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4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五十六章
  常姐的房门被轻易的推开,只见里面亮着灯,还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几个男人
打扑克的声音。
  「俩勾……不要……一把连儿……」
  只听了这两句,我便赶紧退了出来,好在常姐的门很松,推开的时候没太大
的响声,几个在卧室打牌的人并没察觉到。掩上门后,我驻足在楼道里几秒,心
里寻思着,如果这几个人是老钱安排在这蹲守的,那他们等的不光是常姐,也有
我,那我回来锁门的动作,一定被他们发现,然后知道了我回过家,正想着要不
要再回去开了门,点着灯,又怕动作太大,被发现,应该趁现在赶紧离开。
  正寻思的时候,只听得楼下有人爬楼梯上来,声音很大,已经惊倒的我,即
便可能只是邻居的脚步,也不得不提防。
  然而无巧不成书,上来的果然真是奔常姐家来的,我赶忙躲到上一层的楼道
里,又凭借楼道里的声控灯早就坏了,根本看不清,注视来人的行动。
  上楼的男子正要推门进常姐家,却忽然发现不对劲,我家的门关了,他赶忙
过去推了两把,果然是锁了,然后赶忙转身推开常姐家的门,对里面喊道:「肏
你妈,都鸡巴出来,还鸡巴喝酒,都他妈来人了都不知道。」说着又冲上去踹了
一个赶忙从卧室里跑出来的小子一脚。
  这声音略有些熟悉,好像刚刚听过,没错正是左臂纹了一条龙的叶哥。此时
我也慌了神,不敢下楼,只得往上跑。这小区虽然算是新小区,可是格局和楼层
都是按老小区的规格盖的,八层没电梯,我匆匆跑到八楼,一路上楼道的声控灯
居然全是灭的。在八楼的楼梯顶上,是一个老虎窗,可是大半夜的窗户外面一片
漆黑,几乎看不到什么。
  正在我刚跑上楼的工夫,也听到六楼几个小喽啰被叶哥训斥一顿之后,分头
下楼找人。估计他们判断,叶哥离开了没多久,所以我应该来过家里就跑了,所
以,几个人分分往楼下跑。
  坐在顶层的楼梯口,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其实不用那么小心,老钱虽然有
势力,却不像六爷这种雄踞一方,遍地是人,他又没有警察神通广大的搜索功能,
而且我又没留下什么可以证明特征的东西,所以这些人找人估计也是抓瞎,他们
甚至只是通过老王的介绍,大概知道一点体貌特征,知道个姓名年龄而已,连个
照片可能都没得。所以就算我出现在他们面前,也未必被发现。
  不过虽是如此推断,可是真正的情况,却不敢轻易冒险,只是我不能一直困
在这里。于是我在包里找了两件衣服换上,再背上包,大胆地从六楼经过,只见
到叶哥坐在屋里,我还特意看了他一眼,这个精壮的男人,皮肤黝黑,脸上有些
老练的皱纹,一个黑色的背心,露出肩膀到手臂的上的纹身。他也注意到了有人
看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没在乎「邻居」的经过。于是我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
小区离开。
  第二天我特意打了个电话给厂里的同事,得知没人来厂里找过我,于是我断
定,这些黑社会的混混对我的信息所知甚少,估计只有老王嘴里的那点内容,知
道我的身高体貌,知道丽姐喊我小李,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事假不能请太久,而我又看着手里仅剩的三千多块钱,这旅店是不能再住下
去了,而且赶快回去上班才能按时领到维持生计的工资。翻阅了手机通讯录的人,
觉得现在也只有老曹大概会收留我。
  于是便来到老曹家躲起来。
  我给老曹的理由是,住的地方挖管道把电线挖断了,家里没电没热水,大夏
天的没法待,这小子居然就信了,反正就说是住几天,也不八卦。
  老曹这小子天天跑业务,自己住的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多半时间都空着,而
且经常出差,一个星期在家就住个三五天,这下我还真成了跟丽姐说的住在同学
家。而且我开始安心的去上班了。
  就在我主到老曹家第二天,叶哥终于按捺不住打给了我。
               第五十七章
  电话里,叶哥没提知道我回过家的事,只说老钱同意了,但是要当面跟我谈
一下,老子信你跟你姓,不过电话里还是答应了,地点还是约在南湖公园。
  见面我是不怕的,一番忽悠之后,他们大概以为我手上有老王、车轮和刀子
三张牌,所以即便我赴约,他们也不敢如何。只是我并不信任叶哥所说的话,他
只说老钱同意了,可是见面的到底是老钱还是叶哥,就不好说了。丽姐、叶哥、
