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羞赧职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24ee.com 加入收藏夹!


在老公看来,我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工作虽然繁忙,却总是把家里安排的井井有条。在同事看来,我是一个成熟干练的主管,虽然不是那种令人有压迫感的女强人,但是作为秘书部的负责人,公司上下对我的能力还是有口皆碑的。 

  平时在公司里,我的言谈举止矜持而又优雅,和异性的交往也不多,然而我却有着不能为他们所知的秘密,一个关乎我清白声誉和事业进退的天大的秘密。 

  夜幕已经低垂,我刚刚拟好一份报告,董事长的司机小枫出现在我办公室的门口,轻轻敲了敲我敞开的房门。 

  小婉姐,董事长刚刚又来电话催了。 

  我点点头,将一缕垂下的秀发掠到耳后,急匆匆的补了补妆,跟着他下了楼,小枫开车一直将我送到了位于繁华闹市中心一个幽僻静谧的私人会所。 

  车一开进去,会所的大门便立刻紧紧的关闭,小枫将车停下,却并不下车,我一个人轻车熟路的下车,转过一道月亮门,横穿几道长廊,步入一幢装潢华丽,布置奢侈的小楼,来到会所最深处隐秘的包间。 

  我站在包间门口,轻轻的抿了抿嘴唇,最后一次整理了下衣饰,微笑着着推开门,展现在我面前的是董事长和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他们好像正在热情的推杯换盏,他们面前的桌面上似乎摆放着一份刚刚签好的合约。 

  董事长见我已经来了,没等我打招呼,就满脸喜色的向我介绍道。 

  婉儿,这位是小俊,是我上海一个故交好友的儿子,刚刚接手家族的生意,这次的合约多亏了小俊,才可以这么顺利。 

  说着,董事长向我眨眨眼睛,继续说道。 

  所以,今晚请你过来庆祝一下,你明白了吧。 

  说着,董事长转过头来,对着那个小俊,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仿佛在说,看,我说的没错吧,这种表情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恩,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面颊飞上两朵红云,他们微微让开了下,我自己搬过一把高背椅,径直坐到了董事长和小俊之间的位置。 

  我首先为董事长和小俊各斟了一杯82年的拉菲,随即为自己也斟好。 

  那个年轻的男人的眼里都是笑意,我来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次他之所以这么痛快的签约,一定是董事长向他介绍了我,在这个位置,在这个公司,在这个圈子里,我已经身不由己了。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要发生什么,庆祝只是一个幌子,所以大家酒都喝的不是很多,只是助兴烘托气氛和缓解初见时候的压力而已,微醺时刻就足够了。 

  我估算着时机差不多已经合适,轻巧和滑下座位,蹲跪在了桌下,轻轻的解开了小俊的裤子拉链,他面部表情既期待又紧张,但是却并不说话,只是低下头满意的笑着。 

  我的手熟练的伸进去,拨开内裤,握住他的肉棒,年轻老总的大肉棒轻巧的仿佛有灵性一般蹦跃而出,我却并不着急,从套裙的上衣口袋里掏出消毒纸巾,轻轻的开始擦拭起小俊的肉棒。 

  董事长在我身后笑着对小俊说。 

  婉儿就是这么爱干净,我们都说这叫有洁癖,请别在意啊。 

  我回头妩媚的冲董事长笑笑,又转过头对着小俊期盼的望着,但是手却并不停止,我的手法轻柔舒缓,似乎是情意绵绵的抚慰,又像是欲拒还迎的挑逗,小俊呼吸开始急促,忙不迭结结巴巴的应道。 

  小婉姐,没关系,没关系的,应该的,这是应该的。 

  他的话音未落,我已经低下头,张开小口,轻轻的把他的肉棒叼在了口中。 

  小俊闷哼一声,扶住了我的头部,开始揉抚起我的挽起的长发,我的头埋在小俊的两腿之间,渐渐的把他的整个肉棒都纳入口中。 

  董事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搬开了我刚刚坐的高背椅,紧紧的贴在我的身后蹲下,轻轻抚摸着我的屁股,我懂事的改变了蹲跪的姿势,双腿站直并拢,把丰腴圆翘的屁股撅的高高的。 

  董事长这下就舒服多了,他拉过椅子坐下就可以从侧面解开我的衬衣领口,摘下我的丝巾,然后不费吹灰之力的将手伸进我的怀里,老马识途的弹开了我胸前的乳罩按扣,将我两只丰盈坚挺的嫩乳抓在了手里开始把玩。 

