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秦时淫月] [下一篇:【消失的魔王】9-10]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



  下樱,是处于边洲以北,帝国法尔特西南方的一片长牙形土地。和南方的边
洲相似,下樱由是海对面大陆渡海而来的民族移民定居而形成的一片独有的异文
化聚居地。那是一个由武士阶级统治的国度,行政方面由将军总理一切政务,各
地区的领主被称为大名,而武士集团则是核心军事组织。
  下樱是整个地区的总称,但很难说是一个国。因为将军统治地位的衰弱,各
地区大名纷纷为了各自的目的称霸一方甚至互相争斗,形成了一个乱战之地。虽
然最后因为帝国的军事介入让整个下樱大范围的内战停息了,但仍然有一些大名
为了各自的利益展开战斗。
  松永长恶是靠近帝国的名为『上屋国』的大名,或许是被称为大大名也可以。
  依靠着战争和联姻,暗杀以及恐吓,松永长恶牢牢占据了整个上屋国,成为
了让人恐惧的恶大名。由于帝国和将军发布的停战令,整个下樱地区的战势趋缓,
周边大名或是已经归顺于松永长恶,其它地方强大的大名也没有攻击下屋国的合
适理由。
  松永长恶的恶行不仅包括政治上的,在统治方面也有诸多恶名,他最大的恶
名就是好色和暴虐,强抢民女,凌辱武士之女的行为在整个上屋,乃至下樱地区
都为人所知。其最有名的暴虐行为就是与周边『下屋国』大名三井长政作战时,
将三井长政的女儿作为人盾绑在战场上,同时还在阵中奸淫信政的妻子,暴虐的
淫行让名将三井长政心态焦躁,最终战败灭亡。另一件就是镇压了旁边的小大名,
明石信政,并强征了明石信政的新婚妻子,有着上下屋国第一美女的阿杏,但并
非是作为妻子,而是玩弄的对象和羞辱明石信政的作用。曾经明石信政在对抗松
永长恶壮大的松永包围战之中一举击败了松永长恶,致始两人结怨。
  夜色,一名美妙的女性来到酒居之中,那里是士兵和浪人喝酒作乐的地方,
自然也是打探情报的好机会。
  「呐,那位阿姐长得真漂亮啊,要来一起喝吗?」有一个明显喝醉了的足轻,
也就是这里的士兵对女子招了招手,后者也很热情地点了点头,坐在士兵身边。
  那是一名休态修长的年轻女性,虽然穿着普通的衣服,但无意间将自已的乳
房和大腿露出来一小半,这种半隐半露的姿态有着一种绝大的魅惑力。
  「这里最近很严啊,我看好多士兵都在警备,为什么?」女子熟练地坐在士
兵身边,给他倒酒。
  「你是来探我消息的吗?」喝酒的士兵看了她一眼,不过很快就将眼神转移
到女子那饱满的胸部上去了。
  「请喝吧,最近天气冷,喝点酒慰劳一下自已吧。」女子故意凑近对方,让
双方的肢体碰触在一起。
  「好喝,酒好喝,不过阿姐你更是好……」男子好像有些醉了,一边喝酒一
边不断地在女子身上乱摸,「对了,我这里也有好酒,可是从帝国那里带来的喔,
帝国知道吗,那个很大的国家。」
  「当然知道啦,啊,这是帝国的酒啊,不过我不能喝啊,这太贵重了。」看
着男人想要让她喝酒,然而女子却一直在拒绝,但男子却一直不依不饶,反而让
女子脱不了身。于是无奈,女子突然间媚笑了一声,凑到男子耳旁说了什么,很
快男子的表情就变得兴奋起来,马上站起了身,然后结帐。
  老板看着男子搂着美艳的女子走出屋外,不断摇头叹息。
  在酒屋后面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女子和士兵两个人私下相对,虽然男子正对
女人上下其手,但女子却仍由他动手,只是对方的酒她一点都不喝。
  「所以说,原来是长恶大人住在天守里吗?」女子奇怪地问,「但是,他为
