臭」。冷艳仙子依旧面露冷色一语不发,王百川拿过水
管冲掉冷艳仙子沾在大腿上的排泄物,然后把她抱进浴桶里,双手从揉搓冷艳仙
子胸前的大乳房开始向下游走,很快硕大得肥臀也进入了男子的双手,「这臀肉
真有弹性,不行要插进你骚洞里发泄下」,冷艳仙子厉喝,「你家夫人说了不让
你……」。冷艳仙子还没说完嘴就被塞了起来,「让你还说,没人亲眼看到,夫
人也不知道我干了你,嘿……嘿……」。王百川掏出阳具准备插进白玉菇光洁的
小穴,「没想到你还是白虎,以后……」,男子还没说完突然胯下一股寒气传来,
还没插入的阳具感到刺骨的冷,瞬间软下去了,一股股精液向地面射去。
  王百川知道是女子给他吃的丹药在捣鬼,跑出浴室来到女子跟前,气急败坏
的说道「你给我吃的什么?」。「也没什么一颗丹药而已」女子轻蔑的说着。王
百川指着自己的阳具,说道「没什么,那为什么我的阳具会这样」。女子看向男
子的阳具,那里还在一股股的射精,说道「就你这小蜡头,冷艳仙子是你能染指
的,让你调教她,已经是你天大的福气了」。王百川怒骂「你个贱婢,不过是夫
人的侍女,你敢阴我」。女子咯咯的笑着,说道「你以为你还是当年叱诧风云的
王少将军吗?你现在不过是夫人的一条狗,我虽然是下贱的婢女,可你这狗见了
也要摇摇尾巴的」。
  王百川突然抱着自己的阳具跪在地上求饶,说道「给我解药,我的下面疼的
不行了」。女子说道「我这卑微下贱的,怎么会有解药呢」。王百川抱着女子腿,
求道「卑微下贱的是我王百川,你快把解药给我,我不想当活太监」。女子一脚
踢开王百川,怜悯的说道「夫人早就料到你会忍不住,奸淫白玉菇,所以给你吃
了药,你想要解药去找夫人」。
  女子进了浴室解开白玉菇身上的绳子,说道「自己洗,以后王百川再对你那
样,你可以杀了他」。说完女子走出了浴室。
  白玉菇泡在温水里活动着三天未动的身体,想道「原以为今生再不会受人淫
玩,没想到还是逃不过宿命,难道我们真的是天生如此吗?冷艳仙子想要结束自
己的生命,可是女儿在他们手上,儿子也渺无音讯,自己残破之身若能让女儿脱
离苦海,自己就是千人骑,万人胯也愿意」。
  白玉菇从浴室出来,穿的异常香艳,全身除了一条薄纱短裙外空无一物,腿
上穿着肉色的丝袜,脚下一双三寸的细跟高跟鞋,丰满的双乳毫无束缚在胸前跳
跃着,双腿间的一抹嫣红透过薄纱清晰可见。女子赞道「夫人说过世人只知道冷
艳仙子的冷,冷若冰霜;岂知冷艳仙子的艳,艳绝天下。今日一见当真是艳过满
春花,胜过秋叶枫,冷过夏日风,赛过冬日霜」。女子感慨的赞叹后,向密室外
走去,冷艳仙子白玉菇一语不发的跟在后面。
                第四章
  夜晚一辆马车内,一身薄纱短裙的冷艳仙子和王百川坐在里面。「云若雨你
已经看了,你就乖乖接受我的调教,只要你听话,夫人会让你再去看你女儿的」。
「我既然答应就不会反悔,你们也保护好我女儿」,冷艳仙子冷漠得说道。王百
川递过来一件白袍,「回去吧,以后你每天晚上都要来接受调教」。
  冷艳仙子穿上白袍,挑帘下车,密室里见过的女子正在车外不远处等候,递
给冷艳仙子一个盒子,「里面是你的东西,记得不能让王百川看见盒子里的东西,
顺便告诉你,云无心在天苍大陆」,女子说完向马车走去。冷艳仙子激动不已,
今天见了女儿,还有了儿子的消息,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冷艳仙子打开盒子,拿出一张人皮面具戴上,走向不远处的白虎卫军营。
