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天地软件】04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291bb.com 加入收藏夹!


              第四章 面对内心
  第二天一大早,黄潇就起床了,女警林安走了,在床上留下了一个字条:黄
潇哥哥,谢谢你给我的爱,昨天疯狂了一点,仅限于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哟。
  黄潇捡起来看了看,摇头失笑。
  他出门买了早点,给妻子岳母她们带了一份,心里还有点愧疚,昨天心情激
动之下,没有给岳母带去自己的爱,现在想想好后悔,说不定昨夜其实可以母女
同床了,自己却错过了,想到这里心肝都是痛的,但是又想到昨天林安的疯狂,
他只能安慰自己,岳母和妻子两个极品,往后日子还长的很,今天偶尔吃吃甜品
也不错。
  机场里,黄潇紧紧地搂住了岳母,感受着岳母胸前的雄伟,岳母反而还挑逗
他,轻轻在他耳边吹风,「好女婿啊,一定要对你妻子好一点啊,她可是一整颗
心都放你那儿呢,你要照顾好她,下次来了妈妈有奖励哟……」
  黄潇心里微微一跳,他也没问,只是紧了紧岳母,然后松开她,看着她绝世
容颜说,「陈思是我的全部,您放心好了。」
  岳母咯咯一笑,潇洒的冲着他们俩挥了挥手,过了安检,上了飞机。
  黄潇紧紧的搂住妻子,他知道,从现在起,自己要给妻子一个更好的生活了,
他现在不懂服装厂的运作和销售模式,还有其他一些更加专业化的东西,但是他
要努力。
  回到家,妻子也要忙一阵子,毕竟她才是店里的主人,很多事情都需要她拍
板,而黄潇也正式开始了自己服装厂老板的生涯,不得不说,服装厂真的是一个
暴利行业。(本人也不了解,随口一说,推动剧情,各位看官别介意哈哈哈)
  他现在才知道岳母的用心良苦,不仅仅是服装厂,周围的各种渠道关系,政
府上的关系,都跟他打点好了,他只用好好学习怎么把自己服装厂搞好就行了,
不得不感叹,岳母能做成国际顶尖知名服装设计师,也绝对不是侥幸。
  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把服装厂搞得差不多了,今晚开会完了,这一季度的事
情基本上就算完了,接下来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就行。
  应酬完了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妻子已经睡了,桌子上却摆了两道健康夜宵,
他心里一暖,这种感觉真好。他一边慢慢吃着,一边拿出纸和笔,现在是该好好
捋一捋,这个天地约炮软件,到底有什么功能,以后自己靠它,究竟能走到哪一
步。
  天地约炮软件,不用说,绝对是当初自己救下来的那个奇人给予自己的,首
先他要搞清楚是,这个软件的性质,这一点非常重要。
  他读过很多小说,也看过很多历史传记,很多所谓的护国,护道神器,都是
有一定的属性的,道教的神器,核心是顺其自然,佛教的神器,核心是渡人渡己,
魔教的神器,讲求的是随心所欲,杀伐果断。
  他现在排除佛教,因为佛教最后讲求的是无欲无求,成了罗汉之后,抛弃世
俗,而且佛教讲求的是从一而终,要从一开始就入佛,如果这个软件是佛教的,
他约了两次,肯定早早的因为各种原因或者意外,就皈依了,但是到现在为止,
冥冥之中的感应告诉他,根本不可能是佛教。
  道教顺其自然,魔教随心随欲,潇洒尘世,他真的无法说服自己,这个人是
道教的神器,首先道教的人,不说别的,约炮这事儿,怎么说也是花花公子一类
的,而历史上道教的人,据他了解,一般也很少有这种牛人啊,至多也是在别的
方面成就突出,而魔教呢,随心所欲,比如女警林安,我利用天地伟力让她一辈
子跟着我也好,和我一夜情也好,似乎感觉上都可以,一切存乎我心,而不是之
前自己所想的,时间长短靠顺其自然。
  想到这里,黄潇就有些纠结了,本质上,这个约炮软件,是利用天地伟力,
让约炮对象半强制性的与自己发生关系,什么叫半强制性呢。
