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贱母传】03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 东窗事发
  半个月后,快到七月份了,天气越来越热。
  我妈整天穿一件薄薄的低领连衣裙,里面不戴胸罩,两只肥硕的大奶子在我
眼前晃来晃去。
  我经常在她做家务的时候,突然从背后抱住她,然后用手把玩我妈的两只大
乳房,隔着衣服揉捻她的奶头。我妈不反对我这样弄她,有时候还主动问我,要
不要她把衣服掀起来,让我把手伸进去摸奶……
  自打高考结束,我再也不用去学校了,几乎整天都待在家里。除了偶尔和同
学出去聚会,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玩弄我妈的身体上。
  牛建他们知道我在家,担心玩弄我妈不方便,索性就建议开超市的耿老板,
招我去他的小超市里做兼职,每天给我五十块钱。
  我知道他们目的是想把我支开,让我妈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家,他们就可以肆
无忌惮地玩弄她了。起初我是拒绝的,但暑假整天在家,无所事事,我渐渐觉得
无聊,于是就答应下来,去耿老板的小超市兼职。
  至于表姑父和表哥,这父子俩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们玩弄起我妈来毫不避讳
我,基本上隔三差五就会上我家,当着我的面,逮着我妈轮流肏她的肉屄。
  我妈整天他们轮番淫玩,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我看在眼里,却自知年幼力
薄,无能为力。
  ……
  某一天,我正在耿老板的超市里上班。那天正好要上货,耿老板在仓库排货,
让我站柜台负责收银。
  我站在柜台里面,闲着无聊低头玩手机,反正超市里面顾客不多,就几个高
中生模样的男生,在买饮料。
  过了一会儿,超市门口走进一个衣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人,她上身穿一件
镂空的蕾丝针织衫,隐约可见她里边的紫红色奶罩,下身穿一条亮黑色的齐B短
皮裙,腿上裹着棕色的宽边渔网丝袜,她脚上穿一双尖头的「恨天高」,鞋跟足
足有13公分高!
  「这不是我妈么?」
  看到母亲来了,我正准备上前打招呼,旁边那几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却突然
炸锅了:「我操,这哪来的骚逼?!」
  其中一个男生发下手中的饮料,朝我妈喊了一句,其他几位也跟着附和,他
们边笑边说:「岁数不小了,还穿这么骚,哈哈哈……」
  「不会是做鸡的吧!真不要脸……」
  「而且还是一只老鸡,哈哈,长得还行……」
  「你们看,这女的还穿个渔网丝袜,我真头一回见着……」
  听着他们满口污言秽语,肆意地评价我母亲,我顿时觉得无地自容。
  我朝母亲挥挥手,示意她先出去,我正在工作,等下再去找她。母亲明白我
的意思,她一脸尴尬地点点头,转身暂时离开了。
  随后,我没好气地问那几个男生:「东西挑好了没有,挑好了赶紧结账!」
  他们几个一脸惊愕,搞不懂我为何一下子发怒。他们走到柜台前,一边从包
里掏钱,一边叽叽咕咕地说:「小老板,什么态度啊,招你惹你了啊?!」
  我没理会他们,一脸严肃地只顾收钱。待他们走后,我立刻跑出超市,母亲
正在外面等我。
  我有点闷闷不乐,埋怨母亲:「妈,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门了?」
  母亲不好意思地讲:「我也不想,是他们要我穿成这样的,我马上要出去一
下。」
  我知道母亲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我摇摇头,只好作罢。
  随后,母亲递给我一百块钱,让我今晚自己出去弄点吃的,她今晚不回家了。
  我问她去哪?为什么要在外面过夜?母亲叹了口气,让我别多问了,自己照
顾好自己吧。
  当天晚上,母亲果然整整一夜没回家,我打电话给表哥,表哥说我母亲不在
他那里,估摸着是牛建他们把我母亲带走了。
  我晚上也没回家住,约了几个同学,在网吧里包夜打了一夜的游戏。
  ……
  第二天上午,我疲倦地回到家中。在网吧里玩了一夜,我又困又乏,两眼肿
的老高。
