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杰地回忆日记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24ee.com 加入收藏夹!


.
全球华人最大的援交女性息平台,就在兼职性息网:,狼友们必备的打炮神器。


  (一)


  阿智,小马,大条老爱跟我在经济学的课堂上屁他们的床上史


  阿智丈著180公分的身高,外加对电脑瞭解,可称的是睡遍繫上无敌手。小马他的长像是无话说的帅,就连
身為男人的我也会羡慕。大条他有个相交很久的女友,要手脚差一点小孩都生好几个。在这群死档加楼友的当中就
只剩我是处男。


  虽然我只有168cm高的也不是很帅,但是女朋友还是有交过但是顶多就只是拉拉小手,可能是我胆子比较
小吧!


  阿智说上女人很简单,先哄她开心,然後只要有适当的地点外加气氛就可以,但是一定记得要保留後路好脱身。


  他当然容易啦!长那麼高,手段又好。倒贴他的女人那麼的多。老觉得他跟阿宾差不多,我看就只有他妈他不
睡,其他的女人都上。


  昨晚阿智又不知道去那搞来个大奶妈,奶子大就算了,她的淫叫声还真的吓死人,整晚就听她叫:


  「ㄚ……你插的人家好湿ㄛ……ㄚ……快插死我了!!」


  「干进去一点……ㄛ……对就是那裡……ㄚ……你从後面插我插的我都腿软了……」


  「ㄛ……我快射了!!」


  「你快射在我脸上ㄚ!」


  「对了!快!ㄚ……你射的好多ㄛ……好好吃ㄛ!!」


  听的我懒叫都硬了,想睡都不行,只有一面听声音一面打手枪。害的我睡眠不足,顶著两个黑眼圈去上怪手的
课。


  妈的!!要不是怪手课是马子最多又最正,我就给他直接趴下去睡。


  「黄正傑!快起来下课了!!」张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小洁。


  「你昨晚去当小偷ㄚ!看你今天一付没有睡饱的样子。」


  「还在发呆!!快点!你今天说好要帮我搞定我的电脑作业的。」


  小洁是我们系上的。她是个标准的电脑智障,但是却念资讯系,每次只要交作业就看她到处找人帮她做作业。


  我前任女友是她的室友,也不知道為什麼会跟她搭起友谊的桥樑,就连现在我跟我前任女友分手了。我跟她还
是混的很熟。


  「现在去电脑教室?拜託!!你以為现在是甚麼时候ㄚ?你抢得到电脑才怪耶!」


  这个白痴,都快期末了,现在电脑教室,图书馆都是人她还想去找壁碰。


  「那去你那!你不是有电脑吗?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帮我写完啦!!」


  我还没有搭腔就被她拖著走,这个没有胸部的男人婆。sosing.com


  其实小洁长的还满吸引人的,大大的眼睛,瘦瘦高高的身材,屁股小小的却又翘又高,腰围估计只有22寸。
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胸部,话虽如此,她的腿可是极品,她的腿说有肉又不会像有些女孩的脚看起来像蹄膀。看起
来细细的又不会有像鸟子脚的感觉。特别是她的脚踝,跟据阿智的说法:光是握她的脚踝就会让人勃起。


  可是她的个性实在太像男生,尤其跟我们在一起时,还满口脏话,像个大姐大,要不然就连我们都会死在她的
迷你裙下。


  「干!你房间不会去装一台冷气吗?快热死我了。」


  我勒他妈的冷气。大小姐她一来就大方的坐在我的懒骨头软垫上,抓著我那台小电扇吹猛吹,累的我还要打作
业,送茶水,递电视的遥控器,就只差没有说声「老佛爷吉祥」。


  现在又抱怨起没有冷气,拜託!我也只不过是一个穷大学生,冷气!叫她去死一死比较快。


  「对了!你為什麼跟美心说,分手就分手ㄚ?她伤心死了,每天吃饭配眼泪的。」


  「拜託一下,我的老佛爷大人,是美心说要分手的ㄚ。」


  「你也太白痴了一点吧!女友说要分手你就说好ㄚ,还转头就走ㄚ?你到底懂不懂女孩子的心态ㄚ……」


  「我在讲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ㄚ?你妈没有教你人家在讲话时要看人家的眼睛?」


  看她越说越气怕她气的心臟麻痺,只好回过头去看著她。哇!不看还好,一看脑袋瓜子马上缺乏血液。


  大小姐她今天穿的是件白色的迷你裙,我也不知道是那种剪裁跟布料,就肯定是那种会飘的那种。


  看小洁飘ㄚ飘的裙子,但就是飘的不够高,都看不到她的内裤。那也没有关系,光看那双腿就让人下体充血,
第一次发现光看一双腿会兴奋。好想去摸她的脚踝,握起来可能刚好我手指圈成一圈。