  举个例子,催眠一类的,就是强制性的性爱方式,靠催眠对方,随自己摆弄,
而半强制性呢,天地伟力半身就是顺其自然的一种力量,不管是下雨还是刮风,
都需要一定的先决条件才行,他想上的每一个美女,并不是说他约炮就可以约到
的,就像之前自己作死约林安的那次一样,他如果拒绝,林安是不会纠缠着自己,
非要自己干她的,而更难搞定的美女,也都会随着一定的交流深入,而慢慢与黄
潇发生关系,并不是立即就能干到美女的。
  妻子的性格,还可以说是他机缘巧合之下,半强制性的得到了一个不错的结
果,得到了天地的认可,这份夫妻情缘,是合乎情理的,后面天地伟力并没有怎
么发挥作用,都散去的差不多了,但是林安,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是自己非要
找她约炮,而且是通过天地伟力强行约回来的,本身并不代表她的意志,虽然说
她天性放荡也好,水性杨花也好,但这至少也是半强制性的吧。
  而他呢,恰好是一个天性善良的人,对于这个略微有强制性的软件,他实在
不知道怎么办。
  叮铃铃,家里电话忽然响了,他赶紧去接,免得吵醒妻子,「陈思,我知道
你家地址了,你最好给我小心点,有些人,不是你能抗衡的。」
  黄潇瞬间就暴怒了,心里的那一丝善良,随着这个电话消失无踪,他强迫自
己冷静下来,也不说话,他要装作自己是陈思,听听接下来这个人还会说什么。
  「我查到了,你母亲也是一个人住,她住在北城朝阳区XXXXX,你不想
你母亲出事,明天晚上九点关门了,来XXXX,不来的话,后果自负!」沙哑
的声音经过变声器的转换已经变得无法分辨,其中的涵义,更是让黄潇浑身发冷,
又愤怒无比。
  嘟嘟嘟。
  黄潇强迫自己冷静,他抬头看了一眼房间,还好妻子没有被吵醒。
  他静立片刻,忽然自嘲一笑,自己不愿意惹是生非,奈何别人从来不会放过
他们认为的「肥羊」,一个人,没有保护自己的手段,最后的下场就是万劫不复。
  他很庆幸,自己遇到了奇人,他也很懊悔,当初在和兄弟一起开的公司里,
没有跟狠人张振多学两招,以前都是他和自己这一帮兄弟在摆平公司前面的拦路
虎,自己不仅不配合他们,反而还傻乎乎的教育,现在想来,自己根本就不曾长
大。
  在这一刻,他学到了一些东西,也放下了一些东西,随心所欲吧,顺其自然
的性格,可能不适合我以后的生活了,这种性格,只适合无欲无求的道教高人,
我只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欲望的普通人而已,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有恩必还,有债
必偿!
  脑海里,天地约炮软件忽然间与他的联系更加紧密了,他明悟,这个软件根
本在于,夺天地之伟力,窃大道之规则,通过窃取大道的一丝道韵,来改变自身。
  奇人其实早早就看到了他魔性的性格,之前一直默默糊糊的感应,明显是自
己没有真正掌握。
  按常理来说,这个软件的还是只能约炮,以后再怎么折腾,也没有别的功能,
但是禁不住这个软件能窃取大道,夺天地伟力啊。
  每一次约炮,都能为他的身体带来强化,这是全方面的,他不仅不会变老,
反而会更加年轻,保持最巅峰,没有上限的一直变强,这是天地伟力的作用。
  而窃取大道,则是给予他心灵上的强大,每一次约炮,都会从潜意识里改变
他对于世界,天地,大道的认知,从而慢慢地,潜移默化的改变他,因为他只是
一个普通人,不可能瞬间就变强,各种境界所能拥有的力量,如果一下子给他,
百万个都不够自爆的。
  所以说,理论上只要他能继续约炮,他就能成超人,甚至神仙。
  他想到这里,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以前自己还没有成长,只能算是小孩子,
不愿意面对现实与社会,如果软件强行与自己融合,自己甚至会因为恐惧而丢掉
它,而现在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于是软件就赶紧把这段信息告诉他,让他明
悟。
  黄潇深呼吸一口气,悄悄开门看着熟睡的妻子,美丽可爱的另一半,他是绝
对不容许任何人亵渎!
