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八章作为骑士的骄傲
  在几百个魔族士兵的视奸下,女骑士终于爬着把整个训练场上的精液全都用
舌头卷进了自己的肚子里,然后,希尔缇娜拖着被精液和泥土撑得快要爆掉的肚
子,艰难地站了起来。
  「嗝!」这位满身泥土精渍的赤裸着的魔鬼教官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打了个
嗝,却仍然努力地想要保持着威严,看上去甚是可笑。「你们都这么浪费,害得
本官,嗝!要撑死了。所有人!下不为例!」
  「接下来呢,就是考试环节了,不过,嗝!本官需要先要歇一会儿……嗝!
全体都有!你们现在!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修整!半小时后!按照次序!把你
们刚才用的棒法在我的身体上进行实战演习!打败我次数最少的二十个人!嗝!
将被惩罚进行三百公里的越野负重跑!」
  听到教官的嘴里说出这些话,士兵们感觉自己的下体就快被血液冲爆了,各
个硬得发紫,盘算着一会儿将有怎样的甜美盛宴。
  希尔缇娜说完这些,不再言语,拖着自己因为胀大的腹部而有些行动吃力的
身体,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半个小时后,白骑士一丝不挂地回到了自己的演武台上,腹部竟依然不正常
地隆起着,库尔克笑了笑,看来他的暗示十分成功,现在的她连排泄那些精液都
舍不得,一定是用了魔法把自己的肠胃封存了。
  不过如果一会儿的考试把她撑死了就不太好了吧?想到这儿,库尔克又皱起
了眉头,昨天怎么没想到这个,这下麻烦了,不管了,我先上去再想想办法。
  「长官,我先来吧!」库尔克挺着自己粗黑丑陋的鸡巴,走上了演武台。
  希尔缇娜一扬叶眉——她向来很欣赏能够主动提出和她决斗的战士,当然,
她还不能理解这次决斗的分量。「哦?好啊,来吧!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溃的!」
  库尔克闻言,也不说话,用自己肥硕的身躯挡住了士兵们的视线,回头给了
自己两位弟弟一个眼色。
  高尔克波尔克心领神会,把其余士兵和演武台分割开来,「你们先不要打扰,
一会儿有你们乐的!」
  魔族是一个血统意识极强的种族,库尔克之所以能够成为士兵长,就是因为
他身上流着长老布卡络斯的血,因此,库尔克的指示,其余士兵也只好遵从。
  库尔克确认没人可以打扰到自己之后,面对着满脸狐疑的女骑士,打开了戒
指上的开关。
  「忘记昨晚最后的命令,恢复正常吧,我的希尔缇娜。」
  「啊……」
  「你是谁?」
  「我是雪之白骑士,希尔缇娜。」
  「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给你们进行棒法考核。」
  「这才不是什么棒法考核,这只不过是一场乱交盛宴啊!」
  「乱……乱交……不……」希尔缇娜皱紧了眉头。
  然而此时的库尔克已经完全不用担心手镯的力量。「没错啊,按照你刚才所
说的,就是我们要分别和你做爱,不是吗?」
  「不……这怎么可能……」希尔缇娜用力甩着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过
来,但无济于事。
  「对,这不可能,但确实发生了,你确实这样说了,不是吗?」
  「……」
  「所以,你刚才不太清醒,对吗?」库尔克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充满
理智。
  「对……我刚才……昏头了……在说胡话……」
  「但如果一个指挥官收回了自己的指令,她就会在自己的部下面前尊严扫地,
不是吗?」
  「对……我不能……」
  「所以,既然你说了,就只能执行。」
  和茫然的双眼不同,希尔缇娜紧咬着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也……
只能这样了……」
  「你喜欢我们吗?亲爱的教官?」
  「谈……谈不上喜欢……」