  回家后,一进屋,我便听到一阵熟悉的母亲含糊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声,我
当即意识到,家里除了我妈还有别的男人。
  我悄悄走到门口,此时屋门半掩着,我伸手拉开门帘,看见我妈一丝不挂地
躺在四方桌上,一个陌生男人压在她身上,光着下身在一拱一拱的;他的阳具深
深地插在我妈的阴道里,我妈口中不住地呻吟,两只小脚搁在那人的屁股上。
  我一声不响地站在门口,想看清那人长什么模样,但他一直背对着我、整个
人压在我母亲身上肏弄,无法看到他的正脸。
  我屏住呼吸站在门口偷窥,直到那人抱着我妈的腰一阵猛烈冲刺,紧跟着他
的龟头在我妈阴道内爆浆,大量浓精从龟头顶部的马眼喷出,充满了我妈的膣腔。
  那人射完精后,穿好衣服裤子,准备拍屁股走人。我赶紧退回院子里,从地
上拾起书包重新背起来,装出一副刚刚到家的样子。
  那人出门时,正好跟我擦肩而过,他轻蔑地瞧了我一眼,眼神中似乎在说:
「嘿,小子,我刚刚肏完你妈,你妈的肉味道不错!」
  我没有和他搭话,快步回到屋内,母亲已经穿好衣服,她站在客厅里,低头
整理着裙摆。
  我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我妈望望我,说:「怎么才回来,昨夜没在家里睡?你去哪了?」
  我点点头,心想:问这么多做啥?你不是也没在家里睡,我也没问你去哪了?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毕竟她是我母亲,话到嘴边,我又憋了回去,转而半开
玩笑半认真地说:「没干啥,早就想回来了,但我怕回来太早,耽误你的好事!」
  我妈一听,小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她轻轻地说:「哦,你都看见了。」
  我点点头,然后走到母亲身边,一只手摸着她的大屁股,问:「刚刚那个男
的是谁啊?」
  母亲叹了口气,娓娓道来:那人是牛建的一个亲戚,以前在部队当兵,转业
后在地方上工作,今天他出差经过咱们县,晚上要跟牛建喝酒。
  我有点诧异,就算是牛建的亲戚,怎么就能随随便便肏我妈?
  我妈摇摇头,说这是牛建的主意。他那亲戚生性好色,每次他来,都暗示牛
建给他找小姐,牛建碍不过情面,只能照办。但三番五次之后,牛建觉得开销太
大,于是今天他不知怎么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为了省钱,介绍他亲戚来我家,
拿我妈发泄了一番。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我捏了一把母亲的屁股肉,说:「妈,你先去洗澡吧,
我也想弄一弄。」
  我妈不好意思地说,你还没吃饭吧?吃过饭再弄吧,等下她要进厨房烧菜,
身上肯定弄得全是油烟,到时候这澡就白洗了,浪费水。
  母亲竟然拒绝我,我苦闷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裤裆处涨起的阳具,心里有点
委屈:凭什么别的男人想玩我妈就可以玩,我自己想玩,她反倒不同意……
  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她思考了片刻,然后不声不响地跪了下来,就跪
在我的脚边。母亲伸手解开我的裤子拉链,从里面拽出我的阳具,握在手中轻轻
套弄着。母亲一边套弄我的阳具,一边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先帮
你吹一下吧。」
  说罢,母亲张开小嘴,一口含住我的龟头。她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卵袋,嘴巴
熟练地含着我的龟头吮吸,母亲的口交技术无需多言,她的舌尖从阳具根部一直
舔舐到我顶端的马眼,好像一根长着吸盘的章鱼的触手,一边舔、一边吸着我的
肉棒。
  我眯着眼睛享受,一只手搭在母亲的脑袋上,轻轻地捋着她的秀发,母亲专
注地吮吸她嘴里的肉棒,头抬也不抬。
  五分钟后,我猛地将肉棒从母亲小嘴里抽出,龟头上的精关一泄如注,喷得
我妈脸颊上全是白花花的精液。
  ……
  射完精后,母亲帮我清理干净龟头,然后我陪她在厨房里烧菜。
  发泄完性欲,我的大脑终于清醒起来,我泛着醋意问母亲:「刚刚那个人,
你说他是牛建的亲戚?是他亲戚又咋样?」
  母亲手中洗着芹菜,点点头:「是,牛建跟我这样介绍的。」
  我心里忿忿不平:牛建越来越过分了,他有什么权利,把我妈让给别人玩?!