  董事长一边揉摸我的双乳,一边轻抚我的屁股,虽然我已经对这种逢场作戏的性爱交易有些麻木,但是此时的我也开始萌动情意,不仅发出呜呜的呻吟,而且还随着董事长的抚摸而晃动着身体。 

  董事长见我已经动情,立刻就动手把我的套裙翻到腰际,又一把撕裂了我黑色的连体裤袜,随即一把扯下了我的内裤,将我圆润雪白的屁股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恩,我感觉到我口中小俊的肉棒立刻又膨胀了一分,我知道一定是他看到了我被董事长扒掉内裤露出了臀部,我对自己的身材最满意的地方便是我的臀部,虽然我的乳房不算丰满,结婚几年之后也稍微有些发胖,但是圆润上翘的臀部一直是我最大的骄傲,我知道公司里的很多男同事都喜欢在我身后看我穿着紧窄的一步裙一扭一扭的走动。 

  正当我胡思乱想着这些的时候,董事长的手指慢慢划向我的大腿内侧,轻轻揉扯着阴毛,按揉,分开阴唇,揉捏着有些肿胀的阴蒂,先是伸进一根手指在我的阴道里轻轻搅动着,然后又试探着再伸进一支,恩,啊,两根手指在我滑润的阴道里轻轻搅动,抽插着。 

  恩看来今天我在小俊面前的表现让董事长可能有了些妒意吧,他不愿意输给年轻人,所以才这么卖力的表现,想让我知道他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技术还是很细腻的哦。 

  这个时候,早已无法忍受的小俊突然站起身来,同时一把将我也扯抱了起来,猛的一把撕开我的衬衣,让我衬衣的纽扣四处迸飞。 

  他扯开我的衬衣,一把将挂在肩上的胸罩扔开,整个人都贴在了我的双乳上疯狂的亲吻舔舐,他的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腰肢,接着向下抓住我的两瓣臀肉,大力的抓捏揉动同时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呻吟我开始没想到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会如此的激动,险些被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就平静了下来。 

  我的双手摸索着为他解开了皮带,小俊真像个聪明的男孩子一样,踢掉了皮鞋,裤子也急速的落下,接着他忙不迭的自己脱下内裤,扯掉自己的的衬衣,几乎一秒钟不到就变的赤条条的了。 

  我也想脱掉衬衣和短裙,但是小俊和董事长几乎同时出声阻止。 

  他们就是要求我这个衣衫凌乱的样子,衬衣敞开,短裙翻高在腰际,丝袜破碎,内裤挂在一边脚踝上。 

  他们凑了上来,董事长拿出准备好的润滑剂,在他自己的肉棒上抹了许多,剩下的全都塞进我了我小肛门中。 

  董事长紧紧贴着我脊背,肉棒顶在我的股缝中间,小俊则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高昂的大肉棒顶在我的阴道口,我微微的扭转着腰肢,滑润的阴道含住他的龟头,接着轻轻一送胯,恩啊,我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俊的大肉棒就被牵引着一样深深的插入了。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将我夹在中间,董事长的肉棒稍稍困难些,但是他熟悉我身体的每一寸角落,因此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我的肚子就被塞满了两根大肉棒。 

  我身体里的胀满感让我想大声高喊,但是小俊却一口堵住了我的嘴,他的整条舌头都挤压了过来,严严实实填满了我的整个口腔。 

  面对狂热的吻,我越来越感觉到窒息,只能大幅度的用鼻腔呼吸,然后这样就会发出急促而索取般的喘息,这样更激发了年轻男人的欲望,他猛的用肉棒挑高我的身体,一下一下,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董事长在我身后偷笑的享受着肛交,因为小俊在前面还抱着我的双腿,因此我整个人大部分的重量实际上是他在承担着,董事长在身后只需用力顶着我就可以,这样的姿势除了省力之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小俊的冲撞还会自动让我向后,因此董事长很容易便可以在我的肛门里插的很深很深。 

  这种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以前早就玩过,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的投入,我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短短的时间内我已经高潮频频,我的阴道和肛门不断的收缩着,蠕动着,爱液不断的喷涌而出。 

