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


  王小军虽然心里压根不信任何神,表面上还是要装样子和亲妈一起每天祷告。
  只不过他不是许愿求子,他知道他骚妈之所以怀不了小孩,是因为身体有问
题。
  做小姐的,卖屄卖多了,得了不育症,这样的例子多的是。他骚妈不治好病
的话,根本不可能给他生儿子,怎么求神拜佛都没用。
  所以他祷告的时候,从来不是诚心求子。他许愿的内容大多是是乞求方琼爸
早日蒙主召唤,比如泡温泉淹死啦,过马路被车撞啊,坐电梯电梯故障啦,坐飞
机飞机失事啦等等。
  自从方琼妈松了口风,他主要的心思就都放在她上了,有时候操妈都走神,
幻想着在他鸡巴下呻吟的是方琼妈。往往把亲妈给操高潮了还不自知,仍然继续
开动着,然后被王宝珍一阵埋怨,借两人订立的契约来惩罚他,不让他继续操了。
  他暗地里还自省过,得出结论,不是他不爱他妈的小嫩屄了,而是得不到的
永远在骚动。诚然他骚妈的嫩屄又紧又暖,但他已经日过了,每一个细微的纹理
褶皱都清清楚楚的,没了新奇感。而方琼妈的,都没跟他照过面。
  他太想早点搞定方琼妈,于是低声下气地求他干妈,乖乖给她舔屄,把她给
舔嗨了,她才答应他,命令底下的小混混把一个做汽车销售的小白脸给打了顿。
  王小军还跟着脱裤子检查了,果然长了个小鸡巴。小白脸是方琼妈的小情人,
也是她家店里的职员。被一顿胖揍加威胁,吓得工资都没结就跑路了。
  抱着趁热打铁的想法,王小军对方琼妈展开了全方位攻势。在健身房里就光
膀子举哑铃,练卧推,让她看到他身上线条优美的肌肉。还特意下载了一款奇葩
APP,那款APP主要是练习给女人口交的。王小军在方琼妈面前,他用舌头
对着手机屏幕上的阴部一阵猛舔,无论那流动的姿势肩头指向哪,速度加的有多
快,都逃不过他灵巧的长舌。在方琼妈瞠目结舌中,轻松一路通关,他得意地朝
她微微一笑。他这样做就是在向她展示他非凡的舌功,暗示他不用鸡巴,光用舌
头也能让她欲仙欲死。
  此外,方琼答应配合他推妈,就跟王宝珍学了各种叫床法,然后在亲妈面前
卖弄。
  怎么发声,鼻音嗓音喉咙音口腔音都要练,什么甜美的叫床啦,娇媚的叫床
啦,感性叫床啦,磁性叫床啦,怎么逐层推进,由悠悠呻吟到柔声赞美再到忘我
放荡。
  总之,用王宝珍的说法,叫床要练,不比练唱歌容易,叫床的时候还尤为注
重和「客人」的情感交流。
  意外之喜是婆媳俩通过交流床技,关系变得的融洽了许多,逐渐向真姐妹方
向发展。
  通过王宝珍的教学,王小军也感觉眼界大开。直叹当婊子也不容易,他骚妈
能有今天还真的不是光凭天赋。
  方琼妈生日这天,王小军专门定做了一个爱心蛋糕,上面的奶油都是心形图
案,可谓是爱意浓浓。一般只有男生给女友过生日才会选择这种蛋糕。
  晚上,等方琼妈进卧室了,把房间的灯都关掉。两人鬼鬼祟祟地凑到门口,
轻轻敲门。
  「谁呀?」
  「是我,妈妈!」方琼出生回答,换王小军回应,八成没人搭理。
  门开了,方琼妈穿一件黑色的收腰睡衣,挺着惊人的一对奶,出现在两人面
前。
  迎面就是女儿递过来的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王小军则端着点燃蜡烛的爱心蛋
