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奸】第一章 - 狠狠射成人
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迷奸】第一章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4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章
  我装睡在自己的床上,心中静静的倒数着一串数字。
  只有成为耐心十足的猎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猎物。
  抬手看了一眼那发着浅光的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这一出租楼的
人都已经睡着了。
  从九点钟到现在,我都在床上装睡,因为我知道,一步棋走错的话,那么下
场便是满盘皆输。
  我从床上起来,只穿着一个四角裤的我,也有些炎热。
  悄声无息的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瞥了一眼对面母亲的房间,贴到门前,听
到她那均匀入睡的呼吸声后,才松了一口气,轻步走下五楼。
  我的猎物不是家人,而是住在三楼的一个女校友。
  脚步停在她的门前,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手里的钥匙放了进去。
  这一栋楼的门都没有小锁,所以,我根本不用担心会遇到打不开的情况。
  开门的声音有点大,但却并没有惊动那床上安详入睡的她。
  我重新把门关上之后,走到那窗边,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拿出了一个听筒。
  这是我花高价在黑市买来的针孔摄像头,能够工作长达七十二小时,埋在墙
壁里,不是行中人根本无法看出。
  我用这东西监控了她足足一个月,了解到她很多的习惯。
  比如说,晚上不上晚自习,通常下午一放学,大概五点半便是会到家;然后,
她会拿起一瓶饮料一边喝着一边用手机打王者荣耀。
  在十点钟之前,她会去洗手间上一次厕所,历时10- 15分钟,躺下之前,
她会把手机放在梳妆台充电,拿起放在床头的纯牛奶喝一瓶。
  光线偏暗,我没有开灯,因为今天我只对她一个人进行了实验。
  她这间房的对面,住着她的母亲,如果开灯的话,从她这间房的门槛可以看
到光,到时候就会露馅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猎人,必须要把任何危险都扼杀于摇篮中。
  我转过头,看着那只穿着睡衣均匀呼吸的她,心中有些颤抖。
  虽然监视了她一个月,但我了解的,也就是她的生活习性,对她在学校里的
清空,一概不知。
  她不和我同班同学,也不和我相识,甚至我都不知道她是在哪个班的。
  我拿她当目标,是无奈之举。
  这一栋楼里,我只有对她下手的机会。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那黑暗朦胧之中的散发的佳人。
  虽然这近乎没有光线,但我仍然能看清楚她那张略显冷傲的脸庞,她散开头
发,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是她穿着睡裙的散发,我是第一次看到。
  尽管我兴奋的颤抖,但我不是那种精虫上脑的人,我知道,现在需要做的,
是正事。
  「先看看她手机。」
  我拿过了她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用她的指纹解锁,刷了几下微信和QQ,
心中松了一口气。
  「有男朋友就好,这样就有人背黑锅了。」
  从她走入的姿势我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处女;但是因为我在毕业之前,大概
都会跟今天这样迷奸的她,就怕到时候她怀孕而导致我露馅。
  而从她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到,她的男朋友不久后要过生日。在她手机上
的便签日记,我看到她准备在那天把自己的处女给男朋友。
  把她的手机重新放好之后,我轻笑着摇头:「很抱歉了,你女朋友的处女我
拿了。」
  今天我就会把她的处女拿走,而且,除了在她的子宫里留下一地的精液外,
不会留下其他的。
  我爬山她这张略大的梦丝床,摸着她那光滑的脸庞,一边捏着,一边把脱下
自己的四角裤:「喂,你这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肉棒吧?要不要来亲一口啊?」
  我如此肆无忌惮,也是因为确定她不会醒来的。作为一个合格的猎人,不只
是依靠这聪明的智力,还要靠着精密的计算和完整的计划。
  这一个月,我不只是监视她这么简单。她放在床边的这一箱牛奶,我也买了
一箱同款的,不过,我那一箱牛奶都被我做了手脚。
  今天下午放学之后,我以闪电般的速度赶到,打开了她的房门,将牛奶全部
替换过来,而后拿到我的房间去。
  至于我怎么有她的钥匙。
  一个成功的猎人,必须要学会怎么爬窗。
  在星期天她不上课睡懒觉的上午,我趁机在她房间里点燃了迷香,然后从这
没有设置防盗网的窗户拿走她的钥匙去配了一副。
  迷香这种东西,说容易拿也容易,说难也难;要么是自己翻阅资料自己配置,
要么是去转有的通道购买。
  当然,我不会真的把自己这有汗味的肉棒塞进她的嘴里,这样做的话,明早
上起来,她会感觉到口腔的异常的。
  抓起她那白润的手掌,放在我的肉棒上,瞬间把这一头猛兽激活。
  「好大的乳房,应该有C罩了吧?」
  我把她那碍事的睡裙脱掉,看到她白润傲然的乳房之后,心中惊讶之余,也
带着一些好奇之色。
  说实话,这种事情我是第一次干,而女性的身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实物。
  所以,我还是一个处子。
  当然,这也并不影响我构思而成的计划的完美性。
  正因为我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所以要十分的小心谨慎,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不然,那就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一只手把她那乳房抓住,轻轻揉捏着,我享受着这从掌心上传来的舒畅感,
也为她那不知身在何处的男朋友哀悼了几秒:「这么软的乳房,可惜第一个享受
的人是我啊!」
  我俯下身子,将这一颗哪怕是在黑暗中,也有些泛红的葡萄含在了嘴里,贪
婪的想要从里面吸出乳汁。
  当然,我也知道,她没有乳汁,这也不过是我的遐想而已。
  松开嘴巴,我俯视着这依然傲挺的双峰,心中不由得想到,如果一边抽插一
边揉捏着的话,会有多爽?
