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界】二十五 四乳小姨 - 狠狠射成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


  浴缸里的夫妻俩还在讨论着,可性爱却并没有耽误。
  昕妍的小嘴吧嗒吧嗒地还在和叶星辰讨论着三体的电影情节,叶文洁的性格
突变,程心的圣母婊心态等等。但男人的肉棒早就被这母女俩摸得如铁棍一般。
十分钟前,就随手把婉蓉的头按了按,示意她帮忙解决。
  婉蓉反正也没读过三体,与其装模作样地听天书,还不如做个乖乖吃肉棒的
丈母娘。
  所以现在的景象就比较滑稽,叶星辰把粗大的肉棒挺出水面一半,两腿把婉
蓉夹在胯下吹箫。而自己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听着老婆大谈剧情。
  婉蓉还是那个痴痴地爱着叶星辰的女人,这个粗大的肉棒,只要含在她嘴里,
就可以迅速点燃她的情欲。
  「嗯嗯……好粗啊……嗯嗯……」
  直到女儿来换她,婉蓉才不舍地用红唇吻了几下龟头,让给昕妍接住。
  由于是在浴缸里吹箫,肉棒只露出水面一半,母女俩能施展的口交技术有限。
婉蓉只能起身让位,回到男人怀了,乖乖地用奶磨着男人的胸肌。
  「蓉姐,吹累了吧?嘿嘿!你的奶子好大。」
  「不累……我喜欢的……」
  婉蓉用奶给男人磨了一会儿,虽然做的认真,但却不够投入,像有心事一般,
叶星辰发现后,搂着婉蓉问道,「蓉姐,不高兴呢!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对我的
蓉姐,我永远有求必应,万死不辞。」
  「真的?」婉蓉问道。
  「当然,只管说。什么都没问题!」
  「那……那你和昕妍说的那个,就是你们离开人世以后要一起飘在外太空的
事,能不能……能不能带上我,我好怕离开你们,呜呜呜……」婉蓉觉得自己这
么美,想到自己死后的结局,竟然吓哭了。
  昕妍正用唇舌讨好着肉棒,听见她妈发痴都发傻了,她认为老公明明就是在
和她天马行空地胡扯,说什么飘在外太空,那怎么可能?连样的玩笑话她妈也都
信,气的一边口交,一边抬头看着这一对儿痴女色男。
  叶星辰刚才忘了带上婉蓉,这丈母娘还真放在心上了,看着委屈地直哭的婉
蓉,叶星辰心疼的要命。
  「傻瓜蓉姐!是我对不起你,我刚才只顾和昕妍说话,糊涂了,真该打。我
怎么会不带你呢?我这辈子不管在哪里,都会带着你,死了也会,我们一家到哪
里都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快别傻了!」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你说话要算数呢,我一辈子都好好伺候你。」婉蓉
感动地心里欢喜,头埋在叶星辰肩膀,宛若少女情怀。
  昕妍也离开男人的胯间,和妈妈一左一右依偎在老公旁边,叶星辰已经感觉
到她们母女俩的羞处在水里的躁动,因为有柔柔的阴毛在轻轻地蹭着他的大腿两
侧。
  「老公……我不想洗了。」
  「怎么了?」叶星辰问道。
  「哎呀……我都洗干净了。」
  「哦!那也许你妈还没洗够呢?对吧?蓉姐。」叶星辰装模作样地询问婉蓉。
  「我……我也不想洗了!」婉蓉答道,她现在也许是这三个人里面最不想洗
的,持续了十几分钟的口交,刚才又被男人一阵儿的怜惜,婉蓉最受不了叶星辰
像哄小孩一样和她说话,每次这样,她都极易动情。
  「啊?都不想洗了呀?水温不合适吗?还是不喜欢我的梦幻太空舱浴池?」
  「不是……我很喜欢这里,明晚再和你洗,好吧?」婉蓉答道。
  「喜欢?为什么不多洗一会儿呢?我还想看星星呢!」
  「星辰……你就讨厌……我和你老婆一样,为什么不想洗,你问她吧!」婉
蓉一负气,干脆都推到女儿那里。
  「哦!母女连心呢!老婆……你妈说和你一样,是吗?」
  昕妍接住老公和妈妈打包丢过来的问题,芊芊玉手从男人的胸膛重新滑入水
中,摸到的粗粗的肉棒轻轻撸动,「老公……你这里有我们俩一会儿用手摸着,
一会儿用嘴含着,当然洗的舒服自在,我们……我们都难受了,你感觉不到吗?」
