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嫐】 第二部彩云追月 2 昨日今朝 - 狠狠射成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18dd.com 加入收藏夹!

  2昨日今朝
  「啪」、「啪」
  的声音很慢,但却很有节奏,一下一下的,在这掉根针都能听见的夜晚,在
这渗透着腥咸的潮湿屋内,显得特别突兀刺耳。
  杨书香睁开了睡眼,迷迷糊糊听了下动静,两秒之内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肚
子里闷雷似的响彻着,由不得他过多思考去研究那道奇怪的声音出自哪里,甚至
都没来得及穿上裤子就奔到了门外。
  凉风习习,一通豪爽,生蚝和啤酒就从谷门倾泻出来。
  当晚吃的是海鲜,本来没喝过酒,但啤酒还是专门给他来了两扎,那是他大
大特意给他点的,说是「扎啤不叫酒」,当冰镇白开水喝。
  而那个所谓的一扎,杨书香看了,他也说不好到底有多少,就看一个大号罐
头瓶子那样的杯子被服务员端到自己身边,斟满了发了霉又冒着泡的尿液,一旁
忙碌的老板还说这酒是这里的特色,但喝起来的味道却涩涩的,印象中还不如喝
茶味道好呢。
  不过这场合可不是喝茶的日子口,白天玩得大汗淋漓,洗过澡之后嗓子眼都
冒烟了,口干舌燥之下还管你到底是啤酒还是马尿,喝起来看吧。
  「凉阴儿的一喝,多痛快,大不了一泡尿就解决了。」
  端起扎啤杯子杨书香咕咚咚就灌了一大口,感觉凉刷刷的,听大大一说还真
有那么一丝道理。
  三个人围在一张小圆桌前说说笑笑,稍待片刻,灯影窜动下一道道诱人脾胃
的白雾瞬间缭绕起来,四周围穿插着笑声、碰杯声、吆喝声,就看那穿着竹签子
的八爪鱼一排排地码在了铁板上,过了油,呲啦呲啦的,这就是所谓的铁板油炸
,随后毛豆、煮花生、海鸭蛋,碗口大的海贝依次端了上来,摆在桌子上。
  「三儿这一天可玩疯喽,来,喝一口再吃。」
  这登山玩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回跟大大去的是首府,爬了长城,这次说
是为了消夏,又来到了北戴河戏水。
  「海水够涩的,苦咸苦咸,我在海边浅水区打了个底,差不多有七八米深,
再往里没敢去。」
  灌了一口啤酒,抹了一把嘴头,杨书香拿起墨斗鱼边嚼边跟杨刚说:「还别
说,大,这玩意嚼起来还够得劲儿!」
  「滑溜溜的东西就是得劲儿,耐吃咱就多吃!」
  看着自己的亲侄子大快朵颐,杨刚一脸兴奋:「你尽顾着玩了,喊你过来跟
你娘娘拍合影都没工夫。」
  杨书香吃得满嘴流油,嘻嘻哈哈地说:「这不得玩好几天,还跑得了?是不
是娘娘!」
  说着话,杨书香挪着凳子就凑到了陈云丽的身边,抓起竹签子把鱿鱼送到了
她的嘴里,问道:「我大来时跟我说的一百迈车是个啥意思?」
  陈云丽是个高个子女人,没有书香妈妈高也差不太多,闻听此说,眼睛笑成
了月牙:「我的傻儿子呦,咋啥都信你大的话。」
  「来的道上都跟我说不下十遍了,我能不问吗!」
  杨书香一抬头,大大正饶有兴致盯着自己,就嬉皮笑脸地问:「大,那你给
我解释那一百迈是个啥意思?」
  杨刚忽而一笑,指着自己婆娘,说:「云丽,这个问题我觉得由你来解释更
好!」
  这说的就有些顾左右而言他了。
  「净拿我们家三儿开涮。」
  这话落到杨书香耳朵里时,他这身子便靠在了陈云丽的身上,滑溜溜的身子
香滑一片,声音也是说不出的媚人:「三儿你少喝点,喝多了可别尿炕。」
  「你以为还是小前儿扎你被窝里呢?你要是怕三儿尿炕,要不今晚上咱爷仨
挤一张床上得了,我看那地界也富余,睡得下仨人。」
  杨刚喝了口酒,吧唧着嘴显得很舒服,他提了这个建议后,看到侄子跟自己
的婆娘说说笑笑的样子,又指着杨书香笑眯眯地问:「三儿,还记得你小前儿跟
你娘娘一被窝睡的事儿吗?」