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呢?」
  「不知道,不过长恶大人把阿杏带过来了喔,那个上下屋第一美女的阿杏喔,
嘿嘿,看过阿杏的裸体,其它女人就看不上眼啦,不过你好像也不差啊。」
  「士兵大哥你可真会说话,我也比不上天下五美姬之一的杏姬啊,杏姬也在
松永大人身边?」女子吃了一惊。
  「可不止杏姬呢,还有那个咲姬也在天守里和松久大人的士兵们睡一起呢,
嘿嘿嘿嘿。」说完,士兵就淫笑起来,「姬大名果然不一样,那皮肤和奶子完全
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比的,我觉得和天下五美姬相比毫不逊色啊。」
  姬大名就是指女大名,通常由男性大名手中接过继承权的年轻女领主被称为
姬大名。池田咲就是下樱地区的姬大名,因为家中无子,所以从他父亲池田重次
手中接过大名之位,不过因为传统观念,女性难以成为大大名,所以像池田咲这
样的也最多只是小大名罢了。因为松永长恶看中了池田咲的美色和土地,率军侵
略其所在地区,虽然身为武士的咲姬亲自带兵顽强抵抗,但最终因为国力的压倒
性差距被俘虏。
  「果然,咲姬也在天守,这样就不能犹豫了。」说完,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
来,女子就击攻他的要害,很快那个士兵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女子名叫夜铃,
是池田家的女忍,曾经池田家,三井家,明石家为了对抗日渐强大的松永,建立
了松永包围网,但被松永击败,最终池田和三井家被灭,明石家臣服,松永长恶
也变成了当地的大大名。然而,三家族的女性却有着不同,但又相同凄惨命运。
  池田咲姬对抗松永长恶到最后被俘,被长恶惩罚为士兵的奴隶。三井家的妻
女被贬为奴隶卖到帝国,有着天下五美姬之一的阿杏则作为人质被留在了松永家
作为玩物。
  夜铃偷偷换了女忍服,然后潜入松永长恶的天守,暗中探听情报。夜铃来自
樱月之里这个忍者里,和其它训练忍者的里不同,樱月之里以女忍者居多,这些
女忍者擅长伪装,色诱等女性专精的忍者技能。不过这一次夜铃并没有化装成花
魅(当地的妓女),因为松久长恶的恶名实在太大,在他城中的女性,一般只有
被剥光衣服让人发泄的奴隶。
  在一处足轻屋外,夜铃停了下来,她翻上墙偷听里面士兵的交谈。
  「喂喂,听说了吗,长恶大人竟然把阿杏的阴毛给剃了,然后送到她的丈夫
那里去,真知道她丈夫看到新婚妻子的阴毛是什么表情啊。」
  「哎,实在是让人羡慕啊,长恶大人天天把阿杏玩得那样,最近几天都可以
听到阿杏大人的高潮声呢,想想那个端庄贤淑的大和抚子,阿杏落到大人手中,
真是悲惨啊。」
  「不过,上次看到阿杏大人,好像还没有屈服的样子呢,果然是天下五美姬
之一的阿杏,那坚强动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忍不住,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再次摸摸阿
杏大人的身体啊。」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长恶大人不是把那个姬大名,池田咲给我们了吗,
我觉得她的长相和身材可不差啊,虽然没有阿杏那么妩媚,但她可是武士之女,
要强大的多。」
  「那是,当时那场战役她一个人就杀了二十几个武将呢,真是可惜了,这么
漂亮的女武士落到长恶大人手上,那还真是没希望了。」
  正在听着士兵的谈话,夜铃就听到天守上方传来女性屈辱的呻吟声,女忍者
