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六章白骑士?白浊骑士!
  「如果没别的事儿,我们就先走了!」库尔克用手中的感应戒指关闭了手镯
的能量,和自己两个兄弟转身作势要走。
  「啊!等等!」白骑士慌张地叫住了他们。「我……还有些事……」
  「嗯?长官,还有什么事?」库尔克收起了不怀好意的笑,转过头去。盯着
自己的长官。
  「啊!」希尔缇娜看到了库尔克的目光,瞬间一阵潮红飘过脸颊。「那…
…那个,你们过来一下……」
  自己以前怎么从没注意到,兽人们竟然有这么强的魅力,现在,竟看到那丑
陋的脸,身体也会一阵悸动。
  三人走到桌子前,假模假式地等待着。
  「我有件事想问你们……」希尔缇娜好像喝醉了一般,身体都有些不稳了。
「我发现……这一个月来你们和我……好像不太亲近……但你们是我的部下,我
应该和你们打成一片,所以想问一下你们,怎么做才能和你们变得更加亲近呢?
我哪里做的不好?」
  「哦!是这个问题啊!」库尔克好像略有所思。「高尔克,你来说说看!」
  「是,老大!」高尔克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长官,是这样,我和下面弟兄
们讨论过这个问题,很多弟兄觉得,您一直鼻子里塞着线团,是嫌弃我们臭,我
们觉得您还是很讨厌我们,所以才……」
  希尔缇娜闻言,楞了一下。
——对啊,这样会对下面的人产生不好的影响。但是……好吧!那我就忍一忍!
  「好,我现在就把鼻塞拿出来。」随着女骑士把鼻子里的线团取出,难闻的
恶臭立刻充盈了女骑士的鼻腔,转而充斥了肺部。「啊!……」
  女骑士打了个晃,连忙用手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怎么这么好闻……啊……好喜欢这个味道……啊……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到呢……
这种味道……啊……好棒……不行,我还在下属面前……不管有什么想法也要忍耐……
  希尔缇娜的脸灿若晚霞,坚毅的面庞平生第一次地多了一丝的妩媚动人。
  「这样……这样就好了是吗?」
——怎么办?如果以后都要这样直接呼吸到这个味道……啊……不可以,希尔缇
娜,你是雪之白骑士,你是艾丽威尔的骄傲!你不可以在下属面前如此失态!你
可以的!你可以忍住!
  「是的,长官。」三人看在眼里,心里别提多激动了,恨不得马上扒光了眼
前的这个尤物让她在自己的胯下俯首称臣。但他们没有心急,因为他们知道,好
戏,还在后面呢!
  「长官,您怎么了?不舒服?」库尔克上前一步。
  一股更加浓烈的恶臭扑面而来,希尔缇娜只觉全身一热,黏稠的爱液竟缓缓
地从私处留出,「啊,没有,嗯,除了鼻塞,还……还有吗?」
  「这个吧……我们魔族,比较喜欢自由,放松的环境。比如您吧,我们总感
觉您上身好像很紧绷,我们就觉得您和我们在一起比较拘谨,那我们和您在一起
也会拘谨的。」波尔克说道。
  希尔缇娜早已习惯了胸部的束缚,自然不觉得自己的穿着有问题。「上身很
紧绷?我没有啊?……」
  「我们不太清楚问题出在哪儿,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来摸摸看?这样
就知道是什么问题了……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我看他们还是没法和你亲近的
……」库尔克谨慎地试探着。
  「必须摸才行?……」希尔缇娜犹豫了,本来这是完全不能够允许的事情,
但如果不能知道是什么问题,那么可能就没法和自己的下属打成一片了,女骑士
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那……好吧……那你……来摸一下吧……」
  库尔克闻言,大喜过望,伸着粗糙的油手就向长官的上身摸去。
  「啊!……」希尔缇娜娇叫一声,「轻……轻点……」
  「长官,为什么你的上身这么硬?」
  「啊,那是因为,我身上裹着几层束胸……」
  库尔克马上缩回了手,「那问题很可能就是这个了……您以后就别穿这个了
……」
  「嗯……好……我今晚洗澡后就不穿了……」希尔缇娜点了点头。
  谁知,库尔克闻言竟表现得十分吃惊,希尔缇娜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十
