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

  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光亮刺得人一阵难受,张俊厌烦的转了个身后习惯性的伸手一摸,想把身旁的温香软玉纳入怀中,可摸索了几下却没摸到,拍了拍身边的床位,原来美人早已不在自己的怀抱里,只有被子里似乎还残留着她温热的体香,还有一阵让人心旷神怡的女儿香。

  柳清月早早就起来了,她习惯性的在上学时间自然清醒,看着一脸微笑抱着自己在怀的小男人,心里一阵甜蜜,虽想继续睡却是再也睡不着,便小心翼翼的挪开张俊架在自己身上的手脚,蹑手蹑脚的从被窝里爬起来,舒服的享受起早上清新的空气。

  她猛地瞥见张俊清晨那充满活力的强硬,居然把薄薄的棉被都顶起了一个大帐篷,想想昨晚自己口含这东西,柳清月腿根瑟瑟发抖,不由得羞红了脸,跑到洗手间清理完月事的痕迹,换上衣服坐在沙发上却也没打开电视,就怕惊扰还在美梦中的张俊。

  柳清月看着这个疼爱自己的小男人,不自觉的有些发呆。说真的,就算昨晚他信誓旦旦的保证会把自己带离这个地方,但早上一起来,心里不禁又开始有些忐忑。除了能不能离开以外,对于以后的生活还真的有些茫然。父亲死了,母亲也跑了,以后自己该何去何从?逃离这个陌生的小镇吗?那自己又能去哪?

  回去那个没有任何留恋的城市有什么用,难道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着?

  这一刻她才体会到了什么叫钢铁牢笼的冷漠。爷爷和奶奶在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妈妈的老家在很远的地方,远得只有她童年时那零星的记忆,脑海中甚至勾勒不起外公、外婆的轮廓!

  母亲是远嫁而来的,有什么亲戚自己都不知道,而且十多年来几乎没什么来往;而父亲又是独子,没兄弟姐妹也意味着她没什么长辈!眼下虽然有脱离苦海的希望,可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柳清月也是满心迷茫,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柳清月轻挽秀发,将一头青丝扎起,心里复杂的感觉和种种的伤感让她不自觉地叹了口气。不过看着还在熟睡的张俊那嘴角挂起的天真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感觉好多了,似乎只要看着他就觉得安心了不少。

  张俊迷糊的睁开眼睛,打着哈欠还没来得及说话,面前就递来了一根香烟,他有些惊奇地看了看温柔的柳清月,眼含柔媚尽显体贴,却无半点的献媚之意,将烟一含住那刻她就殷勤的点上了火。

  “月姐,早啊!昨晚睡得好吗?”

  张俊抽了一口后,忍不住将柳清月拉到怀里细细欣赏起来。阳光下的她是那样的秀丽迷人,夜里十分妩媚的花容月貌,现在看来却是一种温婉清纯的味道。一身得体的休闲打扮不是很跟潮流,但却勾勒着她高挑迷人的曲线。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她都是那么让人着迷的女人,真是一个艳丽如仙的美人呀!

  “讨厌,呛死了……”

  柳清月温顺地靠在张俊怀里,假装不乐意的捏住鼻子一脸嫌弃地说:“果然像他们说的一样,抽烟的男人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不是上厕所,而是在吞云吐雾。”

  “嘿嘿……”

  张俊知道这些都是那个老女人教她的,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一个美丽的女人知道怎么体贴你也是一件乐事。看这娇媚欲滴的模样,张俊不由得色心一起,手放在她的腰上作势往上摸,打趣地说:“那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早上是男人最冲动的时候啊?这时候男人就不是男人了,通俗点说就是发情的禽兽!”

