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茗开卡车】4-5 - 狠狠射成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3ee.com 加入收藏夹!


                (四)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晓雯在一片温暖之中醒转过来,睁开眼就看到了茗狼
注视的目光,一脸的温柔。
  「你醒了。」茗狼搂紧了怀里的可人,「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晓雯想到自己那羞人的样子,俏脸霎的红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躲在茗
狼的怀里,越藏越深,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悄悄说了一句「我饿了。」
  茗狼轻笑一声,用被单把赤裸的晓雯裹好,像一个蚕蛹一样。接着把她横抱
起来,来到客厅来。本来晓雯以为家里只有二人,出门来才发现两个成熟女人正
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慌得挣扎起来。「让她们看到多丢
人啊,先让我穿上衣服啊!」
  可是任凭她怎么挣扎也挣不脱茗狼的怀抱,茗狼安抚道「你的衣服之前不是
被你自己弄得又皱又脏么,还是我妈妈给你洗的呢。」不由分说,大步走起,把
她放到了餐桌前。此刻晓雯又惊又怕,两只手紧紧扯住自己的身上的床单来寻求
一些安慰感。秋云二女也端着菜肴摆桌,惠子终究是没有秋云那么荒唐,觉得茗
狼这样对待晓雯有些不妥道「小茗,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家女孩子,小妹妹,
来姐姐那里给你挑一身合适的衣服吧。」
  晓雯得到了救星一样,扭头乞求的看着茗狼想征求他的同意。茗狼不满的神
情一闪而过,对晓雯笑道:「你去惠子姐姐家换身新衣服吧,我们两家关系很好
的,没关系的。」继而扭头再对惠子说:「今天姐姐跟妈妈做了这么多菜,不如
我们也叫晴子姐姐一起来吧。」
  惠子缓慢的反射弧没有多加思考,答应了茗狼。随后牵着赤足的晓雯出门回
家,顺便打电话邀请晴子也来一起吃一顿晚饭。
  关门声响起,茗狼的脸阴了下来,提起坐在椅子上的秋云掀起她的睡裙,此
刻秋云的下体正塞着两个按摩棒小腹胀的鼓鼓的,一边让她夹紧,一边拔下了插
在阴道里的按摩棒,硕大的按摩棒被一下拔出来,刺激的秋云一阵颤抖,茗狼并
没有怜香惜玉把她整个抱起来,对着桌上成盆的稀饭下令让她泄出来。咕噜咕噜
阴道里涌出了不知道储存了多久的精液啪嗒啪嗒的落进了盆中,一直强忍高潮的
秋云此刻也爆发了出来,声音颤抖着从花芯中喷射出自己的淫水和着残留的精液
尽数都流了进去。继而茗狼对着怀里仍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秋云吩咐了几句。
  没多久,去换衣服的二女回来了,晓雯穿着一身粉灰色的运动服怀里抱着还
沾着自己体液的被单,对着茗狼扭几个姿势「好看吗?」
  茗狼走过来接过床单把它丢在一边拉着晓雯来到桌前「我未来的老婆,穿什
么都好看,是不是啊,未来的丈母娘?」
  秋云笑盈盈的回道:「那可是我的儿媳妇,怎么会不漂亮」惠子也随着附和。
大家的夸奖让晓云的脸上烧起了红霞,躲进了茗狼的臂弯里,拉着他坐了下来。
  「你们都取笑我,好了,肚子饿了,我要吃饭了。」
  「我不是还请了晴子阿姨一起来吃晚餐么,小馋猫,再等一下吧。」
  茗狼左边坐着秋云,此刻他正把手伸到秋云的裙子里面握住按摩棒在她的小
穴里面搅动。另一边则正在跟晓雯聊着学校的事情,微微侧身,让晓雯没有发现
他的小动作。
  不过坐在对面的惠子,看到了秋云的神情,食髓知味的她早就想到了在秋云
身上发生的事情,她把双足从拖鞋里脱了出来,上半身抱臂撑在座子上,下面凝