老钱还有常姐,几个人的关系扑朔迷离。
  当晚,我再次来到武警医院,被吓怕了的老王,被我扎了一刀之后老老实实
的躺在病房不敢动,此时看到他孤单一人,被各种「恶势力」恐吓,还真是可怜,
可是可怜之人定有可恨之处,想到他做过的事,真是再死一次都不可惜。
  这次我给他的剂量更大,告诉他丽姐的人正在满世界找他,而伤了六爷的人
(王海),六爷也不会放过他,如今他对于老钱已经没有价值,没人能保得了他。
  老王得知我跟缉毒警察有关系,更是不敢随便逃跑,加上被我捅了一刀,行
动不便。
  确保了老王没跑,我便准备着和「老钱」的面谈。
  我不会傻到暴露自己的身份和行踪,而且如果我是一个人去,那出事的恐怕
就是我了。
  马仔,我也需要几个马仔,让「老钱」知道我不是一个人,于是我跟浩哥借
了俩人过来,这种事他不会拒绝,而且正是他显示能力的时候,很快就派了两个
小弟过来。
  这俩二货真是没眼看,穿着干活的背心短裤就来了,一高一矮,高的那个还
看得过去,五大三粗的,矮的那个就寒酸了,瘦不拉几,还一脸稚气,一问才1
7,高的那个也才19,不过好歹充充面子。
  俩人跟在我身后,倒是李哥长李哥短的喊着。经过之前的事,王海对我敬畏
有加,他发现我不是个乳臭未干的大学毕业生,敢打敢干,临危不乱,于是在浩
哥面前没少称赞,还说我如果跟浩哥混,是把好手,因此浩哥对我也很器重,所
以叫出来的这俩小弟也对我毕恭毕敬。
  约好的时间是下午,南湖公园的湖边凉亭,远远就看到只有叶哥一个人站在
那,他未必认得出我来,而我也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确保并无其他人埋伏,
这才带着小弟上去,只是临近的时候,示意小弟退后。
  见到我带着人来,还是两个稚气未脱的小鬼,叶哥竟然噗嗤乐了,能感受到
他的鄙视,忽然觉得带这俩废物来,不仅没有涨势,还丢人了。
  「是你要见我吧,根本没老钱的事,是吧?」我主动发话。
  「你挺精啊,对,压根就没跟钱爷说。」
  「找我想咋地?」
  「你小子不用跟我扯,刀子和车轮这事最少要判十几年,我不弄你,你也最
少别管丽姐的事。」
  「我能给他俩整进去,就能给他俩弄出来。」我也不示弱。
  「你是那个常咏莉什么人,至于这么卖命?」说着还流露出一股不屑的眼神。
  「这不用你管,老钱要她死……」
  没等我说完,他又抢过了话「这女的不用你救,丽姐自然能保他,我知道你
他妈就是常咏莉的邻居,少鸡巴管闲事。」
  「老钱只是不稀动手打自己女人吧,丽姐要真能保常姐,就不用偷偷摸摸的
了。」
  我这句话算是触动了叶哥的心病。
  「你知道的还不少,但是我警告你,车轮和刀子出来对丽姐没好处,你要真
想帮内娘们儿,最好别插手。」叶哥的口气虽然还强硬,不过他已经惧怕到我的
「乱搅」。
  「我就是不信你们,既然你也是为了丽姐,那好,咱们就摊开了谈谈,把丽
姐叫出来,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本事救常姐。」
  「少贫嘴,我知道丽姐护着你,钱爷那边我会应付,你走你的,别瞎鸡巴掺
和。」
  「你应付,你是抓我吧?」
  叶哥当然明白我的意思,迟疑了一秒回到:「抓你是钱爷的意思,不过我可
以应付。我知道你是六爷的人,放心吧,钱爷不会因为你跟六爷过不去。」
  这个叶哥似乎对丽姐更衷心一点,思索了一下我才回到:「好,既然你是丽
姐的人,那我们就不算敌人,不过也警告你,如果你敢对常姐怎么样,我可不是
跟你闹着玩的。」
  说完我也狠狠地给了个眼神,像电影里周润发一样酷酷的转身离开。
  回来之后的我,是放了一口气的舒畅,我吹了这么多牛,其实自己并没有什
么本事救人,强出头也许真的只是可怜这个美丽的熟女,觉得自己参与过这惊心
动魄的行动,如果半路跑了很可惜,而如今,知道丽姐会擦屁股,我又干嘛冒险
呢。
               第五十八章
  在老曹家里,我恢复了往常的生活,白天上班,晚上跟老曹聊聊女人,用老
曹的电脑看看苍井空。
  这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终于有一天,老王的手机又想起了叶哥的来
电。
  「喂,你得救救丽姐,我求你,你得救丽姐,还有那个姓常的。」
  叶哥急促的表达,给我整蒙了,几天前还在信誓旦旦的叫我不要管,如今却
忽然对我委曲求全。
  「你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丽姐……让钱爷绑了,这回钱爷玩真的了。」叶哥的口气越发没有底气,
不过简单的几句还是云里雾里的,丽姐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惹了老钱,是常姐的事
么?
