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


               第四十四章
  正是中午来接走苗苗的那个中年男人,他手脚被捆得结实,嘴上也被堵住了,
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要不是睁着眼睛看着光束,还真以为是个死人。
  这场面和这混乱的剧情,让我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门口,听到王海关门的
声音,才回过神来。
  「丽姐,这是咋的?」
  丽姐听到有人进来,抬起头,电棒的光束投了过来,照到我脸上很刺眼。
  「……咏莉出事了……」说着站起身来,走到我旁边,看她严肃儿无奈的看
着我,我有些发毛,不知道自己搅到了怎样的局里。
  她一面叫王海看着这个男人,一面带我出来,去她家里,路上我不敢问,只
在背后望着这个丰腴的女人,依然是波浪的长发,夏天穿的纱质睡衣裤。她家在
3楼,没电梯,走了不久便到了。
  房间很大,旧旧的小区外墙和精致的室内装修格格不入,进屋没叫我换鞋,
坐在空旷的客厅餐桌前面,点了一个昏暗的小灯,只能照亮餐桌这一块,客厅和
里面的房间都是黑麻麻的。
  「苗苗呢?」我小声的张口问。
  丽姐到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过来,丢给我,看她似乎还不着急的样子,我的
心也放下了一点。
  「在里屋睡了……」
  于是丽姐把个来龙去脉说了一番……
  这次常姐回家,顺利到家之后,本想在家躲一段时间,谁知道债主马上就找
上了门。道上混的,找个人还不容易,查你电话,就能查到你家住哪,上门的并
不是老钱的人,老钱托松原道上的「哥们儿」找到了她,然后带话过去「你就是
走到天涯海角,也跑不了」。可是常姐混迹江湖多年,几个小喽啰唬不住她,这
几个上门的本想带走常姐,可是常姐见到没有大哥级别的人物来,就猜到这次
「带话」并不是老钱的人,而且似乎老钱这道上的「哥们儿」并没有把老钱这事
太放在心上,所以只排了几个小弟来吓唬一下。于是常姐几句话就打发了这几个
小喽啰,大概的内容就是:「老娘有钱,不怕还他老钱,他还有货在我手上,不
想财货两空,就叫老钱耐心点等她,到预定的时间肯定给他」。又给了点钱打发
了几个喽啰。
  事毕,常姐开始安顿家里,首先是收拾了家里的细软,并且把房子腾空,家
具应用该卖则卖,该送就送。自己领着老娘和孩子住到了小旅馆,以防别人再度
找上门。说起常姐的家人,如今也只剩她老娘和女人,她那个年纪能是个独生女,
也实属少见,大概跟她爸身体不好有关,早早就挂了。她老娘一个人在家有个姘
头,经常过来姘居,但是别没结婚。没几天,就把老娘安顿到了一个养老院,还
给老娘改名换姓,反正那个年代的女人没身份证的大把,养老院也是有钱别的不
管。常姐一把就交了5万块,这可是十年的费用。
  安顿好了老娘,开始安排自己和孩子的去处。
  说起常姐的计划,就再提那个「王叔叔」。
  这个被绑着的男人叫王文硕,是常姐刚毕业时候在营业厅上班时候的经理,
比常姐大几岁,当时想要追常姐,不过一直没成功,在生活方面一直很关照常姐,
尤其是苗苗爸爸出事之后,没少帮助她。
  后来这个男人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离婚是没落下孩子,也没留下什么存
款,后来又来纠缠常姐,常姐感激他的帮助,又见他是个本分人,几次也动心从
了他,可是一直还是看不上他,这次老钱的逼债的事之后,常姐发现自己身边没
什么靠得住的朋友,因为跟她混迹的人也多多少少跟老钱这个大佬有来往,于是
她想到了王文硕,这个男人当然欢喜,承诺把他仅存的十几万都拿出来,再把房
子卖了,带上苗苗三个人跑路南方,隐姓埋名。常姐信了他的邪,一切都准备好
了,还叫老娘准备好,她回家接上老娘和苗苗一块走,可是就在她收拾好一切,
准备悄然离开的时候,老钱的手下找上了门,这个措手不及的时间当口,常姐冲
