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老苍头的故事
[上一篇:大学时代的一夜情] [下一篇:地铁往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

【老苍头的故事】作者:古鱼(gejianyunice)


作者:古鱼(gejianyunice)
字数:1万


            第一卷第1章悲喜两境

  滨海市矗立在东部沿海,是华夏国东海省的省会。滨海市虽然是沿海城市,
但并不以工业闻名,此地处于华夏国南北交汇处,四通八达,是南北货运的集散
地,大型码头,机场,火车站……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虽然滨海作为贸易大市,但却以文化闻名,这里有大型影视基地,杂志社,
娱乐公司,古玩市场……在华夏国各种流行事物的出现,都是从滨海市始。具不
完全统计,从2000年到2005年,各种娱乐公司,模特公司,如雨后春笋
般,在滨海市成立。形形色色的美貌女郎,时尚达人,名模女星……在滨海只是
常景。

  老苍头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穿过玉景大街,猥琐的眼光扫射着四周的莺莺
燕燕,而回视过来的,却是一片鄙夷之色。玉景大街是滨海市的商业街,这里有
全世界最好的商场,珠宝店,是时尚女郎的最爱之处,大街上行驶是豪车,两侧
人行道上,靓女,俊男,富人,随处可见。老苍头矮胖的肥躯,秃顶猥琐的样子,
再加上趴在自行车上的动作,活像个癞蛤蟆。穿着八十年代的深绿色外套,西装
裤,草头皮鞋,一副土到渣的样子,与这繁华的都市格格不入。看着一个美貌女
郎用手挽着可以做她父亲的老头,两人亲密地依偎在一起,老苍头收回嫉妒的目
光,长长叹息一声,小声叫骂道:「好菜都让猪给拱了。」

  老苍头本名吴苍龙,今年已经55岁了,他经历过太祖朝的时代,下过乡,
扛过枪,参加过自卫反击战。在90年代退伍后,转业到滨海市宣传部下辖的文
化经济研究所,一干就是15年,如今也享受正科级待遇了。今年研究所吴所长
到了退休年龄,老苍头和其他同事一样也在四处活动,看看自己在退休前,能不
能把位置往上挪一挪,当然能做到所长,那是最好不过了。文化经济研究所名字
好听,其实就一清水衙门,是不得志的老头,老太,扎堆的地方。老苍头一没有
背景,二没后台,还好在转业前,进修了中国历史文化的课程,否则即使在这清
水衙门,也没有立足之地。早在几年前,老苍头对这工作还是挺满意的,虽然没
财可发,却乐得清闲。但这几年,华夏国发展太快了,日新月异,看着邻居,战
友一个个发达了,老苍头心理患得患失,他感觉自己跟不上时代了。前些日子,
他的二婚老婆跟他离了,财产分去了大半,老苍头为此气愤不已,虽然二婚老婆
比他小10几岁,但他也没亏待她啊。想当年这老贱妇从农村出来时,身无分文,
又找不到工作,如果不是老苍头接纳她,早就沦为乞丐了。

  唉……老苍头长叹一声,满脸无可奈何,那贱妇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自己身
虚体乏,已经不能满足她了。老了……老了……老了哦。老苍头自嘲道。自和原
配闹翻后,原配带着儿子远走美国,已经有10多年没见面了,如今二婚也离了,
难道自己是天煞孤星。老苍头摇摇头,心情更是郁闷。

  到了研究所,还没进大门,张老太就大声嚷嚷到道:「老苍头,老苍头,怎
么才到啊,所长等你很久了。」老苍头暗暗拉下脸,很是不爽,他讨厌「老苍头」

  这个称呼,这名字土到渣了,自从二婚妻子在他单位这么叫唤他后,同事们
也不喊他「老吴」了,这「老苍头」的名号却随之而起。老苍头板了板脸,轻咳
道:「咳咳……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把明史整理出来,送到我的办公室。」他
不等张老太回话,就奔向所长办公室。张老太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讽刺道:
「土老帽,叫你声「老苍头」是看得起你,还跟老娘摆谱,呸……芝麻大的官,
尾巴还翘上天去了,癞蛤蟆,活该被女人甩。」

