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8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篇:解毒篇
  回到凌云庄的时候,刘凌青与龙秀心已经是到了,龙秀心这一次回来,只是
呆上几天就要离开了,而下一次回华夏恐怕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对于母亲的离开,刘芷凝自然是十分的不舍,不过也没有办法,龙秀心的身
份注定了她接下来的人生之中,就只能站在黑暗的地方,而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
在别人的面前。
  龙家,这个家族实在是太特殊太特殊了。
  原本晚上姜旭是打算留在凌云庄陪着岳父岳母说话的,不过一个电话,却是
让姜旭直接改变了打算,并且连夜开着车离开了凌云庄。
  而姜旭所去的地方,则是秦昱的雪山湖别墅。
  他的车辆这才秦昱的别墅之外停了下来,而他这才刚刚下车,秦昱便已经是
从别墅之内走了出来。
  与秦昱走在一起的,还有林婉音。
  不得不说,眼睛变得明亮起来的林婉音还真不愧是一个超级美女,竟然不比
刘芷凝要逊色半分。
  想到这里,隐藏在姜旭脑海中那邪皇的残魂不由得淫笑了一声。
  察觉到林婉音对这小子眼中流露出的感激之色,邪皇淫笑地更盛了。
  也难怪林婉音对姜旭流露出感激之色,治好了她的双眼,让他有机会跟秦昱
结婚,这些都是拜他所赐。
  相信这份恩情,她肯定会记在心里面的,而且会用最大的努力去报答姜旭的。
  「这小妞还真是不错,虽然年龄有些大了,不过,在她身上买下邪虫吸取她
的元阴之气倒真是个不错的选择,等她结婚那天,再送她一大堆邪精。」
  邪皇,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准确的说,他是上古时代的人,特点就是
上过的女人会被他吸收元阴之气来增强自己的修为,而若是将邪精射到女人的子
宫中让其怀孕并且生下来,那么修为也会大幅提升。
  当然,如果流产了,对邪皇也是有着不小的损伤的。
  邪皇在上古时代就是一个独行侠,但是其实力却是令得一些顶级势力都是不
由得忌惮三分,邪皇的邪功除了战斗和速度等外,还有这一个重要的效果,那就
是————催眠!
  现在邪皇才刚刚在姜旭的脑袋中苏醒过来,由于姜旭的灵魂力也不弱,邪皇
不得不使用屏蔽自己灵魂波动的秘术,当然这秘术消耗虽然很少,但是也不是现
在的邪皇能够承受的。
  还好,刚刚苏醒过来的时候,姜旭到了这个地方,遇见了一个美女。这让得
邪皇不由得欣喜若狂。
  而这时,秦昱大步上前,跟姜旭谈天说地,总之说的就是一些感激的话,然
后努力地跟姜旭拉近关系。
  忽然间,姜旭面色一变,眼中微微闪过一抹木纳和茫然的神色,可这也正是
一瞬间闪过,取代的,是一种阴柔的神色————邪皇著名秘术:休魂取体!