脂赤足兵分两路一只脚顺着秋云的小腿、大腿、裙底一路伸进去,屈趾用大拇指
踩在秋云的阴蒂上面来回蹂躏,另一只脚脚趾岔开,夹住了茗狼的肉棒,前脚掌
压在阴囊上缓缓地按摩。
  惠子的袭击让母子二人猝不及防,秋云紧咬下唇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强压
着自己想要呻吟出来的欲望。当着自己儿媳妇的面,被两个一起玩弄小穴,这样
的刺激让她更加的沉醉于与儿子之间的这样异变的情感。而茗狼那边不想被晓雯
发现惠子的小动作,双腿把惠子的赤足夹在中间,不让它乱动,腰部缺不自觉地
慢慢挺动,在指缝间摩擦,阴囊也被那只小脚唔得暖洋洋的。
  「你们有什么不舒服么?」晓雯发现了母女二人的异样,刚好在这时,晴子
来敲门了,茗狼示意惠子去开门,却偷偷地把她的鞋勾到自己这边,让她只能用
沾满了淫水与前列腺液的双脚,走过去开门。
  「你们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我都快饿死了。」晴子一进门就被饭香俘虏了,
惠子独居的日子让她的厨艺颇佳,再加上有这么一个口味刁钻的闺蜜的培养。让
秋云完全失去了在厨房的主厨地位。她取了一套碗筷坐到了晓雯的对面,这个陌
生的女人让她感到好奇,不过看到她和茗狼的神态又隐约猜出来大概,特意坐在
这边想要来八卦一下。
  「大家来尝一尝惠子的拿手绝活,皮蛋瘦肉粥。」晴子很主动地先给晓雯撑
了一大碗粥,顺势问道:「你跟小茗是什么关系啊?」
  「她是我的女朋友,晓雯。这位是惠子阿姨的同事兼闺蜜晴子阿姨。」茗狼
接过了晴子递过来的粥碗,给了秋云,回头对晓雯说道:「今天一大桌菜都是惠
子阿姨的拿手菜,先尝尝菜的味道怎么样,先喝粥你可就没有口服了。」说完,
给她盛了一碗顺便把盆里的粥里面的添加剂搅拌均匀。
  大家开始吃饭了,晴子一边喝粥一边不停地打探八卦新闻,而茗狼一边给晓
雯夹菜一边帮她回答晴子问的那些奇怪的羞人的问题。
  看其他三女吃的粥已经差不多,就连中毒最浅的晴子也出现了被催眠的征兆。
茗狼知道是时候开始自己的话题了。
  「大家等一下,我有一个提议要给大家说一下。」茗狼声音轻柔,但是除了
晓雯以外的所有人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静止住了。「晴子和惠子阿姨租的都是
我们家的房子,不过可能要麻烦一下晴子阿姨,搬来跟惠子阿姨同住吧。」
  「好。」被提到名字的两人毫不犹豫的肯定了茗狼,实际上二女住的房子都
是她们自己买的,只不过现在需要一个能让晓雯接受的借口。
  「那么晓雯,我们家就空出一套房来,租给你和你的妈妈吧,这样也方便一
点,总比住在店里强。这里步行去面馆和去学校都很近。」
  「啊?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就这么让晴子阿姨把房间空出来。」晓雯对于这
个摸不到头脑的提议虽然心里有一瞬间的动摇还是被自己的正常三观压制住了。
  「没事的,晴子阿姨之前也抱怨早知道就该跟惠子阿姨合租,这样姐妹可以
在一起还能省下房费,不过碍于已经租了半年的房子一直没有搬过来而已。」
  「是的,我很喜欢和惠子妹妹一起住呢,这样我们闺蜜才可以多说些悄悄话。」
  晓雯觉得事情发展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奇怪的地方来下意识的还是想拒
绝。「但是我妈妈不会答应得吧,毕竟房租还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们家的情况
你大概也能感觉到吧。」
  「房租的事情没有关系,我妈妈为了自己的儿媳妇的人身安全,可以把房租
降得很便宜的,到时候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帮你去跟阿姨说。」茗狼已经心里盘算
好了,到时候如果晓雯妈妈不愿意的话,就要用自己的方法了。这样一来,晓雯
住的离自己很近,又因为不在同一层不会发现自己的秘密,对门的那对闺蜜也可