  恩恩,婉儿好美,好爽,恩,你们一起,一起用力,啊啊。 

  董事长看到小俊低着头含住我的乳头大声的嘬吸着,心中也稍有些妒意,一边大力的抽插着我的小肛门,一边稍加用力的抽打我的屁股。 

  恩恩,婉儿,现在我的肉棒在插你哪里啊,恩,董事长故意问。 

  恩恩,小肛门,啊啊,我刚回答,感觉到小俊在轻啮我的乳头,不由得轻呼起来。 

  恩,什么,再说一遍,说不对我可要继续打了,说着,董事长继续拍打着我的屁股。 

  啊啊,婉儿知道错了,啊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无法说出来。 

  董事长见我迟疑不决,居然要把深深插入我直肠的肉棒抽出去,这可让我极坏了,本来小腹里已经容纳了两根肉棒,减少一根已经根本让我无法接受,我连忙反手揽住董事长的腰胯,让他继续把肉棒往我的小肛门里塞。 

  快说,董事长继续要求着。 

  我低头看看小俊,他好像根本没听到我们在喊着什么,只是专心致志的抱着我,脸颊在我的双峰处大力摩擦,大肉棒在我的阴道内迅速耸动着。 

  恩啊,董事长在插人家的,恩,屁眼。 

  董事长却故意装没听见,什么?我没有听到。 

  啊啊,快插人家的,屁眼啊。 

  几乎是用全力喊出这句话之后,阴道和肛门内的两根肉棒都应声加大了攻击的幅度,我的乳房随着两根肉棒有力的抽插有节奏地颤动着,如飞跃着的一对白鸽,啪啪啪的冲撞声让那种变态的感觉直接冲击着我的大脑,如同决堤一般,大量的爱液喷溅而出,阵阵的如电击般的快感从下身传来,阴道壁和括约肌都在剧烈的收缩,我感觉自己被掀到了空中,又像是被抛进了大海,我咧着嘴,好像在大笑,却又泪眼模糊,终于,我感受到前后两个人的身体几乎同时抖动了起来。 

  我瘫软的斜躺在饭桌上,大大的分着双腿,汩汩的精液混在着我的爱液流淌下来,杂乱的桌面再加上一个我,才可以称得上是杯盘狼藉,其实现在的我和那些被吃剩的饭菜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董事长叼着雪茄满意的对小俊说。 

  怎么样,比你上次给我介绍的那个演电视剧的小明星好多了吧,我的婉儿可是纯正的良家。 

  小俊体贴的拿过纸巾来为我擦拭,我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但是依然挤出一个笑容表示我的感激,轻轻的用上海话说了句。 

  下虾侬。 

  小俊激动的对我说。 

  小婉姐,今晚不要走了好么? 

  我还未来得及答话,那边董事长笑嘻嘻的应道。 

  别这样啊,人家有老公的,待会换好衣服还要回去侍奉老公的,你要满意,恩,明天我让婉儿陪你回上海好了,就说是出差吧。 

  恩我低低的应道,这就是我的秘密,这就是我的工作。 

  第二天下午,我陪着小俊回到了上海,整整一个星期,他才对我有些腻了,这时候,我接到董事长的电话,说公司要举办一个酒会,让我立刻返回。 

  这种酒会就是和客户联络感情,增进了解的一个客套场面,不过我知道这也是董事长趁机临幸我的一个好机会,我懒洋洋的按照董事长今天的要求,换上一条深V字领口的淡紫色吊带晚礼裙,胸罩和内裤都没有穿,下身只是直接穿了一条黑色的无裆裤袜。换好衣服,我在镜子前左顾右盼,又转了几圈,镜子中身材颀长的女人皮肤白皙,体态婀娜,身段凸凹有致,发髻高挽,神态雍容,显得气质含蓄优雅,然而眉头间除了温柔的女人味道,却还有一丝无法抹去的淡淡的哀愁,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红颜薄命,也许古今一律吧。 

  正当我有些自哀自怨的时候的步入酒会现场,准备最后检查一下会务布置的时候,突然传来董事长刚刚不小心把脚扭到的消息,据说扭的还很重,甚至有点轻微的骨裂,董事长先去医院了,吩咐酒会一切由我主持,还让他的司机小枫等酒会结束送我回家。 

  突然之间,我晦暗的心情像是被阳光照亮了一样,从来没有奢望过的好运降临到我的头上,我的心中满是庆幸,今天终于可以逃过一劫了,虽然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但是总归今天可以轻松一下了,想着,我掏出手包中的手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老公打了个电话,悄悄的说我今天可以早点回家,还巧妙的暗示他今晚我们可以,恩,他一下就明白了,我都能听到他在家里兴奋的跳跃。 

