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母传】02 - 狠狠射成人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贱母传】02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二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打那天之后,我和母亲的关系彻底变质了,母子俩开始过起了频繁的性生活,
我和母亲每周做爱的次数,远远超过当年父母年轻时同床的次数……
  原本正常的母子关系,渐渐崩坏。
  对于这种扭曲的、不道德的乱伦关系,母亲虽然没有明确反对过,但内心深
处,母亲其实一直很反感我进入她的身体,这一点我心知肚明。
  或许是母亲觉得自己脏,不想我跟她肉贴肉地接触,又或许是母亲一时难以
接受她在我心中理应高贵伟大的形象,轰然倒塌……的确,过去这十八年以来,
母亲含辛茹苦地抚养我,但现在在我心中,除了一点残存的感恩之情,母亲于我
而言,更多的只是一个可以随时随地发泄性欲的精液便桶。
  另一方面,由于我这个亲生儿子的「加入」,牛建等人对我妈的玩弄愈加肆
无忌惮。
  我妈现在完全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她没法指望自己儿子,因为我和那些奸
污她的家伙们无异;丈夫又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照目前我父亲在美国的研修进
度,除非领导特批,他一年半载根本无法回国。
  母亲每每想到此,都会暗自垂泪,她似乎已经看透,自己将难逃被各种男人
淫玩的悲惨噩运了。
  后来,为了满足自己旺盛的性欲,我申请不去学校上晚自习,留在家里自习
了。实际上是为了每晚多一些时间肏弄我妈。
  学校老师虽然同意了,但「知子莫若母」,我妈一眼就看出了我在打什么小
算盘……她强烈反对我这样做,理由是怕耽误学习。
  我不甘示弱,反问我妈,这样咋就耽误学习了?
  我妈说,在学校里才有学习氛围,家里一个人自习,会影响学习效率。
  我当然不能听从母亲的话了,我直接挑明了说,我正值青春年少,如果一天
不跟她解决一下,我会憋得难受,即使在学校也没心思学习,这样一来,反而更
耽误学习……
  母亲听我这么一讲,即使半信半疑,她也只好哑巴吃黄连,勉强同意。
  接下来的几个月,每天我放学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我妈肏一回,我妈
此时往往正在厨房里烧饭,母子俩脱光衣服,直接在厨房里就开干;
  吃饭的时候,我妈也经常应我的要求,跪在餐桌底下给我口交,直到我喷的
           她满脸都是白花花的精液;
  吃完晚饭,我固定的两个小时学习时间,我在房间里看书复习,我妈就在客
厅里看电视。到了九点多钟,我做完功课,就在房间里喊一声,我妈便会关上电
视,到房间里来陪我做爱……我俩通常会一直做到晚上十一点,发泄完后,我们
母子俩偶尔还会洗个鸳鸯浴……
  为了满足我的性欲,不让我在学习时分心,母亲使出浑身解数地伺候我。有
时候周末两天,我和母亲往往要肏上七八回。
  ……
  就这样,我妈一个家庭主妇,整天待在家中,她白天充当牛建等人的肉玩具,
晚上供自己儿子发泄性欲。
  直到我高考前的一个多月,又发生了一件事情,间接改变了我们家族的命运
……
  我妈是农村出身,大多数亲戚都在乡下,除了过年,我们几乎老死不相往来。
  但我爸是镇上本地人,他几乎所有的亲戚都住在我们镇上,大家抬头不见低
头见,我们家与这些亲戚联系的还算多。
  这些亲戚中,我爸有一个大表姐,岁数不小了,我喊她大表姑。她家庭条件
实在一般,自己在一个厂子里打工,收入不高,生活很拮据。更不幸的是,大表
姑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很倒霉,老公和儿子都不成器,一个曾经坐过牢,一
个整天无所事事。
  我爸在家族里算混得比较好的了,至少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他见大表姑家
家境困难,有些于心不忍,就帮忙给表姑父介绍工作。
  我爸表姐的儿子,也就是我那不成器的表哥,今年31岁。人家三十而立,
他三十岁却整天在家游手好闲,不上班,就知道去网吧打游戏。他爸——我表姑
父,也不管教自己儿子,说自己没养儿子的能力。后来,我爸给他找了一个门卫
的工作,勉强糊口。
  表姑父就在我们小区做门卫,自打我妈成为牛建那帮人的公妻,我妈虽然不
敢声张,极度想守住这个秘密。但同在一个屋檐底下,哪有不走漏的风声?表姑
父很快就知晓了这一秘密。
  后来经过我的查证,是小区门口开超市的耿老板告诉他的,耿老板起初并不
知道表姑父和我家的亲戚关系。
  毕竟是一家人,表姑父很了解我父母,他知道我妈性格软弱,比较好欺负,
不懂得拒绝别人……抓住我妈这个把柄之后,表姑父处心积虑了很久,这个忘恩
负义的狗东西,竟想以此要挟我妈!