  老苍头脚步微微一顿,装作听不见,又向前走去。敲了敲所长办公室的门,
里面传出声音:「请进!」老苍头轻轻推开门,低头哈腰地走进去,低声讨好道:
「所长大哥,叫小吴过来,有什么要紧事啊?」吴所长很满意老苍头的态度,呵
呵笑道:「小吴啊,有件好事等着你呢?」

  「啥好事,大哥尽管说。」老苍头心里激动无比,难道真能升官了。

  吴所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这件好事,可不是任何人都
能胜任的,要有能力,要有闯劲,更要有党性……」

  老苍头完全糊涂了,老吴神神秘秘地,他有些发虚,搞得好像要他去敌国当
卧底一样。老苍头心急了,连忙问道:「大哥,你别卖关子了,组织交给我的任
务,我绝对圆满完成。」

  吴所长哈哈大笑道:「好,我就等你这句话呢,大哥最信任的人,就是你,
你是深经考验的老党员,我和党相信你绝对能胜任这个工作。」听完这句话,老
苍头更加焦急了,想要改改口风。吴所长不等他发言,就说道:「小吴啊,你听
说过「丽江集团」吗?」

  「啊……听……听说过,我们所里的老刘就是「丽江集团」的总裁,如今
……」老苍头彻底紧张了,他知道「丽江集团」是怎样的一座坑。

  「咳咳……老刘被双规了……」吴所长不好意思地说道。

  老苍头无语了,他这才知道吴所长找他的目的,决不能答应,老苍头低下头
看着自己的草头皮鞋。

  吴所长盯着老苍头,严肃地说道:「小吴啊,我知道让你担任「丽江集团」

  总裁,是难为了你,可是自老刘出事后,丽江集团需要掌舵人啊,我们所里
一帮书呆子,没经历过大风大浪,只有你从部队里转业过来的,有雄心有闯劲,
除了你,没有合适人选了。」

  老苍头哭丧着脸,丽江集团五年内换了三任总裁,这些人都不得善终,他还
想混个安稳退休呢,这个坑他可不愿意趟。他想了想说道:「大哥,不是我不愿
意担任这个总裁,您也知道丽江集团就是个无底洞,每年上千万的财政补贴,多
填补不了这个坑……我有自知之明,不能胜任……。」

  「吴苍龙,亏你还当过兵,难道不知道「红军」的精神?不畏艰难,不畏险
阻……难道安逸了这么多年,你的精神消失了?我真替你丢脸。这个总裁你不当
也得当,而且还要把「丽江集团」做大做好,我们所里唯一的企业,年年亏损,
丢脸丢大发了。你要勇于挑战,大哥看好你。今年大哥内退不了,继续挂职这个
所长,同时担任市宣传部副部长,如果有困难,大哥绝对会帮助你的。」吴所长
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老苍头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他微微低下头,有些献媚地说道:「恭喜大哥
高升,有大哥在所长这个位置,小弟愿意挑战这个工作,只是小弟初来乍到,有
没有什么优惠政策?」

  吴所长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丽江集团下辖杂志社,模特公司,老刘还成
立了房地产公司,只是还在雏形中。我们的经济文化研究所,在市中心有一块地,
大概600多亩,当初本想用来建设文学博物馆的,当然博物馆用不了这么一大
块土地,但博物馆还是必须要建的,现在我把这快地划给「丽江集团」,在把博
物馆建好同时,剩下的土地,怎么操作,就看你手段了。」

  老苍头一听有600亩土地,划归给「丽江集团」,心中大喜,他当然知道
在滨海,土地可是比金子还贵。但这老东西,还是苦着一副脸,丧气道:「光有
土地有啥用?没有资金也翻不起浪花啊,再说所里的地又不能出售,大哥能不能
提供些资金啊?听说集团连工资多快发不上了。」