  酒会进行的很顺利,也很成功,去除心理压抑的我旋转在众多来宾中间,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没有这样愉悦舒适过了,我感觉自己的笑容更加甜美,舞姿更加轻盈,直到整个酒会圆满结束,来宾们一一告辞,我才轻飘飘的返回我自己楼上的办公室,想换好衣服赶快回家,老公还在那里眼巴巴的盼着我呢。 

  小枫,你在哪里,我很快就可以走了,你在地下车库等我好么。 

  我拨通董事长司机小枫的电话,然而我说完之后他却没有回音,手机只传来一阵沙沙声。 

  恩,怎么回事,正当我以为手机出了什么故障的时候,小枫突然从一个偏僻走廊的拐角处猛的冲了出来,一把拽住我,仅仅一眨眼的功夫,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小枫的脸已经紧贴到我面前,接着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他强壮的臂膀呈上翘的大字按在墙壁上。 

  小枫把整个身体靠到我身上,他用宽厚的胸膛有意地压迫挤磨着乳房,紧跟着他的双手撩开我的裙摆,套按在我的臀部。 

  小婉姐,你的屁股好有弹性,好光滑,一定又没有穿内裤吧,没想到今天轮到我来享用你了吧。 

  什么,你,我又羞又怒,刚要大声呼救。 

  小婉姐,怎么要喊么?我手机里可存了好多你的视频呢,要不要我给大家看看你都和董事长去了什么地方啊。 

  小枫紧按住我的胳膊,欣赏着我惊慌,恐惧的神色,贪婪的用唇舌袭上我的面颊,脖项,我连低哼的声音都不敢发出,只能扭转头想要避开,然而不想耳垂处却是一热,男人的舌尖不断轻舐着我的耳根和耳垂。耳畔清晰传来男人舔弄甚至嘬吮的声音,我耳畔凉凉的是他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虐的长舌,我觉得从肚脐以下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涌。 

  突然这个时候,办公区方向传来几个男同事嬉笑逗趣的声音,是会务部的几个人换好衣服要下班了。小枫一惊,猛然发现旁边是一个女卫生间,他当机立断,拽着我的手把我拉进女卫生间,一直把我推进了最里面的一个隔间,他把插销划上,立刻就把我搂进怀里,紧紧的抱住。 

  啊,不,不要这样。 

  我虽然嘴上还是小声的抗拒着,但是我却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身体却完全任小枫摆布了,这些东西掌握在小枫的手里,他随时可以让我身败名裂,随时可以让我的家庭,事业化为乌有,今天我所遭遇的一切,全都是命中注定的,半个小时前,我还是那么的惬意快乐,现在却又被扔进黑暗的深渊,我不知道前途还有什么样的折磨在等待着我,只能无意识的去承受。 

  小枫像一只年轻的野兽,耐心的享受着他初次猎获的美味,他紧搂住我娇软的腰肢,舌尖在我的耳下颈侧轻轻地舔舐,细密的胡茬刮蹭在我柔嫩肌肤上,酥酥地挑逗着我的性欲,让我全身软软的靠在座便器上,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呻吟。 

  小枫见我已经就范,便解开我的吊带晚礼裙,小枫看到晚礼裙滑落到我的腰间,一对雪白嫩乳在失去衣物保护后跳脱在他面前,欣喜若狂,双手恣意的分别按住双峰,大力的揉捏起来,接着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乳头,揉捻旋转,我的乳头一下子就被刺激的在空气中充血勃起,羞怯地不停颤动,硬硬的顶着他的手指。 

  恩,小婉姐,这么快就兴奋了,看来真是身经百战啊。 

  小枫一边脱掉裤子,一边调笑着,戏谑着,让我无地自容。 

  舒服不舒服啊,小婉姐,接下来还有更舒服的呢。 

  说着,小枫的大手伸进我的裙下,抚过大腿内侧,转过根部的柔嫩弯曲,顺利捂住了我的私处,手指上下滑动着插入我丰腴鼓凸的阴户,炙热潮湿的触觉顿时令他雄风大振。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啊,恩啊啊。 

  我声声娇喘着,全身诱人地挣扎扭动,这更助长了小枫的欲望,他看着眼前犹如待宰羔羊般的我,肉棒几乎粗胀到极致,观赏风景般看着我的无助模样。 

  他让我转过身去,双手扶住座便器,把屁股翘高,大腿在黑色无裆裤袜的包裹下更加的性感,小枫腾的压上去,抱住我浑圆白嫩的屁股,将翘起的肉棒对准早已湿淋淋的阴户,用龟头在外翻的阴唇上加以上下滑触挑弄,我完全已经是条件反射般的,只是下意识地提了提臀,小枫的龟头已经毫不费力地迫开外唇,钻进我那已是濡湿的肉穴。 