进了我的家门,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虽然准备离开的事跟很多人说过,不过大家都只知道她是不打算在佳俪干了,
然后回松原老家,而且并不知道她离开具体的时间,她故意说只是回老家,也是
不希望有人知道她去哪里,包括丽姐。而且知道她那天出发的人,只有丽姐和王
文硕,当然现在也可以排除丽姐了,于是常姐笃定就是王文硕出卖了自己,她并
没有直接打电话去问这个男人,而是选择暗中行动。
  她首先把苗苗送上火车,叫我去接孩子(毕竟能信任的人不多了),之后马
上打电话叫王文硕到我家来接孩子,然后又让他带孩子去丽姐家里取货,然后她
下午办完事就马上过来,并叫他准备好跑路的车。这一招甚是老练,故意叫王文
硕接孩子,是假意信任他,但是又不让他直接去车站接苗苗,是害怕王文硕泄露
行踪,快速布置行程,是为了避免老钱跟上。
  正当这个老王带着苗苗来到常姐说的地点的时候,只见一个黑大汉跳出来,
三下五除二就把这老小子干翻,痛打一顿之后就带到了丽姐的车库,刑讯逼供了
一番,果然是这个老王出卖了常姐,原来这个老王婚姻事业不顺,成了瘾君子,
最近跟常姐来往密切,身边的人早就认识了,这段时间老钱找常姐总找不到,电
话打不通,就问身边的人,老王肯定跑不了,于是老钱的人找到老王的时候,刚
好是常姐和他计划跑路的前一天,老王害怕道上的人,于是还没打就全招了,于
是老钱就安排的人第二天早上来敲常姐的门……
  跳出来的黑大汉,正是王海,常姐交代丽姐不要找熟人,于是丽姐一下子就
想到了这个刚认识的精壮男人。这小子真不吃素,干这个文弱老王,就跟捏鸡仔
似的。
  老王是个老实人,胆小的很,所以老钱谅他也不敢搞事情,就只告诫他,一
旦有常姐的消息,马上通知。老王不敢不从,只是从中午接到常姐的电话,又安
排他接孩子去丽姐家,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他还没来得及「汇报」。而常姐
布置的这个计划,仅仅在几个小时内就搞定了,而且还派出了自己的亲闺女做诱
饵,如此大胆,如此心细让我听得胆寒,这哪里是伏在我肩上无助痛哭似个小女
人的常姐。而更令我胆寒的还在后面。王海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过来,原来是常姐
让我帮她拿货……
               第四十五章
  原来常姐并没有去办什么事,而是和苗苗坐了同一班火车来长春,而且并没
有告诉苗苗,所以连苗苗也不知道妈妈就在身边。目送苗苗被我接走后,常姐就
开始了独自行动……
  常姐是到了长春才开始部署一切的,她先是给老王打电话,去我家里接苗苗,
然后紧接着给丽姐打电话找人,还交待晚些时间把我也叫过去,目的是怕我暴露
行踪,然后王海捆了老王,就来找我。
  找我的目的失去拿货,常姐自己已经不能再出现了,她的货就在佳俪,就是
我那天帮她提过去的大包,里面有衣服、化妆包和一些现金。没错就是那个化妆
包,里面有价值50多万的货。「货」,你懂得,听到这些,我后背发凉,原来
那天我手里提的竟是能让我做一辈子牢的东西。而常姐明知道化妆包的主人这段
时间都不再佳俪,这些货就存放在佳俪的储物柜里,真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解释完这一切,丽姐把我推出门,叫我去佳俪拿货。也许经过前面的事,这
两个胆大心细的女人认可了我的果敢,也许只是拿我当一个凯子,总之我成了常
姐计划之内的一个棋子,大概她在求我帮她送货的时候,已经计划到了这一步。
  走在前往家里的路上,心情十分忐忑,明知包里是危险的东西,即便只是简
单的操作,也让我手脚发凉,浑身冷汗。
  到佳俪的路不远,短短的二十几分钟走来,脑子里闪过的是如何办好这件事,
如何平静的到储物柜里拿出包,若无其事的离开佳俪,再平平安安的送到丽姐手
上,而关于这件事是不是犯法,是不是对的,完全没有心思去想……
  佳俪的大厅依然是熟悉的迎宾小弟,我看到了站在收银台后的君君,上次包