  吴所长狠狠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你这老东西,可是贪婪得紧啊,好吧,
我从宣传部再拨给你400万,不能再多了。」他看了老苍头有些丧气的样子,
心不由得软了软,毕竟10多年大哥,大哥的叫着,不是亲兄弟,也叫出感情了。

  他想了想,又说道:「嗯……这次让你担任「丽江集团」总裁,是难为你了,
但所里的状况,你也是了解的,一帮书呆子,混日子还可以,干事情可是不成。
这次你的位置,可以往上挪一挪了,担任「丽江集团」总裁的同时,再挂着研究
所副所长的职位,由正科级升为副处级。

  老苍头连忙站起来,点头哈腰道:「谢谢大哥栽培,小吴敢不效死命。」

  吴所长很满意老苍头的态度,他叮嘱道:「一定要把「丽江集团」搞活,搞
大,搞强,如果……如果你有能把「丽江集团」带出成绩,或许我的位置,还有
你位置,还能往上挪一挪……权利的滋味,令人迷醉啊……那么明天你就上任吧,
我让小王将你档案送到「丽江集团」的人事部。」

  老苍头连忙应声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

  下班后,老苍头踩着破旧的自行车,挺着将军肚,费力地蹬踏着。这些年生
活太安逸了,缺乏运动,身体快生锈了,自把房子和汽车赔给了二婚老婆,老苍
头除了一些微薄的存款,什么都没了。他踩着自行车,准备回到那破旧的出租屋,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

  按动老式摩托罗拉手机接听键,老苍头喘了喘气说道:「是老陈吗?找我有
什么事?」

  掉漆手机传来声音:「老苍头,我最近收到一套奇物,你感兴趣吗?」

  「是吗?那我要去看看,等着老哥哥。」老苍收起手机,动力十足地踩着自
行车奔向古玩市场。

  老苍头是古玩收集的爱好者,名贵字画,青铜古瓷,他买不起,于是爱好就
转向奇物,当然以他那半吊子水平,看走眼是常事。为此,他的二婚老婆没少跟
他抱怨过。现在他自由了,一人吃饱,全家饿不死,只要有些钱,就可以满足自
己的爱好。

  来到古玩市场,市场比较冷清,三三两两的人,走着瞧着,真正出手交易的,
没几人,在古玩市场这是长象。古玩市场有句俗话,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老苍头熟门熟路地走到市场一个角落,看到一个挂着山羊胡子的猥琐中年人,
老苍头连忙走过去。

  老苍头对这中年人打过招呼后,说道:「老陈,有啥奇物,取出来给我看看。」

  山羊胡子神秘兮兮地说道:「老苍头,这套事物,可不简单,您老可听说过
「彭祖」?」

  「彭祖?那可是神仙人物,怎么你的奇物和彭祖有关?」老苍头很是怀疑。

  山羊胡子自信地点点头:「噯!此物还真是与彭祖有些关联的。」

  老苍头狐疑地看了山羊胡子一眼,质问道:「鬼才相信你,上次我花了1万
多买了你强烈推荐的「慈禧太后的夜壶」,回去找专家鉴定后才知道,是民国老
太太用的尿壶,呸,呸……真他娘的晦气。」

  山羊胡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胡子,歉意地笑道:「咳咳……老哥,真是对不
住你了,小弟也是受骗者。但这次的彭祖遗物,绝对是真货,小弟用自己的人格
担保。」

  听到山羊胡子的承诺,老苍头不由得大怒道:「人格,你他妈的还有人格吗?

