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背叛】12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


  放学后,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返回出租屋,当我躺在这张硌的背疼的硬板床上,
心中的悔恨和愤懑简直无以复加。
  那是怎样一个夜晚,如同往常一样,我躺在床上,静静等待卫生间里水流声
停止。
  白天发生的一切还在脑海里反复播放。
  在一间逼仄的小房间里,李光华和他两个社会上的兄弟,将羔羊般的妈妈围
在中间,任意宰割。
  三个变态的丝袜控,差点把妈妈的脚玩的脱一层皮。
  诚然,我也很迷恋妈妈的丝袜美足,可也没想过,让妈妈同时穿三条丝袜,
一层一层的撕扯成碎片。也没想过,将丝袜套在妈妈的头上和手上,让她筋疲力
尽的同时讨好三根凶神恶煞的大肉棒。
  七条不同款式,不同颜色的丝袜将妈妈的阴道塞的鼓鼓囊囊,无数男人的精
液被这些障碍物限制流动,只能争先恐后的涌入妈妈圣洁的子宫。
  我在网络上看到着一切,并决定在晚上,模仿他们的变态玩法,好好享用一
番妈妈的玉足。
  多次顺风顺水的得手,让我放松警惕,过于自信。
  当我摸黑潜入妈妈房间,狼爪抓上那对香软可口的大肉包时,一记火辣辣的
耳光将我抽的晕头转向。
  这时,我才发现,床头柜上有着满满一杯冒着热气的水杯,两片扣出来,倒
放着的安眠药片。
  面对羞愤欲死,泪水涟涟的妈妈,我哑口无言,只能低头认错,请求原谅。
然而,早已经心灰意懒的妈妈再也不愿放纵我拙劣的表演。
  就这样,我被妈妈赶出家来,拼死力争之下,我摆脱了住校的悲惨命运,拿
着妈妈给我的钱,搬到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出租屋里。没有人见我起床,没有人为
我准备早餐和晚饭。没有了可供娱乐的电脑,没有软绵绵的熟悉床榻。越是对比,
痛苦就越是吞噬我的内心。
  这些天里,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吃下安眠药,
昏沉沉的睡过去。
  直到今天,我才得到一个晴天霹雳般的答案。
  妈妈,怀孕了。
  如果不是李光华今天在网上不小心说漏了嘴,我可能永远想不到妈妈竟然已
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怀孕七周,妈妈的肚子还是那么平坦,根本就想象不到,那光洁的小腹下,
正孕育着生命的原始胎动。
  我相信,妈妈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肯定比我了解的多。
  那么,她知道自己怀孕了,为什么不赶快去人工流产呢?毕竟现在科技这么
发达,做个手术也不需要请几天假。
  从日期上算,这肯定不是爸爸的孩子,难道说,在李光华变态的虐待和摧残
之下,妈妈已经得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因恨生爱的要给她的「主人」生儿育女
了吗?
  这种猜想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剜点心头一块肉,最宝贵的东西眼睁睁的被人
夺走一样。
  浪子郭嘉:「兄弟,你的美女老师真的想给你生孩子吗?」
  李先生:「当然了,军师,我可是全身心的征服了她呢,你是不知道,现在
她就是一条完全驯服的母狗,说让她干嘛,她就干嘛,无论带着几个男人,怎么
玩弄她的身体,她都可以全盘接受。」
  浪子郭嘉:「是吗?那真是不错呢,如果有机会我也想亲自尝尝这被自己学
生搞到怀孕的荡妇的滋味。」
  李先生:「好啊,军师要来,我大力欢迎,你有什么衣着要求,想玩她身体
那个部位,让她怎么服侍你,都由你说了算,别客气,我的母狗就是你的母狗,
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将手伸进裤裆,狠狠撸了几下,小兄弟卟唧卟唧突出几口白白的粘稠液体。
  哎,我遗憾的放下手机,暂时进入了圣人模式,丧失了聊下去的欲望。对于
妈妈,我不知道她到底有何计划,但是无论如何,她肯定不会为李光华生下孩子,
毕竟她是那么的爱爸爸。
  李先生:「不过呢…有句话说得好啊,每个你朝思暮想的女神背后,都有个
日她日到想吐的男人。说实话,王老师的身体已经很难带给我新鲜感了…现在除
了偶尔玩玩重口调教,我都不怎么想进入她身体了,军师,给点建议呗。该怎么
进一步开发呢?要不下次牵条狗试试?」
  操!
