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719bb.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十四章
  过后也没再问过老曹,年后回到长春,总有见到常姐的时候,那一天楼道里
遇到,我下班回家,她稀有的买了菜回来,一起上楼,我主动问起了上次老曹的
事……
  「常姐,上次我有个同学找你……」
  「啊,对呀,初六就来了,我也是刚上班,那小子就来了,带了好几个人,
穿的都跟村长似的,我给打了五折。」
  「五折啊?」我也是挺吃惊,那得是大几千的人情……我都没想过自己面子
有这么大。
  「啊,没事,就当是平时的价」常姐不往心里去。
  「那多不好意思啊,我寻思就是照顾照顾得了,我跟那小子也不熟……」
  「嗨,玩好……」刚说一半,楼道里有人对过,常姐放低了声音:「……以
后还得来……」
  常姐今天买菜,是招呼她一个朋友,也是女的,正好苗苗也回来了,晚上做
完了饭,可能又要去上班,她硬拉我来吃完饭,再三推辞不下,硬着头皮去赴宴。
没想到我只是
  照顾了苗苗几分钟的事,竟然博得了这么大的面子,不过东北人好客,这种
邻里之间的交往倒也正常。
  常姐的朋友叫丽姐比常姐还老,约莫得四十开外,也是浓妆艳抹,似个风韵
犹存的老鸡,言谈举止也不文雅,他妈的、肏你妈、大鸡吧的乱甩,常姐也不介
意,一面做着饭
  ,一面跟她聊天,我来早了,还有点尴尬,俩人也不硬跟我搭话,苗苗还是
一如既往的安静,写完了作业,看电视,我只好跟着孩子看电视。
  交谈的内容主要还是常姐的工作,旁听得知,常姐在洗浴中心已经干了好多
年,这个丽姐似乎曾是内中人,但是如今金盆洗手。
  说到这个丽姐,她四十来岁,一头的波浪发,微胖的身体穿着紧身的长毛衣
和肉色的加厚连裤袜,看不出里面有没有穿秋裤,不过房间里热,许是羽绒服脱
了,没别的穿,
  脚上穿着长筒靴没换拖鞋,眉毛和唇线明显的是纹过的,脸上涂了挺厚的粉,
一会儿一根烟,时不时瞄过来看我一眼,大概是觉得奇怪,怎么常姐叫了个这么
年轻的邻居来吃饭
  。
  常姐去炖肉了,把厨房的门关了,丽姐夹着烟坐了过来,在茶几前的沙发上
面对我坐下,双腿岔开,粗鲁的动作就想在自己家一样,劈开的裤裆就明晃晃的
对着我,不过,
  这毛衣下并没有什么裙底春光,肉色的丝袜很厚,完全像裤子一样,没看头,
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她的动作不雅。
  「兄弟你跟咏莉好啊?」懒洋洋的一句随口文化,弄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啊?哦……」我本来是对着电视侧对着丽姐,被她一问就顺势转过身来,
忽然觉得这个回答不对,赶快补充道:「不是不是,我俩邻居。」
  「邻居也不用进屋这么铁呀?」丽姐弹了一下烟灰,有睡眼半睁的看着我。
  「不是,我就是……那个……上次去过她们洗浴,然后……就……反正挺熟
的呗。」我是语无伦次了。
  「哦……」丽姐又弹了一下烟灰,侧过脸来看了一眼电视。
  「姑娘啊,晚上跟我睡哈……」丽姐略带调侃的唤着苗苗。
  「嗯」苗苗只答了一声。
  「这孩子他妈就这么愣……」丽姐自言自语道。
  听得出来丽姐晚上要在这过夜,吃饭的时候,也是她俩聊着,常姐时不时的
叫我多吃点,饭过得慢,饭后没多久,丽姐就起身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卧室走,似
是要去换衣服洗
  澡,不拘小节地懒散提醒了常姐要去上班了,我也识时务的打了招呼回家。
  ……
  大概十点左右的时候,丽姐敲开了我的门,一身的睡裙披了羽绒服,依然是
慵懒的睡眼抽着烟倚在门框上跟我说话。
