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



  老刘20年没碰女人的理由····大家到时候看我回填的理由合不合理,
谢谢刘启帆边走边摸着自己的裤裆,刚才在上面强撑着,但两个蛋蛋还是隐隐作
疼,周彪正在擦着奔驰的车头,看到老板出来,腿还有点顺拐,走几步还龇下牙
齿,吓的把毛巾一扔,小跑上去扶住:「刘总,没事吧?」
  刘启帆苦笑下:「想沾点便宜,这不···。「周彪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两条又短又粗的眉毛竖了起来:「这小逼养的···。」作势要往里面走。
  刘启帆笑着骂道:「回来,回来,你啊你,这什么驴脾气。」
  周彪大声说道:「不管谁打了你,我TMD就揍死他!」
  「说你驴脾气还真驴了,我的女人你也敢打?我现在就打芳芳电话,问她我
还是不是你哥?」
  「刘总,可···可···。」一听她老婆名字,周彪就泄气了,小眉毛皱
在一起,一脸纠结道。
  「开车去,快扶下我,妈的,你以我的屌就这么嫩,这样的女人才有意思,
你懂个屁。」
  「呵呵,芳芳就挺好的,刘哥你慢点。」
  「你这小子,真是一物降一物,就怕你老婆。所以我才认你这个弟第。」
  车子还没发动,电话就打了进来,一看是女儿的。
  「爸,爸你在哪儿呢。」才接通,刘启帆就听见刘甜甜大叫的声音,还夹杂
着其他女孩的欢笑声。
  刘启帆一边挥挥手示意发动车子,一边笑道:「在回去的路上。」
  「爸,你猜我在哪儿?你肯定猜不到?你猜你猜?」
  刘启帆笑的更欢了「不知道,你在哪儿?」
  「香格里拉酒店,总统套房,爸,我告诉你哦,房间超级超级大,而且在4
3楼,外面就能看到整个城市。哈哈,你想不到吧。」还没等父亲回答,她又说
道:「我们的节目得了第一名,可以去市里比赛,学校的一个校友作为奖品,整
个舞蹈团的女生,1间总统套房,2间行政套房,自助早餐,天呐,太开心了。」
  刘启帆问道:「那男生呢?」
  「哈哈,就普通房间,老师不许他们上来,你是没看到李明浩他们的表情,
笑死人了。」
  「恩,那就好,别玩疯了、」
  「嘿嘿,悄悄告诉你」刘甜甜压低声音「我们偷偷把冰柜里的酒喝了。」
  刘启帆脑门一阵突突,提高音量道:「你们一帮姑娘家家的喝什么酒,胡闹!
你喝了没?」
  「没事没事,是吴西子出的钱,我就喝了一点点,但如清,哈哈,爸,她喝
多了,非抱着我说喜欢我,拉都拉不住。还有吴西子,喝了酒就在那边哭,说没
人爱她,你不知道她平时可高冷了,哈哈还有还有···。」
  听着女儿在那边兴奋的唠唠叨叨,刘启帆不忍打断她,就听着她没有头绪的
说着平时积攒的话,不时传来其他女孩打闹的声音,最后直到刘甜甜说着说着睡
着。
  刘启帆打通酒店的经理,让他派服务员去照顾下,顺便把冰柜里的酒都撤了,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放下心来,一看,申燕子打了5、6个电话了。
  「燕子,怎么还没睡啊?我晚上12点到G市。」
  「和谁打电话呢?有事都黄了。」申燕子抱怨道。
  「和甜甜打电话呢。」
  「哦,今天她表演怎么样啊?你有没和她说我实在抽不出时间。」
  「说了,放心好了。」
  「唔,她早就和我说了一定让我去,可我这」她突然语气一转道:「不像有
的人,总能抽出时间。」
  「啊?哈哈哈,那个你有什么事?」刘启帆打哈哈道。
  「6号别墅里的女的···?」申燕子悠悠的说道。
  刘启帆一阵头大:「燕子,你是不是派人盯着我啊?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忘了那张信用卡是我帮你开的,绑定的是我的邮箱,我收到一个大额消
费通知,以为某人盗刷了你的卡,买了一台钢琴,于是我就自作主张的查了下·
··。」
  「你这丫头···。」
  「哥···」申燕子突然变了一个称呼,语气也充满了怨艾「我···,为
什么你···我···我到底有什么不好。」随后就是沉默。