  操蛋,你的人格一文不值。快把东西拿出来看看,再卖假货,小心老子让文
物局封了你的店。」

  山羊胡子知道老苍头的能量,毕竟老苍头也是文化系统的一员,于是连忙赔
笑道:「老哥,以前的事,是陈某对不住您,还请您老原谅则个,这套奇物如果
老哥喜欢,就低价卖给您了。」

  「少废话,拿过来看看。」老苍头有些不耐烦。

  山羊胡子回到店中,拿出一本书和一个丹炉,放到柜台上,让老苍头观看。

  老苍头拿起巴掌大小的丹炉,轻轻磨蹭着,即使以他的眼光,都会明白此炉
当是由紫铜所铸,打开炉盖,炉子底部有108个孔洞,成天罡地煞排列,炉盖
上有两条紫色小龙,龙口微张,当是排气口。

  老苍头放下丹炉,把书捧到手上观看,仔细看了几页,不禁摇了摇头,叹声
说道:「老陈,难怪你发不了财,这本书名曰:「观澜记」,是乾隆朝一名落第
秀才所著,一文不值。我看过原本,即使没看过原本,也知道这本书与彭祖扯不
上任何关系。」

  山羊胡子大呼冤枉,连忙辩解道:「这两件事物,确实与彭祖有关呐,不瞒
老哥,这次小弟参与了挖掘工作,古墓文献记载,「观澜记」作者确是彭祖后人。」

  老苍头蛤蟆小眼一睁,大声喝道:「什么,你竟然参与盗墓,你可知你已经
犯了罪。作为文化系统的一员,我绝不会容许这种丑恶的行为。」说完他作势要
拿出手机报警。

  山羊胡子大惊失色,连忙道:「别……别介啊,老哥如果喜欢就随便出个价
吧,大家都是朋友,何必这么绝情呢?」

  老苍头故作深沉,微微沉思道:「唉,罢了,罢了……你做生意也不容易,
这次原谅你,但下次不可再犯。念你此物得来不容易,这样吧,我出5万。」

  山羊胡子就像死了爹娘一样,哭丧着脸说道:「老哥,你不知道,我们为了
挖掘此物,付出了怎样的代价,5万有些少了。」

  老苍头抬起蛤蟆脸,狠狠瞪了山羊胡子一样,转身就要离去。

  山羊胡子连忙拉住老苍头,说道:「老哥,别走啊,5万就5万吧,兄弟亏
大发了。」

  老苍头嘿嘿笑道:「老子这是为了你好,你们这次盗墓案,已经引起上头的
注意,再不出手,难道等到人赃并获?再说这东西,对你们一文不值,你们留在
手里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趁着这笔交易完成,到乡下躲些日子吧。」

  山羊胡子微微颔首,说道:「谢谢老哥的提醒,这次我们兄弟亏大发了,为
了挖掘这古墓,死了4个人,唉。」

  老苍头想了想说道:「躲些日子,再出来吧,或许我以后能提供你们发财的
机会,谁又知道呢?。」

  山羊胡子深深地看了看老苍头一眼,说道:「小弟略懂看相之术,老哥当是
大器晚成之人,最近或许有桃花运……,到时候老哥发达了,可要照顾小弟生意
啊。」

  老苍头呵呵笑道:「承你吉言。」说完,拿过包好的物件,推着自行车离去。

  山羊胡子望着远去的老苍头,低声说道:「这东西看上去肾虚体弱,但面相
上却微泛桃花,而他面相貌丑陋,却天庭饱满,当是福运快来临了。死了四个弟
兄得来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啥物,算是半送给他,接个善缘了。」

  回到出租屋,老苍头推开门,一股霉气扑面而来,车库不通风,气味当然不
好闻。老苍头不以为意,当年下乡,当兵,什么苦没吃过,现在有一挡风阻雨之
地,算是不错了。但是想到那老贱妇,拿走了房子和汽车,心理又是愤愤不平,
张口骂了几句,觉得口渴,便搬出炉子,准备烧水喝。用打火机先点了一根烟,
美美地抽了几口,吐出烟圈,想想单身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每每想到,那老贱
妇在床上发骚,他就觉得恶心,水桶样的腰,黑黑的奶头,杂乱的阴毛,开裂的
阴唇,令他毫无兴致。