  「还没睡呢?」丽姐问道。
  「啊,打游戏呢……那个……进屋不?楼道里凉……」我客气了一下,谁知
丽姐竟不见外。
  「行」说着烟头仍在地上,光腿穿的拖鞋踩灭烟头。
  站在房间里,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有事啊,丽姐?」
  丽姐环视房间,不算脏,而且客厅里东西很少,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啊,姑娘睡了,我睡不着,过来瞅瞅……你干哈呢?」丽姐问道。
  「我这不打游戏呢么!」又重新回答了一遍,指着卧室开着的门。
  客厅空空的显得很冷,丽姐有点冻腿,掖了一下羽绒服走到我卧室门口瞅了
一眼。我的卧室没开灯,床的旁边就是电脑桌,一个台灯和一个显示器发亮,屏
幕里的游戏闪烁
  着,床上堆了几件衣服,屋里很乱。
  「真是男人的房间……」
  可不是呢,才没回来几天,房间的纸篓里并没有很多包满儿孙的纸巾,但是
裤衩子和臭袜子的味还是挺大的,毕竟大冬天的,懒得洗澡。
  「哎,你经常上咏莉那去啊?」咏莉说的是常姐,她那自然指的是佳俪洗浴。
  「啊,不经常去,我哪消费得起啊!」说着自己也走进房间坐在床上。
  丽姐也不见外,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我床上。
  「那你找我呗,我这便宜……」丽姐若无其事的说。
  「你?……咋……?」我喜欢熟女,听到丽姐这么说心里还有点小激动,不
过不能表现出来呀。
  「不是我,我那有不少小姑娘,都可嫩了,溜光水滑的……」丽姐解释到,
看来她是认准了我是嫖客,跟我介绍她的资源。
  想了一下,大概听明白了,这个丽姐也是个鸡头但是可能做得是下里巴人的
生意,俗称站街啥的……
  「嗨,我还以为你让我找你呢……」见到丽姐不见外,我也跟她打哈哈。
  「找我也行啊,我不便宜,你消费不起……」浪笑着接受我的调侃,丽姐的
一只手可就不安分的拍了我大腿一下。
  「咋消费不起,你得多钱啊?」
  「那看你鸡巴大不大了,大我不要钱……」依然是浪笑着调侃,手可就顺势
摸向我的胯间……
               第三十五章
  裤子穿的厚,她只是轻轻摸过,完全没啥感觉。
  「我看你这小鸡巴样,也就小不点……」丽姐瞧不起的说道。
  「你隔着裤子能摸着啥?」说着我就把丽姐的手往我裤裆里送,丽姐也不含
糊,手在我鸡巴上抓了一把,我聊到兴致时自然微微勃起,尺寸并不小。
  丽姐抓了一把就把手抽了出来,「就这一下就硬了?」
  「……」我没啥回答的,就色眯眯的看着丽姐。
  「别鸡巴打你娘的主意,我那儿都是小妹儿,你要玩包便宜……」丽姐还在
宣传她的皮条生意。
  不过美色当前,我只对这个风韵犹存的熟女感兴趣,要什么小妹儿。
  「谁稀罕小妹儿,我就要老娘……」不待她抽手一把把她摁在床上。
  对待这样的女人,能多占一点便宜就占,经历过小风小浪的我也知道在什么
时候博得利益。
  别看丽姐身体宽硕,但毕竟是个女人,就这么一压,她就很难反抗了。
  「小屄崽子,肏你妈的,给我下来……这么没大没小的,拿我当啥了?」丽
姐略微的生气,但是反抗的并不用力,看来也并不怕我。
  「咋的,姐,让你吃口嫩草,不乐意啊?」我并没有强上,压在她身上也嘴
上占着便宜。
  丽姐穿的拖鞋掉在了地上,一双大白腿露在外面,我压住了她右腿,左腿稍
微挣扎这在空中乱踢。我穿了绒裤和线裤,勒得鸡巴难受,刚才经过她一摸,又
一个翻身,绒裤
  退下来一点,鸡巴撑着线裤和内裤顶在大腿上。
  「滚犊子,你妈了个屄的,老娘可不是给你肏的……你给我下去!!!」
  我是不喜欢强来的,上次强奸爱凤,虽然过程刺激,可是事后看到她失落的
眼神,伤心的表情,着实难受,不想再做这么畜生的事。
