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母子情侠不详 2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母子情侠(:不详) 2



的死活吗?”

母亲对他的责问没有回答,只时同样痛苦,同样悲伤的掩面哭泣道:“我这
是造的什么\孽呀?”

吕志不再哭喊,轻轻的道:“妈,你保重,我走了”。

吕志真的走了,他顶著狂风暴雨,带著绝望的心情离开了家。

他得不到母亲的接受,也无法面对母亲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再面对母亲,他
还会控制不住的做出今晚上事来。
第三章  突破禁忌
—————————————————————————————————
当早晨温柔的阳光照进屋子时,吕志醒了过来。

他感觉到自己躺在一张非常舒服的床上,阵阵幽香仆鼻而入,他慢慢的睁开
眼,发现自己确实是躺在一张华丽而熟悉床上,一个美丽清艳的少妇正趴在床边
甜甜的睡著,那阵阵醉人的幽香正是从这个少妇身上发出的。

那个美丽少妇似乎也知道吕志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美艳的脸庞上露出欣喜
的神情,“志儿,你终於醒了!”是的,这个美丽无比的少妇,正是他日思夜念
的妈妈。

看著妈妈即挂著欣喜表情,又显得憔悴的美丽脸庞,他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抚
摸著这种娇艳的脸蛋,含笑道:“妈,真是你吗?我是不是在作梦?”

刘梅雪抓住爱儿在自己脸上抚摸的手,紧紧的张自己娇嫩的脸贴在他宽大温
暖的手心里,含著泪激动道:“是妈,是妈在你身边,你不是在作梦,妈今後再
也不让你离开妈了。”

知道在身边的就是真实的美丽的妈妈後,吕志露出更出灿烂的笑容,道:
“妈,我好想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不怪我了吧?”

刘梅雪听著爱儿这一句一句深情的诉说,再也克制不住自己那压抑已久的感
情,她忘记了爱儿身上的伤,她扑到爱儿的身上,紧紧抱住爱儿的身体。

将自己的脸贴著他的脸,流著泪道:“志儿,妈也想你,妈爱你,你以後不
要再离开妈了,好嘛?你想要妈的身体,妈就给你,你要妈怎样,妈就怎样,只
要你不再离开妈,丢下妈一个人,妈不能没有你!”

当刘梅雪说完这些话时,吕志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段时间以来,
自己费了多少苦心,用尽了各种办法不但没有使妈妈接受自己,就在两天前,反
而还被妈妈打了一记耳光,把自己痛骂了顿,现在自己一次出走,就把事情改变
了吗?

妈妈真的接受自己的爱了吗?

他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他捧起刘梅雪花一样的脸蛋,愣愣的看著她,带著期
盼问道:“妈,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接受我了吗?你真的答应把身体
给我了吗?”

刘梅雪迎视著爱儿期盼的目光,无限娇羞、满脸通红而又含情脉脉的点了点
头。

吕志看著妈妈娇羞、深情的表情,明白自己确实没有听错,是的,妈妈已经
同意了自己一直梦昧以求的事情,她将属於他,她的身体、她的感情、她的一切
的一切将完完全全的属於他。

此时吕志已经忘记从被刘梅雪压著的伤口传来的一阵阵的疼痛,他紧紧的拥
抱著妈妈那嫩滑的娇躯,激动而深情的道:“妈,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我要一生
一世守在你身边,疼你,爱你,我绝不再气你,再不让你伤心,我要让你的生命
中充满欢笑。”

边说著,吕志的嘴边不断的亲吻著母亲娇嫩艳丽的脸蛋,最後他的双唇捕捉
住了妈妈的双唇,妈妈那柔软鲜嫩的双唇,将自己的初吻现给了他最爱的妈妈。

他忘情的吸吮著,诉说著“妈,我爱你,我爱你。”