分不解地说道。「怎么?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知道最大的问题出在哪儿了……可是我不敢说……」库尔克低下头,嘟
嘟囔囔地说道。
  「最大的问题?说说看,没事,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女骑士心
急道。
  「最大的问题就是,您身上简直太香了,和我们格格不入……您每天都洗澡,
但我们身上恶臭难闻……我们对您的味道很陌生……如果您身上也能有我们的味
道,恐怕我们就会把您当做我们的族人了!」
  「有你们的味道?那怎么才能有你们的味道?」
  「我……我不敢说……」
  「我都说了,恕你无罪。你在帮我解决问题,我怎么会治罪于你?」希尔缇
娜又急又气。「你快说,不管这个方法是什么,我都会接受的。」
  「那我……说了……」库尔克装做十分害怕的样子,「如果您每天洗澡都是
用我们的精液洗的,就能一直拥有我们的味道了……」
  希尔缇娜闻言,吃了一惊。「什么?」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但是……」希尔缇娜皱起眉头。「……可是哪里能找
到你们的精液呢?」
  高尔克松了口气:「我们三个今天就可以给您提供啊!」
  「你们三个?」希尔缇娜眼前一亮。「对啊……那好,今天你们三个就帮我
这个忙吧,给我你们的精液,我想快点融入你们的圈子……」
  三个兽人听了,喜出望外,纷纷把自己裤子脱了,露出三条早已一柱擎天的
阴茎。「那要您来帮帮我们啊!」
  「帮?怎么帮?」希尔缇娜从小在贵族的骑士学院学习,哪里学过男女之事,
「我真的不太会啊……」
  「没关系,长官,我们可以教您,这也是我们魔族的仪式,请您现在脱光衣
服,到我们三个中间来。」
  也许是希尔缇娜太急于解决问题了,又或者是呼吸对现在的她来说如同催情
剂的魔族体臭太久,希尔缇娜的大脑早已充满情欲,只是她尚不知晓男女之事,
对自己身上的反应只觉奇怪,但没有太多疑心。
  女骑士充满情欲的大脑早已把羞耻心放到了一旁,顺从着三个丑陋的兽人,
把衣服和束胸脱到一边,赤身裸体地跪在了三人中间。
  「对,张开你的嘴,然后把我的肉棒含进去,不要用牙,对!」
  女骑士尽力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嘴,很勉强地想含住魔族本就比正常人类粗
壮得多的男根。
  库尔克只感觉下身一股湿热,穿过心肺,直冲眉心,「啊,长官!很好!很
舒服!」
  突然,库尔克想起了什么,用手上的戒指开启了手镯的魔力,希尔缇娜的眼
睛瞬间失了神采。
  「哥几个,别急,我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库尔克伸手捂住了两个兄
弟正欲问罪的嘴。「长官,你能给自己释放你的幻觉魔法么?」
  「可以……」
  「很好,我知道,你的幻觉魔法是把施法对象的某处感官移位到别的地方,
那么,请你现在把你阴道肉壁的感官移到自己的手掌和口腔上。」
  「大哥,你这个点子真牛逼!」兄弟二人心领神会。
  已经达到第三层摄魂状态的希尔缇娜,只剩下了听从。「是……」
  只听希尔缇娜一声响指,库尔克满足地终止了手镯的魔力。
  「好了,您继续,吞下我的阴茎吧,然后两只手帮他俩套弄就好。」
  希尔缇娜闻言,又张开小嘴,同时,双手分别握住了另外两人的阴茎。
  这一含一握不要紧,希尔缇娜的下体突然感到被三根肉棒同时摩擦阴道的快
感,本就处在情欲爆发边缘的女骑士再也无法忍受,发狂地侍奉着三个丑陋,肥
腻的魔族士兵。
  「啊!好爽,对,骚货,快一点!」波尔克此时哪管什么敬语,「快!操死
你!」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粗话刺激着希尔缇娜,女骑士越来越激动,「唔!!!
虎呼户(好舒服)!户数(好爽)!!!」
  十分钟后,希尔缇娜只觉下体一阵一阵猛攻,再也无法忍受,眼睛往上一翻,
如瀑的淫水从下体喷泄而出,与此同时,三名士兵也精门失手,三个阴茎如同喷
泉一般,喷射着散发着腥臭的精液,三人足足射了五分钟才停下。
  此时的希尔缇娜已经瘫倒在了地上,就像泡在了精液池中,浑身充满着白浊
恶臭的精液。
   第七章 魔鬼教官?魅魔教官!