  一翻身,我下了她身体,躺在床上拉了一下裤子。「哎,开个玩笑……」我
的语气没有被吓到的意思,只是觉得老娘们儿不上道,没了兴致,所以说的很生
硬。
  「开鸡巴毛玩笑,跟我开玩笑……」丽姐一下子坐了起来,有点生气的口气
说着,一面去找甩飞了的拖鞋,我这时才看到,丽姐没穿内裤,拉了一下丝质的
睡裙,挡住了浓
  密的黑毛。
  只这一瞥,我又稍有了兴趣。
  「哎,不是,丽姐,你跟我闹,我就都你玩呗,干哈那么当真,人家是正经
人,不干那事。」
  「啥事?你还想肏我啊,给你俩胆儿。」话头是她挑起来的,所以她这下倒
不气了。「本来看你跟咏莉的挺熟的,想给你介绍俩小姑娘耍耍,谁道你还…
…你还……」
  「我都说了,我对小姑娘儿没兴趣,就喜欢老娘们儿……」
  「肏你妈去,跟谁这么没正形?」丽姐好气又好笑的教训我。
  「那你当我妈呗?」
  「哈哈哈,肏你妈的……滚你妈了个屄的,肏你妈……哈哈,小屄崽子,真
特么不要脸……」一面哈哈的说着,一面粉拳一顿锤我。
  「哎哎……姐,别打,真事,我稀罕你这样的……」躲着丽姐的捶打,一面
嘴上占她的便宜。
  「别跟我扯犊子,小屁孩不搞对象搞老娘们儿啊?」
  「咋滴,不让搞啊,你们老娘们儿不就爱吃童子鸡么?」
  「瞎扯,你们这些孩子小时候喜欢老娘们儿,老了就喜欢小姑娘了……」
  「那我也是现在喜欢你……这样的的……以后喜欢小姑娘……」
  丽姐放荡的性格显然没把刚才的非礼当回事,不过似乎真的意识到我这单买
卖做不成,有点对我没兴趣了,于是有想走之意。
  「想找小姑娘了对我电话……」说着从羽绒服兜里甩出一张开片,便站起来
往外走。我接过卡片,原来只是一张写了电话的白纸,毕竟丽姐不是会所经理,
大概只是个民间
  打皮条的鸡头。
  「丽姐,常来玩啊……」我没动屁股,还不饶调戏的招呼。
  丽姐果然还是没把我这个小屁孩放在眼里,径直走了出去,没再理我。隔天,
又碰到常姐的时候,她也问我阿丽有没有跟我推销过生意,我只说没啊,那天饭
后没见面,常
  姐不知是丽姐跟她说了什么还是知道丽姐就是那样人,提醒了我一句没事别
听她瞎忽悠,她那才没啥美女,都是离了婚的老女人想赚钱。我没在意她这些内
容,但觉得这样的提
  醒蛮像自己家的姐姐关心自己一样,说起来常姐比我姐也小不了几岁,想到
这还有点亲切。
  就这么又过了半个月,相安无事,一个普通的晚上,我依然是在床头小桌上
打游戏,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注意力。
  「苗苗啊,有事么?」
  「我妈让我过来待一会……」苗苗站在门口腼腆的就说了这么一句。
  「啊,进来吧。」把孩子让进屋,我抬头看了一眼楼道里,静悄悄的,顺手
关了门。
  有人在屋里,我就没带耳机打游戏了,苗苗坐在我的穿上,看着我电脑屏幕
里的画面,一动不动。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门外有些躁动声,似乎不止一两个人
吵吵闹闹的近了
  对门。常姐家的门一关,听不到屋里说些什么。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又一
阵躁动声,一堆人噼里啪啦的脚步声离开,安静了几分钟,常姐来敲门叫苗苗回
去。
  我没问什么,看着常姐凌乱的头发和哭过的红眼,想必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她比上次让苗苗来躲避的时候要更狼狈,也许是麻烦大了。
  这之后的一个星期,苗苗又来躲过一次,之后就被常姐送去了姥姥家,在这
上课的时候,被请假送回老家,我想常姐的麻烦一定不小。
  我是不敢多问,常姐是风月场的老经理,黑白通吃,她遇上的麻烦十有八九
