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八章
  老油条的事情一直让妈妈想不明白,这些天妈妈反反复复的听着线人给的录
音,想起之前在办公室找到的文件夹,仓库里熟悉的声音,地上的游戏币,那个
在游戏厅出现的头目,这一切到底有什么关系,真相又是什么,都像一团乱麻紧
紧的缠在妈妈脑中,怎么都理不清。妈妈正发愁看到了黄强发来的消息。
  「阿姨,有没有想我呀?」
  妈妈看了一眼就把手机丢到了一边不想搭理这个无聊的小孩。可是刚把手机
放下又有消息过来,这次是几个坏笑的表情,「美女阿姨,记住你说过的话哦,
放学后我在你家等你回来。」
  黄强的话让妈妈想起了在游戏厅发生的事,那些画面在妈妈脑中浮现着让妈
妈面红耳赤。她想起了黄强的舌头,他的阴茎,还有妈妈给他打飞机的时候。妈
妈抱住了自己的头,克制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事情。羞耻感让妈妈觉得痛苦,她竟
然会在游戏厅给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打飞机,真的太荒唐了,简直是
不知廉耻。妈妈觉得心里憋的慌,站起身来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没办法静下心来
做其他事。
  如果不是为了获取消息,她也不会去那里,更不会碰到黄强发生那样的事情。
这些事都不是妈妈能掌控的,有一只大手把你推到那一步,身不由己。「或许我
不该那么想,这只是一场交易。」
  妈妈停了下来,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发生那样的事情,不是我的本意,如
果不是为了得到消息,我也不会那样做,我只是在为了更重要的事情做一些交易。」
  「比起羞耻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更为重要,只要能摧毁那个组织,做什么
都可以。」
  妈妈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说服自己,一口气喝完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
死全家了杯子里的水把手机放到一边去做其他事情。
  妈妈回到家的时候黄强已经在家里看电视了。
  上次妈妈给他打了电话以后黄强就一直忍着心里的冲动没有找妈妈,因为他
知道只有他找到有用的消息妈妈才会对他另眼相待。所以他最近一直在打探那些
事情,终于问到了一些头绪。今天给妈妈打电话,心里一直期待着妈妈能早点回
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妈妈的反应了,最想要的是妈妈当初应允他的事情,
想着就足够让黄强激动了,在客厅看电视都无法专心。
  我和黄强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他只是说找妈妈有事情,我也没多问。妈妈
上次说过了不让我再带他回家,可这次是他自己找过来的,还说是妈妈让他过来
的,我也没办法就回屋写作业去了,黄强就在客厅等妈妈回来。
  不一会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猜是妈妈回来了。黄强看到妈妈回来就笑嘻嘻
的趴在沙发上看着妈妈,妈妈从客厅里走过来看了我一眼问黄强:「你为什么不
写作业?」
  「写什么呀,明天抄就是了。」
  黄强吊儿郎当的回答妈妈。看到他这学习态度妈妈的火气就上来了,正想批
