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719bb.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楔子
  如果说在这片被称为布艾尔维尔的幻之大路上,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一定就是艾丽威尔王国和圣比布尔王国的和平相处了。
  自从艾丽威尔三世统一了大陆东南部松散的各个部族,建立了艾丽威尔王国
的那一刻起,这片大陆原有的最大王国圣比布尔王国就从未停止过对艾丽威尔的
袭击——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但虽然圣比布尔王国的军事能力处于优势地位,
艾丽威尔三世凭借着东南部大陆的险恶环境作为战术缓冲带,硬是将本该速战速
决的战争拖到了至今三百余年。
  在这三百多年连绵不断的战火之中,东南部大陆资源相对匮乏的特点逐渐地
暴露出来,最近,更是眼看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于是,刚刚登基的艾丽威尔
十四世想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将国境内最南部的结界打开,把原本被阻隔在
结界之外的原始魔族收编成一只魔族部队,利用其天生的蛮力和庞大的数量与圣
比布尔王国圣骑士军作战。
  这个想法当然引起了国内很多大臣的不满,那些魔族虽然智商与人类几乎无
异,但异常丑陋肥硕,性格也暴虐不堪,根本无法进行驯化和管教。
  「综上,臣认为虽然目前我国境内的魔族力量强大,但远远未到收编其作为
军队的时机。」
  艾丽威尔王国的大殿上,一位身材高挑,身着纯白色圣骑士装束的人类女骑
士笔挺地站在王座之下,面容坚定地向国王汇报着自己的想法。她就是艾丽威尔
王国军第一位女将军——被称为雪之白骑士的希尔缇娜,作为王国议会上的圣骑
士军代表以及唯一的女性,她说的话举足轻重。
  也许确实是前线战事太过紧张,把这个年轻的国王折磨得神经错乱了吧,艾
丽威尔十四世早已听不进这些逆耳的忠言,他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
女骑士:「本王以为你会支持本王,希尔缇娜。」
  他沉吟半饷,又开口道:「现在我国的资源已经消耗殆尽了,我国的臣民们
也已经苦不堪言,既然人类的祖先把那些魔族限制在了我的国境之内,并没有灭
绝他们,那本王就要利用他们的力量。」国王顿了顿,抬起头闭上了双眼,「本
王已经和他们的首领进行了谈判,他们要求的并不多,只是稍微扩大结界,让他
的族人在以南河为界的森林里繁衍,如此而已。而艾丽威尔王国……」
  艾丽威尔十四世又睁开了双眼,看着大殿上方历任国王的绘像「而艾丽威尔
王国将获得整个大陆最强大的士兵!这样就可以结束这场该死的战争!」
  「可……」希尔缇娜刚欲开口,却被在一旁的宰相斯尔曼蒂拦住了。
  「算了吧,我的圣骑士长。」这位白发苍苍的三朝老臣叹了口气。「现在的
国库已经捉襟见肘,如果还想重现当年的艾丽威尔,恐怕我们只能如此了。」
  希尔缇娜当然知道这位老臣的意思,而且作为元老重臣,斯尔曼在国内的地
位,其实一点也不亚于当今的国王「好,既然如此,臣不敢有异,但臣有个条件。」
希尔缇娜低下精致得如同艺术品般的头,说的话却愈加有力。「将臣的位置传给
臣的副手,卡尔迪斯。」
  此言一出,朝堂上瞬间议论纷纷——这难道是这位忠诚的女骑士的在用自己
的辞职来逼宫?