  简单地说,姜旭的灵魂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而邪皇的灵魂则是夺取了姜旭
的身体。
  只见邪皇目光落在林婉音身上,后者一愣,旋即微微一笑,邪皇眼中的淫色
一闪而过,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秦昱看着姜旭(邪皇)眉头皱了起来,顺着其目光望去,却发现他再看着自
己的妻子,忽然间想起了姜旭的医术,心中不由得一紧:「怎么了?姜旭。」
  「我看嫂子的气色有点不对……好像是中毒了。」
  沉默了半响,姜旭眉头皱得更紧了,说出来的话,却是令秦昱面色一变。
  「怎么会?我这几天除了饭什么都没吃。」
  林婉音一愣,旋即摇了摇头。
  秦昱眉头也是皱了起来,看着面色越发越凝重的姜旭,问道:「婉音她中了
什么毒?」
  「这毒我也从未见过,若非近日我的医术突破了瓶颈,恐怕还真是看不出来
呢。」
  顿了顿,姜旭转头看着秦昱,说道:「给我安排个安静点的地方,我要破解
这钟毒。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种毒的伤害是慢性的,是从皮肤开始进入,然后
蔓延到身子各个器官系统,到时候恐怕整个人都是会瘫痪。」
  听到姜旭这么说,秦昱面色也是紧张了起来:「那就看你的了。婉音,你带
着姜旭去三楼的那个房间,我出去查查看。」
  秦昱开着车子走了,婉音带着姜旭来到三楼的一间套房中。
  林婉音面色也是有些紧张,好不容易双眼复明,结果居然染上了这样的毒。
  这时候的林婉音还真没有想到,孤男寡女地在一间房间有什么不妥。
  一进房间,姜旭面色呈现严肃,一手放在林婉音的脑袋上,林婉音以为他要
开始诊断了,于是闭上眼睛,任由他把手放在自己的额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是
面临危机了。
  手放在林婉音的脑袋上,邪皇之力不断催动,化为一阵阵催眠波动,打入林
婉音的神经系统中。
  大概十多分钟后,姜旭的手放了下来,微笑着对着林婉音说:「嫂子,不用
担心,我知道这是什么毒了。」
  「什么毒?」
  「乱伦毒!」
  姜旭淫笑着说出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名字。
  「乱伦毒?」
  林婉音面色茫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没事,你没听说过也是正常的。还有,不要告诉秦昱,免得他担心,毕竟
等下就可以治好了。」
             林婉音点了点头、
  姜旭继续说道:「嫂子,解毒的话,先要把衣服裤子脱掉。」
  「为什么?」
  林婉音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解毒就解毒嘛,脱什么
衣服啊!
  「因为解毒要用手刺激很多穴位,刺错的话,会让嫂子身子受损的。」
  听到此言,林婉音感激地看了姜旭一眼,还是他想得周到啊。
  衣服落地,丰满的乳房,白润的肌肤,令人忍不住要搂在怀里的细腰,可爱
的丁字裤……嗯,还真是不错啊!
  「嫂子,躺在床上,我要开始驱毒了。」
  林婉音走到床前,躺下。
  被邪皇附身的姜旭一脸淫笑地看着这美丽的人妻,在他们那个年代,他可是
很喜欢让被人的妻子怀上他的邪精,所以,在那个时代,很少有人结婚,毕竟谁
也不想让邪皇给你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脱掉裤子,被邪皇之力激发的肉棒一下子冲了出来,目测,大约有着二十多
厘米。
  「哎,夺舍后的力量还真是弱了啊!」
  看着才二十多厘米的肉棒,邪皇微微有些尬尴,当初的他,那肉棒可不止这
么长啊!可,谁让他也只是一抹残魂啊!
  「我要开始啊,嫂子。」
  待林婉音点头后,邪皇淫笑了一声,一把将她的内裤脱下,让得林婉音微微
一愣:「你不是要开始了么?脱我内裤干嘛?」
  「是这样的,嫂子,在进行刺激穴位的时候,下体也有个重要穴位需要用特
殊的银针来刺着,不然就会前功尽弃。」
  「哦,是这样啊,姜旭,很抱歉,嫂子误会你了。」
  「没关系的,嫂子。」
  邪皇淫笑了一声,左手拿着肉棒,一下子挺进了林婉音的小穴,充实的感觉
让得林婉音不一定轻恩了一声。
  「怎么回事,姜旭是在帮我驱毒啊!为什么感觉到这么舒服呢?」
  林婉音心中疑惑地想到:「唉,不对呢,下面感觉好充实啊……呸呸呸,我
在想什么啊!难道,是因为太久没跟秦昱做了,所以有些……哎哎哎!姜旭还在
这里呢,别思春呢。」
  邪皇左手放在林婉音大腿上,肉棒不断抽插着她的小穴,紧紧的小穴,让得
邪皇一阵爽快。
  还真是处女阴道呢!这么紧啊!嘿嘿,就让我来帮你开拓吧!