评他几句,他却笑嘻嘻的把手机递了过去,妈妈纳闷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又搞什
么幺蛾子。妈妈接过来,看到一张照片,放大以后是一些中学生正在从几个成年
人手里接一袋袋白色的东西。可是妈妈仔细的看了看这几个人,也没办法确定他
们是不是组织的人。
  「就这几个人,他们让这些同学帮他们把这些东西送到指定的地方,每次一
个人二百,但是我还没查到那个指定地点是哪里,这个白色的不用我说你也能看
出来吧。」
  「毒品……?」
  妈妈迟疑的看着他。黄强点了点头。
  「可是单凭一张照片很难说清楚,还需要其他证据才行。」
  妈妈认真的看着他,「参与贩毒。这不是小事。」
  黄强的心思才不在这里,那些人贩毒不贩毒,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在
乎妈妈的态度。
  黄强拉住妈妈的手,「阿姨……」妈妈把手抽了回来。「明天——」黄强故
意拉长了音调,妈妈看着他还能说出什么来,「这伙人在车站有行动,我可以带
你去。」
  妈妈半信半疑的把他的手机递了回去,黄强趁机抓住了妈妈的手,妈妈甩开
了他的手瞪了他一眼让他安分些,可黄强并没有停下来,反而绕到了妈妈背后贴
近妈妈的身体对着耳朵轻轻吹气。妈妈推开了他,「没事你就可以走了。」
  黄强竟然对着妈妈撅起了嘴,虽然个子长了起来,声线也在变粗,但还是一
副小孩子的模样,「阿姨你耍赖,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妈妈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个事情,当时答应的时候也是随口一说,
压根没当真的。
  黄强看妈妈无动于衷,整个人贴了过来,笑嘻嘻的说,「那你让我亲你一口。」
  妈妈看着这个闹腾的孩子有点无奈,只是亲一口也没什么吧,不过就是个小
孩子。妈妈看着他撒娇般的笑便别过了头,闭上了眼睛表示应允。
  黄强看到妈妈闭上了眼睛,心里的计划就要得逞了,要是亲一下就能满足的
话,就不是黄强了。
  他绕到妈妈面前抱住了妈妈,重重的吻没有按妈妈的预期落到脸上,而是落
到了嘴巴上,妈妈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黄强撬开嘴巴,深入了舌头,一句话
也说不出来。
  妈妈使劲推他,却不敢动作太大,生怕惊动了房里的我。
  黄强知道妈妈的顾忌,便更加肆无忌惮。
  动手摸起了妈妈的胸。
  黄强的舌头很霸道,大概是因为太久没见妈妈的原因,他表现的很强势,恨
不得一口吃完口中的东西。
  他的吮吸力度太大,妈妈的舌头被紧紧的吸进嘴里无法动弹,甚至有点疼。
  妈妈还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只能用力捶打着他的胸口。
  终于放松了对舌头的进攻,妈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快被这个年轻的少年
堵到窒息。
  可这只是一瞬间的休战,妈妈还没来得及换口气,就又被黄强堵住了嘴巴。
  妈妈的整个嘴唇都被黄强吃进嘴里,湿湿的透着光泽。
  这份柔软是黄强日思夜想的尤物,微微的肿胀反而让妈妈真的变得性感。
  黄强亲吻妈妈的同时一只手已经伸入妈妈衣服里,将柔软的凡是把我纹章转
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乳房捏来捏去,变成各种形状。
  对乳头的占领自然是少不了的,这次他没有直接去捏乳头,而是指甲在乳房