  希尔缇娜没有理会同僚的交头接耳,继续说道:「为了训练这群魔族的士兵,
请允许由臣作为新成立的,魔族骑士团的团长和首领。」此时的希尔缇娜并没有
想到,这将是她一生中最后悔的决定。
            第二章魔鬼教官希尔缇娜
  希尔缇娜的提案顺利地通过了会议。她成为了这个大陆上第一只由人类指挥
的魔族军队的首领。
  按照常理,失去一个像希尔缇娜这样身材凹凸有致,又有着极其精美的脸蛋
的美女上司,军营里那些正值壮年的士兵们应该很失望才对,但看看圣骑士军的
年轻骑士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各个都好像是松了口气——这个魔鬼教官,终
于走了。
  希尔缇娜这个「魔鬼教官」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在她的手下,那些年轻的
骑士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希尔缇娜亲自施以惩戒魔法,在幻觉中体验几十,几
百遍断指,断足的感觉。而其他人,则在被罚的可怜虫撕心裂肺的哀嚎中战战兢
兢地继续训练。这种惩罚没有伤疤,不影响战力,而且极为深刻地告诉了那些士
兵们,如果不认真训练,等待他们的,就是真实的屠刀。
  就是因为这个独家的惩罚,虽然希尔缇娜对待自己的部下除了惩罚严厉以外,
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相反还十分体贴,但还是得到了「魔鬼教官」的威名。
  今天,是希尔缇娜第一次前往新组建的魔族的军营。
  隔着三公里,希尔缇娜就隐隐地闻到了一股恶臭——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忍
着恶臭和那些长得和猪一样的「东西」谈判的——希尔缇娜心里想。
  但该去的还是要去,希尔缇娜定了定神,找自己的副官拿了两个线团,塞到
了自己秀气的鼻孔之中,然后将自己及腰的金色长发盘起,她本来只有在朝堂上
和战场上才会如此,但对于魔族的厌恶让她觉得,散开的长发如果沾染到了魔族
周围的那些气味,很可能需要长时间的清洗才能去掉。
  没想到,我给自己找了个苦差事啊,不,不对,是臭差事。她自嘲地笑了笑,
然后回头示意两个也已塞好鼻孔的副官——尼尔克斯和法尔雷斯:「走吧,看看
我们的未来的兵。」
  两个副官皱着眉头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两个年轻的副官好不容易混到了
骑士军长的副官,还没来得及驱散恐惧好好欣赏自己仰慕已久的雪之白骑士的身
姿就被派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在圣骑士军里除了军长的副官,没有人敢
直视军长的身体,因为只要看超过三秒,就很可能被施以弯刀挖眼的幻觉之刑,
好在,他们现在还有机会饱饱眼福。
  希尔缇娜走进军营,几百个正在歪七扭八地挥舞着手中铁棒的臃肿而丑陋的
魔族士兵全都愣住了,因为结界靠近人类活动频繁的南河,这千百年来误入结界
的人类女性也不少,但他们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人类:及腰的金黄色长发在头上
精致地盘起,前额留出的两撮秀发下面露出两弯柔美的柳叶眉,长长的睫毛下映
出一双晶亮闪动的蓝绿色眸子,高挺的鼻梁,线条柔美的小嘴,鹅蛋般的下巴之
下,白色修身的骑士服衬托出饱经锻炼又不失柔软的腰肢,一双美腿在白色的下
摆下若隐若现……
  「看够了吗?」希尔缇娜高昂着头,似乎连看一眼这些下等种族的想法都不
屑有,见周围没有反应,便打了一个响指。两个副官听到了浑身一抖——这是幻
觉魔法的先兆——随后几百个魔族士兵全部惨叫着捂着眼睛倒在地上满地打滚。
  随后又一个响指,希尔缇娜看着仍旧惨叫着的魔族士兵无奈地再次抬高了声
音:「行了!我已经停止了魔法!这只是告诉你们,再敢盯着你们的教官看是什