  “去死啦……”

  柳清月像小孩一样的撒娇着,看见张俊早上活力充沛的命根子不由得羞红一下,脸上纯真的微笑就像是个被自己男朋友疼爱的女人,单纯,又有点点羞涩的甜蜜。

  “嘿嘿,我去。”

  张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抱起她,一边朝洗手间走去一边苦着脸说:“咱俩一起殉情吧,人家鸳鸯戏水的,咱俩旱鸭子下锅,虽然不太浪漫但好歹也是传奇,不上报纸最少上个电视,绝对震撼。”

  “讨厌……”

  柳清月猛地从张俊的怀里挣脱出来,咯咯笑着跑到一边,做了个可爱的鬼脸后嘻笑着说:“我已经洗好了,只有你这头笨猪才会睡到日上三竿,赶紧用开水去毛吧。”

  “无情的女人啊。”

  张俊装作可怜地叹了口气,却是十分喜欢她这样轻松的撒娇,开着玩笑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风味。光着屁股爽快的洗了个澡后,却发觉自己的衣服都在外面。于是拉开门喊了声:“月姐,给我拿一下衣服。”

  “粗心大意的!”

  柳清月虽然嘴上嗔怪着,却是十分贤慧的拿着衣服早早的等在门外,一把塞到张俊怀里去后笑道:“要是我不在的话你不会就光着屁股跑出来啊,真不害臊!”

  “嘿嘿……”

  张俊拿着衣服,忍不住在她精致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色笑着说:“要是没女人在的话,男人穿衣服有什么用啊!光着屁股对身体健康有好处,而且还可以随时随地的吃别人豆腐。我是没什么意见,就看你是不是有心要占我便宜了!”

  “快穿吧,人家肚子都饿了。”

  柳清月板着小脸催促道,内心倒是对于张俊温柔的一吻很开心,感觉心里甜甜的,那么多日的担惊害怕,遇到的却是如此帅气温和的男孩,这种反差极大的滋味实在太美妙了。

  穿好衣服后,张俊拉着她的手,惊讶的发现即使她不穿高跟鞋也比自己矮不了多少,这身高绝对不会低于一百七十公分,简直就是标准的模特儿身材,高挑到走在路上都是一个焦点。柳清月也温顺地靠在张俊的怀里撒娇着,两人像是情侣一样一边腻着打情骂俏一边朝楼下走去。

  客厅里,王东来早已换上衣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眼神却有几分涣散,显然这老狐狸的心思不在电视上,见张俊神清气爽的下来了,以为是昨晚破处后的爽快,不由得色笑着打趣说:“小俊,滋味不错吧!”

  说完贼眼还看了看花容月貌的柳清月。这时候的她恢复了纯真的笑容,看起来比昨晚一脸冰霜样还美上许多,虽然没有成熟女人的妖艳,却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妩媚。王东来心里感叹这三万花得还不算冤,这样美丽的尤物,春风一度肯定爽死,绝对不是钱能衡量的!

  “嘿嘿,滋味是不错。”

  张俊用眼神示意她先到一边去以后,这才坐到王东来的旁边,笑眯眯地说:“王哥好大的手笔啊,说真的弟弟我是喜欢上了这妞,想带她走,你看怎么办吧。”

  想了想,要是开头求他帮忙的话反而不好,会让自己变得被动,张俊索性将这问题抛过去,一副手足情深的语气,就看王东来到底怎么办。话语里连半点商量或者客气的味道都没有,完全就是一副我要定了,你帮我解决的意思。

  王东来错愕了一下,眼里闪现着某种狡猾的光芒,看了看满面期待的柳清月,凑在张俊的耳边低声地说:“不是吧小俊,玩一玩而已有必要负什么责吗?你不是那么天真吧,这年头了,玩一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

  尽管声音很低,柳清月还是听到了,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担心和惶恐,眼神无比可怜地看着张俊。她不由得担心起自己是不是真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而王东来的话又那么伤人,神色一黯,再度想起自己的身份。

  张俊笑眯眯的拿起烟抽了一口,悄悄递给柳清月放心的眼神,一脸认真地说:“王哥,我可不希望我看上的女人以后还得去伺候别的男人,而且我挺喜欢她的,这事也不是开玩笑,你说说该怎么办吧!”