糕。
  「祝您生日快乐!」两人异口同声道。
  「我多大的人了,还弄这些!」方琼妈嘴上埋怨,脸上的露出了笑容。她接
了捧花,闻了花香,把方琼搂在怀里,送她额头一个香吻,感动地道:「谢谢你,
琼琼!」
  王小军举手道:「阿姨,还有我呢!」
  说着,他主动把额头往前凑。
  方琼妈亲了自己手掌一下,再用手掌拍他额头,当是亲了他。
  唱完生日歌,两人开始献上礼物。
  方琼送的是一条红手绳,是她跟王小军一起在月老庙求的,她亲手给她妈系
上。
  方琼妈年轻的时候也系过,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以及它代表的意义。
  传说中的月老都是用一根红线牵男女姻缘,所以不言而喻,女子手上带红绳
是为了祈求姻缘的到来,也有表示自己正待嫁求偶的意思。
  她显然已经有老公了,怎么可以戴这个。再看王小军得意地朝他亮手腕,那
上面也系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红手绳。
  她红了脸,斥方琼:「胡闹」,伸手要解下来。
  「嗯嗯……不要吗!好妈妈,这是我好不容易爬山求来的,你就收下吗,好
不好啦,你看我手上也有,这表示母女同心。」方琼握住她的手撒娇,她为了帮
王小军也是拼了,顶着身孕去爬山,到庙里都一身汗,母子同心的说法也有另一
层意思,指母子都喜欢同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显然不是她爸。
  方琼妈长叹一口气,最终没有解下红绳。怎么说也是女儿送她的第一件生日
礼物,她们母女的关系并不好,难得有了转机,她也不忍心破坏掉这份美好。叹
气则是在哀叹,她怎么生出了这么个女儿,背着自己亲生父亲,拼命撮合亲妈跟
男朋友。
  王小军也献上了一份重礼,礼物盒是象征着爱情的粉色,包装带是喜庆的大
红色,系着同心结。
  方琼妈收到他这份有着暧昧包装的礼物,面无表情地拿剪刀咔嚓一下剪掉了
包装。
  打开包装盒一看,她脸色就精彩起来,有点意外而又果不其然的样子。
  王小军送她的生日礼物是一尊一尺长短的镀金佛像,只不过这佛像不比一般,
是双身佛像,一男佛陀和一女菩萨。男的伟岸,女的娇小。男的盘腿坐在莲花台
上,右腿弯度较大,左腿曲于右腿之内,弯度较小。女的披头散发,丰乳肥臀,
面向男的,双腿张开,丰润的臀部坐在男的左腿之上。两人两唇相吻,四臂相拥,
女的一对丰满的胸脯更是紧紧贴着男的胸膛,双腿盘腰,赤身裸体作交合状。
  这是一尊取意喇嘛教「男女双修」教义的欢喜佛,这就是王小军冥思苦想了
大半天才想到的,可以送给丈母娘的理想生日礼物,因他妄想在准岳母生日会上
把她生生日一回。
  「这什么鬼东西,自己留着吧,我不要。」她把欢喜佛扔还王小军。
  王小军夸张大笑。
  「哈哈哈哈哈,阿姨,您想歪了吧。您心中有色情所以看什么都是色情的。
  我送您这个没别的意思,是为了让您培植佛性,安安静静地度过更年期…
…您先别生气,我说的是真的。您想佛教的教义是什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对
不对?