  刘启帆抿着嘴,叹了口气:「燕子,我知道,都知道,可我,是我对不起你,
是我一直拖累你。」
  ···「我不怪你,一切我愿意的,我还有事,你先休息吧。」申燕子挂了
电话。
  刘启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当年申野狼的血还在手上,粘稠,带着
一丝温意,这感觉已经渗进了自己的掌纹里,融入自己的血液里,只有在此时,
它们又带着当时的恨意流边自己的全身——这种无力感——当年是对不起野狼现
在是对不起燕子。
  刘启帆握着拳头沉声问道:「到樊秃子公司的人去了没?」
  「已经去了。」
  「让他们给我加把劲!」
  「我现在就打电话!」
  此时的樊小明坐在达西公司的漆黑的办公室里面,一点红光随着抽烟的吱吱
声在黑暗中一闪一暗,现在他才明白什么叫兵败如山倒,刘启帆的攻势一波接着
一波,才半个月时间自己就被压的死死的:从签合同开始刘启帆就在合同里挖了
陷阱条款「合作期间,未经另一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对外转让或变卖合作股权」
限制了樊小明资金的来源的方式;工地所谓的古墓是刘启帆釜底抽薪的阴谋,借
着文物局的手,他光明正大的将整个工程停摆,每天窝工,损耗的成本就数以万
计,也间接的让合作方对樊小明失去了耐心;那么钱宁的出走简直是直接打在樊
小明心上的致命一击。虽然只是财务会计,放在整个个工程里只是一个微乎其微
的小人物,但整个生意场都知道钱宁和樊小明是初中同学,从创业到现在有十几
年,可以说是樊小明的左右手。当钱宁提出辞职时,樊小明把辞职信扔在他脸上,
整个个办公室都听到樊小明暴跳如雷的怒骂,钱宁全程没有做声只在走之前道:
「我已经45岁了,我只是想要一次机会。你自己想想十几年来有没把我当兄弟。」
  当晚,钱宁就借人之口放出话来,达西的财务有问题。
  第二天开始,开始陆续有小供货商到达西公司对账,第三天,周边市区的,
第三天邻市的···达西公司要破产的传言越来越盛,直到供应商全部停止供货,
开始有供货商堵厂门。
  今天才是第七天了,车间已经停止了生产,工人都已经放假,但留了10几
个年轻员工看着大门和车间,劳动监管大队也来了几次了解情况,追问经营问题
···谣言渐渐变成了事实。
  随着门一下被推开,外间办公室的灯光只能投印出一个高挑的黑影,她被房
间内浑浊的空气呛的连连咳嗽「咳咳咳,这烟味,呛死人了,樊小明,你在里面
吗?」
  樊小明有气无力的答道:」还没死。啊!」灯突然被打开,一下子刺的樊小
明眼睛疼,他遮着眼提高声调道:「费琴,快把门给我关了。」
  费琴面无表情道:「我可不想闷死在这房间里。」
  樊小明拿起桌子的啤酒罐猛的喝了一口,然后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大声道:
「你们是不是都想着我死,我死了谁最开心?」他眯着眼问道:「是不是你,老
婆。」
  这下连费琴的脸上也变了颜色道:「我管你怎么样,和我没关系,还有,请
在公开场合叫我费律师。」
  「嘿嘿,费律师,费律师,都他妈的使白眼狼,养不熟的白眼狼,你是,钱
宁是,还有那刘启帆的王八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费琴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脸上
居然出现了一丝笑意:「是让我听你继续怨天尤人,还是商量下接下来准备怎么
做?」
  樊小明斜了一眼问道::难道你发现什么了?我还能做下去?」
  费琴的柳叶眉挑了一挑,冷笑一下道:「继续做你就别想了,刘启帆摆明着
想把你踢出去,而且,他所有的计划一环套一环,但目前最关键谁都没把握搞定
文物局,古墓到底怎么定性,嘿嘿,没刘启帆发话,鉴定组这结论···谁也不
知道工地什么时候能开工,那这项目就是个无底洞,谁还敢借你钱。」
  「那你还什么办法?