  王东来想了想,但是出乎意外没为难的模样,只是笑着将车钥匙交给张俊,眼里闪现着一道难掩的兴奋,微笑着说:“既然这样的话,就把她带走吧。你先开我的车带她走,就说要带她出去买衣服什么的,其他的事我来处理就行。兄弟看上了咱就帮你一把,这事我包了。”

  张俊不禁有些错愕,没想到他会答应得那么爽快,但仔细一看王东来眼里闪过的一丝阴狠,大概也明白了。他应该是在卖掉三和的时候吃了点亏,正好想借着自己的名号找现在的老板一点麻烦,让人家吃个哑巴亏,想必自己的事三和的老板应该是知道的,幕后老板应该也是在这一带能和他平起平坐的人物!

  张俊略一思索,大概想清楚了一些事,昨晚的疑惑也迎刃而解了。难怪王东来会冒着被陈敬国厌恶的危险带自己到这种风月场所来,三和的新老板绝对和他不对盘,但也不是他能轻易对付的人,或许两人都只是地头蛇,在陈敬国的眼里上不得台面,可他们也各有心思,说白了点,自己还是被当枪使了!

  “谢谢王哥了。”

  张俊装作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虽然是个顺水人情,但也给自己省了不少的麻烦,还赚了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何乐而不为呢?只是不知道王东来和这三和的老板到底有什么过节,希望不要惹出大麻烦才好。

  “好了,以后客气话就别这么多了。”

  王东来笑了笑,示意张俊跟自己走。

  “月姐,我们走吧!”

  张俊拉着满脸惊喜的柳清月,跟着王东来慢慢的走出了小别墅。

  王东来笑眯眯的将张俊送到车上,一路上的服务员看自己家的头牌要被人带走了,顿时紧张起来,不过大多人都知道王东来这条地头蛇的厉害,不少人当然也认识这个前老板,所以没一个敢上前询问。但已经有机灵的人开始通风报信,看样子都很紧张,似乎都已经明白王东来是来找碴的。

  直到张俊两人都坐上车以后,才有一个经理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脸着急地看着已经坐在车上的柳清月,虽然急但却不敢造次,谦卑的朝王东来低声地说:“王哥,您这是想带她去哪啊?”

  王东来把脸一板,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这什么这的,我兄弟要带出去玩不行吗?难道老子花那么多钱就让睡一晚?”

  “可是……”

  经理不敢明说什么,苦着脸说:“这小姐是我们老板放了话要她在这待着,不让出台的啊。王哥,您这样,我们很难办……”

  王东来脸色马上阴沉下来,语气不善地说:“头牌又怎么样?只要我兄弟看上就行。才几个钱你是不是怕我给不起?要是人丢了你尽管让三耗子来找我,老子绝对不会赖!”

  说这话的时候他故意提着嗓门,一副极端讲义气的样子,柳清月看着都有点感动了,张俊呵呵一笑握紧她的手,眼里却闪过一丝不屑。老狐狸到底是老狐狸,被你当枪使了还故意说得像我占便宜一样!这话摸棱两可,又是说给那三和的新老板听的,似乎是故意让他知道人是张俊要的一样!

  这老得成精的家伙……柳清月再怎样惊艳动人,也绝不会牵扯到任何的利益问题!张俊不相信自己把她带走会让三和新老板吃多大的亏,她不过是两人间斗气的一个筹码而已。王东来这一手闹得有点幼稚,其实就是暗地互相较劲,要的不过是面子,说到底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那是、那是……”

  经理一看车子都发动了,只能无奈的答应着。但还是不忘奉承几句:“王哥都说话了,咱们哪敢说个不字?不过这女人是我们老板亲自交代得留着的,小弟我实在难做啊,要不麻烦您打个电话和他说一下吧!”