裹就是给了她,这次没再多看她一眼,而是被小弟带到了更衣室,这时我才反应
过来,原来我一直想的是进了佳俪就去柜子里拿东西,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开,可
是进来之后才发现,还要走个流程,就是先进洗浴,不管你是38块的洗澡套票,
还是388的松骨按摩,还是1388的开飞机,这个流程是要走的。
  换了衣服来到浴池,冲了个凉,一身的冷汗热汗洗去,也放松了一下,来都
来了,索性静下心来办事,于是我又到池子里泡了一下,才上楼,上次说过,楼
上是公共休息大厅,男兵女兵穿着一样的浴袍在这里休息,棋牌、麻将、饮料随
意。大厅的右手边是一排小储物柜,是给客人们放手机或者钱包的,然后你再去
楼上包房按摩。关键就在这排储物柜后面,佳俪的管理很特变,小姐们有自己的
休息室和柜子,而休息大厅却连通着经理办公室,妈妈桑们在此休息,所以这排
客人储物柜的背后就是经理们的柜子,看着储物柜旁边的门洞上四个大字「闲人
免进」,环顾了一下四周,满是客人闲散的休息,并没人注意到我,于是悄悄走
进来。
  66号柜子,拿出丽姐给的小小的钥匙,轻轻的打开柜子门,从里面拿出一
个紫色的化妆盒,盒子沉甸甸的,我没打开看。锁上柜子,离开大厅。如果是3
8的洗澡套票,到了大厅也就算结束了,你如果还想再洗,可以再回池子里泡一
泡,我自己没那个心情,赶忙奔着更衣室,一路上泰然自若,因为是男宾部,即
便我明晃晃的捧着化妆包,应该也没什么人能认出它是谁的,只是一个大老爷们
从休息大厅下楼捧着一个化妆包出现在更衣室也会引人怀疑,小心翼翼的穿好衣
服,特意在梳妆台下撤了一个塑料袋,包了化妆包,慢悠悠的去吧台结了帐,然
后旁若无人的离开佳俪……
  这一系列的操作,如履薄冰,然而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我成功了,成功的
取走了价值50多万的货,回来的路上不敢耽搁,一溜小跑回到丽姐家,刚到小
区门口,接到了丽姐的电话,要我带着东西到车库来。
  车库,依然是黑洞洞的空旷,高瘦的男人依然捆在地上,只是脸上又多了几
道血痕,丽姐穿着拖鞋,掐了烟,一身睡袍举着电棒,好像洗澡到一半突然停电,
出来检查保险丝似的。王海依旧马仔一样的站在门后……
  「拿回来了?」丽姐小声的问道。
  「……嗯……在这呢……」
  「咏莉说好了就快回来了,等她一会吧……」丽姐又道。
  「姐,这小子,干脆弄死吧。」王海的一句狠话,让我从前胸凉到后背。杀
人?难道还要杀人不成?
  「别鸡巴瞎说,屄崽子不想活了?」捎带斥责的口气,丽姐的声音却还是很
小。
  看得出王海这唬了吧唧的性格,果然只是当马仔的料,然而如今的立场让我
不知所措。丽姐何时就能指使得动这位猛汉,还干出这等胆大妄为的事,而常姐
到底在哪?
  「……常姐葛哪呢?」我还是问了一句。
  「……」两人都不做声,只呆呆的愣在那。
  我也不敢说话,静静地时间似凝固了。
  时间约莫9点多了,想到还没吃完饭的几个人,肚子都咕噜咕噜地,而这时,
丽姐的手机响了……
               第四十六章
  「喂,咏莉啊,你葛哪呢?……」
  来点显示是常姐的号码,可说话的确实个男人:「她在水里,不想她死,就
把钱爷的货和这娘们儿欠的钱都准备好,送过来……」
  这冰冷的声音,刺穿了三个人的耳朵,刺的三个人都呆呆的站在那,丽姐更
是差点没拿住手机,过了良久也没听到对方再说什么,也没听到电话挂断的嘟嘟
声。
  「送到哪?」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这三个字竟从我嘴里吐出。
  「……南湖公园,解放纪念碑……嘟……嘟……嘟……」
  看着手机屏幕黑掉,六神无主的三个借着电棒的微光,相互扫视,王海的眼
神依然是茫然,大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而丽姐的表情从淡定露出一丝恐惧。
  「货在这,钱在哪?」我问丽姐。