  邪皇淫笑着伸出右手,然后在林婉音上身不断游走。
  「姜旭,你不是在帮我驱毒么,干嘛摸我后背啊。」
  床上的林婉音,皱着眉头,不满的扭动了一下腰肢,不妞不要紧,一扭可是
让得邪皇爽翻了。
  「嫂子啊,我实在帮你刺激穴位,是不是感觉到一身发热了啊!这就说明穴
位刺激已经开始了。」
  身为猎花老手的邪皇,将这个处女阴道的人妻弄得发情,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事情?
  林婉音身子开始变得通红,面色也是红得一塌糊涂,显然是动情了。
  随着邪皇的抽插,林婉音身子也是不由自主的扭动了起来,不过,显然她自
己还没发现。
  邪皇右手一把握住林婉音的高峰,轻轻地揉捏着,一嘴含住另一颗葡萄,像
个婴儿一样吸了起来。让得林婉音身子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松开嘴巴,邪皇一脸淫笑,肉棒狠狠一冲刺,突然间撞到了一个柔软的洞口,
不由得一愣:这么快就顶到了子宫口了?
  邪邪的一笑,邪皇将肉棒抽出来,只留下龟头放在阴道口,突然一把抱起林
婉音,本来搂住她臀部的左手突然放开,林婉音身体失去了平衡,小穴一下子将
肉棒吞没,巨大的重力直接冲开了子宫口。
  「嫂子,马上就好了,等我将精液射进你的身体中,就能缓解你身体中的毒
了。」
  现在一身发软的林婉音哪还有力气回答邪皇,不断地在那喘着粗气。
  邪皇也不管他三七多少,精关一松,一股股暗白色的液体冲击着林婉音的子
宫壁,狠狠地撞在其子宫壁上。
  「呼,邪皇之力不足了,不然的话,还真是可以将邪精射进去啊,可惜了,
只是邪虫!」
  邪皇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算了,邪虫就邪虫吧,到时候吸收着女人的元阴
之气,来弥补自己的邪皇之力,等邪皇之力恢复少许,在向她的子宫中喷射邪精
吧。
  「姜旭,好了么?」
  林婉音虽然觉得这是在驱毒,但是本能的还是有些觉得不对,可就是感觉不
出那里不对,下意识的想要离开邪皇的身子,但是又想起他再帮自己驱毒,于是
问道。
  「等等,嫂子,我还要刺激你的穴位,要等四十分钟。」
  想要邪虫在子宫中诞生,至少要将肉棒插在小穴中半个小时,,否则,润滑
的精水可是会将邪虫蛋冲出阴道的,而如果邪虫蛋一旦离开子宫,不用三十秒就
会立马死去。
  若是邪虫想要活下来,就必须吸收每个月子宫中的卵细胞。
  邪皇话语声刚刚落下,双手就已经攀上了高峰,轻轻的揉捏了起来,时不时
在高峰上的葡萄吸两口,舔两下,轻轻咬两下。令得林婉音不断发出恩恩的呻吟。
  四十分钟后,邪皇将林婉音放在床上,轻轻的抽出肉棒,然后用手扒开她的
小穴,看到没有一滴精水流出来,才满意地笑了笑。
  「嫂子,真是不好意思,忘记驱毒的时候,会有一些东西从皮肤上流出来了。」
  确实是忘记了,忘记了邪虫在人类的子宫诞生后,人类体内所有一切的废物
都会从皮肤上流出来。
  「没关系,等会嫂子自己洗个澡就没事了。」
  林婉音轻轻地笑了笑,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自己更加白的肌肤,以及自身越来
越轻飘飘的感觉,听到邪皇的声音,转过身,噗嗤地一笑。浑然没有感觉到自己
这个嫂子裸体地在同样裸体地邪皇面前有什么不适。
  「不,嫂子,这是因我而起了,所以,我来帮你洗吧,我还知道一种更好的
药液,等下我就送你喝。」当然是精水了————也就是寻常人类口中说的精液,
但是精水里没有一个是能够与卵子结合的精子。
  「姜旭,实在是太感谢你了,以后有什么事让嫂子帮忙的,嫂子一定帮你!」
  嘿嘿,就等你这想法了!
  (本篇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8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