  “算你小子识相。”

  王东来远远的给张俊做了一个OK的手势,神色居然就像小孩子抢赢玩具一样的得意!王东来掏出电话打了起来,没一会儿,就传来一道沉稳又充满磁性的男音,带着几分玩味的:“王哥,没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

  王东来冷哼了一下,皮笑脸不笑地说:“三耗子,我也不怎么想打给你,但现在我兄弟要拐跑你家的人,出于道义我还是得通知你一声。这事你看怎么办吧,什么条件你尽管开口。”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声音还是那样平稳地说:“是陈书记的亲戚吧,他想带走柳清月是吗?我就知道这女人待在这的时间肯定不长。长成那样迟早会被那些当官的看上带走,估计你给我打电话这会,人都出了我三和的大门了吧!这事我也不想废话了,人既然是你们带走的话,我把这钱算你头上就好了。”

  “你倒是满有觉悟的。”

  见他这样冷静,王东来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我买她过来时一共花了三十九万,你付四十万是正常价了吧。一分钱不能少,明天我会叫会计去你公司收钱,就这样了。”

  一说完就挂断电话,连半点讨价的余地都不留!

  王东来气得不禁大骂道:“这死耗子,真是越来越娘了!老子都这么闹上门了连屁都不放半个,算哪门子的男人呀!”

  “王哥,那您看……”

  经理小心翼翼地问道。看来问题已经解决了,不由得松了口气,毕竟看见王东来暴跳如雷的样子,他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看个鸡毛,给老子打个车。钱过两天到我公司去结。”

  王东来气呼呼的骂着,手一甩就朝门口走去。经理赶紧殷勤的送他出了门,直接叫人开车把这大神送走。

  当汽车慢慢开离三和的时候,柳清月看着身后这片建筑不由得心生感慨,整个人顿时像抽去骨头一样放松了下来。转头看了看旁边一脸温柔的张俊,大大的吐了口气,笑眯眯的凑过来,语气欢快地说:“没想到,我真的能出来。太好了!”

  “按你的说法,从昨晚到现在你都没相信我?”

  张俊故意板着脸问道,看她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只出笼的小鸟,欢快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逗逗她。

  柳清月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脸嘻笑地说:“本来就是。我看你也不像是什么大领导,更不像是大官家的败家子,以为你就是哄哄我开心而已。不过昨晚人家确实也挺高兴的,就算你不带我走,我也不会怨你的!”

  “是吗……”

  张俊故意臭着脸问道,一副老子生气了的样子。

  柳清月腻着缠了上来,轻轻的捏捏张俊的衣角,嗲声嚷气地说:“好啦小坏蛋,你就别生气了。人家说对不起还不行吗……”

  张俊故意别过头不理她。

  柳清月脸色一红,缓缓弯下身来隔着裤子亲了张俊的命根子一下,抬起头来,水灵的美目里尽是媚气,语气充满诱惑地说:“小坏蛋,不然以后人家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算你识相。”

  张俊一脸得意的笑着,这女人真是妖精啊,只是轻轻的一碰,兄弟马上就不老实的硬了。想想昨晚她用小嘴帮自己服务时的快感,实在是无限勾人;只是轻轻的几句话,一脸的媚意却给人无限的遐想,真是个让人无法抗拒的尤物。面对这样一个美人,哪还生得了什么气?不过张俊感觉有些奇怪,看她没什么随身的东西,立刻疑惑地问:“月姐,你的行李哪去了?”

  “我哪有什么行李啊,就一个人被他们押到这的。不过几套换洗的衣服而已。”

  柳清月一脸轻松的伸了个懒腰说道。迷人的曲线让张俊都不想握方向盘了,握她的咪咪多好啊,想起这女体的柔嫩弹性,真是让人心痒难耐。

  张俊想了想,继续问:“那起码你得有身份证和家里的户口本什么的吧,没这些东西以后干什么都很不方便啊。”

  柳清月这才一拍小脑袋,一脸哭相地说:“惨了惨了,那些东西都还丢在三和的宿舍里。啊,还有我爸的骨灰。要是拿不回来可怎么办!糟了……”

  “晕……”

  张俊无语了,连她爹的骨灰都没带?虽然是脱离了苦海,但用不着这么冒失啊。没办法,只能拿起手机给王东来说了这事,王东来答应几句,交代说这几天要筹备旅游公司的事,等过两天他再自己亲自去三和拿就可以了。

  “谢谢王哥!”