心下一沉,她猜测估计就是松久长恶和阿杏夫人了,于是利用挂钩和忍术,偷偷
翻到了天守的上层,然后避开巡逻的武士。
  在一处灯火通明的内阁中,果然听到松久长恶的声音,她偷偷推开一个小缝,
然后潜入进去。有些意外的是,屋子里不止松久长恶一个人,还有一个茶道商人
和一个帝国人,而有着天下五美姬之称的杏姬正被分开大腿用绳子绑成了一个极
为诱人的姿势,将她的下体,雪白的大腿和乳房完全暴露在外面,可以看到阿杏
正在强忍着屈辱,但又无法反抗。
  「果然是天下五美姬之一的阿杏,实在是大开眼界。让我看看,近距离看看,
哦,这阴道的形状,这色泽,实在是太美了,真是忍不住做成茶器啊。」那个茶
道商人正用一种又猥亵,又专业的眼神看着阿杏的下体。杏姬喜欢穿桔色的和服,
她的头发很长,柔顺乌黑,有着大和抚子之风,但又同时显得坚强,在面对如此
屈辱的环境下,也在咬牙坚持。
  「你这样还是茶道商人吗,知耻吗?」杏姬咬着牙看着那个商人接近自已,
同时还用茶勺探进自已的阴道搅动,让阿杏屈辱地想要夹紧双腿,但被松久长恶
牢牢抓住,根本无法反抗。
  「那我可真是期待啊,大师能把她的阴道做成什么样的茶器?」松久长恶期
待地笑起来,「如果完成了,请第一时间给我看看,天下五美姬的阿杏阴道形状
的茶器,等完成后,一定将其送给明石信政那个家伙,哈哈哈。」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侮辱我和我的丈夫,我们已经归顺你了。」阿杏屈辱
又无助地说。
  「不要以为我忘记你们背叛我的事情,如果不是你的丈夫带头,也就不会有
包围网产生,我也不会被差点逼到绝境。」松久长恶用手玩弄阿杏的乳房,看着
仇人的妻子在自已手中亵玩的样子,得到一种极大的满足感。
  「那是你应得的,恶大名,你将有一天会为你的暴行付出代价的。」阿杏咬
着牙反击,但然后就发出女性的呻吟声,原来松久长恶正用手指进入她的肛门,
肛门被异物插入时产生的快感让阿杏发出尖叫,修长的美腿也扭曲起来,但美人
凄惨的样子对男人来说反而是一种快乐。特别是这个坚强勇敢的人妻。
  「我决定了,茶器的名字就叫杏肉穴吧。」突间间,茶器商人似乎有了特别
好的点子,「作成茄子的样子,在外壁勾勒出阿杏阴道的纹路,倒水的时候就好
像从杏姬的阴道里出水一样。」
  「好主意,这实在是好主意,那就麻烦你去制作了,记得多制作一份,我要
送到她的丈夫那里去。」
  「明白了,长恶大人。」茶器商人点头。
  而在一旁的杏只能微闭美目,发出无力的抗议:「你们都没有良心吗……」
  突然间松久长恶暴喝一声,然后将阿杏推倒在地上,从后面进入阿杏的肉体。
  可怜的人妻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让男人从后面进入,不断侵犯她本该
献给丈夫的美艳肉体。
  「阿杏大人……」夜铃转过身,之前她一直躲在屏风后面偷偷观看一切,但
她并没有注意到屏风上画着什么。正准备偷偷离去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屏风上
竟然是关于阿杏的春宫图,屏绘上大起大落绘制了阿杏被男人玩弄时的各种姿势,
每一种都是极其淫荡甚至可以说是下贱的屏绘,上面还有题字:阿杏十六色。原
来就是杏姬被玩弄时的十六种媚态。由于画得唯妙唯俏,显然是出自大师之笔。
  松久长恶虽然恶名远扬,但同时也素有风雅之士的雅号,茶道,棋道都有造
诣,同时也喜欢读书和欣赏绘画,所以和很多商人,茶师或画师都有交情。但没
有想到,风雅之士竟然会将情欲之色用在这种地方。
  虽然同情阿杏的待遇,但面对三个人,夜铃也没有把握,所以只能偷偷地翻