以方便经常满足自己的双飞欲望,有机会甚至可以加上秋云一起三飞。不过茗狼
在心里并不希望晓雯被自己的体液催眠掉。被催眠后的三女仿佛自己的奴隶肉便
器一样,可以答应自己的所有欲望和需求,完全只是用来发泄自己无处宣泄的青
春期荷尔蒙。但是晓雯这样害羞又贴心的女孩还是保持自己的本色,更让茗狼觉
得珍贵。「而且你妈妈也一定希望女儿可以住在一个安全舒适的地方吧。」
  「好吧,我去回去和我妈妈商量一下吧。」晓雯终究还是被说动了,这样她
也可以和茗狼住的更近了。
  「粥都被你们喝完了,锅里也没有了吧?」茗狼问向秋云。
  「没有了,等晓雯搬过来了我们可以一起再做给你尝尝阿。」
  窗外天已经彻底黑了,茗狼没有留晓雯过夜的打算,几女熟悉过了之后,茗
狼就提醒晓雯该回家了。走在路上二人又把房子的事情好好的商量了一下。晓雯
问的事无巨细,很多问题弄得茗狼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得搪塞过去。晓雯
家的生意正施热闹的时候。周末晚上出来玩的人特别多。晓雯妈妈一个人忙里忙
外的。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旁边的
街坊邻居大爷大妈心疼母女二人,都来帮忙围攻那女人。
  晓雯妈妈给让茗狼端杯凉茶去给女人赔个不是,茗狼自然要在里面加一些添
加剂。来到外面,战况正激烈,茗狼打量了一下女人,上身着紧身露脐小背心把
胸前的巨物弧线勾勒的无比清晰。甚至看不到胸罩的痕迹,也不知道是真空还是
乳贴。下身是一条破洞牛仔裤,可以看到里面还有一条黑色网袜若隐若现。再走
近点一双杏眼正生气的瞪着,脸蛋白白嫩嫩圆润光滑,鼻梁立体挺拔,一对丰满
的嘴唇一张一合的想机关枪一样不安分。
  「叔叔阿姨们,多谢大家了。是我们的不是让客人等的着急了。这小姐姐,
我们送你一杯凉茶消消气,您点的餐马上就好。」众人一看店家都发话了,也都
散开了。那女人口干舌燥的咕咚咕咚的把凉茶一饮而尽,才气呼呼的回到位置。
  过了一会茗狼来送餐的时候,她自己再自己的座位上呆坐了好久了,药效已
经发作。「吃完到,交了钱之后,来学校后面的小巷等我。」
  「是。」女人机械的回答。
  茗狼又帮你帮了许久后发现女人已经离开了,便给母女说了一声来到了学校
后巷,这里原本是一条宽阔的路,不过新盖起一排沿街平房后,这里就显得有些
窄了,再加上不自觉的人在这里堆放了些杂物就没有人愿意再走这里了。
  借着门房里映出的微弱灯光,茗狼看到女人已经在哪里等他了。
  茗狼拉着她走到杂物堆后面,把她压在墙上,隔着小背心,双手在女人的乳
房之上游走。「你的这张嘴太不老实了,主人来教育教育你,知道么?」说完,
低头亲了上去,把女人的舌头吸进嘴里,用牙齿来挑逗她的香舌,很快,口腔里
就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这种感觉让茗狼不自觉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量,两团软
肉被挤压成各种形状在指缝间漏出。女人的鼻息渐渐加重,痛苦又快乐的哼叫。
  身上的痛苦让女人的神志开始苏醒抵抗茗狼的侵略,但收效薄弱。茗狼赶快
抓住女人的双手,把她死死压在墙上,舌头入侵到她的口中,撬开牙关,交换着
双方的津液。「你……」在她口腔里伤口的帮助下,药效很快发作,在她完全清
醒之前又进入了催眠的状态。茗狼心想自己体内的药剂越来越稀薄了,也该让对
门的两个女人去再买一些回来了。心里想着,手上没有停下,她让女人坐在地上
倚在墙边,刚好脸对着自己的胯部,掏出肉棒,伸入女人的嘴里。「用力吸舔,
把嘴长大,让它进去。」
  女人很听话的开始吸吮茗狼的肉棒,熟练的口技让茗狼很快就要缴械,抱住
女人的头,肉棒整根都插到了女人口中,当做肉穴一样用力抽插起来,伴随着一
阵低吟,精液尽数射入了女人的胃里。余韵让茗狼的肉棒在最深处待了好久才舍
得拔出来。女人的眼神已经呆滞,口眼歪斜的侧倒下去大口的喘气。
  茗狼蹲在边上,把玩女人的屁股,她臀部的肌肉比较坚实不像秋云那个满是
脂肪的肥臀。解开她的腰带,褪下牛仔裤,里面也只穿了一条超细的内裤夹在两