  ……这个佛像看起来是色情了点,这才能练心啊!您天天看,看久了就能产
生悟空性……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王小军暗地里把她屡次拒绝他并且痛击他
一腿的原因归结为她更年期来了,他都查了百度,她这个年龄段,正当更年期。
  方琼事先也不知道他要送这个,好奇地问他:「那还有另外的原因呢!」
  王小军看着丈母娘的眼睛,猜她心里也想知道答案,只是不愿意拉下脸发问,
接着像煞有介事地说道:「这另外的原因吗,说起来就话长了……先说这欢喜佛
的故事,这男的叫明王,女的叫明妃。一种说法是明王是湿婆的儿子象头神,明
妃就是观音菩萨。观音菩萨为了降伏象头神,将这个印度教的神太子引渡进佛门,
就化作绝色美女去诱惑他,主动掰屄给他操,象头神上当,操得乐不思蜀,为了
天天能操到观音的嫩屄,就叛变了印度教,转投佛门阵营当了明王。从荒暴的象
头神变成了吉祥智慧的欢喜佛。」
  「另一种说法是,欢喜佛原来是一个国王,崇尚婆罗门教,排斥佛教,残杀
佛教徒。佛陀就从女信众中挑选身材一级棒功夫一级好的倾世美女勾引他,这位
倾世美女就是金刚无我佛母,还擅长瑜伽,各种姿势随便摆,把那国王伺候得欲
仙欲死。国王沉溺在于金刚无我佛母的交欢中忘掉一切,最终被佛母引入佛门,
成为佛教的明王。」
  王小军顿了顿,接着对方琼妈说道:「我送您这个,跟您讲欢喜佛的故事…
  …我的心意您明白的对吧?您这么聪明……我知道我没教养,有时候还很粗
鲁很流氓很禽兽,缺乏抑制力……我妈没文化,不会教我,所以才变成这样…
…就像您说的,眼看我就要娶方琼,就要成家立业,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也
觉得我还是可以被拯救一下……所以借此机会,斗胆求岳母大人也学学那明妃,
跟我嘿咻嘿咻一下,好以欲制欲,通过做爱把我这个大坏蛋引上正途……」
  明妃是喇嘛教的说法,是大喇嘛们修双身法的玩物。让丈母娘给自己当明妃,
王小军自知这样的表白十分过分,说话的时候,注意力高度集中,以防不测,毕
竟他也不敢保证方琼妈有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万一她要揍他,他也好及时躲避。
  方琼妈古井不波地坐着,起码没有动手打人的意思。
  等王小军说完,她才好整以暇地道:「继续说啊,怎么不说了,趁琼琼也在,
让她好好看看自己的未来老公是什么样的人!」
  「方琼都跟我睡过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她肯定比您清楚……你让我,我就说
了哦,我说了你别生气……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对待执迷不悟的,有的人简单说
两句就可以了,有的人就得揍屁股……而我就是那种最特殊的,非得跟我做爱,
我才能开悟……话说老婆也是支持我的,对不对啊,老婆?」王小军给方琼使眼
色,该她履行诺言了。
  「妈妈,你知道的,小军那方面太厉害了,我一个应付不过来。你不帮我,
他就要找别的女人,我都找不到借口拦他……我愿意我们三个一起过,妈妈,你
就答应他吧!」
  「你……」方琼妈一下子接受不了女儿说出的这种话,这种梦幻现实太让人
难以置信了。方琼是她亲女儿,什么性格她知道地一清二楚,肯定是王小军这个
小色鬼教唆的。她本意还想揭穿王小军好色的真面目,让方琼吃醋,给他好看。
  那曾想自己的女儿反倒成了他的帮凶,还说出这种让她气结的话来。
  「你们就是这样给我过生日?」
  说完气不过,拿起切蛋糕的刀,反持着,用刀柄敲打王小军的额头,发出
「梆」一声响。
  「尤其是你,我看你就是欠教训。这叫当头棒喝,最适合你这样的……等你
到民政局领了身份证,再来骚扰我吧,小东西!」说完大奶向下一颠,起身离座。
  「别啊,别走啊,阿姨,你蛋糕还没吃呢,这可是方琼的一片心意,很美味
的!」王小军顾不上头上疼痛,赶紧伸手拉住她的白胳膊,然后给方琼递眼色,
让她跟着一起挽留。
  「妈妈!」方琼跟着发嗲。
  方琼妈无奈,象征性的吃了一小块生日蛋糕,应付方琼道:「行了吧,妈妈
不能吃太多甜食,要保持身材不走样,你是女孩子,懂得一副好身材对女人的重
要,能理解妈妈的……我去睡觉了,年纪大了,熬夜要长皱纹的,比不上你们年
轻人。」
  「阿姨,正因为这样,您才要跟我们年轻人多接触接触,好保持年轻的心态!」
  王小军抢答道。
  「你不说我还忘了,我一个人独守空床,蛮寂寞的……」她说到这停顿了一
下,看到王小军一脸期待地猛点头,笑眯了眼继续道:「所以今天琼琼陪我睡,
谢谢你的提醒啊,我这个当妈的,是得多跟年轻的女儿多接触接触了。」
  王小军:「……」
  本质上,王小军最爱的还是耍流氓,他先母女二人一步钻进了主卧,赖在床
上,不愿意走。方琼跟着哀求,说她今天想要了,只是演技有待提高,说出来没
人信。
  方琼妈不惯着王小军,一定要赶他出去,言明他不出去,她就出去睡。
  双方争执不下,就决定一赌定输赢。王小军赢了,可以跟母女俩大被同眠,
甚至允许他动手动脚,只要不动鸡巴就好。输了要不滚蛋,要不一个人去方琼房
间睡。
  规则是从一副扑克牌里抽出一张牌比大小,王小军先抽了一张Q,得意地送
丈母娘面前炫耀。
  方琼妈不声不响地抽一张牌,看也不看,说:「我跟琼琼要上床睡觉,你请
自便!」,说完拉方琼就走,方琼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一步一回头地被她妈拉
走。
  王小军翻开那张牌,一张黑桃A露了出来,大的不能再大了。
  他心里泛出一阵无力感,难不成她还是位赌术高手,这位未免太多才多艺了
吧?