上滑动着,划到乳晕周围就开始绕着乳头画圈。不一会又用他掌心的肉去摩挲妈
妈的乳头,这种似有似无的掠过,让妈妈的乳头挺立了起来。
  「走开!」妈妈推他,却被他死死的抓住胳膊。
  「你这样黄正桐会听到。」
  黄强在妈妈耳边一字一字的说,妈妈的动作妈妈了下来。
  「本来就是你答应的事情,这么做有什么不行。」
  黄强一边刺激着妈妈的乳头一边在说服妈妈。妈妈明显是松动了反抗开始缓
和起来。
  「警察阿姨说话就是不算数的吗?您是在欺负小孩子喽?」
  说着黄强手上的力道增加了,妈妈的反应也变得强烈。黄强看妈妈并不言语,
一只手挪到了臀部,开始褪妈妈的裤子。妈妈着急地按住黄强的手,「别这样,
这里是客厅!放开!」
  「那意思是换个地方喽?」
  妈妈又不说话了,黄强一口含住了妈妈的耳垂,妈妈的手指松动,黄强趁机
解开了妈妈的裤子。
  「嗯……不要!去厨房,不要在这里。」
  妈妈有点慌乱的说道。
  黄强停了下来看着妈妈,「你说话算数。」
  妈妈看着黄强,迟疑了会,下定决心一样,「我只会给你打飞机。」
  黄强嘻嘻一笑,目的达到了。
  路过妈妈门口的时候,黄强问妈妈,「要不去你房间吧。」
  妈妈冷冷地拒绝了他,「正铜出来看到的话,我会没办法解释。」
  黄强便顺着妈妈去了厨房。
  黄强一踏进厨房的门就迫不及待的脱了裤子,硬邦邦的阴茎直直的在空气里
扬着头。
  妈妈轻轻的关了厨房的门,并反锁了起来。
  走到黄强面前蹲了下来,黄强靠在操作台上半坐着,俯视着妈妈的乳沟,忍
不住伸出手摸妈妈柔顺的秀发和清冷的脸蛋。
  而妈妈并没有抬头看他,只是轻轻地伸出了手抚摸这根巨物。
  黄强的阴囊安静的悬挂在阴茎下,一点也不猴急,妈妈的手包住了黄强薄而
柔软的阴囊,这里的温度和那根勃起截然不同,凉凉的呆在妈妈手心。
  妈妈轻轻的揉着这个地方,黄强舒适的发出享受似的喘息。
  妈妈伸出一只指头,从肛门前的连结处开始,用指尖轻轻在阴囊外部的褶皱
上滑动,黄强的下体像是被一阵电流持续刺激着,忍不住发出了难以忍受的呻吟,
那根肉棒在妈妈面前摇摆起来。妈妈并没有停下对阴囊的动作,揉摸和指甲的滑
动相互交错着,让黄强只能一声又一声的低喘。妈妈的另一只手抚摸着黄强的肉
棒,从根部到龟头,接着手指紧紧的握住了黄强发烫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
  龟头在妈妈的手中时隐时现,包皮从阴茎顶部被妈妈套弄下来的时候妈妈就
会刻意收紧一下指头,黄强的脚趾就忍不住缩紧一些。妈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黄
强的五官开始纠结,几滴液体从龟头流出来,妈妈把它在龟头抹开,手心的阴茎
变得润滑。妈妈的掌心在龟头顶部旋转着,掌心的皮肤刺激着敏感的粉色龟头,
黄强捏紧了双手,发出的声音也乱了节奏,整个人坐在了操作台上。妈妈从他身
下站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看着他,手上的速度在加快。
  他的一只胳膊搂过了妈妈的脖子,压到妈妈的嘴巴上就开始强吻。整张口包
裹着妈妈的嘴唇,胡乱的啃咬着,将妈妈的整个嘴唇吞入口中,紧紧地吸着妈妈
的舌头,像是一只疯狂的野兽。妈妈的动作没有停下来,越来越快,被前列腺液
润滑后的龟头更敏感,妈妈的掌心快速的旋转着,黄强紧紧的抱住妈妈忍不住颤
抖。
  越来越用力的拥抱让妈妈要喘不过气来,妈妈的拇指在龟头来回急速摩擦,
黄强的手捏的越来越紧,腿绷的笔直,随着一股白色液体射到妈妈黑色的西服裤
和手上,黄强的手胳膊终于放松了下来,头轻轻的靠在妈妈肩上。妈妈静静的让
