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1ee.com 加入收藏夹!


            六、小皮的回忆(二)
  本来小皮在乡里游手好闲,惹是生非。他老子起先并不当回事儿,反倒觉着
这孩子像自己当年,将来是个混世的料。不料进了中学以后这小子越发管不住裆
里那刚发育起来的玩意儿,三天两头惹事,他老子就是再有能耐,堵了东头还得
堵西头,也难免力不从心。
  这天,小皮刚跟几个小哥儿们混回家就被他老子一把揪进房里,见他老子阴
沉个平时在麻将桌上输了一整宿才能见着的臭脸小皮就知道今个准没好事,
  「你小子,又搁哪个小妮子身上鬼混去了?」
  「嘿,嘿嘿,爹,俺哪都没去,上村头扁担河里洗澡来着咧。」
  「少他娘跟老子放屁!你小子老实交代,是不是把宋书记家的梅子给肏了?」
  「嘿嘿……爹你咋知道,你不老早就说过嘛,这事儿男的不吃亏。」
  「还他妈给老子嬉皮笑脸,知道不?你他妈把这小屄肚子搞大了,人家老头
子刚找上门来,晓得老子为你这鸡吧事儿要使多少钱赔多少脸色不?」
  「爹你又不是不晓得,这鸡吧一硬谁憋得住,再说了,这母狗不撅腚儿公狗
还能硬上不成?老子就干了这小屄怎么着吧,要么你把俺裆里这货给打折了,看
往后谁给你抱孙子!」
  「小逼崽子你……」
  他老子刚挥起手里的皮带就要劈头盖脸一顿抽,又寻思到这小子从小抽到大,
皮早长厚实了,怕是也不欠这一顿,不由叹气道,
  「你小子他妈要是有能耐,就搞几个正儿八经的女人玩玩,成天骗毛都没长
齐的小妞儿算个屁爷们儿。」
  「啥,爹?那小屄还不算女人不成?」
  小皮呆楞这个脑袋,他不知道女孩和女人的区别。
  「那小屄算个屁,要奶子没奶子要屁股没屁股,老子跟你说,小丫头就像刚
结的酸果儿,尝着嫩,没嚼头,上床扒光了跟翻肚子的死鱼儿似的,啥都不晓得
完事儿还跟你哭哭啼啼的,闹心!这女人就不样了,特别是那种过了门的小媳妇
儿,你只要活儿好家伙够大,把她们当烂货来玩儿就成,保管她被你玩个浑身透
湿还撅着个大屁股摇着尾巴求你肏,伺候的你爽上天!你小子将来出息了,就学
学你老子,玩几个像样儿的!」
  听他老子这一席话,小皮方才如梦初醒,敢情自己在玩女人这事儿上还没上
道。
  他不由得想起打小来多少回夜里经过他老子房间,看见和听见的那些激烈画
面。
  他老子那健硕的男体压着不知谁家的小媳妇儿狠狠肏着,那些个不知谁家的
女人在他老子的动作下乖乖翘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叫得一浪高过一浪,起初他
还寻思着他老子又在欺负哪家的大姐,但这些女人嘴上叫得可怜,人却着了道儿
似的三天两头往自己家里钻,往他老子被窝里钻,完事儿还服服帖帖帮他爷儿俩
洗衣做饭,俨然家家的女人都成了小皮半个妈。
  原来这就是「搞破鞋」的滋味,小皮寻思着,从此他便对身边那些女孩没了
兴致,只想学他老子似的搞个女人玩玩。
  他老子那边,盘算着为摆平这娃儿在学校里造的那些孽也花了不少钱,索性
托关系把这娃儿送去练体育,就这娃儿的小身板将来练出来家里再使俩钱混个二
级运动员啥的,好过读那十几年的死书连个工作都找不着。
  男娃子鸡儿硬了就该去外头混,身子练壮实了往后跟人抢女人都不吃亏——
用他老子的话来说。
  就这么着过了暑假,小皮也没念个正经中学就进了县体校田径队,本就在发
育中的娃儿到了这里没过些日子,封闭式的管理和高强度的训练叫小皮给练的性
子更野,身子更壮,身体里那股欲火却没降下去半点,反倒烧得更旺,也很就碰
上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
  说是女人,其实也不过20岁出头的年纪,队里的孩子们叫她娟姐,就在小
皮的队里当助教,不用说过去也是那种天生的小太妹,初中毕业便混了个野鸡体
校的文凭毕业后来这种地方混日子,据说和队里某位领导还长期保持着不正当关
系。
  这娟姐虽说样貌算不上出众,黑黑的面皮上长着些雀斑,却天生一副好身段,
粗黑的大辫子,桃子屁股八字奶,水蛇蛮腰大长腿都占全了,又是练体育的,随
便来个三叉一腰不费力,娟姐最常见的模样就是穿着个小运动背心——说是背心,
其实就是个增大版的胸罩,整个肩膀和肚皮都露在外边的那种,在操场上一边撵
着这群男孩跑圈儿一边扯嗓子喊——都给老娘跑起来!拉下的看老娘日不死你!