  「对,何止不喜欢,你厌恶我们,你嫌弃我们,哪怕一闻到我们的味道就想
吐,就作呕,不是吗?」
  「是吗?……」希尔缇娜深吸口气,好像想起了什么,手猛地捂住了自己的
口鼻,防止自己真的吐出来。「唔!」
  「但你一会儿不得不和我做爱,和我们做爱,因为你已经说了,而且军中无
戏言,对吗?」
  「唔……」希尔缇娜露出极为懊恼的表情。
  「现在你的身体里有两个你,一个是昨晚的你,一个是原来的你,昨晚的你,
又骚又贱,是个一天不被操就活不下去的母猪,原来的你,是那个纯洁单纯,高
傲的女骑士。那你说,你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当然是后者……」希尔缇娜的脸上再次浮现出曾经的坚毅。
  「那如果是后者,一会儿就不会高潮了,对吗?」
  「当然……」
  「那如果你高潮了,你就是昨晚那头母猪,对吗?」
  「唔……」
  「记住,如果你高潮了,你就是那头母猪,无法改变。」库尔克似乎胜券在
握。「好了,醒来吧。」
  「啊……」希尔缇娜晃了晃头,立刻羞涩地遮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
  「怎么了?长官?不是要开始了么?」库尔克装得不知所措。
  「刚才……我好像有些昏头了,你们这些……低等生物,我怎么可能愿意这
样……」
  「那……我们……」下面的士兵们一阵骚动。
  「哎……算了……军中无戏言……我当然会履行我说的话,但……在这之后,
我会让你们全都忘记今天的事。」希尔缇娜恶狠狠地闭上了眼,似乎认命地接受
了一切。
  实际上,希尔缇娜没注意到,库尔克故意没有消除对自己嗅觉产生的暗示,
而集齐了满满一肚子魔族精液的希尔缇娜早已全身都散发着这股对她如同春药般
的恶臭,那坚毅的心神早已荡到九霄云外了。
  库尔克的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挺着自己的肉棒,噗嗤一下插进了
希尔缇娜湿润不堪的淫穴。
  「唔!」方才还是处子的白骑士怎么经得起如此刺激,差一点娇叫出来——
怎么会这么……难道我……不,不可能,我是骄傲的白骑士,我不能……
  「还挺厉害啊!」库尔克不断地抽送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希尔缇娜紧紧地咬
着自己的嘴唇,不多时,嘴角竟有一丝鲜血流出。
  库尔克看在眼里,并不理会,一边加大力度抽插着,一边伸出手开始揉捏着
教官的奶子。
  「唔……你……还没完吗……」女骑士强忍着一波一波的快感,「好……无
聊……快一点结束吧!」
  「别急嘛,难道是您忍不住了?」库尔克坏笑着,突然减缓了自己的动作。
  「谁……谁说的!我才没有!」女骑士哪里知道什么性技,还以为库尔克减
缓动作是因为快要结束了,放松了警惕。「快一点结束吧,麻烦死了!」
  「是吗?好,那我就如你所愿吧!」兽人突然往前一顶,开始更加剧烈地抽
插着自己已经暴起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啊!!!!」希尔缇娜被这突然的攻击一刺激,再也忍不住
快感的侵袭,高声地淫叫了起来。「怎么会这么!!啊!!!!不行!再继续下
去……要高潮了……不行……」
  「不行,不能高潮……啊……我怎么可以……啊!不行了!!!!慢一点!!!!
轻一点!!!啊!!!我求你了!!!!」
  希尔缇娜心中的骄傲在一点一点地被击垮,两行清泪顺着俊俏的脸庞倾泻而
下,这是希尔缇娜成人以来第一次流泪。
  「啊?骑士大人?您在求我什么?我听不到啊!」库尔克更加起劲地把女骑
士按在台上,不断地抽插着。
  「啊!!!!!不要!!!!!去了!!!!!!」
  「骑士大人!我也!啊啊啊啊!!!」库尔克怒吼一声,发起了最后的猛攻。
  女骑士两眼一翻,身上的力气好像都被卸下去了一样,大量的淫水从希尔缇
娜柔嫩的小穴中喷涌而出,同时,雪之白骑士也迎来了自己人生当中第一次内射。
            第九章作为教官的坚持
  库尔克耸了耸肩,相对于他之后其他士兵交出的动辄20以上的答卷,自己
的「1」显得确实有些寒酸,但这又算得上什么呢?
