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1dd.com 加入收藏夹!


               Part5
  等到苏子时再次催眠张莹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这段时间内他
一直都在担心这个催眠术是否能够成功的实行,毕竟自己当时所下达的命令是有
烦恼就马上来找自己,这个时间未免太长了一些,况且催眠术的事情也完全暴漏
给了张莹,所以如果靠自己的力量解开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苏子时这是第一次催眠除谢依以外的女人。但是细
细来算的话,谢依也是对自己抱有好感度的,所以才成功的。
  是的,第一次见到书中所提到的好感度时,苏子时也仅仅把它当成了长得帅
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条件,然而事实并不是如此,尽管自己有钱又很帅,但在前期
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成功实施过催眠。
  每个对自己献媚的女孩都试过了,甚至失败后还有人吐槽过:「富家公子原
来还有这种嗜好吗?」
  苏子时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捡到了一本恶作剧用的搞笑书籍,就在这个时候,
谢依找到了自己,对于谢依这个女生,苏子时其实一开始也没把她当回事,但是
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有关催眠的事,所以特意跑过来求苏子时催眠自己。
  催眠自然是成功了,其实最开始苏子时也不能相信这一点,毕竟也有可能就
是谢依闲的来陪自己玩玩,或者想要取笑自己之类的。所以苏子时试着羞辱她,
让她跳脱衣舞,或者在阳台上向下撒尿,将她的内衣裤送给流浪汉。尽管当时还
险些让流浪汉强上了,苏子时还是不能相信催眠的真实性。
  最后还是依靠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方法实现了,因为无论是多么伤害
自尊的事情,对方要是想忍耐的话,都是可以办得到的,但是生理上就不同了。
例如无论你怎么想忍耐,面对别人挥舞过来的拳头,眼睛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眨一
下,所以只要这个实验成功了,催眠便是成功的。
  等到确定成功的时候,苏子时才发现,或许自己并不是不相信催眠术是假的,
因为就算谢依是假装的,做出了这么多有损自己自尊的事情,但是她又有什么目
的呢?如果只是想取笑自己的话,不用去实施直接取笑也是可以的,还是说她这
么做是想从我这里骗取钱财,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扮演一个连自我意识都没
有的人,又怎么骗我呢?
  所以令苏子时悲伤的是,之前那些向献媚的女生,又或是自己搭讪的那些女
生,她们或许打心里讨厌自己,那是一种被世界背叛的感觉,令苏子时真正的不
寒而栗,那些平时笑着与自己交谈的女生,那些在床上与自己缠绵的女生,她们
的内心,对自己的看法,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自己好像什么都有,但其实什么……都没有吗?
  苏子时转眼看向谢依,这是自己第一次仔细端详这个女孩,本身长得就十分
漂亮了,空洞的双眼为她增添了几分诱惑,话说回来,自从自己催眠了她,还没
上过呢,更何况已经验证了催眠术的真实性,倒不如就把她变成自己的性奴娃娃
好了。
  「谢依,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主人。」
  「从现在开始……」明明话都到嘴边了,可是就是说不出来,只要自己动动
嘴皮,就能获得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系花性奴,这难道不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吗?
  可是……可是用了催眠术也是假的啊,明明谢依是唯一一个受术成功的人,
也就是说她或许是目前唯一一个从内心喜欢自己的人,难道连这仅剩的一个人
……
  自己都要将她抹杀掉吗?