  某一天下午,表姑父作为门卫,他瞧见牛建等人从我家出来,表姑父知道机
会来了,便直奔我家。
  此时我妈刚刚冲完澡,不知为何,我家大门只是虚掩着,也许是牛建等人离
开时忘记关上了。但无论如何,表姑父轻而易举地就进了我家。
  我妈光着上身,只穿一条内裤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那两颗饱满的大奶头,
凸在胸前,随着乳房晃动而上下跳动。
  表姑父坐在客厅里,笑眯眯地看着我妈。我妈不知家里还有人,一抬头,看
到表姑父后,她吓得一声尖叫,连忙用手捂住自己雪白的双乳……
  「你……老哥……你……你怎么来了?」
  我妈一脸尴尬地问道。
  表姑父面无表情地说:「没事,就过来串串门。」
  我妈「哦」了一声,然后准备回房间穿上衣服。
  这时候,表姑父突然冲上前去,一把抓住我妈的胳膊,不让她回房间。我妈
又羞又恼,挣扎着想挣脱,但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哪里比得过表姑父的
力气。
  「老哥,你这是干什么啊!再这样我就要喊人了!」
  我妈义正言辞地说道。
  表姑父露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喊人?你喊呗,尽管喊!让大伙儿都知道你
是个老破鞋!」
  我妈一听这话,连忙小心翼翼地问他:「老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表姑父阴阳怪气地说:「别装了,你那些破事我都知道了,咋地?还想抵赖?」
  我妈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表姑父继续说道:「是不是?我没冤枉你吧?还跟我在这装正经……牛建他
们几个,大家都是街坊邻居,啥事儿能瞒得我?!」
  我妈闻言,当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她面红耳赤垂下头,不再说话。
  表姑父见状,知道我妈已经被他唬住了,他轻声地哼笑一声,然后笑嘻嘻地
对我妈说:「桂琴,咱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好商量嘛!」
  说罢,表姑父趁势抚摸着我妈圆润的屁股,我妈不敢反抗,只得放任他的大
手在自己屁股上游移,同时苦苦哀求表姑父:「老哥,求求你了,不要啊……」
  表姑父不理会我妈,反而一把打下我妈捂在胸前的手,我妈那一对白花花的
大乳房暴露在他眼前。表姑父盯着我妈两颗呈绛红色的乳头,周围一圈深褐色的
乳晕,他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淫笑着说道:「啧啧,桂琴啊,没想到你这奶子这
么大啊!」
  强烈的羞耻感令我妈无所适从,她脸上火辣辣的,任凭她那对丰满乳房被表
姑父一览无遗。
  盯着我妈的巨乳看了半天,表姑父意犹未尽地说:「不错、不错,等下弄起
来肯定很带劲,嘿嘿。」
  我妈依旧低着头,她嘴唇微微颤抖着,神色凄惨。
  表姑父轻拍了一下我妈的屁股,继续说道:「走吧,还愣着干啥?咱进屋吧!」
  ……
  表姑父架着我妈,来到我父母的房间里。
  我妈自知噩运难逃,她认命般地转过身,背对着表姑父,把白色的内裤慢慢
脱掉。
