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65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忽悠
 
  当年的战国时代,一国雇佣被称为『最强一族』的森之千手,另一国必定雇 佣其死对头宇智波一族,两族死亡率相当之高,柱间的第一任妻子便是死在与宇 智波一族的对抗之中,只留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纲手的父亲,然而纲手出生不 久,其父同样阵亡在两族的对抗之中。
 
  后来初代平定乱世,与火之国签订协议,建立了一国一村的制度,成为初代 火影,因妻子早亡,又因政治需要,便取了第二任妻子漩涡水户,水户生下一子, 便是千手一族现任族长千手一雄,千手一雄年过四十才生下一子,便是千手绳树, 这也是为什么二十四岁的纲手会有一个十一岁的弟弟的原因。
 
  漩涡水户虽不掌权,且年龄比大长老大不了几岁,但辈份奇高,就是大长老 千手一鹤也不得不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伯母大人』。
 
  水户并不与其子住在一起,年事已高的她喜好清静,便在驻地偏远处建了一 座小木屋,此时木屋的不大的客厅中却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里屋中还时不时传 来『嘤嘤』的哭泣声。
 
  刚刚安慰完玖辛奈的水户走进客厅,心中虽怒,但早已做到了喜怒不行于色, 一言不发的坐到主位之上,扫了一眼两侧的人群。
 
  左侧坐着的便是千手一族的当权四人组,首位便是族长千手一雄,五十来岁 年纪,一脸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次位坐着大长老千手一鹤,依然一幅波澜 不惊的模样,只是眉间微微皱起,往下便是二长老千手一坤,平时总是笑眯眯的 脸上冷得能掉下冰渣,最下手便是三长老千手一宵,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身后 则是站着千手源溯、千手源叶和千手卫道等暗部成员,至于千手源风,此时正跪 在大堂的正中。
 
  千手一宵的父亲乃是二代火影的绝对心腹,被二代火影任命为三长老,子承 父业继承三长老之位后,不想只生了个女儿,后来打起隔代继承人的主意,便在 依附自己的族人中选了个女婿,不料依旧是个外孙女,希望落空的他也没了雄心 壮志,只想守住现在的家业,成为一个典型的墙头草。
 
  右侧首位之人穿着一身火影袍,斗笠放在身前的几案上,身材消瘦,正是三 代火影猿飞日斩,此时的三代刚刚四十出头,正值当打之年,忍界巅峰强者之一。 
  次位坐着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美妇,一身和服,乃是木叶参谋之一的转寝 小春,实际年龄其实也已过四十。二人身后同样是属于三代的暗部成员。 
  「说说吧,这事怎么办?」水户突然开口道,却是没人回答。
 
  良久,二长老一拍桌子,怒道:「还能怎么办,卫道,去,宰了你这孽子!」 
  正跪着的千手源风闻言大惊道:「爷爷,我可是你的亲孙子啊,她玖辛奈虽 然住在我们千手一族,可她毕竟是个外姓之人,你真的为了一个外姓之人要杀我? 大不了我娶了她就是了。」
 
  「蠢材!卫道,还不动手?」二长老大怒,眼前的孙子平时人模狗样,没想 到却是烂泥糊不上墙。
 
  千手卫道一阵为难,真杀,他下不去手,不杀,他又没有反抗老爹的勇气, 好在大长老及时解围道:「一坤,别胡闹。」
 
  「老大,别拦着我,这样的蠢材留着也只会继续败坏我族的名声。」二长老 恨恨道。
 
  大长老却不再说话了,再多说就有拉偏架、演双簧的嫌疑了,倒是身后的千 手卫道闻言松了口气,也就假装没听见老爹的命令了。
 
  此时转寝小春却是道:「玖辛奈是怎么回事想必在坐的都知道,万一她出现 什么意外,那麻烦可就大了。」
 
  大长老眉头却是锁得更深了,想要完美控制九尾,必须查克拉量大,而且擅 长封印,确实没有比漩涡一族更适合的人选了,此时不得不开口,只得道:「看 来首先一定要确保玖辛奈不做傻事,其它的可以慢慢谈。」
 
  「哪有那么简单,她真要寻短见我们还能拦得住?」族长千手一雄怒道,他 当然听得出大长老是想蒙混过关,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好不容易抓住把柄不敲点 利益下来怎么行?
 