  「从现在开始,解除你的一切催眠!」苏子时放弃了。
  「诶……我这是,被催眠过了吗?」谢依看到苏子时的手还放在自己的胸上,
便调皮的问道:「怎么?不继续了吗?」
  「你还记得被催眠时的事吗?」苏子时不确定解除催眠之后对方是否还会保
留记忆,便问了一下。
  「不记得了。」谢依摇了摇头。
  于是苏子时便重头到尾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都向谢依说了一遍。
  「啪!」自然了,这个耳光也是必不可少的。
  或许这一次真的要把这个唯一损失掉了吧?苏子时这么想着,转过身刚准备
走掉的时候却被谢依拍了拍肩膀。
  「怎么,要是还没打够……唔!」
  那是少女柔软的双唇,苏子时瞪大了眼睛,看见谢依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即
便身高不够还是努力踮起了双脚。
  「笨蛋!你……你居然想让我去勾引流浪汉!」在长吻结束之后,谢依不满
地向苏子时抱怨道。
  原来是在为这种事情而生气吗……
  那一夜,苏子时与谢依成长了许多。
  本身苏子时是不想再催眠谢依的,但是那天晚上由于谢依的再三要求,苏子
时还是催眠了她,不过与其说是催眠,但还是保留了谢依的所有人格,也仅仅就
是为他们的爱加了层保险而已。
               Part6
  结束了回忆的苏子时看着在旁边一脸困惑的张莹,相比之前素颜朝天的马尾
装扮,这次的她把马尾放了下来,虽然头发的长度也仅仅是到肩膀而已,脸上也
只是略施粉黛,但是相比马尾这种学生样貌的装扮,已经可以说是有点女人味了。
  更不用说这双一半渔网袜一半黑丝袜的修长双腿了,配上帆布鞋与粉色的热
裤,活力之中又不失魅惑,向上看去,紧身的T恤也完美的呈现出了张莹那纤细
的腰肢以及丰满的胸围。
  「张莹的消亡。」苏子时并不想和对方交流感情,便直接说出了暗语。
  「什……」张莹还没反应过来,便进入了催眠状态。
  「听得到我说话吗?」
  「是……听得到。」
  「你为什么来找我?」
  「有困扰……就……要来问……苏子时或者谢依。」
  「那么你有什么困扰呢?」
  「我好像……被人催眠了。」张莹这个时候犹豫了,好像是刻意隐瞒自己是
被谁催眠的。
  「催眠什么呢?」
  「好像是……把我变的更好,更纯洁的催眠。」
  「那么你这一身装扮是……」
  「为了……找回我过往的记忆。」
  「通过服装与行为来看看能否唤起潜意识中的记忆吗?」苏子时听明白了张
莹的想法,于是确认了一下。
  「对……」
  「那么你为什么不问一下你的亲朋好友呢?」没错,这就是这个催眠术最大
的问题,如果怀疑过往的自己,那么只要问一下以前认识的人就好了啊,苏子时
认为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张莹身上的催眠术早晚要失效。
  「因为……亲朋好友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向好的地方发展……所以催眠
……他们很可能也知情……所以……不能信……」虽然是催眠状态,但是张莹却
完整的说出了这套理论。
  「哈哈哈哈哈,对,你的想法一点都没错,那些迂腐的家长想要干涉你的人
生,所以你千万不能相信他们。」苏子时没想到这个最难的问题居然是让张莹自
己想了出来,照这样下去,她慢慢的就会变成一个六亲不认的肉便器。
  「迂腐……不能相信。」
  「那你还有什么困扰吗?」
  「催眠的那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环绕,很烦。」
  「那你知道是谁催眠的你吗?」
  「是……」张莹又犹豫了,似乎她还在意着姜宇的好。
  「不要被那些虚假的记忆所蒙骗了!」苏子时用严厉的语气呵斥道。
  「姜宇……是姜宇。」
  「很好,从现在开始,我会给你我的建议,你会觉得我的建议和你的想法不
谋而和,从而提高对我的好感度,并且会忠实的执行这些建议。」
  「是的……」
  「首先你的预防措施很对,但是仅仅靠服装想获取记忆是很难的,你必须从
语言,行为一起实行才行。知道你为什么会发觉自己被催眠了吗?」
  「不知道……」
  「因为你曾经在夜店跳脱衣舞的时候和我做过啊,所以我对你表白之后,你
在催眠的影响下拒绝了我,这和过往的你反差太大了,所以你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发觉自己被催眠的情况。要知道,你以前可是很喜欢我的大鸡吧的,你怎么可能
会拒绝我呢?」
  「我……以前,爱你……喜欢……大鸡吧。」
  「所以,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吗?」
  「向你索爱,这样说不定会唤醒自己的记忆。」认真思考后的张莹说出了这
样的话。
  「bingo!并且每次当你脑海中每次听到关于自己是个纯洁的女孩,这
种暗示的话,你都会更加厌恶姜宇和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们自己的私欲,却要改
变你的人生,你会觉得他们恶心,迂腐的不得了。」
  「对!恶心!」与之前不同,这次张莹表现的很明显,果然自己所推算出来
的道理更能得到认同吗?