刘梅雪在爱儿深情而甜蜜的话语激荡下,面对爱儿如火般的热情,仅犹豫了
一下,便深情而柔顺的接受了爱儿的亲吻。

吕志的舌头伸进了刘梅雪的香嘴中,缠住了母亲那柔软滑腻的香舌他吸吮著
妈妈柔软滑腻的香舌和她清甜如甘露般的唾液。

吕志的一只手也自然的不知不觉之中伸到了刘梅雪的裙子里,抚摸著她雪白
圆嫩的臀肉,另一只手伸进刘梅雪的上衣中温柔的抓住了刘梅雪那对让他产生过
多少次想像的细嫩雪白玉乳。

在爱儿的甜蜜热情的亲吻下,刘梅雪也逐渐深情的回应著爱儿的亲吻,她回
吸著爱儿的舌头、爱儿的唾液。

爱儿的手在伸进她的裙子里、她的上衣内,抚摸著她的雪臀、她圆润雪白的
乳房时,她没有任何阻挡,一任爱儿深情的抚弄它们,她知道它们以及自己身上
的一切都是属於爱儿的,他可以任意的抚弄它们。

母子俩忘切了世界的存在,忘记了世俗的存在,第一次完完全全的沈浸在相
亲相爱的亲吻、爱抚之中。

直到刘梅雪不经意的,碰到吕志大腿内侧的伤口,吕志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一
声,刘梅雪才从沈醉中清醒过来,意识到爱儿身上的伤。

她赶紧将身体从爱儿的怀抱里挣开,急切的掀开盖在爱儿身上的被子,查看
他的各处伤口。

当她看到爱儿各处伤口并没有裂开时,心中的不安渐渐放了下来。

这时她才注意到爱儿的身体正赤裸裸的呈现在自己眼前,他两腿间巨大的玉
茎不知何时已昂首挺立在那,那雄纠纠的神态似乎在盛情的邀请她。

她不由得满脸通红,急忙将被子盖上爱儿的裸体。

当刘梅雪掀起被子,吕志赤裸的身体呈现在妈妈面前时,吕志起初也有点不
好意思,但见母亲只是专注的查看著自己的伤口,似乎没有任何邪念,不好意思
的心里也消失了。

可此时看到母亲满脸通红,不胜娇羞的样子,他心中也激动起来,觉得母亲
此时的娇羞神态更是美艳动人,便不顾伤痛,坐起来,一把将刘梅雪拉进了自己
的怀里,道:“妈,你刚才已看过了我的裸体,现在也得让我看一下你的身体才
公平。”

刘梅雪见爱儿坐起来,就吓了跳,并没有接他的话头,而是惶急的从他怀里
挣脱出来,并按他躺下,道:“志儿,不要乱动,快点躺下,会弄裂伤口的。”

吕志趁机利用妈妈的关爱,撒娇道:“妈,我不管怎么\伤口,除非你答应我
现在让我看你的身体。”

刘梅雪看著爱儿期盼而固执的目光,即觉得大白天在爱儿面前脱光衣服真会
羞死人,可又真怕他的撒娇起来,弄裂了伤口,影响爱儿的身体,自己心疼,不
禁犹豫起来。

吕志见状知道妈妈有些害羞,决定继续利用妈妈对自己的疼爱,道:“妈,
你再不答应,我不但不躺下,我还要下床去!”说著便故意装著要下床的样子。

刘梅雪见状,急忙将他按住,娇羞中带著一些娇嗔道:“好好,妈答应你,
你就知道欺负妈,还不快点躺下。”

得到妈妈的承诺,吕志痛快的躺了下来後,就催道:“妈,你快坐过来,让
我替你脱。”

虽然在爱儿的诡计之下,答应了他,但真要在爱儿面前,开始脱衣服,刘梅
雪仍感到无比娇羞,她扭捏了半天,不肯坐到床边去。

最後,实在经不住吕志的一再催促,她心里一想“自己这身体注定是爱儿的
了,不但要看,还要给他亲,给他摸,给他……”

想著想著,她便不在犹豫,但她没有坐到床边,而是站在床下,边准备动手
自己解上衣的扣子,边娇羞的对吕志道:“志儿,你把眼睛闭上。”