  他慢慢关上门,走到阳台上开始联系自己兄弟。
  「喂,是张振吗?」
  第二天,黄潇亲了亲妻子,看着她走进店里,车一拐没有开向公司,而是开
向了CBD后面的咖啡馆里。
  「我调查了一下,是一个叫做炮灰的组织干的,你别看它组织名称这么搞笑,
但是在下面,没人能听到这两个词还能保持神色平静的。」
  「你继续。」
  「炮灰组织起源不可考,没人知道,里面有多少人,也没人知道,它在哪里。
  但充其量它只能算是一个中立的组织,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和个人查
到它的任何信息,而且他有个特点,你只要给的钱足够多,它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撒大幕的具体位置,据说就是spaceX的公司老总艺龙马克思出钱买到的,
嫂子这次的恐吓,也是有人花钱从那边买的。」
  「花了多少?是谁?」
  「我不知道。」黄潇看着张振,一脸笑意的张振他妈的竟然还会在这个时候
开玩笑,黄潇莫名的轻松了许多,这就说明,事情好办。
  果然,张振搞笑的看着他,说出更加搞笑的事情。
  「其实我告诉你,这个恐吓事件,根本不是真正的炮灰组织策划的,而是有
人冒充炮灰组织,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懵逼,谁他妈敢冒充炮灰组织?」
  他捧着咖啡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显然是控制不住自己,他断断续续的说道:
「这一招,是你们对门,一个叫潮衣门的老板自己搞出来的,她为什么知道你家
和你岳母家?因为她明面上是嫂子的好姐妹,哈哈哈……」
  说到这里张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害的整个咖啡馆的人都看过来,他用手蒙
住自己的嘴巴,身体还是一颤颤的,黄潇也是哭笑不得。
  很明显了,这女的是看自己家生意太红火,忍不住想恐吓自己妻子一番,如
果昨天电话是妻子接的,她肯定不会去的,但是报警也没有用,整天惶惶不安,
靠这一招来打击妻子,从侧面削弱自己妻子店里的生意,效果绝对杠杠的,而且
明面上又能扮演妻子的好姐妹,一箭不知道多少雕,好算计。
  张振还在说,「我他妈就没见过这么好玩的人,冒充谁不好,非要冒充炮灰
组织,她估计要是被真正炮灰组织的人遇到了,绝对要吓尿……」
  张振看着黄潇严肃的神情,安静下来,跟他对视。
  「张振,以前是我对不住你,我以前不懂事,伤害了你们,直到昨天我才知
道,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没有你们,以后不知道的情况发生了这种事,我会后悔
一辈子的。」
  张振看着一脸严肃的黄潇,故作轻松,「都是小事儿,你现在能明白,就不
枉费我们几个兄弟的一片苦心了。」
  「什么?」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张振竟然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扭捏,以前从来没在他身上看见过。
  黄潇渐渐有些回过神了,「你他妈,站住!别跑!」
  「哥几个也是为你好啊!你可是有嫂子的人了,经历了这次,你就能预防以
后出现的问……好好说话,放下板凳!」
  中午,陈思一脸憋笑的把黄潇和张振从派出所领了出来,两个人接受了一番
批评教育,赔偿了别人家咖啡店的损失,这才怏怏的走了出来。
  「我说啊,你们也是闲得无聊,没事干嘛这么瞎搞啊!」陈思忍不住白了两
人一眼。
  张振讪讪一笑,「嫂子,哥几个也是为你好,黄潇他什么都好,人也好,就
是太善良了,我怕以后万一你遇到了这类情况,以他和你的好性格,只怕以后发
生了什么,我们哥几个后悔都来不及。」
  黄潇没好气,「你他妈的,有什么直接说不好吗?」
  「那好好说也没见你听啊。」
  这一次黄潇没有顶嘴,他罕见的没有反驳,反而重重的拍了拍张振的肩膀,
「你们哥几个就放心吧,我从昨天起,就已经成长起来了。」
  两兄弟默默的对视,忽然相视一笑。
  晚上张振是在黄潇家里吃的,不管如何,张振是帮了大忙了,他不清楚,黄
潇自己不清楚吗?如果没有昨天晚上的刺激,自己的性格肯定是朝着顺其自然发
展,约炮软件也无法真正认可自己。
  但是自己的一切,在别人眼里都是块肥羊,这么懦弱的性格,说句不好听的,
哪怕是国家想保护自己,也总会有疏忽的时候,到时候自己不仅没有尝到软件给
自己带来的好处,而且夫妻两人还会有生命危险,虽然有岳母的关系,但是这种
事情,谁说的准,自己强大了,才是真正能无所畏惧!