  「对,看来你终于有挣脱催眠的征兆了,来,张开嘴吮吸我的鸡巴。」苏子
时脱下了裤子,露出自己的宝贝对准了张莹的樱唇。
  虽说记忆被篡改了,但是张莹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男人的肉棒,下
意识的想要躲开这味道并不怎么好闻的东西。
  「怎么了?你以前可是最爱这玩意的,有的时候你管我要我还不给你呢,你
就像条狗一样伸着舌头在地上爬着想要含它,你都忘了吗?」
  「我……记得……」虚假的记忆充斥着张莹的脑海,只是被苏子时形容了一
番,便像是真有这么回事一样,更可怕的是在获得认同之后,张莹真的就像如获
珍宝一样捧起眼前的肉棒,用鼻子左嗅嗅,右嗅嗅,如同刚刚发出腥臭的不是这
根东西一样,最后心满意足的张开了口,将肉棒含了进去。
  虽然技巧十分生疏,但是看着张莹如此卖力的服侍,苏子时还是欣慰的笑了,
在射出精液之后,张莹竟主动将这些东西吞食了下去。
  「怎么样,味道如何?」
  「嗯……好,咳咳,好吃。」即使呛得自己直咳嗽,张莹也依旧说着好吃。
  「那你有想起来一些吗?」
  「没有……」张莹的笑容逐渐消失掉。
  「但是你也发现了吧?吮吸男人的鸡巴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是的~ 快乐~ 」笑容再次回到了张莹脸上,只不过这一次的她,显得更加
淫荡了一些。
  「所以这么快乐的事,你以前经常做很正常对不对?你一直都是一个淫荡的
脱衣舞女,这点和你的记忆完全吻合。」
  「是的……完全吻合……」
  「所以你这次没想起来不要紧,只要你一直保持着淫荡的身体,就自然而然
会想起来的。」苏子时脱下刚刚沾有精液的内裤,递给张莹说道:「记住,这是
你偷出来的,你每天晚上都会拿出我的内裤舔着上面已经干涸的精液去自慰,直
到睡去,梦中会梦见各种和我做爱的场景,那些便是真实的你,是你过往的记忆,
明白了吗?」
  可能是下达的命令太多,张莹痴痴呆呆地接过内裤,说道:「是……我会自
慰到睡觉,寻找真实的自己的。」
               Part7
  回到宿舍的张莹虽说感到自己脑袋里恍恍惚惚的,却又有种无比清醒的感觉,
仿佛等等做什么都清楚的不得了。
  张莹躺在床上,将双腿搭在床尾,即使宿舍里没有一个人,她也会下意识地
凸显自己的美腿。紧接着拿起手机翻阅着韩国女团的舞蹈,这种张莹以往都不屑
一顾的视频,现在却密密麻麻充斥着她的手机空间之中。
  那些穿着暴露的,动作诱惑的,在张莹看来就算是跳色情的舞姿,也不是光
光只靠脱衣服就足够的了,只有现将不脱衣服的舞蹈跳的可以勾人心魄,那么到
时候脱衣舞恐怕就不仅仅是勾人心魄这么简单的了。
  张莹刚想切换下一个视频,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苏子时的内裤,暗暗叹了口
气,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啊?不知道为何自己觉得找到以前的主人就可以回复记
忆了。
  可是自己明明之前那么对待过主人,怎么可以祈求主人来艹自己呢?明明在
主人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因为被催眠了所以拒绝了主人的告白,这样的奴隶,
又有什么脸面去让主人原谅自己。
  都是姜宇和自己父母一手策划的好事!张莹恶狠狠的骂道,生气的将手机扔
在床上。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主人的大肉棒更重要了,也没有什么比精液更好吃的
了,即使是干掉的也是。」所以自己才不择手段地去偷了主人的内裤,这可是自
己为他的舍友口交了和乳交了好几次才换来的。
  据说是主人梦遗之后还没来得及洗,虽说精液已经干了,不过没关系,正常
的精液自己或许还舍不得完全喝掉呢。张莹将整个头都埋进苏子时的内裤之中,
贪婪地嗅着,就像是溺水的人被救到岸上之后渴求着氧气那样。