  当初我和他同流合污,也只是同意他一个人玩弄我妈啊!
  我想着想着,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又问母亲:「昨晚你是不是也跟牛建他们
在一起的?」
  我妈红着脸,点点头。
  我继续说道:「妈,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想个法子。」
  我妈斜楞我一眼,半晌,开口说道:「你不就想这样吗?你不是跟他们一伙
的吗?」
  我很惊讶母亲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在她心里,我已经和牛建他们是一条
船上的蚂蚱,只知道联合起来玩弄她。
  我不想过多解释,因为最好的解释,就是实际行动。
  我告诉母亲:「妈,你误会我了,不过你放心,我肯定想个主意,让牛建他
们滚得远远的。」
  母亲听我这么一说,她心里五味陈杂,既有些感动,又有些无语,她觉得我
很幼稚,一个刚刚高中的毕业的毛头小子,拿什么跟那些成年人斗?况且牛建他
们手中还有我妈的把柄。
  我告诉母亲,虽然我年纪小,没什么社会经验,但有人岁数够大,或许有解
决办法。说罢,我转身走出厨房,打了一个电话给表姑父。
  表姑父接到我的电话,问我有啥事?
  我直接开门见山,在电话里告诉表姑父,我们母子俩需要他的帮助。同时我
还故意「投其所好」,诱惑表姑父说,一旦成功把牛建他们几个踢开,那我妈就
只属于他和表哥了,我毕竟是我妈的亲生儿子,只不过会偶尔「参与」一下。
  表姑父摸不准我究竟何意,但他在电话里应承下来,他会帮忙想法子的。挂
电话前,表姑父还提醒我说,让我妈赶紧帮他儿子找工作,答应的事情到现在还
没兑现。
  我唯唯诺诺地请表姑父放心,保证他表哥找工作的事,一定最近就给落实了。
  ……
  翌日,我向耿老板请了假,故意留在家里,眼看着牛建他们玩弄我母亲。
  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牛建一个人来我家——当保安的侯叔,今天他
上白班;黄老师暑假挣外快,给学生补习去了;而耿老板,由于我请假,他只好
待在超市里看店。
  下午,牛建骑在我妈丰满肥熟的身子上,在我家客厅里拿我妈当马骑。他用
皮带狠抽我妈的大屁股,用手揪着她的大波浪卷发,嘴里鬼喊鬼叫着「驾、驾、
驾!」……
  我妈浑身上下只穿一条肉色吊带袜,脚上踏着一双8厘米高的高跟鞋,她身
体其他部位均是赤裸裸。
  随着牛建的骑行,我妈胸部一对向下悬吊着的大乳房,前前后后晃悠悠着,
两只奶头上还被夹着平时晾衣服用的木夹子。
  我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看牛建淫虐我母亲,一句话不说。
  牛建玩得不亦乐乎,嘴中还骂骂咧咧的,他骑着我妈从客厅到厕所,然后指
着马桶,问我妈:「这是什么?」
  我妈回答:「这是人上厕所的地方。」
  牛建又指了指马桶旁边,地砖上一个小瓷碗,碗里面还有一些黄色液体,继
续问我妈:「这又是什么呢?」
  我妈回答:「这是我撒尿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往碗里撒尿?」
  牛建问。
  我妈满脸不情愿地答道:「因为我不是人,没资格用马桶。」
  很明显,这是牛建教她的回答,为了在肉体和精神上同时摧毁我妈。
  牛建扬起手中的皮带,重重地打在我妈的肥臀上,我妈随即尖叫一声,牛建
故作气愤地说:「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我妈怯怯地摇摇头:「不知道,请……请您明示。」
  「你刚刚是不是尿在碗外边了?你妈逼的,想臭死老子啊!下次再有这种情
