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3ee.com 加入收藏夹!


有人说,年过半百的人操起逼来有些力不从心,高志远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现在还有如许的精力,以供他轮番向漂亮的女人发起进攻。别看高志远今年五十多岁,却有着不像他这个年龄的精力和体力。

  手中的权势和不显老的容貌使高志远每每得手,这才知道女人的阴户并不像想像中的那麽难以掰开。因为每当高志远猛烈抽插阴茎,并且射精得到快感的时候,女人也是气喘吁吁,淫水直流,快意非凡。自从当上了这所中学的校长後,便利用职权,把这个中学里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基本都给操了。

  高志远还有更不为人知的秘史:高志远竟然和自己的两个亲女儿高洁、高芳有着长期的性关系,并且和自己的儿媳妇赵敏也有一腿。另外,高志远的妹妹高志欣一家也由於淫乱的关系,和高志远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最初的乱伦是从几年前和大女儿高洁操逼开始的。後来高志远沈浸在刺激的乱伦游戏中不能自拔,而二女儿高芳和儿媳妇赵敏的加入,使得这场游戏更加淫糜。这件事无意中让妹妹高志欣知道了,高志欣又向高志远述说了自己家中的故事,高志远不禁目瞪口呆。接下来的日子里,秘密发生的事让高志远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高志远常常为他的精力感到奇怪,因为有时他一天必须与几个女人操逼、或对一个女人操几次逼才能得到满足。别说在他那麽大岁数,就是年轻人也不能办到。高志远常常为此感到高兴。

  不过高志远最近心情一点也不好。那天和本校老师江晓萍操逼正操到紧要处时,忽然来了电话,老婆突然脑出血昏迷不醒,正在医院抢救。高志远极不情愿地把鸡巴从江晓萍的逼里抽出来,顾不得江晓萍的埋怨,急匆匆的赶往医院。可惜老婆成了植物人,还在抢救中。

  高志远这天陪护老婆正是女儿高芳值夜班。高志远老婆的病房是一个高间,在走廊的最里面。病房里有各种抢救设备,还有一张陪护床。高志远正迷糊着躺在陪护床上,想着白天和江晓萍打招呼,江晓萍竟然没理他,高志远只道江晓萍还生他的气,也没在意,孰不知江晓萍已和宋小易、赵健他们操逼操到一块,没想理他。

  高志远正胡思乱想着怎麽再操江晓萍的逼,想着想着,大鸡巴不禁就硬了起来。正在这时,听门一响,高志远擡头一看,却见女儿高芳穿着白大褂进来了。

  高芳一见高志远,就笑道:“爸,你还没睡呀?”

  高志远笑道:“睡不着呀!怎麽,你今天晚上值班?”

  高芳应了一声,便走到妈妈的病床前,低头看着妈妈的情况。高志远见女儿弯腰俯视着老婆,白大褂就把滚圆的屁股兜得紧绷绷的。高志远忽然有了一股冲动,便从床上起来,来到女儿的身边,一边也看着老婆,一边就把手搭在女儿的屁股上摸了起来。

  高芳笑道:“爸,你干什麽?”

  高志远笑道:“我摸摸女儿的屁股没事吧?”

  高芳吃吃地笑道:“摸女儿的屁股没事,就怕把女儿的逼给摸出事来。”

  高志远笑道:“女儿的逼能摸出事来?那我就试试。” 说着把手从高芳的白大褂下面伸进去,插在高芳的两腿间,隔着高芳的小裤衩,摸起高芳那软软的,热热的嫩逼来。高芳吃吃地笑着,让爸爸高志远的手在自己的阴户上揉摸着。

  高志远摸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把高芳的小裤衩往下一拉,就把高芳的小裤衩褪到大腿根处。高芳吃吃一笑,扭着身子躲到一边,笑道:“爸,这是病房,我妈正病着呢,我还值夜班呢。”

  高志远笑道:“你看,爸的大鸡巴都这麽硬了,况且你妈病成这样,你还不安慰安慰你爸?再说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病房里操逼,根本就没人来。”

  高芳嗔道:“爸,看你,谁说要跟你操逼了。”

  高志远把自己的裤子退到膝盖处,露出又粗又长的阴茎,笑道:“好女儿,你看你爸的鸡巴都硬成什麽样了?你就狠心让爸爸受苦?”

  高芳道:“可这是病房呀,妈妈她还这样!”

  高志远道:“你妈这病也就这样了,慢慢养可能还有救,可爸爸的鸡巴好几天没操到逼了,爸爸心里很难受呀。”说着,“唉”的一声叹了一口气。

  高芳见高志远这样,忙走了过来,搂住高志远的脖子,在高志远的耳边轻声道:“爸,你别生气,也别着急,女儿就把逼给爸爸操操,替爸爸解解火还不行吗!”

  高志远一听,也挽住高芳的细腰道:“乖女儿,你也知道爸爸的毛病,爸的这根大鸡巴一天不操逼就憋得难受呀!”

  高芳一边将手握住高志远的大鸡巴,一边轻声道: “爸,女儿都知道,女儿这就把小嫩逼给爸爸操。女儿把腿叉的大大的,把女儿的小嫩逼迎着爸爸的大鸡巴,让爸爸的大鸡巴使劲操女儿的小嫩逼,好不好?” 说着蹲下身去,把高志远的阴茎一口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高志远两手抱住女儿高芳的头,让高芳的嘴尽情地舔弄自己的鸡巴,嘴里哼唧道:“哎哟,好女儿,爸爸舒服,好舒服呀!”

  本来高志远的鸡巴就已经硬了,经高芳这麽一吸吮,更加粗大坚硬起来。高芳把高志远的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一边用手来回撸着,一边笑道:“爸,你的鸡巴好大呀!”

  高志远也笑道:“再大的鸡巴,我乖女儿的小嫩逼也能装的下。”

  高芳嗔道:“爸爸你好坏。”说着用牙轻轻地咬了高志远的龟头一下。

  高志远笑道:“哎哟,乖女儿,别把爸爸的鸡巴咬断了。”

  高芳用力来回撸了几下高志远的大鸡巴,笑道: “女儿还舍不得把爸爸的大鸡巴给咬断呢,女儿还要用爸爸的大鸡巴操女儿的小嫩逼呢。”

  两人又调笑了一会,高芳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将病房门轻轻扣好。扭身走到高志远刚才躺着的床边,先把白大褂脱了,一屁股坐在床上,伸开双臂,勾着手道:“来,爸爸,到女儿这来呀。”

  高志远从妻子昏迷的病床前转过身来,见高芳穿了一条宽松的碎花长裙,上穿一件紧身的短袖衫,把两个大乳房衬的又高又圆,一双媚眼暗含春色,嘴角露出一丝淫笑,正把裙子掀起,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裤衩。高志远见状,一下就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高芳,将嘴就凑了上去,伸出舌头吐进高芳的嘴里。高芳也紧紧地把高志远抱紧,含住高志远的舌头,狂吻起来。

  父女俩吻的气喘吁吁,好一会才分开。高志远急忙撸起高芳的上衣,从背後解开高芳和小裤衩拍阕的粉红色乳罩,两个大乳房像得了解放似的颤巍巍地弹了出来。高芳也急不可耐地扭动身子把自己的裙子连同裤衩一起脱了扔在床边,又伸手把高志远的裤子和裤衩退了下去。高志远两手一边一个紧紧握住女儿高芳的两个大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高芳也将手握住爸爸高志远的大鸡巴,来回撸动着。

  高志远将女儿高芳的两个乳头揉搓得像两个葡萄似的坚硬起来後,又把女儿高芳推倒在床上,一俯身,伸出舌头在女儿高芳的阴户上舔了起来。高芳舒服得哼哼唧唧的道:“哎哟……亲爸呀,你的舌头舔的女儿的小嫩逼好痒,痒死我了……啊……好舒服,爸爸把女

  儿的骚逼都舔出淫水来了。”

  高志远一边舔着一边道:“唔,女儿逼里的骚水真好吃,你这个小骚逼,爸爸一舔你就流水了。嘿嘿!”