  用打火机想点燃生炉中的木材,却怎么也点不着,在潮湿的车库里,连木材
都不干燥。老苍头暗骂一声,晦气,想了想,他掏出了那本「观澜记」,这本书
不值几个钱,原本也在所里,老苍头点燃此书,准备加大火势,点燃木材。不一
会儿,木材也点燃了,将铁壶放上去,老苍头又美美地抽了一口烟,哼着小曲,
其乐融融。水烧好了,老苍头用火钳掏出炉灰,却不想掏出一卷图册。

  老苍头大吃一惊,连忙拿起图册,图册轻若无物,是由丝锦织成,却能经受
火烧,当是奇物。这丝锦当是暗藏在书的封面中,如果不经火烧,谁又能发觉呢?

  老苍头兴奋地打开图册,泛黄的图册上,有一排图画,最前列写着古文字,
而每副图册下方都有注释文字。这些古文字还难不倒老苍头,毕竟他是经济文化
研究所的人,就连甲骨文,他也懂得一些。老苍头细细观看,古文字是汉朝文字,
前列几个大字写着「彭祖修身图」,前三幅图画,讲的运功行气之法,后面24
副则是春宫图,画面上是一个白胡子老头赤裸着身体,肏弄着裸体女子,下面的
注释文字,则是一些做爱技巧。最后6副春宫图,画面上全是女子,下面注释文
字很小,好像每副图画都是一种功法。最后一段文字,则是写着一副丹药配方,
百年人参一支,年份越久越好,枸杞子1两2钱,黄芪了1两3钱,鹿茸1两1
钱,肉桂1两2钱……炼此丹需紫阳丹炉。「紫阳丹炉」?莫不是这炉子?老苍
头兴奋地掏出小铜炉,之所以他要花5万买下这两件物品,还是因为他看中了这
小铜炉。紫铜所铸,价格本就不菲,更何况它还是古物,至于那本书他根本没在
意。

  老苍头心中暗爽,觉得中了头彩,彭祖之物啊,发达了……发达了……

  回到车库,他又仔细研究前三幅图画,按照图形,他也跟着摆出姿势,却怎
么也练不出文字注释的气感,不觉心灰意冷。又翻到图册最末尾,继续研读练丹
之道,看着,看着,他一拍脑袋。炼丹除了药材之外,就是要控制火候,这并不
难,还有比电磁炉更能掌握火候的东西吗?至于药材,最难得到的百年人参,他
就有一支,是前几年一名战友送给他的,至于其他的,中药店应该有得买。老苍
头大喜过望,奔出车库,踩上自行车,直奔中药店。在小区门口,不远处就有一
家中药店,花了1万多,买齐了药材,银行卡里只有6000多了。老苍头摇摇
头,这练制丹药,太费钱了,光是那百年人参,价格就不菲,还好老战友是做人
参生意的,战友之间感情好,才送他一支。把药材放入丹炉,按照文字所述,加
入清水,再用器物磨碎,调合在一起。将丹炉放到电磁炉上,调好温度,先用大
火煮了半个小时,待龙嘴中喷出热气,又用小火煮了20分钟,最后用猛火,直
到丹炉发出一声鸣叫。老苍头急忙用火钳,夹住丹炉放入注满水的盆子中,稍待
片刻,他揭开炉盖,一股清香扑面而来,令人精神一爽。去掉残渣,只见炉底有
108颗晶莹的丹药,按天罡地煞排列。老苍头得意地哈哈大笑,心里美滋滋的,
即使彭祖也没有他这种炼丹效率啊,文字注释,彭祖每次丹成不过10来粒。小
心翼翼的将丹药放入从中药店要来的小瓷瓶中,每瓶放9颗,足足有12瓶。

  这丹药不会有问题吧?老苍头嘀咕着,试试看吧,所用药材都是补药,应该
没有问题。先拿出一颗,开始服用,丹药入蝮,满口清香,不一会丹田就有一股
热气,散发出来,很是舒服。