  想到这,我将她的双腿拉开,好奇的看着其中的那一条不显露出的缝隙,伸
出手指,在里头挖了挖,想要看看有多长。
  手指一进后,我的第一感就是很湿,第二感是紧。
  我微微一愣,一把抓起她的乳房,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的乳头已经挺立了起
来,似乎是被我抚摸着动情了。
  「这么敏感的身体?」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
  这女校友虽然我不认识,但她这高冷的模样,在我心中还是留下了难以忘记
的痕迹的。
  「嘿嘿,小婊子,这么急着让哥哥来干你了啊?」
  我嘿嘿的一笑,从她的衣柜里拿出了早就放好的大浴巾,扑在了她的床上。
  今天这一夜可是有很大的意义的哦。
  我在把放在她某一件衣服里的药水拿出来,把注射器拆开,又回到了床上。
  作为一个合格的学医中专生,打麻药还是得学会的。
  女人的第一次都很痛,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
  如果我只是这样猴急的上去,恐怕第二天她会感觉到自己下面的痛楚。
  所以,我翻阅大量的书籍,自己配了一副麻药出来。
  当然,这麻药是我给自己和动物做过试验后,确定的麻药,但根据我的见识,
这东西相对于真的麻药来说,只能算简化版了。
  我配制出的这个麻药,是注射和擦涂并用的。
  把她的阴部都涂上了麻药之后,我拿起注射器,对准了她的阴道血管刺入,
输液进去。
  看到注射器里的药物完全输入进去之后,我下边的兄弟,也是充血了起来,
有一种剑指蓝南天的感觉。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分开双腿的她,心中幻想着这样的一幕……
  「不要啊……」
  她惊恐的仰望着如审判官的我,声音楚楚动人的,乞求着我不要插进去。
  「臭婊子,你不是很高冷啊?不是很厉害啊?」
  我冷冷的看着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两只手抓起她那打了麻醉了的双腿。
龟头抵在了她的小穴门口,现在,只需要我轻轻的一挺腰,那么她的处女便是归
我了。
  「求求你,不要啊!你要我都给你……」
  下身传来的那一热感,吓得她泪水哗啦啦的留下,一边喊道一边苦苦哀求着。
  但在这个时候,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放手的把?
