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八章再试牛刀
  男女之间一旦捅破那层纸,便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不需要试探和揣摩,少了
顾忌,唐飞精力和体力的恢复,让他再次血往上涌,扑向了甄研。
  甄研刚刚恢复些的理智又被他的激情冲昏了。刚才的激情太冲动,有如囫囵
吞枣,猪八戒吃那人参果,心急了些,根本没来得及细细品味便下了肚,积攒多
时的浴火得以释放,有如饿了多日的人,吃了个饱饭后,现在可以尝尝饭菜的味
道了。
  俩人边激吻,边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甄研贪婪的感受着这光滑而又极具
弹力的肉体,唐飞则感叹有别于璇儿的另一种女人的感觉,那是一种很熟悉,很
亲切的感觉,那丰满的肉体,不是她们年轻少女比得了的,有如青苹果虽然光滑
水嫩,但青涩,不如熟苹果来的软糯香甜。
  继续向下探索,刚才根本没来得及,可刚要继续,又被甄研打断了,甄研突
然想起,完事后还没洗澡,身上都是汗渍,肉穴处满是泥泞,不清洗,如何受得
了:「呀、、、、不行、、、身上黏糊糊的都是汗,得先去冲个澡,我冲完了你
也得冲。」
  「妍姨、、、、不用了吧、、、、」唐飞一脸的不舍,怕刚获得的幸福转瞬
即逝。
  「还不是你、、、、下面被你弄的那么湿,还射了那么多,都流出来了、、、」
脸一红,竟说不下去,起身拽着他的浴巾跑了出去,那背影,削肩,束腰,丰臀,
美不胜收,让他不禁想起璇儿有一天也会拥有同样丰满的身材,想到璇儿,心猛
的一沉,「嘶、、、」刚才发生的一切如何面对璇儿啊?
  刚想到这,甄研的背影一闪出了房门,门关闭的那一刻甄研回眸一瞥,唐飞
就如中了魔一般,又把自惭内疚抛到九霄云外。每到这时候,男人多半交给下半
身思考,他的第一想法是冲进浴室,来个鸳鸯浴,既激情有情趣,又不耽误时间,
否则自己在屋里等着岂不度时如年?
  想到这里,蹑手蹑脚的尾随去了浴室,不知是甄研故意还是是无意,门竟然
没锁,氤氲中,风韵玉体时隐时现更是勾人心魄,哪里还按捺得住,扑过去将娇
躯揽入怀中,换来娇呼连连。
  甄研被这突袭弄得惊羞交加,竟显小女人态:「啊、、、、这么坏、、、、
让人一刻不得闲、、、」这一句叫的唐飞更是骨酥肉麻。将每人搂在怀里,柔若
无骨般,恨不能和自己糅为一体。
  相拥站在花洒下,互相揉搓,本意是为对方洗浴,可更像互相的爱抚。刚才
的激情,二人太冲动只在乎感觉,没空细端详对方的身体,这会的机会恰好,刚
才那会唐飞就想细品一会那对丰乳,结果被心急的甄研拽了上去,这会当然要过
足了手瘾,口瘾,两只手一手一个捏抓着,吹弹可破的肌肤使人不忍用力,那如
熟透红枣般的乳头,让人垂涎欲滴,忍不住轻含在嘴里,慢慢吸允,仿佛真有甘
甜乳汁涌出一般。
  甄研被揉捏亲允的有些迷离,氤氲中,恍恍惚惚的看着那充满青春活力的肉
体用手贪婪的抚摸着,更看向那胯间巨棒,直通通的一根,头如鸡卵,茎上青筋
并不明显,可能与年龄有关,颜色很浅,和胀的血红的龟头比起来更色差明显,
顿让甄研爱不释手,就想俯身爱抚把玩一番,原来捣的自己欲仙欲死的就是这物
件。
  可唐飞根本没给她机会,已亲吻到肚脐,容不得她弯腰。唐飞怀着激动的心
情也想看一看让自己神魂颠倒的香窑是何摸样,一看之下更是让人怜惜,肉穴周
围毛毛稀疏,并修剪的不杂乱,大阴唇平整并无突起翻转,此时因兴奋而微微张