是黑社会,我哪敢乱猜。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时间在海外镀金的乔震回了趟国,第一件事居然是把宿
舍的几个哥们找来聚聚,才毕业一年好像半辈子没见似的。当然给面子来的只有
我跟微微,还有
  隔壁宿舍的阿远。乔震跟王威不来往,二虎真的考到了北京,留在长春的就
我跟微微。酒足饭饱当然就得满足一下下边这杆笔。
  微微找借口溜了,阿远大学的时候跟乔震玩的很好,但是不贪女色,于是最
后去三温暖的又只是我跟乔震。这次我做东,带他到佳俪,咱有人啊,大客户当
然介绍给常姐。
  来到佳俪,乔震就被场面和我跟常姐的关系惊倒,于是第二天他又叫我去。
第一天我打肿脸充胖子,把三个月的零花钱都搭进去请客,第二天还去,老子当
然囊中羞涩,本来想
  找个借口推脱,不过震子的意思是又叫了个哥们儿,这次他做东。
  我去,常姐给我面子,打八折,就是给震子面子,让人觉得震子的同学中也
有面子大的人。
  震子的哥们儿其实就是他一表哥,约莫有个三十多岁了,哎,富二代的亲戚
当然也是有钱人。其实震子是个官二代,他爸是林业局一个什么副局长,这个表
哥看上去挺严肃
  的,谁知道进了浴室,就是个大色狼,一晚上什么都叫,搓澡、按摩、修脚、
可乐、宵夜,最后还来个双飞,不亦乐乎。
  据说之后的几天震子和他表哥还经常去,震子回国这几天,玩了个够,走之
前,说是正好过生日,又把大家叫到一起吃了个饭,他表哥和微微、阿远等人也
悉数到场。酒足
  饭饱后,大家相谈甚欢,我跟震子的表哥坐的挺近的,那晚没少聊,不过聊
得全是女人啊,哪里玩啊什么的……
               第三十六章
  接近六月的一个上午,在班上工作的我接到高中同学老曹的一个电话……
  上次跟他联系还是过年的时候,他问我佳俪洗浴的优惠,后来常姐给他打了
折,本以为这次又是类似的事(其实后来他去过好几次,都打着是我朋友的名义,
找常姐打折,
  常姐也都给了),谁知道居然是借钱。
  电话里讲的不太明白,好像是开车撞人要赔钱,有多少借多少。
  且不说这个屌丝哪来的车开,一开口就是有多少借多少,谁敢给,万一还不
上呢,想到我跟老曹关系一般,估计他这次是接了一圈了想到我了。虽然我热心,
不过刚刚工作
  不到一年的我,身上也就几千大元的存款,他开车撞人怎么也得赔个几十万,
有个毛线用。
  不过我这人面子薄,电话里说了身上就几千块,他居然说那先借我吧,抹不
开面子,最后应了。这小子叫我下午送到交警大队。
  下午请了个假,特地取了三千块(其实我有六千的存款),到交警大队协调
办公室,只见老曹灰头土脸的和几个中年大叔坐在一起。
  他没想到,我是他打过电话来送钱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详细了解之
后才知道,原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小子大学毕业以后到了烟土公司做销售,旁
边几个大叔是地
  方县烟土局的公务员,为了巴结他们,每次这些小领导来市里开会,他们公
司都安排吃喝嫖赌,所以他找我要佳俪的优惠也是为了搞公关。昨晚上又是吃喝
之后,这些大叔当中
  有个领导开车把一个蹬三轮卖水果的给撞了,倒是不严重,不过因为这个地
方领导是酒驾,这个卖水果的就讹上了,非要5万块私了,领导不同意,卖水果
的就报了警,交警虽
  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追究酒驾的事,但是由于卖水果的非要五万,
达不成协议,就在交警大队纠缠了一晚上。同行的老曹必然要站出来平事,但他
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打