他靠了一会以后,拿了纸巾给他,擦干净了手上和裤子上的精液。
  「把衣服穿好。」
  妈妈说完就出去了,没再理会他。内裤有点黏乎乎的感觉,妈妈想着大姨妈
来了,就去卫生间换内裤,可是却发现内裤湿了一片,妈妈看着自己的内裤有点
发呆。只是给一个孩子打飞机就湿了吗?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妈
妈有些不愿意承认,把内裤放到一边就不想再看。
  吃过提醒他天已经黑了,黄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还坐在客厅看电视。
  「你该回家了。」
  妈妈站在沙发旁边冷冷地对他说。
  「还早呢。」
  他看着电视一点都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正桐送他下楼。」
  妈妈看着我说。
  我哦了一声站在了他身边,他不悦的抬头看我,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赶快
躲开了他的眼神。他懒洋洋的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一个肉色的东西从他兜里
掉了出来。
  「你东西掉了。」
  我提醒他。他弯腰一看有点慌神的捡了起来,是一条肉色丝袜。我看到妈妈
愣到了那里,随即脸色变得铁青。可是黄强却开始笑嘻嘻的看着妈妈。妈妈不说
话转身回卧室了,我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突然生气了。黄强却好像很开心,将丝
袜捏在手里玩来玩去,还放在鼻子上深深的闻了闻,我什么都没敢问就送他下楼
了。
  自从上次给了妈妈录音笔以后,妈妈就一直和李伟然保持着联系。
  「绮雯姐,我听组织说最近有个大人物要过来。」
  「大人物……你对这个人了解吗?知道些什么情况?」
  「还不了解,但是不是没可能的,我好好争取下应该有机会见到的。」
  「你小心点。」
  妈妈有些担心,毕竟一个连组织的套都看不出来的人,要被人发现也不是特
别难,更何况对面如果是一个厉害的人,那他更就更危险了。
  「知道了,绮雯姐,为了你着点危险算不了什么。」
  妈妈没搭腔,挂断了电话。最近的线索又好像明朗了,黄强和李伟然提供的
东西都让事情有了进展。
  第二天中午放学的时候妈妈早早的等在了校园门口,一放学人流拥挤在一起,
妈妈根本看不清黄强在哪里,无奈之下只好打给他。
  「黄强。」
  「阿姨~」
  黄强很腻歪的叫了妈妈一声。
  「带我去车站。」
  妈妈对他说。
  「……地点改到了旧儿童公园了。」
  「你带我去。」
  妈妈命令一般的语气对他说,可他却毫不在乎。
  黄强从校门里跑了出来,看到妈妈一身干净利落的样子,不由的出了神。
  妈妈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工作服,一件简单的白衬衫,一条笔直的黑色西服
裤和一双黑色高跟鞋。
  黄强笑咪咪地坐到了妈妈的车上,来到了公园,妈妈就时刻准备着发现异常。
  黄强把妈妈带到了公园对面的小吃店,点了两杯冷饮就静静的坐在那里。
  屁股还没坐热就有几个背着书包穿着和黄强一样校服的中学生进入了妈妈的
视野。
  着几个学生背着书包,看起来很怪异的走来走去,像是在等人。
  不一会走来了两个男人,这几个学生看到了就围了上去。
  男人似乎拿出了东西塞到了他们手中,每个人都表现的很兴奋。
  分配完以后就两个人就离开了。
  妈妈急忙跟了出去,却被黄强给拉住了手腕。
  「你干嘛?」
  妈妈生气的问他。
  「这些人我认识。」