库尔克转了转眼珠,把希尔缇娜抱进了浴缸,然后三个人对着浴缸里的希尔
缇娜的裸体又来了一发。很快,希尔缇娜的身体就半泡在了魔族那粘稠恶臭的精
液之中。
  随即,库尔克开启了希尔缇娜手腕上的手镯能量。「长官,明天早晨,你只
能记得,你为了亲近我们不能穿束胸,不能塞住鼻子。除此之外的,今天晚上发
生的一切,你都将暂时忘记,等你达到下一次高潮的时候,才会想起你对我们的
爱和亲近,同时,你会认为我们的精液射在别的地方是很浪费的事,如果看到,
你就一定会把它们用嘴舔到肚子里。」
  「暂……暂时……忘记……爱……和亲近……舔……进肚子……」希尔缇娜
经历了如此激烈的高潮,又被手镯吸取了大半的精神力量,本就几欲昏厥,此时
手镯的能量更加肆无忌惮地更改着希尔缇娜的意识。
  「你明天一早醒来,会发现你自己被泡在很香的牛奶之中。你知道,牛奶很
宝贵,所以你会把浴缸里的牛奶全都喝掉,当然,还有你前厅地上残留的牛奶,
一起舔到肚子里。」
  「牛奶……是……」
  「对,这些牛奶的味道会让你轻微发情。然后,你会觉得明天必须让那两个
副官回王都汇报进度了,然后让他们立刻动身。」
  「立刻……」希尔缇娜嘴唇微颤,似乎无法发出声响,但库尔克知道她已经
接受了这些设定。
  「明天,你会要求我们进行棒法训练,也就是肉棒的训练。首先,开始棒法
训练的时候,全体,包括教官您,都应脱光衣服,然后两两一组开始自慰,当然,
您是用剑柄自慰的。」库尔克顿了顿,确保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女骑士听懂了自己
说的话,「谁先达到高潮,就会输掉训练。等所有人都高潮之后开始进行考试,
那就是让我们每个人轮流接受您的洗礼,也就是,用我们的肉棒插进您的小穴,
不断突刺直到射精,根据您高潮的次数来记录成绩。」
  第二天,当希尔缇娜再次出现在兵营前方的演武台上,两名副官简直不敢相
信自己的双眼:一直以来盘踞着希尔缇娜俊俏的小脸的严肃与冷峻消失无踪,取
而代之的竟是带着一丝柔媚动人的娇羞。除此之外,更让他俩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希尔缇娜原本并不丰满的上围竟一夜之间扩大了几倍,肚子也微微隆起,将原本
英武非凡的修身骑士服撑得多了几分淫靡的味道。
  「今天,我们要进行的训练,由我全权指挥!」希尔缇娜双手抱胸,显然还
是不太习惯挺着不经束缚的乳房站立。
  「尼尔克斯,法尔雷斯!」
  「到!」
  「你们两个,马上出发,回一趟王都,向陛下汇报我们训练的进度!」说完,
希尔缇娜打了个饱嗝。如果不是那两位副官也堵着鼻子,一定会被这满是魔族精
液的味道惊掉了下巴。
  两位副官听了,依依不舍地看了教官一眼,他们显然还没看够如此妩媚动人
的白骑士,但军令如山,不得不从。
  「领命!」随即退身下去,收拾行囊,出发了。
  「今天的训练,是你们最擅长的,棒法!」待两位副官出发之后,希尔缇娜
叹了口气,竟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褪下,赤身裸体地站在了几百个丑陋的魔族士
兵之前。当然,因为士兵们没一个人胆敢往上偷看一眼,在那两个副官走后也没
人发觉。
  「接下来先进行个人训练,你们分为两两一组,进行训练!」
  「报告教官!我们有327个人!多出一个!」士兵长库尔克说道。
  「那,我来做你的对手!」女骑士说着,拿起佩剑,走下自己的演武台。
  「您……怎么?」库尔克装作不得已看到了女骑士的样子,「您怎么这副打
扮?」
  「怎么?棍法训练时不就是应该脱光吗?你们不知道吗?」女骑士反问道。
  「哎呀,这……」库尔克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希尔缇娜说的话就像死水中
扔下的一颗石头,所有士兵立刻骚动了起来,把希尔缇娜团团围住。
  「你们干什么?!有什么可看的!」希尔缇娜怒不可遏。「库尔克可以看我