  「老钱要把她俩怎么地?」
  「整不好要弄她俩呀,现在钱爷在查还有什么人,你想想办法吧。」
  叶哥的话听得我越来越糊涂,看他也是急的语无伦次,估计电话里一时半会
儿说不清。
  「你人在哪,出来当面说,还是南湖公园。」
  「我……我现在……我现在出不来,哎,那个,行吧,你等我消息,我看啥
时候能出来,再告诉你。」叶哥吞吞吐吐,说话都不敢大声,似乎不是很方便。
  我没有接下句,直接挂了电话,等待他的消息。
  叶哥的消息很快,只是发了个短信,他约了晚上十点见面。
  这次我到没啥顾忌,只是捋顺了一下前后的内容,还是捋不清。
  晚上十点,南湖公园,选这个地方,主要还是这里离老曹这狗窝比较近,叶
哥没说具体在哪,我只按推测又来到上次见面的凉亭,没见到人,我还是提防的
离开显耀位置,静静等待。
  叶哥晚了20分钟,着急忙慌的走过来,满身大汗,如同夜跑的年轻人一样。
见他那么着急,我叫他不要急,我要知道详细的情况,让他慢慢说,叶哥喘了口
粗气,才娓娓道来。
  ……
  叶哥认识丽姐是大概十年前,当时他刚刚跟着老钱从广州回来。
  叶哥十几岁就去深圳打工,十几年前遇到了三十多岁的老钱,因为都是吉林
老乡,老钱当时做摇头丸的生意,手下缺人,就收了叶哥做小弟,在珠三角混了
几年,钱没赚太多,不过似乎老钱摸了一条拿货的渠道,于是就带着人马杀回了
长春。老钱的手下,有三个二当家,叶哥算一个,另外还有老钱的亲弟弟,叫老
四,还有一个叫阿伟的人,上次被抓的车轮和刀子就是阿伟带出来的马仔。
  认识丽姐是在回长春以后,不怎么贪女色的老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个姘
头,就是丽姐,丽姐虽不是正牌大嫂,不过尚未婚娶的老钱也就这么一个女人。
叶哥回忆十年前的丽姐的时候,眼神里透露的全是仰慕和爱怜。在他的口中,丽
姐是个美丽、善良、心细且重义气的女人。
  十年前,丽姐只是三十出头,离过婚,独身一人开了个发廊,当然只是给人
家剪头发。漂亮又贤惠的丽姐,绝对是个良家妇女,老钱这人不像老一辈的大佬
强取豪夺,他追到丽姐是软硬兼施,软就是每天都光顾丽姐的发廊洗他那已经地
中海的头发,硬就是叫小弟天天照顾丽姐的生意,让丽姐知道是他老钱在罩她。
丽姐可不是傻子,一方面在老钱的保护下赚了些钱,另一方面丽姐也看到了老钱
的诚意,于是这个感情生活不顺利的女人便从了老钱。
  这一点从她和老钱早年的那张合照中可以看出来,照片中,喝多的老钱得意
的搂着那个漂亮的女人,而那个漂亮的女人不仅长得漂亮,身材丰满,而且从眼
神和表情中能看出那是个害羞温柔的女人。
  丽姐的变化始于六年前,那一年她得了什么红血病,住了好长一段时间院,
治疗期间,每天都要打激素,因为打激素,丽姐头发变黄了,人也发胖了,病愈
后,丽姐的长相憔悴了不少,变得有些苍老,身材也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只
比治疗期间瘦了一点点。
  变丑之后,老钱开始冷落丽姐,直到后来分手。不过老钱并非吃饱就甩,而
是在丽姐离开他以后,还很罩她。
  说到丽姐的生意,其实都是老钱给的,老钱在长春发展的很顺利,他不仅做
卖粉的生意,还从南方带了很多赚钱的方法回来,比如设移动包厢、在汽水里搀
摇头丸,还有遥控鸡头。老钱脑子很活,吸收了南方先进的经营理念,又结合东
北特色,开发了很多销售模式,他深知黄赌毒不分家,于是除了直接卖粉,他还
发展地下赌场和发廊小妹来间接支持他的卖粉生意。而丽姐恰好是他在发展发廊
小妹生意时的最佳人选,丽姐也不负重望,拉皮条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而在丽