  再往上看一点,天ㄚ!她的腰好细,大约我两支手就可以圈住的大小。本来听阿智跟小马说她22寸,还不觉
得如何,今天看小洁穿著件紧身的短衬衫才知道。


  好想下去舔小洁的大腿,从背後幹她。抓住她的小蛮腰,对著小洁那又高又翘的屁股中间插进去,在把她盘在
头上的长髮放下来。我一面幹她,一面让小洁的头髮飘散,她汗水在她的背部闪著亮光。等我快射时在把她转过来,
将我的懒叫塞入她性感的嘴巴裡……


  「黄吉卖,你他妈的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ㄛ!忙著思想强姦小洁就没有认真的听小洁说话。


  「你到底在想啥东西ㄚ你?还不快点把嘴巴闭起来口水吸进去。」


  我要让你知道我在想啥东西,我不被你劈开当柴烧吗?


  「你这个木头,我讲也是白讲,就没有看过像你那麼笨的。」


  才刚想说会被当柴烧,就骂我木头。


  「大姐头英明ㄚ。你要我写作业,还要我装冷气,又要向我训话。你这麼辛苦要不要我到杯茶你喝ㄛ?男人真
命苦!」


  嘴巴是这麼说,但思想还是想强姦她。


  「瞧你一付色瞇瞇的样子,幹什麼!没有看过女人ㄚ?」


  哇操!就连我在想甚麼她都知道,这马子不可以小看ㄛ!


  「那有ㄚ!大姐头冤枉小弟小了!小弟可是纯情小处男说,不要污染我纯洁的心灵。」


  「纯洁」!那这是甚麼?


  小洁话一说完,就把电视转到锁码频道,还起身向我走过来。


  「幹什麼ㄚ!大……ㄛ!」


  我话还没有说完,小洁的手已经摸到那个从小到大只有我妈摸过的地方。


  ㄟ!有种处电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在这样脑部严重缺氧的情况,我只有看著小洁。她脸上浮现出一抹邪恶的
笑容,没想到美女就算笑的很邪恶,看起来还是很漂亮的。


  oh…man !我才大脑当一下机,小洁就把我家老2由牛仔裤中解放出来。小弟ㄚ小弟!你出来不打紧,幹什麼
还向人点头微笑?这下糗大了。


  小洁也不搭腔,头一低,我可爱的小弟就进了她的嘴裡.


  oh…好……爽!


  小洁的嘴巴好暖,ㄛ ̄ ̄还有一条湿湿的小虫在我的龟头上蠕动。


  「那……裡不行……」我可爱的小蛋蛋已落入小洁的魔掌中。


  小洁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画小圈圈,还一面的钻动我的马眼,我马眼流出的分秘物混著她的口水,牵出一条条
的亮线。然後小洁用嘴唇包著两片舌头用力的吸我的阴茎,在将整个龟头吞到嘴巴裡.


  她的双手也没有閒著,一支手抓著我的老2用力的上下抽动。另一支手握著我的蛋蛋,她的中指还不时的戳向
我的肛门。


  「ㄚ ̄ ̄小洁,你吸的我好爽!」激动之餘我抓住小洁的头髮,让她的头跟著我的节奏,上下的摆动。小洁披
散下来的头髮搔著我大腿的两侧,感觉有够给它刺激,有种快要爆裂的感觉,小弟弟快不行了。不可以!要忍住。


  「阿 ̄ ̄小洁!ㄛ ̄ ̄你的嘴巴好棒。我小弟弟受不了了」


  小洁放开握住我阴茎的那支手,把我整跟小弟弟含进嘴巴裡,一面吸我一面用舌头抵住我的阴茎。


  我不行了。


  「ㄛ ̄我射了!我射了!ㄚ」


  话才刚说完,我的精液便全喷进小洁的嘴巴裡. 我感到小弟弟传来一阵子的抽搐。


  小洁等我精液射完後,还用舌头把我的龟头舔一舔,再抽几张面纸擦拭。我就像个白痴一样呆呆的任由她摆佈,
恍惚当中也不知道幹什麼才好,只有看著小洁笑。


  小洁抬起头来向我笑一笑:「你还真的是处男ㄚ!真想不到。我们还以為你在开玩笑。好了不要担心,你跟美
心的事我来帮你搞定。她还真是误会你了!」


  美心误会我甚麼?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现在脑筋一遍空白。


  「好了!现在开始帮我写作业。」


  对著电脑萤幕,我居然有种被强姦的感觉。天ㄚ!这是甚麼世界?