  「谈,给你争取多点利益,或者保留尽量多的股份,工地停工,我相信刘启
帆那边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我搜集了顺帆集团去年的财物信息,推算了一下,
如果直接付现买下你的股权的话,他们后续投入会非常吃紧,所以协商的概率还
是很大的。」
  樊小明又喝了一口啤酒,用手背随便抹了一下嘴角的酒渍:」这他妈的我还
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刘启帆这小子帐算的啪啪响,上次在别墅找我的时候,妈的,
比我算的还清楚。娘的。」
  费琴看着躺着抽烟的樊小明,本来稀疏的头发黏成一束束的胡乱贴在头皮上,
啤酒顺着嘴角啧褶皱流到脖子上,衣领油光光黑乎乎,衬衫就胡乱的裹着肚子,
几块肉从没扣紧的缝隙里钻出来,想到这人居然还是自己的丈夫,还被进入了多
少次身子,费琴一阵恶心。
  她强压心里的怒火和鄙夷,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柔声说道:「但你就呆在办
公室里也没有什么用,不如你让我试试,即使,达西被···唔···和刘启帆
合并了,给你多争取点资金也···凭你的人脉和能力还是有机会东山再起的。」
  「东山再起?到哪儿起?让我樊小明在去求人···我宁愿和刘启帆同归于
尽,我活不了,那王八蛋也别想。不过···」他突然坐起来,小眼珠子在费琴
的身上转了几圈,淫笑道:「老子就算死也要做个风流鬼。」
  费琴一愣,脸马上变的通红站自来压着嗓子道:「樊、小、明,你别太过分
了。」
  樊小明不慌不忙的吐出一个烟圈道:「费琴,好歹夫妻这么几年了,我还不
知道就你这脾气,太阳莫名其妙从西边出来,居然还好心来帮我?你估计恨不得
我马上死去。我告诉你,老子至少要看着刘启帆先死,嘿嘿,你呀还是年纪太小
藏不住事,看看脸色都变了,哈哈哈哈。」樊小明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费琴咬着牙,浑身气得发抖,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三年都忍下来了,现在
一定要忍住,不能前功尽弃。她吐出一口气道:」不管你想不想转合作股份,授
权给我,我去谈。」
  「妈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我的钱,一身正气的费大律师也就这样。凭什么,
老子怎么相信你不会把我卖了?」
  「你给我底线,绝对只高不低,你签字前,可以找其他律师看,你在做决定,
律师费···比市价打七折。」
  「自己老公只有七折。」
  「六折,不能再低了,不然司法局那过不去。」
  「嘿嘿,那也行,反正大部分都是给自己老婆的,不过··」樊小明盯着费
琴,当初盯上费琴也是因为在人才市场的时候她高挑的身材在人群中鹤立鸡群,
当时的她还一头披肩长发,一身廉价的办公室套装,浏览者招聘单位的简章,长
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扇着,有点肉的鼻子从侧面看却异常挺拔,嘴里不时的念叨着
什么,牙齿还轻轻咬下嘴唇,当她的眼光划过时,樊小明感到她妩媚的双眼对着
自己放电。然后他让人去拿了费琴的简历,临时增加了一个法务岗位;然后他慢
慢的了解她的家境,终于在一个晚上把她灌醉,但没想到费琴也是个有主见的人,
醒过来被强奸了,只是大哭了一场,也没闹,直接对樊小明道:「要么结婚,要
么我去报案。」最后,一个月两万,每月3次,五年离婚。樊小明也不是很后悔,
财产都签协议,费琴其实她有她的计划,考试做律师,借樊小明的人脉发展,离
婚,好聚好散,只是一场买卖。
  现在的费琴已经进了一家大所,浑身散发着职业女强人的气场,披肩的长发
也变成了短发,耳垂上挂着来年各个蒂凡尼的耳钉,但眼神还是妩媚动人,特别
是肉肉的鼻子,让她的女强人气场柔化了不少。
  樊小明已经半个月没弄过女人了,此时看着费琴凹凸有致的身材色心大动道:
「不让我干一下,一切免谈。」
  「你!」费琴气的浑身哆嗦「樊小明,你滚蛋,你去死吧。」说着作势要离
开。
  「那算了吧,我打个电话叫个小妹妹吧。」樊小明懒洋洋道。
  费琴走路慢了下来,胸口起伏道:「进去绝对不行,你都几天没洗澡了,我,
我,我也没带防护措施,我不想染上脏毛病。我,我帮用嘴吧。」
  樊小明侧着头笑了下点点头:「行吧,先泄泄火也好。」
  费琴把门锁上,把灯一关。樊小明嘿嘿笑道:「关灯干吗?老夫老妻的,又
不是没给我吹过。」
  「你被说话。」
  「嘿嘿,那不说,喝个小酒,有个女人裹鸡巴」啧,黑暗中一口啤酒咽下了
肚。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