么后果!士官长呢?来我办公室!」然后径自走向了专为她修建的白色小屋。
               第三章陷阱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磨合,希尔缇娜的训练初见成效,原本毫无战法只知各自
为战的魔族士兵也慢慢地开始明白了团队协作的重要。当然,每天都会有几个记
吃不记打的魔族士兵捂着眼睛满地打滚。
  这天,希尔缇娜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制定着下一次拉练的计划,忽然听到敲门
声。
  「请进!」希尔缇娜皱眉,她从敲门的轻重判断出,这又是那个恶心的士兵
长来告状了。无外乎又是尼尔克斯和法尔雷斯又私自体罚了士兵跑了多少圈之类
的废话。
  「长……长官!」果然是那个士兵长。
  希尔缇娜扬起眉毛:「怎么了?又有几个蠢货被罚跑圈了?」
  「不……不是!」士兵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是这样,长官,我们……呼
……知道我们身上的气味不好闻……哈……很不好意思……所以……呼……特地
从家乡那边带来了一件礼物……给……送给长官……略表歉意!……」
  「礼物?」这出乎了希尔缇娜的意料。「谢谢,心意我领了,但是我不能接
受,你们是我的下属,而你们身上的气味是没法避免的,所以无需道歉。」
  「长官!」士兵长坚持着。「请务必收下!这是……这是小的今天跑了一百
多公里从家里拿来的,也是作为族中首领感谢您训练我们的士兵的礼物!」
  「哦?首领阁下亲自送的?那不收下确实不合适,谢谢了,放在那儿吧!然
后出去把门关上。」希尔缇娜说罢便继续低下头看着地图。
  许久,希尔缇娜抬头,看到士兵长依旧低着头站在门口,很是意外:「怎么
还没走?还有什么事?」
  士兵长闻言一个激灵,很为难的说「那个,首领说让小的确保您看到后,满
意我们的礼物才能回去,所以……」
  希尔缇娜一听,乐了,如果说这些魔族士兵里,她唯一有一点能接受的就是
这个叫库尔克的士兵长了,说话礼貌,很懂规矩,训练刻苦,能力也是最强的,
无怪乎是那群士兵的老大。现在看他唯唯诺诺的,便觉可笑:「看看你,行吧,
你拿来,我看看是什么。」
  士兵长乐乐呵呵地,把手里的包裹拿了过来打开,是一个墨绿色的手镯。
  希尔缇娜毕竟也是个女人,看到首饰自然要拿起来仔细端详,可这一端详,
就发现这个手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好像能把她所有的视线吸进去一样,让她一
下就看入迷了。
  「长官?」库尔克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长官?希尔缇娜!」
  希尔缇娜似乎盯着自己手上的手镯陷入了沉思,半饷,才模模糊糊地说了一
句:「在……」
  库尔克此时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成功了!他在魔族的圣地血泉中浸泡了多
年的魔石,真的和传说中一样具有摄人心魂的能力,也不枉他在这个女人类手下
装了一个多月的孙子,受了一个多月的气!
  库尔克定了定神,转身朝房门外扔了个石子,然后,进来了另外两个魔族士
兵——高尔克和波尔克。库尔克把房门关上,上了个锁,然后小声对这两个魔族
说道:「我们成功了,哥几个,好日子来了!但是先别急,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
对付,我们慢慢调教!」
  高尔克和波尔克点了点头,高尔克说道:「大哥,接下来还是你先来吧!我
们看着就好!」
  库尔克噶噶噶地笑了笑「好!」然后转向毫无意识的女骑士。「希尔缇娜,
你听得到吗?」
  「我……听得到……」
  「你是谁?」
  「我……是希尔缇娜……是……雪之白骑士……你们的……教官……」
  「好吧,教官大人,这个手镯好看吗?」
  希尔缇娜慢慢地低头看了一下手镯,「好……看……」