  我用仅存於大脑的血液努力的把作业打好,交给她。


  小洁拍拍我的头笑著说:「谢谢你了!下次在来找你玩ㄚ!」


  没想到小洁说完转头就走,我以為她会跟我亲一下吻别的,电视不是都这样演的吗?


  (二)


  发生了上次那种事,小洁也没有对我比较特别,还是跟一般同学一样偶尔找我打打屁,要我帮她写写作业。害
的我一颗少男的心不知如何是好,只有找阿智、小马、大条来商量商量。


  「没想到小洁那麼的厉害。我看你不是她的对手,让我种马阿智来对付比较好。」


  「你说的是那个大姐头小洁?我没有听错吗?」大条一脸难以相信的表情。


  「真想不到小洁的眼光那麼的差,居然会看上你。」小马更是一付要去收惊的样子。


  「喂!你们到底是不是我朋友ㄚ?讲这种话很伤人的知不知道?」


  难道不起眼的男人就不能被美女看上吗?他们难到都不知道,美女与野兽的故事?这群孤陋寡闻的笨蛋。


  「铃……」


  「电话还不快接!你的小洁打来,要来找我上床……」阿智话还没有讲完就被大条一脚踹倒。


  「喂!这裡是警察局,是谁家死人了?」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


  「正傑,是你吗?我是美心!我有话跟你说,可以吗?」


  美心?乖乖,这讨厌鬼自从上次我不小心在MTV裡对她发出野性的 要後,隔没几天她就跑来跟我分手。算
了!看在她楚楚可怜跟我哀求的份上。


  「可以ㄚ!你在哪裡?我去找你好了。」


  「那我在学校附近那家茶匠等你,一个小时时间够吗?」


  一个小时?她以為她是那位,这个死38。


  「好!没有问题。」


  掛下电话一回头差一点撞上阿智、小马他们的脸。这两支好奇宝宝,不管他们正事要紧,先回房梳洗一番。看
著镜子裡的自己,雄雄发现其实我还满帅的。只要 子挺一点,嘴唇薄一些,眼睛大一些深一点,我也满像汤母克
鲁斯。好!废话不多说。就赶紧骑上我那台GP500 缩小版GY50找美心去。


  到了茶匠,美心已经站在外面等我了。买了两杯波霸奶茶就定位。


  「正傑,你一定气我上次无故跟你说分手,对不起!」


  知道我气,你奶茶的钱你还让我出?!


  「其实上次我们去看MTV那次,你对我那样,我想故意气一气你就跟你说要分手,我也就只想要你尊重我一
点,要你知道我又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那想到你问都不问我原因就走了。」


  我勒!你要跟我分手我难道要跪著求你不要走?而且说要分手的也是她,现在又跑回来怪我分手时不留她。女
生真是麻烦。再说MTV那次也不是我的错,我想只要是雄性动物都会有那样的反应ㄚ。


  那天是為了庆祝我跟美心在一起3个月「女生真奇怪这也要庆祝」,加上我又刚 了家教的钱,就带美心去吃
牛排,再带她去看夜景。结果一不小心看夜景看过头宿舍关了,就乾脆带美心去看MTV。


  我们那天选的是金凯利的王牌大侦探。带马子看MTV就是要抱著看,就算笨蛋也知道,更何况我这麼聪明,
当然就抱著美心看片子。


  讲到美心的脸蛋,那就是我最骄傲的地方。美心有著一副日本美少女般清秀的脸蛋,皮肤白白嫩嫩的看到会让
人想咬一口,配上她小小的酒涡,那就是可爱ㄛ可爱到了极点ㄛ。


  美心个子小小的只有152cm,但麻雀虽小,五臟具全。她还有一些babyfat 抱在手理软绵绵的,加上她皮
肤又白又滑,感觉好像抱个小婴孩,唯一跟抱小朋友不同的地方,就是她多了两陀肉在胸前。