腿之间,淹没在臀瓣里。伸手摸一摸,小穴流出来的淫水已经浸透了内裤。透明
粘稠的液体沾满了茗狼的手指。
  不过这种环境虽然刺激但是茗狼还是更喜欢在柔软的床上做。在这里又脏又
乱,弄不好还会被杂物划伤自己。看女人已经恢复过来了,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
脸提到自己面前「你叫什么,干什么的,家在哪里,都有什么人。」
  「我叫薛莹,在医院当护士,家就在学校边,家里还有父母。」
  没想到,这样泼辣的女人还是个护士,这跟茗狼对护士的印象多有不同。留
下了女人的具体信息,又下了暗示,茗狼让女人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回家去了。
「记住,这个手机号发来的信息是你最重要的人的信息,他的要求是你必须完成
的。」
                (五)
  周日一早,茗狼就收到了来自晓雯的短讯问,她妈妈同意了租房子的事想要
今天跟房东约个时间,她已经在来茗狼家的路上了,很快就到。
  看完短讯心里茗狼心里一凉,赶紧从身下的软肉堆中爬起来,引起一阵阵呻
吟。原来回家之后,茗狼把被那小护士勾引起来的欲火发泄在了三女身上,一直
到半夜一男三女才东倒西歪的在客厅睡去。看着客厅里面一片狼藉的淫糜景象,
就头大。拍醒了与自己挤在沙发上熟睡的秋云,又叫醒了睡在地板上冷的四肢相
互纠缠在一起的林惠与蒋晴,让她们三人把客厅打扫一遍,不要被晓雯发现几人
做过的好事。随后赶紧洗漱穿戴一番去拦截晓雯拖延时间。
  面馆来茗狼家大概也就3站的样子,茗狼在马路对面的车站等了没多久就见
到晓雯下车了。她穿着一身藏蓝与白相间细条纹的裙子,就好像偷穿了家里大人
的衬衫又在腰间系了个跟衬衫同样布料的腰带,超薄的肉色长丝袜让她纤细的双
腿更加笔直。脚下踩着一双白色板鞋,手里提这个纸袋,里面大概是装的今天要
还的惠子的运动服。
  茗狼走向晓雯,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低头闻着她头发上的洗发水香味。晓雯
也抱住了茗狼,侧头过去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你怎么自己来了,有什么事打电话说不就好了。」
  「可是,我想每天都看到你啊,在电话里只能听到你的声音,心里总觉得不
舒服。」
  「所以你要多做做你妈的工作啊,这样我们就在同一个单元楼里了,不就可
以天天见面了。」茗狼听到了晓雯的话,心里觉得有一股暖流流出,捧起她的俏
脸,吻了上去。「家里还有人呢,我们在外面走一会吧。」
  「讨厌,你是不是又想趁没人的时候要跟我做那种事情吧!」晓雯娇嗔,自
己昨天刚刚跟茗狼做过了那种事,总是会不自觉的往上面联想,自己的下面还有
些红肿。走起路来有些许的不适。不过那种把自己完全的托付给一个人的这样敞
开心扉的感觉还是十分怀念的。
  「放心吧,昨天你那里最后又红又肿的,我怎么舍得让你今天带病加班呢,
我就是想跟你多独处一会。」茗狼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故意喷出来的气,吹进晓
雯的耳朵里,痒的她在茗狼的怀里躲来躲去。
  「好啦好啦,你先说个时间地点,我好给我妈先通知啊。」躲不开的晓雯,
举手捂住茗狼的嘴,提着袋子的手,在茗狼的腰间掐起一把肉「你再闹我可就要
掐人了。」
  「那就晚饭的时候去学校马路对面的润华饭庄吧,我有点想吃那里的狮子头
了。」润滑饭庄、学校还有晓雯妈妈的面馆都在和平北路上,荤菜的味道做的都
不错,包间打扫的也算干净,想去哪里吃饭都要提前预定。
  「太隆重了吧,只是租个房子,而且你去跟我妈妈说她多想怎么办。」晓雯
拒绝了茗狼的提议,觉得不妥。
  「没事,我已经预约好了房间了,到时候我带晴子阿姨一起去,让她来帮忙
当一下房东。」茗狼把她转过去背靠自己的胸膛抱在怀里,亲到她的脸蛋上「你
放心吧,只是租个房子而已没有这么麻烦的。」
  到了小公园里晓雯又精神了起来,把纸袋都交给了茗狼,去看那些在公园广