吕志不答应道:“不,妈,我不但不要闭上眼睛,我还要替你脱衣服,你过
来点嘛。”

刘梅雪怕爱儿给自己脱衣时,身体仰起会弄到伤口,便装著认真的道:“志
儿,你要不听妈的话,妈就不脱给你看了。”

吕志见妈妈态度有点认真,同时也知道她是为自己好,便乖乖的躺著,可并
不闭上眼睛。

刘梅雪见爱儿不肯闭上眼睛,也拿他没办法,只好满怀羞意,在爱儿火热的
目光下缓缓的解著自己的衣裙。

她心中默默的道:“自己这身美好的胴体在隐藏了二十年後,终於即将为自
己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心爱的儿子重新开放了”。

此时在她的心目中,这第二个男人比第一个男人更重要,第一个男人相聚时
太过短暂,且离自己已太遥远了,而这第二个男人是她自己生出来的,是自己含
辛茹苦一手抚养大的,是她的心头肉,不但是她的情人,更是自己的爱儿,他是
她生命的全部,现在她对他既包括血液相连的母爱,也包括著浓浓的情爱。

她要让他好好的看她的胴体,她要让他为她的美丽,为她的娇人的肉体而感
到骄傲,感到自豪。

吕志目不转睛的注视著眼前的母亲,他觉得妈妈不但人长得美丽不可方物,
她轻解罗衣的动作也是那么\的迷人。

随著母亲那灵巧妙缦的双手的动作,妈妈那足以令天下男人都为之疯狂的肉
体,逐渐的呈现在自己的眼前,雪白玉劲,高耸圆嫩的乳房,平坦润滑的小腹,
小巧圆圆的肚脐眼,还有那神密的仍藏在一片柔细阴手底下的阴部。

妈妈那梦想已久的如女神般雪白无暇的美丽肉体终於赤裸的全部呈现在自己
的眼前。

吕志的口干舌燥,呼吸紧促。

他轻轻的道:“妈,你到床上来好嘛?”

虽然刘梅雪心里已有了准备,但当自己赤裸的站在爱儿面前时,仍是羞意无
比,自然而然的就一手掩著乳房,一手护著自己的阴部,听到爱儿的话,她仍是
害羞一手掩著乳房,一手护著自己的阴部,走到床边。

吕志已猴急般的坐起来,想抱住刘梅雪的娇躯。

可刘梅雪一见他坐起来,便急忙将轻轻按住,脸有愠色道:“志儿,你要再
不听话,妈真就不理你了”。

吕志此时还真怕妈妈不理他,便不得不把恨不得把妈妈美好的肉体拥进怀里
的强烈冲动压制住,老老实实的躺著。

刘梅雪这才又现出她那风情万千的娇羞之态,掀起盖在吕志身上的被子,上
了床,将赤裸的肉体轻轻贴著吕志同样赤裸的身体躺下,嘴对著吕志的耳朵娇羞
的道:“志儿,你现在身上有伤,你就摸摸妈妈的身体就行了,不要乱动,等到
你的伤好後,你要怎么\样,妈都随你,好嘛?”

当妈妈柔腻滑嫩的胴体贴在身边时,吕志已经呼吸急促,双眼喷火,侧身就
伸手轻揉起刘梅雪那雪白圆嫩的乳房了,他细细的感觉著手中的妈妈雪白乳房的
滑嫩细腻,当刘梅雪问他时,他都顾不上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他的一只手越过刘梅雪平滑细嫩的小腹,探到了刘梅雪的那曾经将他生出来
的神密且令所有男人向往的阴部,他轻轻的抚弄著她那两片细嫩的阴唇,并久久
的停留在那里不舍得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吕志抓起刘梅雪的手,引到他那早已勃起的玉茎上,急促的
道:“妈,我忍不住了,我想要你”。

在爱儿的引导下,刘梅雪轻轻的握住爱儿挺立的粗大玉茎,空虚寂寞多年之
後的肉体在爱儿温柔煽情的抚弄之下,此时全身也同样充满著爱的激情,可作为
一个母亲,她仍记著爱儿的身上的伤。

她要爱儿不再多受点苦,因此她满脸通红,但又态度坚决的对吕志道:“志
儿,妈知道你难受,知道你想要妈,妈的身体是你的,你现在想要妈,妈也想给
你,可是你大腿的伤很重,不能乱动,否则就会容易使伤口裂开,所以妈今天不
能把身体给你,你忍一下好嘛?”