  偶尔有胆大的孩子训练后跟她调笑几句,她也大大咧咧的来者不拒。就是这
火辣的体型,加上这泼辣的性子,虽说原本比这群男孩也大不了几岁,但早已成
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尤其是正渴望征服大女人的小皮,从第一天起就把这娟姐
当成了自己撸管时意淫的对象。
  这天晚上训练刚结束,大伙儿闹哄哄地离开操场回宿舍,娟姐却喝令小皮一
个人留下来加训。
  「小皮子,再跑三千!」
  「为啥?」
  小皮自然一脸的不解。
  「老娘叫你跑就跑,唧唧歪歪个啥!」
  「嘿,姐!你咋知道俺鸡鸡歪,要俺直个给你看看不?」
  一想到能留下来跟女神独处,小皮也立马没皮没脸来了劲儿,这些跟女人调
笑的荤话也是他打小来就跟他老子学会的。
  「嘻嘻!甭屁话,是个带把儿的就跑!」
  娟姐倒也被他这古灵精怪逗乐乐,笑嘻嘻的一巴掌拍在小皮的屁股蛋上,小
皮非但不躲,反而也笑嘻嘻地翘着屁股让她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扇在上面,继而卯
足了劲儿跑起来。
  「哟!果然不错,是个小汉子!」
  「姐,这下行了不?」
  小皮这运动神经,跑完三千大气也不出一个。
  「再来,趴地上,两头起,三十个一组!」
  看得出娟姐对这么个精壮的小男孩也起了兴趣,变着法儿逗弄他。
  「啥?还来?瞧俺跑出一身汗了都!」
  「热就把衣裳脱了,来这儿,姐给你压腿!」
  娟姐指着操场边一处隐秘的草丛,示意小皮跟自己过去,见对方还愣在原地,
便不耐烦地说,
  「大老爷们的怕啥!姐早听说你小子下边东西长得跟驴儿一般大,迟早还不
得用在女人身上,咋地还怕让姐看见?快脱,姐也脱给你看!」
  「真的?!」
  小皮瞪大了眼睛,
  「姐还能骗你个小公鸡头儿不成!你脱了,做完姐就脱给你看!」
  「一言为定!谁不脱是小狗!」
  小皮听罢一股脑儿脱得浑身就剩条巴掌大的小三角裤,当他刚脱下运动短裤
那一下,娟姐便望见小皮内裤裆里鼓起的那老大一包,长在这个刚十三岁的男孩
身上显得那样突兀。
  这小子也顾不得草丛里蚊子多,一个扑倒趴在了软乎乎的草地上,娟姐则跨
坐在他的脚跟上帮他摁着双脚,就这么着看着小皮双手抱在脑后,上身一次次地
用力离开地面。
  「十六、十七、十八……」
  这边小皮一面喊着数一面卖力做着运动,娟姐骑坐在他背后,看着小皮一起
一落耸起的背部和臀部健美的肌肉线条,虽然身形还是个没发育开来的男孩,却
散发着青春期少年的活力,不由地心神荡漾起来,她本也是女人最思春的年纪,
怎奈让领导层的老家伙占了身子,整天面对这一群精壮的小男孩儿,却只能伺候
那个肚腩比阳具还大的老家伙,如何安分的起来?