  库尔克笑了笑,「那你先把它戴到手上吧!」
  希尔缇娜不再言语,默默地把手镯套到了手上。
  「老大,她现在这么听话?那咱们还等什么!快点让她脱了衣服,咱们把她
上了!老子很久没碰人类女人了!」波尔克看到此景无比激动,粗壮的下身早就
把军装撑出了一个大帐篷。
  库尔克白了波尔克一眼,「老三!急什么?这是正常的要求,她当然会听话,
你以为她和普通小姑娘一样?」然后转身,继续对希尔缇娜说道:「教官大人,
我们还不是很了解你啊,如果想要让我们更好地配合你,你必须让我们更了解你,
不是吗?」
  「是……我应该……让你们了解我……」希尔缇娜面无表情地说道。
  库尔克转了转眼珠,「教官大人,从简单地开始吧,你的三维是多少?」
  「38D,29,40」
  「嗯?」三个魔族士兵同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胸围有这么大?」
  也无怪乎他们会震惊,无论怎么看,希尔缇娜都不像是有着38D巨乳的女
人。
  「是的……38D。」
  「那就很奇怪了,您能给我们展示一下吗?」
  「不……不能这样……」希尔缇娜突然眉头紧皱,手上的墨绿色手镯似乎有
些发白。
  库尔克注意到了事态的紧急,「糟了,这种要求太过分了吗?对不起,教官
大人,恕我失礼,我只是有些好奇。」
  希尔缇娜紧锁的眉心松开了:「没……事……这种事……不行的……抱歉
……」
  毕竟是家教严格的军旅世家,在无意识的状态,希尔缇娜自然而然的卸下了
平时面对下属的高傲,对三个魔族士兵使用上了敬语。但手上的手镯却依旧在愈
发变白,甚至马上就变成翠绿色了。
  「老大……她的手镯怎么……」波尔克还没说完,库尔克大手一挥,示意他
闭嘴。
  「嗯……是这样的,您看,您是我们的教官,而我们以后要和人类,尤其是
您一起战斗,对吗?」库尔克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于是转变了思路。
  「是……」
  「我们要一起战斗,我们魔族也是好斗的种族,所以我们想要问的一定是对
战斗有帮助的,您说对吗?」
  「是……」希尔缇娜的前额出现了豆大的汗珠,显然,希尔缇娜自身的神圣
魔法,正在抵抗着手镯的侵袭。
  「所以您为了战争的胜利,如果我们的要求是合理的,可以解释为对战斗有
帮助的要求,您都应该接受,对吗?」库尔克紧张得口干舌燥,而另两个人甚至
已经开始发抖了——如果事情败露,可不仅仅是被惩罚这么简单了,他们无论如
何无法战胜眼前的圣骑士,他们是知道的。
  「是……」
  「好,等我数到1您会醒来,然后会开始回答我说的问题。如果您觉得我说
的问题过分,这很正常,因为我们毕竟是魔族,我们不是同一个种族,我们拥有
不同的思维模式。所以您应该倾听我们的想法,如果您能理解我们的思路,就应
当解答我的问题。」库尔克一口气说了一长串,他知道,没时间了,手镯已经接
近纯白。
  「3,2,1!」没时间等待希尔缇娜的回应,库尔克直接叫醒了我们的女
骑士。
  女骑士抬起头,用力地眨了眨眼:「啊,抱歉,我可能有些乏,你们三个有
什么事吗?」
             第四章真正的教学
  「大人,小的兄弟几个过来,其实是有些问题想要询问长官。」库尔克变回
了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喽喽,在试探着。
  希尔缇娜抬头看了看三人,破天荒地笑着说道:「没事,说吧,我是你们的
教官,只要你们的问题是有助于获胜的,我都会解答。」
  「是……是这样,我们想……看看您的身体是什么样子的……」库尔克把心
一横,壮着胆子说道。
  「什么?!」希尔缇娜瞬间站了起来,威严地瞪大了双眼盯着库尔克。「凭
什么?理由呢?」
  库尔克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听到后面两句,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这
次豪赌,他赢了!
