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九章小心眼与小混蛋(上)
  旭日渐渐升至高空,耀眼的阳光肆意地挥洒着热量,莫妮卡穿着清凉的白色
内衣,懒洋洋地仰卧在自己秘密小别墅中的躺椅上,沐浴着阳光,安静地修炼着。
  她周身散发着淡淡红光,柔而不烈,敛而不散,颇具某种神秘气质。而且若
是盯着久了,竟有种她正在与天空中的太阳争辉的诡异错觉。
  渐渐的,莫妮卡身边的红光缓缓褪去,她轻蹙起眉头,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
手掌之下,那道紫色的心形印记似乎同样吸收了些许魔力,微微地闪烁着,就像
一个贴在她腹部的暖宝宝,不断地温暖着她的子宫。
  时间已然过了10点,想到任平此时大概正站在礼台内,郁闷地被教导主任狠
狠地批评,莫妮卡脸上的笑容便如花般绽放,灿烂无比。原本她是想亲自上阵将
小混蛋好好地教训一顿的,那样的画面,即便是想象,也足以让她兴奋地跳起来。
可是想想由此可能引发的糟糕后果,莫妮卡还是不甘地放弃了,让教导主任来批
评他也不差就是了,反正小混蛋经常翘课,被批评是应该的、是必然的、是绝对
的。
  既然暂时找不到解决小混蛋那可恶项圈的办法,也就只好用这样的方法,让
自己开心一下了。
  礼台中,任平倒是不怎么郁闷,只是有些哭笑不得。昨天才刚刚把校长大人
好好地玩弄了一番,今天就惨遭批评,怎么想幕后黑手也定然是她吧,难道小心
眼的校长大人就不怕曾经的魔王大人恐怖的报复吗?
  不痛不痒地教育了一番任平后,学院内的领导便着重提起了两周后的三城交
流会,据说其中表现优异者,甚至有机会被保送至三大星城内的高等魔导学院。
不过任平并不关心这些,他看了看时间,嘴角拉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然后趁着学
院领导激昂地宣布参加交流会的人员名单时,悄然离开了礼堂。
  早已被钦定参加交流会的艾璐尔站在礼台上,昂首挺胸,瞟了一眼那个默默
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
  「在看谁呢?」身旁同样早已被钦定的学姐好奇地戳了戳她的手臂。
  「没什么。」
  从那个激情洋溢的礼堂走出,任平的耳根顿时清净不少。
  四月的天气温暖而宜人,空气中的魔力亦比平时要活跃灵动些许,今天是个
适合修炼的好日子。
  任平呼出一口热气,眯着眼想了想,决定先去买根雪糕降降温,然后看情况
再去收拾那个小心眼的校长大人。
  正闭目小憩的莫妮卡猛然睁开双眼,左右望了望,随即轻舒了口气,刚才她
好像做了一个十分羞耻的噩梦,梦里她正当着众多学生的面狠狠批评那个小混蛋,
可小混蛋竟然气急败坏地当场将她捆起来,然后撕碎了她的衣服,用那根可恶的
肉棒从背后挤进了她的小穴,揉捏着她的屁股,大力地抽插着,她哀求着,冷酷
的小混蛋却丝毫不理会,甚至抓住她的头发,让她那红潮满面的俏脸正对着学生
们,然而正临近高潮之际,她惊醒了。
  「今天有点热啊。」莫妮卡嘟囔了一声,大腿夹了夹,抬起手臂轻轻拭去额
头上泌出的丝丝汗滴。
  时间已经接近正午,灼灼的阳光即便是莫妮卡也不想正面承受,她打算将一
旁的遮阳伞展开,然后继续美美地睡一觉,反正今天她绝对是不会去学校的,更
不会去小混蛋那里。
  然而她刚起身,一个巨大的阴影便完全将她的周身覆盖,阴影呈圆形,正是
被移到她身旁已经展开了的遮阳伞,但莫妮卡全然没有休憩的心情,她望着遮阳
伞下的那道熟悉的身影,全身的汗毛都几乎炸起。
  「今天一定是见鬼了!」莫妮卡拍了拍额头,重新躺下,全身紧绷,眼睛死
死地闭上。
  这里鬼的确没有,魔王倒是有一只。
  虽然任平常常自诩是曾经的魔王大人,但唯有他清楚地知道,他与魔界依然
有着无法斩断的联系,毕竟,魔王并不是指成为魔界之主后的称谓,而是成为魔
王后,就是魔界之主。
  而纵观大陆历史,真正能被称为魔王的,也许只有最初的第一任魔王吧。至
于任平,哈,可能过去那位最具智慧的魔王隐隐察觉到了些什么,所以将自己的
记忆毫不保留地赠与了他,但他现在可不想当魔王了,这种愉快的日子可比天天
要面对着无数想要讨伐他的各种生物要有趣得多啊!