  张俊说完就把电话挂断,想想也只能这样,毕竟短时间内要办的事太多,尤其是清水湖的开发就是他一个人的事,一时半会儿还真抽不出空管这样的小事。

  柳清月听着两人的对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肚子便在这时候咕咕地叫了起来,她就楚楚可怜的朝张俊说:“小坏蛋,人家肚子好饿哦。”

  张俊不禁掐了掐她白皙的小脸,说道:“早知道你是只小馋猫,今天带你去吃我们这道地的小吃,保证把你喂的饱饱的。”

  “好耶!”

  柳清月欢呼了一声,好似小孩子放假般的欢快感觉。确实,在三和压抑了那么久,一出来当然恨不能好好的放松一下再大吃大喝一顿,弥补一下那段日子担惊受怕的委屈。

  镇里最繁华的地段是镇中心的金街,这条古色古香的小道是大家逛街游玩最喜欢去的地方,尤其小街上的老青砖路更是别有一番江南水乡的韵味。对于街道上的繁华视而不见,张俊把车停在一处偏僻的街边,却是带着柳清月往一处僻静的小巷子走去。

  “咱们去哪里啊?”

  柳清月十分向往街道上的热闹,眼带不舍地望着这烟雨江南般的迷人风景,见张俊往相反的方向走,虽然顺从的跟着他,仍是有些不解地问道。

  “都说了先带你去吃点好的。”

  张俊笑眯眯的带她到了一街之隔的一条小河边,径直的朝一栋古色古香的两层小木楼走去。还没靠近就听见里面是人声鼎沸,正好是吃饭的时间,顾客盈门十分热闹。

  虽然一楼大多都是一些穿着褴褛的农民或者是做小生意的商贩,但柳清月没有露出任何一丝鄙夷的眼神,反倒好奇地看着外面排队的人几乎排出一条长龙,惊讶地说:“他家的生意怎么那么好?这样的买卖干起来比杀人放火还要值钱呢。”

  小河的水清澈见底,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岁月仍缓缓流着,与金街上的热闹相比,这绿水碧波间的小河有一种清静的祥和;两层的小木楼是仿古风格,让人感觉像置身于历史般!路是充满诗意的青砖小道,楼是古朴幽雅的木楼,这样的环境让人感觉耳目一新,心旷神怡!

  张俊笑了笑,见柳清月神色陶醉,马上介绍说:“这家可是百年老店了,据说现在是第六代传人。在这吃饭的全是冲着鱼肉面和猪皮饭来的,又便宜又好吃。一到吃饭的时候都排着队买,你看这张桌子上挤了七、八个人,但他们可能都互相不认识,就是拼个桌子而已。”

  柳清月细一看,可不是吗?窗口都是排着队买饭的,一碗碗面和饭从那利落的递了出来;一些人买完了找不到地方坐,索性就蹲在地上吃了起来;后厨的厨师和小工个个忙得满头大汗,谁都没休息的时候,应付着外面挤得夸张的人山人海,生意好得让人咋舌!

  “那二楼呢?”

  柳清月疑惑地问道,二楼的风格简直就是古代客栈茶楼的建筑,且按说这周围还有不少的好车,应该也有一些好饭菜吧。

  张俊拉着她的手走上厚重的木楼梯,美丽又清纯的柳清月一出现立刻让那些食客们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仙子一样迷人的女人,有的忘了手上还有汤面,略一愣神面就被打翻了还被烫着,引来其他人的一阵哄笑;有的则是狠狠的咽着口水,盯着她婀娜的身材下着饭,看那模样都恨不能冲上来咬上一口,一个个眼放精光,露出了控制不住的嫉妒。

  张俊心里更是自豪不已,毕竟带着美女出门感受别的男人的嫉妒或者羡慕,都很大程度上的能满足虚荣心。他将她的小手握得更紧,笑呵呵的解释说:“二楼是一小间一小间的单间,是让人吃炒菜的时候坐的。木栏窗边的位置可以直接欣赏楼下或者是河边的风景,不过现在第一层有些容纳不了那么多人,所以河边又多摆了几张桌子,倒有些煞风景了。”