  赌输了的王小军,毫无公德心地把扑克仍了一地,借以发泄不满。但他是愿
赌服输的性格,就没选择死赖着人不放。
  对于没能顺推丈母娘,他其实并没有泄气,一来已经习惯在这事上的挫折,
二来他还挺相信好事多磨的。
  没人陪睡,留下来也没意思。王小军被未来岳母的挑衣耸奶给撩拨的鸡巴发
硬,决定打车回家操亲妈去。
  进了小区,借着路灯,他敏锐地发现路边来访停车位上停着一辆熟悉的劳斯
莱斯。这车全市都没几辆,看车牌号是那位张总的座驾。他的车停在这里的原因
都不用动脑子想,他在本小区的熟人只有他骚妈。
  王小军有种自己的领地被人侵犯的不快感觉,如果被嫖的不是他亲妈,他甚
至有打报警电话的冲动。
  他趁四周没人,掏房门钥匙暗暗在豪车上划了一道,用以泄愤。
  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发现门前果然摆好了两双男人的皮鞋。
  走进客厅,发现他骚妈的老板张总跟他小舅子俩都在,比较让人意外的是,
两人穿的整整齐齐的在看电视,且播放的并不是A片。
  王小军心下松了口气,还好来得及时,趁骚妈还没被操前赶回家了。
  张总见他进来,热乎乎地招呼他道:「小军回来了!听你妈说去你女朋友那
了,没留你过夜啊?」
  「我女朋友来大姨妈了,所以只有回家找我妈解决一下。您老这么晚过来,
不会是顺路上来喝杯茶吧!话说我没打扰你们嫖我妈吧?」王小军话中带刺道。
  张总闻言也不生气,慢悠悠地道:「你这孩子,不懂事!你自己出去逍遥快
活,留你妈独自一人在家担惊受怕。你理解一个像你妈这么漂亮的女人,独自熬
着漫漫长夜孤苦伶仃的感受吗?亏我这个当老板的体恤下属,这不带我小舅子来
上门安慰你妈来了,你得谢谢我啊,哈哈……」
  资本家的脸皮都是贼厚的,特别是张总这种白手起家的。这老家伙曾经跟他
解释之所以带小舅子一起嫖他骚妈的另外一个缘由,用来对照自省,发现不足。
  他说他原来也以为他的床上功夫是最好的,直到遇到了他小舅子,弟兄俩一
起玩了三人行后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后来他见了王小军的大家伙,进而发现
了天外有天,他这才更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人都是容易自大自是的,得时时
「反省」。
  「得得,我不跟您拐弯抹角了,我妈现在可是休病假呢,不接客的,两位想
找小姐的话,请改天再来。等我妈重新走上工作岗位,您们想怎么玩都行,我不
拦着。」
  「小军啊,不是我说你,我看你妈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的,哪里像病人,简
直就是新婚小媳妇。你算算你妈请了多久的病假?就是屄里挨一刀,那伤口也早
该结痂痊愈了……你妈闲着也是闲着,就不能让别人也用一用?做人不能太自私,
吃独食交不到好朋友啊!」
  「拜托,不要这么没下限。好歹是我妈,又不是性爱娃娃,谁想用谁用。反