  可别小看那两陀肉,它们可顶的我心猿意马,一颗纯情少男的心小鹿乱撞。加上美心身上有著,跟我们这些大
男人臭汗软不同的淡淡的香味,不想起反应都难,这时候我突然发觉我的小弟弟特别爱她。


  我毕竟还是处男。我妈妈也告诉过我女人很可怕,要小心被骗。我只有努力的向柳下惠看 。


  当我正努力的猜测美心的洗髮精是那种牌子时,美心突然抬起头,两块软软的东西碰到我的嘴唇。


  哇!我的初吻就这样的给美心夺走,人家还没有心理准备这麼快,其实接吻也就是说嘴唇对嘴唇没啥特别。


  等等!甚麼东东跑到我嘴巴裡面,口香糖吗?是……舌头。


  喂!喂!美心的舌头跑到我的嘴巴裡面也就算了,她还不安份,一下子顶开我的牙齿,轻轻的舔我的上鄂。


  舔完我上鄂,美心把舌头一翻,我的舌头也被她捲起来。她舌尖开始在我嘴巴裡面探索,还像牙医般,一颗颗
的检查我的牙齿,只是牙医用的是钻子,美心用的是她的舌头。难道她想吃我齿缝间的菜屑吗?长这麼大,我才知
道长舌妇是真的用来讲女人的。


  好!输人不输阵,我也要用舌头顶回去。顶回去之前要先找个好姿势,甚麼姿势比较好呢?百忙当中,也没来
的及想,就直接压倒好了。唉ㄚ!一个不小心,我把一支脚夹在美心的两脚中间。算了!不管它,继续。


  说真的!我不太瞭解接吻要怎麼接。好!就学美心先把舌头伸过去。ㄛ ̄才一伸过去,美心的舌头马上把我的
舌头捲住不放,她嘴裡有著柳丁汁的味道软软甜甜,忍不住的吸她口水,原来,女人的口水,像果汁一样好喝。


  為了方便吸她的口水,乾脆把她嘴唇全吸进我的嘴巴裡. 美心的舌头更像条小蛇般在我的嘴裡四处游窜,原来
接吻的感觉是这麼爽。比我妈妈在我小时候亲的还要好太多。


  虽然接吻感觉很好,但是确不太容易呼吸。都怪美心那两颗32E的肉球。為了不想我因接吻而休克,决定把
那两颗移开。相信我!我只是想移开没有其他的念头。


  一碰到那两颗,先是一股电流由双手通到我两腿中间那条「接地线」。


  我紧张的用力一抓,好像抓到两球麻薯,好软搓起来又弹性十足。有没有人抓过哈密瓜大小的麻薯?抓起来就
是那种感觉。


  「ㄚ ̄ ̄ ̄正傑!你……ㄛ ̄ ̄ ̄)


  「我弄痛你吗?要我放手吗?」嘴巴这样说,我可捨不得放手。美心不回答的把头转过去。她脖子好白,才刚
咬下去。


  「ㄚㄚ ̄ ̄求……你……ㄚ ̄我!」


  「傑哥……你……舔……ㄟ ̄ ̄好!我……不可以……ㄚ ̄ ̄」sosing.com


  天ㄚ!!美心不但与无伦次,裙子掀到腰部,她那件小熊的白色小内裤,还可以看到中间一块黑色的部分,双
脚更紧紧夹者我的大腿。


  隔著我这件超薄的西装裤,明显的感到美心底下的那个地方软中带硬,中间有条小缝,更有几跟毛穿越,她的
内裤,我的西装裤。直接刺到我的大腿。哎呀呀!!她还不断上下磨擦。


  由於美心双脚紧夹著我的大腿,我懒叫就陷入她丰满的大腿裡. 美心又不停的扭动她的屁股,感觉好像有人在
帮我打手枪。美心美动一次,我的龟头跟我的内裤就磨擦一下。干!真他妈的……爽!