  表姑父也褪下长裤,他绕到我妈面前,抓住我妈的头发强迫她跪在地上,我
妈的脑袋正对着他的裆部。表姑父晃了晃他散发着恶臭的阳具,我妈皱起眉头,
一脸不情愿地张开嘴,让他把阳具塞进自己嘴里。接着,伴随着我妈口中含糊的
「唔唔唔」声,表姑父黝黑的阳具欢快地在我妈嘴里来来回回抽送。
  十分钟后,享受完我妈的口交服务,表姑父从我妈的口腔里拔出阳具。然后,
表姑父让我妈抬起一只脚,搁在身后的床尾上。我妈照做后,表姑父一只手抚摸
我妈湿润的阴户,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阳具,龟头对准我妈红肿的肉屄口,猛地
一下插了进去。
  表姑父双手扶着我妈肉滚滚的腰部,一边用力地从后面肏弄她的肉屄,一边
强迫我妈自己前后扭动着屁股,俩人肉体的撞击声「啪啪」直响。
  我妈两只沉甸甸的大乳房无力地垂在胸前,随着她被肏弄的动作前前后后晃
荡。表姑父玩到兴起,伸手分别握住我妈的两只乳房,像揉面团一样地握在手中
随意玩弄,我妈硕大柔软的乳房被他搓扁捏圆成各种形状。
  我妈抿着嘴,双目紧闭,一下下地承受着表姑父阳具的撞击,心中充满了无
尽的屈辱。她低声呻吟着,呻吟声中还夹杂着哭泣。此时此刻,我妈就像一只无
助的羔羊,已经完全落入表姑父这只如狼似虎的血盆大口中……
  ……
  晚上,我准时放学回家。本以为母亲应该在做饭,却发现她正躺在床上,一
声不响地休息。
  我妈穿着一身居家的连衣裙,裙摆很短,一双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我走
近她身旁,轻轻地说:「妈,我回来了。」
  母亲见到我回来了,她吃力地支撑起身体。
  我瞧母亲表情很不自然,再看看她红肿的双眼,明显就是刚刚哭过……我当
即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
  我追问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母亲沉默了一会儿,才告诉我真相,她被表
姑父强奸了。
  我听罢,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是家门不幸啊!
  冷静下来后,我提醒母亲,以后一定要格外小心了,牛建那帮人还好说,毕
竟是外人,但表姑父可是家里亲戚啊!万一事情传出去,被我爸知道了,我们母
子俩都完蛋。
  母亲点点头,说我讲得有道理,同时她还感叹自己怎么如此命苦?连自己家
亲戚都不放过她。我告诉母亲,悲天悯人是无济于事的,不如先想想法子,如何
堵住表姑父的口……
  吃过晚饭后,我和母亲商量了一下,直奔小区门卫室,找表姑父当面对质。
  没想到,表姑父丝毫不怵我们,他毫不掩饰,大方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表姑父自知手中有我妈的把柄,他占上风,根本不畏惧我们母子俩的质问。
  我和母亲好说歹说,但表姑父软硬不吃,任凭我们怎么闹都无济于事,表姑
父语气也很强硬。
  最终,经过一番激烈争吵,母亲觉得实在无计可施了,她作为受害者,转而
反过来央求表姑父,求他不要把牛建等人的事情说出去。对于母亲而言,事情闹
大,造成不好的影响,才是她最最害怕的结果。
  表姑父见我们母子俩服软了,他得意洋洋,直接挑明了说,他可以为我们保