  「是……是这样……我们听说我们将要对阵的是敌国的公主,但我们三个都
没有见过人类女人的身体,我们讨论的时候,觉得只有看了女人的身体,知道了
她的弱点在哪里,才能更好地取胜,所以,就算我们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为
了战斗的胜利,我们还是来问了。」库尔克的声音依旧唯唯诺诺,但如果房屋的
光线再亮一点,希尔缇娜就会发现,她面前的这个魔族士兵,已经激动得浑身发
抖了。
  「嗯……确实,魔族的思维模式是这样的吗?也难怪,确实如此,没有见过
人类女性的身体的话,很难找到致命弱点,你们上战场就是送死。对不起,是我
没有考虑周到。」希尔缇娜略作思索,理解了库尔克的逻辑。
  「好,现在就给你们看看吧,你作为士兵长,提出这个建议,我明天会表扬
你的。」说着,希尔缇娜解开了骑士服的披风,「你们三个要看仔细,一会儿回
去教给你们的下属,如果你们没教明白再让他们单独找我,知道了吗?」
  三个人早已欣喜若狂,还哪里顾得上答话,颤抖着点了点头。
  只见希尔缇娜把披风叠了两下放在椅背上,然后手伸向了骑士服的领口。一
颗,两颗,三颗……随着女骑士一颗一颗地解开衣扣,三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
眼,突然,到了最后一颗扣子时,希尔缇娜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三人大惊失色,
以为哪里出了问题,马上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希尔缇娜的身体。
  双方等了两分钟,都没有动,库尔克壮起胆子抬头一看,乐了:希尔缇娜满
脸通红地低着头,明显是一副娇滴滴地害羞的样子——她大概是第一次给人看吧,
是时候给她点外力了:「长官,对不起,可能我的要求太过分了,虽然是为了战
斗,但……」
  希尔缇娜一听到是因为战斗,马上说到:「没事!只是我有点害羞,没关系
的,我第一次给男人看,所以……没事,我现在就脱。」
  说罢,女骑士深吸了两口气,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似的,解开了最后一颗衣扣,
把骑士服脱了下来,露出了自己二十多年从未被男人窥探到的秘密——被好几层
束胸束缚着的上身。
  无怪乎怎么看都看不出她有38D的胸围,原来,希尔缇娜因为作战时胸部
的累赘,长期以来一直对自己的巨乳十分嫌弃,便一直用几层束胸紧紧缠住胸部。
三人看到这个,同时咽了一口口水。
  「长官,您身上穿的这个是什么?」波尔克看到这眼睛都充血了,却强压着
耐心地问道。
  「这个……是束胸,我因为胸部比较大,作战时怕拖累,所以才穿上的。」
  「那对方的公主会这样穿吗?」高尔克也早已口干舌燥。
  「这个倒是不会,对,你提醒的对,所以我现在把它脱掉。」女骑士满脸通
红地把束胸一层一层地脱掉,两颗硕大的白兔弹了出来,因为经常锻炼和束缚的
关系,胸型一直保持得相当完美。若不是库尔克早有准备,用手按着两个弟弟的
肩膀,否则二人早就扑上去了!
  「然后是下面……」希尔缇娜羞涩地一手捂胸,另一只手慢慢褪下了骑士裙
甲,少女的丰满肉体立刻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库尔克终于也忍不住了,三人刷的扑了过去,少女警觉地往后一跳,「你们
想干什么?!」手打了一个响指,三人应声而倒。
  突如起来的疼痛让三人清醒了过来——战斗力差距过于悬殊,不能急躁。
  「饶命啊!长官!主要是这房间里灯光太暗,我们想走近一点观察,我们也
是着急想在战场上立功,所以才……!!!」库尔克忍着双眼的剧痛,大声说道。
  果然奏效,希尔缇娜解除了魔法,羞涩地说:「那也别这样扑过来啊……好
的我知道了!你们走近点吧。」
  「最好……您坐到桌子上去,这样我们看着仔细。」高尔克揉着眼睛,提议。