  黄强对妈妈说,「晚上回去我来说就好了。」
  「那你让我拍个照,」妈妈说,黄强同意了。
  黄强最近蹭饭有些上瘾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对我说,要我放学一起走。我虽
然不想带他可我又怕他打我,我就默不作声应允了。回到家的时候妈妈还没回来,
我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我房间空调坏了,天气这么热我只好去妈妈房间
蹭空调。黄强来到妈妈卧室并不安分而是这动动,那里摸摸。
  「这是妈妈的卧室不能乱动。」
  我给黄强说,可是他一点都不在意,还是我行我素。他拉开了妈妈的衣柜半
天没动静,我以为他终于安分下来了,结果他提出来一条妈妈的黑色蕾丝内裤,
那条小小的质地轻薄的内裤被他捏在手心放在了鼻子上用力闻着,十分享受地眯
起了眼睛。
  「那是妈妈的内裤……」
  我去动手抢却没有抢到。他推了我一把恶狠狠的对我说,「少管闲事!」
  他说着就把内裤往兜里塞,饶有趣味的打量着衣柜还想找点什么。
  我虽然很怕被打,可是也不能让他随便拿妈妈的东西。
  我扑过去抢,被他抓住胳膊反拧着无法动弹。
  「是不是太久没揍你,找打呢!」
  他的拳头重重的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一个劲的向后缩。
  他松开我,我没再去抢他手里的内裤,而是堵在衣柜门上,不让他继续动妈
妈的衣服。
  他可能是怕妈妈回来看到,所以也没再继续揍我,只是看着我得意的把妈妈
的黑色蕾丝套在指头上转着,又一次放到鼻子上闻着,「真香!……」这时候听
到开门的声音,妈妈回来了,他把内裤塞进兜里就跑了出去。
  「阿姨。」
  黄强殷勤的向妈妈打招呼。我也从卧室走了出去。
  「你们在我卧室干嘛呢。」
  妈妈看着我们从她卧室出来便问。「去你卧室吹空调啊。」
  黄强抢着回答妈妈。妈妈看着我,「我卧室空调坏了。」
  妈妈像是想起来一样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不好意思妈妈最近太忙了,你
明天自己给修理的师傅打个电话好吗?」
  我点了点头。凡是把我纹章转到弟一绘所的死全家「看你衣服乱的。」
  妈妈理了理我的衣领,我看着黄强始终没说出口。要是告诉妈妈黄强拿走了
她的内裤,还打了我,妈妈又会对我很失望吧,觉得我没用。黄强心虚的而看着
我,生怕我把刚刚的事抖出来。
  「阿姨,我先帮您把菜放到厨房吧。」
  黄强说着就去拿妈妈手里的菜。
  「不用——」妈妈看着他,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看着妈妈的眼睛。「那你帮
我送过去吧。」
  妈妈突然同意了。
  「正桐妈妈忘记买辣椒了,你去菜市场帮妈妈买点好吗?」
  我答应了一声便拿着钱出门了。妈妈竟然没有赶走黄强,还让他帮忙拿东西
实在太奇怪了,不是说以后不让他来了么。
  我走后黄强把手机掏了出来给妈妈看照片。
  「这几个同学说,只要把东西交给一个叫杰少的人,就可以那二百块奖励。」
  黄强把图片放大,「你看这个,除了一些白粉以外还有一些药丸,应该也是
毒品,不知道是不是摇头丸。」
  妈妈惆怅的看着照片,这些人把学生也带进毒品交易中,问题就更严重了,
这些学生不知道只是送东西还是也沾染了毒品,不知道只是被人利用运送还是明
知道是毒品交易还是自己加入了。
  单纯的凭照片确实不能判定,必须得有更多证据上边才会批人去行动。
  妈妈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件事不是什么小事啊。