  黄潇今天很开心,张振更开心,自家兄弟,能明白他们的一片苦心,让他彷
佛放下了千斤担子一样,两个人就不停的在那里喝喝喝,菜都没吃几口,不一会
儿就醉了。
  陈思看着两个大男人喝的东倒西歪,只能叫小区保安过来帮忙,一个个的把
他们抬到各自房间里,洗漱也只能明天了。
  陈思拿着一块湿毛巾,帮着黄潇擦拭,手都没擦完,黄潇一把抓住了她。
  陈思看着他,忍不住害羞的红了脸,黄潇看着眼前的妻子,只觉得幸福的快
要上天了,又贤惠,对自己又无偿的好,最重要的是,体恤自己,即使自己出去
找女人玩,她都只是默默的奉献,这一刻,黄潇极度觉得对不起她,凭什么只能
自己享受,凭什么妻子要在夜深人静,一个人默默的守着自己,自己之前还那么
善良,妄图这世上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对自己的妻子好,自己真的很混蛋啊。
  他深情的对妻子说,「陈思,我对不起你,从结婚到现在,都没给你更好的
生活条件,甚至我身上穿的,都是咱妈给的,懦弱善良的性格,也差点坏事,我
发誓,以后一定好好赚钱,也会拿更多的时间,好好陪你。」
  陈思听着眼睛都红了,她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黄潇,换来的却是丈夫的体谅
和爱,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无比的幸福。
  黄潇其实喝了很多酒,但是现在几乎都清醒了过来,他猜到是软件给自己的
强壮身体,他也不在乎,脑海里现在只有妻子,他能做的,就是把自己最好的都
给她。
  他看着妻子娇嫩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这一刻,不仅是情欲,更有爱意,
妻子陈思热烈的回应着,她交出自己的舌头,交出自己的心,跟黄潇纠缠在一起。
  黄潇轻柔地把妻子放在床上,一身米色的居家连衣裙,被妻子穿出了性感的
味道,黄潇怎么看,都觉得妻子此刻无比的美丽,他从妻子的小脚往上,摸到妻
子的私处,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里的炽热。
  妻子呻吟着,那爱与情交织的声音,是黄潇以前从来没有真正好好听过的,
他现在细细感受,只觉得这就是最动情的催化剂,鸡巴此时已经高高举起。
  黄潇慢慢脱去他和妻子的衣服,欣赏着妻子完美的身体曲线。妻子还是如同
往常一样大方,她伸出双手,让黄潇抱她起来。
  黄潇把她放在自己大腿上,鸡巴就卡在她的腿间,这根鸡巴就像一根烧火棍,
她心里无比幸福,拿起自己的大奶子,就往黄潇嘴里送。
  「老公,来,尝尝我的奶子,我好幸福……啊……」话音未落,黄潇叼起妻
子的咪咪就开始品尝,他一只手伸进妻子的双腿间,开始揉搓那个紧密的小穴,
勤勤恳恳,一刻都不浪费。
  陈思一个奶子被他吸吮,一个奶子被他握着,逼里还有丈夫灵活的手指,软
软的身体就像一团棉花,根本无法受力,只能接受丈夫的拨弄,香舌里开始吐出
动人的调情话语。
  「老公……你的手好灵活……啊……我要被你弄到高潮了……感觉到了吗…
  …我的小逼开始颤抖了……啊……它要流水了……老公你好厉害……」话没
说完,她紧紧地搂住丈夫,逼里流出的淫液忽然间就像泄了闸的洪水,把黄潇的
手指和大鸡巴淋了浇透。