  「哈……呼……哈……呼……」仅仅是闻到气味,张莹便能感觉到自己浑身
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着,这团火在自己的身体里乱窜,下体已经开始流出淫水,
乳头也开始变得挺立起来,就像是在欢迎这久别重逢的味道一样。
  再也经受不住诱惑的张莹一口将内裤塞进了嘴里,企图吮吸出一些精子的问
道,渐渐地,腥臭的味道充斥在张莹的口中,就这样,在不需要任何外力的爱抚
之下,张莹达到了高潮,疲惫充斥了她的全身,她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在梦中,张莹第一次感觉人生如此顺畅,自己不用被父母所期待,也不用为
将来的工作所东奔西走,她只需要释放自己就可以了,在绚丽的灯光下,在澎湃
的音乐下,在酒精的刺激下,释放出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仅仅是扭动身姿,台下的男人就会为之疯狂,自己可以挑一个帅气的来,又
或者价高者得,自己甚至可以看着两个男人在下面斗殴,打的头破血流来争夺自
己,那一刻,自己宛如女王一般审时度势着。
  又或者,自己看着那些渴望着自己肉体又没钱长得不帅的小屌丝,自己有时
也会恶作剧的调戏他们,在自己点到他们名字的时候那种惊愕与差异,在房间里
唯唯诺诺的样子,真是令人觉得十分有趣,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这种人。
  本来最初自己以为能这样过一辈子,被男人们注视着,仰望着,捧在手心里
守护着,缺钱就找有钱的,花痴了就找帅的,无聊了就调戏处男,想要享受爱情
了就假装清纯学生妹去套路学校里的学生,那些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恨不得对我掏
心掏肺,海誓山盟,而我却只是在享受这个过程而已,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
里。
  如果我没有遇到主人,那么一切可能会一直这样,当然如果我没有遇到主人
的话,自己一定就被那可恶的催眠术蒙蔽了一辈子。
  这么想来的话,自己和主人可能是真爱吧?只有真爱才能冲破这邪术不是吗?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主人实在是太过于惊艳,张莹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
苏子时的时候他便具备了所有的特质,明明看着嫩嫩的,让人不禁想要调戏一番,
但在做爱的时候张莹可以看见苏子时的身体有多么的结实,做爱的时候又是那么
的勇猛,完全不像是新手的样子,为我花起钱来也毫不犹豫,苏子时一个人便满
足了自己的众多邀请。
  至于享受爱情,那不是自从两人相遇以来一直都存在的事物吗?
  自己祈求着苏子时成为自己的主人,自己原本建立起来的骄傲与自信都可以
不要,因为自己只想要主人。
  令人欣慰的是,主人并不嫌弃自己那曾经肮脏的身子,所以为了取悦主人,
我还学习了许多新的姿势,看着AV去学习新的姿势,学习口交时用什么样的眼
神可以让男人更加兴奋,学习自己都有哪些部位可以供主人玩耍。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要自己还记得主人,那么一切都不会改变。
  主人……主人~ 主人!
  「喂喂,知道你交了新男朋友,但也不用玩的这么嗨吧?」舍友轻轻摇晃着
张莹的身子,不怀好意地说着。
  「唔?」张莹发出声响,发现嘴里还含着内裤,连忙将内裤拿了下来。
  「看看你,哪还有一点平时文静的样子,那个姜宇到底是怎么调教你的?」
她贴近张莹,继续讥讽着她。
  「不要再提那个人的名字,我听着反胃。」相比对方嘲弄的语气,张莹现在
更反感的是那个让自己伤了主人心的人,不,那根本不能称之为人,那是垃圾,
是臭虫!