  黄强却不顾妈妈此时是什么情绪,悄悄的凑近妈妈贴在妈妈的背后,「阿姨,
这些信息有用吗?」
  「有。」
  妈妈还在想事情,完全没注意黄强到底在说什么。
  「那是不是该给我奖励了?」
  黄强的手摸到了妈妈的屁股上。妈妈啪的打开了他的手,把手机塞到他手里
生气地瞪着他,「等你把这些是什么搞清楚了再跟我谈这些。」
  说完就没好气的进卧室了。
  黄强这次没纠缠让妈妈有点不放心,总觉得他还会找点事,进了卧室就把自
己的房门反锁上了。疲惫了一天的妈妈解开了衣服的扣子,工作了一天终于可以
换身舒适的衣服了,打开衣柜以后却感觉不对劲。
  身为一个警察观察能力是很强的,虽然东西被人整理过了,但还是能看出被
动过的痕迹。
  妈妈本来就是一个很爱整洁的人,自己的东西都会放在固定的位置上,所以
她只是看了看就知道少了一条内裤。
  会不会是洗了没收回来呢?妈妈去阳台和厕所看了一遍,又在厕所找了一圈。
  想着会不会不小心和我的衣服混在一起了,便去我卧室又找了一遍。
  我是被人动过,丢的只是一条内裤,妈妈确信是被人拿走的。
  我是不可能动妈妈的东西的,那就只有黄强了。
  想起之前他对妈妈动手动脚的事,今天被拒绝以后也没纠缠不休,笑的那么
奇怪。
  妈妈从卧室走了出去。
  黄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没注意到妈妈已经走到了他身边。
  「东西拿来!」妈妈抽走了他的手机,直接向他索要。
  「什么?」
  黄强看着其他地方眼睛转来转去想要掩饰。
  「我是警察,别跟我耍花招。」
  妈妈的手在他面前伸着,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副拷问罪犯的语气。黄强从沙发
上一个翻身,溜到了沙发后面。
  「说话的讲证据,你说我拿你东西了,我拿什么了,证据呢?」
  黄强还是死不承认。
  妈妈看着他心里全是火,「既然你要证据,那我就拿给你看看。」
  说着就要动手,吓得黄强一溜烟的躲到了餐桌后面。
  「好好好,我承认是我拿的。」
  他笑嘻嘻的从兜里拿出了妈妈的内裤,「早知道你会耍赖,所以我就提前帮
你奖励了一下我自己。」
  「把内裤还给我。」
  看到自己的内裤被别人提到手里晃来晃去,妈妈羞红了脸。
  「不行,这是我应得的。」
  他把内裤藏到了身后,在客厅里躲来躲去,妈妈根本靠近不了他。
  「黄强,我最后再说一遍,把我内裤放下。」
  妈妈这次直接是命令的语气,是真的动怒了。黄强看着妈妈的眼睛有些害怕,
硬来不行就来软的。他委屈巴巴地看着妈妈,「你说好的给我奖励的却说话不算
数,这会这样,以后我怎么相信你。警察都这么说话不算数吗?」
  妈妈听了一时语塞,想不出来黄强的话哪里有问题,倒是自己有些尴尬了,
便停了下来不去追他,火气也没了。
  「那你怎么才肯把东西还我?」
  妈妈带着商量的语气问他。他看妈妈
  态度软了下来知道自己得理了,便走近妈妈,「还给你也可以,除非你给我
别的奖励。」
  说着便把内裤放进兜里从背后抱住了妈妈。妈妈使劲掰开他的手,却被抱的
更紧。
  「松手!」妈妈命令他,「你放开我!」妈妈低着头拉他的手,不是妈妈没
办法他,而是妈妈怕用对付犯罪分子的招数对付黄强没轻没重会伤到他。
  「交换啊,这就是奖励,你要说话不算数吗?」
  黄强紧紧的抱着妈妈,脸贴在妈妈背上,就是不肯放手。
  妈妈抬起脚重重的踩在他脚上,疼的他直叫,还是不松动紧抱妈妈的胳膊。
  妈妈似乎放弃了抵抗,无奈的任他抱着,想着其他办法。
  妈妈的家居服柔软地贴在身上,多了一丝温柔。
  没了平时的高冷,让人觉得更容易亲近。