  想到这,娟姐身子向前倾了倾,越发想捕捉小皮身上的男性气息,更伸出手
来游走在小皮的大腿根部和臀部位置。
  「撒!姐你摸哪儿咧!」
  「姐摸你你亏个啥?做你的去!」
  这一回,娟姐直接把个巴掌伸进小皮的贴身内裤里贴着肉拍在他的屁股蛋儿
上,这一拍下去,那结实的肌肉感让她顿感兴奋,索性一挥手把那窄小的内裤边
儿掀进屁股沟里,就这么把手放在小皮那黑不溜秋的屁股上揉捏起来。
  「嘿嘿,姐说哪儿的话!你这一巴掌下去,俺便舒坦的浑身是劲儿,甭说三
十个,就是三百个,三千个俺也有劲儿!」
  「嘻嘻,还嘴硬?姐倒要看看你是嘴硬还是屌硬……」
  娟姐说着便直接趴下身子把脸部贴着小皮的屁股磨蹭着,还伸出舌头来顺着
小皮的裆部轻轻舔下去……
  「二十三、二十……啊唷!姐,可别!干啥亲俺屁股,痒痒咧!哈哈!」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这小子看似龇牙咧嘴,却也不知是在叫苦还是心里正在
偷着乐,后方就这么没羞没臊的暴露在自己的女神面前任由对方逗弄,前方的关
键部位又因为身体的重量摩擦着柔软的草地,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让这个男孩本
就异常敏感的性器不由的挺立起来。
  「哎哟!姐,俺做不下去了,那儿硌着痛哩!」
  「戆货!趴着做不动就翻个身做呗,小狗日的小身板儿还挺壮,让姐瞧瞧哪
儿最壮?」
  「好嘞!倒是让姐瞧瞧,俺身上哪儿最壮!」
  一听这话,小皮跟条鱼儿似的赶紧翻了个身肚皮朝天,一面挺起他的关键部
位亮给娟姐看,这不翻不要紧,一翻眼前的景色亮瞎了他的眼。
  「呵呵,小皮子,你不是要看吗,欢喜姐的身子不?」
  不知啥时候骑在小皮腿上的娟姐已经脱了她那身小运动背心,整个白花花硕
大的奶子就这么映入小皮的眼帘,一对魅惑的桃花眼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喜,喜欢……」
  这景象让小皮呆住了,成熟女人的胴体果然不同于那些学校里没长开来的小
丫头,有着说不出的美妙,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还散发着一股子淫靡
的味道,不同于那些学校里没长开来的小丫头,能激起男人无穷的征服欲望,更
撩的他下面内裤里的小帐篷又胀大了几分。
  「那让姐瞅瞅你本事,做十个姐就让你亲一个好呗?」
  小皮啥也没说,咽了口唾沫也不顾微微发酸的腰部就抱头开始做,等呼哧呼
哧做到第十个的时候便猛地坐起身穿着粗气抱着娟姐的脑袋便跟她啃在了一起。
  就这么亲了回嘴,望着小皮仰卧起坐时那油光黑亮的小身板上整齐排列的六
块小腹肌,和紧绷在小三角裤里那根呼之欲出若隐若现、和他年纪极不相称的性
器,娟姐的欲火也被彻底点燃了起来,她摁倒这个男孩,一把扯下他的内裤,贪
婪地将那根「砰儿」弹出来的大阳具含进嘴里细细品味,一面爱抚着它黑亮、粗
壮的玉茎,一面用舌头挑逗龟头上最敏感的马眼部位。
  这小皮虽然也在小华、梅子这些小丫头身上操练过几回,却哪里享受过这般
滋味,直觉得整个人爽上了天,又如失重般堕了下来,如此往复,只觉得下体一
股尿意喷薄而出,顿时便泻得一塌糊涂。
  「你这小鬼,要射也不说一声!喷老娘一嘴熊水子!」
  娟姐只觉得喉头一咸,一股股浓稠的男童精液就这么射进她的喉管里,让她
猝不及防又呕了一滩在小皮的肚皮上。
  「谁叫你扒老子裤衩儿,亲老子屁股,亲老子鸡吧!老子就要射你嘴里,还
要射你骚屄里!」
  一股男人原始的征服欲望冲上小皮的脑门,他小皮才不甘心就这么被女人玩
弄,反过来他要彻底占有这个女人。小皮想着便一个翻身上去,反客为主把这个
大他7、8岁的女人压在了身下,揽过脸来便亲上她还沾着自己精液的嘴,另一
只手摸索着就去脱她下身的运动裤。