  黄潇吻了吻她,正要提枪上马,发现妻子陈思正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昨天那个女警,你是怎么玩她的?」黄潇一怔,「怎么啦?」
  陈思色气的说,「你跟她肯定玩的更加激烈吧,我也要试试那样刺激的玩法。」
  黄潇苦笑的看着她,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准确,怎么自己妻子把第六感运用到
这么奇怪的地方。「也没怎么玩花样,她就是吃了我的鸡巴而已。」
  陈思眼睛一亮,「我也要吃你的鸡巴。」黄潇看着妻子,妻子也看着他,大
大的眼睛里满是爱意和调皮,他读懂了,他不想让自己对她失望,别的女人能做
到的,她也要做到。
  想到这里,他对陈思说,「可以啊,但是那个骚女警可是把我整个大鸡巴全
部吃下去了,你能做到吗?」
  陈思果然吃了一惊,她连忙蹲下身子好好的看了看黄潇二十厘米的大鸡巴,
然后把手臂放上去对比了一下,神色有些犹豫,但是最后化为了勇敢,「我要试
试!」
  黄潇眼里满是爱意,陈思到底多爱自己啊。
  他不再劝阻,把鸡巴轻轻地放在她面前。
  陈思看着丈夫眼前的大鸡巴,开心的笑了,这笑容里有几分崇拜,更多的是
一种对鸡巴痴迷的美,黄潇看着妻子,心里想她不会变成痴女吧。
  「我就是你一个人的痴女。」陈思彷佛知道丈夫在想什么,她妩媚一笑,迷
离的眼神里充满了对他的渴望,黄潇看着她张嘴,努力的吞下自己的鸡巴,心里
忍不住涌现出一股自豪。
  他抚摸着妻子的脸颊,耐心的教导她,「对,就是这样,像舔冰激凌一样,
不要用牙齿,多用用舌头……好爽!」黄潇陶醉在妻子臣服的吸吮中,妻子就像
是性爱天才一样,自己教了她一遍,她就会了。
  妻子认真的吸吮着他的鸡巴,可惜只能吃掉一半,黄潇看出了她的紧张,轻
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陈思抬头看着丈夫鼓励的眼神,身体慢慢放松,喉咙也克制
住恶心的感觉,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着。
  陈思吃着丈夫的巨大鸡巴,她慢慢吞咽,每一次都前进一步,一点一点,黄
潇大半的鸡巴紧紧的箍住了她的喉咙,最后五厘米硬是怎么都插不进去,反而插
得陈思双眼翻白,身体抽搐。
  他连忙把鸡巴抽出来,妻子眼睛含泪的看着他,「我真没用,呜呜」黄潇一
把抱住她,不停的安慰,「做得很好啦,我的小可爱,小傻瓜,你第一次就能吃
掉十五厘米,不是我吹,一般男的你已经成功了。」
  陈思听到他说一般男的,忍不住脸红了红,她拍打着黄潇,「你干嘛,我是
那样的女人吗?」她一边说着,逼里一边悄悄的流淌了几滴淫水,可惜黄潇没有
看到。
  她羞于启齿,刚刚丈夫对她这样说的时候,她心里涌现了一股又恐惧又兴奋
的感觉,恐惧的是丈夫一说男的,她就有反应,觉得对不起他,这股兴奋也不知
从何而来。
  她不等丈夫开口,连忙把他扑倒在床上,把流着淫水的逼啪的一下打在他丈
夫脸上,自己开心的又继续吃着丈夫的鸡巴,暗地里打气一定要全部吃进去。
  兴许是那股感觉起了作用,在愧疚的心里,陈思翻着白眼,努力的吃着,一
下下,嘴巴终于碰到了丈夫的蛋,她兴奋的拍打着他的大腿,毫无征兆的高潮了。
  黄潇也很高兴,他没有想到,自己妻子真的做到了,她把自己二十厘米的大
鸡巴都吞了进去。
  他联盟吃干净妻子流出来的淫水,把瘫软的她摆正,一边把鸡巴慢慢放到她