  两人找了个靠近河边的小单间坐了下来,能在这时候还找到一张空桌子张俊也很高兴,点了几样很着名但自己没吃过的菜后,一看柳清月望着底下的小河发呆,脸上尽是陶醉的模样,青丝随风飘舞,轻抚着白皙迷人的粉容,张俊也是有些醉了。

  小河真的就是小河,宽度还不到十公尺,但石头堆砌的小堤特别有情调。河水清澈见底,两岸都是小小的柳树,几个孩童光着身体在水里嬉戏玩闹,还有妇女三五成群的用传统的木棒捶打着衣服,一边洗一边说笑着,看起来宁静又祥和,确实让在城市里长大的柳清月耳目一新。

  微一侧身,柳清月完美的女性曲线和胸前高高的耸起,尽显着女性的妩媚和动人,张俊忍不住调戏起来:“怎么样啊宝贝。这地方真是不错,咱俩留在这儿白天奋斗,晚上造人怎么样?”

  “谁要和你造人啦!”

  柳清月娇滴滴的嗔怪了一下。看着美景,难免有些向往地说:“不过确实挺不错的,这样的地方住下来以后,活得轻松而且还会长命。感觉这里好传统啊,很多地方都古色古香的,让人觉得耳目一新。”

  “那倒是!”

  张俊得意地说:“不过等我带你去我家乡,你就会发现比这还强百倍。原始的生态,到处都是青山绿水、小河池塘,郁郁葱葱的大山空气让你闻几口就舍不得走了,呼吸的都是泥土的芬芳,比起所谓的旅游景点更漂亮。”

  当然了,还有那些不小心就会踩到的牛屎,还有夏天夜里有出现的蚊虫,偶尔爬过池塘能把人吓个半死的蛇……当然这些张俊肯定不会告诉她的。

  环境是很好,但无奈生意却更好,鼎沸的人声和周围相谈甚欢的大笑让张俊想和她亲昵一下都觉得没什么气氛,甚至说话都得靠喊的,而柳清月也是一脸无奈和不乐意地坐在对面,嘟着小嘴一副委屈的模样。这店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生意实在太好了,不适合情侣来这调情。

  “菜来咧!”

  充满本土气息的一声吆喝,服务员利落的把一盘盘冒着香气的菜端了上来,且保持着以前的传统,以充满地方风味的口音一一介绍起来:“咱店特色,清炖草鱼头、烫油驴肉、鲜汤鹅肠、爆火炒牛肉、飘香酱牛肉。两位慢用!”

  说完连个喘息的工夫都没有,便满头大汗的跑去继续招呼客人。

  四菜一汤,还没吃就可以闻到香味,光是菜品的外观就已经让人食指大动了。

  柳清月温柔的拿过碗一边给张俊盛着汤一边嗔怪着说:“怎么点那么多啊,一会儿要是吃不完就全浪费了。”

  张俊笑眯眯的享受着美人的体贴,品了一口鲜香的鱼头汤后笑道:“难不成你觉得咱们第一顿饭去楼下吃面比较有情调吗?”

  “吃面也挺好的。”

  柳清月一边低头喝着汤一边小声的嘀咕着,心里感觉要是两人真心实意的在一起,吃什么都甜。即使都二十多岁了但却没谈恋爱的经验,现在正是体验甜蜜的时候,难免有些天真,眼带柔意看起来更是动人。

  张俊也隐约知道她的心意,体贴的帮她夹着菜,心想顺便看看河边的风景也挺不错的!但他不经意的却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虽然挺漂亮的,但张俊可是吓得往回缩了一些不敢被看见。

  在三和的时候柳清月都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夜不能寝,半点食欲都没有,现在看了这一桌的菜肴当然是胃口大开,虽然还没亲密到直接喂着吃的的地步,但也是十分享受张俊的体贴和温柔,现在见张俊突然一副惊吓的模样。不由得疑惑地问:“你怎么了?”

  确定往里坐一点就不会被楼下的人看见,张俊这才转回头来笑道:“没什么,咱们吃饭吧!”

  说完继续帮她夹几道菜,自己则忐忑不安地吃了几口。

  请续看《春满香夏》4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