  夜晚,天苍大陆繁星城街道上空无一人,两旁的店铺也都关了门,忘忧阁中
人声鼎沸,嫖客们的淫笑声,妓女门的浪叫声交织在一起。
  在这家妓院二层中,张家大公子坐在主位上,正搂着两名妓女寻欢作乐,张
大公子身下的裤子已经不见了,左边的妓女正在套弄他的阳具,右边的妓女把他
的阴囊握在手中轻轻的揉搓着,屋内一群男人都搂着妓女淫玩着。杨帆淫笑着问
张天明,「张公子这忘忧阁的三楼你去过吗?听说上面的女人个个国色天香,而
且都是经过调教的,想怎么玩都行,连大肚孕妇都能随便玩。」张天明看着杨帆,
讥笑的说道「怎么你杨公子去过」。「你张天明张大公子都没去过,我怎么能上
去」杨帆赶紧赔笑说道。「杨帆你父亲乃是繁星城的唯一的七级炼药师,忘忧阁
连你父亲面子都不给」。杨帆讨好的说道「我爹一个小小的炼药师,怎么能和张
家比呢。不过我听我父亲说女帝都要给忘忧阁面子,传言上面这层从来没人上去
过」。张天明听后内心一震,女帝天苍大陆第一高手,御空期的修为居然都要让
忘忧阁三分。这三层上的女人到底有多么尊贵的身份,繁星城居然没有人有资格
上去。「行了,我该回去了,不然我家老头子有要收拾我了,今天我请,你们随
便玩」,张天明穿上裤子离开了忘忧阁。
  出了忘忧阁,张天明准备绕道忘忧阁后面,从小路回家。
  张天明来到忘忧阁后门,一辆马车停在门口,正有一名美艳的孕妇准备上车,
一个美貌的女子搀扶着孕妇。张天明心头一阵兴喜,难道这就是三层的美人,快
步走前对着女子微笑道,「姑娘真是倾国倾城,不知可否陪公子春宵一度呢」。
美艳孕妇面露媚笑的,说道「不知公子愿不愿与奴家一起共赏风月呢?」。张天
明大喜,说道「夫人,本公子可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夫人可有奶……」。张
天明还没有说完,就被踹倒在地,美貌女子踩在他的胸口,拿着剑,怒斥「狗眼
看人低的东西,剁了你这淫棍」。孕妇拦住她,「女儿别伤人性命」。张天明急
忙解释,说道「只因我见夫人和姑娘从忘忧阁出来,以为你们是…,故才如此出
言调戏,还望夫人、姑娘见谅」。孕妇说道「奴家确实是在忘忧阁跳舞,算是勾
栏之人。美玉放了他,我们走」。
  马车缓缓离开了小巷,张天明急忙回到妓院找杨帆,去打听这母女是谁。
  马车在夜晚的街道上平稳的走着,里坐着一个美艳的孕妇和美貌的姑娘,正
是胡玉娇和大女儿胡美玉。胡美玉问道「娘,为什么要放了那淫贼」。「他是张
家的公子,只能放了」。女子一脸厌恶说道「张家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玉儿,你要明白现在只有我们母女三人在天苍大陆,一切都要忍让」。胡美玉
瞪着母亲道「你放了他,他不见的死心,这种富家公子根本就不会懂得不杀之恩」。
胡玉娇感叹说道「谁让我们母女势单力薄呢」。胡美玉说道「娘,他必然会花言
巧语的追求女儿,你说怎么对付他」。胡玉娇说道「那正好可以借他张家的情报,
找到少爷」。胡美玉反问一句「他要女儿嫁给他才肯出力呢」。胡玉娇急忙说道
「你不能嫁给他,你是少爷的人」。胡美玉怒气冲天,说道「他是你的少爷不是
我的,我和妹妹来天苍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你当年愿意给人当母犬,难道你还