  接下去老苍头又服用了一颗,不一会儿功夫一瓶丹药下肚了,又等了片刻,
他忽然感觉到丹田有一股热火在燃烧,就连萎缩不振的老鸡巴,也勃起来了,硬
度惊人,在他裆部撑起一道棚帐,他的鸡巴又大又粗,当初在部队里被战友们戏
称为「炮王」。这些年,随着身体的老化,大鸡巴很长时间没勃起过了。虽然老
鸡巴能勃起来是喜事,但是丹田却如针扎般的疼痛,热气不得出,有如被火烤,
他大声狂吼,撕扯着衣服,双眼通红。直到觉得丹田要爆炸时,忽然灵光一闪,
想起了行气图,凭着在部队里锻炼出的意志,他强忍住疼痛,摆出图册里的坐姿,
默念古文字。热气冲破丹田,行至气府,又向上延伸直到紫府,一个循环,两个
循环……直到腹部响了几声,才停了下来,放出的屁,令车库奇臭无比。

  呸,呸……真他妈的臭,老苍头急忙打开车库门,跑了出去。刚开始还没感
觉,走了几步,只觉得身体轻盈,神清气爽,连脑子多通透无比。

  「妈妈,快看,那老头光着身子呢。」在不远处,一个小萝莉指着老苍头,
回头对着一名美貌少妇说道。

  「呸……,老东西真不要脸,宝贝儿不要看了,呸……老不知羞的……」美
貌少妇看到老苍头胯下巨物,有些吃惊,她满脸羞红,急忙拉着小萝莉,转身离
去。

  老苍头的面皮厚得很,即使被人看到,也没任何愧色,他死死的盯着美少妇
的翘臀,超短裙下,一副大白腿,走路时翘臀一扭一扭地,很有美感。老苍头抚
弄着老鸡巴,呵呵笑道:「如果能肏上几回,即使让老子裸奔,老子也乐意啊。」

  转身回到车库,洗了个热水澡,他又拿起图册研究,图片,文字一个个注入
到脑海里,老苍头忽然觉得,他的记忆力惊人,不一会图册所有的内容全部被记
下。又回想了一遍,没有误差,就拿起剪刀,把图册剪成碎片,这东西自己知道
就行了,没必要保留。躺倒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起了图册的神奇,
又想了早上搂着胖富豪逛街的美女,最后想起了刚才的美少妇,他觉得许久不见
的欲望,又升起来了。看了看手机,还不到10点,卡里还有6000多,是不
是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欲望?

  心有所动,就必须行动,推出自行车,跨上去,直奔虹桥街道而去。老苍头
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道,虽然体型还是很臃肿,但力气却是大了很多。自行车
在马路上飞驰,老苍头大声吼着,「我是来自北方的一条狼……。」

  很快就来到虹桥街道,虹桥街道是滨海市有名的红灯区,两侧大大小小的娱
乐场所和洗头房,是单身男人的理想之处。老苍头眼光还是很高的,洗头房他当
然不屑一顾,坑脏的场所,小姐素质很低,肏个屄,还啰啰嗦嗦的,催促着男人
快射出来,很是扫兴。像老苍头这种自认为是高雅的人士,怎么可能会去这种下
三流的场所,要去就去丽人场。丽人场是一家KTV,在滨海算得上高档场所,
虽然比不上浮华会所,月宫苑,豪富人间,但也仅比这三家差一些而已,况且这
三家只对会员服务。老苍头计算了自己的钱包,小包间1000,出台小姐20
00,自己有6000多,那是绰绰有余了。

  来到丽人场所在的大楼,按下电梯按钮,等了一会儿,电梯门打开,老苍头
迫不及待走进去,正要关上电梯。

  「等等啊……。」一娇艳少女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她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
飞舞,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
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娇小的身材,亮银
色的超短裙包住挺翘的美臀,修长的大白腿,直叫人眼中喷火。