的逼面前,一边欣赏着妻子迷醉的神色。
  鼓胀的奶子散发著诱人的光芒,无力的喘息带动室内淫靡的气息,特别是无
毛的白虎逼,配合模特一样的身材,黄潇怎么都看不够。
  他狠狠的吸了吸这股靡乱的味道,全身都像是被春药点燃了一样,他大力的
插了进去,在淫水的带动下,一下子就顶到了子宫口。
  「啊…………老公……好强啊你……」
  陈思双手抓着丈夫强壮的手臂,就像一个在巨人身下无助的小姑娘,柔弱的
气息配合她充满淫欲和痴迷的眼神,看的黄潇的鸡巴直跳,他也不搞什么九浅一
深,靠着软件的威力,次次深入见底的插着。
  啪!啪!啪!
  奇异的节奏带着充满力量的抽插,陈思感受着丈夫每一次抽出去的空虚,插
进来的满足,从云端到地狱,不停的转换。
  「老公太厉害啦……啊……逼里好舒服……怎么这么舒服……受不了啦……
  啊……」
  黄潇双手大力的揉捏着妻子奶子,被巨大肉球逼出来的青筋清晰可见,白皙
的皮肤配合这颜色,好似古代的陶瓷,带着一股脆弱的美感,黄潇毫不怜惜,每
一次的揉捏,每一次嘴巴的吸吮都像是要把奶子给捏爆,吸碎。
  陈思脑袋不够用了,身下淫穴的快感,身上奶子的痛觉,一个舒爽一个疼痛,
交织在一起,刺激得她浑身乱颤。
  「老公……好痛啊……又好爽……啊……我的奶子被你吸爆啦……轻一点啦
……啊……小逼逼被你干软了……啊……」
  不出一会儿,陈思的呼喊就弱了下来,果然还是经不住抽插,下一秒她忽然
浑身抽搐,逼里一下子涌出了大量的淫水。
  黄潇心疼她,鸡巴一下子又涨了几分,趁妻子不注意,一下子插了进去,放
开精关,大量的精液嗖嗖的留在了她的子宫内。
  妻子平静下来的身体被他一顿乱射,差点又高潮了,他安静地抱住她,温柔
的抚摸着,陈思慢慢在他怀里平静了下来。
  这一次的性爱感觉,让他很满足,妻子迷迷糊糊的看了他一眼,充满爱意的
吻了吻他,他也默默地回应着。
  这一次做爱并不激情,但是他找到了包含在这次性爱里面的爱意,给他带来
的感受,是与以往决然不同的。
  但是随后的几天里,妻子开始欲求不满起来,他心里暗暗发笑,体力不怎么
样,小骚货欲火倒是挺足,他也不怜惜妻子了,每一次几乎都干的她欲仙欲死,
躺在床山神智都模糊了。
  妻子的安危暂时得到了解决,但是厂里最近发生了一起骚扰事件,黄潇准备
今天开个会,把这个人开掉,顺便召几个保安,如果不招保安,他很担心自己厂
里员工的安危,会不会受到什么威胁。
  他在网上招人,打算先召四个,两个两轮班,轮换着来,工资开高点,但是
要求也会高一些,最起码要当过兵,而且体能不能下降太多,人也不能太大了,
都说拳怕少壮,万一来了几个年轻的地痞,他还真担心保安搞不定,嗯,他想了
想然后点了点头,就以和自己打平手为条件吧,他也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个妻子这几天频繁的做爱,已经把身体强化成什么样子了。
  在一个大型网站上发布了消息之后,也跟政府的人打了招呼,周围的人都知
道了服装厂换了个年轻老板,一些有经验的老手们,都开始闻风而动。
  从早到晚,已经面试了好几个人,条件他觉得很简单,结果在他手下撑住几
招的一个没有。他自己觉得自己毕竟不是专门打架的,身体不如自己,难道经验
还比不过?郁闷的也只能慢慢来,一个服装厂老板非常能打这样的消息,口口相
传,最后过了几天,终于来了真正厉害的高手。
  喝哈!前来应聘的人都围成一个圈,看着圈内打架的两个人,一个身体健壮,