  猿飞和小春对视一眼,默不作声。
 
  大长老也知道这事多半蒙混不过去,但还是想争取一下道:「还请伯母去和 玖辛奈沟通一下,看看如何才能平息玖辛奈的怒气。」
 
  二长老双眼一亮,若是当事人都不追究了,在坐的自然就没借口敲竹杠了。 
  千手一雄脸上一紧,心道老小子打的好算盘啊,真接跟当事人沟通,那我们 怎么办?正要说话,却听见一声怒斥:「杀了他!」
 
  玖辛奈不知何时走进了客厅,还带着泪痕的小脸上愤怒异常,眼睛恨恨的瞪 着千手源风。
 
  「奈奈,你怎么出来了?」水户一惊,赶紧起身道。
 
  「奶奶——」玖辛奈小嘴一憋,扑入水户怀中,又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 水户并非玖辛奈亲祖母,只因玖辛奈来到木叶便是由水户亲手抚养,便如此称呼 了。
 
  「奈奈不哭,不哭。」水户也不得不拍着玖辛奈的后背哄了起来。
 
  大长老和二长老顿时尴尬了,另外三人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喜色,玖辛奈表现 得越是要死要活,他们能攫取的利益也就越多。
 
  好不容易哄好了玖辛奈,水户见下面几位都不说话,心中有气,道:「这事 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吧。」
 
  大长老心中叹了口气,水户虽是族长生母,但基本不管族内之事,这也是大 长老能称霸族内的原因之一,听这语气,是要准备拉偏架了,刚想牺牲些利益认 输,只听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或许我有办法。」
 
  大长老转身一瞧,竟是自己的孙子千手源溯。
 
  「黄口小儿,别胡闹,还不快闭嘴。」族长千手一雄心中一怒,眼看大长老 就要认输了,竟又横生枝栉,忍不住骂道。猿飞和小春看了眼源溯,没有说话, 既然有千手一雄打头阵,他俩自然没必要做恶人。
 
  趴在水户怀里的玖辛奈也挺直了身子,怒道:「千手源溯,你兄长罪大恶极, 你说什么都没用。」
 
  源溯见各位大佬没注意力都要自己这边,这才缓步走到千手源风身旁,一一 行礼道:「各位,我想和玖辛奈小姐单独谈谈,或许我能让玖辛奈小姐不予追究。」
 
  千手一雄见源溯丝毫没将他的话当回事,大怒道:「千手源溯,这里哪有你 说话的份,还不快退下。」
 
  「族长又何必这么急着让源溯退下,说不定他真能解问题也说不定,难道说 族长其实根本就不想解决问题?」二长老见源溯表情自信,且知道他平时素来机 智,心中升起一丝希望,也就出声呛道。
 
  「你——」族长一窒。
 
  大长老暗道反正输了,就任由自己孙子去搅和一下也无妨,也不理会二人斗 嘴,看向猿飞日斩道:「三代,你看呢?」
 
  猿飞日斩其实也是来瓜分利益的,若是源溯真能说服玖辛奈不追究,那他也 没办法躲在一旁分蛋糕,但他毕竟身为火影,做事必须公正,起码表面上必须公 平、公正,不得不道:「若能让玖辛奈不出意外也不追究,那自然最好。」 
  见猿飞日斩同意,大长老又朝着水户一行礼道:「伯母,您看——」
 
  水户叹了口气,拍拍玖辛奈的后背,轻声道:「奈奈,你就去后屋跟源溯聊 聊吧。」
 
  玖辛奈嘟着嘴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对着源溯冷哼一声,才恨恨走了进去。 
  「多谢曾奶奶。」源溯先是向水户行了一礼,才跟着走了进去。
 
  「说吧,你想怎么聊?」玖辛奈站在房内,一见源溯进来,冷着脸道。 
  源溯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我知道你痛恨的不是第一次被人夺走,而是 不是被水门君夺走的。」
 
  「你——」玖辛奈俏脸一红。
 
  源溯见玖辛奈表情,知道自己猜得不错,又道:「你眼下最要紧的不是杀了 千手源风,而是如何让水门君不嫌弃你,只有这样,你才能继续和水门君在一起。」
 
  玖辛奈脸色一暗,她确实想和水门在一起,泣声道:「我现在还有什么脸和 水门君在一起。」
 
  源溯见苗头不对,继续忽悠道:「你想一想,现在摆在你眼前的有两条路, 一条是让水门君不嫌弃你,继续和你在一起,以后结婚生子,一条是你主动退出, 从此不见水门君,然后躲在阴影里默默的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你自己选 择吧。」
 
  玖辛奈一听,好强的性格让她觉得这段话格外刺耳,暗道:「是啊,难道我 要默默看着水门君和别的女人走进婚姻殿堂,而自己只能在暗处孤独终老?」 
  「你有什么办法?」玖辛奈低着脑袋轻声道。
 
  成了!源溯心里松了口气,接着忽悠道:「这种事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接受 不了,所以绝不能让他知道,最起码现在不能让他知道,所以必须让所有知道内 情的人绝对保密。」
 