  「好好,不提不提,好像谁愿意管你那点事儿似的。」舍友翻了个白眼,没
好气儿的走了。
  看着主人的内裤,与床上的淫水,张莹这才明白自己刚刚做的原来都是梦而
已,想到自己不能马上与主人相亲相爱,自己就十分的失落。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自己的身体整理一下的好,毕竟整个裤子都被自己的
淫水浸透了。
  张莹走进浴室,拿起毛巾擦着自己的私处,可这不碰不要紧,碰一下便将梦
中的情欲全部调动了出来,明明知道自己昨晚可能已经高潮了很多次,但是双手
还是忍不住开始玩弄了起来。
  「啊~ 主人~ 人家好想你啊~ 不够啊……根本不够啊!」越是空虚,越是不
能拿着虚假的东西欺骗自己,肉棒的温暖,肉棒的粗大,还有最后那一瞬的爆发
的填充感,怎么能是这手指能够替代的事物呢?
  不管了,现在不是内疚的时候,梳洗完毕后的张莹并没有得到满足,自己必
须马上去见主人渴求他原谅自己,无论是全裸跪在他面前舔脚也好,还是他粗暴
的对待自己重口味也好,又或者是露出play,只要可以让苏子时原谅自己,
无论做什么自己都愿意。
  因为回复了记忆的张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是离了主人的大肉棒就活不下去
的肉便器啊……
               Part8
  谢依一直都知道自己被苏子时催眠着,这并不是说苏子时的催眠失效了,而
是苏子时对待谢依都是一直如此,保留了她可以思考的能力,在做爱的时候谢依
也完全感觉不到羞耻心,以及自己身体变的比平时敏感好多倍这种事情,都是依
靠催眠的力量才实现的。
  正因为看见了张莹的模样,见识了催眠的威力可以将一个人扭曲到如此地步,
谢依才更加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她一直爱着苏子时,她也一直拥有着梦想,
所谓催眠,只是调情用的「春药」罢了,不仅如此,苏子时还用催眠消除了自己
的负面情绪。
  因为谢依记得自己最开始因为教导主任想要潜规则自己,而闹的很不愉快,
那一年自己便失去了面见导演的资格,虽然娱乐圈一直都以潜规则闻名,但是真
让自己上的时候,看着教导主任那肥胖的身躯,猥琐的笑容,她还是胆怯了,她
只能相信是金子总是可以发光的。
  但是那个教导主任不仅是个好色的中年大叔,他还依旧记着谢依没有给他玩
弄的仇,再加上总有想要上位的人对其投怀送抱,谢依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前途
渺茫,那时的她不想上课,也不想去思考未来到底要如何去做。
  那个时候的谢依,时常去酗酒,俗话说的好「一醉解千愁」,但是每次醒来
就会更加觉得前途渺茫,俗话说的也好「借酒消愁愁更愁」。
  那一天,谢依终于开始被一个混混缠住了,他们好像观察了许久,确认了谢
依总是一个人来这里酗酒来有勇气来骚扰她的。
  「我说美女,这么晚了,你看你这摇摇晃晃的,怎么走回家啊,要不要陪爷
喝一个吧。」
  「滚开!」就算自甘堕落,谢依也绝不会沦落自此。
  「得了吧,看你天天一个人在这儿酗酒,怕也是生活不如意吧?」这人手里
拿出一个装满白色粉末的塑料袋,说:「要不要试试,我跟你说,这玩意可不便
宜,要不是爷我相中了你,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谢依看着混混手中的东西,犹豫了。她当然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
或许碰了便万劫不复,但此时的自己活得又和在地狱之中有什么区别呢?