  黄强隔着衣服亲吻着妈妈的背,熟悉的味道就足以让他心潮澎湃。
  妈妈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竹节棉的米色T恤传递到他的脸上,心里莫名的有一
种亲近感。
  他能感受到妈妈明显的脊梁骨,他用脸蹭着,一节又一节,就只这样的贴近
就让他觉得幸福的像飘在了云里。
  妈妈的腰细的轻轻就环住了,真害怕太用力会折掉,可是再继续摸向肚子就
会感觉到妈妈腰腹肌肉紧实,毫无赘肉,线条性感又明显。
  黄强的大脑仔仔细细一点点感受着指尖触到的每一寸肌肤,将这些都牢牢的
记在心里,眼睛里,身体每一处的记忆里。
  他的手从腰间的衣服划进去,软软的布料触碰着他的手背,他的手心贴合在
妈妈光滑细腻的肌肤上,顺着那条曲线滑倒胸前。
  手心被一块坡度缓和的地方填满,是这样两块圆润的高低,这样柔软而富有
弹性的质感让人忍不住揉捏。
  妈妈没有穿带钢圈的文胸,而是换了一个有胸垫的裹胸,薄薄的蕾丝布料包
裹着胸前那一圈,被黄强拉到了胸上。
  妈妈感受到了黄强的异样,使劲拽着自己被拉上去的那块蕾丝布,一边还要
拉下握住自己丰乳的手,却已经来不及了。
  黄强的手揉捏着这两块像面团一样的乳房,手指的缝隙摩擦过妈妈凸起的乳
头,敏感的粉色小豆豆像是受到了召唤,很快苏醒过来,硬硬的立在黄强掌心。
  感到酥痒的不只是妈妈,还有手心压着乳头的黄强。
  这两团握不住的肉,让黄强有种想要征服的冲动,暗暗地恨自己手不够大,
竟然想使劲捏着,恨不得捏爆它。
  他跟妈妈的两个乳房较上劲了,无法彻底享用这沉甸甸的两颗柔软的大白椰
子让他很不爽。
  黄强手上的力道加大,乳房被用力的揉捏像是要爆炸。
  妈妈的乳房感到很胀,被压力束缚着,却又有着被揉捏的快感,甚至想要人
更用力的拍它,渴望一丝疼痛感。
  妈妈本来要拉下衣服的手却没了力气,根本不足以对黄强构成威胁。
  黄强的指头捏住了妈妈的乳头,微微用力挤压着这两颗硬硬的小豆豆,甚至
轻轻拉扯了一下。
  妈妈此时已经在大口的喘气了,身体靠在黄强身上,把重量都给了黄强。
  「不要……」妈妈难受的说着,声音很轻,在黄强怀里扭来扭曲。
  黄强并没有放松,而是用食指的第一节指腹在妈妈的乳头上旋转摩擦,用指
尖在乳头上划过。
  「啊……」妈妈难受的声音都颤抖了,「嗯……不要……不要……」
  妈妈在黄强怀里扭动的更为厉害,挣扎着,却被黄强用一只胳膊紧紧抱住,
还把嘴巴凑到了妈妈耳边低低喘着。
  妈妈被耳边的热气搞得更难受,大脑的意识像是跌进了一股深深的漩涡里。
  黄强轻轻呼着气,舌头舔上了妈妈的耳朵,温暖湿热冲击了妈妈耳部的感知,
这种感觉钻进了耳蜗,想躲都躲不开。
  妈妈拼命的躲着,不让黄强靠近,又被这种感觉侵蚀,忍不住发出微微的呻
吟。
  黄强不再戏弄耳朵,而是直接将耳垂含了进去。
  妈妈似乎知道黄强的举动,身体也愿意接受,挣扎变得温和,表情也变的放
松。
  「嗯……」喉咙里的声音带着享受。
  舌头舔进耳蜗,吮吸的声音和温热的加大,妈妈的娇喘时不时大了一些。
  妈妈的睡裤很松,黄强的手很容易就摸到了妈妈光滑肉感的屁股。
  他一只手揉捏着乳头,一只手摸着妈妈的屁股,舌头还在脖子和耳朵间游走,
妈妈的手根本没力气去抵抗。
  已经有些迷乱,这种快感在一点点麻痹着她。
  妈妈被黄强推到在沙发上,摸在屁股上的手移到了花园深处,那里早就泛滥,
湿漉漉的一片。
  黄强摸在胸上的手并没有停下来,摸到下体的手被妈妈的水弄得又湿又滑。
黄强的拇指放在妈妈的阴毛处,四根手指抚摸着妈妈的下体。妈妈的腿夹着,黄
强单腿跪在妈妈腿间阻止妈妈并拢大腿。
  黄强的中指在缝隙中滑动,揉捏着那两片花瓣样的阴唇。
  妈妈的水涌出来,黄强让自己的指头沾染了更多妈妈粘稠透明的体液,顺着