况,你就给我把碗里的尿都喝干净!」
  「是……我……我一定注意!」
  我妈一脸委屈的模样,牛建自知已经把我妈调教得很好,他满意地笑了笑,
把手伸到下方,捏了捏我妈晃荡着的大乳房,然后一把揪住我妈的秀发,朝反方
向一扯,高声喊道:「驾!驾!调转马头,回客厅!」
  我妈吃力地驮着牛建,缓缓爬回客厅,这时候,我妈不经意间抬头一看,此
时我正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望着他俩。母亲婆娑的眼神和我对视了一下。那一
瞬间,我妈只觉得天旋地转,羞耻到了极点,恨不得在地上挖一个洞钻进去……
  我感同身受,心中暗暗念叨:再忍忍吧,妈,再忍忍,不用多久,我一定给
你解脱!
  拿我妈当马骑了半天,牛建终于玩够了。他意犹未尽地看着我,说:「嗨,
你妈真有乐子。」
  说罢,他就拖着我妈进屋,没一会儿,屋内传来俩人「啪啪啪」地交媾声。
  我站在屋门口,朝屋内悄悄猝了一口,狠狠地骂了一句:「等着吧,姓牛的,
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牛建在屋内专注地和我妈翻云覆雨,自然听不见我骂他。
  ……
  过了几天,我看表姑父那儿一直没动静,就主动打电话给表姑父,问他到底
有没有办法,帮我母亲摆脱牛建等人的折磨。
  我心里很清楚,自打母亲被我成功「拿下」后,牛建他们一伙儿早就失去了
利用价值,不如趁早踢开。
  表姑父也知道我的内心想法,但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他绞尽脑汁,想了好
几个对策,但再仔细想想,都觉得行不通……
  我问表姑父,这可咋办?我妈一天不逃离牛建他们的魔掌,我们就一天不能
完全占有她。我故意说给表姑父听。
  表姑父沉默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跟我说:「大侄儿,办法倒不是没有,我现
在就有个主意,但这是一招险棋,就看你有没有胆量把握住喽!嘿嘿……」
  我说:「你说吧,表姑父,现在都这样了,我还怕啥?!」
  「好,那你听着。」
  表姑父接着说道,「你去找你爸,就说你家三番五次的来蟊贼,之前偷了一
点钱,现在还打起你妈的主意了。」
  我赶忙一口否定:「不不不,这可不行,表姑父,你知不知道啊,我妈最怕
我爸知道了!」
  表姑父说:「话虽这么说,但你爸妈毕竟是合法夫妻,而且我了解你爸这个
人,特别要面子,觉得自己失家里的顶梁柱男人,了不得了!」
  听表姑父说完,我暂且先挂了电话。
  回过头来想想,确实,我爸很要面子,我妈的事情,他作为丈夫,绝无可能
袖手旁观。况且之前我高考的时候,我爸没有在家中陪伴,跑到美国去了。我妈
没少跟我爸抱怨,她说儿子即将参加高考,她都辞职在家不上班了,而我爸却在
这关键时刻跑到千里之外……因为这件事,我爸一直对我们母子俩心存愧疚,经
常念叨着想回国。
  最终,思前想后一番,我决定剑走偏锋,听从表姑父的建议。
  第二天,我联系我爸,但因为不会打越洋电话,我只得发了一条长长的邮件
给我爸:「爸爸,你最近怎么样?什么时候回家?我和我妈都很挂念你……这几
个月以来,家里出了一点事,我觉得我现在必须告诉你了……」
  我详细地跟父亲交待事情经过:我告诉父亲,自打他出国进修没多久,我们
家就来了贼,而且就是街坊邻居,偷了我们家许多钱。我妈胆子小,不敢报警。
  遭贼的事情,我虽然一直知晓,但那帮家伙比我高、比我壮,不让我通报出
去,否则就威胁我断我的腿。
  现在,这帮家伙得寸进尺,似乎打起了我妈的主意,经常鬼鬼祟祟地扒在窗
户上偷看我妈洗澡……我恳求父亲,尽快回国,收拾残局,家里的情况已经一发
不可收拾啦!