  老苍头连忙拉住电梯,少女喘着气走了进来。「谢谢你了,伯伯。」少女喘
着气说道。

  老苍头瞪起蛤蟆眼,色咪咪地盯着少女玲珑的身体,以尽量温和的语气说道:
「你……你在这里上班?」老苍头不禁感叹着人生的际遇,这美女不是早上搂着
富豪逛街的那个吗?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嗯……是啊!」看着老苍头色咪咪的眼神,美女本能地有些讨厌。老苍头
土得掉渣的衣服,露出黑毛的酒糟鼻子,秃头肥脸,被烟熏得发黑的大黄牙,随
着说话,嘴巴还喷出臭气,怎么都觉得令人生不起好感来。「大伯,你是这里的
清洁工吗?我以前没见过你呀?」美女好奇地问道。

  「咳咳……我是来找朋友的。」老苍头暗骂一声,这小婊子竟然看不起老子,
等会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美女,能知道你的名字吗?」老苍头色咪咪的打量
着这美女。

  美女有些鄙夷,但还是说道:「我叫紫萱,大伯这地方消费可是很高的,难
道你有朋友在这工作?」

  再次被鄙视,老苍头怒火中烧,小婊子看不起人,难道老子就不能来消费?

  但他还是很温和的说道:「紫萱啊,大伯就是去见见世面,顺便见见朋友,
如果热闹……说不定大伯也会忍不住消费的。」

  紫萱冷冷地说道:「是吗?」

  老苍头看着她嫩白的大长腿,嗅着她身上香水的味道,有些陶醉,却再也没
搭理她。

  电梯门开了,紫萱急忙走了出去,仿佛一刻都不愿和老苍头待在一起。老苍
头摇摇头,心里骂道:「小婊子,装高贵,等会老子就点你。」

  走出电梯门,很快就有妈妈桑迎接过来,中年妈妈桑挺起肥胸,有些狐疑地
问道:「这位大伯,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错了吗?难道这里不是丽人场。」老苍头质问道。

  妈妈桑听到此言,连忙挂起职业的笑容,娇嗲地说道:「原来是贵客驾到啊,
请问就您一人吗?」

  「嗯,要个小包,你带路。」老苍头有些迫不及待,他不想紫萱被别的客人
点去。

  「啊,是这样的,定小包前,还请贵客先付款,小包1000元,请贵客到
柜台付款。」妈妈桑看到老苍头土得掉渣的样子,还真怕他嫖霸王娼。

  老苍头心中大骂,他掏出银行卡,说道:「给我刷6000,1000块包
间费付给你们,剩下5000以现金的形式给我。」

  付完款后,拿着5000块钱塞到口袋,妈妈桑递上名片,老苍头看了一眼,
原来这妈妈桑叫「晴儿」。真他妈的恶心,这么老了,还叫这么嫩的名字,老苍
头鄙视不已。

  来到包间,服务员送上酒水,1瓶干红,1箱啤酒,再有一些瓜果。晴儿依
偎到老苍头身旁,媚声问道:「先生,有相熟的美女吗?我给你叫来。」

  老苍头掏出钞票,拿出5张老人头塞进晴儿的胸部,随便还狠狠抓了一下晴
儿的肥乳,大叫一声:「真是有料,帮我把紫萱喊过来。」

  「紫萱?这……这可有些为难啊。」晴儿说道。

  「怎么个为难啊?难道她是金屄还不人肏了。」老苍头有些恼火。

  晴儿解释道:「紫萱最近被一个富豪给包场了,那富豪天天都来的,这样吧,
先生您先等一下,我去问下紫萱,看看她有没有空。」

  老苍头暗自叹息,心想有钱就是好,美女随便肏,想包谁就包谁,妈的,难
道老子肏不到那小婊子了?