  「难受?哦!哈哈!就是发骚了,是吧?」叶星辰笑道。
  「嗯……就是发骚了。」昕妍用大腿又用力蹭了蹭老公的身体,言行一致地
表示认可发骚这个说法。
  「蓉姐呢?也发骚了吗?」叶星辰转头亲了一下婉蓉。
  「嗯……我也是呢!」婉蓉羞道。
  其实昕妍说的没有错,她们母女俩本就是性欲极强的女人,能让她们高潮的
大粗肉棒,不是在她们手里,就是在她们嘴里,男人就是看着星星聊一晚上也是
一种享受,而母女俩却挺煎熬的。
  两张娇媚的绝色容颜,期盼地等着答复。
  「发骚了,就把骚屄亮出来,我看看吧!」叶星辰两手同时轻推母女俩的香
肩,示意现在就要浴池里要看屄。
  「星辰……能不能到床上看,在水里怎么看?」婉蓉愿意让看,但她觉得应
该到床上撅起屁股。
  「老婆……教教你妈吧!」
  以前在星辰集团的办公室里,叶星辰只要心血来潮,就让昕妍站着撩起裙子,
屁股后翘,还要自己主动掰开肉屄让他视奸。要知道,那个时候的昕妍还未成婚,
是个实打实的处女屄。
  现在已为人妻,又早已习惯母女共侍,这点儿事儿根本没难度。
  「妈……这样让他看吧!」昕妍说完,在水中站起,圆翘的白屁股后撅,上
半身略微俯下,两手掰着屁股蛋儿用力一分,股缝儿大开,屁眼儿和嫩嫩的鲍穴,
瞬间一览无遗,连里面的小阴唇也含羞露出。
  「蓉姐……会了吗?」
  「嗯……我会的!」
  婉蓉学着女儿的样子,弯腰掰屁股,两穴大开后,看女儿又朝后移了一步让
男人看的更清楚,自己也跟着照做。
  就这样,叶星辰还躺坐在浴池里,面前就出现了两个大白屁股里的风景。也
只有这种屁股极其圆翘的女人才可以把这种看似简单,其实条件极其苛刻的动作
演绎完美。
  对于叶星辰来说,任何女人都不可能像这母女俩一样,百看不厌,越玩越爱。
他根本不用动手,只是一探头,就在母女俩的小屁眼儿上各亲了一口。
  「嗯嗯嗯……老公,舒服……还要,」昕妍被亲的一哆嗦。
  「嗯嗯……」婉蓉虽然只是娇哼两声,没有说话,但事实上她的屁眼儿早已
成为爽点,绝对比昕妍的处女屁眼儿更为敏感。
  叶星辰又一手摸一个肉屄,弄的母女俩的圆屁股一阵儿的乱扭。
  「老婆……你们撅着屁股,亮着骚屄,这是要干什么呢?」
  「老公,我……我和我妈把骚屄给你看,是……是想让你疼疼我们,我们都
发骚了,想要……大鸡巴肏进来。」昕妍是个多么聪明的女孩,男人爱听什么,
她早已领会。
  「乖老婆……蓉姐呢?你好像今天不太骚呀!撅着屁股,怎么一声不吭?」
叶星辰说完,轻轻抠了一下婉蓉的小屁眼儿。
  「啊啊……我……不是的,……我看上去不骚……其实只要你插进来,我
……我还是很骚的……」
  昕妍听完她妈的话,气的白眼儿一翻,转头怪道。
  「妈……你乱说啥呢?什么叫看上去不骚,插进来骚?亏你……亏你想得出。」
  婉蓉屁眼儿被抠,爽得一时胡言乱语,这会儿被女儿责问,也觉得自己的话
太过无厘头,羞得把头埋低,不知如何应对。
  但叶星辰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觉得兴奋难耐。
  「蓉姐……你保证只要我插进去你就会很骚吗?」
  「嗯…………我保证,」
  「哈哈!纵是天上银河美景,也难比我这美母娇妻,我现在也不想洗了。」
  叶星辰不但自己用浴巾擦干身体,还不顾母女俩的扭捏,用浴巾把她们的裸
体从上到下细细擦干,顺便揉奶摸屄,弄得母女俩又是一阵子娇喘,直到她们腿
间的浴水变成了淫水,才挺着鸡巴左拥右抱下楼,这母女俩从三楼下到一楼,一
路上全裸身体,扭臀摇乳,整栋别墅都是春色。
  回到床上,叶星辰大字一躺,母女夹着湿漉漉的大腿根儿就乖乖地一起钻入
他的胯下,舔蛋吹箫,配合地一天比一天熟练,男人的胯下瞬间就又被香甜的口
水打湿。
  「屁股撅过来,我想要玩你们的骚屄!」叶星辰被舔地粗气直喘,命令道。
  「好……嗯!」
  观察服从度和动作的速度,男人就可以分辨出女人此时的发情程度。两个屁
股一左一右撅在他两侧只用了三秒不到,而且这个转身过程中,肉棒就没有离开
过温热的口腔,至于母女俩谁含着他的肉棒完成转身动作,叶星辰也懒得分辨。
  「老公……玩呀!我们的屄给你了,随你玩儿。」