  杨书香卜楞着脑袋点了点头,其时一天下来他这胳膊早就酸了,下腹也是紧
紧巴巴,不过玩心上来之后早就把那些东西抛到了脑后头,见陈云丽端起了白酒
,照猫画虎也把身边的扎啤端起来了:「娘娘,我跟你喝一口。」
  「咕咚咚」
  好几口酒下来,杨书香的脸就成了染布,尤其俩眼圈。
  他这刚落下罐头瓶子,耳边就响起大大的声音,「你娘娘穿的这身衣服漂亮
吗?」
  「啥衣服?比基尼还是这透纱裙子?」
  杨书香不知道大大问的是哪一件,见他喝得挺美,赶忙把脸转过去上下打量
陈云丽,见其身上那条若隐若现的及膝短裙,笑嘻嘻地用手摸了摸。
  见侄子腻乎在自己媳妇儿身边,杨刚的眼睛瞬间瞪大。
  陈云丽扫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抖了抖披挂在脖子上的防晒围巾,解下来给杨
书香擦汗,抬头去看杨刚时,见他瞳孔都放大了。
  「你娘娘漂亮吗?」
  刚要说一声「我己个儿来吧」,大大又问了一句。
  杨书香不解他话里的意思,丝巾在手香气缭绕,满是娘娘身上的味道,就把
那丝巾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扬起嘴角时哼了句:「真香。」
  摆弄着丝巾反过来给陈云丽擦拭额头上的汗时,冲着杨刚说:「我娘娘向来
不都挺漂亮吗,这还用问?」
  又恰巧迎上了杨刚的目光,那如炬的眼神又精又闪,狮鼻阔口嗓音也是特别
响亮:「三儿,你娘娘身子更香,哈哈。来,跟大喝一个。」
  那第二杯酒可就半杯没了,说话间杨刚把鱼串海鲜往杨书香跟前递了递,用
手点指着杨书香,笑呵呵地问:「大大疼不疼你?」
  杨书香嘻嘻一笑,却把脸对着陈云丽:「那还用我大说吗!」
  看着侄子和自己媳妇儿之间几乎肉挨着肉,杨刚急忙掏出烟来,叼在嘴里拿
起火机「吧吧」
  点了好几下,猛地嘬了一口之后,他又把目光盯了过去,只觉得这口烟特别
舒服,充斥于肺腑之间就跟那酒似的顺着自己的血液流淌全身,喷出烟花时好像
自己一下子就年轻了,瞬间就变成了二十岁。
  二十岁是个什么概念?那是一夜七次郎不知啥叫累的岁数,趴在媳妇儿身上
能把她肏服了的概念。
  不错眼珠地盯着妻子和侄子,见他俩举手投足间融入到了一处,杨刚心里扑
腾扑腾乱跳,心灵深处也在蛊惑着他,冒出那个念头:「三儿这身子板跟我年轻
时不差分毫,这要配他娘娘,还不得把云丽肏美了。」
  当他看到侄子把脸扭转过来时,急忙端正身子,指着杨书香说:「三儿啊,
大问你,你娘娘爱不爱你?」
  杨书香顺势一搂陈云丽的身子,脱口而出:「除了我妈,就得数我娘娘疼我
了。」
  陈云丽搂住了杨书香的身子,捏着他的鼻子宠溺地说:「这嘴儿真会哄人,
叫你大一撺掇,这小脸儿喝得都红啦。」
  杨刚端起酒杯闷了一口,开怀大笑道:「疼你还不跟你娘娘碰一个?你干了
,你娘娘来一大口。」
  杨书香知道大大能喝,也知道娘娘会喝酒,见陈云丽已经喝了一杯白的,汆
着酒嗝问了句:「娘娘你还行吗?」
  陈云丽二目盈亮,璀璨夜空般忽闪着说:「喝不过你妈,跟你喝娘娘还是有
根的。」
  娘娘的话音刚落,这边又听到大大说:「听见了吗?你要是不陪你娘娘喝,
她都不乐意。」
  酒随话至,陈云丽身前的第二杯酒满上了。
  杨书香似乎忘记了,这是自己第一次碰酒,两扎啤下去肚子里就咣当当的,
走路都晃起来了,那心口处怦怦乱跳,而且耳朵里跟塞了棉花似的,嗡嗡的盘绕
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这南巡贯彻了思想,咱就得跟着时代节奏走」、「比基
尼给你娘娘穿身上,要哪有哪,别提多丰满了」、「三儿,大大拿你当亲儿子,
你就告大,一笔写得出俩杨来吗?」
  「你把三儿搂紧着点,对,搭紧着点。」
  模糊着双眼,杨书香觉得脑袋快扎裤裆里了,踉踉跄跄走出去,高一脚低一
脚也不知到哪了,忽觉得自己的手给人抓住,就随着那股子劲抱起了什么,鼻子