  「喂喂喂,我说你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不是说好去宾馆的吗?」就在这
时,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了一个人对着谢依勾肩搭背。
  「喂喂,你小子是哪来的。」观察了几天的混混,实在不相信这个女人凑巧
今天带了朋友来。
  「哦,是你呀,别那么心急嘛。」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了思绪,谢
依也冷静了下来,跟着这陌生男子欢声笑语之中离去了。
  混混只得如此作罢,本盘算着下了药让其上瘾,到时候不仅自己可以爽爽,
还可以拿去卖钱,岂不美哉,奈何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只得作罢。
  「谢谢你。」等到离酒吧有一段距离之后,谢依向解救自己的男人道谢。
  「道什么谢啊,不是说好要去开房吗?」
  「你!」刚刚松下的一口气,马上又紧张了起来。
  「我只是闲的无聊而已,没有什么谢不谢的。」男人甩开了谢依的手,头也
不回的离去了。
  直到好几个之后,谢依这才知道那晚在酒吧救下自己是苏子时,至于为什么
一开始没能认出来,主要还是因为两者相差太大了,那个一脸阳光,被学校四处
报道褒扬的苏子时,却在夜晚看起来那么的孤独。
  所以当谢依得知了苏子时在进行着催眠的实验时,便马上跑过去见了他,虽
然对方完全没有救过自己的印象,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那时的装扮与现在也有
着一些差别,随着实验的深入,她仿佛又看见了那晚苏子时的背影。
  孤独……
  催眠张莹这件事的起因其实只是一句玩笑话,那日苏子时与其他的富家子弟
玩耍,他们说苏子时或许可以依靠财富与相貌追到谢依,但是绝不可能追得到张
莹,还说张莹是如何如何不食人间烟火的一个人。
  这才有了苏子时向张莹表白被拒,苏子时恼羞成怒的说法。
  但其实谢依是明白的,苏子时之所以如此怒不可遏,一定是因为张莹说出了
自己喜欢姜宇的事实,那是一种平平淡淡,却又好像只能在言情故事里才能见到
的爱恋,以至于见到其它诱惑的时候,连思索都不曾思索过一下,便坦然的拒绝
了。
  她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存在于世间的天使吗?
  是苏子时不相信吗?就像第一次苏子时催眠张莹时所说的话,他想要扒下张
莹那虚伪的伪装?
  其实正是因为苏子时相信了张莹所说的话,他感受到了或许真爱真的会存在,
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愤怒,才会如此的嫉妒,才会如此的……想要摧毁掉她。
  不过这些对谢依来说都无所谓,毕竟越是想摧毁掉一个人,无论最后张莹会
以什么姿态服从苏子时,苏子时都不是真正的爱她,这世间能够一直拥有着他的
爱的人,就只有自己而已……
  所以无论是帮苏子时物色更多的奴隶,或者是催眠张莹这些事,谢依都完成
的很好,因为她不在乎,她也没把这些人当成竞争对手。
               Part9
  即便是跷课,又或者是不睡觉在女生宿舍蹲点,姜宇依旧没能摸准张莹的出
门规律,有时他甚至怀疑张莹可能已经不住在宿舍里搬到其它位置去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某一天吃午饭的时候,姜宇看见了当初坐在自己前
排看视频的那几个混混,姜宇知道的,像是这种时候他们是不会在学校食堂出现
的,因为学校食堂既不能抽烟,也不能喝酒,所以他们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有什么
别的目的。
  姜宇顾不上吃饭,偷偷跟在那几人的身后,只见那三人鬼鬼祟祟溜进了教学
楼的顶楼。姜宇看见他们走进了教室,本来姜宇打算直接去找老师寻求帮助,可
是考虑到张莹可能已经完全被催眠了,再加上苏子时的背景,就算抓到他们在教
室做爱也可能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所以姜宇决定在门外偷听一波看看情况,只能希望张莹的催眠程度不是很深,
那样的话把事情搞大还是能救出她的。
  「主人~ 他们都是来看莹莹的脱衣舞的吗?哈!这是莹莹回复记忆以来第一
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呢~ 感觉超兴奋的!」
  只是第一句话,就打破了姜宇最初的算盘,什么「主人」,什么「回复记忆」