要我和妹妹也随你,把我们调教好去讨你少爷主人的欢心」。胡玉娇赌气的说道
「你还知道我是母犬,母犬找自己的主人有什么不对,我这一身淫肉,生是云家
的狗,随主人淫玩,死了也要葬在主人身旁,到下面去了还要当母犬」。胡美玉
怒喝道「当母犬真有那么好,你连死了也不愿和父亲葬在一起」。胡玉娇平静的
说道「美玉你没见过娘当母犬是的样子吧,等找到少爷,少爷淫玩我的时候你在
旁边看看怎么样」。,胡美玉双颊通红,说道「你们做那淫荡之事,我看什么」。
「想来那张少爷今晚已经知道我们住在那了,明天肯定会来找你,你准备怎么对
他好好想想,明天娘帮你挡住他,以后他在来找你,你自己处理」。胡美玉说道
「我就陪这淫贼玩玩」。胡玉娇担心说道「你可别让淫贼玩了」。「呸,娘你就
不盼点好的」胡美玉埋怨着自己的母亲。胡玉娇拉过女儿的手,说道「娘不是担
心你吗,娘告诉你个秘密」。胡美玉看着母亲,两眼乱转,说道「什么秘密」。
胡玉娇笑着说道「当年有个小男孩偷偷摸你,你把他扔井里了,他就是云无心」。
胡美玉听了,笑的前仰后合,胡玉娇不解说道「美玉你笑的这么开心干嘛」。胡
美玉笑的更夸张了。
  第二天张天明果然来到了胡府。胡府的客厅中,张天明看着主位上美艳孕妇
胡玉娇,说道「昨日街上唐突了佳人,张天明今天特来赔礼,不知……」。「张
公子是为小女来的吧,不过今日她不在府中,怕是让张公子失望了」。胡玉娇边
说话边伸个懒腰,胸口像藏着嫩豆腐一样晃了晃,张天明虽然夜夜笙歌,可何时
见过如此美艳孕妇展露风情,不由得看呆了,嘴里说着「好大」。「张公子,张
公子……」胡玉娇喊了几声,张天明才反应过来。胡玉娇嫣然一笑,捧着双乳,
说道「张公子说什么好大」。张天明顺口说出「奶子」,一出口张天明急忙摇头,
解释道「我是说夫人肚子好大,想必是双福降生,我在这先恭喜夫人了」。胡玉
娇摸着肚子,说道「张公子慧眼如炬」。「夫人莫怪天明无礼,斗胆问一句,不
知府中男主何故要你一个妇人抛头露面。」张天明大胆的问道。胡美娇并未答话,
小声的啼哭起来。顿时张天明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干看着胡玉娇。
  胡玉娇用手帕拭掉脸上的泪痕,说道「让张公子见笑了。夫君已经不再人世,
留下我们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张天明继续问道「昨夜夫人母女怎么会……」。
胡玉娇叹了口气,说道「以前家中所用之物,都有夫君。现在一切都要靠奴家自
己,小女自幼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那有营生手段。只能奴家仗着有几分
姿色,去那烟花之地,卖笑为生。两个女儿还未出阁,肚中还有两个,奴家已经
到了人老珠黄的年纪,四个孩子将来免不了要跟着受罪了」。胡玉娇看了一眼挂
着淫笑的张天明,说道「让张公子听我这老妇人唠叨,真是怠慢张公子了」。张
天明淫笑的更大胆,说道「夫人明艳动人,怎会是老妇人呢」。胡玉娇忧伤的叹
道「张公子谬赞了,再动人无人浇灌,也就枯萎了」。张天明走到胡玉娇身旁,
双眼冒着淫光,说道「夫人不必忧伤,天明愿意……」。胡玉娇打断了他,说道
「奴家有孕在身,不便久陪张公子,小女又还未出阁,张公子久留在此多有不便,
难免有人闲言碎语,小女乡野村姑,辱没了公子名声,奴家可是吃罪不起」。张
天明还想再说,胡玉娇起身走去了后堂。