  叶星辰每次被淫语刺激,肉棒跳动的同时,总是会突发奇想。他一只手伸出
手指插入婉蓉的阴道里搅动,另一手却揪住了昕妍的耻毛儿,「啊…………轻轻
抠里面……啊啊啊……好舒服。」婉蓉舔着肉棒的根部,被插得直叫。
  「老公……你……你揪我的毛毛干嘛?」昕妍怪道。
  「从现在开始,我揪谁的屄毛,谁就吃我的鸡巴,揪地越狠就吃的越深,哈
哈!这叫毛控口交。」
  母女俩心想,「他可真会糟蹋女人……」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又同时感到新鲜刺激。
  「妈……给我吧!他在揪……揪我呢!」
  婉蓉十分配合,吐出大龟头后,还用嘴唇朝女儿那边送了送。
  「蓉姐,你们母女俩吹箫互有长短,好好学习下吧!」
  「呸……你……你太流氓了……」
  「屄里流这么多水,还装模作样说我流氓……重说……」叶星辰说完,手指
一弯勾住了婉蓉的G点,在那沟棱满布的地带一阵狠磨。
  「啊啊啊……啊啊啊……不是流氓,我……酸死了……」
  「那是什么?」
  「呜呜……是你会玩女人,你好会玩女人……啊啊啊……受不了了,」
  女人就是这样,被男人玩的浑身酸软,你若是以为她受不了而停止,那你就
是太不了解她们了,她们高喊实在受不了了以后,也就最多可以再坚持二十四小
时。
  叶星辰停下后,这个白屁股一阵儿摇晃,差点儿高潮。婉蓉感到一阵空虚,
还没来得及抗议,屄毛就被揪住。昕妍的毛毛也同时被松开,「妈……该你了
……」
  「嗯……嗯嗯嗯」
  婉蓉一口把满是女儿口水的龟头吃进嘴里,开始接力吹箫。
  就这样,叶星辰左右手揪屄毛,遥控指挥,肉棒被泡在口水中,轮流享受两
条香舌不同风格的缠绕拨挑。他故意控制地毫无规律可寻,有时婉蓉刚感到腿间
毛毛儿被松开,以为该轮到女儿吹了,刚吐出龟头想给昕妍,结果马上就又被揪
住,只好继续再来。昕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刚想给妈妈,就又被狠狠揪住,
按照揪地越狠,吃的越深的规定,她也只能在妈妈的眼皮子底下,深喉口交。母
女俩慢慢地也知道,男人是任性而为,没有规律。
  叶星辰这样左揪右揪,感觉到差不多了,终于开始使坏了,他松开了昕妍的
毛毛。昕妍吐出龟头,母女俩等着接下来的指令。结果,叶星辰两边一起揪住。
  这下可好了,母女俩都接到吹箫的命令,同时去吃鸡巴,结果可想而知,脑
袋碰到了一起,还挺疼的。
  「妈……你怎么回事儿啊!该我吃了,你凑过来干嘛?都碰疼我了,抢什么
抢呀?」
  「昕妍,妈妈……没和你抢,可能是你搞错了呢!」
  叶星辰同时揪着母女俩的屄毛,心里直乐,又同时狠狠一揪,母女俩果不其
然又碰了一下头,「妈……你怎么回事儿吗?不就是……不就是个鸡巴吗?一会
儿会轮到你吃的,你别抢了!我的毛毛都快被他揪掉了……」
  「昕妍……不许你这样冤枉妈妈……我没和你抢了……他明明就是在揪着我
呢。」
  母女俩好像同时明白了什么,一起回头却看到了正在坏笑的叶星辰。两人虽
被戏弄,却都没有生气,同时小嘴一嘟,雾眉一皱,温柔嗲道。
  「你坏死了……」
  叶星辰听得心都酥了。
  「妈……我们不给他弄了,哼……欺负人呢!」昕妍埋怨道,又趴在妈妈耳
边说着悄悄话,「我们一起把屁股撅起来,就不信他这个色狼能忍得住。」
  婉蓉听到女儿的建议,自己竟然有些茫然,她细细想来,自己给这个流氓女
婿口交无数次,男人没有说停的情况下,她还真是一次都没有停过。
  温柔的女人不管平日里和她的男人如何相处,但只要一上床,这样的女人就
乖的像一只猫。温柔如水,任人摆布,有很多女人都不懂,其实这样的顺从,才
是让男人死心塌地的终极法器。
  此时此刻有女儿做主,婉蓉犹豫片刻后还是停止吹箫,和女儿一起转身并排
趴在床上,高高地撅起圆白的屁股,轻摇求肏. 叶星辰刚想责怪怎么不继续口交,
却看到两个屁股主动撅在眼前,母女俩的屁股缝儿里早已春水泛滥不堪。两只美
鲍都羞涩地微微张着小缝隙,里面的嫩肉更是一副盼望摩擦的贱样儿。
  昕妍说的没有错,她老公根本没有抵抗母女俩这种诱惑的定力。
  叶星辰两眼放光,握着粗大的鸡巴跪在两个美臀中间犹豫不决。