  凑近正在装死的校长大人,任平伸出手指在她精致的锁骨上游走着,笑道:
「校长大人,再次见到主人竟然不打声招呼吗?主人可为你带来了小礼物喔,如
果校长大人再继续装死下去的话,主人只好让春香来帮忙咯。」
  听完任平的话,莫妮卡很生气,气愤得双眼都睁开了,瞪着任平,她怎么可
能怕小春香呢?
  「那么,要吃吗?」任平翻转了下手腕,手中出现了一根散发着冷气的雪糕,
「奶油味的。」
  莫妮卡撇了撇嘴,当她还是小孩子吗?
  「不吃!」
  然而任平无视了她的拒绝,将雪糕戳到了她的嘴唇上,冰冷的寒气自她的唇
间弥漫开来。
  「张嘴。」
  「唔。」莫妮卡抬眼望向任平那云淡风轻般的眼眸,他似乎并不为她的拒绝
而生气,但小混蛋一向都是这个表情,她根本无法从那双谜一般的眼神中猜测出
小混蛋的心思。
  于是莫妮卡想了想,缓缓分开了双唇。
  雪糕被小混蛋顺势送进唇中,同时,她的耳边传来小混蛋那略带戏谑的嗓音。
  「那么训练开始了哟,因为校长大人的口交技术实在是太糟糕了,所以请努
力使用技巧让这根雪糕融化吧,这是主人辛辛苦苦花了一个小时才制作完成的,
口交训练专用的消耗型魔导食品——甜腻腻的雪糕大人。」
  「什么鬼啊?」莫妮卡含着古怪的雪糕,不知所措。
  「对了。」任平望着莫妮卡瞪大的双眸,补充道:「雪糕大人的躯干可是很
脆弱的,要是校长大人不小心咬断的话,断掉的那一截可是会在校长大人的嘴唇
里爆发哟,量很大的,校长大人大概会被呛到。」
  任平刚说完,莫妮卡的双眸便瞪得更大了,接着,两腮鼓起,喉间鼓动,似
乎努力地吞咽着什么。任平古怪地笑了笑,将已经少了一半的雪糕从莫妮卡的唇
间抽回。
  几秒后,莫妮卡就难以自制地剧烈咳嗽起来。
  「好了,请校长大人认真起来吧!训练可不是和校长大人打情骂俏。」任平
随手收走那根只剩一半的雪糕,翻手间便又取了一支出来。
  谁想和你打情骂俏了。
  即便仍在咳嗽,可莫妮卡忍不住对任平翻了个白眼。
  「那么,下午的训练计划就是吃掉10根雪糕,另外,断掉的不算数喔。」
  任平扶起可怜的校长大人,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语气十分随意。
  莫妮卡这次倒是没有拒绝,她只是在想着如何能将小混蛋消灭掉,城里有没
有专门灭杀小混蛋的杀混蛋剂来着?