  我一拳砸在枕头上,这家伙居然想让狗肏我那可怜的妈妈。
  浪子郭嘉:「我就一句话,论坛发帖不得涉及人兽类内容。」
  李先生:「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嘛…不过我真是有些腻了,她现在一脸
认命的表情,任我摆布,征服的成就感过去,也真提不起什么胃口了,我想,是
不是该开始下一段故事了呢?」
  电光火石间,我突然打出这样一段话。将话题引导下去。
  浪子郭嘉:「对了,老李,你空间背景的那个女人是谁?看着也很有韵味,
是你的炮友吗?」
  李先生:「汗,别乱说,那是我妈,亲妈!」
  浪子郭嘉:「嚯嚯,亲妈?那你怎么一点都不像呢?别是你老妈背着你老爸
偷汉子了吧,快去隔壁问问,邻居姓不姓王啊?」
  李先生:「兄弟,过了啊。不能这么说我妈,我会生气的!」
  浪子郭嘉:「诶,开个玩笑啊兄弟,你说你,守着这么个大美人,真是幸运
的让人眼红啊。」
  李先生:「哈哈,那当然,你是不知道我小时候在家多有眼福。我妈那玲珑
的身段,啧啧啧。」
  我冷笑着,李光华啊李光华,你其实在内心里也是有些非分之想的,对吧。
就让我给你好好引导引导吧。
  浪子郭嘉:「兄弟,老实说,母子乱伦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对不对。其
实你有所不知,我就进入我妈妈的身体,嘿嘿嘿。」
  李先生:「嗯?!什么!军师你是认真的吗?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佩服佩服。」
  那岂能有假,妈妈不仅被我插入过,也被你这个混蛋凌辱过啊。这真是不公
平。所以,你还是乖乖的下地狱吧!
  浪子郭嘉:「说真的,没开玩笑,而且不止一次。跟自己妈妈做,和其他女
人做是不一样的,那种背德的快感,对父亲的愧疚感,以及和亲生母亲通奸的快
乐,真是妙不可言啊。」
  李先生:「……。」
  浪子郭嘉:「兄弟啊,你也是纵横花丛的老手了,可能很多美丽皮囊已经无
法激发你内心的悸动,所以嘛…」
  李先生:「…」
  浪子郭嘉:「好嘛,兄弟,来来来,我推荐你点论坛大神的大作,你好好鉴
赏鉴赏。毕竟家里有个美母,不好好开发开发,真是可惜了。」
  说罢,一个压缩好的乱伦小说压缩包就通过网络传输过去。片刻之后,已接
收三个大字让我露出阴森森的笑容。
  随手将手机扔到一旁,我双手枕在脑后,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一闭上眼,
满是妈妈那姣好的身体和俏丽的容颜。
  哎,带着一丝微不足道的负罪感,我又拾起手机,打开一段妈妈「主演」的
小短片,噢,妈妈,你的身体…真美…
  不过,如果说我是一个小说里的猪脚,那肯定是虐主流小说的悲催猪脚。
  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一个风平浪静,适合约会的周五下午,我带着我的小女友林晚晴回到出租
屋,一盒十只装的杰士邦刚刚拆封,我正准备挺枪贯穿满面潮红的女俘时,一阵
敲门声将我从临战前的亢奋状态打断。
  我披上衣服,怒气匆匆打开房门,正要怒斥这个不速之客。
  然而,妈妈衣装整洁,俏立门外,这让我咽口口水,按下了即将喷出的大量
脏话。
  在这种蒙逼状态下,我竟然一声不吭的把妈妈迎进屋子。
  这下倒好,妈妈只是扭头观察一番我居住地环境便发现了被剥成小白羊的林
晚晴。
  然后我就被妈妈赶出屋子,她要好好教育教育那个勾引她儿子的「狐狸」女
学生。
  我一个人在楼道里走来走去,天知道这两个女人会说些什么东西。
  心急如焚的我在门外足足等了一个小时,这才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走了出
来。
  背着书包的林晚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肿着眼泡的她一言不发的从我身边跑
走了。
  「江涛,你过来。」
  妈妈又恢复了那副威严满满的形象,她穿着一条黑纱裙,裙摆下宝蓝色绒面
高跟鞋若隐若现。
  「怎么了,妈妈。」
  我低着头,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实际上确实偷偷的观察妈妈小巧玲珑的
一对莲足。
  「本来,我是不打算管你的破事的,但是就算如此,你也不该在你这个年龄
偷吃禁果,明白吗?着不是你现在该做的事。」
  我抬起头:「我们做的事,我们都知道就行了,谁也不管谁不是很好吗?为
什么非要插进对方的生活指手画脚呢?」
  啪!