  「都……都好看,又都流满骚水儿,我肏哪一个呀?」
  「老公……快吗!别让我们难受了……你快先随便挑一个肏呀!」昕妍说完,
回头看着叶星辰,还摇着她的翘臀,邀请着插入。
  「丈母娘不够骚,好吧!先肏老婆。」
  婉蓉刚想回头解释一下,就听女儿已经开始浪叫,知道那根儿她喜欢的粗家
伙已经选择了旁边的屁股。
  「啊啊……老公……你鸡巴好大!啊啊……」
  叶星辰肏屄,尤其是肏这母女俩,会选择不同的抽插方法。昕妍的屄紧致嫩
滑,子宫不堪冲撞,每次深插都会爽得她浑身颤抖。而抽出时叶星辰会把肉棒几
乎全部抽出,带出里面的淫水,紧致的阴道被龟头倒刮,连子宫都随着这种近乎
真空状态的抽出,而被吸得像要脱阴一样。
  阴道是打通女人灵魂的通道,这句话昕妍听过,但直到被自己的老公开苞破
处后,她才真真正正地感受到这话的精髓。她现在就被阴道里的肉棒挖掘着她的
灵魂,开发着她骚媚淫荡的肉体。
  昕妍被一顿爆肏,心都被掏空了一样酥软,狠咬着下嘴唇,爽得眼神迷离
「啊啊……啊啊……好厉害的大鸡巴,啊啊……老公……你好会肏屄……肏死我
了,」
  叶星辰继续狠狠肏着昕妍,却伸手「啪,啪」扇着婉蓉的屁股。
  「蓉姐,手淫给我看,我肏完老婆,就轮你。」
  婉蓉撅着屁股,听着女儿的淫词浪叫,自己只能夹紧两腿,轻轻摩擦来暂缓
汹涌的情欲,屁股被扇了几巴掌,这种被打的羞耻感加上轻微的痛感,变成了更
猛烈的性欲。
  婉蓉把屁股撅得更高,又调整好了角度,确认男人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整个
阴部以后,玉手从胯下伸出,掰开阴唇,把里面的嫩嫩屄肉展示在外,开始手淫。
  「嗯嗯……星辰……我手淫给你看……看我的骚屄……啊啊啊」
  婉蓉的手淫,真的就像是一种淫荡的表演,一种性欲的展示,更是一种发自
内心的讨好。
  叶星辰看着丈母娘的美鲍,水淋淋在眼前发骚,屄里层层的嫩肉在告诉他,
肉棒插入后会享受到什么样的服务。
  「蓉姐,看来你自己手淫就满足了呀?那我要射了……老婆接好了……」叶
星辰加紧抽插并作出要射精的兴奋样子。
  「不……不是……啊啊……我要鸡巴……我要鸡巴……呜呜……你别射…
…你还没肏我呢!。」婉蓉瞬间上当。
  叶星辰偷偷一笑,粗大抽出肉棒,掉头就插进婉蓉的湿屄里,毫不停留地一
插到底。
  「说谢谢!」
  「谢……啊啊啊……舒服……谢谢……谢谢」
  「哈哈!」
  这个色狼女婿,仗着自己在这张床上性别相对少数的优势,一副得意洋洋的
嚣张样子。
  「讨厌……老公……谁让你拔出去的?我……我马上就要舒服了……讨厌
……你们都讨厌……」昕妍马上就要高潮,身体突然的空虚让她扭着屁股抗议,
但是她的抗议声却淹没在她妈的叫床声里。
  「啊……星辰……你的鸡巴好粗……啊啊啊啊啊……你好会肏女人。」
  「别叫我名字,我是你的什么人?到底谁的鸡巴粗?」
  「啊啊……你是我女婿……我的大鸡巴女婿……呜呜……爽死我了。」
  婉蓉不知廉耻地叫着,全然不顾女儿的抗议,她的阴道就如同一个打开她痴
女本性的开关,一被插入就无所顾忌。
  「妈……你……你骚货……抢我老公的鸡巴……你讨厌。」
  婉蓉被女儿一骂,才有了一丝清醒,连忙解释。
  「昕妍……没有……啊啊啊啊……妈妈没有抢。」
  「你还没有?我刚才……马上就好了……你就不能等等吗?」
  「你老公他要插的……我没抢。」
  母女俩撅着屁股,竟然还为了根儿鸡巴拌着嘴,叶星辰肏屄看热闹,自然不
怕事儿大。伸手照着母女俩的大白屁股,狠狠地抽了两巴掌。
  「抢鸡巴怎么了?骚屄不应该抢鸡巴吗?还说什么关起门就当我的母狗?在
床上没有什么先后顺序……知道吗?」
  「啪,啪,啪」叶星辰肏得兴起,在母女俩的屁股上一顿乱抽。
  「啊,别打了,老公……我错了。」
  「啊……好女婿……别打了。」
  「那好……蓉姐,我不打你,你告诉你女儿你到底抢鸡巴了没有?」叶星辰
突然停止抽送。
  「别停……插呀!呜呜……呜呜……昕妍,妈妈是骚屄……妈妈就是要和你
抢鸡巴!」
  「哼……你就是,你就是,」昕妍只能干瞪眼没办法,当妈的都主动承认是
骚屄了,她还能怎么样?