吕志知道妈妈确实是为自己好,可是自从醒来後妈妈答应接受他以来就一直
昂立著的阳物涨痛得也实在难受,便用祈求的口气道:“妈,我的阳物真的好难
受,你就用手给我弄弄好吗?”

这段时间以来,每天晚上吕志都要幻想著妈妈美丽的胴体,要自己用手自慰
後,才能睡去。

因此,只要妈妈答应用手帮他将精液弄出,也会很舒服的,因为毕竟妈妈的
纤纤嫩手握著阳物的感觉与自己的粗手握住阳物的感觉就不一样。

因此吕志在今天不能得到妈妈的身体的情况下,才想到让妈妈用手来给他弄
出来的。

刘梅雪看著爱儿痛苦的神情,心中升起无限爱怜,边按爱儿的要求用细嫩的
小手轻轻抚弄著爱儿的粗大玉茎,边贴著爱儿的耳朵,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娇
羞的道:“志儿,你要实在是难受,妈就用嘴给弄出来,好嘛?”

妈妈不但答应帮他弄出来,而且是用嘴帮他弄。

这是可是吕志作梦也没想到的。

他既兴奋但又有些怀疑的道:“妈,真的吗?你真的可以用嘴帮我弄吗?”

刘梅雪不再显得太扭捏,只是红著脸,轻轻的拍了一下爱儿的脸道:“谁叫
我生了你这么\一个会缠人的坏家伙,妈总不能看著你这个小坏蛋难受吧?”