  见到莫妮卡并没有太大的抗拒,任平反而挑了挑眉,继续施压道:「请校长
大人跪坐起来,双手放在背后互握住。」
  「当然,如果校长大人想要继续保持像平躺这种舒服的姿势也不是不行。」
  「毕竟,校长大人下面那张嘴的技术可比上面那张嘴厉害多了,大概很快就
能愉快地完成所有训练吧?!」
  听到任平那露骨的话语,莫妮卡的脸色微微一红,两条纤细的小腿缓缓往回
收,双手撑着躺椅稍稍提起臀部,将双腿放在臀下,由躺姿变为跪坐,随后双手
乖巧地互握在背后,抬头望着一脸诧异的任平。
  训练就训练吧,反正上午小混蛋刚被骂,一定很生气,肯定打算找机会教训
她,她只要听话一点,小混蛋绝对会郁闷得要命。
  再次将甜腻腻的雪糕大人捅进莫妮卡的唇中,看着莫妮卡忍耐着羞耻,努力
地运用各种生涩的技巧舔弄着这根以他的小伙伴为模板的雪糕时,任平的确满心
疑惑,校长大人这是不小心喝了听话水还是吃了奴隶丸,竟然突然变得如此乖巧,
甚至不小心弄断雪糕,被呛得连连咳嗽时也毫不抱怨,一幅努力训练的模样。
  「怪哉。」任平稍稍有些郁闷,快速抽动着雪糕。
  雪糕融化而成的奶油自莫妮卡的嘴角缓缓滑落,滴落在她雪白的乳肉上,然
后又顺着乳房的曲线,往乳沟更深处滑去。
  历经多次失败,莫妮卡终于勉强理解了些许春香曾经介绍的七字口交真诀—
—绕、裹、吸、旋、压、点,以及最为困难的咽。
  此时,莫妮卡雪白的胸脯上尽是一片白色的湿滑奶渍,单薄的内衣也被冰凉
的糖水浸透,湿湿黏黏的,身体这幅乱糟糟的模样简直让她难以忍受,她无比的
想要伸手擦去胸前的奶油,更想去浴室好好清洗一番,但看着小混蛋盯着自己的
莫名眼神,莫妮卡还是选择了默默承受这份滑腻与冰冷。
  任平将雪糕的角度逐渐提高,使得莫妮卡必须扬起头才能将雪糕含着。她努
力地张开嘴,绯红的眼珠瞪视着任平,因为小混蛋竟然趁她不备用另一只手伸入
了她的内衣,将滴落的奶油一点点地抹匀,甚至故意用冰冷的手指刺激着她的乳
头,让她浑身打了个激灵。
  「训练时要专心!」不专心的任平继续玩弄着校长大人坚挺的乳头,但有一
点古怪的是,校长大人的乳头似乎在他触碰前便已经是这副样子了。
  带着某种邪恶猜想的任平缓缓抽回手掌,然后故意将雪糕的角度再度提升,
随即,将手掌倏地伸入莫妮卡的内裤之中,然后,感受到了那份湿滑。
  第十章小心眼与小混蛋(下)
  「咿呀——!」
  被突然袭击的莫妮卡如同受惊的小兔般,大腿猛然一紧,她本能地伸手抓住
任平的手臂,想要将他的手掌抽出来。
  「训练时要专心!把手放回去。」
  任平再次强调着,盯着莫妮卡那张因莫大的羞耻而泛红的脸颊与耳根。
  「不…不是你想像那样的,是因为刚才做了个噩梦……」
  吐出口中的雪糕,莫妮卡急切地解释着,语气急促而凌乱。
  「嗯,那是什么样的梦呢?」任平的脸上尽是笑意。
  莫妮卡神色一滞,舌尖顿时沉重万分。
  「是春梦吧。」任平用手指左右按压着莫妮卡的小穴,挤出一小股淫靡的汁
液,「那么,梦中校长大人是被谁玩弄得如此兴奋了呢?」
  「是不是主人呢?如果不是的话,主人可是会伤心的。」任平逼视着莫妮卡
的眼眸。
  「是…是你啦!」
  羞不可抑的莫妮卡躲开任平的视线,脸颊发烫。
  「那校长大人是怎样被玩弄的呢?」
  任平将莫妮卡推倒在躺椅上,俯身压上,双手撑在她的脑袋两侧。