开,露出里面鲜嫩粉红,煞是好看。
  忍不住上去啄了一口,刺激的甄研浑身一颤,那肉蚌开口处便有丝丝亮线垂
下,唐飞忍不住用舌头挑入口中,涩涩的没有味道,用嘴又啄了两下,便把整个
肉鲍含在嘴里尽情吸嗦起来。
  甄研并不是没有被口交过,与蒋晨在一起,口交是重头戏,可都没有今天让
她来的震颤,兴奋的浑身发抖,靠在浴室的墙上,双腿叉开以方便唐飞吸允舔舐,
可浑身发软,很是站立不住的感觉。女人是感性动物,只有动情才会全身心的体
验性的快感。
  唐飞见她反应如此剧烈,便更使出浑身解数,把和璇儿一起摸索出来的全部
施展出来,甄研看着唐飞如此痴迷自己的身体,想着自己多少个夜晚是幻想着和
他激情,没想到,今天终于成真,似在梦中,越是想着越是激动,快感来的越发
强烈。
  随着下身一阵麻酥,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强烈的快感从胯间扩散开来,阴
道阵阵紧缩,股股爱液喷了出来,唐飞正将舌头伸进穴内搅动,竟被喷了一嘴一
脸,见妍姨竟被自己口到吹潮,便更不松懈,嘴还在不停舔舐,而甄研只能任凭
自己滑坐到浴室的地上嘴里忍不住:「天哪、、、、、、要死了,要死了、」
  淋浴还在喷洒着,高潮后的女人更喜欢缠绵,唐飞已从神秘泉,向上吻,长
途跋涉的两唇终于吻在了一起,唐飞嘴上还沾满着爱液。甄研又摸到那棒状物,
内心不禁一动,这物件都快成了自己的心结了,每次都是幻梦中相见,今天一定
要看个真切。
  把唐飞拽了起来,让他靠墙站着,自己则俯下身,轻轻撸动那肉棒,包皮翻
转,红彤彤闪着水嫩亮光的龟头时隐时现,忍不住舌尖点了点,唐飞如被电了般
一抖,肉棒也跟着蹦了两蹦。
  威猛又不失萌萌,喜煞人了,禁不住把那胀的有些发紫的头含在了嘴里,那
一刻,唐飞头向后仰,嘴里「嘶、、、」的一声,甄研的技巧,少有匹敌,唐飞
直感到被柔软,润湿包裹,时而紧实,时而松弛,偶又有那灵活肉感之物刮来扫
去,快活无比。
  别看唐飞那话儿粗长异于常人,但在甄研这里照样深喉,张弛有度,舒爽的
唐飞边享受,手边抚摸她头发时,禁不住紧张兴奋而手会加力,但又怕弄疼了她,
低头看一眼,马上回避,不敢直视,那美艳绝伦的面孔在为自己尽情舔舐那物,
怕在这画面看了会忍不住爆射出来。
  甄研把那话儿在嘴里抽送一阵,在拔出来舔舐一会,在拂动亲吻把玩一阵,
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可唐飞哪里还受得了如此撩拨,低吼一声便拽起甄研,翻转
身体,甄研双手扶墙,唐飞迫不及待的扶着那肉棒,对着美鲍捅了过去。
  甄研「啊」的一声,到很享受这强势侵入,尽显男人风范。美鲍内一直都盈
满爱液,肉棒好不费力的一杆入底,舒爽的唐飞又低吼了一声,看着眼前的蜂腰
美臀,状如鸭梨,线条之美,有如艺术作品,而如此美艳动人之物竟被自己的肉
棒插入着。
  这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感,便更大力的开始抽送,因为肉茎太粗大,肉穴内的
嫩肉随着抽送时隐时现,爱液被刮擦,挤压的从肉穴四周分溢而出。美臀随着撞
击而如波浪般震颤着。
  二人多没有说话,只有甄研那绵长的呻吟,极具魅惑,唐飞的吼声极具震撼,
无怪乎有的专家称青年与少妇是最佳搭配组合,都是出于生理最佳状态,都能最
完美的体验性的快乐。
  没有语言,没有花式,只有简单的抽插冲撞,身体和感觉,甚至每个细胞都
在体验,品味着那无与伦比的快感,直至最高潮。