身上肌肉都是好看的流线型,非常耐打,揍在身上的拳脚几乎就没有让他停下来
过,他也似乎对这些拳脚没有感觉,但是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有细微的停顿和
颤抖。
  而另外一个人,身材瘦小,毫不起眼,但是只是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异常凌
厉,他功夫非常的好,各种招式手到擒来,抓住健壮男子的空档不停的出拳出脚,
看见自己的招式对他无用也不气馁,反而不停的围着他转圈,明显是在找破绽。
  忽然间,健壮男子往后退了一步,身体有些摇晃,瘦小男子看见这难得的机
会就是一个冲锋,右手挥出一道直拳,异常迅猛,就要正中健壮男子胸口!
  啪!
  健壮男子左手抵在胸前,一把抓住这只瘦小的手,原来这是他故意露出的破
绽,健壮男子正要右手挥拳,没想到瘦小男子一条腿正中他胸口。
  嘭,倒地,精彩……!周围的鼓掌不绝于耳。
  健壮男子就是黄潇,他看见一只手伸向自己,他借力站起来,满脸笑容的看
着这个瘦小男子,高声说「你被录取了!」
  瘦小男子满脸笑意,他先是道歉的对黄潇,也是未来的老板鞠了一躬,又是
不停的感谢,黄潇不在意的摆摆手,他要的就是这种好手。
  瘦小男子叫陈剑,外号瘦猴,可别看他瘦,身高可有一米七,只不过瘦黑瘦
黑的才会显得有些矮,更让人满意的是,陈剑之前在军队一呆就是五年,连续四
年都拿下了各类竞赛活动二等奖,随后又在特种军部队干了一年,因为一次左手
臂受伤才无奈退役,只可惜他之前在军中得罪了权贵,回到了老家也没能有一份
好的差事。
  今天看到黄潇的招聘信息,又听说很多人都没能在他手上走下几招,好奇来
试了试,发现这老板真的有两把刷子,而且待遇还不低,一个月四千加五险一金,
待遇非常不错,老板还说要是做的好,没发生什么事故,年底还有奖金,每个月
还有全勤业绩,这简直就是一份肥美的差事啊。
  黄潇看着对自己感激不已的陈剑,也没说什么,生活不易,这些人要想保持
体力,更加不易,自己多一点工资,也是为了让他们吃好点,对自己感激之下,
对工厂的事也会更加上心,合作共赢,挺好的。
  瘦猴陈剑的到来就好像是一个开门红,接下来又来了四个好手,个个身手不
凡,有跟他一样魁梧的,也有比瘦猴更灵活的,四个里有两个至少也是跟他打了
个平手,还有两个实力还在瘦猴上面,他欢喜的不得了,干脆五个人都招了进来,
实力从前到后分别是:大头,刘平;锥子,岳雄;瘦猴,陈剑;傻宝,姜龙;铁
匠,李进。
  李进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落选了,等老板宣布了消息,直接落泪了。
  黄潇看着这一幕感慨不已,他也知道李进有故事,但什么都没说,五个人每
人提前给了三个月的工资。这五个人都不是本地的,匆匆的从外地赶过来,他也
都知道有难处,这钱虽然不少,他也不怕他们跑了,有实力的人,都很骄傲,正
好这也是一次测试,万一真跑了,也免得以后祸害自己厂里的人。
  五个人连忙保证,以后会把厂里的安危放在心上,铁匠今晚就有事要回家,
黄潇也不急,让他先去,其他四人都没什么事,他就把大头刘平和瘦猴陈剑放在
一个队里,一人负责半天,锥子岳雄和傻宝姜龙又是一对,这四人每个人年龄不
超过三十,夜班也算扛得住,上一天休一天,也不错。
  前来应聘的看见尘埃落定,都走了,唯独有一个人留了下来,黄潇一看,眼
珠子都差点瞪了下来,他看到了谁?