姐变丑离开老钱之后,她依然经营这这份买卖,而老钱还一直罩她,因为丽姐的
皮条生意做得好,也会给他带来白粉的销量。
  再说回叶哥,叶哥这人人如其表,踏实卖命,又忠心耿耿,只是脑子并不想
阿伟那样活分,所以老钱给他安排的都是脏活累活,不过老钱一直很信任他,好
处没少给。只是有一次,他给老钱出货,遇到了麻烦,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出货的当晚,被条子盯上了,叶哥弃车逃跑,连跑了几个小时终于逃了出来,同
行的小弟却被当场毙了。
  看着空手独自回来的叶哥,老钱勃然大怒,这个对钱看的极重的老钱,眼看
着价值上百万的货丢了,说什么也要按家法处置叶哥,砍一条手臂。
  这时丽姐作为老钱的女人,在老钱耳边费了好大的劲劝住了老钱,保住了叶
哥这一只手。从此叶哥便折服于这个本来就仰慕的美丽女人。而对于丽姐的义气,
老钱的很多手下都得过恩惠。因为丽姐在发展皮条生意的时候,没少麻烦兄弟们
帮忙,兄弟们开始都只是因为是大嫂的事,觉得理所当然,可是丽姐却很看重兄
弟们的帮助,对兄弟们特别好,老钱要管教手下,不只是叶哥,很多时候都被丽
姐的「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一句劝住,让兄弟们免了不少罪受。
               第五十九章
  丽姐病愈之后,除了外貌变了,整个人也变了很多,放荡、粗鲁、大大咧咧,
也许是没了靠山缺乏安全感,她也开始对赚钱变得执着。以前拉皮条是给老钱打
工,如今是给自己赚钱,所以手脚放的更开,人也越发贪婪。虽然只是做皮条生
意,可是却越做越大,用的人很多都是老钱的手下,久而久之,老钱看不下去了,
命令手下不再照顾丽姐的生意,谁知丽姐干脆另起炉灶,做得风生水起。说到卖
粉老钱绝对是长春一哥,可是说到拉皮条,丽姐就比他专业多了,所以丽姐的生
意做的很好。
  近两年,由于长春扫毒行动的打击很重,老钱的卖粉生意也连连受挫,于是
就在其他生意上加劲,在皮条生意上,老钱就和丽姐成了竞争对手,丽姐再能干,
也敌不过老钱的人强马壮,所以本来已经稳住朝阳片区市场的丽姐,受到了打击,
这个贪婪的女人虽然不敢跟老钱硬刚,却试图靠软实力重新夺回市场。在上一次
车轮和刀子被抓了以后,老钱的人马受了重挫,而且自己也再次成为条子的狙击
对象,所以丽姐奢望老钱在这一波动荡之后,受到打压,自己趁势重新拿回市场,
所以叶哥才说不希望看到车轮和刀子出来。
  而叶哥,虽然是老钱手下的二当家,可是感激丽姐,在暗中一直帮助丽姐的
发展。这两年,叶哥看到老钱的粉卖不动,其他生意又远不及卖粉的利润,和阿
伟一起有了分家的想法。再加上老钱这人为钱视重,任人唯亲,三个二当家就只
最没用的老四最得吃得喝,所以也有了离开老钱,去跟丽姐混的打算。只是苦于
老钱树大杆硬,如果他不出事,很难有机会分家。
  老钱这人生性多疑,很难信任别人,叶哥和阿伟都是跟着老钱从广州混到长
春的,跟了他这么多年也并不了解老钱拿货的渠道。所以即便分家,叶哥和阿伟
都接不下卖粉的生意。
  这次的南湖公园的案子发生之后,丽姐最了解老钱,知道他会按兵不动消停
一段时间,所以才敢留常姐在她家中。当然她留常姐,还有自己的打算,就是希
望日后常姐发挥自己的特长,帮她经营皮条生意。
  不过这次,丽姐有点操之过急,她害怕这段老钱安静的时间一过,老钱又抢
回市场,所以冒险行动,通过叶哥和老钱的几个手下,挖了老钱的几个皮条生意
的大客户,这些大客户是常年对女人有需求的经纪人,他们需要支配女人来发展
表面光鲜的正当行业,而老钱则需要这些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光顾自己的白粉生意。