吕志高兴而又深情的抚摸著刘梅雪娇嫩的脸蛋,道:“妈,你太好了,我这
个作儿子的今後一定好好侍候你”。

刘梅雪拍了一下他的头,笑道:“你呀,从小到大就是嘴甜”。

说完後,起身掀起盖在俩人身上的被子,并转过身,伏下身体,面对著爱儿
挺立的玉茎。

她心中也涌起一种欲望,一种将爱儿英俊的身体占为自己所有的欲望,她心
跳加速,她用颤抖的小手轻轻握住面前的粗大玉茎,真实的感受著爱儿的雄壮。

她满怀柔情的张开小巧的樱唇,轻轻的将爱儿呈亮的龟头含进嘴里。

此时,她的心中没有感觉到污秽,只觉得无比幸福,自己终於跨越了乱伦的
禁铟,为爱儿奉献出了当年丈夫多次想要而她都没有给的口交。

只要爱儿高兴,她就感到高兴,只要爱儿想,她就愿意为他去作。

她静静的含著爱儿的龟头,感觉著龟头在自己嘴里的勃动。

她轻轻的舔著呈亮的龟头,想利用自己无限的柔情和湿润的舌头舔去它的愤
怒。

当母亲将他的龟头含进她的小嘴里时,吕志感到无比的兴奋。

母亲小巧温热的嘴唇含著龟头的感觉,让他感到无比的舒服,她灵巧的香舌
缠绕、舔弄著龟头、阳物时的舒爽无以言表。

他舒服得哼叫著起来。

在舒爽之余,他突然发现妈妈那雪白圆润嫩滑的屁股蛋,就在自己的面前。

他迫不及待的伸手将这个迷人的雪白屁股蛋拉到眼前。

他的双手揉搓著那两片雪白滑嫩的雪臀。

当他不经意分开两片雪白的臀肉时,突然发现了隐藏在两片雪臀之间的母亲
那使他神往已久的小阴穴。

那两片红嫩的阴唇正在微微的张合著,好像在向他发出盛情的邀请。

他接受了邀请,张口就将整个阴户含进了嘴里。

妈妈阴洞里散发出的淡淡淫荡的清香,使他忘情的吸吮著两片红嫩的阴唇,
轻咬著阴唇上的小阴豆。

阴户在经过二十年後,第一次受到爱儿温热的嘴和舌头的舔吸,刘梅雪感觉
到从没有过的舒爽,那从被爱儿轻轻咬弄著的阴啼上传来的阵阵快感,几乎让她
晕过去。

但她顶了过去,她知道爱儿还需要她继续舔吸他的玉茎和抚慰他的肉体,因
此她在享受著爱儿吸舔她的阴户所带来的快乐时,也不停的含著、舔著、吸著爱
儿的龟头、阴棒和两个蛋蛋。

母子俩在忘情的相互吸吮著对方的性器,相互享受著从来没有过的口交带来
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终於母子俩双双爆发了。

吕志浓烈的阳液直冲进刘梅雪小嘴深处。

刘梅雪珍惜的将爱儿的精液吃进肚子里,她觉得爱儿的精液是如此的美味,
她舍不得丢失一滴。

吕志也将从刘梅雪香穴中流出的大量淫液吃进肚子里。

他觉得妈妈的淫液是世界上最美的琼浆玉液,不能浪费。

当从激情中清醒过来後,刘梅雪发现自己赤裸雪白滑腻的娇躯正偎依在吕志
的身边。

吕志正一只手拥住著自己的娇躯,一只手在轻轻的抚弄著自己晶莹洁白的乳
房,笑吟吟的侧头看著自己,见她清醒过来,深情的道:“妈,我爱你,我这一
辈子都要珍惜你,疼爱你”。

刘梅雪心中也是柔情一片,任由爱儿肆意的抚弄自己的乳房,伸手摩挲著爱
儿的脸庞,梦般的道:“志儿,妈也爱你,爱你”。

刘梅雪说著,又想起爱儿的伤,便关切的问道:“志儿,你的伤还好吗?”

吕志笑著说:“妈,没事,你别老担心”可刘梅雪仍不放心,她起身掀起被
子,一处处的检查爱儿的伤口,见没有一处伤口破裂,这才放心了。

妈妈对自己的爱和关心,使吕志万分感动,同时见到刘梅雪那赤裸的雪白圆
臀,随著她弯著腰小心的检查伤口时的摆动,又引起他心中的冲动,他微微仰起
身体,双手捧住刘梅雪雪白的屁股蛋,猛亲不已。

刘梅雪知道爱儿喜欢自己的雪白圆臀,因此见爱儿的伤口无碍後,便伏躺在
爱儿身边,任由他抚弄自己的雪臀。

此时的刘梅雪心中对爱儿对她美丽的胴体的依恋,已能基本上接受,因此当
爱儿在玩弄她的肉体时,她也知道要享受由此带来的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听到爱儿肚子一咕咕响了几声,才意识到爱儿自昨天到
现在还没有吃过饭,便急忙仰起身,回头道:“志儿,肚子饿了吧?你已经一天
没有吃东西了。妈现在给你作饭去”说著便要起来。

吕志玩笑的张嘴,轻轻咬了一下刘梅雪白白嫩嫩的臀肉,笑道:“妈,我不
饿,你没看到我一直都在吃著白面包吗?”

刘梅雪脸一红,扬手就打他的脸,吕志笑嘻嘻的偏头躲开後,道:“妈,好
了,我确实饿了,你就去作饭吧。”

刘梅雪边起床,边轻轻擂了下爱儿的腿,娇嗔道:“你就知道逗妈”。

不过穿好衣服後,她还是低下头了亲了一下爱儿的脸,叮嘱道:“志儿,你
要好好躺著,不要乱动,知道吗?”

吕志也亲了亲刘梅雪的脸道:“妈,好了,你真罗嗦,你快点去作饭,我可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