正我妈病没好,我妈这伤是屄伤,脸又不是屄脸,怎么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小鬼头,是不是想要红包啊?」张总打断他的长篇大论,直击要害。
  「知道你还不发给我!」王小军递给他一个大白眼,一老一少加上旁边特别
高大的前篮球运动员,一起哈哈大笑。
  平心而论,王小军是不希望别人染指他骚妈的。但凡事得事实就是,眼下这
种情况,想阻止两人操他骚妈,一点也不现实。那就只好转而求其次,争取利益
最大化。选择要红包的明智之举。
  收下张总发来的大红包,王小军问道:「我妈呢,是不是在里面换衣服?」
  「在厨房熬参汤呢!」张总给了他一个神秘的笑容。
  王小军意会了这个有些猥琐的笑容。他毫不意外,给重要的客人补身子是他
骚妈惯用的揽客技俩,通过这样的小手段传达殷殷关切,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他立马冲厨房高声喊道:「妈,我回来了,多煮点参汤啊,我最近身子也有
点虚!」
  王宝珍恰巧刚煮好汤,盛了两碗,准备端出来,听到王小军的声音,先是吓
一跳,然后双颊发红,回他道:「不早说,都已经煮好了!」
  「这还不早啊?再晚点,你就贞节不保了。妈,不是我说你啊,你也太偏心
了,我为你服务的时候,累的腰酸背疼的,也没见你给我煮参汤补补身子。大干
爹刚来,还没提枪上马呢,你就事先把补品都准备好了……」
  王小军的言语间充斥着浓浓的怨气和妒意,其实他骚妈也有给他进行食补,
海参狗鞭之类的打包带回家给他吃,不吃都不行。但是看到骚妈亲自下厨给前来
寻欢的有钱人煮参汤,这样照顾别的男人,还是会忍不住的嫉妒,好像是心爱的
人红杏出墙了。连「大干爹」这个称呼也是他骚妈要求的,因为张总干过她,又
是她老板,这样喊他高兴。
  厨房里的王宝珍闻言涨红了脸,也不答话。
  「大干爹」王小军朝张总亲热地道。
  「又想要红包?」
  「这个,您要是还想给我也不反对……我是想求您个事,等会玩我妈,也算
我一个呗,我妈有三个洞,您插屁眼,那位干大舅插嫩屄,小嘴交给我好不好?
  您看我被女朋友放了鸽子,也得发泄发泄对不对?」
  张总听了跟自己小舅子对视一眼,借以掩饰心中震惊。像他这种见过各种世
面的人物,已经很难动容了,这回却被王小军的话冲击到。太出人意料了,亲生
儿子要跟他们一起玩亲妈!
  他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幕幕淫乱的画面,那是他此生最被震撼的一次表演,
主演就是王小军跟王宝珍母子。被这异样的刺激直冲大脑,他只好爽快地答道:
「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你妈的小嘴就交给你来插。」
  王宝珍这时候端着参汤走进来,上身穿着一字肩的白毛衣,下身是短到大腿
根的包臀小黑裙。裸露的白腻肌肤放着光,夸张的胸部把柔软的白毛衣撑出两个
惊人的大弧,走路时翘翘的屁股一摆一摆的,模样和姿势都不是一般的风骚惹人。
  她刚好听到了话尾巴,先朝张总递了一个媚眼,然后笑着撒娇道:「干哥哥!