  「你!我是你妈!我管教你是天经地义,你怎么还跟我顶嘴?啊?我既是你
妈妈,又是你老师,我有管教你的义务和权利,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明白吗?
等下周一开始,我希望,你和林晚晴只是普通同学关系,否则我就把她也调走,
明白吗?」
  又是这样!
  我真是难以理解,一个自身难保的女人怎么还有闲工夫来指导我接下来该怎
么做?
  眼看老爸没俩月就要回来了,你身上又是烟头烫痕,又是被剃干净阴毛的白
虎黑穴,还有肚子里那个野种,老爹就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你背着他干过些什
么,难道等老爹发现了,你就哀哀的说一声「老公对不起,我是被逼得。」就想
蒙混过关?
  我一把推开妈妈,转身带上门,任凭她再怎么叫门,也不理会。
  大概折腾了半个小时,她在门外说了些什么,才灰溜溜的离去。
  我无意间扫过餐桌上摆放的一个十三寸蛋糕,才忽然想起,今天其实是我的
生日。
  我的生日就是妈妈的受难日啊,听长辈说,妈妈羊水破的很早,但我却折腾
了妈妈一整夜才从她身体里出来。
  鼻子一酸,我情不自禁的打开大门,香烟唤回妈妈,而妈妈的身影,早已经
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呆若木鸡般回到房间,香甜的奶油半是可口,半是苦涩。
  不能再等下去了啊,我要帮助妈妈早日脱离苦海,听说怀孕时间长了,打胎
会有生命危险,无论如何,要帮妈妈掩盖这段时间的悲惨经历,她腹中的胎儿是
万万留不得。
  李光华啊李光华,你可赶紧上钩吧,我已经没时间陪你玩下去了!
  定下头绪,我登录论坛,向李光华发去一条信息。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浪子郭嘉:「老李,你这又有一段没发布新作品了,上次如此沉寂,还是攻
略你老师那会。怎么,是不是又盯上新的猎物了?」
  过了半天,还是没有回复,我就同妈妈发了条道歉短信,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然而,妈妈也没有理我。反而是林晚晴发给我一条微信。
  「对不起,没办法陪你走下去了。」
  草,这他妈是什么事?
  我噼里啪啦打出一串字,然而消息发送出去,就提示我,和对方尚不是好友,
请添加联系人后重新发送。
  我被拉黑了?
  重击枕头发泄心头奔腾的怒火,我打开联系人。找到这个死丫头的电话号码
又拨过去。
  「您好,你拨打的电话用户忙,请稍后再拨。」
  呵,手机终于还是从手掌中滑落。我知道,这是故意躲着我,逃避我。
  我该生气和愤怒吗?也许吧。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啊。
  李光华哪里还没有头绪,尽管他可能会出于玩腻了的心态减少对妈妈的侵犯,
但是只要一天他没有找到下一个受害者,那么他对妈妈施加的痛苦就不会停止。
  总有一天,他不再会对妈妈的身体充满性趣,到时候她会怎么对待妈妈,就
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断绝同妈妈的联系?