  叶星辰这才满意,专心肏着婉蓉。和昕妍不同,婉蓉的阴道里嫩肉层层叠叠,
虽不像昕妍那里紧致,却更适合短程抽送,顶住子宫后,连续地短频率打桩,用
不了几分钟就可以把这个美鲍送到天堂。
  「啊啊……顶死我了……不行了……肏我……啊啊……我高潮了……」
  婉蓉抖着屁股,全身无力地被肏趴在了床上,叶星辰的肉棒被婉蓉的潮水一
浇,好像又粗胀了一圈,挺在空中,威风凛凛。他连挪地方都懒得挪,「老婆
……该你了……快来呀!」
  「我……在哪?」昕妍问完,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嘟嘟着嘴,跨跪在高潮
的妈妈屁股上方,屁股一撅,伸手把屄一掰。
  「老公……请用……」
  叶星辰扶着满是淫水的肉棒,顶住昕妍的屄口夸道,「这么乖呀!」
  「嗯……请老公肏我……我是你的骚母狗。」昕妍不想再被打屁股,觉悟又
瞬间提升。
  叶星辰一插而入,然后把高潮了的婉蓉翻过身来和女儿面对面。母女俩扭捏
片刻后,就被他按着头吻在了一起。
  「呜呜呜……唔唔……」
  这种同性的亲吻,虽然是第一次。但已经都给对方口交过的母女俩很快就适
应了对方的口水,那味道没有男人般的性气息,只是滑滑的,还略带香甜的口感。
  昕妍阴道里还被粗大的肉棒抽插,又是面朝下,性欲加上引力的效果,她的
口水不停地分泌,流入妈妈嘴里。
  「呜呜……」
  婉蓉只能被迫不停地吞咽着。
  叶星辰肏着屄,看着互相接吻的母女俩,他成就感爆棚,两手一上一下换揉
着四个大奶,每一只都堪称极品的乳房,鼓胀饱满,白皙柔滑,弹性十足。
  「啊……舒服,你们母女真是好屄好奶,太爽了……啊!」
  男人爽得都叫出声音,母女俩更是吻得如痴如醉。
  「唔……」
  昕妍爽得迷醉中,挣脱妈妈的红唇,因为她快高潮了,必须叫出声来,「老
公……不行了……我受不了了……给我吧……给我……」
  「蓉姐,我射给昕妍,你同意吗?我看你的骚屄也离得不远啊,不然我射你
屄里?」叶星辰感觉马上要射,一低头看见婉蓉的屄上全是淫水,分不清是她自
己的,还是从上方滴落的。
  「你讨厌……啊啊啊……不许你换了,射我……射我……」昕妍马上要高潮,
听见老公又想换屄射精,竟然伸手盖在妈妈腿间,挡住入口。
  婉蓉感觉到自己的腿间被女儿的手挡着,心知她已经急不可耐,柔声道,
「星辰,你……你射给她吧!上次射得是我,我……我都已经舒服好了。」
  「好……那你们答应我的事呢?」叶星辰麻眼已经打开,还在硬忍着谈条件,
确实是流氓的可以了。
  「我会的,你的宝贝精液,我们不会浪费的,满意了吗?」婉蓉答完,抱着
女儿,四只奶子挤在了一起,相互擦着奶头。
  「啊啊啊……老公……我来了……要死了啊啊啊!」
  昕妍死死地抱着妈妈,享受着高潮的快感,接着阴道里一胀,感到股股精液
正有力地冲烫着她的子宫,身子一抖,就抑制不住地开始潮吹,报答着肉棒。
  叶星辰射的酣畅淋漓,爽的两手狠狠地掰着昕妍的屁股肉,看着里面缩动的
屁眼儿,足足射了六七下,才慢慢地趴倒,三个人最终还是叠在了一起。
  最爽的人自然是叶星辰,昕妍为了防止精液流出来,小穴穴用力一夹,留住
了精液,却把失去了硬度的肉棒挤了出来,刚才还在母女俩的肉穴里横行霸道的
家伙,这会儿已经无精打采地躺在了婉蓉的小腹上。
  半晌,叶星辰才缓过劲,翻身下马,躺在床上。
  昕妍高潮也已退却,爽完的女人总是心怀感恩地舔着给她带来快乐的肉棒,
婉蓉也想去表现一下,却被叶星辰拦住后,抱在怀里揉着奶子。
  「蓉姐,让她一个人舔吧!你还有你的事呢!」
  婉蓉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男人的精液她早已经吃得习惯了,甚至开始觉得那
种味道还不错。每次张开嘴给叶星辰检查的时候,那种羞耻的感觉都会让自己的
阴道内阵阵地酥麻舒爽,还能讨好这个流氓,所以她是愿意得很。只是今天要从
女儿的屄里把精液吸出来,她还是第一次做。可女儿的屄她舔过,男人的精液她
又挺喜欢吃,剩下的就只是技术问题了。
  婉蓉刚想去尝试,却又被叶星辰悄悄交代了几句,婉蓉羞得脸红,在他怀里
撒娇抗议,被掐了几下奶头儿后不得不皱着秀眉妥协。