  父亲收到我的邮件后,久久没有回复,直到第二天中午,我突然接到父亲的
电话,他说他已经买了回国的机票,现在正在赶往飞机场的路上。
  我爸终于要回国了!
  我心情激动地挂了电话,总算把大救星盼回来了,我突然觉得眼前一片光明。
  我随即又拨通了表姑父的电话,通知他这一消息。
  不过,我并没有告诉母亲,父亲回国,对她而言也算作是惊喜一桩吧!
  ……
  翌日,我没有去耿老板的超市上班,再次请假。我爸是下午2:30的飞机
到达,我和表姑父约好一起去机场接他。
  上午11:00左右,牛建、耿老板、黄老师、侯叔四个人齐齐出现在我家,
他们有说有笑着,个个嘴中叼着一根香烟。
  我妈当时正在厨房里洗菜,我在客厅里看电视。见到他们四个人来了,我随
即关上电视机,并朝厨房里喊了一声。我妈含糊地应了我一声,我就自觉地回屋
里待着,给他们几个腾出地方。
  我进屋后,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动静,我赶紧扒在门缝前偷窥。
  客厅里,牛建他们四个已经全部脱掉裤子,窗外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来,照着
他们一个个涨得高高的丑陋阳具。
  我妈低着头站在一旁,她身上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光着上身,胸前一对丰满
的奶子轻轻晃动,翘起的奶头正对着牛建他们四人。
  耿老板挥挥手,不用说话,我妈就自觉地跪到地上。耿老板走上前去,一把
抓住我妈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按到自己胯下。耿老板的大龟头凑到我妈嘴边,伴
随着尿臊味。我妈稍稍犹豫了一下,便顺从地张开嘴含住龟头。耿老板刚刚才尿
了一泡,马眼附近还有点发咸,我妈强忍着恶心,用舌头舔着他的马眼,她知道
那里是耿老板阳具上最敏感的部位。
  耿老板第一个享受我妈的口交服务,等他的阳具在我妈的小嘴里被吹得硬的
发烫,他才意犹未尽地从我妈嘴里抽出,以防阳具在我妈嘴里口爆。
  接着,其他几个男人轮流上前,把他们脏兮兮的肉棒往我妈嘴里送,我妈同
样顺从地开始舔弄他们的龟头,吞吐肉棒。
  半个小时过去,我妈已经全身香汗淋漓,她头部一直大幅度地前后晃动,让
男人们的阳具快速进进出出她的口腔和喉咙。
  口交服务结束,男人们把我妈抬到沙发上,粗暴地扯下她下身仅剩的内裤。
  我妈潮乎乎的阴部顿时一览无遗,两片深褐色的阴唇像两片蚌壳一样张开,
阴唇上方是一丛乌黑发亮的耻毛,下方是我妈黄豆芽般的大阴蒂。
  侯叔第一个提枪上阵,他分开我妈的两条腿,我妈肉滚滚的小腹因为紧张而
上下起伏。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已经被这帮家伙轮奸玩弄过无数次,可她直到现
在,每次被男人插入前依旧紧张无比,或许作为一个保守传统的家庭妇女这么多
年,我妈的羞怯性格已经刻在了她的骨子里了吧!