  高芳哼唧道:“亲爸呀,别舔女儿的骚逼了,不如快点操女儿吧,女儿的小嫩逼都痒死了。

  高志远擡起头笑道:”芳芳,你别吹你的骚逼是小嫩逼了,我还不知道你被多少人操过?你的逼也就是个大骚逼吧!哈哈!“

  高芳一撇嘴笑道:”看你,爸爸,你就喜欢损女儿,女儿的逼被那麽多人操过不也是紧紧的和小嫩逼似的,况且爸爸的鸡巴那麽粗,总操女儿的逼,女儿的逼也只好是大骚逼了,呵呵呵!“

  两人的淫话聊到兴起,高志远站起身来,挽住高芳的两条大腿,往外一拉,高芳的半截屁股就搁在床沿上。高志远气吁吁地道:”好女儿,爸爸要操女儿的逼了。“

  高芳也气吁吁地道:”爸爸,快点把大鸡巴插进女儿的逼里,女儿正等着爸爸的大鸡巴使劲操女儿的骚逼呢

  高志远便挽起高芳的大腿,把个粗大的阴茎顶在女儿高芳的阴道口上,左磨又磨起来。磨了两磨,噗嗤一声,就把粗大的阴茎借着高芳分泌出的淫水齐根操进女儿高芳的逼里。高芳一咧嘴,满足地哼了一声。高志远就前後晃动屁股,把大鸡巴在女儿的逼里来回抽插起来。

  高芳被高志远的大鸡巴顶的一耸一耸的,呻吟道: “好粗的大鸡巴呀……爸爸,使劲操女儿的逼……哎哟……爽死女儿了。”

  高志远也一边抽插一边道:“好个乖女儿,小逼真紧哪,把爸爸的鸡巴夹的好舒服,就是水多了点,有点滑呀。”

  高芳哼道:“那还不是被爸爸操的……操的女儿淫水大流,女儿也控制不住呀。” 说的两人都笑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操了起来。又抽插了一会,高志远道: “爸爸也上床上去。”说着,从高芳的逼里抽出阴茎,湿淋淋地在高芳的肚皮上抹了两下,也爬上了床。

  高芳不满道:“看你,爸爸,把女儿的肚皮弄得湿漉漉的。”

  高志远嘿嘿笑道:“那能怨爸爸吗,那不都是女儿的淫水吗?”

  高芳也笑道:“那浪水也不是女儿自己流出来的,那不都是被爸爸操出来的吗!”

  高志远又分开高芳的两腿,把大鸡巴重新操进女儿高芳的逼里,便趴在女儿的身上,两臂分开支在床上,像做俯卧撑一样,全身一起上下,把一根大鸡巴全抽全送,操的高芳哎呀哎呀地道:“哎哟……不好了……爸爸想把女儿的小嫩逼操烂呀,这麽用力操,都操到女儿的子宫了……呀呀……女儿不行了。”

  高志远笑道:“爸爸就是想把女儿操死。” 说着,猛地加快抽插速度,猛烈地将阴茎在女儿高芳的逼里抽插起来,弄的床板嘎嘎一阵巨响。

  高芳顿时就找不着北了,把个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左右发疯似的扭动着,两腿紧紧夹住高志远的屁股,两手紧紧抱住高志远的肩,把雪白的屁股使劲的向上挺动,呼哧呼哧地急喘着道:“哎哟……不行,不好了……乖女儿被坏爸爸给操死了……哎呀……女儿要死了,美死了……哎呀哎呀……女儿来了……女儿要泄精了……嗷耶……爽死我了。”   说着,猛地挺了几下屁股,又把屁股重重地落在床上,气喘起来。

  高志远这一顿猛烈抽插,只觉得女儿的逼里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接着就觉得女儿的逼里一紧,龟头一热,烫的整根鸡巴都舒舒服服的,知道女儿已经泄了一回精。便又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好让女儿好好体会一下快感。半晌,高芳才嘤了一声,缓过神来,接着高芳便紧紧地搂住高志远的脖子,在高志远的脸上狂亲乱吻着,边亲边气喘着道:“好爸爸,好爸爸,你真是太好了,把女儿都操到天上去了,女儿都舒服死了。来,爸爸,女儿把腿再叉的大点,让爸爸使劲操女儿的骚逼。”

  高志远趴在高芳身上,一边把大鸡巴缓慢地在女儿的阴道里抽插,一边道:“乖女儿,怎麽样?爸爸的鸡巴还行吧?”

  高芳在下面呻吟道:“简直太棒了,我那死鬼丈夫王虎也没有这麽快就把我操到高潮呀。”

  高志远笑道:“阿虎还和他妹妹王丹操逼吗?”   高芳一撇嘴道:“还能不操?我家阿虎也真行,操他妹妹一个不过瘾,有时也把我拉进去一起操。”

  高志远一听使劲地操了两下高芳的逼,笑道:“爸爸就不行吗?爸爸不也有时把你和你姐一起操的人仰马翻吗?”

  高芳被操的哼唧两声道:“哎哟,轻点操,爸爸。你就更厉害了,这麽大岁数还能这样,和我那死鬼不是一个档次的。”

  高志远听了又开始使劲地抽插起来,边使劲地操着女儿的逼边假装气哼哼地道:“爸爸哪麽大岁数了?怎麽,觉得爸爸老了?”

  高芳在下面又被操的哼唧起来,道:“爸爸不大……哎哟……哎哟……爸爸跟哥哥似的……哎哟……爸爸的大鸡巴比小夥子还粗还硬。哎哟……使劲操,爸爸……女儿的逼里好痒呀!”

  高志远一听却停了下来,把高芳急的用两腿使劲夹住高志远的屁股往下压,嘴里道:“操呀,操呀爸爸,快操女儿的骚逼呀,怎麽不操了?”

  高志远笑着道:“这个骚女儿,看把你急的。爸爸觉得这床上操起来动静太大,爸爸准备下地继续操。来,骚女儿,你也下地吧,咱俩在地上操逼。” 说着,从高芳的阴道里抽出阴茎,高芳也只好坐起来,两人各自穿好自己的鞋。

  高芳看着爸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爸爸,你看咱俩呀,上身的衣服都没脱,下身都精光光的,看你的大鸡巴,湿漉漉的。”

  高志远一看也笑道:“看你的阴毛,都被你的淫水给浸湿了。就这样吧,这是病房,不是家里,咱俩就这麽操吧。”  说着过去搂住高芳的细腰,道:“来,乖女儿,扶着点床,爸爸在後面操进去。”

  高芳依言转过身去,两手支住床沿,撅起屁股,叉开两腿。高志远一手把高芳的屁股沟撑开,一手拿着自己的鸡巴,顺着高芳的屁股沟,就从後面把阴茎插进高芳的阴道里。

  高志远将阴茎一操进女儿的阴道後,就放开两手,搂住高芳的细腰,往後一拉,屁股往前一顶,大鸡巴就完全操进女儿的逼里去了。紧接着就快速地在高芳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高芳一边哼唧一边把屁股也往後顶,就听高志远的下腹和高芳的屁股相撞,啪啪作响。父女俩都不说话,只是都气喘着发疯似的操着逼。

  这样操了一会,高志远便放慢了速度,气喘着趴在高芳的背上,两手也握住了高芳的两个大乳房,一边慢慢地抽插,一边玩弄着女儿的乳房。高芳被高志远这一顿猛烈地抽插也弄得气喘如牛,往前一趴,扶在了床上,气喘着道:“爸爸,你把女儿操得好舒服呀,爸爸的沐力真行,大鸡巴真硬,我最乐意听咱俩‘啪啪’的操逼声了,太幸福了。”

  高志远也气喘着道:“好女儿,爸的小心肝,爸也是最乐意把爸的大鸡巴操到乖女儿的骚逼里,因为乖女儿的骚逼紧紧的,如果不是爸爸强忍着,爸爸早就被乖女儿的骚逼给夹的射精了。”

  高芳一听,嘻嘻一笑,使劲地收了收腹,把暗劲用在阴道上,夹起高志远的阴茎来。高志远哈哈笑道: “好个乖女儿。”说着在高芳的屁股上使劲地拍了一巴掌,高芳“哎呀”一声,笑道:“爸爸打女儿的屁股干什麽?”高志远笑道:“我让你夹爸爸的鸡巴,爸爸这就操死你。

  说着,高志远直起身子,双手又搂起女儿的腰,嘴里道:”我让你夹,我让你夹!“便把大鸡巴飞快地在高芳的逼里抽插起来。

  高志远一口气操了千八百下,把高芳操的腿都软了,嘴里只是哼唧道:”哎哟……我的亲爹呀,女儿再也不夹爸爸的鸡巴了,爸爸把女儿都给操死了。哎哟……女儿实在受不了了……好爸爸……坏爸爸……女儿我又要泄了……要升天了……哎哟……不行了!“

  说着说着,高芳嗷地一声,浑身一阵颤抖,把个大屁股没命地往後顶。高志远本来就操的差不多了,又被高芳阴道的一阵收缩给夹得实在是忍不住了,嘴里也叫道:”乖女儿,爸爸也不行了,女儿的小嫩逼实在是太紧了,爸爸就要射精了,哎哟,爸爸也来了。“   说着搂着高芳的腰,使劲地往後拉,同时将粗大的阴茎在女儿高芳的逼里飞快的抽插中一股一股的精液喷射而出。而高芳早已泄的一塌糊涂,又一次在爸爸高志远的鸡巴强有力的抽送下达到了高潮。

  半天,高志远和高芳才喘匀了气。高芳长出了一口气,道:”好过瘾呐,爸爸!“

  高志远趴在高芳的背上,轻轻地拨弄着高芳的两个乳头道:”爸爸也是。“

  又过了一会,高志远挺身从高芳的逼里抽出了鸡巴。一股浓浓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从高芳的逼里涌流而出,顺着高芳的大腿往下滴淌。高芳任凭两人的淫液顺着腿往下淌,扭身一把抱住高志远,把头倚在高志远的肩上,呻吟道:”呕,爸爸,好爸爸,女儿爱你。“

  高志远也紧紧搂住高芳道:”乖女儿,爸爸也一样的爱你呀。“

  父女俩相拥了一会,高志远推开了高芳道:”芳芳,你今晚不是值夜班吗?你还不快点擦擦,穿好衣服,别叫人发现了。“

  高芳一听,才忙找了手纸把腿上的淫液和逼口的淫液擦了乾净,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衣服穿好。高志远也在一边将裤子提上。

  高芳又走到妈妈的病床前,看了昏迷中的妈妈一会,长叹了一口气道:”爸……我妈她,唉!