  胡玉娇走进大女儿闺房,说道「怎么样」。
  「娘你装的可真像,差点女儿都相信了」。
  「云将军死了,娘说的也没错」
  「娘我说你装妓女装的像,这张天明最后差点扑倒你」。
  「呸,娘不是为了你吗?怕你让他骗了,昨晚娘就认出他了,故意言语放荡,
就是怕你看上他」。
  「娘你也太小瞧你女儿,这张天明,女儿看都不想看他」。
  「给娘说说他怎么样」。
  「色胆厉薄,无半点沉稳之气,心思都在吃喝玩乐上,富家公子的通病他都
有。张家老家主一死,张家怕是要倒了」。
  「这样娘就放心了,你还见他吗?」。
  「见,怎么不见,让我好好耍耍这张公子」。
  「别难为自己,不想见就别见了」。
  胡美玉扶起母亲,说道「娘,你去午睡吧,女儿自有分寸」。
  百草园内,云无心依旧是个垂死丑陋的老头模样,柳嫣然也不来看云无心了,
除了每日送饭的人,再没有别人来了。
  云无心正呆呆的看着门外的药草,张宝山带着一个美妇进来。云无心急忙对
张宝山,说道「徒儿见过师父,徒儿身体不便,不能给师父行礼,望师父见谅」。
张宝山点点头对云无心,说道「她以后就是你的贴身侍女,来照顾你的一切,以
后你可以让他带你到园中转转,但是不能出百草园」。这名美妇拥有一张美艳的
脸蛋,但是却略显忧愁,身材惹火,穿一件火红的凤袍,怎么看都不想是侍女。
张宝山一把扯下美妇身上的凤袍,说道「还穿着干什么,让木九好好看看你」。
美妇里面竟然一丝不挂,硕大的双乳,平坦的小腹,修长的美腿,还有胯间两片
肥厚的阴唇紧紧贴在一起。「木九看看这大奶子、肥屁股、骚淫穴,以后你随便
玩,不要在想你师娘了,她不会再来看你了」,张宝山揉着美妇的奶子,拍着美
妇的臀肉,一脸正色的说着,就像在赠送一件东西一样。
  云无心愣愣看着眼前的一切,张宝山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为了让师娘觉得自
己是个淫邪之人,故意买来侍女给自己淫玩,让师娘厌恶自己。张宝山见云无心
不说话,以为云无心对柳嫣然还不死心,就把美妇推到云无心床上,拍着美妇的
屁股说道「这侍女可是御空境,奶水中含有浓郁的生机,对你身体有好处。」。
美妇将一个粉嫩的奶头塞进了云无心嘴里,源源不断的奶水吃的云无心一脸陶醉。
张宝山见木九闭眼享受美妇的奶水,大笑着走了出去。
  张宝山离开百草园,去了柳嫣然的住处。此时柳嫣然正一丝不挂的躺在摇椅
上晒太阳,阳光下一身白嫩皮肤发出耀眼的光芒。张宝山来到柳嫣然身旁,说道
「我已经去看过木九了,我还让柳灵儿去照顾他,你为什么这么看重他,愿意这
样帮他」。柳嫣然看都没看张宝山一眼,说道「看重倒说不上,只是既然救他回
来,就别让他自生自灭了」。说完柳嫣然手伸进自己小穴里抠挖着,张宝山的隔
着裤子,套弄自己的阳具。
  张宝山舒服看着柳嫣然胯下那抠挖的手指,仿佛那就是自己的阳具一样。张
宝山手上动作越来越快,说道「能不能把我的肉棒拿出撸,我想你看着我的肉棒」。
「不能,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程度」柳嫣然果断回绝。
  柳嫣然加快了抠挖小穴的速度,张宝山套弄的也更快了,没几下张宝山的胯
下一湿,射了出来。柳嫣然起身披上衣服,离开了,从头到尾柳嫣然都没有看一
眼张宝山。张宝山默默的发誓,终有一天我会要你心甘情愿的吃下我的精液。