  「咏莉就说准备拿钱走人,我也不知道啊……」
  丽姐哆嗦的手晃动了电棒,正照在捆着的老王眼睛上,让他躲避不及。
  我冲过去揪住老王的领子,问道:「常姐干什么去了?」然后给他扯了一点
嘴上的布条,让他勉强露出舌头来。
  「……咏莉……咏莉……是去我车……车上了……」
  「什么车?」
  「我……有辆桑塔纳,那时候……跟咏莉说好了,把房子卖了,就开车带她
……走……她……她是去车上搝钱……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又问道。
  「我那时候准备好了带她走,钱都在车上,跟咏莉说过,下午我接完苗苗,
我……就……就……告诉钱爷了……」
  甩开这个无耻男人的领子,一脚踢在这货的腹股沟上,一声压抑的「嗷」叫,
伴随着是他蛋碎的痛苦。
  然而这种痛苦抵偿不了背叛一个女人的罪责。
  「我去找浩哥,叫俩人来,不怕他……」愣头愣脑的王海还是一股子猛劲。
  警匪片倒没少看,绑架,然后要钱要货,说不准对方还有枪,一切不利的因
素从脑中闪过,但是思绪却越来越清晰。
  其实,不就是一个夜店的妈咪,欠了毒枭一笔债,然后想跑没跑了,现在常
姐供出货在朋友手上,犯不上兴师动众。于是我猜测,对方应该人不多,甚至老
钱可能都不会出面,谅我们不敢不交出来。他们现在就在南湖公园等着,却不知
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更不知道谁去,所以……
  十点,南湖公园门口,我跟王海分头行动。纪念碑下,两个身着花衬衫的混
混抽着烟踱步,他们前方不远听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错不了,就是他们,可是
并不见其他人。记得电话里说到人在水里,这里离湖不远,应该就在附近,我示
意王海不要轻举妄动,让他在这附近不要暴露身份。我一个人去湖边巡视,果不
出我所料,湖边一条小木船上蹲着一个人,依稀的看见他用手揪住一个头,躺在
水边,这人旁边站了一个穿西裤的胖子,背对着湖面,似是在放哨,黑咕隆咚的
看不清楚。我确定那就是常姐。
  巡视回来,我示意王海准备行动,自己跑到公园附近一处巡警,两个不知道
是辅警还是交警的人正在聊天。
  「警察叔叔,有人跳湖自杀!!!」一声大喊,吓得两个警察一哆嗦。
  「哪呢?」一个警察准问道。
  「就湖边,我不会游泳,喊了半天也没人来。」
  「这黑灯瞎火的哪有人……」另一个警察听了,赶紧顺着我指的方向跑去,
另一个也跟去,我跟在后面指着湖边喊:「就那边,就那边……」
  「救人那,救人那。」一个警察又喊上了。冲过去的时候,刚好从两个花衬
衫男子旁边经过,两人丢下手中的烟屁,看到警察,差点想跑,不过一回神,发
现跟自己没关系,又跟着看热闹,往湖边去凑。
  而此时,王海抓住了两人分身的工夫,把那批价值不菲的货,从小轿车的侧
窗扔了进去。
  湖边,眼看没拿手电的警察就要到小木船旁边,两个马仔不知警察什么来路,
自然先走为上,把拖在湖边的女人仍在地上,两个警察看看湖边已经不在水里的
女人,又看看两个撒丫子就跑的毛贼,觉得奇怪,于是喊了一句「站住」,谁想
到这俩货跑的更快了,于是两个警察便放下眼前奄奄一息的女人,去追两个毛贼
了。
  就在此时,一队警笛声响,几辆警车冲进了公园,停到了纪念碑前的小车旁,
两个花衬衫撒丫子就跑,车也不顾,不过警察的动作还是快,一个也没放过。倒
是那两个去救轻生女的巡警无功而返,两个小毛贼跑进树林里,再找不到,再返
回湖边,落水的女人也不知去向。
  警是丽姐报的,这段时间又是一阵扫毒行动,有人报案交易毒品,动静肯定
不小,货在他们车上,人也抓到,抵赖不了。而常姐却被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带
走了。
               第四十七章
  其实道理很简单,黑灯瞎火,两个巡警可能压根就记不得我的模样,更看不
清湖边女人的样貌,而缉毒警察查的人赃并获,自然不会再关心其他鸡毛小事。