  高志远走到高芳的身後,把手搭在女儿的肩上,也叹气道:“你妈她真是太不幸了,不过爸爸有两个好女儿,爸也心安理得了。”

  高芳回头撒娇地把头倚在高志远的肩上,笑道: “爸,看你,刚操完逼就取笑女儿。”

  高志远抚摩着高芳的屁股道:“爸说的都是真心话呀!”说着又拍拍高芳的屁股道:“走吧,乖女儿,快去值班去吧。”

  高芳冲着高志远一笑道:“爸,那我就走了。哪沆我还要和爸爸你操逼,行吗?”

  高志远笑道:“那怎麽不行,哪沆我非把你的小嫩逼操烂不可!”

  高芳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笑道:“爸,你怎麽叫女儿小嫩逼了,女儿不是大骚逼吗?哈哈!”说着马上开门走了。 高志远笑着望着女儿的背影,摇了摇头。

  血缘关系(二)

  高洁由於母亲住院,便天天到高志远那给爸爸做饭。赵颖也是出於同样的原因,也时不时的过来帮着忙乎。做饭归做饭,高洁和赵颖实际的想法是一样的,妈妈不在家,可以和爸爸无所顾忌地操逼了。

  这天中午高洁下班後,急忙从单位来到父亲高志远家。高志远家是学校刚给分的两室两厅的设计十分合理的一套大房子,由於孩子们都有房子,所以高志远就和老伴单住着。高洁爬上三楼,拿出钥匙开门进去(高志远家的门钥匙高洁、高原、高芳都有)。

  屋里高志远喊了声:“谁呀?”高洁笑道:“爸爸,小洁!”高洁边脱鞋边听屋里。一个女声道:“爸,别操了,大姐来了。”又听高志远笑道:“你大姐来了就更好了,爸爸把你俩一块操。”高洁走到里屋门口一看,噗哧一声笑了。只见爸爸高志远正搂着儿媳妇赵颖的小腰,赵颖两手支在床上,和高志远都站在地板上,赵颖正蹶着屁股让公公的大鸡巴在自己的逼里操着。

  赵颖擡头正好看见高洁倚在门口看着自己和公公操逼,赵颖的俊脸一红,冲着高洁一笑道:“大姐来了!啊哟,操死我了,爸呀,拿大鸡巴使劲操儿媳妇的逼呀。”原来高志远在後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结果赵颖刚和高洁说上一句话,就马上被高志远操得胡言乱语起来。

  高洁笑道:“嘿嘿,大白天的,老公公就和儿媳妇操上逼了?再说了,就是操逼的话,你俩怎麽也得把衣服都脱光了操呀。看你俩,老爸的衬衣也没脱,阿颖的乳罩也没摘,裤衩还在腿上,整个一强奸啊!”赵颖听了也噗哧一声笑了:“就是强奸嘛,大姐你不知道,我来给爸爸做饭,刚一进屋就被老爸一把拽住,三下两下就把我脱成这样,把我按在床上,拿大鸡巴就从後面捅进我的逼里,我的小逼里还没有水呢就操上了。”

  高志远笑道:“没有水?没有水能有这麽大的动静?”说着把屁股前後耸动起来,就听从高志远和赵颖的交合部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赵颖回头媚了高志远一眼,嗔道:“看你呀,爸爸,竟取笑我,那还不是让爸爸你给操的。”

  高洁笑道:“行了,行了,你俩先操着吧,我不看你俩操逼了,再看下去,我的逼里也要出水了。我去做饭去。”赵颖哼唧道:“大姐,别走呀!不行我去做饭去,你来和爸爸操一会吧。”高志远也笑道:“小洁,来,看看爸操阿颖这个小骚逼。”

  高洁笑道:“那有什麽好看的,不就是操逼嘛。”高志远笑道:“小洁,让你过来你就过来。你看爸爸今天的大鸡巴特别粗。”高洁嘻嘻一笑,扭动着屁股走了过去。

  待高洁走近,高志远一把将高洁搂进怀里,笑道: “乖女儿,来和爸爸亲个嘴。”说着把嘴凑到高洁的脸上,将舌头伸进高洁的嘴里,搅了起来。高洁被高志远的舌头一搅浑,浑身也燥热起来,张开双臂紧紧搂住高志远,也把舌头伸进高志远的嘴里,回吻起来。 高志远一手搂着高洁的腰和高洁亲嘴,一手搂着赵颖的腰,屁股不停地前後耸动,把阴茎在赵颖的阴道里抽插。

  三人这样子玩了一会,高洁从嘴里吐出高志远的舌头,气喘着道:“行了,爸,你要憋死我呀。你还是快操阿颖吧,阿颖的逼里不知痒成什麽样了!”说着拍了拍赵颖正高高蹶起的屁股。高志远笑道:“我一点也没闲着呀,小洁你看,爸爸这不正使劲地操着吗?高洁低头一看,只见高志远那粗大的鸡巴正湿淋淋地在赵颖的逼里一进一出的做着活塞运动。赵颖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说着些淫嗑浪语:”阿唷,我的好爸爸呀,你的大鸡巴怎麽这麽硬啊,把你的小儿媳妇都快要操死了。儿媳妇我把我的小骚逼全部都献给我的老公公,不,不是老公公,是亲老公,亲亲老公。好老公呀,使劲操呀,再使劲呀!“

  高洁笑着趴在赵颖的背上,双手一边一个搂住赵颖的两个大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一边揉搓,一边笑骂道:”好你个死阿颖,真不要脸,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爸是你亲亲老公,那我弟弟是你什麽人呢?“

  赵颖哼唧道:”高原也是我的亲亲老公,爸爸也是我的亲亲老公,我让两个亲亲老公都使劲操我的小骚逼,我的逼都可以让两个亲亲老公操。“高洁笑道:”啊哟,阿颖啊,你真是羞死人了。“赵颖一边将屁股向後顶着高志远的鸡巴一边笑道:”大姐,这有什麽羞死人的,你不也是和爸爸还有你弟弟操逼吗?“高洁红着脸笑道:”阿颖,你坏死了,看我不修理你!“说着,用手指头捏住赵颖的两个乳头,使劲地揉捏起来。

  高志远见高洁和赵颖两姐妹聊的有趣,又见高洁趴在赵颖的背上,屁股正好冲着自己蹶着,便顺手掀起高洁的裙子,把高洁里面穿的小裤衩一把就给脱了下来,露出高洁那两片滚圆雪白的大屁股。紧接着手顺势往前一插,就将手捂在了高洁的阴户上。没摸上两摸,高洁的阴道里就分泌出淫水来,高志远也就不老实地把中指一下就插进高洁的阴道里去了。

  高洁见爸爸高志远和赵颖操逼,本就有些火起,又和赵颖聊了半天淫话,逼里深处早就火热,高志远用手这麽一摸一插,顿时逼里淫水狂泄,反倒弄了高志远一手淫水。高志远哈哈笑道:”小洁呀小洁,你也骚成这样了!“高洁听了脸一红,嗔道:”不来了,不来了,爸爸尽取笑女儿。“说着假装生气的样子,一挺身子,将高志远插在自己阴道里的手指脱了开去。直起身子,提上裤衩,道:”你俩使劲地操吧,我去做饭去了。“说着,一扭头就走了。

  高志远望着高洁的背影笑道:”没出息!“赵颖也笑道:”那爸爸你就使劲操我吧,等操完我再好好收拾收拾大姐不迟。“高志远笑道:”还是我的儿媳妇心阚她老公公啊!“说着又搂起赵颖的小腰,两人还是老姿势,就又大操特操起来。