  肿脸充胖子,自己出五万了了,然后想办法去公司报销,所以才大早上的就
各种打电话借钱。
  正当我准备寒酸的拿出三千块的应急费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我的名
字……
  「诶呀,小晨儿,你咋葛这呢?」
  「哎,彬哥?……」回头一看竟然是震子的表哥。
  震子的表哥好像叫薛彬,反正他让别人喊他彬哥。
  「我这同学有点事……」
  「哦,啥事呀……」看到场面混乱,彬哥搂住我肩膀稍微小声的又跟我说
「跟彬哥说,咋的情况?」
  虽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是感觉彬哥靠谱,于是把昨晚的这些事大概
的说了一遍。
  「哈哈,我寻思啥玩意呢,就这点事啊……」彬哥满不在乎的回答我,然后
又跟屋里的俩交警说了几句,然后又跟我说:「行了,没事,再有啥事找哥,我
先过去了啊!」
  说着就出去了,我只能懵逼的说了声好,目送。
  彬哥果然好使,几个交警骂了卖水果的几句,恐吓他不要没事找事,这个卖
水果的其实就是被汽车撞歪了三轮车,撒了一地水果,自己摔了下来,都没受伤,
最后交警示意
  ,陪他几个水果钱,然后再给几千块精神损失费,这事就算了了。见到有人
做主,卖水果的也不敢叫嚣,拿了我带的三千和老曹手上的两千多块凑齐的五千
块钱,灰溜溜的走了
  。
  等卖水果的走了,我才跟交警同志打听到,原来彬哥是交警大队一个副队长,
面子不小。老曹还跟几个地方领导吹嘘,到哪都是哥们儿,有事都能摆平。
  (有人可能想说,这些地方小领导难道连几万块钱都拿不出来么?其实他们
只是地方上的小公务员,即便有油水到他们手上也不多,而且外出「公干」,都
不准备钱的,即
  便是几千几万也不想拿出来。)
  老曹会办事,两天后送走了地方领导,宴请我吃饭,要还我钱,还要我叫上
彬哥,要当面答谢,我知道他也是想乘机巴结巴结,但是我哪就有那么大面子叫
人出来。当然,
  总有办法,我跟震子要了彬哥的电话,又以请他「消遣」为由约他,这笔
「消遣费」当然是老曹出。
  酒席宴前,尽显我的面子,因为彬哥实在是看不上老曹,饭局的话题大都围
着我。
  ……
  这几个月,常姐家的苗苗一直在姥姥家没回来,我跟常姐也没什么来往。一
个周六,我妈非要到市里来看看我,我只得打车到火车站去接她。长春的出租车
司机很黑,自己改表
  ,而且一个人打车一定要拼车。
  拼车的是个农民工,腿断了,打了石膏,先送他去交警大队,出租车司机八
卦,问他这是咋的了,他说是晚上下夜班被一轿车撞了,现在正索赔呢,腿断了,
伤的不轻,农
  民工就是实在,跟人家要六万的医药费就完了,结果撞人的司机是个老赖,
说就给一万,农民工兄弟有啥办法,说找他哥(也是工地打工的)帮他找人。出
租车司机说「你找你
  哥有啥用,你要能找到交警就好办事,可惜朝阳区这边不熟,要不二道区认
识好几个交警,你就讹人十万,然后到时候给人交警那点钱。」民工大哥就说那
你帮我问问呗,能要
  下来医药费就行啊,出租车司机大哥不含糊,打了个俩电话,什么王哥李哥
的都说朝阳的管不了。
  这下我不能再沉默了,「你不就找朝阳的交警么,我认识……」
  一个电话打给彬哥,摆平。
  (我没跟民工大哥下车,只把这人的情况和名字电话里跟彬哥报了,然后去
接我老妈,后来听彬哥说起,民工要了肇事司机十万,孝敬了彬哥三万意思。)
  我妈这次来,一方面说是要来看看我,另一方面也是来探望一下在市里住院
的亲家。
  就是姐夫的老爹,王海峰,那一年也就是54的样子,居然得了胃癌,他老
王家除了我姐夫王平,还有个儿子叫王海,是姐夫的弟弟,比姐夫还操蛋,成天
五马长枪的,也没
  啥正事,本来送出去当兵去了,结果退伍回来之后没事干,天天吃老爹,姐