  「傑……好……奇……怪ㄚ!但……好棒……ㄟㄛ ̄ ̄傑 ̄ ̄」


  「你……那裡……顶……我……好 ̄ ̄」美心的声音夹带喘息声好像日本A片的声音


  「美心……我……不是……故……意顶……你……我忍不住了!……ㄚ ̄」


  真对不起大家!我洩了。


  人家我也不愿意这麼快,但是美心的叫声,加上那件该死的四角内裤。唉!说来真丢脸。


  「正傑!正傑!你想好不好吗?」


  「好ㄚ!好ㄚ!」


  忙著回忆我的……咳!!初吻。没听到美心说甚麼,反正女生说甚麼我都会说好。就算是美心这讨厌的婆娘。


  「真的吗?你不生气!我好开心说。」


  这臭娘们到底在爽些甚麼东东?


  「美心,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為什麼这麼开心?」


  「哎呀 ̄正傑你好讨厌!刚刚不是都说了,还故意问人家。」美心这老女人,都20岁还在装可爱。


  「对不起!美心我刚刚没听清楚,你可不可以在说一次?」


  「你每次都那麼心不在焉,算了!谁叫我有你这种笨笨的男朋友。」


  男朋友?我这种帅帅的男朋友?夭寿ㄛ!难道美心重回我怀抱?


  美心以為我是那种男人,要我来我就来、要我走我就走,我可是很有个性的痞子阿正。美心重回我怀抱?


  当然是……答应外加开心的不得了。


  不过话说回来,人帅就是挡不住。请大家不要太羡慕我……我会骄傲的。


  好!话不多说。我要带我心爱的美心去散步了。


  (三)


  自从跟我可爱的美心旧情復燃後,每天都跟著美心快乐的过王子跟公主的日子。


  虽是如此,纯洁的我还是保持清白的处男之身。因為小洁警告过我美心原则上是满保守的,而且还是处女。小
洁要我们小孩子不要乱搞。


  也对!前两次的经验,让我决定还是看锁码台或是情色网路就好。先让自己锻炼一下,顺便吸取经验,这叫做
「工遇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大条今天一早就精神特佳,因為他心爱的妹妹要来住几天。别误会大条搞乱伦,相信我!大条决对不会玩这种
变态的事。因為她妈没生女儿,这个妹妹当然就是大条相交多年的女友。


  别看大条一副浪子高达的模样,大条对感情可是专情到可以进博物馆。


  「阿正ㄚ!不是我爱臭屁,讲到把马子我就要跳出来了。想当初追我亲爱的女友的人,叫3台游览车还不够载,
要不是我厉害那有可能把的到。」


  靠!女朋友要来一大早就把我从与美心「爱」的梦中拉起来。


  「告诉你啦!把马子简单,把马子留在身边,是很困难的,唉!又要讲到我骄傲的地方。要不是我很能「干」,
我亲爱的女友那会到现在还死心塌地的跟著我。」


  别笑死人!阿妹早就告诉我们大条第一次有多糗。


  有次阿妹来住我们这,我们把大条灌醉後,问阿妹大条的糗事。


  阿妹说:大条的第一次,不是大条向大家讲的那麼神勇,而是丢脸到家。


  先是大条硬不起来,害的当时还是处女的阿妹以為自己没有魅力。好不容易在阿妹双手加心理的辐导下,大条
的小弟弟才勉强的站起来。站起来後,大条又找半天找不到洞,最後还要阿妹用手指把洞口弄开,另外一支手扶著
大条的小弟弟才得以进入。进去後大条只动了3下。就像笑话中的1、2、3,大条就射精了。


  听的我们大家笑到老二没力,没想到中看不中用,就算很大条也没啥用。大条的绰号就是那次叫开的。


  「你ㄚ,就是太害羞,跟美心在一起都4、5个月了,还没有上她,你太逊了。」


  笑死人了!阿妹说大条跟她在一起半年多才敢亲她,快两年才上床。大条还敢笑我。


  「偷偷告诉,你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不是大家所想的乳头或鸡巴。根据我丰富的经验,是脖子,耳朵,背跟髮
根。你不知道这些吧?还不快感谢我教你这麼多。」


  丰富的性经验?大条以為他是谁!他的性伴侣除了阿妹以外,就是大条的左右手。骗肖仔!以為大家不知道,
大条是妻管严研习会的会长吗?


  算了!不鸟他。上课要紧!