  婉蓉爬到了女儿后面,昕妍正撅着屁股给男人清理肉棒,两腿紧夹着,屄缝
儿合地没有一丝缝隙。
  婉蓉红着脸说道,「昕妍……你老公的精液,可不可以给妈妈吃?」
  昕妍正在吹箫,这宝贝精液不能浪费的规矩是说好的,她看到妈妈爬到她屁
股后面,就只等着被吸出来了,但却迟迟不见妈妈红唇来接,以为是她不好意思,
谁知竟然还要张口向她询问。
  昕妍知道这又是她老公的馊主意,变着法儿的羞辱她们母女俩作乐。作为老
婆自然更要知情识趣了,「妈……我老公的宝贝精液,凭什么要给你,我不要!」
昕妍说完,舔着肉棒,抬头看着叶星辰,一副心有灵犀的样子。
  婉蓉没想到自己厚着脸皮说出来,还被拒绝。噘着嘴也看着叶星辰,像是在
告状一样。
  「蓉姐,你别看我,你女儿不给你吃,我也没有办法啊!不过我觉得,你要
是拿出点儿诚意的话,昕妍还是会通情达理的。」
  婉蓉心想,「什么诚意?不就是喜欢看我丢脸吗?臭流氓。我就让你如愿好
了!」
  「昕妍,妈妈……妈妈求求你了,妈妈是个骚丈母娘,天天都想吃你老公的
精液,就给我吃吧!」
  「嘻嘻!不给,不给,就不给!」昕妍得寸进尺,还乱摇屁股。
  「你……你个死丫头,你再这样,看轮到你的时候,我怎么为难你!」婉蓉
红着脸气道。
  昕妍一想,顿时醒悟,也许明天就轮到她了,最好适可而止,免得明天自己
丢脸。
  「嗯……好吧,好吧……给你吃还不行吗!」
  婉蓉一看,还是威胁后奏效,眼前的白屁股已经乖乖撅着,不再躲闪,两眼
一闭张嘴就吻住女儿的腿间肉缝儿。
  「啊啊……好舒服……」
  昕妍觉得穴里一股温柔,紧致的阴道里多了一条香软的舌头,舔的她浑身酸
软,用力一挤,「咕唧……咕唧」两声,存了许久的浓稠精液被吸出阴道。
  婉蓉成功吸出一大口浓精,然后又把昕妍肉嘟嘟的阴唇上的残余全部舔进嘴
里。
  「妈……给我,我也要……」
  昕妍一回头,母女俩就吻在了一起,香舌互相搅拌着嘴里的精液,直到均匀
分好,一左一右靠在叶星辰两侧,用大腿蹭着男人撒娇。得到同意后才一起吞下。
  「好吃吗?」叶星辰一手揉一奶问道。
  「嗯……好吃……」母女俩异口同声,温柔无限。
  这种日子是男人的天堂,叶星辰每天都泡在这样的温柔乡里。人们总说,一
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会有一个好女人。而婉蓉和昕妍母女俩一个身前,一个身后。
婉蓉每天都如贤妻般地操持家务,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在床上更是百依百顺,和
女儿一起想方设法地讨他欢心。昕妍却开始逐步插手星辰集团的内部事务,这个
小妻子凭着自己的聪慧过人,在工作上开始为丈夫出谋划策,虽然没有正式举办
婚礼大宴亲朋,但她频繁地和总裁出入重要的场合,甚至参与公司重大事项的决
策,越来越多的人看在眼里,也都知道了这个性感女神的真实身份,她铁定就是
未来星辰集团,这个商业帝国的皇后。
  可是,叶星辰的极品丈母娘最近有些心烦意乱。她的二女儿夏小婉放暑假了,
打电话说今天要回家了。
  婉蓉又喜又忧,小婉是她的心头肉,母女俩快半年没有见过面了。如果正常
来说,婉蓉恨不能小婉立刻就飞到她面前。可是现如今自己家这种情况,母女共
侍一夫,还有什么颜面面对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儿。
  夏小婉从小就不爱学习,在学校时调皮捣蛋,成绩奇差。之所以可以上师大
附属高中这样的绝对名校,靠的是乒乓球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能代表本省去打全
运会U18(十八岁以下)组的比赛,小小年纪已经是国家一级运动员了。
  婉蓉有过前车之鉴,她曾经想瞒着昕妍,偷偷地和叶星辰保持肉体关系。但
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不到一个礼拜就被拆穿,东窗事发。现在想想当初的决
定,也觉得异想天开。
  对于小婉回来后住哪里这个问题,婉蓉一拖再拖,终于还是要面对。女儿今
天下午就要回家了,这会儿已经早晨七点了,她还在被窝里被女婿摸着奶睡觉呢!