  正在恼火中,晴儿正领着一个美女走了进来,美女正是紫萱,她一边走,一
边拿着手机正跟人通话,「我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你怎么走了呐?……啊!什么
你老婆催你回去?……哼!就知道你怕老婆,你不来我可陪别的客人了,哼,悔
死你。」说了挂掉电话。

  紫萱透过朦胧的灯光,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客人,正是老苍头,不由得惊呼一
声:「啊,怎么是你?」

  老苍头呵呵笑道:「紫萱小姐,我们可是很有缘哦。」

  看着这张蛤蟆脸,紫萱觉得很恶心,土得掉渣的衣服,肥大的将军肚,粗肥
的大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紫萱回头对晴儿说道:「晴姐,我今晚有些不舒服,
想早点回去。」

  晴儿可是收过老苍头的小费,老苍头出手大方,一次就给了500,平常那
些客人最多不过给300,虽然老苍头丑陋无比,但却也豪爽,作为KTV的妈
妈桑,她最喜欢这样的客人。为了让客人满意,不论怎么样都要留住紫萱。

  晴儿把紫萱拉到一旁,嘀咕了几句,紫萱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还是无奈
地坐到老苍头的身边。

  老苍头很是得意,但他也怕紫萱不愿陪他,于是豪爽地说道:「紫萱妹妹,
陪老哥喝喝酒,唱唱歌,就行了,如果不愿出去,我也不勉强,但小费一分钱都
不会少的。」紫萱羞红着脸,低声说道:「谁是你妹妹啊,你那么老……」

  老苍头哈哈大笑:「人老,鸡巴可不老,不信你看看?」

  紫萱轻啐一声,媚声道:「老流氓……我才不看呢。」但还是忍不住好奇,
轻轻看了一眼,只见老苍头胯下鼓起一大坨,紫萱差点娇呼出声,她连忙掩住自
己微张的小口。

  看着美人儿惊呼的样子,那微张的秀口,老苍头恨不得把整根老鸡巴塞进去,
狠狠地肏弄。老苍头抬起肥手,轻轻地搂住美人,肥手很有节奏地轻抚美人漏出
来的香肩。不知不觉,老苍头连图册上的技巧多用上了。紫萱有些紧张,身体紧
绷着,虽然她不是什么清纯玉女,也经历了不少男人,但老苍头实在太丑陋,太
肮脏了,他大嘴中呼出的臭气,令紫萱不时的皱眉,但老苍头很有技巧的安抚,
却令紫萱很舒服。紫萱点了一首歌,正是当下流行的「白狐」,唱得很好听,声
音动听悠扬,却带有一丝沧桑感。歌曲还没唱完,包间门却被一美貌熟妇给推开
了,美妇对紫萱打了个招呼,说道:「紫萱,我先回去了,钥匙给我吧。」

  「啊,好的,溪童姐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去啊?」紫萱问道。

  美妇说道:「今天客人少,没人点我,就先回去了,你慢慢玩。」

  「嗯……姐姐,能等我一起走吗?」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你多久才结束啊?」美妇问道。

  紫萱转过头去,看着老苍头,轻咬嘴唇,问道:「伯伯,把溪童姐姐留下来
好吗?」

  老苍头早就注意到溪童了,这美妇暴露的银色紧身裙,紧紧地贴在她那媚熟
的身体上,葫芦身材,奶大臀肥,精致的脸蛋,虽然没有紫萱那样漂亮,却充满
着成熟的风情,齐逼小短裙,白嫩的大长腿,那半露出来的白嫩峰峦,直教人犯
罪。老苍头像狼一样,狠狠地盯着这熟妇,老鸡巴慢慢地鼓起。溪童轻捋长发,
挺了挺胸,那峰峦变得更加挺拔。老苍头暗呼一声,好一个风骚的美妇。

  听到紫萱要留下溪童,老苍头高兴不已,但他却强自镇定,轻咳一声道:
「也不是不可以,你叫我一声「好哥哥」,就行了。」

  溪童满是期待地看着紫萱,紫萱羞红着脸,轻挥小拳头,捶打着老苍头,嗲
声道:「伯伯坏死了,老流氓……好吧,我叫你……哥哥……哥哥,坏哥哥,行
了吧。」

  老苍头贱笑道:「过会儿,让你叫我「好哥哥」,溪童小姐,留下吧,结束
时给你小费。」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大学时代的一夜情] [下一篇:地铁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