  一会功夫,高志远就把赵颖操得气喘吁吁的。赵颖也将手支在床上,上身高高挺起,把个屁股向後发疯似的猛顶,迎接着高志远那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逼里疯狂地抽插。高志远也是气喘吁吁地道:”好儿媳妇,乖女儿,你的逼里怎麽越来越热了?“赵颖嘴里只是呵呵有声,猛然间在高志远大鸡巴的有力抽插下,子宫一阵收缩,浑身不自觉地一阵痉挛,快感一来,嘴里嗷嗷直叫:”不好,来了来了,我要死了!“一股阴精狂泄而出。

  高志远本已粗大的阴茎被赵颖的阴精一烫,越发粗壮了,也不管赵颖死活,只是一个劲地狂插猛送,像恨不得将赵颖的小腰拉折一般。赵颖高潮过後,还被高志远猛操着,不禁哼唧道:”啊哟,亲爸爸,亲老公,不能再操了,你得让儿媳妇体会体会快感吧?“高志远笑道:”你泄了,爸爸可还没射精呢!“赵颖哼唧道:”啊哟,儿媳妇实在是受不了了,亲亲老公,你先歇一会,还有大姐呢。等一会爸爸再和大姐操操逼,让儿媳妇也看看父女乱伦的景致。“高志远笑道:”那有什麽好看的,你不是经常看吗?“赵颖笑道:”看你,爸爸,你怎麽就不理解呢?我不是想让大姐也过过瘾吗!“高志远笑道:”好吧,就饶了你这个小骚逼。“说着啵地一声,从赵颖的阴道里抽出了大鸡巴。赵颖啊哟一声道:”怎麽这麽快就拔出去了,儿媳妇的逼里一下子就空荡荡的了。“高志远笑道:”你个小骚逼真难伺候,操你,你说不行,不操你,你又不高兴,真是妈了个逼的贱种!“

  只见赵颖一俯身就趴在了床上,呼呼只是直喘气,叉开的两腿之间的阴道口里流出粘呼呼的淫液。而高志远则站在一边,粗大的阴茎又紫又红,不时地一挺一挺的,好像很不过瘾的样子。

  高志远笑道:”乖女儿,你先歇一会吧,爸到厨房去看看你大姐去。“赵颖哼唧道:”亲亲老公,你去吧,使劲操操大姐的逼。“高志远哈哈笑道:”我操我女儿的逼,你个小骚货不吃醋?“赵颖笑道:”爸,我都让你操成这样了,儿媳妇哪有吃醋的劲呀?“高志远哈哈地笑着拍拍赵颖的屁股,转身出去了。

  高志远一进厨房,迎面扑来一股香气。高志远笑道:”嘿,小洁你倒做的挺快呀,刚从屋里出来,饭菜就快做好啦。“只见高洁腰里系着围裙,手拿铲子,正在炒菜。高洁侧眼一看高志远,见高志远的衬衣敞着,下身一丝不挂,粗大的阴茎因为离开赵颖的阴道有一会了,变得有些软,但还是威武有力,知道爸爸高志远还没有在赵颖的逼里射精,心中不禁暗暗高兴。嘴里却道:”去去,爸,你到厨房里来干什麽?快回屋里去操阿颖去,我这正忙着呢!“高志远笑道:”小洁,你就别装了,你心里想干什麽,爸爸我还不知道?阿颖那个小骚货已经被我给拿下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咱父女俩的了。“高洁一边炒菜一边撇嘴道:”咱父女俩

  能干什麽?“高志远笑道:”啊哟!小洁,你以为爸爸我不知道呀,你逼里的淫水都快淌到膝盖了吧?咱父女俩干什麽?就干操逼的勾当!“

  高洁道:”爸,你别说得那麽难听嘛!再说了,我正在炒菜呢。“高志远走了过去,来到高洁的背後,笑道:”你炒你的菜,我操我的逼,两不耽误!“说着,两手搂住高洁,一手一个大乳房,隔着高洁的衣服就揉搓起来。

  高洁假意地躲闪了两下,便不动了,任凭高志远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摸。高志远笑道:”乖乖好女儿,别动,让爸爸再摸摸你的逼。“说着,将一只手向下在高洁的屁股上停住,将高洁的裙子掀了上去,把高洁的小裤衩就褪了下来。高洁扭动着屁股道:”爸,你没看

  我正在炒菜吗?“高志远哪管这一套,大手往前一伸,从高洁的屁股下就插进高洁的阴户,只揉了两揉,高洁的阴道就汩汩流出淫汤浪水,嘴里也不禁地哼唧起来。高志远见状,将中指顺着淫水就插进高洁的逼里,抽送起来。高洁此时也放下铲子,左手在自己的右乳上摸着,右手反过来一把握住高志远的大鸡巴,来回撸动起来。高洁只撸动了几十下,高志远的大鸡巴就坚硬如铁了。

  高洁这时也被高志远弄的气喘吁吁的道:”啊哟,爸爸,女儿现在逼里痒得很,你先把大鸡巴捅到女儿的逼里使劲操几下吧。“高志远笑着点着高洁的脸笑道:”哈哈,你羞不羞呀,看你比我还急!“高洁脸一红,嗔道:”那还不是让你给捅的。“说着弯腰把裤衩脱了,一把塞给高志远,又把裙子往上一兜,向前一趴,屁股一翘。高志远既不用弯腰,也不用屈腿,大鸡巴正好顶在高洁的肛门上。高洁翘着屁股笑道:”爸,你别弄错了,女儿逼里痒痒,屁眼里可不痒。“高志远笑道:”真贫嘴,再说,爸可真要操你屁眼了。“高洁忙笑道:”别……别,爸你还是操女儿的逼吧。“

  高志远就笑着将大鸡巴顺着高洁湿漉漉的阴户捅进高洁的逼里,嘴里笑道:”哈哈,爸爸开始操女儿的逼了。“说着便把阴茎在高洁的逼里抽插起来。高志远这前後一运动,高洁马上就呻吟起来了:”哦,哦…亲爸爸的鸡巴就是粗,操得女儿逼里紧紧的,好爽呀!爸爸,你使劲地操吧,乖乖女儿的逼让爸爸随便操。“高志远边操着高洁的逼边笑道:”那还用说,我不能随便操我女儿的逼,谁能随便操哇?“高洁笑道:”爸,那你就错了,我老公徐志还可以随便操我的逼呢。“高志远一撇嘴道:”哼,徐志那小王八犊子你还以为是什麽好饼呐?你妹妹就不用说了,早叫他给操了,阿颖这小骚货也和他有一腿,你小姑那天跟我说,一年前就和徐志那小王八犊子操过逼了,还经常把你小姑和悦悦拉在一起,母女俩一起操呢。“高洁一听,使劲把屁股往後顶了几顶,呻吟道:”他乐意操谁就操谁,爸你先使劲把我的逼操操吧。“

  父女俩边聊着淫话边操着逼。忽听得高洁”啊哟“一声叫道:”不好了,爸爸,快把鸡巴拔出去,菜糊了。“说着,直起腰来,一把抓过铲子,在锅里翻搅着。高洁一直起小细腰,高志远的鸡巴自然就从高洁的阴道里滑了出来,高志远同时也闻到了菜的糊味。

  这时就见赵颖在厨房门口笑道:”啊哟,真过瘾呀,操逼操得菜都糊了,大姐,那你得被咱爸操成什麽样呀?“高洁一边忙着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笑骂道:”好你个小骚货,被咱爸操的舒服了却到这儿来风凉来了。瞧你那逼样,光把裤衩提上了有什麽用?乳罩没扣好露着两大奶子,整个一骚货模样。“赵颖嘻嘻笑道:”大姐,你也别装佯,别看你直起身子裙子盖住了,逼里不定流了多少骚水呢?“姐俩在厨房笑骂着,高志远反倒插不上话,嘿嘿地笑着回到屋里。

  过不多时,饭菜就摆到桌上,高洁和赵颖一起到屋里找高志远吃饭。进了屋里,见高志远正躺在床上看电视,而高志远的鸡巴因为一直没有发泄而昂然挺立着。赵颖就对高洁笑道:”大姐,你看咱爸的鸡巴,一直都没软,真是神了。“高洁笑道:”爸,快先来吃饭,然後我们姐俩再把爸的大鸡巴弄软了。“高志远直起身子笑道:”吃饭就吃饭,不过想把爸爸的鸡巴弄软了可不容易。“

  说笑间,高志远父女三人就来到了厨房,高志远一屁股坐下後,高洁在高志远的左边坐下,赵颖在高志远的右边坐下了。高洁笑着把裙子向上掀起,一条雪白的大腿自然地搭在高志远的腿上。赵颖笑道:”干什麽呀大姐,急成这样?“高洁笑道:”小骚货不用你管,大姐我乐意怎样就怎样。“高志远也笑道:”你俩就别互相取笑了,乾脆都脱光了不就完了吗,反正一会都得和爸爸我操逼。“