  到教室还是迟到了5分鐘,还好「叫兽」还没有来。


  「又迟到了!黄吉卖!去偷吃吗?小心我告诉美心。」


  妈的!又是小洁。


  「幹什麼!我可是 有贞节牌坊的好男人,那会偷吃。」


  话是这麼说,眼睛还是钉住小洁的双脚。这马子今天穿超短的低腰短裤,估计这件裤子大约只有25公分,上
半身是件无袖的短衬衫。再往上看一点,小洁的胸部。唉 ̄没啥好讲的,还是看她的下半身。


  「喂!看甚麼!看的眼睛都秃出来。教授来了,还不回□。」


  為什麼不能看?你穿的这麼性感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小洁说完话,把头转过去看黑板。小洁的手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放在我大腿上,害的我紧张的东张西望,看有没
有人看到。好险!我们坐在最後一排旁边也没有同学。


  「唰 ̄ ̄ ̄ ̄」


  我的拉链被小洁的手拉开,小洁的魔爪很快伸入我牛仔裤 ,隔著内裤抚摸我的懒叫。还好最近有努力K过锁
码台跟色情网,要不然我一定大叫非礼。


  上次因為受惊吓,全处於被动,事後还劳驾阿智,小马,大条他们帮我收惊。我们还讨论,要是再有相同情况
要如何应付。但在教室,还有教授在上课,太夸张了吧!!我跟本就硬不起来ㄚ。


  小洁连接两次骚扰我,我还真是亏大了。不行!我得要摸回来才公平。


  伸出手,但是要摸那裡呢?大腿好了。


  手刚一碰到小洁的大腿,小洁的身体就抽动一下,小洁的大腿起了一粒粒的鸡皮疙瘩。


  照ㄚ!阿智告诉我,女人high的时候皮肤会起鸡皮疙瘩。这样说起来小洁不就……


  哇!哈!哈!


  好!既然小洁有反应,那我就继续,不用给她客气喇!光用手摸,满无聊的。乾脆我手指头在小洁大腿内侧画
小圈圈,画著画著就画到小洁短裤的边缘。


  小洁认识我小弟弟满久了,那我也应该认识一下小洁的小妹妹,礼尚往来一下才对。


  话不多说,我手指头决定来discover女性最神秘的地方。


  先把手指移到小洁牛仔短裤的边缘,再往 面伸入。咦?怎麼一摸就摸到小洁的阴毛,她阴毛有这麼多吗?往
下移看看。


  哇!!不会吧?小洁没有穿内裤,这……太便宜我了。生平第一次摸到每个人的「故乡」,感动的快哭了!


  现在摸到一小块软软的,好像橘子剥开後其中的一瓣,跟据健康教育课本,这东西应该是大阴唇。


  在两瓣橘子中间怎麼凸了块小肉?好!捏捏看。


  「哼……!」


  小洁轻轻的叫一声,吓的我就像被人点穴一样动不了。


  还好没有人发现!继续,继续。


  轻轻的把那块肉捏在两跟手指之间,来回揉搓,再抠一抠乱好摸的。奇怪?怎麼越搓越湿。小洁尿失禁吗?


  「ㄥ……ㄛ……」


  小洁那双大眼睛睁的好大,还紧紧咬住下嘴唇,一副很痛苦的样子。这马子也有今天ㄚ!老是欺负我,看我今
天不玩死你。


  有个洞在下面,想必这就是所谓的阴道。食指一插入,就觉得好滑、好紧、好温暖。我的小弟弟现在一定非常
的羡慕我的食指,因為它站起来跟我抗议了。


  「ㄨ……ㄨ……ㄥ……」


  小洁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但光是她的呼吸声,就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的食指在小洁的小鸡巴中抽动时,小洁的那块肉就摩擦我的手掌心。我还故意没事用力去擦一下那块肉,小
洁的屁股也跟著我的节奏不停的扭动,还动的越来越快,我看小洁这骚货应该快上高潮。


  「当 ̄ ̄当 ̄ ̄当 ̄ ̄当 ̄ ̄」


  「ㄚ!! ̄ ̄……」


  小洁淫叫声夹在下课鐘声 。看样子她是上高潮了,可是我的小弟弟才刚刚站起来。


  干!第一次觉得上课时间太短,要是在长一点就好了。


  「呼 ̄ ̄不错ㄛ!小朋友有进步ㄛ!阿智教你的吧?」


  你又知道是阿智教的?我不能跟樱木花道一样是个天才吗?


  「小……」正想开口找她去我宿舍「盖棉被纯聊天」。


  「等下我还有课,走先啦!bye  ̄」


  小洁这死婆娘说走就走,那我那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小弟弟……以後千万不要让我有机会遇到你。我现在人生的
目标就是:一定要跟小洁「来一发」。


  人生目标归目标,我可怜的小弟该怎麼办?