  女警林安!
  他连忙遣散四人,让他们自己商量着上班,把林安带到了厂里办公室。
  林安面色有些憔悴,眼圈红红的,好像哭过,又好像几天没睡觉,看的黄潇
心里有些抽搐,这几天她都经历了什么,连忙打了个电话,让厂里女工送了点吃
的上来。
  林安也不说话,默默地吃着东西,黄潇也不开口。
  林安吃完了,静立了片刻,慢慢说,「我没在警局做了。」她看着黄潇,眼
里都是泪花,强忍着没让泪水流出来。
  「我上次跟你分开后去上班,以前一个分手的渣男,拿着视频来威胁我,要
我给钱给他,要我继续跟他交往,我当时差点就疯了,我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视
频,我不答应,他立马就在警局闹开了,没一会儿大家就知道了,副局长知道了
自后,把我拉过去谈话,打算让我放几天假好好避避风头,谁知道他妈的那个渣
男,提前就把视频放到了网上,警局盖不住了,我也没求他们,自己撤职,出来
了。」林安说完了这段话,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在那边低着头默默耸肩,斗大
的泪水就那样流了下来。
  黄潇叹了口气,他知道林安没地方可去,无意间看到了自己这份招聘,一看
上面写的是新时代,就猜到是自己公司正在招人,便坐车赶过来了,她忍了好几
次,想就那样走掉,可是当人群散去,她还是站着没动,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只
想找一个安身之所,哪怕黄潇只要能给自己一份工作,她就满足了。
  黄潇的声音慢慢传来,「你安心的留在这里吧,安保小队长的身份,我给你,
你不用上夜班了,每个月给你八千,业绩什么的都有,可能比不上警察福利高,
但是好在我这边没什么事,你安安心心的就好,别瞎想。」他的声音好像有魔力,
就这样慢慢说着,让林安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复杂的看着黄潇,黄潇也看着她,可惜林安没有从黄潇的眼里看出任何的
情欲,她低下头,心里有些自惭形秽,自己这具身体,他看不上吗,也是,自己
名声都臭了。
  黄潇似乎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我这工资,也不是白给你的,我妻子常年
在服装店,身体没得到锻炼,根本满足不了我,你要是不反感,偶尔可以来陪陪
我,也只有你这样的体能才能让我爽一点!」
  这仿佛是故意骚扰和情色的话,反而让林安安心不已,他没嫌弃自己,眼睛
一红,又要开始哭了,倒不是她多愁善感,不然也当不上警察,而是这几天的打
击,已经让她到了崩溃的边缘,可以说,黄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把自己从泥潭
里拉了上来,不是他,自己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父亲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
打,她也不敢接,深怕听到父亲的责怪,对自己更加失望。
  她什么话也没说,站起来,深深地对黄潇鞠了一躬。
  黄潇看着她,「还没跟叔叔打电话吧,你给他打一个吧,我跟你说一声,让
他心安,你还怕什么呢,他是你父亲,不会怪你的!」
  林安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泪水决提,但是此刻她的心,却无比的安宁。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291bb.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