  「嗯,好的。」希尔缇娜满脸潮红地爬上了桌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竟
自动地打开了双腿,M型坐在了桌子上,浓密的金黄色阴毛在烛光下闪闪发亮。
「对了,和你们说一下对方那个公主的弱点吧……」
  三个人谁也没料到这个情况,但遵从本能地,都凑到了女骑士盛开的三角地
带之前。
  「就是这里,」希尔缇娜满脸通红地指着自己的小穴,「对方是高阶魔法师,
只要你们突破了这里,阻断了她的魔法之源,她也就失去战斗力了。」
  三人看到这个情景,又如此近距离地闻着少女的香气,肉棒都顶得老高,却
没人敢动一下。
  「你们都记住了么?如果记住了,我……我就穿上衣服了!」希尔缇娜似乎
已经到了极限,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操,老子忍不住了!」波尔克听到女骑士要穿上衣服,彻底忍不住了,直
接扑了上去把女骑士压在了桌上,高尔克见状也立刻按住了少女的双腿。
  「啊!」希尔缇娜惊呼了一声,「你们要干什么!」
  「大哥!快控制住她的手!别让她使用魔法!」高尔克看库尔克愣在一旁,
赶忙说道。
  「你们他妈的……」库尔克本来想骂自己两个弟弟太猴急,但这种情况也顾
不得那么多了,伸手去抓住了希尔缇娜的手腕,三个猪人魔族士兵把希尔缇娜硬
生生按在了桌子上。
  「你们造反吗?」希尔缇娜这下真的动怒了,只见她双腿一用力,高尔克一
下被踹到了墙上,然后女骑士一个抬腿,腰一挺,竟将另两个士兵顶到了房间的
另一头,被撞的头破血流。
  希尔缇娜刚动杀意,发现自己还是赤身裸体,羞耻感油然而生,捡起了衣服。
              第五章千钧一发
  等三个兽人(一直打魔族士兵四个字太烦了,简写成兽人)醒转过来,已经
穿上衣服的希尔缇娜已经长剑在握,指着被紧紧绑住的三人。
  奇怪,怎么她还没有杀了我们?库尔克的脑子飞速地旋转着——不可能,正
常的她不可能特意等我们醒过来的。
  「说说吧,这次的理由是什么?但是你们的行为已经太过分了,和造反无异,
所以说了理由,我还是会杀了你们。」希尔缇娜阴沉着脸,浑身气得发抖。
  原来如此,是刚才的暗示奏效了,她想要知道我们的所有行为的理由,可惜
这次我们不管怎么说都会被杀——库尔克眉头紧锁——可恶啊,难道在此终结了
吗?
  「我们……只是想知道……如果这样做能不能……击败人类女性罢了……我
们是为了……战斗……」也许是为了再多活两分钟吧,亦或许是因为对死亡的恐
惧而语塞,这短短三十个字,库尔克竟说了有一分钟。
  「别找理由了!」希尔缇娜勃然大怒,「你们明知我是骑士,而对方是法师!
你们对我做这些和战斗毫无关联!受死吧!」说罢提剑便砍。
  可恶啊!明明就差一点!这个女人类就……等等……我怎么还没死?库尔克
偷偷睁开了双眼——「兄弟们!睁开眼睛吧,看看格力斯塔萨魔神的眷顾!」
  原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戴在希尔缇娜手上的手镯恢复了能量,希尔缇
娜举剑欲劈之时,手镯反射了烛火的光映入希尔缇娜的眼睛,女骑士无意间一瞥,
便又被摄了心魂。
  「教官大人,您听得到吗?」在另外两兄弟在背后互相解绳子的时候,库尔
克并不着急,他要赶紧利用这段时间,第二次被摄魂,程度会比第一次加深更多,
这他是知道的。
  「听……得到……」
  「我们想请教您,为什么您要申请来做我们的长官呢?我们丑陋,粗野,还
浑身恶臭。」库尔克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策。
  「因为……作为王国最强的骑士,只有我……能够震慑你们……」希尔缇娜
不假思索地说。
  「那我们实力如何?」
  「比正常人类士兵强十倍……但……比我要弱十倍……」
  「对,我们对于训练有素的人类高级圣骑士,比如,您的副手卡尔迪斯来说,
都是渣滓,所以您此次特意申请来做我们的长官,不光是因为只有您才能震慑我
们。」
  「那是……因为什么?」希尔缇娜无法进行任何思考,只能随着问道。