守秘密,但作为交换,我们得答应他两个条件:第一,我们得帮他儿子找一份工
作,收入还不能低。
  我妈说,没问题,表哥和我们也是一家人,应该帮忙。
  表姑父接着说出第二个要求:我妈以后得随叫随到,无条件地陪他上床打炮。
  我妈一听这个要求,立刻涨红了小脸:「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毕竟也是孩子
的长辈,这种话怎么能说出口?」
  我妈指了指我,意思表姑父太无耻了。
  表姑父淫笑着说:「嘿嘿,你不答应就算了,等着吧,我一会儿就打电话给
你丈夫,以为我不会打越洋电话?!」
  一提到我爸,我妈顿时就软了下来。事已至此,她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
  我妈悲愤地点点头,答应了表姑父的条件。
  ……
  之后的几天,表姑父没事就往我家跑。他坐在门卫室里,很容易就能观察到
我家的情况,尤其是牛建等人进进出出。
  表姑父掐准时间,每次牛建他们从我家出来后,他随后跟进,去我家逮到我
妈就肏屄。
  因为找工作的事情,表姑父还把表哥带去我家。
  表哥比我大整整一轮,我知道他是个不成器的东西,但我俩小时候玩得还算
亲近。长大后,我妈说表哥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就不允许我跟他玩。实际上,
我妈应该很清楚,表哥不仅不成器,还是一个好色胚子。
  记得我7、8岁的时候,那时表哥已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
  有一回,表姑一家来我们家做客。吃饭的时候,表哥借口上厕所,实则鬼鬼
祟祟地摸到我家阳台,他趁大人们不注意,偷拿我妈晾晒在外面的内衣丝袜,然
后包在自己鸡巴上打飞机,还把精液射在了我妈胸罩的罩杯里。
  很不巧,我妈当时也想上厕所,她无意中撞见表哥的丑态,吓得差点叫出声。
  但表哥见到我妈后,他不仅不害怕,还挥舞着手中的我妈的胸罩丝袜,朝我
妈「嘿嘿」直笑。我妈见状,心想:天哪,这孩子怎么如此下流啊……但碍于表
姑、表姑父的情面,我妈没有声张,只得装作没看见。
  如今,表姑父整天上我家玩弄我妈,还毫不避讳,把我这位好色的表哥带了
过去。我心中不免多想,担心表哥也和我妈发生点什么……
  后来的事实告诉我,我并没有多想,所有担心的事情都发生了。
  有一天晚上,因为学校临时随堂测验,我回家迟了。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我
才从教室里背着书包出来。
  我打了个车,急匆匆地往家赶。到了楼下,我看见家里灯火通明,心里不禁
觉得有些蹊跷,我妈一个人在家,没必要开这么多灯啊。
  更蹊跷的是,上楼后,我正准备拿钥匙开门,却发现大门没锁,正半掩着。
  出于谨慎,我透着门缝瞄了一眼,屋内景象令我大吃一惊:通亮的客厅里,
表姑父嘴里刁一根香烟,叉腰站在电视机前;我妈和表哥脱得赤条条,俩人滚在
沙发上,白花花的肉体交织在一起;表哥扶着我妈的双腿,阳具抽插在她潮湿肿
胀的肉洞里,一对结实的睾丸不断撞击在我妈的阴阜上,发出「扑哧扑哧」地撞
击声;
  我妈一边高声浪叫着,一边脑袋靠在表哥胸前,她汗湿的脸颊上,不时泛起
一阵阵潮红……
  果然,连表哥也跟我妈搞在了一起!