夫本想跟她这个不成器的弟弟一起开出租,怎知道这个王海不是这块料,后来就
说是来长春打工好几
  年没音讯。
  姐夫和老姐给他老爹买了小楼房,本来住的安生,后来的事大家也知道了,
老姐和姐夫前两年似乎过得并不太平,日子一般,都住回了原来的老房子,这两
年姐夫安分了一
  些,俩人又吃苦赚回了一点钱,正寻思过好一点,买个房子什么的,又遇上
姐夫的老爹胃癌,几乎花光了家里的钱,据说准备要卖姐姐和姐夫给他买的那个
房子了,现在病情恶
  化,转到长春白求恩医院来了。当然这些事没人跟我说过,姐夫其实这段时
间一直在长春都没跟我联系过,就是不想我知道。
  老妈是代表老爸一起来的,因为家里的活加上小卖部,老爸走不开,老妈还
闲一点,于是顺便来看看我。
               第三十七章
  陪老妈来到医院,居然是姐夫一个人守着病房,并不见他那个弟弟。姐夫蜡
黄的脸色很不好看,也瘦了许多,原来高大魁梧的身材也显得瘦小了不少。
  原来姐夫这段时间为了照顾他老爹,出租暂时没开,姐姐一个人在家开店赚
钱,他妈就跟他弟弟挤在他弟弟租的小屋里,给他爹做饭,他弟弟呢,其实就是
混日子,没啥正
  经班上,也不在哪打工,每个月就一千多的工资,住院的费用是远远不够的。
  陪老妈在医院待了一会,就带老妈回了我住的地方,为了迎接老妈,我还是
把屋里收拾了一下,至少可以下脚。老妈来了还是给我一顿收拾,打扫的更干净
了,看到我在这
  过的还行,终于还是开口说了正事——借钱。
  老妈借钱自然是为了老姐,老姐为了给她公公看病,已经跟老爸老妈借了不
少,老妈本不想问我,但是看到老姐这日子过得……所以跟我说有多少,就拿多
少吧。
  自己的姐姐当然要照顾,我拿出自己仅有的六千多,这都给了老姐好大的人
情。不过这点钱肯定是石沉大海,老头子住在医院那就是无底洞。不过好在,这
日子快到尽头了
  ,这次凑钱是为了给姐夫老爹做切除手术,之后就用不了太多钱了。
  老妈只在我这睡了一晚,跟我挤在一张床上,就回去了,带走了我所有的积
蓄。不过也落个安心,为了老姐,我愿意。
  据说那之后一个多月,姐夫老爹的手术就做完了,然后就回了平安,自始至
终姐夫都没来找过我。
  这一晃,时间就来到了夏天,7月的天气炎热的很,又到了一年毕业季,很
多高中复读的同学今年也都毕业了,于是各种毕业聚会,同学聚会又来了,不过
毕业一年的都工
  作忙,没时间聚会,也就是还在长春的几个能聚一聚,我闲的蛋疼,也参加
了一次,这次还有点收获。
  老曹、冯岩、老齐等人悉数到场,还有几个高中时候复读,今年在长春刚毕
业的,值得一提的事徐乃欣也到场了。就是那个开茶楼的富二代小美女。
  她学的医,大学上了五年,所以也是刚毕业,她爸有本事打算让她留在长春
的医院上班。这唯二的两个女生和11个男生组成了这次聚会。
  饭毕,老曹和冯岩自是又鼓吹着让我带队领着酒意未散的男生去嗨皮,这让
我犯难了,实在不想当这个头。于是想找个机会推掉,谁知道老曹和冯岩死拉着
不干,不过最后
  说好了各买各的,才计划着行动。谁知道除了老曹、冯岩和老齐之外,另外
几个都是刚毕业的屌丝,根本没钱想去没成本,都灰溜溜的跑了,就剩下我们四
个和一个刚毕业的复
  读生。五个人又无趣的喝了一会儿,这才放开了就聊了起来,说什么嫖娼的
成本太高,其实没啥意思,老齐倒也说,咋不找个便宜的。不过说到底这年头便
宜的很多都是坑,仙
  人跳,没几个敢试水的,而且不安全。
  借着酒劲,我想起了丽姐,不想让同学们失望的我,拿出了手机翻着电话,
我有个习惯,就是把留下的电话都存在手机里,丽姐的电话存了半年多,没打过,
翻到了电话,
  抬头看看对面正在踌躇的吸着烟的老齐,默默的拨通了电话。
  沉寂的桌面上是杯盘狼藉的场面,几个人抽着烟低着头,没人说话,这安静
的场面被我的电话声打断。
  「喂,丽姐,忙着呢?」