  你好坏哦,当着人家儿子的面说要插人家!小军你等会不要看啊,妈会尴尬
的。」
  「操都操过了,还怕看啊!」张总损她道。
  她气哼哼地假嗔道:「哎呀,干哥哥,你坏死了,这样说人家,以后不理你
了!」
  「不理可以,给操就行!」张总调戏她道,又换来她一阵娇嗔笑骂。
  张总等她把参汤放到桌上,揽住她的小蛮腰一扯,把她拉进怀里上下其手,
她跟着嗲嗲地淫哼浪叫。
  王小军看她这副撒娇卖俏的骚样子,心中有气。这骚妈平日里在他胯下跟他
山盟海誓的,转脸背着他招俩人高马大的男人上门,被他回来抓现行,居然一点
歉意都没有,反而一门心思求宠卖乖,真的太过分了。
  「骚妈,我的参汤呢?怎么没我的那份啊?等会我也要出力的,大干爹给我
派了任务,让我负责操爆你的小淫嘴。」
  此时的王宝珍正坐张总怀里,被他揉着奶子,扣着屄,还嘴对嘴地喂他喝补
肾壮阳的参汤。她闻言想起身教训王小军,奈何被张总制住,只有手部能自由活
动,气恼地摸了汤勺丢王小军,被王小军躲开。
  朝亲儿子丢汤勺的王宝珍被张总用力捏了奶子作为教训,她吃疼地叫了一声,
发嗲埋怨:「你瞧瞧他说的什么话呀,还不许我教训他!」
  「谁说不准你教训儿子了,只是要注意方式。打骂终归不好,你等会给他吹
喇叭的时候卖力点,吹死他,这个主意不错吧?」张总说完哈哈大笑,掀开她的
毛衣,亮出她的大奶子,仔细端详道:「我给你看看,刚才捏哪了,捏红了没有?」
  他一边把王宝珍的大白奶揉成各种形状,一边对王小军道:「难以置信,你
妈的这对大奶居然是天然的!H罩杯啊!!这又嫩又滑的,基因好啊……小军,
我是支持你跟你妈的事的,这么好的基因应该遗传下去!」
  「我也这样想的,正估摸着代我妈向您再请一月受孕假呢!」
  「你这小子!」张总闻言感到颇为好笑,他只听过怀孕请假,没听过要休受
孕假的。然而准假跟他利益相冲,是万万不可能的。他笑骂了一句,接着道:
「你和你妈不是睡一张床吗,晚上就光睡觉,不干点别的?你可别骗我啊,我也
年轻过。你这刚开荤,正是想女人的时候,有你妈这个风骚的大美人在枕边,你
一定没少干吧?」
  没等王小军开口,坐在张总大腿上的王宝珍抢答了。
  「谁说不是呢,这小没良心的,不拿我当妈。看我长的漂亮性感,白天黑夜
地干。晚上上床睡觉了,都要快操一个钟加慢操两个钟,最后让我给他夹着那大
玩意睡。别人最多当回一夜七次郎,他倒好,夜夜操屄到天亮……哎呦,干哥哥,
你好坏啊,又打人家屁屁!」
  「我们爷俩聊天呢,你个妇道人家插什么嘴!」张总扇她屁股一巴掌,就此
留住手掌大力搓揉她的肥臀。
  「就是,插嘴就该插嘴!」王小军起哄道。
  张总闻言哈哈大笑,罚王宝珍跪下来帮他吃鸡巴,应了王小军「插嘴就该插
嘴」的建议。
  这时候,王小军在旁边表示了不满,说好他妈的小嘴归他的。
  张总找了借口,说是先替他试试钟,让王宝珍先帮他吹一发热热嘴。王小军
说那好,我也帮您试试屄,说完就要掏出鸡巴操他亲妈的屄。
  张总的小舅子不乐意了,说那屄是我的。他说完把自己参汤往王小军身前一
推,边说:「参汤你喝吧,你喝你妈煮的汤,我干你妈的大屁股!」,边脱了裤
子,掰开王宝珍粉白的香臀,从后面拿大鸡吧干了进去。
  「操!」他刚捅了一下深的,就开口叫了出来,盖住了王宝珍的浪叫。
  「怎么了,是不是被操松了?」张总诧异地道。
  「够不到底了!」
  「真的假的,难道基因不一样,这阴道还会二次发育?……我来试试。」张
总让王宝珍掉了头,换他干屄。
  等他下鸡巴一试,接着也开口骂起了脏话。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小军,是不是你弄的?」
  王宝珍的阴道原本就窄小细长,一般的尺寸进去无法触底,张总和他小舅子
由于体型高大,本钱自然也不小,分属能摸到王宝珍屄芯子的极少数。但那是以
前,现如今,她经过王小军的一顿非人虐奸,子宫颈都给开了个喇嘛口,连带着