  赵颖笑道:”脱光就脱光,谁怕谁呀?不就是操逼吗,我高兴着呢。“说着站起身来,把个小小的三角裤衩一把就退了下去。高洁也笑吟吟地把裙子脱了。三人又从新坐好,先吃起饭来。

  吃了几口菜,高洁突然笑问:”爸,你和我妈操逼时,也经常这样操吗?“高志远笑道:”哪能这样,那时你妈挺保守,我俩操逼时,她只会仰躺在床上让我操,我让她换别个姿势,她说什麽也不肯。不像你们年轻人,开化,怎麽操都行。“赵颖在一边也笑问:”爸你的鸡巴怎麽总是这麽又粗又硬又长,像到了你们这个年龄,基本上就不行了呀?“高志远笑道:”鬼才知道是怎麽回事,我觉得我不但没有减退,反而更旺盛了。“

  父女三人都笑了起来。又吃了一会,高洁突然笑了,高志远问高洁笑什麽,高洁道:”我是带了环儿的,要不然你的鸡巴当年在我妈的逼里操出我来,现在你又用鸡巴操我的逼,万一再操出个孩子,他管你叫什麽呀?“高志远一听也笑了:”傻丫头,不会的,怎麽能有那种事?大不了爸爸再带上避孕套操我女儿的逼,不就没事了吗?啊哟,不行了,爸爸叫你给说硬了,来,过来,坐在爸爸身上,咱父女俩来一个吃饭操逼吧。“

  高洁一听,笑了:”啊哟,还吃饭操逼呢,阿颖,你看看咱爸,花样还挺多呢。“赵颖笑道:”咱爸是谁呀?爸让你干什麽你就干什麽,准没错!“高洁便笑着站起来,来到高志远的面前。 高志远笑着双手抱住女儿高洁的屁股,让高洁的脸向着饭桌,道:”来,再往前点儿,把你的逼对准爸爸的鸡巴坐下去,对,好,坐下去。“高洁依言坐了下来,高志远的阴茎对好了高洁的阴道口,高洁一屁股坐下去,高志远的阴茎正好插进高洁的阴道。”噗哧“一声,在高洁坐在高志远腿上的时候,高志远的阴茎也就齐根插进高洁的阴道里去了。

  高洁哼唧了一声,呻吟道:”哦……好舒服,好爽呀!“赵颖在一边笑道:”能不爽吗,咱爸多大一个鸡巴呀!“高志远同时也把双手从高洁的腋下穿过,一手一个,伸进高洁的上衣里握住高洁两个滚圆高耸的乳房,揉摸起来。高志远一边用手指夹弄着女儿的乳头,一边说道:”阿洁,你上下动几下,别让爸爸的鸡巴软了。“高洁嘻嘻笑道:”是,爸爸,女儿保证完成任务。“说着高洁踩着椅子边蹲了起来,高志远也把双手从高洁的胯下穿过,兜住女儿的屁股,笑道:”来,爸给女儿把尿。“高洁回头瞥了高志远一眼,嗔道:”看你呀,爸爸!“赵颖听了哈哈的笑了起来:”太好啦,我要看看爸爸给大姐把尿。“说着蹲下身子,往高志远和高洁两人紧紧交合的阴部看去。

  高洁笑道:”好,我让你这个小骚货看,看吧!看清楚了。“说着耸动起屁股,上下运动起来。赵颖看到高洁一擡屁股,高志远的阴茎就从高洁的阴道里露出一大截,高洁往下一坐,高志远的阴茎就”噗哧“一声全部插进高洁的阴道里去了。两人这样运动了一会,就见从高洁的阴道里分泌出不少淫水来。高志远在下面也不时地往上一顶,正是高洁往下坐的时候,所以不但高志远的阴茎完全插进高洁的阴道里,而且由於上下用力,把高洁的外阴部也压进去不少,高志远粗大的阴茎已经操到高洁的子宫口了。每到这时,高洁都兴奋地”嗷嗷“的叫唤,把个赵颖看得欲火忽起,右手不自禁地伸到自己的阴户上,将手指就着自己的淫液插进自己的逼里捅了起来,而左手在高志远和高洁的交合部抚摸着。

  高洁见状笑道:”小骚逼也受不了了?啊哟,阿颖啊,咱爸把我操的舒服死了,你看咱爸的大鸡巴每下都操进我的子宫里去了,操死我了。“这时赵颖忽地站了起来,从饭桌上顺手拿起一根四周带刺儿的大黄瓜,往下一塞,就插进自己的阴道里抽送起来,另一只手握住高洁的大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高志远和高洁一看都笑道:”阿颖,你怎麽拿黄瓜捅逼呀?“赵颖叉开腿,一边握住黄瓜的根部使劲将黄瓜往逼里捅一边哼唧道:”啊哟,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根黄瓜正好,凉凉的,可以消消火。啊,大姐呀,黄瓜也能顶到子宫口呀,哦,四周的小刺儿刮得逼里好过瘾啊!“

  高洁一边使劲地上下耸动着屁股一边哈哈笑道: ”看看小骚逼的淫荡样,怎麽样?阿颖,没有咱爸的大鸡巴就是不行吧?你看你看,咱爸刚把你操完,马上又浪上了!哈哈哈哈!啊呀!“听了高洁说着说着一声惊呼,赵颖定睛一看,不禁”哧哧“地笑了起来。原来高洁兴奋得有些忘形,上下顿挫的幅度太大,把高志远的阴茎完全从阴道里拔出来了,又使劲往下一坐时,正好高志远又使劲往上一挺,位置稍微一变,”噗哧“一下,竟然插进高洁的屁眼里去了。高洁有些疼痛,想拔出来,却被高志远死死搂住,高洁哼唧道:”爸,啊哟,快拔出去,女儿的屁眼臭,操起来不舒服。“高志远笑道:”谁说的,我的乖女儿的屁眼紧紧的,把爸爸的鸡巴夹得爽爽的,好过瘾啊!“说着搂着高洁的细腰向上使劲地顶了几下阴茎,下下都齐根操进高洁的屁眼,把高洁顶得又疼又麻又痒,也忍不住哼唧起来:”操吧,亲爹,好亲爹,你就使劲操吧,女儿也豁出去了,不就是屁眼吗,爸爸要什麽,乖女儿都给爸爸。啊哟,操屁眼也好舒服呀!“说着又上下耸动起来,和父亲高志远玩起了肛交的把戏。

  赵颖在一边笑道:”啊哟,大姐,还装什麽纯情呀?你的屁眼谁没操过呀?就说咱爸也不是操过三回五回了。“高洁一边耸动着,一边笑骂道:”你个小骚逼就不能少说两句,再说看我一会不制你。嗯……嗯……哦……好舒服,爸,快使劲操女儿的屁眼,把女儿操死。啊哟,我快来高潮了,哇,要上天了。“赵颖听了笑道:”好,你还敢威胁我,我先让你上天再说。“说着右手从自己的逼里拔出那根湿漉漉的大黄瓜,左手分开高洁的两片大阴唇,就着高洁高潮来临的瞬间,把那根大黄瓜使劲地捅进高洁的阴道里,嘴里”嗷嗷“有声,没命地抽送起来。

  高洁後面有父亲高志远粗大的鸡巴在自己屁眼抽送着,前面的阴道里突然又被赵颖塞进一根带刺的大黄瓜疯狂地抽动,鸡巴和黄瓜中间只隔了薄薄的一层,两个坚硬的物体在自己的下面相互的撞击、搅动着,高洁顿时觉得天晕地转,只是本能地发疯似的耸动着自己的身体,尽量忍住不让那快感来临,但是突然间,只觉得浑身一冷,由四肢传向大脑的快感在阵颤中就爆发了,逼口一开,一股阴精狂泄而出。

  高志远的鸡巴被前面高洁阴道里的黄瓜磨得也是硬硬的,正爽歪歪间,就觉得女儿高洁的全身一阵颤抖,紧接着如吮你般屁眼里的肌肉开始有规律地收缩起来,把大鸡巴像使劲地裹住没命地勒紧一般,一阵紧似一阵,然後就听到高洁近似野兽般的嚎叫起来。此时此景,高志远再也忍不住那将要爆发的冲动,搂着高洁的细腰,挺起大鸡巴又在高洁的屁眼里使劲抽动几下,一股股的精液如喷泉般射进女儿的屁眼里。嘴里也叫道:”啊呀,射了,射了,好过瘾呀。啊哟,太舒服了,又把精液射进乖女儿的屁眼里了,太好了。“

  三人一起舒服得歪倒在饭桌前。正当高志远、高洁和赵颖沈浸在性交过後的高潮体验中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高洁首先一挺身,把高志远的鸡巴从屁眼儿抽了出去,不顾高志远的精液从屁眼儿里滴滴答答的往外淌,满脸惊慌地低声问:”爸,谁呀?“高志远压住惊恐,道:”我哪知道是谁呀!“赵颖急忙悄声道:”赶快先把衣服穿上再说。“三人急忙奔到里屋,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