  玖辛奈犹豫道:「可,可他说——你那天也听到了。」
 
  不就是水门说任务一结束就回来帮你开苞么?源溯心中暗笑,嘴上道:「我 有个办法,可以让水门君和你亲热时以为你还是处女。」
 
  「什么办法?」玖辛奈急道。
 
  源溯道:「这个法子我还要准备一段时间,暂时保密,好在水门君这次的任 务没几个月也回不来,时间倒还充足,水门君回来之前你来找我就是了。」 
  「保密?你不是骗我吧?」玖辛奈将信将疑。
 
  源溯苦笑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以后只要你一寻死觅活,这事就又回到 了原点。」
 
  玖辛奈一听觉得有理,哼哼两声道:「算你聪明,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要防着万一被水门君知道了,也要让他不嫌弃你才行。」源溯 趁机诱惑道。
 
  玖辛奈性格本就强势,一听之下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道:「那我该怎么做?」 
  源溯接着忽悠道:「这就要分两步了,第一步上让他不愿嫌弃你,第二步是 让他不敢嫌弃你,只有这样,水门君才能被你牢牢的抓在手中。」
 
  「怎么不愿?怎么不敢?」玖辛奈接着问道。
 
  源溯一笑道:「想让他不愿嫌弃你,就要从你自己入手了,你想一想,如果 你的床上功夫过人,每次都把他伺候得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他还愿意嫌弃你吗?」
 
  玖辛奈又是俏脸一红,羞道:「那怎么让他不敢嫌弃我?」
 
  源溯双眼一眯,冷声道:「古语用『无毒不丈夫』来形容男人,又用『最毒 妇人心』来形容女人,说到底也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意思,想让他不敢嫌弃 你,就要看你心够不够狠,手够不够辣了。」
 
  果然不服输的性格让玖辛奈深吸口气道:「说说看。」
 
  「好。」源溯先是夸奖了一句,然后终于暴露了自己的恶毒计划,「想要让 他不敢嫌弃你,你就要让他除了你之外再也碰不了别的女人,这样他才会对你呵 护备至,只求你在他需要的时候赏他一次。」
 
  「除我之外再也碰不了别的女人?」这句话明显符合玖辛奈的味口,双眼一 亮,但旋即又摇头道,「这怎么可能?」
 
  源溯笑道:「怎么不可能?你可听说过『无欲丸』?」
 
  「『无欲丸』?没听说过,是什么?」玖辛奈好奇道。
 
  源溯狞笑道:「这是我的曾爷爷二代火影大人开发的一种药,当年木叶刚刚 建立,我千手一族为了向宇智波一族示好,初代大人便将自己最小的妹妹嫁给了 宇智波斑,可宇智波斑天生性欲旺盛,结婚之后还经常出去鬼混,于是曾爷爷出 于报复便开发了这种药,让妹妹暗中给宇智波斑服下,其药性能让男人终身不举, 只有通过解药暂时稀释药性才能行房,自那以后宇智波斑就再也没有出去鬼混了。 你想想,连宇智波斑这种强者都中招了,何况水门君。」
 
  「还有这种药?我怎么没听人提起过?」玖辛奈一脸惊讶。
 
  源溯得意道:「当时知道这种事的只有三人,宇智波斑夫妇和我曾爷爷,宇 智波斑夫妇自然会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而我曾爷爷却是将这件事记录在一本手 札上,我也是无意中才看见的。」
 
  「这——」玖辛奈一脸犹豫,她是真心喜欢水门,不想伤害水门,但若不如 此,万一知道真相的水门一脚把他踢开,她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见玖辛奈犹豫,源溯决定再加一把火,阴阴道:「奈奈,这可是把水门君拴 在你身边的唯一办法了,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你可就只能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 睡在别的女人的床上了。」
 
  果然,玖辛奈眼神慢慢坚定走来,道:「好,就这么办。」
 
  不过马上又道:「你那药不会有别的副作用吧?如果你敢陷害水门君,大不 了我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放心,我也是想解决问题。」源溯马上摆出一幅大仁大义的模样。
 
  玖辛奈这才放心下来,沉默了会,又扭捏道:「你说的那个——过人——我 该怎么做?」
 
  源溯一愣,才想起她说的是『床上功夫过人』的事,于是道:「当然是找人 多练习了,不过水门君肯定不行,万一你功夫没练到家他就发现真相那就完了。」 
  说到这他就不再说了,再说自己的恶毒用心就暴露了。
 
  「你不是还有『无欲丸』吗?等水门君一回来就给他吃下去不就行了?」玖 辛奈连忙问道,她是真的不想再找其它男人了。
 
  「那东西又没留下实物,只有配制方法,我还得慢慢研究呢,短期内肯定是 不行了。」源溯说着,又一脸坏笑道,「要不,千手源风怎么样?」
 
  「别提他,我恶心。」玖辛奈一脸鄙夷道,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道,「对 了,千风源风怎么处置?我总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吧。」
 