场上卖小玩意的地摊去了,茗狼看她看一对陶瓷的娃娃,是两个外国的小孩一男
一女胖嘟嘟的在开心的咧嘴笑着。干脆直接买了下来。
  「我们一人一个,这样你想我的时候就能看看她了。」晓雯把那个女娃娃递
给了茗狼,认真的说道。
  回到小区里,茗狼已经拿到了晴子家的备用钥匙,已经按捺不住的晓雯去看
看自己未来的家。
  晴子的房子算是大的,140多平,两室两厅,还有一个阳台。多出来的卧
室已经被晴子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衣服。
  「哇,晴子阿姨好多衣服啊。」一推开门,晓雯明显被晴子的收藏吓到了。
上次看到这么多衣服,还是在服装店里。
  「你喜欢的话,可以让晴子阿姨送你几件,这么多她也穿不过来,你看买回
来包装都没拆就都堆在这里了。」茗狼打量了一下晴子的收藏,一堆认不出牌子
的衣服就这样连着包装袋一起被丢在这里。在墙边还堆着一堆鞋盒。想来里面也
都是没穿过的鞋吧,看不出来这女人有这么多钱,买来了衣服都扔在这里等长毛。
不过想想她能一个人贷款买这么大的房子,也不会穷到那里去,衣服鞋子应该是
一个女人最基本的爱好吧。
  「不用了,我以后长大了攒钱自己买。」晓雯似乎找到了奇怪的学习动力。
  「以后我赚钱给你买不好么?」茗狼看到晓雯认真的模样觉得跟可爱,忍不
住亲了她一口。晓雯也习惯了茗狼的突然袭击,对于茗狼这样表达自己爱意的方
式乐而受之。
  逛完了整个房子,家具都很齐全而且晴子的装修和家具都很有设计感。让晓
雯感觉自己梦想中的家也不过如此了。
  「怎么样,满意吗?」
  「好棒的房子阿,我妈妈也一定很喜欢的!」晓雯的开心已经溢于言表了,
整个人趴着陷进懒人沙发里根本不想动弹。裙子下摆已经遮不住小屁股了,把她
的粉红点点花纹的内裤一览无余的展现在茗狼面前一扭一扭。「这个姿势内裤都
露出来,丢人不丢人啊。」茗狼抚摸着她的小屁股,不如薛莹的结实也不像秋云
那样肥美。显得有些瘦骨嶙峋。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只有几十斤小姑娘,还没有到
发育的时候。
  「人家……尿尿的样子都被你看到了,还有什么不能让你看的吗。」说到一
半晓雯回想到了自己在心爱男人面前尿尿的样子,那时候还有人热乎乎的棒子插
在自己下体里。想到这里她缩近沙发不说话了,身体有些无力的感觉。
  茗狼对于她反映极其熟悉,小脸绯红的缩在自己的手臂里不想让茗狼看到她
的样子。看来是她也想到了一些色色的事情。在屁股上抚摸的手就说是滑到了一
处肉缝上。
  「不可以……这是在别人家里……这样不好。」晓雯抓住茗狼的手不让他再
作怪。可是却被他抓着摸到了茗狼鼓起的裤裆上。
  「这里已经被你勾引起反应了,你可要对我负责。」茗狼抓着她的手伸了进
去握在自己的小兄弟上。
  火热还在跳动的肉棒吓了晓雯一跳,不过耐不住茗狼的再三央求。帮他手淫
起来。茗狼也躺进沙发里跟晓雯抱成一团,双手在她的敏感地带游走挑弄。
  「你……你又在欺负我了……不要摸我了……感觉怪怪的。」晓雯的呼吸急
促起来,有家中三女做教学示范工具,晓雯怎么抵挡的住茗狼的攻势。
  「把衣服脱了吧,我不插进去,一会你的衣服别被弄的又要换新衣服穿了。」
茗狼再说的时候已经在脱下晓雯的裙子了,顺便把她从头到脚又抚摸了一遍。随
后双管齐下杀的晓雯一泄如注淫水都流到了茗狼的身上,在他的怀里全身都沉浸
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茗狼这才握住晓雯的手自己抽动起来。射了晓雯满满一手。
「回家吧,我去换个内裤。」
  搀扶着回到家,三女早已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衣着整齐的坐在沙发上看
电视。
  茗狼换好内裤以后出来把晚上聚餐的事情交代清楚。五人又一起吃了一顿午
饭才把晓雯送走。公交车站上茗狼耳语晓雯:「亲爱的,谢谢你今天帮我用手做,
你的小手又柔又软,好了,车来了,晚上见。」
  「哼,就会找我做这种事情。」晓雯故作生气的上了公交才忍不住露出了本