  这时敲门声更响了。高洁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问道: ”谁呀?“门外一人道:”开门,大姐,我是高原。“高洁一听吁了一口气道:”来了。“此时,赵颖已经跑到厨房作炒菜状了。

  门开了,高原一头紮进来,道:”大姐,怎麽这麽长时间才开门?“高洁笑道:”我和你媳妇儿正在厨房里炒菜,咱爸在屋里睡觉,没听见。啊哟,姑姑来了,嘻嘻,怎麽这麽巧,我老公也和你们在一块。“

  随着高原进来的,还有高志远的妹妹也是高洁的姑姑高志欣和高洁的老公徐志。高志欣是高志远最小的一个妹妹,今年四十一岁,在市外经委工作。别看高志欣四十一岁了,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怎麽看都还是属於那种风韵犹存的女人。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穿着一套端庄淑丽的阕装,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而已。高洁的丈夫徐志是个个体户,有妻子在税务局工作,做起买卖来自然格外轻松了。

  高原进屋道:”我们都到医院看咱妈,凑到一块来吃顿饭。“高洁道:”那医院谁在那?“高原笑道:”小芳今天一天一宿值班。“高洁又窜到了徐志的面前,一把勾住徐志的脖子,轻笑道:”死鬼,这几天你又跑到哪去勾小姐去了?也不回家。“徐志笑道:”我想你都来不及呢,还能想到小姐?“高洁笑着道:”别逗了,我还不知道你?“   几人说笑着进了屋。

  赵颖在厨房里笑道:”啊哟,姑姑来了,大姐夫也来了,我还得再炒两道菜呀!“高志远也从屋里走出来,笑着道:”来了!怎麽也不告诉一声,好准备准备。“

  高原道:”我到医院的时候我姑和大姐夫已经在那了,都没吃饭,我就让他们就近来这吃顿饭。哎哎,老婆,你也别炒菜了,我这买了两个菜,够了。“  刚才高志远和高洁、赵颖操逼的时候也没吃饭,正好也就一起吃了。

  六个人随便一坐,围着桌子边聊着闲话边吃着。吃着吃着,高原突然说道:”咦,我的屁股怎麽这麽湿呀?“说着站起身,伸手一摸,在鼻子上一闻,哈哈笑道:”我说怎麽这麽慢才开门呀!原来我爸和大姐刚才在这操逼了。“

  高志远道:”老二,你瞎说什麽?“高原笑道:”老爸,你就别装了。我屁股下面一滩水,我一闻就知道是大姐的淫水,我老婆的淫水不是这个味。“

  高洁骂道:”放屁,原原,你可别瞎说呀,我老公可在这呢!“高原笑道:”大姐,你可别扯了,咱们几个谁跟谁呀。“扭头问徐志:”大姐夫,你说,除了大姐之外,大姐不用说了,咱姑和我老婆你哪个没操过逼?嗯?“徐志笑道:”老弟,你还别说,咱姑和颖颖我都操过她们的逼。嘿嘿。“高志欣在一边红着脸道: ”都别瞎说,吃饭吃饭,什麽操逼的,别说得那麽难听好不好?“赵颖也道:”说什麽呀!真是的!“

  高原笑道:”我老婆被人家操了我都没有意见,你们都装什麽呀?姑姑,我就说你吧,你也别脸红。别看你四十多了,可你的逼却真的很紧,那天我操你的逼的时候,那个淫水流的,那个叫春叫的,啊哟,姑姑,你给他们学学。“高志欣红着脸笑道:”小畜生,学什麽学。你的鸡巴再猛也猛不过你爸。让你爸操一把逼,我的骨头都得酥三天。“徐志笑道:”姑姑,那你可就气高原了,那天我俩把你操的都走不了道了,你忘了?“高志欣笑道:”那天就你个缺德鬼使坏,把你的大鸡巴涂上性药,把我操了一个小时也不射精,害死我了。“

  高志远发话了:”好,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连你姑的逼也敢操!“高原笑道:”爸,这你就不能生气了,我和大姐夫把老婆都让你操了,我们操我姑逼你也不能说什麽了。“徐志也笑道:”就是呀,爸。再说了,我姑也乐意让我们操呀!“高志欣笑骂道:”死鬼,谁乐意让你们操逼了。“高原扭头问赵颖:”老婆,你说实话,刚才你和大姐跟咱爸都干什麽了?“赵颖笑道: ”没干什麽呀,就是咱爸的一根大鸡巴把我和大姐的小嫩逼操了一回而已。“高原笑道:”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

  高志远笑道:”你们不是都没意见吗?那我还客气什麽,当然要把你大姐和颖颖的骚逼操一回了。“高洁笑道:”爸,你怎麽说得那麽难听,什麽骚逼不骚逼的,刚才你还说我和颖颖的逼是小嫩逼呢。“徐志笑着对高志欣道:”姑姑你看他们,不说别的,就说这椅子上的

  淫水吧,我老婆就不知流了多少。“高洁瞟了徐志一眼,嗔道:”你还有脸说我?在家里你谁都操,到了外面你也没闲着,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高志欣在一边笑道:”好了好了,都吃饭吧,别张口闭口就是操逼什麽的。真难听!“高原笑道:”啊哟,咱姑还装上正经了。别看你在外面是个领导,到了家里你可就是我姑,我可就是你侄儿了。“高志欣笑道: ”怎麽?你还能把你姑怎麽着了?“高原淫笑道:”怎麽着了?我就这麽着了。“说着伸手在高志欣的脸上摸了一下,又向下隔着高志欣的裤子在高志欣的阴户使劲捏了一把。

  高志欣啊哟一声笑骂道:”死原原,你干什麽?“

  徐志在一边放下筷子道:”姑姑,我这个小舅子可不是什麽好东西。“高志欣笑道:”就是,还是徐志说得对。“徐志接着笑道:”姑姑,可我这个当大姐夫的也不是什麽好东西。“说着说着,一把搂住高志欣的腰,把嘴凑到高志欣的脸上亲了一口,另一支手在高志欣的乳房

  上揉搓起来。

  高志远放下饭碗,道:”反了反了,你们干什麽?她可是你姑呀!“高洁在一边搂住高志远的脖子柔声道:”爸,你管那麽多干什麽,你不是也操过我的逼吗,我可是你女儿呀!“赵颖也帮腔道:”就是呀!爸,咱们家谁跟谁呀。“说着靠向徐志,倚在徐志的怀里笑道:

  ”大姐夫,你在大姐和我老公面前摸摸我的逼吧!“徐志松开搂着高志欣的手,又搂住了赵颖笑道:”还是颖颖骚呀!“说着伸手向下一摸,哈哈笑道:”你们看看,颖颖只穿了裙子,里面没穿裤衩。“赵颖噗哧一声笑道: ”不是没穿,是没来得及穿。刚才大姐和我正跟咱爸操

  逼呢你们就敲门了,一着急,只套上了外衣,里面都光着呢!“高原笑道:”是吗?大姐。“高洁站起身笑着把自己的裙子一掀,露出湿漉漉的阴毛,道:”差点把我吓死,我还以为别人来了呢。“

  高志远在一边道:”怎麽,怎麽?聊得这麽欢干什麽?都想操逼呀?想操逼也得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几人说笑着把饭吃完了,高志远、高志欣、高原和徐志进了客厅,留下高洁和赵颖在厨房收拾碗筷。

  高志欣刚坐在三人沙发上,左边高原就挤了过来,右边徐志也坐了上去,高志远只好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高原笑道:”姑姑,这麽热的天,你也不把外衣脱了?“高志欣道:”天是有点热,但我知道你这个小鬼没安什麽好心眼。哎,脱就脱了吧。“说着把外套脱了下去。徐志笑道:”看姑姑这件套装最少也值两千,别把裤子压出印来,乾脆把裤子也脱了吧!“高志欣笑道: ”裤子不能脱,我里面没穿内裤。“高原笑道:”没穿就没穿呗,在咱家也没外人,怕什麽?“说着伸手就去解高志欣的腰带。高志欣笑骂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小鬼不安好心。“说笑间,裤子就被高原给脱了下去。

  高志欣此时上身只穿了件丝织的上衣,硕大的乳房隐约可见,而下身却光着大腿,只穿了一条白色的裤衩。徐志一边抚摸着高志欣洁白的大腿一边感叹道: ”姑姑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啊!高原你看,姑姑这腿,多嫩呀!“高原却把手向上伸到高志欣的上衣里,隔着乳罩摸着高志欣的乳房道:”大姐夫,咱姑的腿是嫩,可咱姑的乳房,那才叫软,才叫大呢!