  侯叔站直了身子,龟头摩擦着我妈阴部中央的凹处,对准她半开半合的膣口
缓缓插入。
  刚被插入的时候,我妈还紧闭着嘴巴,不想发出任何声音,无论是痛苦的叫
喊,还是愉悦的呻吟,我妈都不想张嘴出声,不想让这些家伙听到她有反应。
  但很快,我妈就情不自禁了。随着侯叔粗大的阳具在她体内不断进进出出,
我妈双目紧闭,终于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压抑许久的浪叫声。我躲在屋内,
听得一清二楚。
  侯叔一边使劲地挺动下身,一边双手按在我妈的胸口,像揉面一样揉弄着我
妈的大乳房。我妈胸口被人死死按着,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侯叔拥拱着我妈抽插了十几分钟,直到他把阳具深插在我妈的子宫里,弯腰
吮住我妈的奶头,他阴囊一抽一抽地开始射精。
  随后,侯叔把疲软的阳具从我妈阴道内抽出,黄老师手握阳具,马上接替了
他的位置。
  黄老师的阳具熟练地插进我妈的下体。他趴在我妈身上哼哧哼哧地卖力耕耘,
过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过瘾,黄老师便突然抽出阳具,双手从背后托着我妈的大
腿根部,然后把我妈的肉屄口重新对准他的龟头,用力往下一按,再次轻松插入
了。
  黄老师卖力地上下前后拱动髋部,一边拱动,一边把我妈的双腿往侧后方高
高抬起。我妈的双乳随着身体剧烈上下晃动,奶头也狂乱的跳动着,黄老师不时
地伸手揪住她一只奶头往外拉扯。
  大约抽插了几百下后,黄老师用两只胳膊将我妈抱起,我妈几乎整个人悬在
半空中。黄老师挺着髋部,让我妈正面对着他。他随后抱着我妈的腰一阵冲刺,
在精液喷射的瞬间,黄老师飞速地抽出肉棒,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我妈的小腹那
么高的地方喷出,打在我妈的下巴和脸上。
  我妈起先是仰卧在沙发上被他们操穴,或是男人坐在沙发上抱着我妈跳动。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我妈的姿势又变成撅着屁股伏在茶几上,被牛建他们从
后面插入,俗称「老汉推车」。
  从中午11:00开始,我妈一直被牛建等人反反复复轮奸。她浑身上下沾
满了白花花的精冻,阴毛都湿透了,不断有透明的液体从我妈的阴道口流出,顺
着我妈的屁股缝,到两条腿的内侧,不停地流下来。
  ……
  下午快2:00的时候,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便留我母亲一个人在家继续被
牛建等人淫弄,我出门去机场接我爸了。
  根据计划,我首先是先跟表姑父汇合,然后在机场接到父亲后,我们三个先
找个地方吃点东西,顺便聊一聊家里的情况。由表姑父给我作证,家里确实三番
五次遭了贼。父亲不得不相信。
  我估摸着,等我和表姑父还要父亲三人聊完,基本上牛建等人也从我家离开
了。接下来的问题,我们就应该商量一下对策,接下来该怎么办,不过这主要还
得靠我父亲拿主意。
  但我万万没想到,千算万算,父亲的飞机竟然提前降落了!!
  当我和表姑父坐着车来到机场时,我俩丝毫不知自己扑了个空,父亲早已经
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一脸憔悴地回到家中。
  再然后,等我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到家时,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我和表姑父火速打车回家!
  到家后,我随即意识到气氛不对劲。许久不见,父亲看到我,没有一丝开心,
也没有任何表情,他的脸色极其难看。我勉强喊了一声「爸」,父亲完全不理会
我——无法避免的,父亲回家时,撞见了我母亲被牛建等人轮奸玩弄的「盛况」
  ……
  当晚,我母亲躲在房间里哭哭啼啼,一夜未眠,我陪在她身边,一直安慰她
到天亮。父亲原本睡在客厅,后来凌晨时分,我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父亲终于
彻底离开了这个破碎的家。
  万万没想到,我一封求救邮件发出去,换回的不是自己父亲的帮助,而是一
张父母签完字的离婚协议书。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