  恩,小婉姐,等不及了啊。小枫狞笑着,粗大的肉棒顶破阴户,顺着滑溜的淫水强劲地直刺我的阴道深处。 

  他妈的,便宜了那个老王八蛋了,整天都可以这样的操你,今天终于轮到老子了,我也要好好操你一次。 

  小枫按着我的屁股,嘴里骂骂咧咧的,发泄着他的积郁,他身下的这个的女人曾经是高不可攀,如今也匍匐在他的肉棒面前,无论这个女人平时多么的端庄稳重,此时却摇晃着腰肢,翘着屁股,接受他的冲撞。 

  他更加急迫,更加快意,我只觉侵入自己体内的肉棒,火热,粗大,坚硬,刁钻,次次抽出穴口,又次次顶至穴底,胀大粗实的肉棒顺着我流淌的爱液,笔直向阴道深处不停地钻入,阴道最深处从没人到达过的地方都在小枫的攻击下不住地扩张、绷紧,颤抖,痉挛。 

  小枫的两只手离开了我的腰肢和屁股,再次搓揉着我的一对正上下跃动的的乳房,肉棒穿插在我肉穴里,我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小枫的每一记抽提,都带出我大量的爱液的,使得狭小的隔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淫靡气味。 

  这时,小枫让我转过身,将我抱起来,托住我的屁股,让我靠在隔间墙壁上,我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小枫的肩膀,大腿紧紧夹在他的腰上。 

  恩,太深了,啊,啊恩啊哈,我会被顶死的,啊。 

  伴随着小枫的再次插入,我如泣如诉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小枫却毫不理会我的乞求,他双手抓住我圆滑的两侧臀丘,依然沉稳而有力地鞭挞着我敏感的花心,我也不住拚命的挺耸着屁股去配合他的凶狠抽插,我们的性器紧紧的抵在一起,一丝空隙也不留。 

  啊,我大叫了一声,我的肉穴猛然间突突的紧缩起来,酥麻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双手死死搂紧小枫的脖项,子宫壁一阵强烈的收缩,腔道内的肉壁也剧烈蠕动吸咬着他的龟头,大股的爱液再次涌了出来,将男人的龟头烫的暖洋洋热乎乎的。他似乎从未遇到过如此的情况,稍微一迟疑,他的大肉棒已经开始在阴道里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搏动,小枫疯狂地抱紧我屁股,胯部紧紧的顶住,刹那间,滚烫浓浊的精液急涌而出,全部射进了我颤栗收缩的子宫内。 

  这一次绝顶高潮过后,小枫喘着气,欣赏着我被他操完以后的样子,精液还在不断的从我的阴道里流出来,小枫依然恋恋不舍,再次在我的乳房和大腿,还有屁股上狂吻亲舔了一遍,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然后再次掏出手机,把我赤裸横陈的玉体收入视频,当做以后要挟逼迫我的把柄。 

  小枫开车送我回家,已经将近凌晨了,我心中忐忑不安又满怀歉意,看到家里没有灯光,可能老公早已经睡了,进了家后,客厅一片漆黑,我脱了鞋,轻轻摸索着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我此时的想法是赶紧到洗手间去洗个澡,免的被老公发觉。 

  突然客厅灯一下子亮了,吓的我差点叫出来,老公从背后一把抱住我,疯狂的亲吻起来,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心思仔细观察我有什么不对,我也立刻抱住老公,我们相互纠缠着,搂抱着,一起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老婆,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的都要疯了。 

  老公使劲揉着我的乳房和屁股,呜呜咽咽的说着啊,老公,我不是回来了吗,啊,我们做爱吧,我要你,恩,我要。 

  我激动的说着,泪水哗哗的夺眶而出,阴道内的爱液加上残留的小枫的精液,让我的阴道润滑无比,老公轻松的就插了进去,插入的同时,我感觉自己紧张的心情忽然放松了下来,我知道不用着急洗澡去清洁自己的身体了。 

  啊,老公,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用力的来吧,啊啊啊。 

  我知道这里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我的话,但是,我信,我的老公也信。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24ee.com 加入收藏夹!