  ……
  一个月后,连续三天的高考开始了。
  在此人生的重要时刻,我十分紧张。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6月7号第一场
语文考试前,那天晚上,表姑父和表哥父子俩还不放过我妈,在我家整整玩弄了
她一夜。这令我无比分心……
  我在房间里复习,努力集中注意力。我妈在客厅里被肏,她赤裸着上身,背
部香汗淋漓,下身穿一条黑色的吊带丝袜。表哥躺在我妈下面,竖着一根又粗又
黑的大肉棒,我妈张开腿坐在他的肉棒上,吃力地上上下下跳动。表姑父站在我
妈身后,开心地用手把玩我妈的双乳,将她两粒饱满的乳头放在手掌心里摩擦,
我妈被他们父子俩弄得娇喘连连,呻吟声源源不断地传入我的耳中。
  我走出房间,一脸不悦地说:「你们能不能小声点?」
  表姑父和表哥根本不理会我,他们变换着各种姿势、体位,狠狠操着我妈的
嫩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我妈被他俩操得意乱情迷,根本听不到我讲话,
她似乎还很配合表哥父子俩。我妈一边被他们猛干着,一边还骚浪地叫唤个不停,
好像在给他们父子俩的大鸡巴加油助威……
  半夜,表姑父和表哥在我妈身上发泄完了兽欲,竟然还爬上我父母的大床,
呼呼大睡起来。我妈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整个人疲惫不堪。
  翌日,第一场语文考试,由于前一晚被打扰到,我的情绪严重受影响,我把
语文考砸了。下午的数学考试,我也发挥失常。
  三日后,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我自知考砸了,整个人浑浑噩噩,无精打采。
  表姑父和表哥俩依旧孜孜不倦地在我家玩弄、淫虐我母亲。
  当着我的面,他们俩一人抓着我妈的一只胳膊,把她架进隔壁房间里。我默
默地跟在后面,反正闲着没事,不如看看他们父子俩等会儿怎么玩弄我妈。
  他们俩把我妈放在我爸的书桌上,用麻绳将她的双手绑住,固定在书桌的两
个桌腿上。表哥拍了拍我妈的屁股,都不用开口说话,我妈便乖乖地打开双腿。
  然后表哥伸手脱掉我妈的一只高跟鞋,将她另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用麻绳绑
住脚踝处,高高吊起,麻绳的另一端钩住天花板上的吊扇。
  我妈的腰部靠在桌沿,大半个屁股悬空在外,我走到母亲跟前,看到她红肿
的肉屄大开大合着。
  表姑父摸了一把我妈的阴部,然后淫笑着对我说:「你看,十八年前你就从
这里出来。」
  我尴尬地笑了笑,不知该如何接话。
  表哥拍拍我的肩膀,说:「有去有回,十八年后,你不又回到这里了嘛!」
  表哥说罢,我和他还有表姑父,仨人会心地大声笑了起来。很奇怪,我的心
情竟然因为他们侮辱我母亲,而立刻变好了。
  母亲也听见了我的笑声,她失望地摇摇头,扭过头望向了窗外。
  随后,表哥和表姑父开始轮流奸淫我妈。他们撕开我妈的肉色连裤袜的裆部,
用办公桌上的剪刀剪开她的内裤,然后表姑父先上,把阳具插进了我妈的肉屄里。
  我妈的双手已经被麻绳固定住,一只腿还被高高吊起,只有她的躯干因为性
交的需要可以前后滑动。
  表姑父的阳具在我妈的阴道里来来回回抽插,不过只肏了仅仅十分钟,表姑
父最后猛插几下,就迅速缴械投降了……他喘着粗气,从我妈的肉屄口拔出他已
经疲软的阳具,表姑父尴尬地瞥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有点难为情,因为我发现了