  当徐志的手伸进高志欣的裤衩里开始抠摸高志欣的阴户时,高志欣才呻吟着道:“别乱摸了,你们两个坏东西,干什麽?停手呀!”高原和徐志哪管高志欣的喃喃细语,徐志先擡起高志欣的屁股,将高志欣的裤衩给脱了下去,高原则将高志欣的上衣和乳罩一起扒光了。

  从四人进客厅到高志欣一丝不挂只用了不到三分钟,高志欣那洁白光滑的肉体就展现在高家父子面前。别看高志欣今年已经四十一岁了,还生过两个孩子,但高志欣的确属於那种保养得很好而且很风骚的女人。首先那苗条的身段就如少女般的光滑和洁白,一点也没有中年女人身上那种发胖的肥肉。而你过两个孩子的乳房依然耸立着,硕大而饱满,两个乳头因为受到刺激,像两颗雨後的葡萄一样,叫人垂涎欲滴。阴户处是浓密的阴毛,把个阴户盖的严严实实的。如果不是徐志掰开高志欣的两条大腿,在高志欣的阴户上抠摸,真是一点也看不见高志欣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和热腾腾、湿淋淋的阴道。

  高志欣靠在沙发上嘴里还道:“干什麽呀,两个死鬼快停手,怎麽这样就把姑姑给扒光了,大中午的你俩想操逼呀!放手,你爸还在旁边呢。”高原两手握着高志欣的两个大乳房使劲地揉着,笑道:“我爸才不管呢,我爸刚把大姐和我老婆操完,得休息休息了。是吧?爸。”高志远笑道:“谁说我不行了,你个小兔崽子还不知道你爸的厉害,看看你爸这个!”说着脱下裤子,露出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果然又坚硬如铁了。徐志一边把中指捅进高志欣的逼里抽插,一边扭头看着高志远的鸡巴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呀,高原你看咱爸的大鸡巴,比咱俩的大小差不多。”

  高志远笑道:“不过今天就便宜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老爸刚才操逼操得累了,就让你俩先操操你姑的逼吧!等你俩操得差不多的时候,老爸再操操你姑这个老逼。”高志欣一边呻吟一边听高志远的话,不满道: “哥,你说什麽呀,你才是老鸡巴呢。妹妹我的逼是嫩

  逼,小嫩逼。啊哟!徐志呀,轻点捅姑姑的逼,姑姑逼里都流水了。”徐志听了更使劲地捅了起来,笑道: “姑姑,我就是让你的逼里流水。你的逼里没有淫水,我们的鸡巴怎麽操进去呀?”高志欣被徐志捅得不禁大声呻吟起来。

  这时高洁和赵颖在厨房收拾完了,双双进了屋里。一看屋里的场面,高洁不禁笑道:“啊哟,怎麽这麽快就把姑姑给弄成这样了。徐志,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面前捅姑姑的逼。”徐志笑道:“老婆你看,姑姑的淫水真多呀!”说着抽出捅在高志欣逼里的中指,在大家面前一晃,果然徐志的中指上全是湿淋淋的淫液。赵颖一见笑道:“姑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怎麽还有这麽多的淫水?”

  那边高志欣的欲火让高原和徐志已经给点燃了,也不顾屋里这麽多的人了,嘴里哼哼唧唧的道:“啊哟,原原呀……徐志呀……快用你俩的大鸡巴操姑姑的逼吧,姑姑的逼里好热呀,好痒啊!”高洁和赵颖一听,红着脸笑道:“羞死人了,姑姑,你别说得那麽难听好不好?”高志欣笑道:“你们两个小骚货也别装什麽正经,一会也得让人操得人仰马翻。”高洁笑道:“那倒未必,刚才我和颖颖已经让我爸操过了,现在逼里不痒。”

  高原在一边道:“大姐夫,咱俩谁先操咱姑的逼?要不我先来吧,我的鸡巴已经硬了。”徐志笑道:“行,你先操咱姑的逼吧。我也不能闲着,让我先操操你老婆的逼吧。”高原笑道:“大姐夫你随便操。阿颖啊,让大姐夫操操你的骚逼。”赵颖笑道:“谁让大姐夫操了?大姐的逼正闲着呢,大姐夫怎麽不操大姐的逼?”徐志笑道:“我和你大姐都老夫老妻,成天操逼,也该换换花样了。是不是,老婆?”高洁笑骂道:“好哇,你看我老了,不稀罕操了,是不是?”徐志笑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大家在一块,应该挑新鲜的操。我和阿颖也有十多天没操过逼了,正好赶上了,就先干干。咱俩昨天不是还操逼了嘛!”

  这边说得热闹,那边高原已经把衣服脱光了。高原的鸡巴随了遗传,跟高志远的一样,也是又粗又长,现在硬了起来,一颤一颤地直往上翘。

  高原随手从沙发上拿了几个垫子,放在地上,向高志欣叫道:“姑姑,大热天的,咱俩就在地上操逼吧!”高志欣听了从沙发上站起来,仰躺在垫子上,笑道: “行,怎麽都行,快点把你的大鸡巴操到姑姑的逼里就行,姑姑的逼里越来越痒了。”高原笑着骑到高志欣的

  身上,分开高志欣的两条大腿,一手握着鸡巴在高志欣的阴道口上磨了两下,蘸了些高志欣分泌出来的淫水,就把一根粗大的阴茎捅进高志欣的阴道里去了。高志欣哦哦两声,嘘出一口气道:“原原,你的大鸡巴可真粗呀!”高原在上面开始抽送起来笑道:“那是姑姑的逼太紧了。”

  徐志见高原已经和高志欣操上了,就一把将赵颖拽到怀里,笑道:“阿颖,来,快把衣服脱了,你看你老公和姑姑都操上了。”高原也一边把鸡巴在高志欣的逼里抽送一边对赵颖笑道:“老婆,快点和大姐夫操逼吧!啊哟,老婆,咱姑的逼真是太紧了。”说着猛地抽插起来,嘴里噢噢有声:“我操,我操,我操死你,姑姑,侄儿的大鸡巴怎麽样?”高志欣在下面被高原操的上气不接下气,气喘着道:“啊哟,好,操死姑姑了,再使劲操,使劲捅!啊哟,过瘾!”

  赵颖见状也忍不住了,里面本来就没穿衣服,三下两下就把自己给脱光了。徐志则说笑间早已把衣服脱了个乾净。徐志笑道:“来,阿颖,先吃吃大姐夫的鸡巴。”赵颖笑道:“都这麽硬了,还吃什麽!”说着张口把徐志的鸡巴含在嘴里,一进一出的吮了起来。徐志闭起眼睛,舒服地哼道:“啊,爽死了,再吮紧点,对,对,好过瘾啊!”

  高志远和高洁父女俩,看着高原和高志欣、徐志和赵颖两对在面前淫荡的样子,高洁不禁笑道:“爸,咱俩也别闲着了,我也给你吮吮鸡巴吧!”说着让高志远坐在沙发上,自己跪在地上,将高志远的大鸡巴也含在嘴里,吃了起来,高志远则把高洁的衣服给脱光了。

  那边高原把高志欣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将粗大的鸡巴疯狂地在高志欣的逼里抽插着,把个高志欣操的扭动着脑袋,两手在自己的乳房上使劲揉搓着,嘴里还哼唧着:“不行了,姑姑我不行了,原原,你把鸡巴操到姑姑的子宫里去了,啊哟,原原,你的大鸡巴太长太粗了。喔,噢!”高原则满头大汗,气喘着道: “姑姑,你的逼里怎麽这麽热,这麽紧,把侄儿的鸡巴夹的要射精了。”高志欣叫道:“啊哟,原原,别射精,姑姑我还没被你操够呢!”高原笑道:“姑姑你放心,你侄儿还没那麽没用。”说着将阴茎在高志欣的阴道里全抽全送,噗哧有声。

  徐志的鸡巴被赵颖吮了一会,越发坚硬如铁了,便笑道:“好了,阿颖,我摸你的逼里也都淌出水来了,咱俩就操逼吧!”说着站起身,让赵颖支着沙发前的茶几,站在地上,撅起屁股,把鸡巴从赵颖的屁股後面插进赵颖的阴道里抽插起来。徐志搂着赵颖的腰,一边耸动着屁股,操着赵颖的逼,一边扭头朝高原笑道: “看,我把你老婆操了,你老婆逼里的淫水真他妈的多,才操几下就叽咕叽咕的了。怎麽样?咱姑的逼操起来也挺过瘾吧?”