缝隙来到了阴蒂处,被包皮包裹的阴蒂还没有彻底醒来。黄强就在阴唇连接的那
一点包皮处开始轻轻的揉。「啊……」妈妈像是感到了舒适,下半身开始向上微
微顶,黄强慢慢的有节奏的揉着,突然重重的按了一下。「啊!」妈妈突然叫出
了声来,随后又缓和了下去。黄强又恢复了之前的节奏,妈妈又一次放松下来,
可突然之间黄强的指头按压在包皮上急速抖动着。
  「啊……」妈妈的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像条被困的蛇扭动着,头发披散在脸
上,手在黄强胳膊上胡乱的抓着挠出了一道道血印。
  黄强终于停了下来,妈妈刚刚扭动的腿一下子放松下来,头发贴在额头上,
妈妈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她大口大口的呼吸有些喘不过气来。
  此时阴蒂早已经暴露在了阴蒂外,粉嫩的肉芽,水灵灵的探出头来。
  黄强轻轻的用指尖碰了碰,妈妈便发出呜咽一般的声音。
  此时的妈妈已经没了力气,黄强拉下了妈妈的家居长裤,褪到了膝盖。
  妈妈的腿被大幅度的打开,湿透的内裤暴露在空气中。
  黄强拉开挡在妈妈下体的内裤的布,湿漉漉的洞口早已打开,一开一合的大
口呼吸着,黄强将两根指头轻轻的戳进去,只是两个关节,就感到阴道内的肌肉
在剧烈收缩着,似乎要把他的指头吞进去。
  黄强一下一下的抽插,妈妈的甬道早已被自己的体液润滑,虽然如此,但仍
然因为太紧,所以进入的不轻松。
  反而需要用点力推着指头来回活动。
  进去的而时候那些阴道内的褶皱阻碍着你进入,出来的时候又紧紧地吸着指
头不让出来。
  黄强加速抽动着,妈妈发出享受的呻吟,完全放弃了抵抗。
  黄强开始时不时的刺激着妈妈的G点,缓和的抽插和猛烈的刺激交错着,妈
妈的表情也跟着变换着。
  黄强的速度也开始快慢交错起来,妈妈脸上的红晕变得更加明显。
  「嗯……啊!啊……嗯……嗯……啊!!」
  妈妈猜不到下一秒落到体内的是那种刺激,更加想要被填满,渴望快速的抽
插用力满足自己。
  黄强趁机压倒妈妈身上,将舌头伸到妈妈嘴边。不等黄强进去,妈妈就主动
吸了上来,迷乱的吮吸着黄强的而舌头。他只是把嘴巴凑过去,妈妈就主动的去
吮吸他的嘴唇,舌头在黄强的口腔里胡乱的搅动,像是要发泄无处可去的欲望。
此时黄强感受到了妈妈内心的情欲已经被彻底燃烧了起来,便恶作剧般的突然离
开妈妈水润的双唇,停在妈妈的嘴巴即将碰到却又碰不到的地方。妈妈抬起头想
亲上去,黄强便向后躲不让妈妈亲到。
  同时黄强的手上也增加了攻势,他开始按压妈妈的G点,来回抽插,每次都
准确的戳到那个位置,时轻时重的顶上去。
  妈妈感到一股潮水,即将到达顶峰又退了回去,如此来来回回往复折磨着妈
妈的神经。黄强突然停下抽出了指头,妈妈的下体像是被人突然掏空,空虚席卷
着她,妈妈的身体顶了上来想要有东西进去填满。只是一瞬间的失落,随即便迎
来了黄强更为剧烈的冲击。妈妈一口气刚吸进去,黄强的指头就深深的戳了进去,
重重的按压着妈妈的G点持续用力,妈妈像是哭一般的发出声音,被黄强的嘴堵
在了喉咙里。
  妈妈疯狂的亲吻着黄强,黄强也激烈回应着。黄强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妈
妈的下体也主动的约顶越快,迎合黄强的指头。海浪不断拍打着海岸,声音越来
越大,浪潮越来越好高。
  「啊!……」一股潮水袭来,妈妈的腿顶在了黄强的肚子上,嘴唇也离开了
黄强向后深深的仰着雪白的天鹅颈。前胸的汗水浸湿了妈妈薄薄的T恤。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