  「忘…忘了!」莫妮卡侧着头,慌乱地掩饰着。
  「忘了?」任平反问着,双手按上那对雪白冰冷的乳峰,用力揉搓着,「那
主人可有义务让校长大人回想起来。」
  「是这样吗?」任平解开自己的校裤,同时将莫妮卡的内裤系带一把扯断。
  「呜哇——!不要…不是呀!」莫妮卡猛烈地摇着头。
  「那是这样?」任平抬起莫妮卡的大腿,将其架在自己的两肩,用火热的肉
棒顶在着那潮湿的穴口。
  莫妮卡身体顿时紧绷,头脑发蒙,忽然,她灵机一动,喊道:「训练…训练
还没做完呢!」
  「噢,好像是的。」任平恍然大悟,随即翻手又取出一根雪糕,「那么,干
脆就上下两张嘴一起训练好了!」
  尚未等莫妮卡反应过来,任平挺腰,突入,肉棒霎时陷入了大团温暖潮湿的
肉褶之中,被层层包裹着、挤压着。
  「上面的嘴也不能落下,请校长大人张开嘴吧。」任平缓缓地活动着肉棒,
右手拿着雪糕抵在了莫妮卡的唇间。
  「呜~ 」莫妮卡生气地鼓了鼓腮帮,瞪着水润的眼眸,缓缓分开了红唇。
  ……
  莫妮卡最终还是没有完成10根雪糕的训练,她仅仅完成了1 根,因为更多的
时间,任平使用的是实物,用自己的肉棒训练着她的口交技巧,感受着棒身被那
根红舌生涩地缠绕着,敏感的龟头被粉嫩的舌尖小心翼翼地画圈,大半的肉棒被
软嫩的嘴唇紧紧包裹吮吸,两颗睾丸被含在口腔内舔弄得打转……
  不论是上面那张嘴,还是下面那张嘴,莫妮卡都真切地感受到了任平的旺盛
精力。子宫内积聚的精液也再添数份,已经被撑得满满的了,莫妮卡甚至怀疑自
己的子宫已经被撑开,但里面的精液仍不见流出。
  不过下一刻,那些不肯出来的精虫们积聚成团,在她的子宫内飞速的旋转起
来,于此同时,周围空气中大量的魔力似乎被引动,疯狂地朝她的体内积聚着,
短短数分钟,她就好似不眠不休地修炼了数月般,体内的魔力比之前高出了一截,
与那道传说中天人之别的屏障仅剩一张纸的距离。
  感受着自己又强大了数分的力量,尽管赤裸着身体,莫妮卡却信心爆棚。她
第一时间动用体内的魔力朝小混蛋杀去,然后显而易见地再次被颈间的项圈吞噬
了力量,瘫软在地上。
  趴在地上,莫妮卡嘟囔着「混蛋、变态」等一些含糊的字眼,而任平自是无
语地揉了揉眉心,然后径直坐在校长大人的裸背上,手如蒲扇,左右开弓,将校
长大人两片白嫩的屁股蛋扇得红彤彤的。
  「啪!」
  「哇!」
  「啪!」
  「轻…轻点啦!」
  「啪!啪!啪!」
  「主人我错了!」
  「啪!」
  「不要打了!」
  别墅上空,莫妮卡可怜的求饶声回荡了近半个小时,之后更是被任平用项圈
中的光绳绑缚全身、大腿呈M 型吊在树干上,然后使用怒气高昂的肉棒继续狠狠
地蹂躏了2 个小时。她的小穴因激烈的摩擦而红肿不堪,菊花的第一次也没能保
住,而甜腻腻的雪糕大人也成功品尝到了莫妮卡下身两穴的滋味,在其中流出了
大量的奶油。
  莫妮卡望着逐渐落下的红日,扭动着身体,欲哭无泪。
  「主人快放我下来啊!我不想晚上被蚊子叮哇!」
  这一天,校长大人屈辱的奴隶生活正式拉开了序幕。
  ……
  夜,诺比城,城主府。
  两列女仆自城主府正厅的大门处鱼贯而入,她们身上唯一的遮掩物只有颈间
的一轮黑色项圈和腰间的白色围裙,而且围裙似乎被裁减过了,下摆的蕾丝只能
勉强遮住她们小穴的一半,一旦行走起来,丝丝缕缕的风便会带起围裙,将小穴