子宫都被操得移位,几乎正对着阴道。这样一来,好比阴道凭空增长了一部分。
  且两人鸡巴的形状又是棒身粗龟头小的那种,插入已适应王小军大龟头的形
状的开口子宫颈,通过性极好,而他们的长度又够不到深入王宝珍子宫,综合起
来,就使得两人「够不到底」了。
  哥俩一前一后把位置全占了,王小军本来还有些生气,看他们一个一个轮着
吃瘪的样子,心情莫名好了几分。他卖弄道:「当然是我弄的咯!您其实也知道,
就是我妈大出血的那次……我妈算是被我真开苞的女人,你们俩鸡巴没我大,当
然插不到底啦,哈哈……」
  「看你们俩大人的傻样就知道,你们肯定不明白什么是真开苞咯?这是相对
破处那种仅仅捅穿处女膜的说法,那种叫假开苞,其实都不能叫开苞,叫处女膜
穿孔更合适。而所谓的真开苞就是要把屄芯子,也就是子宫颈口给破开,让本来
合拢的花苞绽放开来。其实在古书里也有这个说法,叫破阴关。书上还说被破了
阴关,取了真阴的女人,再也离不开破她阴关的那个男人,也就是说自从我把我
妈操穿了以后,我就成了我妈命运中的男人,哈哈哈哈哈……」
  王小军没想到他的一番卖弄,给亲妈招来了另类的淫辱。
  张总跟他小舅子十分好奇,表示非得仔仔细细瞧个明白不可,屄也不干了,
嘴也不插了。两人让王宝珍亲自去拿窥阴器,亲手用它分开自己的娇嫩屄肉,连
同王小军三个男人围着看。
  窥阴器自带照明LED灯,王宝珍屄里一应情况,纤毫毕现。层层叠叠的粉
红色软肉深处,颜色呈更深一层的透红色,肉质更显得细腻晶莹更光滑,略微凸
出好似肿胀的宫颈口十分惹眼,肉壁上呈树杈分布的毛细血管密密麻麻的。
  让张总跟他小舅子大跌眼镜的是,果然如王小军说的那样,王宝珍的子宫颈
迥异常人,呈现出一个大大的V字开口,就连底端也没有完全闭合,黑黢黢的看
不到底,估计是贯通了子宫。
  「我怎么看着像是宫颈肥大,有点不舒服啊!我以前打篮球的时候,上过一
个拉拉队里的大奶浪货,就是这毛病,插到底软软的,挺有感觉的……」张总的
小舅子评论道。
  王小军听了兴奋道:「哈哈,你干过拉拉队的,我就说吗!有个高年级的学
长还跟我打赌,说那些啦啦队的都是会跳舞的正经女人,我说她们就是队妓,跟
随军慰安妇一个性质的,不知道被你们这些运动员摆过多少种姿势,操了多少次。
  一看胯就知道了,腿那么开,肯定是夹大号鸡巴夹多了,撑得合不拢了。我
妈当了这么多年的小姐,腿都没有这么开!」
  「你这样说也没错,她们工资不高,也都想跟运动员搞好关系,要不是队里
有规定,很多人真的会明码标价的卖。」
  「怎么样,那些拉拉队的屄有我妈的屄紧吗?」
  「我干过的几个,好像都不如你妈的紧,你妈绰号之一就叫永恒之处,就是
赞你妈屄紧的,你不知道吗?」
  「我靠,我又不是老嫖客,我怎么知道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几句后,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观屄上。
  王小军纠正他道:「你好好看看,我妈才不是宫颈肥大呢,这是正常的大,
是盛开的鲜花与小花苞的区别!」然后他又用炫耀的语气说:「你说我妈有外号
叫永恒之处,我其实也帮我妈这屄起了个名,叫唯一三重门,属于高过什么十大
名屄之类的仙屄类,具有唯一性才能叫仙屄……初入的时候需要经过屄口一重门,
叫大前门。你们看,这两片小阴唇是不是很像两扇门啊,还有门环呢!我妈的屄
口有多紧,我就不说了。然后深入到阴道后段,这里陡然变的紧凑,这是另一重
门,叫中阴门,一般我妈被干得高潮了,这里会收紧,像念了紧箍咒一样箍紧鸡
巴……一般的女人就这两重门,但我妈不同,她还有扇进入子宫的门户,子宫是
孕育生命的地方,我给这个门起名叫往生门,起的不错吧?……我操我妈的时候,
一鸡巴进去,需要连破三重门户,那个爽呀……反正你俩是不知道,唉,真是爽
呆了啊!」
  王宝珍被「插嘴就插嘴」的条令约束了言行,她不敢说话,就伸美腿去蹬王
小军,被王小军捉住。