她早泄的事实。
  紧接着,表哥拉开裤子的拉链,一根强壮坚挺的肉棒弹出,年轻人果然就是
不一样,他通红发亮的龟头对准我妈的潮湿的阴部,在她的肉屄口轻轻摩擦着。
  我妈肉滚滚的腹部一阵颤抖,跟着她的声音也在颤抖,我妈带着哀求的语气
说:「你……轻一点,好吗?婶怕受不了。」
  表哥没有理会我妈,他冷笑着,腰部突然发力向前一挺,伴随我妈的一声长
长的尖叫,表哥的阳具一下子就整支进入了我妈的下体。
  表哥整个人趴在我妈的身上,阳具「扑哧、扑哧」地在我妈的阴道里抽送,
他一边享受着我妈阴道壁对他龟头的夹挤,一边看着我妈被撞得一颤一抖的大乳
房,嘴里喃喃自语:「早知道家里有这么一个亲戚,我还出去找什么小姐啊,浪
费钱。」
  在年轻力壮的表哥的奸淫下,我妈肉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表哥阳具的活塞
运动也越来越顺畅,俩人的生殖器紧密结合在一起……
  我妈大声浪叫着,足足被表哥肏了约半个钟头,最后表哥双手揪着她的大奶
头,又猛烈抽插十几下,终于龟头顶到我妈的阴道深处,把精液射在了我妈的子
宫里。
  ……
  暑假期间,我和几个同学出去旅游。辛辛苦苦念完三年高中,无论最终的高
考成绩如何,此时我们都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去外地玩了一圈,我和同学们回忆了一番高中三年的点点滴滴,也展望了一
下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和同学们的一番交流,令我深有感触,我的人生才刚刚
开始,我知道自己应该好好规划一下,至少以后不能像表哥那样,变成一个烂泥
扶不上墙的混子。
  旅游回来后,我乘最晚的一班长途车回家。到家时,已经晚上八点多钟。
  我站在家门口,摸索着口袋里的钥匙,轻轻推开门,我看见客厅里乌烟瘴气
的全是人,包括浑身一丝不挂的我妈,她正跪在那里手嘴并用应付着两根大黑阴
茎,她的双乳垂在胸前,被躺在她下面的另外两个男人玩弄,而她的屁股则被迫
撅着,两腿之间伸进一个男人的脑袋,正在舔弄我妈的会阴和屁眼。?
  我定睛一看,是牛建、耿老板他们,还有表姑父和表哥父子俩。这两伙人不
知什么时候混到了一起,成立了一支玩弄我妈的「奸淫大队」。
  玩了一会儿后,他们把我母亲从地上拉起来,我以为他们要开始用大鸡巴肏
我母亲了,但没想到其余几个男人都在沙发上坐下来,悠然抽起了香烟。
  与此同时,牛建从茶几底下摸出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鞋跟足足有十几厘米高,
是一双名副其实的「恨天高」——我从未见到母亲穿过这么高的高跟鞋。
  耿老板去到我家厨房,拿来了一个拖把。
  我不知道他俩要玩什么花样,但我妈看到高跟鞋和拖把后,她脸色霎地一下
变得惨白,肩膀也不自然地抖了抖。
  紧接着,在一屋子男人的注视下,我妈极不情愿地穿上那双高跟鞋,因为鞋
跟实在太高了,我感觉她整个人像踩着两支高跷,摇摇晃晃地站不稳。
  等我妈在原地站稳,耿老板淫笑着走近她跟前,他右手拄着拖把一头,左手
伸到我妈湿淋淋的红肿阴户,用食指和拇指撑开她的阴道口,我妈认命般地闭上
了双眼,我也大概猜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两秒钟后,耿老板咬牙切齿地握着拖把柄中部,用力往我妈的下体里一插!