完全暴露。
  她们深深地低着头,手中各自拎着一个木桶,从大门进入后便朝两边呈弧形
散开,最后两两一组,分别站在大厅地面六处嵌有奇异魔纹的凹槽旁,默默地等
待着。
  如若将视线拉远,便能发现,此时整座大厅地面上都遍布着各式各样的魔纹,
同时,12道凹槽纵横交错将所有的魔纹串联,最终,于大厅中央的人形凹槽汇聚。
  而中央的凹槽内,两名赤裸的少女背靠着背、手脚相贴,被数条血红色的荆
棘紧紧地绑缚在一起,无数根尖锐的短刺刺入了她们的肌肤之内,只要稍一挣扎,
伤口就被撕扯,疼痛万分,然而少女们的周围却没有一丝血液。
  虽然看不到妹妹普利姆的表情,但艾丽西亚能感觉到背部、手臂、大腿等部
位传来的震颤,妹妹一定很痛苦、很害怕吧,她可不像自己这样坚强,面对陌生
人都会战战兢兢地躲在自己背后。小时候特别爱哭,长大后虽然哭得少了,可那
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实在让自己难以放心。
  女仆们到达各自指定的位置后,艰难地将手中的木桶提起,偏着头、皱着眉,
对着前方的凹槽倾倒而下。
  黄白交织的浊液泛着恶心的泡沫,咕噜咕噜地顺着凹槽往中央区域缓缓流去。
地面上,诡异的魔纹渐次亮起,散发着迷蒙的白光,将大厅映照得如同白昼。艾
丽西亚与普利姆的身躯上,亦有扭曲的魔纹若隐若现。
  血液被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荆棘一点一点地吸收,生命力的流逝让艾丽西亚的
脸色渐渐苍白,身体愈加虚弱,而她们周身的血红荆棘却愈发娇嫩,甚至长出了
数朵血红的花苞。
  ——要死了吗?
  艾丽西亚紧紧握住背后妹妹的手掌,十指交缠。她艰难地睁开双眼,紫色的
眼眸深处,神光涣散,周围好似有雪白的浪花正朝她们蔓延而来,将她与妹妹覆
盖……
  沃尔特同身披灰袍的人影并肩站在转换法阵的区域外,望着中央被大量精液
与淫水淹没的少女,目光平静如水。
  「转化什么时候可以完成?」
  「当猩红荆棘上盛开白色的花朵。」
  「不夜城的金银双子真的有那么强吗?」
  「自然不可揣度,这两位先天不是那种体质,但好歹算是后天转化的伪双子,
不过城内收集的精液和淫水的种类和数量还是太少了,也许最终效果还要打个折
扣。不过,在这种无人问津的小角落,够用了。」
  「你能控制得住吗?」
  「虽然没有不夜城的秘法,但她们的脑中被植入了我的傀儡虫,天阶以内可
以轻易掌控,更何况还有她们的母亲。」
  忽然,灰袍嗤笑一声。
  「城主大人,不要太看重她们了,金银,呵呵,也不过是美称罢了,说到底,
她们和不夜城的那两位没什么区别,都只是玩物而已。」
  「是吗?」
  「只要你将这三座城攻下,你便算初步登上不夜城的上层了,到时候,说不
定连真正的金银双子都有机会享用到。」
  沃尔特不予置否,转身走向大厅外。
  「之后你自己来吧,我去蕾缇亚那里。」
  灰袍站在原地,兜帽下的阴影愈加阴暗,良久,他指向不远处的两名女仆,
声音阴沉而苍老。
  「你们两个,过来。」
  不久后,苦痛的哀嚎和呻吟自城主府传出,与诺比城上空无数的呻吟声混杂、
交织在一起,夜渐深……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