「脱衣舞」,这些混账到底对张莹做了些什么才能将她变成这些,不同与视频中
以及自己实施的催眠,声音给人一种木讷的感觉,此时此刻的张莹,就是在用尽
自己的一切去勾引男人,仅仅是听到这个语气的声调,恐怕就能将人们迷得神魂
颠倒。
  「贱货,见到其他男人就忍不住发情了吗?」
  「是的~ 主人,莹莹就是一个看见了男人就会发情的贱货,现在每节课都会
去厕所手淫两次呢~ 」
  「大哥,你看这妮子都浪成这样了,再说你当初答应我们了,只要帮你骗到
姜宇,你成功之后就会让哥几个爽爽。」
  「这你们就不用想了,这点钱你们拿去找几个漂亮点的做一做大保健吧。」
  「这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你看你当初催眠这贱货也就是想把她当玩具吧,
既然没有感情的话,借出去玩玩也行吧,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让她口一下就行
了。」
  「主人~ 他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没关系的,听不懂不听就好了。」苏子时如此安慰着张莹,然后话锋一转,
说道:「你们要是不想要这钱我也可以不给。」
  「那兄弟们就不客气了。」
  姜宇听这话题有结束的征兆,便躲到了厕所里。
  「妈的,到手的鸭子飞了,你看看张莹那骚样,再想想她之前那副保守的样
子,老子恨不得上去揍翻苏子时把这俩娘们全上了。」
  「知足吧,说不定人家动情了呢,再说这些钱够咱们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俩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楼层。
  等到脚步声完全消失,姜宇这才从厕所里跑出来。
  「怎么?走了几个男人是不是很失落啊。」
  「没有啊,只要主人一直留在我身边就好了,只要有主人在,人家就永远不
会失落。」
  姜宇偷偷向教室里瞄了一眼,却只看见苏子时与张莹两个人,记得刚刚那些
人说教室里明明是两个女生来着……
  「偷看可是不好的行为呦,姜宇同学。」就在这时,谢依出现在了姜宇身后。
  下意识想要逃跑的姜宇却停留在了原地。
  「哦~ 这次不逃了吗?」谢依露出嘲弄的眼神,补充着:「就像上次那样。」
  「有什么意义呢?只是逃跑的话,并不能解决什么。」
  「不错嘛,虽然我很想表演你勇气可嘉,可惜你这股勇气来的实在是太晚了,
现在的你倒不如选逃跑来的痛快。」
  「呦,你看看是谁来了?」苏子时指了指张莹的背后,她这才转过头看向门
口。
  「是新的观众……」张莹转过身去,在看见姜宇的瞬间,原本挂在脸上谄媚
的笑容立马变成了嫌弃的表情。
  「张莹!你不记得我了吗?」姜宇立马跑了过来牵住了张莹的手。
  「当然记得,你就算化成灰我都记得。」张莹甩开姜宇的手,咬牙切齿的说
道。
  「你怎么了?你被他们催眠了你……」还没等姜宇说完,一个耳光便招呼了
上来。
  「你催眠过我,毁掉了我原来的人生,让我变成你的女友,这些我都无所谓。」
张莹双眼噙着泪水,愤怒的喊道:「但是你敢污蔑我的主人,我就绝对不会原谅
你!」
  「我没有骗你啊,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你以前的好友们,对!你可以打电话
问问你的父母啊。」姜宇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然而坐在后面的苏子时却露
出了冷笑,那种胜券在握,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
  「那些人,也只不过是想要干扰我生活的绊脚石罢了。」张莹冷冷的说道,
仿佛刚刚提到的那些人和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一样,然后她又露出笑容,搔首弄
姿的走到苏子时面前,含情脉脉的望着对方:「只有主人,这世上只有主人是为
人家着想的~ 」
  「是啊,当你的亲人都摈弃你这个被千人人骑万人干的婊子的时候,是我支
持了你,让你过着你想要的日子,也是我救了你,帮助你回复了清醒。」
  「是的~ 多谢主人,以后人家的一切都是主人的~ 」
  「那你就在这里,当着仇敌的面与我做爱可好?」
  「王八蛋!」姜宇握紧了拳头,怒不可遏的他朝着苏子时冲了过去。
  然而张莹却挡在了姜宇的前面,紧紧保护着她的主人。
  「你好烦啊,谢依,帮我把这家伙按在椅子上。」话音未落,一双强有力的
手便按在了姜宇的肩膀上,明明是个女人,力量却恐怖到无法挣脱开。
  联想到电视中把人催眠成钢板一样硬的桥段,或许这就是催眠的力量吧?