  「你谁呀?」丽姐自然是没留过我的电话。
  「我小强,常姐对门,咋的,还记得不?」
  「哦,咏莉家……那个小李是不?……你小子啊……」
  「嗯呢,姐,干啥呢?」
  「肏你妈,有屁快放……」看来上次非礼她的场景,她还历历在目。
  「这不么,想找地方放松放松,可不就想到你了么!!!」
  「肏你妈的,放松你妈个屄,别鸡巴……」带笑不笑的也跟我扯。
  「不是,姐,给我介绍几个美女呗,我带我兄弟一起……」怕她不当真,我
打断了她的调侃,正经的说到。
  「真的假的,唬你姐呢?」
  「唬你干啥,真事!!!」
  「几个呀?」丽姐又问道。
  「额……五个……」我环顾了一下桌上这几位说道。
  「行,过来还是领过去?」丽姐又问道。
  「内个不是,姐,多少钱你还没说呢?」我就怕她还宰我,要是常姐那里明
码标价,哪怕一千两千没怨言,丽姐这没打过交道,还是问清楚点好。
  「800吧,给你个折价……」
  「啥啥啥,姐你这还折价呢?」这价格我可接受不了。
  「肏你妈的,这还贵呀,你想多少吧?」
  这么反问我到没了谱,不敢乱报价,其实一般的市场价也就是200到30
0,丽姐明显坐地起价。
  「姐,你这不能这么不给老弟面子,常姐她那才600」当然600是佳俪
的最低级。
  「肏,那他妈能跟我比么,我这姑娘能陪你睡一宿,可劲干,还会嗦牛子,
舔卵子,多实惠。」
  我一听明白了,感情丽姐介绍的包夜的价格,想着吃快餐大概也就200就
够了,这个价格符合这帮屌丝的胃口,刚想问快餐多少钱,旁边大概听到内容的
老曹又按耐不住了
  。
  「睡觉行啊,你再砍砍价……」老曹小声跟我这嘀咕。
  我看了他一眼,不想扫他兴,于是又问:「姐,再便宜一点,我这一次就要
你5个还不照顾你生意啊,再给老弟便宜点。」
  「……哎……600,你打个车过来接,别鸡巴跟我讲了啊……」
  这声音还挺大的,鸦雀无声的几位几乎都听见了,我抬头看看各位,基本上
都默许了这个数字,于是我答应了丽姐。
               第三十八章
  一下子便宜了200,我想着也是丽姐给了老大人情,就这么一面之缘还占
了她便宜,怎么就给我这么大优惠,不过回头想想,其实也就是生意人的说法,
能卖出去就是赚。
  这群屌丝喝高了,又精虫上脑,觉得这个价钱还挺划算。
  五个人打了两个车来到丽姐给的地址,妈的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发廊,丽姐
还不在那,也不知道丽姐是老板,还是什么的,这个发廊白天真给人理发,晚上
嘛……
  接待的也是个大妈,浓妆艳抹的波浪头,年龄倒有50开外,一见到来了这
么多,有点犯难,我说是丽姐让来的,她说她知道,可是现在屋里就剩仨了,我
一看,这货色,哎
  呀……都是啥呀……一个个三十开外,你说是市场卖菜的倒信,除了年龄没
有丽姐老,姿色完全谈不上,也难怪,这小发廊也就这货色,不过看这几个屌丝
居然还挺有兴致,
  毕竟几百块就玩一宿……
  几个人都不敢说话,我当然带头,问着个大妈,就这样也要那么多钱啊,大
妈开始不松口,后来说了,我们来晚了,几个年轻的早就让人领走了,这几个年
纪是大一点,但
  是活好,随便玩,明天要是没事,玩到中午都没问题。这个道理我懂,可是
实在还是说不过去,我的言语稍微有点对丽姐失望,谁知道大妈为了挽回丽姐的
面子,居然说再给折
  扣,就说这仨一人500,你们领走。我说那也不够啊,大妈却说,仨就够
你们几个折腾的了……
  老齐他们几个早就安奈不住了,悄悄凑我耳边说,赶紧的吧。
  于是老齐他们三人领走了这三个,大妈说是丽姐介绍来的放心,钱先给她,
领哪去都行,只要俩人乐意,睡到啥时候都没事。
  然后老齐他们就打了车走了,剩下我跟老曹实在觉得这几个看不过眼,就在
这等会,大妈说一会又可能有人再回来……