  体内最深处的爆射,让二人都进入了暂昏状态,等略清醒,肉棒并没有拔出,
甄研略直起身子靠向后面的唐飞,并转头迎接了他的一个深吻。
  「洗一洗该出去了,我还要好好洗洗、、、听话。」唐飞还意犹未尽的想搂
在一起缠绵一会,可甄研知道时间差不多了:「还不快点,一会你妈妈该回来了,
真是吃不饱的馋猫。」
  当二人再次衣着整齐的面对时,甄研有点严肃的:「小飞,今天的事,咱就
当从未发生过好么?」
  唐飞心一沉,虽然预料到会有这一幕,但真的面对有力莫名的伤感:「可、、、、、、、」
  「都是我不好,我是长辈,可却没把握住,没控制住,结果犯了这不可饶恕
的错误,你能别怪妍姨么?」
  唐飞有点诚惶诚恐,不知甄研突然间为何这么严肃:「不、、、不是、、、、
您的错,都是我不好、、、、、是我、、太冲动了。」
  甄研用手指抵住他的嘴:「嘘、、、、不要说了,反正咱就当今天什么也没
发生,以后也不会发生、、、、否则,如何面对璇儿,如何面对你妈妈、、、、、」
  唐飞心里一痛,想找回一个挽回的理由:「可、、、、」可是真的没有,伸
手想去握住嘴边的手,可又被甄研的眼光制止,并转身走出了房门,门关上那一
刻,二人的心情都跌到了谷底,相比之下,恐怕甄研心痛的感觉更甚于唐飞,之
前她对唐飞的感觉只是偷摸私下里意淫一下,可真的真实接触以后,只有她自己
才知道,那感觉是多么的让人迷恋。
  伤感总归要伤感的,吃晚饭的时候,唐飞是在紧张慌乱,不安中度过的,如
同头次做贼,虽然是黑暗中,偷摸完成的,不太有可能有人知道,可就是莫名其
妙的感觉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干了坏事似的,特别是在老妈面前,这感觉更是明显。
  可看妍姨,真的如同什么事没发生一样,照样和往常一样,谈笑风生,甚至
还要热情。唐飞不得不感叹,难道女人天生就是演员么,怎么会做到跟什么都没
发生一样呢?
  唐飞的紧张是多余的,老妈更关心他的伤是如何来的,严不严重,这倒不用
隐瞒,甄研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添油加醋的大加鼓吹赞扬了一番,弄得蒋晨
的担心顿时缓解了不少。
  不该发生的发生了,但生活还的继续,第二天早上给他准备了早饭,和一顿
叮嘱后甄研和蒋晨早早的就走了,留下他一人,看着昨天留下的痕迹,似乎还能
隐约看到妍姨那一颦一笑,是那样的迷人,唉,妍姨应该是对的,本不该发生,
那就当没发生吧,否则跟任何人,甚至自己都没法交代。
  不禁想起这次回来的目的,是要干出点成绩的,不是挣多少钱,而是为了证
明自己。与其看着这场景悲伤回忆,不如出去闯闯。
  这次要试试妍姨的策略如何,换上了一身塑身的黑色西装,扎上领带,穿上
皮鞋,头发梳的三七开,很修整,这么捯饬一番后,让他第一感觉就是浑身的不
舒服,这也太板人了,哪有休闲装牛仔裤来的随便舒适。没办法,为了事业,总
要牺牲一些东西。
  甄研警告他,出去办事,这身行头很重要,其次那座驾更重要,在国内,那
不仅是一个代步工具,其实更像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证明,把这两件准备充分,事
成不成不说,肯定会有个好的开头。
  既然要显着庄重沉稳,那只能开着奔驰的三厢车最适合,一路开下来,是够
沉也够稳了,连自我的感觉都成熟多了,似乎一下子成了成年人,难道包装和道
具对人心理暗示会这么强烈?