闻道一股香喷喷的味儿,手心上也是软绵绵一片,好像还听到了娘娘发出来的笑
声,清脆悦耳。
  「你看他摸...我就说绝对...。」
  手不知抓在哪里,又软又滑,白茫茫的一片杨书香就又抓了两下,抓揉着感
觉衣服被脱了下来,他哼哼两声照着那软翘的地界儿来回胡撸几把,也不知现在
是几点了,再往后似乎躺在什么地界上,来回翻滚着身子,意识渐渐模糊。
  ...从厕所出来后,杨书香晃悠着晕乎的脑袋瓜子,心说这大半夜亮着灯
不睡觉,大大和娘娘在干啥呢?一步三摇走回卧室,那奇怪的声音再度响起,或
者说始终就没停下来。
  「啪」
  的一下,伴随着哼唧,振聋发聩。
  杨书香心说话,抽嘴巴子呢?怎么那么响!不解之下杨书香就凑到门前听了
听。
  「真肥!」
  声音低沉浑厚,这道声音发出来几乎能够让人瞬间想到海螺号,不,应该是
那种悠长嗡鸣的海螺号声,很奇怪,而那真肥又不免让人惦记起吃过的墨斗鱼,
又弹又劲道。
  「啊~嗯」
  其间夹杂另一道淙淙流水的声音,迟缓悠扬,像伸懒腰时发出来的,慵懒无
力。
  可能有一分钟,也可能不足一分钟,随着啪叽之声的再度响起,清脆的碰撞
便忽扇出来,变得密集,而最令人感到困惑的是,密集的碰撞声中还夹杂着笃笃
之音不时打着拍子,肯定是有谁在嫌灶火不旺,拼命拉起风箱,于是哮喘声便隔
着门缝泄了出来。
  「早就湿了吧!」
  就在杨书香纳闷之时,他听到里面传来了大大的声音。
  大大的音儿很怪,杨书香搜寻着自己的记忆,从来没听过大大说过这样的话
,那喘息间问得很急,不过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用那种尖锐调子说出来让人总
觉得有些不合时宜。
  拍击声停止后便是连续的叹息,像是将死之人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死沉压抑
,最终化作水雾在劈开的缝隙中消弭于无形。
  他们在干什么?杨书香的心底不禁产生出一丝疑问。
  接下来是断断续续有如拉面一样的击拍案板声又悄然响了起来,同样断断续
续的还有呻吟,从娘娘的嘴里发了出来:「嗯~啊,好硬...加油,爱死你了
。」
  好硬?菜刀好硬还是擀面杖好硬?娘娘的声音听起来抽抽搭搭的,说哭不哭
说笑不笑,哼唧起来像发烧似的透着一股酸软,仔细一听好像还不止,还有言语
上的鼓励,像是在帮着大大呐喊助威。
  「啪」
  的一声重击,突如其来下娘娘婉转清脆而又嘹亮的声音冲天响起:「啊~」

  紧接着就是大大的一道厉声喝问:「他~摸~你~咂儿~了。」
  回应他的是娘娘的尖叫声,怪异绝伦,而大大所说的话更像是从他喉咙里抠
出来的,一字一顿、崎岖颠簸,瞬间切断了杨书香的思考,也把他的盹儿给搅和
没了。
  这院落不大,改造一番就成了带有两个卧室一个茅厕的独门独院。
  两个卧室中间给一道门隔开,尽管木头门上的小窗户给报纸糊裱上了,仍在
边角泄出了一缕刺眼的强光,同时印透出报纸上的一行黑字「老枪今年满六十」
,是那样的黄,黄得没有根据,黄得没有道理。
  「这大肉屁股!」
  声音急促低沉,像是刚冲刺完一百米,猛地刹住了车,倒着气喊出来的。
  杨书香揉了揉眼,只觉周身从里到外憋着股气,那莫名其妙的声音让他心里
膨胀,五脊六兽。
  迟疑中,寻睃着报纸缝隙朝里张望起来。
  屋子里确实黄茫茫一片,那模糊的玻璃极度碍眼,叫人看得不是特别真处。
  凝神仔细打量,好半天才看了个朦胧,当那景致尽收眼底时,杨书香倒吸了
口冷气。
  另一间屋子里,娘娘的裙子挂在腰上,上面扒脱下来的裙领随着胸前两团大
肉的晃摆不断摩挲着床铺,下面的裙摆干脆直接给撩到了屁股蛋上,腿上还套穿
着洗过澡之后的那条黑色丝袜,整个人撅起大屁股,胳膊肘撑着床铺,正在那里
哼哼唧唧,而那个笃笃之声原来是因为高跟鞋来回错位所发出来的。
  目瞪口呆之下,杨书香还看到了自己的大大,他浑身赤白,两只大手掐住了