  丽姐的计划太过于着急,所以很快就被老钱察觉到了,老钱这次是沉着做事,
精明的老钱暗暗观察了几日,就发现了是丽姐背后捣鬼,于是亲自带了几个马仔,
就去丽姐家把丽姐捆了,顺带着还收了常姐和苗苗。
  叶哥、阿伟等等这些平日里老钱最器重的马仔都一无所知,直到今天上午社
团开会,叶哥才知道了这件事,多疑的老钱猜到自己的手下吃里扒外,于是把丽
姐捆起来拷问内鬼是谁。老钱始终对丽姐还有点感情,下手没太重,可是却狠狠
的教训了本以为跑路的常姐,常姐被剥光了吊打了一晚上,而苗苗则是在丽姐的
百般求情之下,躲过了皮肉之苦。
  对于老钱来说,损失常姐那两百来万的欠款倒是小事,但是被丽姐挖去了大
客户,那就不只是损失几百万那么简单了。
  知道老钱火大的缘由,手下的马仔们都吓尿了裤子,不只是叶哥在暗中帮助
丽姐,好几个马仔也都有想去跟讲义气的丽姐混。老钱的手下,包括叶哥有十几
个人在瑟瑟发抖。而这次火大的老钱是一定要清理门户了。
               第六十章
  事到如今,之前说话硬气的叶哥没了主见,没了办法,丽姐的失陷,不仅自
己救不得,甚至恐怕自己的小命也难保。正在岌岌自危的当口,他忽然想到了当
日夸下海口的我,于是赶忙趁了个撒尿的时机给我电话求救,老钱在查出内鬼之
前,不允许小弟们离开,叶哥作为二当家还稍微有点权利,所以在晚上老钱睡了
以后,逮了个机会跑出来见我。
  叶哥的这番介绍足足说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而且他嘴笨,很多事情前后顺序
说的有点乱,好在我对一些事有些判断,帮他理清的头绪。期间叶哥还介绍了如
何王文硕通过他像老钱告密丽姐、我和王海帮助常姐逃脱的事,叶哥心系丽姐,
所以没把丽姐的事报给老钱,只说是我和王海在捣鬼,于是老钱就命令叶哥做掉
我跟王海,后面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说完了前因后果,叶哥百般拜托了我一番,
就赶忙要回去,生怕老钱起疑心,我故作淡定的送叶哥离去,而后自己却陷入了
沉思。
  自己吹的牛,咬牙也要担下来,可是我又何德何能救得了两位美女。如今看
来,老钱这个大老虎,其实在之前的斗法中,压根没露面,只是交代手下的小弟
处理,如今他亲自出马,要将丽姐和常姐置于死地,现在留她们一命就是为了挖
出叶哥这些门下叛徒。听了叶哥对老钱的介绍,我背后发冷,这个人可不是我想
象中草包一般的毒贩子,我这点斤两忽悠忽悠叶哥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还行。
之前的勇猛果敢,胆大心细全都抛之脑后,现在脑子里的第一念头是——跑路。
  在帮助常姐逃跑的时候,在设计抓住车轮和刀子的时候,在为王海报仇捅王
文硕大腿的时候,在跟叶哥叫嚣要和老钱谈判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这个年头。
如今知道了事情深浅的我却没有了一点勇气再为这些人做点什么,能想到的全是
如何快点离开,叶哥和丽姐不要连累我这样的事。
  想到怕处,我似乎觉得自己尿裤子了,觉得自己手脚都动弹不得……
  ……
  「哎,哎,晨儿,哎,醒醒,醒醒……」
  突然感觉到脸上的拍打,睁眼看时,是老曹在扇我,喊我起床。
  「醒啦?你小子他妈昨晚喝多了那么晚回来?睡得跟死猪一样。」
  「啊?几点了?」我迷迷糊糊的问老曹。
  「真鸡巴羡慕你,九点半了也不着急上班,你们单位真轻松。」老曹一边在
镜子前整理这西装一边数落我。
  「你怎么还没走呢?」我迷迷糊糊的从客厅沙发上爬起来。
  「我今天出差,一会直接去火车站,正要跟你说呢,我晚上不会来了,可能