  云无心喝饱了奶水,吐出乳头才发现,张宝山已经走了。云无心对美妇说道,
「你起来我有话问你」。美妇起身跪在床边,依旧光着身子。「你叫什么」。
「主人,侍女柳灵儿」。云无心惊讶道「你难道是张宝山的妻子柳灵儿?」。
「侍女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了,现在是主人你的」。云无心平复了下情绪才说道
「以后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少爷,你以后自称灵儿」。「少爷,灵儿明白」。「你
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张宝山不是你夫君吗?」。「少爷,灵儿……」云无
心见柳灵儿不愿说自己的过去打断了她「你不想说就别说了,以后不许光着身子,
穿好衣服,我们到外面去晒晒太阳」。柳灵儿站起来,穿上凤袍,抱着云无心来
到园中。
  温暖的阳光晒的云无心很服。「灵儿你放我下来」。「少爷你就在灵儿怀里,
你身上没有肉,坐着不舒服」。「那你坐下吧,老这么站着累。说说这百草园是
什么地方,平时一个人都没有」。柳灵儿坐在石头上,把云无心放在自己丰腴的
双腿上,背靠在自己胸前,头枕在自己丰满的双乳上,说道「这里是禁地,除了
张宝山、柳嫣然,其他人都不能来」。云无心说道「难怪一个人斗没有。我睡会,
你把我放在地上」。「少爷,你在我怀里睡吧,地上凉气太重」。「我怕压坏你,
你的双腿都在抖」。「少爷,不用管我,灵儿说是少爷的侍女,其实就是少爷的
母犬,主人是不用管母犬怎么样,只要少爷高兴,灵儿随少爷玩乐」。云无心厉
喝「住口,母犬也是人,人化犬,人是根本,犬只是行态。以人之心待犬,以犬
之身伺人」。柳嫣然一下愣住了,母犬这个给自己带来噩梦的称呼,今天第一次
觉得是希望,是赞美,是关爱。
  夜晚柳灵儿躺在床上,云无心趴在她身上,吃着奶水,房间里只有咕咚咕咚
的吞咽声。柳灵儿告诉云无心,他以后只喝她的奶就行了,她是御空境,奶水有
很多好处,云无心以前就吃胡玉娇的奶水,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只不过换了个奶
妈而已。
  房间里咕咚咕咚的吞咽声渐渐停止,云无心吐出奶头,打了个舒服奶嗝,这
是他来灵宝院吃的最饱的一次。「灵儿放我下来,你去睡吧」云无心对柳灵儿说。
「少爷你就睡在灵儿身上,灵儿身体软,睡着舒服」。云无心面露冷色,说道
「是不是张宝山让你这么干的,你现在不是我的侍女吗?怎么还听他的话」。柳
灵儿委屈的说道「灵儿的奴契还在他手里,他是灵儿实际的主人,灵儿想当少爷
母犬,可是没有奴契献给少爷」。云无心随口一说「那你就当我的母犬,不要再
听张宝山的话了」。柳灵儿急忙说道「不行,少爷收母犬要有仪式的,没有仪式
以后传出去,少爷会被看不起的」。云无心骂道「什么鬼仪式,我现在就收了你,
你愿意吗?」。柳灵儿哭着,说道「少爷,灵儿愿意」。云无心不懂柳灵儿这是
真愿意还是假愿意,又哭又说愿意,只能安慰她「别哭了,这个卑鄙的张宝山,
还用奴契要挟你,你等着,我会给你拿回来的」。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7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