  毕竟他已经赢了,在和那个女骑士的较量当中——自己射出来之后女骑士如
欲求不满的母畜一般发狂地不断高潮的表现正证明着这一点。
  这就够了,不是吗?想到这儿,库尔克竟颇为自得,能设计征服当今这个大
陆上最强的人类女骑士,家族世代守护的血泉还真的是能量无穷。
  话分两头,经历了长达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性爱,饱经训练的女骑士的身体
终于吃受不住了。当希尔缇娜摇摇晃晃地挺着消化了足足得有30斤精液的肚子,
回到自己的床上时,她再也无法提起自己的精神了,也不管得洗去自己身上黏着
这灰尘的脏兮兮的精液,一头便栽到了自己未染纤尘的床上,昏睡了去。
  等到希尔缇娜再次穿着自己标志性的骑士服出现在演武台上,已经是第三天
的上午了,不过此时,再也没有人心存畏惧地低着头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四面
八方汇集而来的,三百多个充满肉欲和淫乱的视线。
  女骑士耸了耸肩,并没有在意,反而用力地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魔族体臭,
脸上一阵痴态,不由自主地赞叹道:「嗯……真好闻……每次一闻到下面就湿透
了呢……」
  说完,竟用右手直接把下摆撩开,露出自己才破处不久但已经饱经风霜的小
穴,用左手轻轻拨弄着自己已经勃起的阴蒂。
  「啊……做爱真的很舒服,这几天闻着你们的味道自慰了好多次,好奇怪,
以前怎么从来没注意到呢?」
  「哎?等下,你们急什么?」希尔缇娜看到下面的士兵又开始想围过来,娇
嗔道,「我还是你们的教官,我的任务是训练你们成为优秀的骑士,这一点不会
改变,你们明白吗?如果有人敢不听我的命令,我就施个魔法让他再也硬不起来!」
  下面的士兵听了,自然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好站在原地,想看看自己的「教
官」想弄什么名堂。
  「嗯~ ……这才好……今天是真的棒法训练,听清楚,才不是之前的那种哦!」
白骑士好像想起了之前的盛宴,满脸潮红,左手的手指更加用力了些,引起了一
声喘息,「啊~ ……之前那个不太对,今天的才是真的,你们听好,库尔克三兄
弟出列,啊~ 其余人,均分成四个团,进行对阵演练!具体战法是:每个团选出
六个人作为先锋,余下众人五人一组,分为十五组,每组按照雁型站位……」
  听着这不时带着娇喘的战法训练安排,库尔克不得不对眼前的这个人类女性
刮目相看了——就算之前经历了那么强烈的刺激,作为教官的原则竟丝毫未减,
哪怕一边忍不住自慰,一边依然能够条理清晰地对自己的部下布置着战术要点,
真不愧是雪之白骑士啊。
  「进行两两对阵之后,决出优胜团,奖励就是,和我做爱!」希尔缇娜娇媚
地说完了今天的任务,又打了个响指,「现在,你们的手掌和我的小穴肉壁连接
上了哦!拿起你们的铁棒,让我感受到吧!」
  说罢,女骑士突然又侧过身红着脸对着已经出列的三兄弟说:「你们三个,
上来。」
  三个魔族士兵互相对视了一下,知道好事儿来了,便争先恐后地爬上了演武
台。
  「你们三个,帮我看着他们演习好不好?因为……我快忍不住了……」希尔
缇娜说罢,不等他们答话,便如那天晚上一般,脱光了衣服跪在了三人中间,主
动地扒落三人肥大肮脏的裤子,来回吮吸着三人粗大的,已经勃起的肉棒。
  「已经这么骚了?我的教官?」高尔克不怀好意地调戏着。
  希尔缇娜瞪了一眼,没有回应,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贪婪地吮吸着。
  库尔克想起了什么:「我看你这么骚,是不是该改一下称呼?」
  「虎虎次(好好吃)……唔……」希尔缇娜一边含着库尔克的肉棒,一边心
不在焉地问:「改坑呼(改称呼)?」
  「嗯,我看,以后你在我们面前就自称母狗吧,然后管我们三个叫主人,管
其他士兵叫大肉棒哥哥,怎么样?」
  「嗯?可是我是你们的教官啊!这怎么行?」女骑士吐出肉棒,抗议道。
  「那不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给你吃肉棒和好吃的精液了哦!」
  「啊?这更不行了!不行不行……必须要给我的……」希尔缇娜露出为难的
表情。「不然我会想要得发疯的……」
  「所以,你答不答应?」库尔克作势要穿上裤子。希尔缇娜见状赶忙应允:
「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快给我吃啦!」
  「你答应?我怎么没看出来啊,怎么还是用原来的自称?」
  希尔缇娜满脸通红:「唔……好好好,我……母狗重新说,母狗答应主人,
答应大主人,快给我……不对,快给母狗吃肉棒呀!」
  「哈哈哈,那就成全你这条小母狗!」库尔克哈哈大笑。
  希尔缇娜闻言,不等库尔克动手,立刻拔下库尔克的裤子,疯狂地吸吮起来。
  库尔克只觉下体一阵压迫,差点就精门失守,忙强忍着,抬起头想转移一下
注意力,却看到下面的四个方队愣愣地看着台上,「你们!别光看着我们了!赶
紧决出胜负啊!好决定今天哪些人来草这条母狗!」
  「是!」三百多个战士齐声达到,然后对战的两个方队如同为了争夺交配权
的凶兽一般,厮杀在了一起。
  希尔缇娜完全沉浸在了三条肉棒之间,狂喜着,撸着这根,吸着那根,偶尔
还用自己硕大的胸部挤挤,极尽所能地服侍着眼前的三个兽人,全然没了当初那
个高傲圣洁的骑士的影儿。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