  「星辰,你醒醒,我有事和你商量。」婉蓉还是决定要征求一下这个一家之
主。
  叶星辰抱着婉蓉裸体,晨勃的肉棒被大屁股夹着,摸着奶睡得正香,迷迷糊
糊听见婉蓉要和他商量什么,他哪有这个精神,干脆置之不理。一转身,又摸着
昕妍的奶继续睡。
  昕妍昨晚来了月事,只能做了一晚上的看客,这一大早的,老公又拿肉棒在
她的翘臀上乱顶,卫生巾都快被顶歪了,弄得她不上不下,心烦意乱。
  「老公……我身上来了,别闹了。快转过去弄我妈去,听话!」
  叶星辰这才想起来老婆这两天不能用,但是肉棒经过一晚上的休整,已经越
来越硬。又转过身,掰开婉蓉的屁股就插了进去。
  「啊啊啊……讨厌……你就不会先摸摸,等湿了再插吗?
  「蓉姐……你女儿让我肏你的,就这样夹着别动……我再睡会……」
  「你……你别睡了好吗?我给你夹着鸡巴……啊啊……我……我真有事和你
商量。」
  「下午再说吧!」叶星辰不耐烦的说道。
  「不行……小婉她……她下午就回来了……怎么办?」婉蓉都快急死了,干
脆先把话说出来。
  「谁?」叶星辰揉揉眼睛问道。
  「小婉,昕妍的妹妹,她放暑假了,回来住哪里呀?」
  叶星辰知道婉蓉有两个女儿,有了昕妍的经验,他这次可以肯定夏小婉绝对
是个小美人儿,可即使他有了这种心里准备,其结果也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蓉姐,我们家这么这么多房子,住不下你的小婉吗?」
  婉蓉的美穴里还夹着根大肉棒,即使男人只是放在里面没有抽插,她也迅速
地分泌这体液润滑着,听到了叶星辰的建议,婉蓉扭着屁股反对。
  「不行,这样不行的,小婉和我们住在一起,她……她迟早会发现的,到时
候就完了。我要和她搬到林湖苑去,和她外公外婆住在一起。」
  婉蓉曾经想过让小婉一个人去和外公外婆住,可她马上就改变了主意,那样
太残忍了,更何况小婉常年住校,她心里愧疚,怎么可能只为自己的性生活方便,
再把女儿赶出去。
  叶星辰听完,也没有多说话,扶着婉蓉的蛮腰,挺着粗长的肉棒,开始狠狠
肏屄,捅了十几下后,婉蓉的裤裆里就像尿床了一样。
  「啊啊……你……你疯了……啊啊……插死我了……慢点……慢点……」
  「肏死你……让你知道这个家里只有长着鸡巴的人最大,哈哈!」
  叶星辰像个打桩机,边说边肏,整张床都在剧烈震动,晃得昕妍也没办法睡,
心烦意乱的夹紧双腿,听着旁边妈妈的叫床声。
  「啊啊……啊啊……你轻点肏……我不行了……听你的……听你的。」
  叶星辰看到婉蓉被肏服了,翻身上马,把丈母娘压在身下,面对面缓缓抽送。
  「啊啊……这样好舒服,星辰,我也不想离开你,可是真的会被小婉发现的。」
  「我觉得不会,我们三个平时都注意点儿就行了!就这么定了。」
  女人的屄里插着肉棒,一般情况下就只有妥协的份,婉蓉更不例外,她屁股
用力朝上迎接肏弄,只想男人插的更深一些,快些高潮爽出。
  「啊啊……你……你霸道……仗着会玩女人,欺负我……啊啊……不行了
……到时迟早会被发现的……你是个色魔……小婉来了,你能忍住不肏我吗?
……你保证……我就听你的……」
  昕妍一大早就被吵的睡不好觉,自己来了月事,又不能加入,现在看着妈妈
舒服的样子,竟然有些嫉妒地说道,「妈……他就算能忍住……你行吗?我看未
必吧?」
  「啊啊……讨厌……不许你这样说妈妈……啊啊……我来了……肏我……用
力……」
  婉蓉挺着小腹,用子宫死死地顶着龟头,一抽一抽地高潮着,一大早又打湿
了床单。
  当妈的被女儿这样说,婉蓉虽然有些生气,但是仔细想想,昕妍说的确实有
道理,小婉回来后,人家夫妻俩天天睡在一起,而自己只剩下孤枕难眠,忍不住
地只能是自己。但是婉蓉还是下定决心,她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叶星辰本来下午还有个不太重要的小型会议,可这个家伙急于看看自己的小
姨子,竟然让昕妍帮她代为主持,自己开了辆路虎揽胜拉着婉蓉去接小婉。
  夏小婉差一个月才十七岁,从八岁就酷爱打乒乓球,偶像是那个说不上算日
本人还是东北人的福原爱。这次参加全运会归来,拿到了18岁以下组的全国第
五名。
  中国体育还是以成绩为主,全运会开始前八个月,小婉就放下课业,赴云南
参加集训,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家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姐姐已经嫁入豪门,而
妈妈也如陪嫁一般做了个乖乖的丈母娘。
  小婉也不知道林湖苑的家,更不知道汉唐苑这种别墅区的所在。她荣誉归来,
却只认得公安局的家属院,妈妈电话里说已经搬家了,要到车站去接她,她却坚
持要先回公安局家属院,说要回去看看,顺便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座本来就要拆迁的居民楼,装满了婉蓉和叶星辰的性爱记录,从相识,到