  高原一边快速抽插着鸡巴,一边笑道:“那还用说,咱姑的逼真的不次於大姐和颖颖的逼呢!”赵颖在前面被徐志操的一耸一耸的,呻吟道:“老公,你看呀,我被大姐夫操逼了。啊哟,大姐夫的大鸡巴真粗呀,捅得我逼里热热的。大姐夫,你在後面使劲操,把妹妹的逼捣烂算了。”

  这边高志远的鸡巴又被高洁给吮的硬硬的,高志远推开高洁笑道:“好了好了,乖女儿,别吃了,再吃就把爸爸的精液给吃出来了。”说着站起身来,走到高原和高志欣的旁边,低头看着高原和高志欣操逼,笑道:“好儿子,操,使劲操,把你姑操的舒服点。”高志欣在地上半眯着眼睛,气喘着道:“哥,你儿子可不一般,把我都快操死了。啊哟,舒服死了。”

  高志远见状拍了拍高原的屁股,笑道:“儿子,起来让爸操操你姑的逼,你去操你大姐的逼吧。”高原听了笑道:“好,我再使劲捅几下。”说着抱起高志欣的屁股,使劲在高志欣的逼里操了起来,高志欣马上又啊哟啊哟起来。高原又抽送了十几下,便把鸡巴从高志欣的阴道里抽了出来,左右甩了几下,笑道:“我的妈呀,姑姑的淫水简直和发大水一样,怎麽这麽多呀!”

  高志远笑着跪在高志欣的两腿间,道:“来吧,让哥哥操操妹妹的逼吧!”说着,将大鸡巴毫不费力地就捅进高志欣的逼里抽插起来。高志欣刚感到逼里一空,马上就又捅进来一条大鸡巴抽插起来,不禁呻吟道: “啊哟!好粗的鸡巴,哥,操吧,操妹妹的骚逼吧!一边说着一边把屁股向上耸动着,迎合着高志远的抽送。

  高原见爸爸和姑姑操了起来,就站起身,走到高洁的身旁,笑道:”大姐,就你的逼闲着了,来,让弟弟操操。“高洁笑着撸了一下高原的大鸡巴,说道:”怎这麽湿呀?咱姑可够骚的了。“高原笑道:”湿点正好,操起来不费力。“高洁笑道:”不用你的鸡巴湿,大姐的逼里已经也发大水了。“高原笑道:”过来,大姐,咱们也在这茶几上操逼。“说着,把高洁拽到赵颖的旁边,让高洁和赵颖一样,也撅起屁股,高原搂住高洁的屁股,把鸡巴往前一挺,噗哧一声就把鸡巴操进高洁的逼里去了。

  高原一边操着高洁的逼,一边对着徐志笑道:”哈哈,大姐夫,你操我老婆的逼,我操你老婆的逼,咱俩就算扯平啦!“徐志抱着赵颖的屁股把他那根大鸡巴飞快地在赵颖的逼里抽送着,听了高原的话,不禁笑道:”你老婆的逼里真他妈的软,还一吸一吸的,要不是你大姐夫的鸡巴能挺住,早他妈的让你老婆给吸出精来了。“

  高原听了拍了拍赵颖的後背,道:”是吗?老婆。你跟我操逼的时候怎麽不吸我的鸡巴呢?“赵颖被徐志操得气喘吁吁的道:”老公,我的逼里今天不知怎麽的,不由自主的就收缩,可能是快高潮了。大姐夫的鸡巴太粗,撑得我逼里胀胀的,自然大姐夫就感到紧了。“高原听了又拍拍高洁的後背,笑道:”还是大姐的逼操起来过瘾,是不是,大姐?“说着使劲操了几下高洁的逼。高洁被高原操得不禁呻吟道:”是,是,弟弟操大姐的逼过瘾,大姐把逼给弟弟操,啊哟,原原,你轻点操。“

  高原听了笑着对徐志道:”来,大姐夫,咱俩比比赛。咱俩都使劲快速地操大姐和阿颖的逼,看咱俩谁先射精。怎麽样?“徐志笑道:”我还怕你不成,比赛就比赛。“两人说着都把手搂住高洁和赵颖的腰部,同时开始飞快地将鸡巴在高洁和赵颖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高洁和赵颖马上就开始大声呻吟起来,高洁笑骂道:”要死了,你们两个死鬼,想操死我和阿颖啊。

  赵颖也叫道:“啊哟,不行,操死我了。”高原和徐志相视一笑,继续猛烈地抽插着。那边,高志远又操了一会妹妹高志欣的逼,见这边高洁和赵颖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就将鸡巴从高志欣的逼里抽出来,笑道:“小欣,咱们也起来到那凑凑热闹去。”说着把高志欣从地上拽起来。只见高志欣被高志远操的满脸绯红,越发妩媚了。高志欣捋了捋被操逼弄乱了的头发,扭头见高原和高洁、徐志和赵颖四人疯狂操逼的样子,不禁笑道:“这四个小鬼操的还挺来劲呢。”高志远笑道:“你不是也操的挺来劲嘛,看看你自己,大腿上都是淫水。”高志欣笑道: “那也是被你和原原两父子操的。”高志远笑着搂住高志欣的细腰,伸手在高志欣的乳房上摸了起来,道: “来,小欣,咱俩到这边来。”

  高志远拥着高志欣来到高原、高洁、徐志、赵颖身边,笑道:“小欣,你扶着原原的腰,也撅起屁股哥也从後面操你的逼。”高志欣笑着弯下腰,伸手抱住高原的腰,撅起屁股,高志远就从後面又把大鸡巴插进高志欣的逼里,抽插起来。高原见状笑道:“啊哟不行啊,姑姑你别抱我的腰,我正和大姐夫比赛操逼呢。”前面高洁也叫道:“啊哟,爸呀,你在後面轻点操我姑的逼,你一使劲,原原的大鸡巴就顶到我子宫了。”高志远和高志欣只是嘻嘻的笑,并没有停止操逼。

  经过这一阵猛操,高洁和赵颖早已高潮叠起,双双都站不住了,要不是高原和徐志搂住她们的腰,高洁和赵颖早瘫在地上了。这边高原由於高志欣搂着他的腰,不得不放慢操逼的速度。而那边徐志却还是飞快抽送,只听徐志的小腹撞击赵颖的屁股啪啪作响,操的赵颖也不呻吟了,只是屏住气,把脑袋使劲甩动,将屁股没命地向後死顶。

  突然间,只见赵颖浑身一抖,嘴里噢的一声,支着上身的胳膊一软,整个上身一下就趴在了茶几上,嘴里还喃喃细语道:“我高潮了,我泄精了,啊哟,大姐夫把我操死了,我不行了。”徐志也觉得赵颖的逼里一紧一紧的,从逼里涌出的阴精把鸡巴烫得很舒服。徐志笑道:“看看,高原,我把你老婆操成什麽样,这麽一会就被我操得泄精了,我还没什麽事呢。

  高原听了笑道:”我姐也好不到哪去,也被我操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咱姑搂着我,我一个冲锋也给拿下了。“高志欣听了也笑道:”啊哟,还怨我了,好,我不耽误你,你把小洁给操出精来吧。“说着松开搂着高原腰的两手,支在自己的膝盖上,让高志远在後面操了起来。高原没了高志欣的束缚,马上抱紧高洁的屁股,快速地在高洁的逼里抽插起来。高洁大声呻吟道: ”啊哟妈呀,原原,姐姐我不行了,别操了,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啊哟,来了,来了,我泄精了,我升天了。“说着把屁股向後顶了几下,噢的一声也瘫在了茶几上。高原感到高洁的逼里热热的,向徐志一眨眼,笑道:”也泄了。“

  高洁和赵颖经历了高潮的快感後,都一扭屁股,把高原和徐志的鸡巴从逼里抽出去,两人一头紮在沙发上,也不管逼里流出的淫液顺着大腿直往下淌。徐志笑道:”哎唷,阿颖,别躺下呀,大姐夫还没射精呢!快起来,让大姐夫继续操哇。“高原也笑道:”怎麽了,怎麽了,大姐,弟弟我的鸡巴还硬着呢,我还没操够呢!起来,起来。“高洁和赵颖躺在沙发上就是不起来,两人笑道:”不行了,实在是不行了,不是还有咱姑吗,你俩操咱姑吧!“

  徐志笑道:”咱姑不是给咱爸操着嘛,我也靠不上呀。“高志远听了笑道:”怎麽靠不上,正好我刚和小洁和阿颖操过逼,有点累了,就让你先操吧。“

  徐志一听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啦!嘿嘿!“高志远一拍高志欣的屁股道:”小欣,先让徐志操操你的逼吧。“高志欣笑道:”行,谁操都行,只要有鸡巴操逼就成了。“高志远一撇嘴笑道:”看看你姑多骚,哈哈!“说着把大鸡巴就从高志欣的逼里抽了出去,徐志忙笑着过来,搂着高志欣道:”姑姑,咱俩怎麽操?“高志欣笑道:”操了半天的逼,我也有点累了,咱俩到卧室的床上去操逼吧!“徐志笑道:”行,到床上比在沙发上舒服,那走吧。“说着搂着高志欣的腰,两人来到了卧室。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3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