  「妈,大干爹他们都在呢,您能不能淑女一点啊?老老实实给我们看屄!真
是的,还是我妈呢,还跟小孩子一样闹,动不动动手动脚,不懂事!」
  「按小军说的做!」张总在一边帮腔道,王宝珍不敢违逆自个大老板,恨恨
地瞪了王小军一眼,老实了下来。
  「就是吗,像这样,当一个乖乖挨插的妈妈多讨人喜欢啊!最低你也得敬业
点,今天我可是跟大干爹一起嫖你,我的那份钱也不少给,大干爹会帮我付账的
……」
  趁二人被他的话惊得发愣的当口,他把亲妈的修长美腿递给张总,又让他小
舅子帮抓了另一支白嫩脚脖子。嬉笑着说道:「麻烦二位搭把手,我妈裸露骚逼
那么久,嫩屄怕是着凉了,我给我妈焐焐屄,嘿嘿……」说完除了窥阴器,掏出
鸡巴对亲妈的嫩屄插了进去。
  被勒令淑女的王宝珍,被两个大男人举高了双腿,老老实实地挨着亲儿子的
抽插。
  观看王小军操王宝珍的性爱场景,总是让人心惊胆战。那种大幅度加大力度
加高频率的配合性交,给人的冲击太过强烈了,强烈到让两人的鸡巴由硬变软,
然后又由软变硬,然后再次变软。
  他们只觉得手中王宝珍的小腿,那优美的肌肉线条时而紧绷时而松弛,高潮
的时候又急速地颤抖着,无意识地打着摆。
  张总跟他小舅子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愿意甘做帮衬王小军操妈的配角,直到
近一个钟头后,王小军在亲妈的嫩屄里泄身,两人才如梦初醒。
  「我爽过了,该你们上了!」王小军抽出大鸡吧,起身道。
  张总闻言望了望裆下软成橡皮泥的鸡巴,尴尬地道:「不客气,你尽兴,你
尽兴……」他小舅子则端起那碗没喝完的补肾野参汤,一气灌进肚里。
  王小军看他们俩的做派,心里笑开了花。转脸看他骚妈,娇喘吁吁的王宝珍,
满面绯红,眼神飘飘的,飘到两个大男人身上,嘴角和眉梢都弯了起来,不加掩
饰地笑了。
  「可惜了,可惜了!」张总一直叹息。
  「可惜什么?」王小军问。
  「可惜你们娘俩不是日本人,你们要是日本人,就能拍A片,在日本AV界
出道,保证红遍全世界,一个是最能干的男优,一个是最强身材最风骚的女优,
还可以拍真实母子乱伦……不过话说在我们这也可以接广告,就接无痛人流的广
告,你妈这情况,万一怀上了,做人流肯定方便啊……」
  张总随口道,他其实心里真的有点怀疑王小军母子有日本人的基因,这一对
是他见过最变态的母子。
  「拍A片还怎么见人啊,丢死人了!」王宝珍娇嗔着反对。
  「接无痛人流的广告也行不通啊,先不说我妈根本就怀不上,咱国内的广告
也不允许播露屄的画面吧?」王小军跟着吐糟,不过他还是挺佩服张总的脑子,
暗叹商人的脑瓜就是不一样,这都能看到商机。他骚妈宫颈大开,阴道直通子宫,
当然方便刮宫做无痛人流咯。
  好在张总只是随口一说,接着就岔开了话题,让王宝珍帮他口。
  王小军心疼他骚妈,就说:「大干爹,你也别让我妈帮你口了,直接干我妈
屁眼吧!我妈的屁眼又大又软,你就这样半软着进去,书上都说了,弱进强出,
软着进去,硬了出来,能采阴补阳呢!」
  他说这番话,自然又换来王宝珍的白眼加掐掐紫。建议外人对亲妈采阴补阳,
亏他想的出来!
  最后,参汤没能让张总小舅子的鸡巴站立起来,王宝珍的屁眼也没能让张总
重振雄风,两人灰溜溜地开车走了。
  外人走了后,王小军开始跟王宝珍算账,骂她水性杨花,风骚不改。她则振
振有词,怨王小军不陪床,她都说不准王小军在外面过夜,他还硬要去方琼家过
夜。两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终还是要在床上定输赢。母子俩再次上床
鏖战,王小军不再是主动出击的一方。王宝珍拿着鸡毛毯子威胁他,她要反嫖他
一回。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6bb.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