  源溯早就想好了出气的办法,帮玖辛奈出口恶气,也是帮自己出口多年来的 恶气,笑道:「先按家法杖三十吧,然后把他赶到战场上去,是死是活就看他的 造化了。」
 
  所谓杖三十,可不仅仅只是打三十杖这么简单,而是一根粗木打断了算杖一, 杖三十的后果不死也得脱层皮。
 
  「嘻嘻,没想到你这人这么坏,连自己的兄长都下得了这么狠的手。」玖辛 奈嘻嘻一笑,头一次觉得这个千手源溯没那么讨厌了。
 
  「彼此彼此。」
 
  玖辛奈当然知道源溯的『彼此』是什么意思,但只要一想到水门以后只属于 他一个人时,下身就有些湿润了。
 
  看着源溯轻轻『哼』了一声,这才昂着小脑袋一脸得意的向门外走去。 
  「第一,这件事必须保密,谁也不许泄露出去。」
 
  「第二,把千手源风按家法杖三十,然后去战场上戴罪立功,我什么时候不 生气了他才能回来。」
 
  「第三,被千手源风收卖的那个一乐必须死。」
 
  「只要你们答应这三件事,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玖辛奈站在水户旁边 面看着众人,无表情的说道。
 
  杀死一乐,也是源溯向玖辛奈提议的,玖辛奈不想一乐把事捅出去,源溯更 不想,要不然他的麻烦就大了。
 
  「第一件事我答应,我以火影的名义宣布,现在正式下达封口令,谁也不许 泄露出去。」猿飞叹了口气,看来这件事是捞不到什么便宜了。
 
  千手一雄心有不甘,但当事人都不追究了,他也没办法。
 
  二长老想了想,道:「第三件事可以答应,我让暗部去动手,把人皮剥下来, 过几天重新开业,没人会注意。至于第二件事,是不是——」
 
  「第二件事也可以答应。」二长老话未说完,大长老就开口道。
 
  二长老见状,也是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有暗部的保护, 千手源风在战场上也吃不了什么亏,只是回不来而已。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就都散了吧。」水户最后开口道。
 
  于是众人又齐齐起身,向水户行了一礼,这才依次走了出去,只有族长和千 手源风还留在这里,呆会族长还要派人给千手源风执行家法。
 
  出门之后,众人分开,大长老和二长老一系走在一起,二长老回头道:「今 天还真是多亏了源溯了。」
 
  「二爷爷不必如此,源风兄长怎么说也是我的兄长,应该的。」源溯谦虚道。 
  「打虎亲兄弟啊。」二长老叹口气,摇摇头,与大长老分道扬镳,二人并不 住在一起。
 
  「兄长,源溯兄长——」源溯心中得意,跟在大长老身边缓缓而行,只听得 的面有人喊自己,于是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小正太正气喘虚虚的追了上 来,正是千手源叶。
 
  待小正太跑到跟前,出言道:「源叶,怎么了?」
 
  「兄长,你怎么突然帮起千手源风那家伙了,我可是等着看好戏呢。」小正 太愤愤道,千手源溯还好一些,他可是与千手源风住在一起的,天天被千手源风 欺负,好不容易有了报复的机会,自然是落进下石到底了。
 
  源溯摇摇头道:「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兄长——」
 
  话未说完,小正太怒道:「我没有这种兄长——」
 
  源溯不好解释,只得道:「没看见连三代都来了么?这分明是冲着两位爷爷 来的,我不帮他,说不定他的境况比现在还要好一些。」
 
  「真的?」小正太一脸茫然。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源溯无奈道,他说的其实也不假,若 是二位爷爷付出足够的利益,族长与三代等人肯定不会管千手源风受没受到惩罚 了,说不定心里还巴不得千手源风再干一票呢。
 
  「哎,可惜了。」小正太一脸不甘。
 
  「算了,回去吧。」源溯说完也准备抬脚就走,却再次被小正太叫住「等等 啊,兄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源溯一头雾水。
 
  小正太双手握拳,一脸焦急的模样,愤愤道:「兄长,你可是答应过帮我追 到小琳的。」
 
  源溯一拍脑门,还真把这事给忘了,小琳就是原着中大名鼎鼎的野原琳,平 民出生,与卡卡西他们同龄,今年一起进入忍校就读。
 
  「我昨天刚刚毕业了,没办法了,我总不至于为了你这点破事再回忍校读书 吧。」源溯双手一滩。
 
  「什么?兄长你毕业了?你不会是不想帮我才故意毕业吧?」
 
  「至于吗?为了你这点破事提前申请毕业,我还有事,先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