在外面出差两天,你小子别忘带钥匙。」老曹又把皮鞋擦得锃亮。
  老曹这小子自打在烟土公司上班以后,经常出差,见客户,特别注重自己的
形象。
  「啊,知道了。」送走了老曹,我也再睡不下了。
  原来觉得自己动弹不得,甚至感觉老钱的人已经来抓我了,这些都是在做梦。
哎,我好像还梦见我尿了,一看裤裆,果然湿了,不过不是尿,而是精液。
  妈的,都快出人命了,老子居然还梦遗了。看来是憋的溢出来了,射的还真
多,不知道是几点射的,反正还是湿的。
  射完的鸡巴没硬,但是龟头涨的通红,有点疼,赶紧去冲个澡。妈的,老曹
这破热水器得烧个把小时才能洗一个人,大白天都没开,哎,算了大夏天的,冲
冷的吧……
  扒拉扒拉身上这点钱,基本上也是我的全部家当了,加上前几天发工资,手
上现在有个五千左右,被砸的家里,除了已经摔坏的笔记本电脑本来还算是个大
件,基本上都没啥值钱的货。
  拍拍屁股走人?我不欠老钱什么,刀子和车轮的帐自然又丽姐抗,他犯不上
到松原老家逮我。可是……
  昨夜叶哥对老钱教训常姐的描述,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一幅幅血肉模糊的画
面在眼前飘过。
  先是捆了回去,几个大老爷们轮番用皮带抽她,嘴上捆了胶布,喊也喊不出
来,丽姐被吓的说不出话来,眼泪鼻涕哈喇子不停地流,只知道抱紧扇他耳光的
老钱的大腿。见丽姐不说,老钱叫人把常姐吊起来挂在门框上,衣服拨了个精光,
身上泼了冷水,用粗麻绳继续鞭打。昏了,泼醒了继续。眼看体无完肤的常姐几
乎就要支撑不住了,奄奄一息了,丽姐却为了更多人,选择沉默,她能为常姐做
的,只有以承诺给老钱当牛做马为他赚钱,来换取老钱放过苗苗。
  叶哥嘴很笨,他对常姐惨象的描述,其实只是浑身伤痕没一个地方不是红的,
可是想到常姐白皙的皮肤已经无一处正常的颜色,却让我五脏翻腾,几乎要吐出
来。
  这女人的与我有什么关系?也许没有,但如果她死了,也许我无法安心的活
下半辈子。
               第六十一章
  六神无主之际,手机震动吓了我一跳,低头一看,是老王的手机接了一条短
信,显示建行卡支取现金30000元。老王取这么多钱干嘛?这么多天过去了,
当初教训他的那点皮外伤应该已经好了,不过医院的医疗费应该用不了这么多,
他取这么多钱,为了什么?摸摸钱包里的两包指甲盖大小的86,也许我有答案
了。
  「喂,浩哥,求你点事,能不能叫俩兄弟帮我找个人,就是告密老钱打了海
哥的那个老王,这小子出院了,我有事找他。」
  「妈的,你说他在哪,我他妈弄死他,肏他妈的。」
  「浩哥你先别动手,留他有用,他家在新华路小区附近,我一会儿把他照片
发给你,你叫兄弟先跟着他,看他干啥去告诉我就行,我收拾他。」
  「行,你收拾完给我,我他妈给他牛子噶下来,肏他妈的。」
  交代完了浩哥,我在老王的手机上找了一张勉强能看清的照片发了条彩信给
浩哥,这破手机马赛克的清晰度,勉强能认出脸来。
  没两个小时就有了消息,浩哥的人马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就跟上了老王。原来
老王的手机在我手上,他联系不上叶哥,为了买86,他找到了之前一直卖他粉
的人,这人其实就是老钱的小弟,最近抓的紧,老钱的小弟手上都没86,于是
老王向老钱的小弟邀功,说是自己举报丽姐和王海有功,上次叶哥还送了他三包,
谁知道这个小弟其实是老四的人,他一听到丽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报告
给了老四。没多久,钱老四就开着车来询问怎么回事,一问之下,才知道老王是