  算了!还是回宿舍闻小洁留在我手上淫水的味道打手枪吧!


  (四)


  妈的!这几天為了期中考K书,赶作业。搞的头昏脑胀外加老二无力。


  他妈的死小洁!!自己作业不写,要我帮她写就算,还要我帮她补习。


  这小洁也很奇怪,幹嘛不去找阿智,小马他们。我想小洁一开口,他们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尤其是阿智,
阿智每天想的就是如何上小洁。


  「正傑,要不要休息一下?念一下午的书你不会累吗?」


  还是我美丽可爱的美心最好,还会担心我累不累。不像那鸡巴小洁,一天到晚只会问我:


  「你作业帮我写完没有?要考的範围念完没有?考试我坐你後面,一定要记得给我看。」


  真操她妈的低B小香蕉。


  「美心ㄚ!其实我不用这麼累的,都是你那好朋友小洁,害的我一个人要做两人份的作业。小洁她又没好处给
我,还害的我写作业写的腰软背痛。男人真命苦喔!!」


  「傑 ̄你不要这麼说好不好?我们会和好也都要感谢小洁ㄚ。更何况她又是人家的好朋友,你就帮帮她麻!」


  我最受不了女人撒娇,美心一对我撒娇我就……没力了。


  「傑 ̄ ̄看你那麼累我也好心疼,那我帮你按摩好不好?」


  按摩?当然好啦!!不行!这麼快就答应太没骨气,先装绘一下。


  「你会吗?美心」


  「当然会啦!你知不知道?小洁可是有牌照的美容师喔。她有教过我。」


  「你这不是有婴儿油吗?你拿来给我,然後把衣服脱掉去床上躺好。」


  照ㄚ!!莫非要来个色情油压……不是!!是爱心的油压。


  好!赶快脱光,到床上趴好。為了节省篇幅,不用描写我脱衣服。sosing.com


  美心先抹些婴儿油在我背上,而後沿著脊椎往上推。嗯!!没想到美心还按的有模有样,比上次跟阿智去洗三
温暖时的那位ㄛ巴桑好多了。


  奇怪?背上怎麼痒痒的。回头一看,原来是因為美心坐我大腿上,当她用力的从我的腰部往肩膀推时。美心的
头髮垂下来碰到我的背部。当美心的头髮划过我背部,我就会有麻麻的快感。


  「ㄛ ̄ ̄ ̄ ̄」


  美心呼出的空气还吹在我背上。暖暖的,吹到我的背上让我有种被电到的感觉。我现在瞭解,為什麼我摸小洁
大腿小洁会起鸡皮疙瘩。


  不行!不可以想这些有的没有的。现在可是我最清纯的美心在帮我按摩。赶快想微积分……


  「正傑,你把裤子脱掉,我帮你按摩脚。」


  裤子脱掉??我有没有听错?哇操!!21世纪的女人还真开放。


  「美心,我把裤子脱掉好像不太好说。我……会不好意思耶!人家我长这麼大,也只有让我妈这一个女人看过
我屁股。不好吧?」


  其实还有小洁,但我那敢说,好怕成為阉夫案的男主角。


  「哈 ̄ ̄ ̄我只要你脱掉牛仔裤,没有叫你全脱光。不要在那裡耍白痴好不好?」


  吓死我了!还以為我这支童子鸡会不保。笑甚麼?你们难道不知道童子鸡很珍贵?