  「嗷嗷……啊……痛……痛……求求你了……」
  一直不出声的我妈顿时尖叫连连,她一边苦苦求饶,一边膣口一缩一张,耿
老板趁她膣口张开的瞬间,把拖把柄一插到底,直捣进我妈阴道最深处的子宫颈。
  沙发上坐着的男人似乎挺不满意,他们故意起哄,说我妈这个臭婊子的骚屄
深不可测,要耿老板再往里面顶一顶。耿老板听了,何乐而不为呢,他淫笑着,
不顾我妈的哀求,再次握住拖把柄,往我妈的阴道里又猛顶了几下。
  等拖把柄在我妈的阴道内插到极限后,耿老板将一头留在我妈的骚屄里,另
一头拄在地上。我以为他们对我妈的淫虐暂时告一段落了,万万没想到这才仅仅
是开始——耿老板弯下腰,笑眯眯地帮我妈脱掉高跟鞋,我妈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拼命地拒绝,可她终究抵不过耿老板力气十足的胳膊。
  三下五除二,耿老板就把我妈的高跟鞋脱下,远远的扔在一边……
  接着,只见我妈光着一对白嫩的小脚丫,她一边鬼哭狼嚎地浪叫着,一边吃
力地踮起脚,保持着一种极艰难的站立姿势,因为我妈只要稍一松懈,她全身的
重量就会落在那根插在她阴道最深处的长长的拖把柄上……男人们看着我妈被
「戳」在那里,疼得嗷嗷直叫、死去活来,他们没有丝毫怜悯,反而开心的手舞
足蹈。
  我目睹自己我妈被人如此虐待、折磨,看着她因疼痛而瑟瑟发抖的双腿,听
着她因孤立无助而喊出的一阵阵悲鸣,我鼻子有点发酸,心里甚至还打算冲进去
救我妈。可很快,我就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覆水难收,我已经和牛建、表
姑父等人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情绪,转身下楼了。
  我在小区附近找了一家网吧上网,一直待到凌晨一点多钟,我估摸着牛建他
们差不多也该离开了,我才收拾东西回家。
  进屋后,母亲正在等我,她无精打采地看着电视,身上只穿着一条吊带连衣
裙,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穿。
  母亲问我:「终于回家啦?出去旅游好玩吗?」
  母亲的语气很平静,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摇摇头,坦白说道,之前我就回来过一次了,但看见她被人用拖把柄「戳」
  成了串串,我实在不忍心进家门。
  母亲听我这么一说,她低头不语了一会儿,半晌,母亲终于忍不住情绪爆发,
她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
  看着母亲哭得梨花带雨,几乎快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原本心里还有些过意不
去的我,不知为何,突然莫名地兴奋起来。
  我模仿日本色情片里的情节,把母亲从背后抱起,然后走进洗手间,让母亲
双腿高高抬起,像给小孩把尿的姿势对着洗脸池。因为羞臊和全身无力的关系,
我妈没有任何反抗。通过墙上的大镜子,我看到母亲湿淋淋的红肿阴户,只要轻
轻挤压她的小腹,膣口和肛门就开始有白白的浓精流出。
  我妈看着镜子里自己成熟而淫靡的性器官,她羞臊的闭着眼,身上的敏感部
位尽露,精液还在从她下体里流出。
  我轻声问母亲:「有没有和那些男人这样玩过?」
  「在镜子前?」
  「是。」
  母亲知道我不怀好意,但她还是点点头,老实交代:「你表哥常常在镜子前
和我做那事,还让你表姑父拍照。」
  我听了,觉得兴奋到了极点,用手狠狠抽打母亲那两颗颤巍巍的大奶子,母
亲乳房被我抽得啪啪直响,可她丝毫不介意,也不叫疼。
  接着,我扯下母亲身上的连衣裙,将她放倒在洗脸池上,并顺势将她的两腿
往上提起,像倒插蜡烛的姿势,将龟头插进母亲的阴道里。
  我借着母亲双腿反弹的力道,一上一下地开始抽插起来,母亲随即才放声浪
叫起来:「啊啊……啊……啊……」
  抽插了一会儿,我用手压着母亲的双腿,转过身来,将她两条小腿架在肩上,
继续抽插母亲的肉屄。母亲几乎整个人被我压在身下,她的双腿想放却放不下来,
一往下就势必用力反弹。我用这种毫不费力的体位,足足肏了母亲半个多小时、
最后,母亲额头上香汗淋漓,她气喘吁吁地,只能竭力用小穴磨擦着我的龟头。
  我又抽插了一百多下,突然感到马眼处一阵抽搐,接着我精关一松,精液全
数射进了母亲的子宫里。
  射完精后,我整个人累得伏在母亲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一只手还不忘揉
弄母亲肥硕的大奶子。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6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