向叶哥举报了丽姐、王海还有我,可是叶哥却只向老钱汇报了王海和我的情况。
老四打赏了老王几包86,就匆匆回去了。
  浩哥派出的小弟也是在汽修厂上班的,他们跟王海的级别差不多,本不认识
老四这号人物,可是谁叫老四这人太高调,长春市玩车的谁不知道这台法拉利F
50。
  浩哥问我怎么处理老王,我示意他先抓了。
  而想到老四在得到王老的消息以后,一定回去要对付叶哥,这下,连老钱手
下的内应也没了,这下办事就更难了。
  浩哥的报告和老四的返回隔不了很多时候,我抱着搏一搏的想法,赶快打给
叶哥,想叫他有所防备,可是还是敌不过法拉利的速度,叶哥的电话一直无人接
听。
  可恶的老王,一句口无遮拦,可就是几条人命。
  难办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正通知叶哥不到的时候,又得到了浩哥的坏消息,
这个傻屄,抓了老王之后竟然一时冲动,教训了老王一番之后,竟然把老四打赏
给老王的三包86全给他灌了,直接结果,老王,卒。
  真正出了人命,浩哥这个废物才想起我来,问我咋办。我心想,你他妈错手
杀了人,还鸡巴问我咋办,你怎么不去问你六叔。
  妈屄的,将计就计,我问了浩哥能否跟老四说上话,得到的答案是不能,不
过他身边一个小弟却爆出了个有用的信息。
  老四这个二货办事能力不行,但却很能嘚瑟,从买豪车就能看出来这货的本
性。这个老四是老钱的亲弟弟,年纪才三十出头,他不仅自己过着奢侈的生活,
还交上了很多「上流社会」的朋友,大多数都是豪车车友,这些车友经常改车,
控制北城修车界的六爷的手下很熟悉,浩哥这个小弟,并不在浩哥那个破机修厂,
而是在一个高端的改车行,这些车友他见得多,老四当然也在这群车友当中推销
自己的货。
  于是我仔细询问了这个修车小弟关于老四朋友的信息,尤其是吃老四的货的
朋友,全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我从中筛选出了一个能下手的人,对不住了,
算你倒霉。
  被我选中的这个倒霉蛋叫魏翔,外号大头,他爹是运输业大亨,算是暴发户,
他不是官二代,所以比较容易下手,另外,这人在这群狐朋狗友的圈子中算是寒
酸的,别人开的都是法拉利、宾利,他只开了个宝马。别看开车寒酸,吸粉却是
大头,他把很多改车和买车的资本都用来向老四买货,而最最天时地利的就是,
这个修车小弟前天晚上就看到过这个大头在飙车以后在车上吸粉的场面。
  人齐了,该行动了。第一步,报警。
  我和浩哥同时行动,他向警察举报这个大头吸毒,而我则直接打给肖国强,
说我的「亲戚」王文硕吸毒过量挂了,而且有人目击卖他粉的人就是老四。
  扫毒行动下的警察动作飞速,大头被抓的时候,还躺在酒店客房里,搂着个
裸女,两个人昏昏欲睡的状态,不用化验已经知道了是嗨了,从他的宝马车里又
搜出了价值几万的货。
  我则是在电话求助肖国强之后,亲自前往缉毒大队,恳请肖队给我做主,一
定要惩罚真凶,肖队虽然对我这个彬哥的小兄弟有好感,可毕竟老四这种大毒枭,
不好下手,一定要人赃并获。
  巧的是,在局子里,眼看着大头被抓进来,还招了是从老四手上拿货。我便
顺水推舟,向肖队支招,利用大头把老四诱出来出货,从而一网打尽。
  被利用的不是大头,而是肖队和老四的贪婪。
               第六十二章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在认识肖国强之后,发现他不像薛彬那样潇洒,喜欢女
人,喜欢兄弟玩耍,肖国强这个人比较急功近利,同样是副队长,薛彬的生活过
得有滋有味,毕竟交警大队大钱不多,小钱不老少,而肖国强作为缉毒大队的一
个副队长,他每天想的确实如何升到正队长。