娘娘的腰,像磨埝子一样正对着她那硕大的屁股来回蹭着。
  「嗯?」
  大大和娘娘挤在一起在干啥?崩锅儿?他们在崩锅儿!杨书香的心里大吼一
声,屋内也大吼一声:爽不爽?「就知道你...来,使劲...」
  「难道不刺激?」
  后面说得支支吾吾听得含糊,不过这却印证了杨书香心里的猜测。
  「哎呦,云丽你卡得真紧。」
  急促的碰撞声再度响起,就看朦胧中大大挺着身子猛地碓起了娘娘的屁股,
疯狂撞击起来。
  原来他们真的是在肏屄,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书香听到大大又喊了一
嗓子:「他摸了你的...」...感觉谁在碰着自己,杨书香睁开了惺忪睡眼
,猛地惊觉:我怎么睡着了?胳膊肘支着浴缸,坐起身子。
  他看到妈妈穿着背心裤衩站在自己身前,吓了一跳。
  跳肯定不是真跳,只是心里觉得太过突然,与此同时发觉自己裤裆正硬撅撅
挑在身前,就急忙用手遮拦自己的裆下,而自己下面的狗鸡越发坚挺,较着劲似
的对抗,这让杨书香觉得特别尴尬。
  「我给你搓搓澡吧!」
  观察儿子足足有半分钟了,泡澡睡着了不说也不知他都梦见了啥,那不害羞
的样子,睡梦里都不安生。
  杨书香嘿嘿了两声,偷偷看了妈妈一眼,眼神碰撞急忙躲闪,老老实实挺直
了腰板。
  他说不清楚自己这阵子为何总做些稀奇古怪的梦,觉得挺不是滋味,咧了咧
嘴:「妈,你说怀孕是咋回事?我又是怎么来的?」
  话说出口,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睡懵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问这些糊涂话。
  柴灵秀站在儿子身旁,摸着他后背上的抓痕印记,问道:「后脊颈怎么破了
?」
  「啊?哦,后院炕上有蛒子(跳蚤),我挠的。」
  「瞎说,哪来的蛒子。」
  搞不好儿子后背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也不知他为什么会问怀孕的事儿,「咋
想问这个事儿,」
  稍作迟疑便笑道:「你是妈从三角坑捡上来的。」
  那扶摇略晃的样子令杨书香没法定住心神,明知此时不该去看、不该去胡琢
磨,却怎么也经不住考验,看了再看就乱了分寸。
  空气里蕴含着一股浓郁的母性气息,柔柔的、黏黏的,随着那白色紧绷弹来
弹去,飘进杨书香的鼻孔中,被眼睛放大。
  「这脑子成天都琢磨个啥?老实点!」
  偷窥被妈妈逮个正着,还给她戳了一指头,这叫啥事,不过这吧唧着妈妈嘴
里所说的话,怕她追问,就拐了个弯,心口不一地说:「我就随口一问,也没别
的事儿。」
  「咱们都是普通人,做人做事要脚踏实地。」
  这句话暗含了「十六字真言」,被柴灵秀搬出来,她在说教,内心期许着,
望子成龙但不好高骛远。
  「妈,一会儿我也给你搓搓吧,就手给你把头洗了。」
  费尽心思抬起头来,看着妈胸前印透出来的两个点,杨书香抽搭着吸了下鼻
子,点在妈妈的奶头上,「一棵树上长俩梨,小孩见了笑嘻嘻」。
  柴灵秀躲着身子嗔怪:「越大越没出息,见天摸也摸不够,叫人看了不臊得
慌?」
  「他摸了你...的一百迈车。」
  冷不叽从脑子里蹦出了大大所说的话(大大所说的「一百迈车」
  意思指的是,摸娘娘咂儿的感觉就和汽车行驶一百迈时手伸到车窗外的感受
一样),不知为何,杨书香这心里咯噔一下。
  「好了,就着水冲冲吧!」
  就在这时,柴灵秀推了推儿子的身子,杨书香「啊」
  了一声,赶忙扑腾着从浴缸里站出来,他赤着脚来到妈妈身后,见那浴缸里
也有污垢,没头没脑说了句:「妈,你身上也有皴儿(泥)。」
  这不废话吗,说得柴灵秀直翻白眼:「傻儿子啊,你妈也是人。」
  「那我给你把头洗了吧!」
  白腻腻的肤色透着红润,杨书香咬着牙忍住了脸红心跳,他这勤快让柴灵秀