  「那好,我脱你不可以乱来。」


  先跟美心声明一下,要不然怕……


  「你不要就算了,狗要吕洞宾。」


  「没有啦!美心你不要生气好不好?跟你开开玩笑,你看我这不就脱了。内裤我也脱掉好了。」


  「黄正傑!你内裤不用脱啦,变态。」


  女人真可怕,说翻脸就翻脸。女人心海底针呦。


  「唉 ̄呀 ̄呀 ̄呀 ̄呀 ̄ ̄」没想到美心按摩我的脚这麼舒服。


  美心的双手环绕我的小腿,大姆指按著我小腿肚,沿著小腿用力往上推。推到我大腿跟部。「就是懒叫那个地
方」在向下滑到我大腿两侧,划小圈圈的按摩。


  也不知道美心是无意还是故意?她的手指三不五时滑进我那件超大号四角内裤 。


  「喔 ̄ ̄」


  这次美心的手指碰到我的睪丸,现在就算努力想微积分也没有用了。


  「正傑你怎麼了?我弄痛你了吗?」美心看到缩成一团的我焦急的问。


  「没……事,你没有弄痛我。」


  「还说没有!你声音都在发抖。」


  小姐,我声音会发抖,不见的是痛ㄚ。


  「正傑,转过来,我看有没有怎麼样。」


  美心一用力把我转过身,就只见到我小弟弟在内裤 搭起帐蓬来。我连遮都来不及遮,这下子糗大了。


  「正傑你……」


  美心先是目瞪口呆,跟著脸一下子就红起来。


  看到美心这种样子,忍不住抱住她,吻她红咚咚的小嘴。


  「讨厌 ̄ ̄」美心像支小猫一样的倒在我怀 ,我当然就给它忍不住啦。


  美心今天穿件粉红色的上衣。刚拉开几颗扣子,就看到美心那双白嫩嫩的麻薯被包在件粉红色胸罩 。看那两
驼大麻薯被包的很可怜,我应该把它们解放出来。


  奇怪?摸半天為什麼找不到扣子?


  美心大概也知道我在幹什麼,就抓我的手到她胸口。喔!原来是前扣的。了解!瞭解!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前
扣要怎麼开。


  搞半天也不知道按到甚麼,美心的奶奶突然跳出来。就像蜡笔小新讲的:两个奶奶蹦蹦跳。哇!好大,我用手
掌包不住。


  美心的乳头小小,尖尖,粉红粉红的好漂亮。用舌头舔舔。


  「ㄚ ̄ ̄ ̄傑……」


  听到美心的叫声,让我忍不住将她乳头整个含进我嘴 ,用力吸她。另一支手抓住美心的奶子用力搓揉,想不
到女人的奶子这样柔软好搓。


  「喔 ̄ ̄傑哥!!」


  美心一面叫一面用双脚夹住我的大腿。我将美心的裙子拉开,入眼的是件粉红色的小内裤。小内裤边缘,还有
几跟美心乌黑亮丽的阴毛跑出来。隔著内裤,我手指头摸到两瓣软软的肉。两瓣肉中间的小缝上还凸出个珍珠,用
指头一捏。


  「ㄚ!!! ̄ ̄ ̄ ̄ ̄ ̄」


  美心几乎尖叫起来。听美心的叫声,好真实。比锁码台A片的叫声还动听。


  我受不了啦!


  用我双脚把美心的双脚撑开,也来不及将美心的内裤脱掉,就直接把她内裤拉开,我的龟头顶住美心的鸡巴磨
擦。


  美心鸡巴流出好多淫水,我的懒叫磨起美心的鸡巴来滑滑的好舒服。美心的阴毛不时的紮著我的龟头,感觉更
是刺激,让我有快射的衝动。


  美心的鸡巴中间还有个地方凹进去,顶住那裡,我龟头就像有东西包住。往 面插入一点,好像有东西挡住我
的懒叫,不让我进去。


  用力向上一顶,我整根懒叫就陷半根进去。


  「好痛!!」美心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背。


  我感觉到美心的指甲陷入我的皮肤 。美心的眼泪流出来,我看的好心疼。就抱著美心不住的吻她。


  美心的阴道好紧,我懒叫被美心的阴道夹的好痛。我的懒叫插进去也好一会了,看美心比较不痛,就轻轻的动
一下。


  「ㄚ ̄ ̄傑哥 ̄ ̄慢一点!」


  「还痛吗?美心。」


  「嗯 ̄比较不痛了!」


  「傑哥 ̄ ̄ㄚ ̄ ̄ ̄插小力一点!」


  我阴茎在美心的阴道 缓慢抽动几下。有种好刺激又熟悉的感觉。sosing.com


  「嗯 ̄ㄚ ̄ ̄美心。」


  跟大家在说一次对不起,我洩了。更惨的是我连抽出来都来不及,还好美心的月经前几天刚完。


  我的第一次只花7分半鐘就结束了,时间这麼短,我是不是早洩?唉!不会吧!21岁就早洩。我看我乾脆去
自杀好了。


  「傑!人家现在是你的人了,你以後不可以欺负我ㄛ。」美心依偎在我怀裡撒娇的说。


  看美心小鸟依人的样子,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现在的我只想大叫:阿母!我出运了,我转大人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2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