  我奋力的一挺进去,看着她脸上露出的惊恐和绝望,心中兴奋到了极点。
  「你这婊子不是很高冷吗?每一次看到都是斜着眼睛看的,自己好像是女王
一样。、」
  血压升高,我仿佛看到了她哀求的一幕,兴奋的喊道:「现在呢?你不是跟
妓女一样的求饶着吗?哈哈哈!」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这才十分钟,我便是射到了她的阴道里。
  「呼!」
  射精之后的我压在她的身上,感受到那对柔软似水的乳房的按摩,喘着粗气。
  她的脸上呈现着一片潮红,在这月光的照耀下非常格外诱人。
  「女儿,还没睡啊??」
  我正准备继续享受这美好的一夜,刚刚动了没有几下,忽然听到门前的声音,
吓得我动都不敢动。
  「该死!她母亲来了!」
  我心中咒骂,但却丝毫不敢怠慢。听到那走来的脚步声,我急忙从放在那牛
奶箱里的一瓶药拿出来,然后放入她的嘴里,让她服下。
  接着,我拿起那毛毯把自己以及她的酮体都盖住。
  随着一阵开门的声音,一个穿着睡衣的美妇走了进来。
  美妇一进来便是打开了灯光,这一下,整个卧室都是变得白茫茫的。
  毛毯非常大,一下子盖住了她的娇躯不说,还能把我的身体都盖在里头,整
个房间只有那嗡嗡嗡的风扇作响。
  我整个人都是冷汗淋漓的,可在这惊惧之中,心头也有些兴奋。
  我就在她母亲的面前,只隔着一个毛毯插着她的阴道,身体还在上下动弹着。
而她母亲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妈,你干什么啊?」
  她有些迷糊的揉了揉眼睛,伸出一只手遮挡着白光,不满的叫到。
  在她这半躺着的姿态下,我的双手抱着她的柳腰,脑袋压在她的肚皮前,下
边更是在她的阴道挺动着。
  「我放在你这边的钱包没有拿。」
  美妇听出了女儿的不满,心头有些愧疚,拿起了那在梳妆台上的钱包后,便
是又走到了门前,忽然回头问道:「女儿啊,我刚刚听到你房间里好像有什么奇
怪的声音啊?」
  「妈,你是在做噩梦吧?」
  或许是因为有些直不起身,她又躺在了床上,打着哈切,只伸出一双手拉过
毛毯盖着自己:「我睡的好好的,就给你吵醒了。」
  「妈,关灯,好刺眼。」
  美妇关上了灯,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也对,最近工作忙了,可能是没
睡好吧!」
  在这母女俩交流说话的时候,我缩着身,双腿岔开在她的两侧,中间的肉棒
在她的阴道里一进一出的,双手抱着她的美臀,脑袋压在她的肚皮上。
  「这感觉,贼鸡儿刺激啊!」
  因为刚刚打了麻药,她这下半身是完全没有感觉的,这也是为什么她想要半
坐起来却做不到了。
  听着她和她母亲的对话,我心中也是兴奋到了极点,肉棒猛然的一冲刺而去,
竟然是一下子撞开了她的子宫。
  可她却依然没有多大的感觉,随意的母亲聊着天。
  这处女子宫一阵收缩着,仿佛要把我的肉棒压碎一样。
  一股射精的感觉从体内直冲我的大脑。
  「女儿啊,你的睡裙怎么又掉了?」
  接着走廊的光芒。
  美妇忽然看到在床边女儿那睡裙,顿时一愣。
  我刚挺进她子宫的肉棒也是一顿,听到那脚步声后,额头上冷汗淋漓着,但
下边也是越发越觉得刺激。
  「啊,不知道啊。」
  通过监控我知道,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然后缩在毛毯里,
但就是不会去关风扇。
  「哎,妈,你出去了,我要睡觉,昨天才搞了大扫除,累死了。」
  看到母亲拿着睡裙要递给自己穿上,她顿时不满的喊道。
  接着,她就一别过头,闭上眼睛,根本不理母亲了。
  美妇坐在床边,看着闭着眼睛要睡觉的女儿,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可她却不知道,在距离她不足以二十厘米的毛毯之中,我的肉棒已经插入了
她女儿的子宫,那稠密的精液正往她女儿那纯洁的子宫输送过去。
  或许是看到女儿又睡着了,她也没有继续停留了。
  她重新把门关上之后,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把毛毯一把掀开,额头上冷汗热汗直冒着。
  「真几把刺激!吓死我了。」
  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要吃牢房去了,这一幕,还真的是刺激了。
  我看着已经安详入睡的她,有些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我反
应迅速。」
  之前制造这迷药同时,我也配置了解药。
  而这解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暂时性的清醒,这种相当于是一个人朦朦胧胧
醒过来后,短暂的意识,根本不会持续太久的。
  而第二种,便是一服下去便是会睡醒的。
  在我这迷药之下,只要没有服药,哪怕是被我草破了子宫都不会醒来的。
  而现在,那解药已经失效,她又回到了昏睡之中了。
  我邪恶挺动着肉棒,看着那她泛高潮的脸蛋,低声笑到:「为了奖励你帮我
夺过你母亲,今晚我就把我卵蛋里的精液都送给你那张贪吃的子宫里去。」
  而在我准备继续新一轮的迷奸时,忽然余光看到了那在月光下闪亮的东西……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