  这样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李光华这个人,吃干抹净绝不是终点,彻底的摧毁
一个本来贞洁端庄的人妻人母,才是他会做的事情。
  仔细一想,真是不寒而栗。
  妈妈已经陷的这么深了,无论她现在是怎么想的,李光华带给她的,除了精
神上的屈辱和摧残外,更多的是身体上的伤疤与虐待。
  其实在那天我莽撞的拆穿妈妈拙劣伪装以后,曾经的生活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这对母子,已经被一道鸿沟所割裂开来。
  而弥补这条背叛与欺瞒所造成的代沟,所要付出的努力与代价,简直是不可
想象的。
  所以,现实就是这样,它给人选择的余地,只不过两个结果,一个很糟糕,
另一个更糟糕罢了。
  不过,尽管我意识到了,妈妈同我,这个家庭渐行渐远。到我还是有责任和
义务来帮她逃出深渊。
  黑暗遮掩住通往未来的道路,但无论如何,我都要勇往直前,开辟出一条道
路。
  浪子郭嘉:「嘿,老李,你在吗,兄弟我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想对你说,的
确,我们应该把故事和现实区分清楚,小说里的事情,永远成不了现实,至于我
给你说的关于你妈妈的那些话,你就忘了吧。哥们口不择言,胡说八道了一些不
该说的话,还请你多多包涵了。」
  我想要以退为进,故意激起李光华的斗志,他是个骄傲的人,说不定会被我
这番话挑起一腔血气也说不定。
  在目前这个情况来看,我似乎做不到更多对李光华能够形成有效威胁的事情
了。
  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
  时间流逝的异常缓慢,等待结果的时间好像凝固冻结一般。
  明明看着天花板发了半天呆,脑海里流转过万千思绪,可拿起手机一看,不
过是短短五分钟而已。
  生活中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但是有些时候,人的确能碰见一些希望碰上的事
情。
  这不,李光华给我发来回复。邮箱提示声犹如天籁般响起。
  李先生:「军师,讲真,我的确心动了,以前我玩玩女学生,玩玩小少妇,
漂亮的玩多了。现在有没有兴趣,不仅仅是看外表,更注重的,应该是她们的身
份和地位了。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耶斯!我就知道,李光华这个口味越来越刁的家伙肯定会对他的妈妈有些非
分之想。尤其是尝过人少熟女的滋味以后,他怎么可能不对他活色生香的老妈产
生一些禁忌想法呢?
  每个人心中都藏有一个魔鬼,而现在看来,李光华的魔鬼已经呼之欲出,磨
牙吮血,准备择人而噬了。
  浪子郭嘉:「嚯嚯,不愧是李先生,真不是一般凡夫俗子可以比较的。怎么
样,有什么计划吗?用不用我这样经验丰富的前辈指导你一下下?」
  李先生:「没想好呢,我妈那么强势,如果在她清醒状态下动手,恐怕是自
寻死路。」
  浪子郭嘉:「那你的意思还是用迷药呗?」
  李先生:「用是要用,不过我可不能傻乎乎的在家里下手,那样傻子都知道
是我做的手脚。」
  浪子郭嘉:「那这样,我有个建议,你可以让你班主任给你妈妈打个电话,
让她来学校啊。到时候你在她俩水杯里下个药,神不知鬼不觉的同时处置她们俩
极品熟妇,你妈看到王老师和她一个样,肯定会闭紧嘴巴,不高声张,我说的怎
么样?」
  李先生:「你的计划可以啊,不过有一点,这个事情我不能事先给我班主任
通气,我怕她会拿这事反向要挟我。还要制定一个完美的,不在场证据。你容我
再好好想一想细节问题,先不聊了,就这样。」
  不知为何,我突然有种想要仰天长啸的感觉,就好像终于要苦尽甘来一般。
  哎,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李光华最后一次侵犯妈妈的机会了。
  哼哼,你说我辛辛苦苦诱导你是为了什么?也不能让你白玩我妈小半年啊。
  李光华,李先生呦,你可蹦哒不了多久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