  再次走进一家医院,不知是自我感觉,还是怎么,立马感觉和以往不同,周
围人纷纷投来关注的目光,特别是女患者,女护士,女医生,那或直视,或偷瞄
或一瞥,无不放着光,含着情,荡着波,而男士们的目光无不带着些许酸酸的味
道。
  唐飞被瞧的自信心爆棚的感觉,腰拔的也更直了头扬的也更高了,不过同时
也有些迷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审美有问题?以前的自己虽然
自我感觉相当不错,但从没有过这么高的关注度和回头率啊。
  熟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不是没有道理,他这一身虽然和职业装一个色系,
但名牌就是名牌,那面料,做工和剪裁不是普通职业装可比,再加上他那健美挺
拔的身材,秀气的脸庞,那一走一过,有如男模走台,想低调都难。
  这样信心十足的来到院长室,真的没了之前遇到的怠慢和藐视,似乎很认真
的听完了他的介绍,但最后给出的回答还是不行,人家解释的也很到位,医院确
实需要很多医疗设备,但多是检测观察用的,而唐飞介绍的这种是诊断用的,这
在医疗界还算新生事物,没有先例,没法弄。第一反应也是这种东西算是鸡肋吧,
可有可无的感觉,如果你这个行,养那么多医生做什么?
  接下来又走了两家医院,结果一样,连过程都雷同,就如同国内的城市和建
筑,瞧着都眼熟,看着都类似。由早上的意气风发,信心十足到这会的越来越郁
闷,我这东西这么精巧,技术上已经很成熟,怎么就卖不出去呢?问题就出在这
是个新东西,没人敢尝试,谁也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僵局如何突破呢?
  想的头都大了,也没个头绪,不禁想起以前遇到事都是几个死党坐一块商量,
好怀念那个时候啊,哎、、、、不如这会去找他们,正好中午了,就算没啥主意,
开开心也好啊,不然怀疑自己要闷出毛病来。
  而且也确实很想他们,如果再不找他们,知道自己回来好几天竟然不通知他
们,后果很严重啊。
  驱车来到学校前,信息已经发了出去,不知道这几个家伙能看到不,毕竟现
在学校里玩手机,甚至带手机都是不允许的。
  没一会,果然见有人从校门匆匆的出来,在他之后隔了一会又出来一个,不
是李鹏飞和王浩还有谁,走出一段距离,俩人开始四下张望,唐飞正想下车招呼
他俩,突然看见门口又冒出一人,隔了一会又冒出一个,这什么情况?发一条信
息,出来这么多人?
  定睛一看,却是宋璇的死党梅颖和伊雯丽,现在怕是早成了那俩货的人了。
  唐飞按了两下喇叭,才把他们吸引过来,唐飞走下车,他们才欢快的跑了过
来,王浩这个话唠没到跟前就开始唠叨:「什么意思?投奔美帝了,就忘记祖国
人民了啊?数典忘祖啊你?」
  三人先后抱在一起,互相捶怼了一阵,唐飞不忘调侃:「我是深入敌后潜伏,
为我天朝吞并美帝打急先锋,你们那里知道我的苦心,哈哈哈。」
  李鹏飞则对他开的车感兴趣:「我说老大,为啥不开那法拉利啊,这车明显
不适合你啊。」回头才注意了他的着装打扮:「喔、、、喔、、、喔,这也不是
你的风格啊。」四个人都围着他上下惊奇的看着。
  梅颖这个小辣椒当然不会放过这吐槽的机会:「喂、、、这不会是我家女王
给你打扮的吧?你俩去美国都遭遇了什么?」