墙而去,去寻找她的家主,咲姬。不过同时,她也暗中记下了当时屋内的情形,
让人很在意的是那位身着红衣有着雄鹿家纹的男子,从着装上看应该是帝国之人,
但很难看出来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不过,确实听说松久长恶和帝国的红衣大公
有关系,下樱虽然是自治区,但本质上其土地是从帝国得来的,帝国赠与了下樱
的人民以土地和自治,但同时也监视着这个国家的一举一动。
  作为忍者,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手,什么时候该退让。忍者正面交战的能力远
逊于武士,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敌势之中,于是夜铃只能转身离开。天守下面有两
个偷懒的士兵,女忍者偷偷靠近,打听他们在说什么。
  「今天你上过那个姬大名,咲姬了吗,真是不走运,今天没轮到我呢。」
  「咦,你没抽到啊,真是可惜,我可是抽到了,嘿嘿,那个咲姬真是不赖,
我看和阿杏比起来也完全不差啊,你看那奶子还有皮肤,那白大腿,不行不行,
想想就硬了。」
  「不过咲姬也真是辛苦啊,从早上被轮到晚上,嘿嘿,长恶大人对她可真是
不留情,不过也便宜了我们,作为下人,能玩到咲姬这样的美人也算值了。」
  「今天那个咲姬也和士兵睡一起吧,这样一晚上可有够她受的了。」
  「是啊,可惜轮到的不是我们的屋子,不能操着咲姬的屁股一边睡觉了。」
  原来,松久长恶竟然把咲姬安排给下等的足轻一起睡觉,供他们发泄。虽然
知道松久长恶的恶行,也了解灭亡的姬大名落到他手中会是什么结果,但无论如
何咲姬也是她的主人,作为家臣,女忍者有必要保护她的主君。
  于是夜铃挨个查看士兵的屋子,终于在传出女性呻吟声的兵舍里找到了她的
主人。黑发长身的咲姬正被一群最低层的足轻抱在怀中玩弄,分别有三个男人分
别将肉棒插在她的阴道,肛门和嘴巴中,曾经凛然的姬大名,手持长刀在战场上
斩杀无数敌人的咲姬这时候却像个柔弱的女性一样被男人蹂躏和玩弄。
  她的脖子上有锁,双手也被反绑在身后,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男人的精液和被
殴打的痕迹,可见被抓到这里的咲姬一直以来承受的是什么样的屈辱。
  「快点动起来,自已动啊,你这个娼女!!」士兵一边拍打咲姬的屁股一边
抽插,粗暴毫无怜惜的进出女武士已经饱经蹂躏的肉穴。
  「果然和其它女人不一样,町里的那些女人被这样玩早就坏掉没有用了,但
姬大名真是怎么玩都不会坏,果然是武士之女啊。」在前面插入咲姬嘴巴的男人
一边抽插,一边抓扯着她的黑色长发,让她的俏脸对着她的脸,然后将水倒到她
的脸上,「嘴巴也调教的很好,看起来你还很有做妓女的潜力啊。」
  「说起来,长恶大人打算以后让她去接客,恩,池田家的姬去接客,一定生
意会很好吧,哈哈哈哈。」一边插入咲姬的后庭,一边玩弄她乳房的男子打趣道,
「到时候我也会来叫你接客的,只是不知道那时候咲姬要多少钱呢?」
  男人的淫笑声充斥着整个兵舍,暗中观察的女忍者夜铃潜伏在暗中,伺机找
出机会救出她的女主人。然而,兵舍的人太多,只凭一个女忍的力量是无法战胜
这么多人的,就算用上忍具也没办法将咲姬带走。
  正当夜铃一筹莫展的时候,身后有人叫起来:「这里有人,是忍者!!!」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秦时淫月] [下一篇:【消失的魔王】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