  老钱的马仔不知如何发落,此刻是王海背着湿漉漉的常姐,从公园的西门往
丽姐家里走。
  在沙发上翻滚了好久,又吐了几大口水,常姐才勉强能说话了。
  「苗苗呢?」一开口就是问孩子。
  「里屋睡呢,没事……」丽姐似是不忍的看着常姐。
  看着常姐泡花的面容,裹着浴巾的身体,一股怜爱之心涌上心头,更想起那
个让她受罪的负心汉。
  「内男的咋整?」我冷冷的一句问话,让刚缓过神来的常姐又愁容满面。
  「都是我自己贪钱,自作自受……」
  「别想那么多了,钱不重要,货反正也没了,离他们远远的……」丽姐此时
的口气倒似个大姐安慰受伤的妹妹,完全没了之前下流无忌的语气。
  给常姐换了衣服,又裹上浴巾,送到房间里休息。这小小的两室一厅,一个
房间睡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一个房间睡着饱受挫折反复难眠的女人。
  跟丽姐商量了一下,叫王海把老王扔到远远的地方,眼不见心不烦。王海怎
么处置这个窝囊废不管,只是交代他不要搞出人命。等王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
夜2点多了,丽姐把孩子抱到了她妈妈的身边,自己睡了一间房,我和王海则在
客厅的沙发上就和一晚。
  枕着常姐湿身躺过的地方,似乎能感受到一点点她身上的体香,在疲劳中睡
着了……
  再醒来,已不知道是几点,黑漆漆的客厅里,一点亮光都没有,小区安静的
可以听见蛐蛐叫,可是房间里传来的确实「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和乒乒
乓乓的撞击声……
  手机已经没电了,又不想破坏这气氛,看着窗外还是黑麻麻一片,估计还是
后半夜。顺着声音的方向摸过去,果然是丽姐的主卧室,门关的严实,仅能从老
旧的门坎缝里透出一丝微微的亮光,应该是里面开了台灯。
  「啊……啊……肏你妈轻点,床都让你怼碎了……」我把耳朵轻轻贴到门上,
听着里面的声音……
  男人似乎只在「嗯嗯……啊啊……」的使劲,不答复女人,可是动作却越发
用力,只听得床脚撞地的声音更大了几分。
  「……啊……啊……轻点……轻点……肏……肏死你妈了……」女人又在抱
怨男人的粗鲁。
  而男人却不遗余力的打桩,并不理会女人拍打他的肩膀,力到足处,还不免
大力喘息。
  丽姐的声音自再熟悉不过,而房子里除了王海也再无其他男人,这俩货是何
时搞到了一起。
  妈了个屄的,刚才还九死一生的,现在就云里雨里的。想到刚刚还为了常姐
的事甘冒奇险,又累了半死,尚不得美人抱,竟让这么个马仔肏到了先,心里甚
是不爽。阿Q式的安慰自己,丽姐这个骚婆娘准时看上王海这小子年轻力壮,换
了我,还真吃不消。于是冷静了充血的龟头,回去接着睡。
  可是宁静的小区,搬着节奏感十足的呻吟,却怎么也睡不着,躺在沙发上翻
来覆去,枕着给常姐抹过湿身的浴巾,心里越来越燥热……
  这俩货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反正我躺会沙发之后又有好一会,俩人还没完
工。又气又恼的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径直走到丽姐卧室的门口,本想敲下门警
告一下,谁知门没锁,一掌推开,只见一黑瘦一白胖两个赤条条的趴在床上,借
着微弱的台灯,看不大清楚二人被惊扰的表情,只看得出,俩人瞪着门口,做贼
被抓了一样紧张的静止了一下。
  「……咳咳……你俩能不能小点声……」说着,我又拉了一下不小心推开的
门把,然后关小了门缝,让他们知道我不是故意闯进来打扰。
  二人似乎被我的淡定搞懵了,半天才听到丽姐骂了一句:「肏你妈,滚出去,
小屄崽子,看你妈肏屄呀……唔唔……」话还没说完,王海的嘴又堵住了丽姐的
嘴,王海不依不饶的用力吮吸着丽姐的舌头,在门外也能听到她细细缕缕的舔舐
声。
  「嗯……你他妈不能……别……那么急……哎呀,我的亲儿子呀……」
  再听下去更无趣,何况我已经是困得不行了,带上门,回沙发上眯着……