  伊雯丽却眼睛闪着星星的:「我觉得这样很帅么、、、」
  「你发花痴啊你,没看他这硬装成功人士的劲很别扭么。」
  小辣椒一句话点到了唐飞心里:「哎呀,还是咱们自己人了解我啊,我也是
没办法,赶紧找个地方吧,坐下慢慢聊,想吃什么随便啊,我请客。」
  王浩不落人后的:「你看看,我们家唐飞这是真成功了,这还用装么?」
  唐飞有点头大,四个人要纯心挤兑他,那还有他好:「哎、、、我说,别光
挤兑我,你们四个怎么跟做贼似的,就不能好好的请个假出来啊。」
  「怎么着?刚出去几天就不知道国情了?你还不知道这假有多难请啊?所有
理由都用过了啊,真当老师是傻的啊?就怨李子,我的理由很好了,就说我二舅
住院了,我得去看看,你非得说你二大爷也病了,赤裸裸的抄袭啊,无耻。」
  几个家伙在一起不互相拆台互怼就不正常了,话不多说,几个人找了个饭店
搓一顿是必然的,没少宰唐飞也是必然的,跟吃冤家差不多,唐飞的重点是要吐
苦水,寻求点支持和安慰,最好能帮着想想办法。
  王浩不以为然道:「老大,你穿这身行头原来就为这个啊?我感觉啊,这不
是重点,重点是,你得答应给人家采购的多少回扣。没钱鬼才给你使劲。」
  李鹏飞深以为然的:「可不是么,鬼也得给钱啊,有钱才能使鬼推磨么。」
  「没你们说的那么黑暗吧?难道这才是关键所在?」
  「没那么黑暗?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咱父母,亲戚,你看看办事都怎么办
的呗?你不给好处行么?哪不叫油哪不滑溜。」
  「那咱们下午就去试试?」
  四个人到时非常踊跃,王浩还不忘调侃:「咱都去,特别是俩位女士啊,必
须得跟着,如果碰到管事的是女人,咱们唐大帅哥就出马,如果碰到男主管,你
俩就上场,金钱加美女的诱惑,有谁能抵抗得住?嘿嘿嘿、、、、、、」
  梅颖鄙视道:「王浩啊王浩,我早就看你不是物,没想到竟这么阴险。」
  伊雯丽:「那还是让梅颖出马吧,我可不行。」
  梅颖立马反驳道:「呀、、、、、谁说你不行?把你床上那骚劲拿出来,哪
个男人不得喷鼻血啊。」
  唐飞正在喝汤,差点没喷出来,这俩姐啥时候这么豪放了,梅颖也感觉自己
在唐飞面前有点失言,吐了吐舌头,而伊雯丽脸红的害羞捶打了她两下:「瞎说
什么呀。」
  王浩贱笑着:「你俩半斤八两,半斤八两,哈哈哈、、、」嘴贱的结果导致
姐妹俩同仇敌忾的揍的他连声告饶。
  下午他们找了一家不太有名的医院,大医院真心不敢去,人家庙大,不尿你
这壶啊。可庙小同样妖风大。
  去之前呢,还特意给两位小美女装扮了一番,脱去校服。开始也想往成熟了
打扮,比如高跟鞋,丝袜,结果出来以后不伦不类,姐妹俩根本驾驭不了。
  而且走起路来不忍直视啊,且危险度极高,随时有可能摔倒和崴脚的可能,
后来被大家果断放弃,这路线根本不适合。最后还是说走的清纯路线,略带性感。
略带小跟的休闲鞋,齐膝小裙,精美小衫,头发压了个直板。
  当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三人看得是睁目结舌,如脱胎换骨了一般。
  在医院的供应科,那科长确实被两位妹妹迷的五迷三道的,再加上唐飞的专
业解释,最后还明显露出不会白忙乎,好处大大地。完全可以让出一半的利润作
为报答。满以为肯定拿下,可结果呢?