是因为我现在是他训练的对手!而在战斗中必须盯着你们的对手!谁允许你们看
着我的?!现在,我会惩罚你们直到我和库尔克训练结束!」
  说罢,希尔缇娜高举右手,打了两个响指。所有魔族士兵本来都已经做好被
施以挖眼之刑的准备了,却发现完全没有感觉,反而感觉早已因为看到指挥官的
裸体而坚挺的肉棒感到一阵温热——原来,库尔克昨晚除了更改了她几项常识之
外,还更改了白骑士引以为傲的幻觉魔法的释放部位。现在,所有士官肉棒的感
官,都已经和希尔缇娜手中的剑柄同步了,同时,希尔缇娜阴道肉壁的感官,也
再次和其他人的手掌连在了一起。
  「嗯?你们现在这么能忍了么?」白骑士对于自己魔法的效果十分意外。
「算了,我们先来训练吧!」
  「长官,恕我愚昧,这个训练我不太知道怎么进行。」
  「这个都不知道吗?当然是我们两个比赛自慰了!」希尔缇娜难以置信,似
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常识。
  「什么?」「真的假的?」「自慰?」下面的士兵你一言我一语地炸开了锅。
  「安静!我说过很多次!你们在这个军营!只需要听我的命令!不需要自己
的脑子!」希尔缇娜的声音确认了这荒唐的命令,「现在,全体都有!脱衣服!」
  「是!」在前所未有的荒唐的命令下,魔族士兵们用最快的速度将肥大的军
装脱了个精光,然后眼看着希尔缇娜和库尔克浑身赤条条地面对面站定,女骑士
打开双腿,将剑柄轻轻地塞进了阴道之内,士兵们的龟头感到一阵湿热,突然,
女骑士停了下来,士兵们也感到了一丝阻碍。
  库尔克看到此景,突然想起了什么,忙道:「难道!糟了!停下!」可惜已
经太迟,之间女骑士双手一用力,「啊!!!!!!」随着希尔缇娜一声惨叫,
鲜红的血液慢慢地顺着剑柄流了下来。
  「妈的,我早该想到这婊子居然是个雏!」库尔克暗骂,「早知道昨晚应该
先拿了的!可恶!」
  「兄弟们!长官已经这么拼了!我们开始训练吧!」
  「是!」这肯定是这个军队成立以来,魔族士兵们答应得最齐的一次了。
  「啊!!!!怎么会!!!」希尔缇娜瞪大了双眼,希尔缇娜此时的阴道壁,
竟感到同时被三百多根肉棒同时摩擦的快感,再加上自己手中的剑柄,希尔缇娜
顿时爽得直翻白眼。
  「啊!!!啊!!!怎么这么舒服!!!啊!!!!」希尔缇娜倒在地上,
腿抬起来呈M型,胸前浑圆的奶子不住地颤抖,同时不断地用自己心爱的佩剑剑
柄抽插着自己刚刚破瓜的阴道,高声地娇叫着。
  库尔克看到此景,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然后对着女骑士也开始撸动自己的肉
棒。
  「啊!!!我已经停下了!啊!!!怎么还会这样!啊!!」希尔缇娜在地
上不断地打滚,她明明在开始训练第三十秒,她第一次的高潮之后就停止了自慰,
但由于魔法的缘故,还是感觉到几百根肉棒在不断地突刺着自己的下体。
  一时间,三百个魔族士兵围着一个金发裸体的女骑士,士兵们粗重的喘息和
咒骂声,女人的娇喘和惊叫声,充盈在这偌大的训练场上。
  三十几分钟后,在最后一个士兵,库尔克在自己的身上射出这发粘稠的精液
之后,已经数不清第几次高潮的希尔缇娜喘着粗气,挣扎地爬了起来,看到周围
满地的精液,「你们……你们真是的……好浪费……」已经站不起来的希尔缇娜
像母猪一样地四足并用,慢慢地爬着,咸湿的淫水从她撅起的小穴中缓缓流出,
一对足以自傲的奶子在胸前坠着,时不时地蹭到地上的石头,引得女人一声声娇
叫。
  女骑士默默地爬到每个士兵面前,一脸陶醉地嗅着把地上的精液,然后用舌
头将散发着恶臭的精液和着地上的泥土吃进了肚子里。
  如此大量的精液,把女骑士的肚子撑得滚圆,但希尔缇娜丝毫没有停下的意
思,依旧一滩一滩地嗅着,舔着,吞着。
  士兵们哪里受得了自己的指挥官如此淫靡的画面,刚刚射过精的肉棒还没来
得及软下去,就再次昂首挺立起来。
  「兄弟们,好戏,还在后面呢!」前面,传来了库尔克得意的吼声。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