  果不其然,大概半个小时,从对面的楼上下来一个,倒是还挺年轻的,可惜
就一个,我跟老曹推了半天,他是见过场面的人,懂得谦让,但是我觉得自己带
队,不能让兄弟
  吃亏,还是让给了他。老曹不客气,扔下600,带走了。
  剩我一人在店里跟着个大妈聊了起来。
  这才知道,丽姐不是个简单的鸡头,这个大妈就是老板娘,丽姐给她介绍生
意,丽姐手上这样的小店好几家,这一家算是人比较多的。
  可是等了好久也没个回来的,我的兴致已经快没了,想着已经安排好了几个
同学,干脆自己回家算了,也省了几百块钱。就在这时候丽姐打回了电话。
  「咋样,满意不?」丽姐问道。
  「满意啥呀,人都没了,还满意呢……」
  「咋的了?」
  「没人了,我还葛这等着呢……」
  「哎妈呀,今天啥日子,咋还没人了呢,你等会,我给你找,一会过去…
…」
  「哎……姐,别折腾了,都这么晚了,让我等啥前儿去,要不你来吧,我就
稀罕你……」上次得了便宜,这次说话还是没正型。
  「肏你妈的,想玩你姐呀,给你俩鸡巴够用么?」
  「哎,不是,姐你看我说的都是真事,真想你,哈哈哈」
  「滚犊子,我等会找个姑娘过去,你等会吧……」说着就挂了电话,像是强
做这笔生意。
  结果却是我在这个破发廊呆到后半夜,也不见丽姐的回复和美女的到来,兴
致索然的我选择回家,我不会对女人嫉恨,总归要有点男人风度。
  后来得知老齐那几个废物真是得意了,带几个少妇回家玩了一宿,便宜了他
们,不过对我的敬仰之情那是分外的高。
  ……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才过了一个多星期,老齐就没来由的打电话问我丽姐
的联系方式,这个举动让我很不爽,丽姐是我的资源,上次便宜了你们,也没说
请我吃个饭啥的
  ,这次连面都不见直接跟我电话里要,再说丽姐给我面子便宜你们,你直接
上还不宰你,悻悻地几句话打发了他,觉得这事不简单,估计以后免不了再麻烦
我。
  刚回完老齐的电话,就又接到一个陌生的座机电话,声音很熟悉,原来是姐
夫的弟弟王海。
  这倒是个稀客,以前跟他有过几面之缘,大我五六岁,印象中是个吊儿郎当
的人,当兵之后就在没见过他。电话里说是要还我钱,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
给了他地址。晚
  上下班左右的时间他就到了。
  地点是我们厂门口,一身埋了吧汰的背心短裤拖鞋,但是黑瘦的身体站得笔
直,看来是军队里练出来的。他跟姐夫一样的高大魁梧,只是不似姐夫白胖的,
而是黑瘦精壮,
  知道他退伍以后在长春市里打工日子过得也不滋润。
  现在的退伍军人那点微薄的转业费根本养活不了一个人,这之前我所知道的
就只是这小子在长春没正式的工作,估计不是保安就是苦力。
  「海哥,啥时候到的?」我还是殷实地打着招呼。
  「啊,刚到一会儿……」
  我迎上去带他到附近的一家小饭店里坐下来点了几个菜,好歹我的条件比他
好,应该要款待一下他。
  要了几瓶啤酒,这小子还挺能喝,聊了几句大概了解到他的处境。
  退伍后,知道家里也没啥可做的,就到了长春,有一个一同转业的战友在长
春有点实力,叫浩哥。这个浩哥家里是开汽修厂的,王海跟我姐夫学过开车,就
留到浩哥家的汽
  修厂去学修理,顺便赚点钱,难怪他一身黑。这个浩哥家里貌似在道上有点
势力,听意思王海铁心跟他也是想入道,这年头白道不好走,黑道也一样,都要
有背景有人介绍。不
  过听他这意思,浩哥也是小喽啰,而王海现在也就是喽啰的喽啰……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719bb.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