玩弄,最后爱地死去活来,叶星辰站在楼下若有所思,想到高兴处,竟然色色发
笑。
  「臭流氓……笑啥呢?……肯定又乱想了,」婉蓉怪叶星辰胡思乱想,其实
自己又何尝不是,哪有女警察只穿上身的警服,下边却光着个大屁股给色狼开门,
然后求着挨肏的。
  「警服算是情趣装吧?」叶星辰问「滚蛋……」婉蓉骂道。
  小婉自己有钥匙,此刻已经到家了。叶星辰第一次以姐夫的身份见小姨子,
他还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好好表现一下。
  楼道里,两人站在门口,叶星辰又抱着婉蓉狠狠地亲了一口,把口水渡到婉
蓉嘴里。
  婉蓉知道以后再难有机会明目张胆地和他接吻了,乖乖咽了男人的口水后,
也没有过多责怪,「好了啦!小婉在家里呢!以后……以后要亲,小心点儿…
…」
  婉蓉温柔一笑,转身打开家门。谁知俩人刚一进屋,就同时看到门框旁边多
出了一个高木凳,凳子上一双细白修长,还带着浅浅肌肉线条的美腿,正垫起着
脚尖。
  「啊!小婉……你干什么?快下来。」
  叶星辰顺着美腿朝上看去,小婉的裙底风光顿时尽收眼底,圆圆的,翘挺的
小白屁股把印有哈喽kitty图案的纯棉内裤撑的圆鼓鼓的。
  小婉正在客厅的空调挂机上翻腾着什么,听见妈妈叫喊,小婉才低下头,冲
妈妈甜甜地微笑,脸上两个小小的酒窝刚露出来,就瞬间收回,因为她看到一个
陌生的男人正由下而上地看着她的裙底。
  小婉慌忙中想用手遮住内裤,却一下失去了平衡,凳子两角一翻,「小婉
……小心啊!」婉蓉惊道。
  但已经来不及了,小婉人已经在空中落下,眼看要摔个结结实实,在这千钧
一发之时,叶星辰相救也为时已晚,只能一个箭步跨出,横躺在地当做肉垫子,
双手伸出抱住了小婉。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婉蓉吓得花容失色,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叶星辰
瞬间反应救下小婉。
  叶星辰一心只想救人,下意识地出手,却把小姨子抱了个满怀,小婉由于是
背朝下,叶星辰的两只大手准确地盖住了女孩的胸口,摸了个真真切切。
  「小婉……你没事吧?快……快起来……星辰……你呢?……疼不疼啊?」
  小婉运动员出身,一骨碌翻起,「妈,我没事儿,他是谁呀?伸手还挺敏捷
的呢!」
  「他呀!他是你姐夫。」
  婉蓉介绍完,赶紧去搀扶还躺下地上的叶星辰。
  「姐夫?哈哈!我姐结婚了吗?」
  叶星辰拍拍身上的灰尘,眼前的小姨子让他惊得下巴都掉地上了。除了五官
粉雕玉琢和婉蓉极为相似以外,更关键的是夏小婉长了一张精致可爱的童颜,简
直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婉蓉。
  「哎……哎……我说你呢?看什么看,你真是我姐夫?」
  叶星辰看着小婉发愣,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个童颜萝莉,已经是一个十七岁
的国家一级运动员了。
  婉蓉赶紧打圆场,化解尴尬。「星辰……小婉她和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哦!你刚问我什么?」叶星辰好像心里充满了疑惑,才缓过神。
  「我问你真是我姐夫吗?你怎么这么呆呀?」
  「当然是你姐夫了,如假包换,不然也不能让你把我当个肉垫子。」叶星辰
答道。
  夏小婉好像还不相信,围着叶星辰又转了一圈,再次得到妈妈的眼神确认后,
好像才算相信,「看来是真的呢!那你好倒霉呀!呵呵!」
  在夏小婉看来,谁娶她姐谁倒霉。她这样想自然有她的理由,不过这个理由
是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
  回家的路上,叶星辰开着车,小婉和妈妈坐在后排亲热地聊天,母女俩近一
年没有见面,婉蓉眼里充满了母爱,小婉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时不时摇着马
尾发辫嘻嘻哈哈,性格活泼可爱。
  叶星辰看似开着车一声不吭,他从刚才救下自己的小姨子后,就一直心不在
焉的发愣思考,除了被小婉如十二三岁的天赐童颜震撼以外,还有一个更要命的
问题,让他困惑至极,甚至有些害怕。
  他开着车,不停地通过后视镜观察小婉的胸部,但是由于小婉上身穿着一件
十分宽松的运动风衣,所以什么都看不出来。
  叶星辰此时此刻还真的不是好色,他死盯着小姨子的胸部是另有原因。刚才
他飞身救险的时候,两只手实实在在地摸到了小婉胸口,他十分确认自己的手感,
他真的摸到了四只乳房。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