  这个机会我给你创造,你自己悄无声息的把老四办了,不就立功了么,队长
指日可待。当然这话我并没明着跟他说,而是以恳求为我「亲戚」做主的口气,
向他求助,希望他不要走队里的流程,抓个毒贩不用那么费事。
  肖队动心早在我意料之中,而老四的贪婪则更在我设计之内。
  肖队成功地控制了大头,大头也顺从的联系老四向其索买价值50万的货,
说要招呼客户。而这个粗心的老四竟然真个同意了。
  其实这半年来,长春市扫毒行动疯狂,老钱憋了很多货在手上出不去,不过
老钱是小心谨慎的,向这么大额的货他是不会出的,而叶哥和阿伟也只能在老钱
那里定期拿一点点货出手,只有老四,他可以直接从老钱的仓库里拿货,可是他
向来办事不利,所以大的工作基本上都是直接授意于老钱,做的都是老钱的生意。
难得有这么一个大客户直接想老四购买,老四当然想独吞这笔收益,另外也向老
钱显示自己的实力。于是大鱼上勾了,一切尽在掌握。
  肖队做事心系,他没有选择在老四和大头交易时动手,而是老早就派出便衣
跟踪老四,兴奋过头的老四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条子盯上,正开着自己的法拉利
大摇大摆的走在长春的大街上。
  老钱没有傻到把货存在一个地方,不过每个藏货的地方拿个几十万的货出来
不成问题。老四就近取材,正当他打开出租屋里藏着的保险柜的时候,武警叔叔
冲了进去,大意的老四在紧要关头想到的不是逃走,也不是束手就擒,而是掏出
家伙反抗,结果,当场毙命。
  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和肖国强坐在缉毒大队的小指挥室里,计划着怎
么抓更大的鱼。老钱的货没只存在一处,这是料想当中的,这点货也就是判他个
十年八年,只是,想找出老钱的藏货地点也并非难事,老钱为人谨慎,却只放纵
他这个弟弟,他的货,只有他自己和老四知道在哪,平时出货,老钱不会亲自出
马,所以货大多数都是老四出的,只要查一下这个草包的行车记录,就能知道他
常停留的地方。这就非薛彬出马不可。彬哥调取了老四的法拉利进出最多的小区
的监控和缴费记录,很快就锁定了几个位置。再经过一番盘查,已经锁定了四个
出租屋。
  这一系列的操作只在半日之内,不过别以为这都是我在背后出谋划策,那你
就太当警察是傻屄了,我只不过是一个为「亲戚」报案的人,只是在和肖队和薛
队的私人关系上有幸观看了他们的搜捕行动。
  当我最后爆出老钱在菁华小区的时候,急功近利的肖队再也按耐不住了,亲
自带队,冲进了老钱的老窝。
  老四的当场毙命,藏货地的监控和保险柜的指纹,找点证据指控老钱和这些
货有关太容易不过,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杀他个措手不及。
  老钱是如何落网的且不提,肖队大获全胜的消息发到我手机上的时候,我正
赶往叶哥前一天跟我说的丽姐和常姐的囚禁之地,如今被囚禁的又多了一个叶哥。
  跟我同行的是从浩哥那里借来的几十号兄弟。
  人民路与五昌街交叉口,一个烂尾的楼盘工地里,看着人质的是几个老四的
手下,精明的阿伟,在得到老钱和老四出事的消息时,早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到囚禁几人的场面,却是让我终生难忘的恐怖,砍掉一只手的叶哥被绑在
凳子上,丽姐和苗苗已经不在这里,而另一个废弃的房间的门框上,吊着一个血
肉模糊、一丝不挂的女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4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