  再醒时,又是不知何时,窗外的太阳老大,一个身影在客厅的餐桌前忙活,
揉揉眼睛才看清,那是昨晚还奄奄一息的女人,这时候已经收拾了脸上的憔悴,
头发在湖水里泡过还没洗,晾干之后有点凌乱,常姐绑了一个低马尾,脸上苍白
的没擦东西,清晰的看到三十几岁女人脸上的细纹,上身穿了一件明显不合身的
大T恤,下身则是短的像内裤一样的短裤,一双白皙的长腿光着脚站在地上,不
顾较低已经踩的很脏。
  「醒了?」看到我从沙发上爬起来,常姐头也没回的问了一句。
  「你咋不穿鞋呢,昨晚都凉着了,也不怕感冒。」我依然还是保持暖男的冷
静。
  「洗脸去,我给你打浆子。」常姐依然是不回头的盛着豆浆。
  我站起身,揉揉脸,向厕所走去,路过丽姐房间的时候,两个酣畅的呼噜声
此起彼伏,关着门也能分得清楚。
  妈的,这对鸟男女,肏完了还睡得这么香,真是没心没肺。
               第四十八章
  常姐对我的感激从她对我的关切中可以看出,如此温柔,如此亲切,吃早餐
的时候,她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像个妻子又像个母亲一样给我盛豆浆,夹油条。
我也不多问,只觉得这种气氛很舒服,让我不觉多吃了两根油条。等我吃完了,
苗苗才刚从房间里出来,没理任何人径直去了厕所,还把厕所门锁了。不多时,
王海火急火燎的从卧室窜出来,直奔厕所。
  尿憋的难受的王海穿了个洗的发白的黑色三角裤就冲了出来,看拉不动厕所
门,也急了问:「谁呀,快点啊……」
  「我家苗苗。」常姐站起来,向着王海解释「刚进去。」
  意识到自己吃穿了一条裤衩,又憋得难受,王海捂着胯下,光着脚往卧室回
去。却只见卧室一个慵懒的女人,只穿了一条丝质睡裙,叼着烟,靠在门框上,
看着狼狈的王海,噗嗤地笑。
  「哈哈哈哈,你弄个瓶子呲吧,哈哈哈哈……」丽姐完全不顾及自己男人的
面子,还在调侃。
  谁知道这二货王海真个在客厅纸篓里捡了一个大果粒橙的瓶子,然后拎到卧
室里,脱了裤子就对着瓶子口撒尿。
  「哈哈哈哈哈哈哈,鸡巴别杵里面拔不出来了,哈哈哈哈。」
  再看丽姐时,这个风骚的女人竟然只穿了一条半透明的粉色丝质睡裙,肥软
的大奶子耷拉下来,两个大奶头顶的睡衣突出,而下半身紧贴三角区的部分,能
清晰印出浓密的屄毛。
  转回头来,丽姐迈着慵懒的腿走了过来,我反倒害羞的躲避她目光,喝了口
豆浆。
  「小王八犊子,你妈的屄好看不?」丽姐做到我旁边,一脚踹在我腿上。
  没被她踢疼,倒被她这句话呛到了,一口豆浆没咽下,呛到了鼻子里。
  常姐就坐在我对面,赶忙抽了一张纸巾堵在我鼻子上擦了一把。
  「……咳咳……没事,我自己来……」说着自己接过纸巾,掩饰脸上的尴尬。
  「别老没正行的,赶紧洗脸去,一会浆子都凉了。」常姐埋怨着丽姐的邋遢。
  丽姐弹了下烟灰说到:「等你家宝贝姑娘出来的……」说完又提了我一脚说
到:「你小子半夜不睡觉,偷看你妈肏屄干鸡巴毛?」
  我擦了脸,回敬到:「妈,谁让你俩那么大声,吵的人睡不着觉。」
  常姐听我戏谑的喊丽姐「妈」,也转过头来喷我:「你也跟着不正经。」
  「咋的,睡不着,想娘们儿啦?哈哈哈哈,别憋着,今晚让咏莉陪你……」
  没等丽姐说完,常姐就抢过了丽姐嘴上的烟头摁在烟灰缸里,说到:「抽烟
也堵不住你狗嘴,赶紧洗脸去。」
  ……
  宛若无事般,嬉闹的早餐过后,我和王海分头去上班。正值暑假,苗苗也不
用上学,娘俩安分的守在丽姐家里。上班依然是清闲,只是我满脑子还在想昨天、
今天和明天的事。
  丽姐和老钱貌似也有点交集,只不过还上升不到交情。在常姐被老钱「通缉」
的第一时间,丽姐的眼线就得到了消息,然而似乎老钱对丽姐和常姐的关系也不
太清楚,不然,在常姐消失的第一时间,就应该到丽姐这里找人。可是以丽姐的
势力能保得了常姐多久是个问题。
  同时,作为昨晚策划的主谋,我把老钱的手下和货都送到了局子里,被他得
知我的存在,势必不会放过我,好在目前我的身份并没暴露。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