有些慌乱,转身下意识扫了一眼,心里一松:还以为他又要对我...于是杨书
香拧开了水龙头,手脚麻利地给妈搬把凳子落座,掬一捧水揉搓在那头秀发上,
打过了洗发水后,满脸柔情:「妈,路上你也不说给我唱首歌听,要不趁着这前
儿你给我唱一曲‘妈妈的吻’吧,儿子想听。」
  「不唱。」
  「儿子想听也不给唱?」
  「我嗓子干。」
  「哼哼两声儿也成。」
  「就是不给唱。」
  这娘俩就跟过家家似的,说说笑笑,一直到九点半左右,澡也洗了头也理了
,一身轻松。
  而后柴灵秀带着儿子来到了东方红照相馆,哪知他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事儿
妈妈似的站在布景楼梯上晃来晃去,搅得人心乱。
  「紧着点吧,还得去华联给颜颜买身衣裳呐!」
  「误不了事儿。」
  杨书香鼓秋着身子挨在柴灵秀的身边,总觉着差了点啥,见拍照师傅举起相
机直示意,就往妈妈身边挤了挤,只觉香气缭绕中那一抹樱桃分外惹眼,心里头
一阵发空,就把脸扭了过去。
  给儿子弄得心神纷扰,正要说他两句,一张细呼呼的脸贴了上来,她也在这
时扭过脸来。
  快门咔嚓一声响起,柴灵秀的脑子一荡,飞彩含春明眸善睐,温热中她瞪了
儿子一眼,声音几不可闻:「胡闹!」
  那猴子却没羞没臊地挽起了她的胳膊:「妈,咱再拍一张,你坐着,儿子站
着。」
  两张相片最终拍了下来,时间永久地定格在一九九四年的一月二十六号。
  往后的岁月里,那一罕见又难得的亲吻照被杨书香珍藏起来,他还给弄了个
塑封包上,一直带在身边,用他的话说:「有妈在我就有家!」
  伴随着他头半生乃至到了异国他乡。
  华联商厦是继第一百货公司之后,在良乡闹街戳起来的第二个醒目的标志性
建筑,上下拢共三层楼,带电梯,总部就设在省城渭南,杨书香记得四年前还跟
妈去过呢,那外国品牌琳琅满目,东西是好,但一件衣服动辄就一二百块,难免
不是普通老百姓所能接受得了的,不过这里没有省城繁华,价格相对来说也便宜
了一些,跟外贸转内销的商品不相上下,据说偶尔促销,争抢而来的人还不少呢

  「颜颜穿这件衣服一定鲜活。」
  柜台前,柴灵秀用手比划着童装,付了款,挽上儿子的胳膊边走边说,走进
电梯时又寻思过年该给自己男人买件衬衫装点一下,这打晃儿的功夫,似乎看到
个背影,柴灵秀忙冲儿子比划:「快看,那是不是你爸?」
  电梯的门都合上了,人来人往哪看得到,杨书香就说:「离着文娱路那么近
,要不咱先去一中看看,省得你惦记。」
  甭看这话他说得轻松,却在失重的瞬间脑子里跳出了个北伐梦,杨书香很想
把梦里的东西告诉给妈,可船上的那段镜头又让他脸红心跳,实在张不开嘴:怎
能把我和妈一起睡觉的事儿抖露出来,她还不把我的「里帘儿」
  拧烂了?从电梯里走出来时,差不多快十点了,柴灵秀朝着门外一指:「先
去你大大家吧。」
  她这心思杨书香不明白,却另有计较,若不是母亲提到了父亲,他甚至都把
杨伟这个人给忘了,只觉得此时跟母亲在一起是自己人生最快乐的事情,如果可
能,如果再加个条件,他希望永远永远,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怎么又不言语了?」
  见儿子总一副神神道道、心神不宁的样儿,柴灵秀碓了他一下。
  杨书香摸了摸脖颈子,下意识把手放在了柴灵秀的腰上,见她脸上飞闪出一
抹浮霞,杨哥的嘴角就轻扬起来:「妈,咱们走吧!」
  于人来人往的闹街之中把车子取来,少年拍了拍后座,虽然妈没有给他唱,
他却哼哼起来:我要实现一生的包袱,摘下梦中满天星,崎岖里的少年抬头来,
向青天深处笑一声。
  我要发誓把美丽拥抱,摘下闪闪满天星,俗世偏偏少年歌一曲,把心声唱给
青山听。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18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