  还是令人遗憾的不行,这科长也很无奈,一句话,这事他做不了主,而且他
们院长也肯定做不了主,那为什么呢?也说不太清,你这东西,没经历过,没办
过。
  就这么邪门,经过这一战,其他四人也大眼瞪小眼了,这金钱美女的大招都
放了,还不管用,那真是没招了。五个人坐在车里,大眼瞪着小眼,抱着脑袋也
想不出个所以然,别说他们想不出来,人家那科长都不明白,只是知道自己办不
了。
  李鹏飞突然道:「哎、、、、、我家有个亲戚,在一个县医院,天高皇帝远
的,有熟人好办事啊,这年头,到哪办事都得先找人。」
  几人一听眼前顿时一亮:「哎、、、、、有道理,有道理,不找认识人是不
行的,我怀疑刚才那科长是不敢收钱,不认不识的,谁知道怎么回事,万一是钓
鱼呢?」
  几人越分析越感觉对路,二话不说,驱车直接出城,奔向李鹏飞所说的县城。
几人信心满满,迎着夏日灿烂的阳光,不用开空调,把车窗打开,让本是炙热的
风穿堂而过,署意顿消,有如温玉软手拂面,惬意异常。
  梅颖快意的把头伸出窗外「啊、、、、、、」的大声叫着,宣泄着在学校压
抑已久的心绪。
  可无意中驾车的唐飞在后车镜中发现,同与梅颖坐在后排的李鹏飞和她的距
离未免太近了些,而且手放的位置也太敏感,唐飞一时有点懵,错乱了?李鹏飞
不是和伊雯丽一对的么?这什么情况,俩人亲密如此还显得很自然,而伊雯丽坐
在另一边也没什么感觉一样。心里疑问重重,却不好问,这事敏感了些。
  见到李鹏飞这位远房亲戚,人家倒是很热情,毕竟几人是比较大的城市来的
么。一脸的事故,还在县城里找了家号称最上档次的饭店安排了一桌。
  但一听说他们来的目的,也露出为难之色,李鹏飞到也乖巧,马上说道:
「二叔您不用为难,我们在市里没少碰壁,也不知毛病出在哪里,您也是业内人
士,帮着分析分析什么原因?」
  他也在绞尽脑汁的琢磨着怎么把事情说清楚,很多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怎么说呢?我们系统内,已经有的,大伙默认的东西,运作的空间可以无限大,
怎么你都能把事圆过去,可你这新东西,谁见了都不敢碰,肯定好处捞不着多少,
出了毛病谁担得起?」
  唐飞脑子里马上冒出一个词,官僚主义,原以为只有官场内才会有的东西,
原来在医疗界同样存在,想一想也是,天朝上下体制内的可不都算官场么:「那
二叔,您看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么?这么好的东西,咱国内医疗资源又这么不平
衡,肯定需要的啊。」
  「额、、、、这事吧,要想打开局面、、、、其实,你看我们是一个一个的
医院,好像是不同的单位,其实也是一个单位,都归卫生局管,如果有办法让卫
生局牵头,下面就好办事了,不过卫生局也有上面管着、、、、嘶、、、不好弄
啊、」
  问题剖析的已经很清楚了,病症知道了,但无药可下啊。大伙只好垂头丧气
的打道回府,本打算今晚回来要好好嗨皮一下,可哪里还有心情,况时间已很晚,
老妈的电话都来了两遍。
  回来的太晚,不敢打扰到俩位妈,蹑手蹑脚的开了门,悄声的摸向自己的房
间,他和宋璇的主卧室在最里面,高抬脚,轻落地,很怕惊动了她们。
  确实没惊动到她们,不过她们惊着他了,就当他再次高抬腿,还没落下的时
候,忽有声音传入耳中,这寂静的夜,有根针落地怕是都听得见,这声音虽然不
大,但也如炸雷般在他脑内响起。
  为什么?因为这声音在熟悉不过,明明是男女欢爱时候才会有,可这房子里
除了自己是个男人,哪里还有男人呢?难道是老爸,或者璇儿老爸来了?好奇心
顿起,悄声蹭到门口贴上去细听。
  里面传来明显很克制的呻吟声,感觉不是妍姨的,毕竟昨天二人经历过,那
肯定是老妈了,声音很婉转动听,正分辨中,又有说话声传来:「妍妍、、、、、、
别弄了、、啊、、、飞儿怕是随时要回来的、、、」
  「没事、、、、的,你那会打电话不是和他同学在一块的呢么,他们到一起,
不疯一宿就算不错了,今晚我要让你享受个够、、」
  「啊、、、、你好坏啊、、、、啊、、、舌头伸进那么深、、、啊、」
  唐飞本来有些困顿有些疲乏,而此时如被电击一般,浑身一震,人也精神了,
眼睛也睁大了,下面那肉棒也腾的弹了起来,什么情况?里面竟然是老妈和妍姨?