  「因为您喜欢我们!」
  「喜欢?不!」希尔缇娜紧皱眉头,但手镯并没有变白的迹象——她并不知
道,虽然靠自己的精神力量可以净化手镯的侵蚀之力,但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时
候,一直戴着手镯的自己反而成为了手镯充能的源泉。如今的手镯充满着自己的
精神力量,如果想用同种精神力量对抗,可谓难上加难。
  但库尔克不敢怠慢,因为此刻如果再出什么差错,可就真万劫不复了。「教
官大人,您别激动,我来替您分析!」
  「替我分析……好……给我……理由……」女骑士的眉头舒展了。
  「您本可以不来,但是您作为一个女骑士,恐怕很少有人类可以配得上您,
对吗?」库尔克循循善诱,想把希尔缇娜的思维拉到自己的逻辑上。
  「是的……」
  「那么,比普通人类强十倍的魔族,就更有可能配得上您,对吗?」
  「嗯……对……」
  「那么,我们和普通人类有什么区别呢?」
  「肥胖……油腻……恶臭……丑陋……粗鲁……低劣……」女骑士一口气说
出了六个魔族的缺点。但这反而让库尔克有了更多筹码。
  「对,所以,您更喜欢肥胖,油腻,恶臭,丑陋,粗鲁,低劣的物种,对吗?」
  「唔……这……是……」女骑士的眉头又一次紧皱,但这次稍有不同,很明
显,希尔缇娜是在努力思考其中的相关性,而不是直接否决了。
  「对,所以您很喜欢我们魔族,对吗?」库尔克喜笑颜开——他知道,他们
的长官,已经逃不掉了。
  「是……我很喜欢魔族……」
  「大哥,我们解开了,我们这就帮你解开!」高尔克二人已经把绳子解开,
然后退到一旁,他们知道此时十分关键,就算兴奋,也只好按捺住。
  「对,您喜欢魔族,那为什么您会用线团把鼻子塞住呢?」
  「因为你们……太臭了……我……受不了……」
  「对,我们臭,您受不了,因为您喜欢闻这个味道,您当初在营地外只隐隐
地闻到这个味道,就兴奋地流水了,如果您近距离闻,很可能变成发情的母猪的!
对吗?」
  「啊……这……对啊……我既然喜欢……恶臭……应该……是这样……」希
尔缇娜紧缩的眉头再次舒展,这一次因为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喜欢恶臭的设定,接
受起来十分轻松。
  「对,而且你喜欢肥胖油腻丑陋的我们,你看到我们的时候就会发情,如果
再闻到气味,就肯定会扑上来求我们和你交配了,对吗?」
  「是……是的……」
  「但是你是我们的长官,为了保持威严,所以你刻意忍耐着,真的很不容易
啊!」
  「是……我……刻意忍耐着……」
  「今天我们来,是为了做什么?」库尔克已经胜券在握,戏谑地一笑。
  「是……为了了解……人类女性……以便战斗……」
  「对,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让所有士兵一起来观摩,为什么只有我们三
个呢?」
  「为……为什么?」
  「因为你有自己的目的……」
  「自己的……目的?」
  「对,因为你已经忍了一个多月了,你实在忍不住了,你想让我们三个来稍
微缓解一下你对和我们交配的渴望,所以刚才你才会在我们面前脱光衣服,这让
你非常兴奋,兴奋得发狂。」
  「对……我脱光衣服……是……缓解……」
  「你还有一个想法,想让我们和你更亲近,又不好意思当着大伙问,所以才
来问我们三个……」
  「……问题?……」
  「是的,你想问,怎么才能让我们和你更亲近,你想问,我们喜欢什么样的
女孩子!」
  「是……」
  「所以当我把手镯的能量关闭,你就会醒来,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你都会忘记,
但这些都被你相信着,明白吗?」
  「明白……」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719bb.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