  「这本来是今天主人要与人家玩SM用的绳子,没想到居然派上了用场。」
谢依取出麻绳,把姜宇捆了个严严实实,随后回到了苏子时的身边。
  而此时的张莹已经是一丝不挂了,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美目中透漏着迫不
及待的讯息。
  「不至于如此兴奋吧,我们曾经不是天天做吗?」苏子时笑着,一把将眼前
的尤物搂紧怀中。
  「可是……这是人家回复记忆后第一次和主人做爱啊,人家真是又兴奋又担
心,万一有什么做不好的地方,主人不喜欢了,还不是要宠爱谢依姐姐?」
  「傻孩子,你能回来就已经很好了,我又怎么会偏爱别的女人呢。」即便是
虚假的记忆,苏子时也有好好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那么主人,请收下我吧。」张莹闭上了眼睛,向苏子时索求着吻。
  那一刻,阳光洒在这洁白的躯体上,像是一幅画儿一样,一枚艺术品一样,
只能感叹她的美好,而不是只有赤裸裸的色情,苏子时看着张莹那张清纯的脸,
仿佛自己从没调教过她一样,她也从来不曾那么淫荡一般。
  他就那样愣在了那里,有些不舍,有些惋惜。
  「要是你能……」苏子时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深情地吻了上去。
  身为被吻的那个人,张莹却渐渐掌握了主导权,她激烈地吻着对方,双手猴
急的开始拉开苏子时的裤链。
  「主人~ 下面!下面~ 」结束舌吻的张莹第一句话就是渴望苏子时用大肉棒
狠狠地干自己的小穴,她握着已经胀大的肉棒,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的希望。
  抬起,落下。
  「啊……」这样激烈的做爱对还是处子之身的张莹还是太过激烈了,疼痛感
迫使她喊了出来。
  「张莹!张莹!你是不是记得自己曾经是个万人骑的婊子。」通过之前的对
话,姜宇大概知道张莹被灌输了什么样的记忆,他急忙大喊道:「那么你为什么
现在还是处女呢?」
  若是这般不合理的话,如果张莹能意识到这点话,说不定可以唤醒她原本的
人格。
  「这……这有什么奇怪的……人家想……补偿……主人,所……所以特别去
医院补的处女膜……啊~ 主人好棒~ 」疼痛渐渐变成了快感,张莹说这段话的时
候,甚至没有回头看姜宇一眼。
  「所以说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谢依走到姜宇身后轻轻说着:「你来的已
经太晚了,现在的张莹已经不是能用逻辑讲的通的了,经过多次的催眠,她已经
不是那个我们下达什么命令就会执行什么命令的娃娃了,现在的她将会动用自己
所有的智慧去偏袒自己的主人,并且脑海里自动补足虚假的记忆,你这样做是没
用的。」
  「那么你呢?你不是知道自己是被催眠的吗?」
  「怎么?觉得解救张莹无望就想解救我吗?那你还真是个好好先生呢。」谢
依笑了笑,道:「不过不用哦,我是真心爱着主人的,和张莹那种虚假的爱不一
样,我才是主人唯一爱的人。」
  「那倒不至于。」姜宇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呐,我说啊,如果逻辑会
被歪曲,是不是只有真心能将人唤醒了呢?」
  「你大可以试试喽。」谢依做出一个请便的手势。
  「我说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你还在照看流浪猫,
你不像那些人一样,看着可爱的猫就蜂拥而至,而那种明显不受人喜欢的,就无
人问津,你不是那样的,你会照顾那些受伤的猫,难看的猫,帮它们打扫卫生。」
姜宇一边说着一边流出了泪水,尽管回应他的只有张莹的浪叫,但是姜宇还是一
直在说着,那些在小时候,有关与他的爱慕的故事,尽管有些事情根本就不在张
莹的记忆里,但是他也依旧说着。
  只听那浪叫声的间隔渐渐缩短,然后从张莹的口中传来一句。
  「嗯……记得哟。」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1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