色。「晚上别忘了时间,我等你呢。」
  下午的时间晴子请的搬家公司的人已经把她的东西都转移到了惠子的家里。
多的放不开的就塞进了茗狼卧室的衣柜里还有书房的柜子中。总算是把她的收藏
全部安置好了。只留下家具,就等母女二人搬来了。
  一切收拾妥当茗狼与三女在惠子家中又是一番云雨,惠子家里藏的那些性爱
玩具被茗狼在她们的身上试了个遍。又把三女每人都送上了高潮。一行人才慢慢
悠悠的赶去饭店。
  路过学校的时候茗狼又想起了昨夜的小护士,在微信上跟她聊了起来。得知
她今天也休班以后,晚上的夜生活也有了节目。一想到她那对涂着唇彩的丰满嘴
唇和那条灵巧的香舌茗狼的肉棒就硬的像铁柱一样。
  到了包间先点了几个凉菜,晓雯母女才姗姗来迟。
  「抱歉,很久没有认真打扮一下了,多用了点时间。」晓雯妈妈一脸歉意的
对着晴子。茗狼在一边看着眼前一亮。一条亚麻色的半身裙占据了大半个身子,
好像她的脖子以下全都是腿。白色的吊带衫外面套着一件小披肩。胸前是蕾丝花
的装饰,掩盖住了她胸前的不足。
  倒不是说她是平胸只不过个沈秋云那样娇生惯养的淫娃那对引人犯罪的巨乳
比就差了小巫见大巫了。如果说只论胸部规模的话,可能也就只有薛莹可以与其
一战,但还是有些勉强。波浪的长发散开在背后,素雅端庄的面孔在气质上已经
艳压群芳。平时穿着工作服忙里忙外的让茗狼根本没有多少发现她的美。在走路
时裙下若隐若现的腿部弧线,让茗狼想去看看裙下是怎么样的一对修长玉腿。
  「我们也是刚来的,先点菜吧,孩子们都饿了。」晴子把菜单递给她一份。
「今天我来请客吧,就当是为你们将来乔迁新居的喜酒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蒋晴,平时一个人在房子里住总觉得跟冷清,就搬去和闺蜜同居了。房子就空了
出来了。」
  「我叫倪江燕,我女儿周晓雯你该认识的。」
  江燕只点了几个平价的家常菜,晴子看了看菜单又点了几道饭店的特色菜。
送到厨房,让他们做去了。
  女人们之间的沟通很快就达成了一致,也许是跟蒋晴和江燕的年纪所差不大
有关系吧。茗狼看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便暗示晴子,准备结束酒席。
  饭后,茗狼先把母女二人互送回家,再回来叫上三女一起来到学校边的快捷
酒店。薛莹已经穿着白丝护士服在床上等候多时了。三女脱下衣服,穿上内裤式
的假阴茎,一起爬到床上来。
  秋云躺在最下面让薛莹把肉棒都插进去两对巨乳挤压在一起白花花的一大片
肉光。晴子压住薛莹的腰在她的菊花里面抽插起来。
  而茗狼对她的小嘴已经思念许久。还有她那能刺激到肉棒每一个敏感角落的
高超口技。惠子坐在薛莹的背上捧着双乳,与茗狼的乳头相互摩擦。
  很快在三面夹击之下高潮到抽搐了,茗狼的肉棒被浸润抽搐的食管给吸了出
来。随后惠子接过茗狼的位置把假肉棒插进薛莹嘴里。
  茗狼来到后面,看正干菊花干的起劲的晴子兴奋的样子,抱着她的屁股也插
进了她的菊花里面。屋内几女的呻吟一个比一个淫荡。
  薛莹一直被干到了多次高潮加缺氧的晕了过去。随后就是菊花被插进庞然大
物的晴子成为了大家的目标,几番交战之后失去了再战之力。
  就剩秋云与惠子二人跪在茗狼面前,脱下了假阴茎掰开自己已经湿润的小穴
等待着被临幸。茗狼在薛莹的身上已经被榨出了好几发,尤其是她的小嘴被干的
说话声音都哑了。茗狼捡起之前二女抽插薛莹的假阴茎插进了他们的小穴里,一
通狂轰滥炸之后把二女送上高潮。
  最后茗狼把薛莹抱到桌边让她跪在那里,插入他已经一片狼藉的地方,再捡
来一个假阴茎插入她已经大张开一阵阵收缩的菊花里面。
  对着她的花心连番猛烈的进攻,最后顶开花心口,把滚烫的精液一股脑徳射
进她的子宫里。让她在昏迷中的身体再一次进入了高潮。茗狼保持插入的姿势也
趴倒在薛莹的后背上,感受着她全身的颤抖,玩弄着她那对大奶子,也睡着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3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