同性恋?这也太搞了吧?怎么会是这样?
  耳朵又贴上去接着听,只听得妍姨道:「舒服么?晨晨?别急啊、、、我用
假鸡巴边肏你边给你舔,爽死你。」
  又听得老妈:「啊、、、、、、、插到底了、、、、啊、、让你弄死了啊。」
  听得唐飞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手不由自主的伸进裤子里,
肉棒硬的有些发痛,有腰带勒着,摸着不很方便,不禁拉开前开门拉链,把在里
面憋屈很久的那话儿拽了出来,禁不住上下撸动起来。
  话说回蒋甄二人,本来也挺消停,晚上回来吃完饭,自然而然的就聊到唐飞
身上,一个是当妈的,另一个也是、、、、、、当妈的,只不过昨晚发生了一系
列事情,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而且导致甄研不由自主的开始关切起和唐飞有关
的一切。
  一个亲妈本就喜欢跟人白话自己儿子,一个又愿意听,俩人凑一块后果可想
而知。聊起一些他的糗事,俩人嬉笑不止,边聊,她不禁想起昨晚的那激情,越
想身体里就像有团火,越烧越旺,不安的在体内上蹿下跳。
  「我发现你诉说你儿子的时候最有魅力、、、、」甄研迷离的看着蒋晨道。
  「怎么女人母性的一面也会让你心动么?」
  「你做什么都会让我心动、、、、」说着便吻了上去,蒋晨虽然感觉有些突
然,怎么聊着聊着儿子就出感觉了,但也没拒绝,她本不是个拉拉,只不过对甄
研另有感觉,也许美色的诱惑男女都难抵御吧。
  她边用假阳具在蒋晨的穴内抽插着,边用舌头舔舐,挑动着阴蒂,双重的刺
激让蒋晨快感如潮水般一波一波的袭来,不但呻吟声如歌如泣,身子也跟着难以
自持的扭动,手撰着床单,似乎要将其撕开一般。
  「啊、、、、、、、妍妍、、、、我受不了了、、、你弄死我了、、、啊、、、
嗯。」
  「不是弄死你,是肏死你、、、」
  门外偷听的唐飞血往上涌,不禁脑补画面,想起那次偷看老爸老妈做爱,老
妈那完美的身材,那丰满的胸,翘翘的屁股,修长的大腿,白皙的皮肤,还有那
神秘之处,白洁无毛,简直如圣女般完美,但在父亲身下,呻吟缠绵,又是那么
性感诱人,一幕幕画面在脑子里如电影般闪过。
  而此时两大美女正在房里肆情欢爱,让唐飞的激情燃烧到了顶点,手里撸动
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蒋晨压抑不住的高亢起来的时候:「啊、、、、、、、妍
妍、、、来了、、来了、、」后,唐飞再也压抑不住,那精液如出膛的弹药般射
了出去,兴奋的他差点吼了出来,赶忙压制住,当射出最后一滴,才感觉不妥。
  别被发现了,那可出了大糗了,忙听里面有啥动静没有,似乎还没有发现他,
可想起精液射了一门框,怎么办?手边没有东西可擦,浑身上下找了一番,发现
只有袜子可用,忙脱下,胡乱的擦了擦。
  本想就势逃进自己房间,但猛地又觉不妥,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回来了,大家
都尴尬,想到这里,又悄声翘脚的退回到门外,然后故意把开门声弄得很大,进
屋就叫人:「妈,妍姨,我回来了。」
  等了那么一会,才见妍姨有点慌乱的穿着睡衣出来了:「啊、、、小飞回来
了,吃了没?厨房还有饭菜给你热热?你妈已经睡下了。」
  「哦、、、我吃过了,妍姨你也赶紧睡吧,我也去睡了,今天好累啊。」
  「哦,今天怎么样?有进展没?」
  「唉,还是没啥进展,就像您说的,没那么简单呢。」当走过她身边时突然
又贼贼的看着她:「妍姨,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啊?是么?」忙用手摸了摸脸,明显做贼心虚的感觉。