  「哎哟……小狗日的,老娘还怕你不成,唔唔,看看今个谁肏谁……」
  小皮的侵掠性更让娟姐兴奋地扭动着水蛇般身躯,含糊不清地说着些黄话,
一面跟小皮接吻一面帮他七手八脚褪去自己的短裤和内裤,便用两条大长腿紧紧
勾住小皮的腰,继而伸手去掏他下面的家伙,发现小皮刚射过的下面依旧坚硬如
铁,这个年纪的男孩如果有持续的性挑逗是永远没有软下去的时候,而对男女之
事本身就天赋异禀的小皮也很快轻车熟路找着了地方,顶在对方最柔嫩的蜜穴上。
  「姐,老子的鸡吧正顶着你的骚屄,你说现在是谁肏谁?」
  「呃呃,唔……管他妈逼谁肏谁咧!爽就行,快给姐!」
  「嘿嘿,俺脑子笨,不晓得怎么叫姐爽……」
  「好了好了,姐让你肏好了吧,快肏进来,姐痒死了快啊!」
  娟姐两手攀住小皮的肩膀,推着他的身体想把对方的宝贝往自己身体里送,
小皮却只是支起身子,把下体顶在娟姐的蜜穴细细磨蹭,只是不进去,看着娟姐
一脸沉浸在爱欲中的表情,尽管还是第一次和比自己大的女人做爱,他便学会了
享受玩弄女人的乐趣。
  「姐求你了好呗,姐真痒的不行,求你肏姐一回好不!」
  「好咧!真是贱屄!」
  眼看着娟姐急得都快嘤嘤哭出声来,小皮这才满足地猛一挺腰身,把那根他
引以为傲的鸡吧挤了进去。尽管自刚进中学便被开了苞以来,娟姐的小穴也算容
纳、吞吐过数不清的鸡吧,但小皮那蘑菇般的大龟头刚一摩擦肉壁便兴奋地她浑
身哆嗦起来。
  「呼呼……姐,你的小屄裹的俺鸡吧快活的不得了,往、往后俺们天天赶这
儿肏屄好呗?俺保管肏的你爽上天!」
  「好、好,啊啊啊啊啊啊……姐真是爱死了,姐的小屄,要,要……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快干、干死姐的小屄……」
 本就处在性欲最旺盛年纪的俩人恰如干柴烈火般在草丛里赤条条地交媾在一
  起,不停地相互亲吻和爱抚,一个小女人和一个小男孩,俩人的生殖器就这
么紧紧贴合在一起,似乎从来就没有分开过。而小皮则有生以来第一次尽情享受
着女人身体的美妙,对方身体紧紧和自己缠绵在一起,一如对方的蜜穴紧紧包裹
着自己粗壮的鸡吧,那是小女孩身上从来没有过的湿滑,而对方偎在他耳畔的嘴
里喊出的那些淫词秽语更是让他感觉身上有着无穷的力量,让他下身一次比一次
更用力地去抽插,然而这还不够,他还灵巧地撬开了对方的牙关,粗鲁地把舌头
伸进对方嘴里和她交织在一起……
  那个最美妙的晚上,在县体校操场旁的草丛里,也不知这俩人做了多久,泄
了几回,只知道初次在女人身上尝到甜头的小皮在之后的日子里跟这个女人几乎
在所有的场合尝遍了所有的姿势。
  但好日子总有尽头,就因为这小子性欲越来越强,胆子也越来越大,有次训
练完了人还没走光就拉着娟姐要肏屄,结果俩人刚脱光就让人逮了个现行,这事
传到娟姐的姘头——就是之前说的某领导耳中,自己女人叫一乡下孩子给肏了,
这下对方可不乐意了,也就为这事,小皮他老子又不知花了多少钱托了多少关系
才勉强把事情摆平,可小皮这娃在县里也是呆不下去了,他老子琢磨就给送城里
来避避风头,也就是说这原本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学了一身玩女人的功夫来到
了我和可可的身边。这一来小皮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猎物……
  想到我的未婚妻,这个刚从象牙塔里出来还对这个世界抱有美好幻想的女孩,
在这个自小在乡野里摸爬滚打长大,且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孩子面前干净的
就像一张白纸,且即将被他玷污的情景,我不由地打了个冷战,但又一想到因她
的无知和对我的背叛而即将遭受的惩罚,一种刺激的感觉又占据了我的全身。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