  唐飞也不敢太放肆,见好就收:「妍姨那我睡觉去了啊。」有点恋恋不舍的
走回自己房间,看着甄研那春情萌动的样子,不但一点不损她的魅力,反而让他
感觉更性感。
  甄研不免有点心惊肉跳,刚才明明感觉这小子发现了点什么,不会是被他看
到了吧?应该不会。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蒋甄二人又早早的走了,唐飞睡了一上午的懒觉,昨
天奔波一天确实有些累,另外事情卡住了,似乎看不到希望,这让他也有些沮丧,
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不愿起来。
  正迷糊间,突然闪进一人来,吓了唐飞一跳,定睛一看,不是云裳姐还有谁,
高兴的从床上蹦了起来扑向了她:「云裳姐啊。怎么消失了这么多天啊?想死我
了。」
  李云裳被他连拥在吻的,弄得娇喘连连,浑身酸软:「嗯、、、、才几天不
见,就把你急成这样了?我那不是有正事要办么?」
  「哦,那快坐下说,到底什么情况,谁在针对我们啊?」
  「我查了一下,我一直以为是针对我自己的势力,可现在看来不光是,还有
两拨人,其中一拨是奔着那些黑资料去的,可咱么已经交给石检察官了,怎么还
会纠缠咱么呢?我感觉应该是她那里出了问题。」
  「哦,那好办,直接找她去问问不就完了么?哎呀,,,,老婆好几天没见
了,先别聊那些无聊的,说说了,想没想我啊?嘿嘿嘿、、、」边说着,嘴就送
上去了,身子却一直没脱离他的拥抱。
  李云裳又何尝不想他,早被他撩拨的燥热起来,二人正要亲热,突然听到有
开门声,唐飞不禁紧张起来:「呀、、、不是我妈就是妍姨回来了,云裳姐,赶
紧躲一躲。」
  这房子李云裳和唐飞,宋璇同为第一批入住者,其熟悉程度不亚于任何一人,
情况紧急,忙敏捷的闪进了衣帽间中。
  「咚咚咚」敲门声,唐飞忙钻进被子,装迷糊状:「谁啊?进来。」
  果然是甄研,进来见他还懒在被窝里有点意外:「怎么了小飞?哪里不舒服
么?」
  「哦、、、、、没有,没有,就是昨天有点累啊,跑了一天,懒着起来。」
  甄研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确认没有异常才放下心,反弄得唐飞很紧张,
要换个时间他怕是乐不得的和甄研亲近亲近,可此时不行了,衣橱里还有李云裳
呢,要是见了他俩过于亲密,后果不堪设想啊。
  「额、、、、妍姨,您这么中午就回来了?」甄研被这么一问,脸不自觉的
红了。要说她为啥回来,自己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总之呢在单位闲暇一点的时
候,就春心浮动,想起了唐飞,严戒自己不要想吧,可总是挥之不去。
  心里想着他这会应该在家吧?心里不免痒痒的,可又警告自己,不是说好了
就当没发生过么,应该就此断了,可没一会就有心境绵绵的飘向了他,想了一会,
突然不自觉的给自己找了个不错的理由,昨天发现这小子状态不对,是不是发现
了什么呢?有必要回去探一探他,其实内心深处更希望发生点什么。
  「怎么、、不喜欢我回来么?」这话问的有点太暧昧了,换做平时唐飞没准
被撩拨的一下子扑上去,可这会听了如芒在背啊。
  「额、、、、、不是,内什么、、、妍姨你吃午饭了么?我早饭还没吃啊,
我去厨房给您露一手啊。」说着话,逃也似的跑出门去。
  甄研莫名的有些失落,这小子怎么怪怪的?难道真的发现了什么?然后对自
己有所改观?或者他真的良心发现,又或者被自己昨天的态度给吓着了?不行还
得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